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超级制霸

262.6万浏览    7275参与
巧克力牛奶

妖精学院57

勿上升,洁癖慎入


————小橘很害怕————

勿上升,洁癖慎入


————小橘很害怕————

羽陌灬

半魔学院

半魔学院

为了寻找母亲失踪之谜的人类Cln,转学至了半魔学院,然而在入学第一天就碰上了麻烦,还踩到了某魔的尾巴……

❤️第一话http://t.cn/AiD6Cfnr ​​​

❤️第二话http://t.cn/AiDCKn09


半魔学院

为了寻找母亲失踪之谜的人类Cln,转学至了半魔学院,然而在入学第一天就碰上了麻烦,还踩到了某魔的尾巴……

❤️第一话http://t.cn/AiD6Cfnr ​​​

❤️第二话http://t.cn/AiDCKn09

是优格鸭

<all农>纪念日

💫每个都是小段子

💫内含坤农,橘农,贾农

💫这里是优格,感谢大家还在

[坤农]  《怀念过往的五周年》

“坤坤,今天是偶练结束的五周年,转眼间,五年就过去了,想问一下你最怀念偶练的什么时刻呢?”

对面的男人愣了一下,随即眯起他那迷倒万千少女的桃花眼,笑了

“我啊,我最怀念的是每次张PD公布排名的时候,那时候我内心是充满激动和感恩的,感谢陪我披荆斩棘的人”

“看来坤坤还是一如既往得宠粉呢”

“嗯,一直都宠着”

蔡徐坤像是想到了什么,眼里的温柔快要满得溢出来了,硬是让对面的女记者看呆了眼

这一采访视频也顺利的登上了微博热搜,又成功地使一群粉丝兴奋尖叫一整天,...

💫每个都是小段子

💫内含坤农,橘农,贾农

💫这里是优格,感谢大家还在

[坤农]  《怀念过往的五周年》

“坤坤,今天是偶练结束的五周年,转眼间,五年就过去了,想问一下你最怀念偶练的什么时刻呢?”

对面的男人愣了一下,随即眯起他那迷倒万千少女的桃花眼,笑了

“我啊,我最怀念的是每次张PD公布排名的时候,那时候我内心是充满激动和感恩的,感谢陪我披荆斩棘的人”

“看来坤坤还是一如既往得宠粉呢”

“嗯,一直都宠着”

蔡徐坤像是想到了什么,眼里的温柔快要满得溢出来了,硬是让对面的女记者看呆了眼

这一采访视频也顺利的登上了微博热搜,又成功地使一群粉丝兴奋尖叫一整天,待在家里网上冲浪的陈立农看到这视频却笑得眉眼弯弯,想了想,还是给微信置顶那位发了一段语音

“坤坤下次再仄样公然给我讲情话我就翻脸ne”

点开语音一听,熟悉的软糯台湾腔中带点无可奈何,蔡徐坤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自家小孩虽然说不喜欢这样在公众面前说属于两人的情话,但私底下早就已经开心得不得了了

“好,下班给你带一份盐酥鸡怎么样,这家店的味道还是蛮不错的,等休假了带你去台南吃正宗的”  那话语中的无限宠溺,是隔着那冰冷冷的语音播放键都能传达出的

为什么最怀念宣布排名的时候?

那是因为可以牵着十七岁的兔兔,在那小小的圆台带
着内心的忐忑一起等待公布排名,然后,把兔兔抱紧于自己的怀中,最后听着兔兔在自己耳边软软地说句

“恭喜坤哥,以后一起努力!”

谁能不怀念啊

那个十七岁的限定兔兔

感谢,陪我走过那段黑暗时光的你,那个眼睛里装满星辰大海的你


[橘农]《之所以对你心动的四周年》

“阿俊,今天顾学长给我们发来婚礼邀请函耶,我们要不要去”

“不去,为什么要去?”

“阿俊这件事都过去多久了,你还一直记仇?”

“嗯,自己暗恋许久的对象给自己表白信,结果是写给学长的,你会记仇吗?”

“阿俊,他好歹也是我的学长嘛,之前也挺照顾我的,就去嘛‘’

“不行,那天正好是我们在一起的四周年,说什么都不去”

陈立农在电话那段愣了愣,最终还是笑了

“好,那天和阿俊过二人世界”

想起自己刚遇见林彦俊的时候,是在自己常吃的那家麻辣烫店,他那天正好打算向自己暗恋许久的顾学长表白,正想着吃完麻辣烫后就鼓起勇气去表白,刚端着热腾腾地麻辣烫坐下,就看到坐在对面的碗里只有几片菜叶子和豆腐,再看看自己的碗里,五花八门地什么都有

自己尴尬地抬起头,结果看到那人的面容,是十分的英俊,九分的文雅,还有一分,是那带着眼镜透出的温柔,硬生生把坐在对面的自己看呆,呆到什么程度呢,呆到把自己准备了许久的给学长的表白信递给了对面的男人

男人愣了愣,打开信看了看,脸庞染上了一丝红晕,

最后扬起他那迷人地小酒窝,说了句

“好啊”

“ 诶?!”

后来过了许久,自己问起这件事,那人愣了愣,最终还是笑了

“那时候我一打开信封,就看到你在上面写着:'春天到了,万物带着勃勃生机来了,而我还缺个陪我欣赏春光的人'  时 ,我就想,如果我不答应你,那就没有人陪你看春景了”

“就那么简单?那阿俊你四有多好骗啊!”

“也不看看我那时候去吃麻辣烫是为了看谁”

“看谁?”

“那时候听说N大有位像兔子一样可爱的大一新生,喜欢吃我们Y大对面的麻辣烫,那天中午就去看看,结果小兔子就给我表白信了”

“吼原来阿俊你四看脸的!”

“没,之前去N大看新生辩论赛就看见你了,觉得你辩论得不错,刚想着碗麻辣烫碰运气,碰不到就去找兄弟问你的微信”

“吼原来阿俊你守株待兔!”

“守的是我的心,就等着你这只兔兔撞进我心了”

“吼说土味情话耶!”

[贾农]《没能吃上海底捞的三周年》

“农农,刚刚我真的没有和那个女人卿卿我我,她突然往我这边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切,这话说的,她扑过来你不会躲开啊”

谁也没想到,荣获许多国内外奖项的,大名鼎鼎的黄明昊导演,在片场有绝对话语权的人,在面对自家小恋人时的那撒娇劲,连小恋人也十足地嫌弃

“你再撒娇!撒娇也没用,justin你就四故意在三周年纪念日气我的吧!”

“今天是三周年纪念日?难道不是下周三吗?怎么是今天?”

这句话把陈立农努力忍住的怒火彻底点燃,刚想要大爆发,结果黄明昊突然很紧张的跑到自己跟前

“宝贝你怎么受伤了!”

低头一看,原来是刚刚太生气,下意识地踢了踢桌角,把小脚拇指弄出伤了,怪不得刚刚觉得有点痛

要是平时陈立农早就扑到黄明昊怀里哼哼唧唧了,可是上一秒还在吵架(优格os:吼明明是农农你次醋!)

于是陈立农硬是把想扑进恋人怀抱的想法从自己脑海里驱除,对面的黄明昊已经跑了过来,轻轻托起他的脚,看那被鲜血侵染得看不出原本白白嫩嫩的脚,紧紧的皱了皱眉

“宝贝你忍一下,我去给你找酒精消下毒”

“不要!”

“宝贝听话”

“你之前还和别的女人搂搂抱抱,还忘了我们的纪念日,我才不听你的话ne!”

看着对面醋意中带着怒意的小恋人,黄明昊笑了笑,捏了捏那软软的脸颊

“宝贝醋意那么大啊?”

“哼╯^╰”

“好啦,刚刚说忘了纪念日是骗你的,待会就带你去吃海底捞”

小吃货听到海底捞眼睛亮了亮,也不管自己刚刚还在和恋人置气,“那我们快点去呀,我好久没有次虾滑ne”

转念想想有不对,小吃货兔兔立刻又变成炸毛的兔兔

“你这个在外面沾花惹草的烂人!我才不和你次海底捞!”

“那个女生刚刚腰被扭到了,我看她走得太艰难了,才扶着她走一段路的”

知道真相的炸毛兔兔有点心虚,舔了舔小嘴唇

“那,那你怎么不早嗦”

“没事,好久也没见到气呼呼的兔兔了,还蛮可爱的”

“黄明昊!”

“好了好了我们清理好伤口就去吃海底捞吧”

“酒精辣辣的耶,我能不冲酒精吗?”

“不行”

“吼justin你怎么能这样!”

看小恋人那奶呼呼的吼人,黄明昊最终还是忍不住亲了亲还在坚决抗议酒精消毒的兔兔,这方法很好使,立刻就让炸毛兔兔安静了下来

“现在可以涂酒精了吗,不涂就一直亲下去哦”

“那,那还是涂吧”

陈立农看到对面那人逐渐变得深邃的双眼,咽了咽口水说到,可是已经晚了,刚想说一句话,就被对面那只狼给夺去了呼吸

于是,三周年纪念日,兔兔没有吃得到海底捞,但某只大色狼却吃兔子吃得心满意足
































羽陌灬

嗜甜

影子佣兵X,任务成功率100%

新手秘书CLN,案子搞砸率100%


情报商人J,天下没有他查不到的消息

冷酷总裁LYJ,身旁就有一个他搞不定的人


当影子佣兵碰上情报商人

当新手秘书遇到冷酷总裁

谁能更胜一筹?


新文日更❤️

第一话链接 http://t.cn/AiDMdW7L ​​​

第二话链接 http://t.cn/AiD9twqm


影子佣兵X,任务成功率100%

新手秘书CLN,案子搞砸率100%


情报商人J,天下没有他查不到的消息

冷酷总裁LYJ,身旁就有一个他搞不定的人


当影子佣兵碰上情报商人

当新手秘书遇到冷酷总裁

谁能更胜一筹?


新文日更❤️

第一话链接 http://t.cn/AiDMdW7L ​​​

第二话链接 http://t.cn/AiD9twqm

毓奚

花密藏回滩 01

私设/ooc/勿上升



今天是陈立农来到新班级的第一天。

 

看起来白白净净笑起来又很可爱的男生成功博得了大家的好感。

 

但是有一个人除外。

 

从进班级到他站在讲台上做完自我介绍,那个人就没有抬起过头,而且看起来好像在睡觉。陈立农没有多想,只当他是那种一天不学无术来学校补觉的学生。

 

接着随老师的安排,他坐到了那个男生后面,右边是一张空桌子。陈立农东西还没收拾好,右前方的男生便转过头来说:“同学你好,我叫范丞丞,坐我后排,咱就是兄弟了,以后有啥事给我们说,能帮的绝对不废话!”

 

陈立农没有纠结为什么坐前后排就...

私设/ooc/勿上升



今天是陈立农来到新班级的第一天。

 

看起来白白净净笑起来又很可爱的男生成功博得了大家的好感。

 

但是有一个人除外。

 

从进班级到他站在讲台上做完自我介绍,那个人就没有抬起过头,而且看起来好像在睡觉。陈立农没有多想,只当他是那种一天不学无术来学校补觉的学生。

 

接着随老师的安排,他坐到了那个男生后面,右边是一张空桌子。陈立农东西还没收拾好,右前方的男生便转过头来说:“同学你好,我叫范丞丞,坐我后排,咱就是兄弟了,以后有啥事给我们说,能帮的绝对不废话!”

 

陈立农没有纠结为什么坐前后排就是兄弟这种逻辑,他注意到范丞丞说的“我们”。显然对方也反应过来了,急忙叫醒左边的人:“哎哎哎别睡了,来见见兄弟。”

 

被强制睡醒并且莫名多了个兄弟的林彦俊很不开心,在看了一眼陈立农后更不开心了:搞什么啊……这种乖乖学生就不要跟我做兄弟了吧……长得倒是还不错,或许可以做小弟……

 

然而陈立农并不会知道对方的心声,只是看着那张皱着眉头的精致的脸,在惊叹于美貌的同时觉得对方肯定不好惹。但出于礼貌,他还是说:“你好,我叫陈立农。”

 

林彦俊这才如梦初醒:“呃…林彦俊。”

    

然后就上课了,那一天很多人跟他聊天,除了林彦俊。这很正常,他们完全不是一个类型。

    

“不是吧???”林彦俊满脸不敢相信的表情。

   

 “真的!他家特别有钱,听说直接住别墅!”小范很想证明自己没骗人,“虽然小爷我也不差钱,但是跟他比应该还差点。”

   

 “跟我有什么关系……你很无聊唉,走开!”林彦俊没好气地说。

  

  “哎哎哎别生气啊,哎下节课打球啊!”

 

 

 

   

 平静的一周就这么过去了。但是从第二周起,陈立农发现每隔一天早上自己桌子上便会有一个草莓牛奶,“太甜了吧……哪个女孩子这么快就对我下手了。”陈立农有点疑惑,不过本着不浪费的精神还是喝掉了。过了两天,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陈立农!下去打球呗,咱哥几个一起。”范丞丞是从楼下跑上来的,气还没喘匀。陈立农也不好拒绝,便跟着他下楼了。

   

 还没到球场,范丞丞就喊:“林彦俊!人我给你喊来了!”陈立农看见林彦俊的脸瞬间就黑了大半,一副“范丞丞你要是再敢多说一句今天就别想健康地回家”的表情。走到他面前,林彦俊说:“那个,我们就是缺一个人,你……会打吧”陈立农赶忙点头说会。“那行,咱们直接开始。”

   

 中间休息的时候林彦俊有点后悔叫陈立农下来了,之前也没觉得他比自己高多少啊,而且力气怎么会这么大啦!搞得自己好像很不专业,好讨厌!但是……看着他因为出汗所以稍微撩起的头发和带着汗珠的脖子,再往下是价值不菲的衬衫卷起到肘关节露出略微鼓起青筋的手臂,林彦俊的耳尖有点发红。摇摇头让自己清醒点,然后就又打了几场。期间那人有意无意地碰到他的胳膊,在抢球时胳膊还是半环状。

  

  “林彦俊你今天不舒服吗,要不要休息一下。”队友问道。

   

 “啊没事没事,我去趟卫生间,你们先玩。”林彦俊打着哈哈就溜进了厕所,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神逐渐暗了下去。再一抬眼,已经是一张冷酷的脸。刚准备往出走,迎面就撞上了陈立农。

    

 “唉?那个,你不舒服吗?现在好点没有。” 

 

“没事的,现在好了。”林彦俊盯着他看,搞得陈立农有些不自然。

 

“那就好,你先回去吧,他们在等你。”陈立农准备往进走,听见那人说“你是特意来看我的?”

 

“是啦……顺便也来上个厕所。”林彦俊“哦”了一声,又问:“你很怕我吗?还是,不喜欢和我这种人接触。”

 

陈立农心想到底是谁不喜欢和谁接触啦是谁一天摆着臭脸哦,但还是配上真挚的眼神如实回答:“没有啦,我觉得你人挺好的。”

 

闻言,林彦俊却轻笑了一下,没再说话,向球场走去。

 

那个人有酒窝。

 

 

 

夏天好像总在不经意间流走,日子过得蛮快,开学已经一个月了,陈立农的生日也要到了。以前的每一年都是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在(别墅里)一起度过,今年爸爸却因为有事一家人不能团聚。不过也没事,他理解爸爸的工作,再说还有新朋友陪他呢。

 

生日这天,陈立农桌上的草莓牛奶变成了一个草莓味的蛋糕,很小,但是很可爱。陈立农越发好奇了,刚想问问周边的人有没有看到是谁放的,眼前就出现了一条巧克力,

 

“生日快乐”林彦俊的声音很正常,眼神却有些躲闪。

 

“才一条哦,这么小气唉,不过还是谢谢啦!”经过一个月的相处陈立农已经发现林彦俊没有看起来那么不好接触,所以开玩笑的话也就很经常说。

 

还没等那人脸黑,陈立农又问:“对了,你知道这个是谁放的吗?”他指了指桌上的草莓蛋糕。

 

“不知道……谁会送那么甜的东西。”陈立农“哦”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下午放学后,范丞丞他们硬拉着陈立农去游戏厅,说要好好庆祝,林彦俊则说自己还有事,就不去了。陈立农拗不过他们,看时间还早也就答应了。

 

钱多人不傻的小陈在短时间内掌握了游戏诀窍并且败敌无数,搞得范丞丞一直在哀嚎“早知道该带你去游乐园”

 

“游乐园就不要了吧,有点幼稚唉。”陈立农笑着说。看着外面天快黑了,回去太晚会被教训,陈立农跟大家打了声招呼就先走了。路上还想,今天真的玩的很开心,要是林彦俊在就好了,不知道那人水平怎么样……

 

听到旁边巷子里传来争吵的声音,陈立农才回过神来,妈妈从小就给他讲不要凑热闹,他也就不在这种事情上逞威风,刚准备悄悄走过去,就听见有人说

 

“老子今天看见你进商店了,怎么?有钱买东西没钱给爷还啊?”“就是,我看他八成是买东西把妹了。”

 

不知道为什么,陈立农想起了林彦俊,想起了那条巧克力,他放在书包里了,还没吃。对面好像没有回应,接着,陈立农便听到了十分响亮巴掌声。

 

“会不会说话啊?你妈教过你没?嗯?”被打的人好像突然被激怒了,开始挣扎,但好像一直被人按着。

 

陈立农听不下去了,粗着嗓子喊了一声:“大哥,有警察来了,咱们先撤吧!”然后就听见他们低声骂了几句,不一会就恢复了寂静。

 

帮人帮到底吧,陈立农走进了那条巷子,然后看到了今天送他巧克力的人。

 

他坐在地上,头靠着墙,左脸肿得厉害,嘴角还有血,衣服和头发都凌乱不堪。本来是闭着眼的,听到有人来,便缓缓睁开了眼睛。

 

陈立农在震惊中对上他的眼神,他的眼睛真的很好看,里面是被揉碎的星光,有着让人感到悸动的朦胧,陈立农的心好像被什么狠狠地揪了一下。

 

良久,没有人说话,巷子里安静的有些诡异,不知道哪家人在做饭,时不时飘来阵阵饭香。

 

还是陈立农先开口了:“我送你去医院吧,你伤得有点重。”

 

林彦俊又闭上了眼,轻笑了一下,说好,谢谢你。

 

在路上,林彦俊问他:“我现在是不是特别糗,你真的不嫌弃我吗,你是……”话还没说完,陈立农就打断了他:“不要总讲话,伤口会痛。”

 

包扎好了之后,林彦俊说:“医药费我会还你的”顿了一下,他补了一句“真的”。陈立农叹了一口气,说我不要你还钱,你是不是还没吃,咱们先去吃饭。

 

没等他回答,陈立农就带着他去了一家面馆。

 

“喂,你这么有钱就带我吃这个啊,我还以为是什么大餐。”林彦俊笑着说。

 

“我觉得这里的面,很有家的味道。而且今天我生日唉,吃个面不过分吧。”陈立农有些无奈又无辜地看着他,林彦俊这才想起来今天还是陈立农的生日,低下头不说话了,不一会又抬起头看着他,说:“那你的生日被我毁了,不,不好意思哦……”

 

陈立农突然觉得林彦俊很像一只猫。

 

“而且你家应该管你挺严的吧,这个点还没回家,你家人不会担心哦。”陈立农不说话,只是盯着他。林彦俊被看得起了鸡皮疙瘩“干嘛啊你,正常一点啦!”

 

“你还没有告诉我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见对面那人不说话,陈立农又说:“不论作为救命恩人还是兄弟…”顿了一下,他继续说:“我应该是可以知道的吧。”

 

面上来了,林彦俊也终于开了口“就是,家里之前出了些变故,我妈住了院,比较费钱,我就借钱,而已。”然后他又补了一句:“他们很久前就离婚了。”

 

陈立农低下了头,说了声抱歉,“我只是担心,你会做别的什么不好的事。”

 

“我心里有数,放心吧,不会啦。”反倒是林彦俊开始安慰他。

 

“那你之后怎么办?”陈立农开始眨巴他的眼睛,语气中带着些着急。

 

“我有在打工的,不要太担心。”说着,他看了看表,“时间不早了,饭也吃得差不多了,快回家吧,你妈可能很着急唉。”

 

陈立农张了张嘴,还想说些什么,看着那人已经起身,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和他一起出了店门。

 

“对了,今天真的很谢谢你,面很好吃。还有…今天的事拜托可以不要说出去吗。”林彦俊在夜色中看着他。

 

“当然不会说,这可以算是我们的秘密吧?”陈立农心情很复杂,但还是挤出一点微笑。

 

对面的人闻言轻笑了一声,说那就明天见咯,生日快乐,陈立农。然后便转身离开。

 

陈立农看着他的背影,一步步看似随意又好像十分坚定,什么啊……这个人根本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轻松嘛,这个背影,给人一种很想抱抱他的感觉。察觉到自己的想法的陈立农惊了一下,甩了甩头,转身朝家走去。

 

妈妈果然有些生气,陈立农解释道是同学受了伤送他去医院才拖到这么晚,却没有说具体原因。

 

“帮同学是好事,可是也要考虑自己呀,你都不知道妈妈有多担心。还有啊,你还是离那些不学无术的孩子远点,说不定哪天……”

 

眼看妈妈又要打开闸门,陈立农赶忙说:“妈我今天还没吃蛋糕唉,咱们一起吧。”这才止住了陈母的喋喋不休。

 

这个夜晚很安静,很温暖。温柔的人送给你的祝福,可爱的人给予你的关心,请你们都要妥善安放好。

 

 

 

从那天之后,陈立农与林彦俊的日常就变成了:

 

“林彦俊陪我去买瓶水”

“林彦俊帮我发下作业本”

“林彦俊老师刚刚叫我去体育馆拿器材唉要不我们一起吧”

“林彦俊你有没有什么不会的题我给你讲”

“林彦俊陪我去下卫生间”

…………

 

范丞丞觉得自己仿佛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这俩人啥情况?上次游戏厅林彦俊不是没去吗?咋感觉…他俩有点朝着好姐妹的方向发展的趋势?

 

当事人陈某活在这种氛围中十分开心,当事人林某仍旧表面万年冷酷,但也没有拒绝。

 

“林彦俊,要不以后我送你回家吧。”陈立农一脸认真的看着对面正在喝水的人。

 

“咳…咳咳…”林彦俊被呛得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拜托咳我好歹是一个咳四肢健全的咳男青年好吗,你,你送我回家,像什么样子哦。”

 

陈立农一边帮他拍背一边讲:“可我真的很担心你啊,不知道能帮你什么忙,要是再发生上次的事,没有人帮你怎么办。”

 

“不用啦,真的不用。谢谢你的关心哦,我可不想因为这个让你妈妈担心你。”

 

最后陈立农还是没有说服林彦俊,只好在校门口目送那个人离去的背影,没想到林彦俊回了头,用嘴型对他说“快 回 家。”后面还有几个字没看清,陈立农叹了口气,瘪着嘴向家走去。

 

回家之后却发现妈妈不在家,阿姨也不在,陈立农就给妈妈打了个电话,得知妈妈和她的姐妹们去聚会了,阿姨有事回了老家。所以他只能自己解决自己的晚饭。做饭吗……上了一天课真的不想动唉,那点个外卖好了。陈立农点了上次和林彦俊一起吃的那家面,安静等着美味送上门来。

 

“您好,您点的外卖到了,请下来取。”陈立农刚觉得这声音有点耳熟对面就已经把电话挂了。只好匆匆换了鞋下楼,看见了一个戴着头盔的外卖小哥。

 

“你好,我是刚刚……”

好嘛,现在怎么讲,我是刚刚跟你在学校门口告别的陈立农?陈立农盯着林彦俊,两个人大眼瞪小眼,过了会,林彦俊幽幽的说:“你的面,要坨了唉……”

 

“这是你打的工吗!?”陈立农激动地说,林彦俊还在想有什么不妥,那个人又继续说:“你戴这个头盔好酷哦林彦俊!”

 

林彦俊松了一口气:“酷就好,现在你可以回家吃饭了吗陈立农同学?我要赶紧送下一单了,晚了会被投诉的。”

 

“啊?我,我想跟你一起去唉,可不可以。”陈立农的眼睛耷拉下来,谁看了都不忍心拒绝的那种。“我家没有人,我也很无聊的。拜托啦带上我。”

 

林彦俊觉得十分无奈,只好说:“你先回家把饭吃了,等下我来接你。”然后就听见一声响亮的“好”,对面的人就以光速上了楼。

 

半个小时后,陈立农坐在了林彦俊的后座上。

 

林彦俊解下自己的头盔,扣在陈立农头上。上面还带着温度。

“那你……”

“有备用的,没事。”

“你做这个多久了啊,累不累?为什么我没有早点点外卖……”

“你很吵唉陈立农,我开车要专心啊。”林彦俊虽是这么讲,脸上还是挂着笑,可是陈立农看不见。果然,后面的人没声音了。

“你不是生气了吧……要不我带你玩个好玩的?”还没等陈立农回答,林彦俊就把车开到空旷的道路上,开始加快车速。

“喂,这样很,很危险唉!小心点啊!我可不想英年早逝。”陈立农看着脚下飞速移动的马路,听着耳边风的呼啸声,开始有点紧张。

“害怕的话可以抱住我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捉弄到人的林彦俊很开心,坏心思的又开了快一点,不一会,就有一双手轻轻捏住了他的衣角。

 

陈立农紧闭着眼睛,闻着林彦俊身上淡淡的清香,耳边的风声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自己加速的心跳声……

 

咚咚 咚咚

 

“我都把速度降下来了唉,不用抓这么紧了吧。”

听到林彦俊的声音,陈立农才意识过来此时前面有点堵车了,然后有点不好意思地松开他的衣角,看着变得皱皱的面料陈立农的心情不是很美丽。

 

送完最后一单,已经十点多了,陈立农估计着妈妈应该还在享受姐妹间的快乐,又拉着林彦俊非要跟他走一走。两个人就沿着路边慢慢悠悠地走着,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陈立农不知道在想什么,低着头走着,明显心不在焉。

 

“喂,说要跟我走一走的是你,现在心不在焉的也是你,是要怎样啊。”林彦俊停了下来,眉头又皱了起来,“还是刚刚飙车吓到你了?应该没事吧?”

 

陈立农抬起头,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干嘛又盯着我啊,你今天怎么了?”

也没怎么,就是不能保护你会很难过,突然见到你会很开心,会下意识的想跟你待在一起,会觉得不管你哪种样子都特别可爱。

“我喜欢你。”

话一出口,两个人都愣住了,“今天,不是愚人节唉,要报复我也不用这样吧。”

林彦俊干巴巴的说完,也不吭声了。

 

“对不起啊……是我太冲动了。可是我总觉得,对你说出这句话,只是迟早的事情。我是认真的,林彦俊。你愿意吗?”陈立农看起来有些着急,“我不是那种随便的人,也没有强迫你的意思,我只是……”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在你面前所有情绪都会被放大,或许会让你觉得我有些随便。

 

“你把眼睛闭上。”

“啊?”

“听话。”

半晌,周围安静地有些诡异,就在陈立农怀疑林彦俊是不是走掉了的时候,一个带着丝丝凉意的怀抱拥住了他,继而他感受到了透过衣料传来的身体的温度。

陈立农对脑中有无数个烟花一个接一个地炸开,他睁开眼睛,眼前是那个人不羁又柔软的头发。

 

夜晚的风有些醉人。

 

“你再不表示一下我就要放开了哦。”

陈立农觉得自己仿佛在做梦,心里的粉红色泡泡多得要溢出来。他伸出颤抖的手,轻轻环住了面前的人。

 

“干嘛这样啦,搞得我的告白好像很幼稚唉。”

 

闻言,林彦俊抬起头,用亮亮的眼睛盯着他,笑着说:“哦…那就请我幼稚的男朋友以后好好照顾我咯。”

吃柚子吗

【超级制霸】冬日小短打02



清晨五点,天刚蒙蒙亮。

学校里行道树下,两个人。

前面的是陈立农,披着羽绒服,里边的卫衣帽子扣在头上,走路的时候脚抬得老高,一脚一片枯叶,把世界踩得哗哗响。

后面跟着林彦俊,穿件格子大衣围着围巾,黑色帆布鞋自然的避开叶子,小心翼翼踩在柏油路上,左手插裤兜,右手拿着单词书边走边背。

两个人不远不近,始终保持两米的距离。

“阿俊……阿俊!”陈立农突然住脚回头,被喊的人没注意差点撞上,听到第二声才停下来抬头问“怎么了”。

“别背单词啦,学长你一大早叫我出来是干嘛啊。连着三天了,你每天都在背第52页。”

“啊就,就散散步背背单词嘛。呼吸呼吸新鲜空气。”林彦俊眼睛还是看着单词书,眼神里...





清晨五点,天刚蒙蒙亮。



学校里行道树下,两个人。



前面的是陈立农,披着羽绒服,里边的卫衣帽子扣在头上,走路的时候脚抬得老高,一脚一片枯叶,把世界踩得哗哗响。



后面跟着林彦俊,穿件格子大衣围着围巾,黑色帆布鞋自然的避开叶子,小心翼翼踩在柏油路上,左手插裤兜,右手拿着单词书边走边背。



两个人不远不近,始终保持两米的距离。



“阿俊……阿俊!”陈立农突然住脚回头,被喊的人没注意差点撞上,听到第二声才停下来抬头问“怎么了”。



“别背单词啦,学长你一大早叫我出来是干嘛啊。连着三天了,你每天都在背第52页。”



“啊就,就散散步背背单词嘛。呼吸呼吸新鲜空气。”林彦俊眼睛还是看着单词书,眼神里却有些心虚。



“林彦俊你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这几天陪你出来,我觉没睡好,打游戏都提不起精神,排位都掉两段了,哈——”陈立农边打着哈欠揉揉眼睛,“没什么事我就回去睡觉了啊,我快困死……”



话没说完,转身要走的陈立农就被一股劲拉住又扳回来。林彦俊从大衣口袋里伸出左手一把扯住陈立农的羽绒服袖子,“等一下,就快找到了。”



“找什么啊……?”



“我在找合适的单词跟你说这个事。”



“……啊?”



//

关于这件事,林彦俊已经想了很久了,却不知道最后该怎么开口。



借着清早散步背单词的理由把陈立农约出来的第三天,林彦俊还是没能立马说出口,这磨叽劲儿就连林彦俊自己都有点受不了。



啊……明明就是把表白词写在了第52页,偷偷背了三天却没好意思开口嘛。表白这件事……真就太难了嘛。



//

“like太浅,love太俗,dear太腻……”林彦俊的大脑疯狂运转,可平时英语成绩特别好的林学长,此刻却憋不出一个词了。



……Cupid。



“Cupid。陈立农,你知道Cupid吗。那个希腊神话故事。”



“丘比特吗,知道诶。就是那个小爱神,会射箭那个,biubiubiu……”陈立农说这句话的时候,手比成一把枪指向对面的人,抬了抬开了几枪,让林彦俊的眼睛又差点分了神。



“Has Cupid shoot an arrow at you and me?”



终于等到他说出这句话,陈立农反应了一下却挠挠头,“……啥意思?”



“就是,丘比特……”



“哎呀别搞那些乱七八糟的了,其实我知道学长原本要说什么。”陈立农突然向前跨了一步。



林彦俊愣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对面的人勾起手臂,带着就往校门口走。



“走啦。卖煎饼的大爷应该快来了,走,我请我男朋友吃顿早餐。”



“……?”林彦俊被陈立农带着走,路上的枯叶被来不及避开的黑色帆布鞋踩得哗哗响。



//

清晨五点,扯着学长胳膊的学弟一边走一边偷偷笑着,学长就这么被带着向前走,却丝毫没有不开心的意思。



“叔叔,来三套煎饼,料跟之前加的一样!”



“你一个人能吃两套噢陈立农?”



“是欸,要不我怎么长这么高啊。”学弟扭头看学长惊讶的脸,却还是没有放下学长的胳膊,只是从扯着变成了勾着。



“再说了,吃不完不是有你吗。”



两个人并肩站在煎饼车前,成为了今天第一对顾客。



//

其实陈立农是真的没听懂林彦俊那句英语的意思。



只是出来散步的第一天就已经足够凑巧。



刚好你去上厕所,刚好书就被你摆在长凳上,刚好风很不乖,刚好书页被吹起来一个角度,刚好我视力还不错。



刚好我也喜欢你。























#林学长又唬陈学弟了

#丘比特是把箭射向了你和我吗

#是啊 要不然谁没事陪你起早三天等你表白啊

#那就请你吃套煎饼咯 我的学长男朋友



#如果说01是遇见的故事那02就是表白的故事

#依旧是发生在冬天

#还是 冬天快乐








是曦不是西

深夜涂鸦我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p1p2两个世界。

深夜涂鸦我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p1p2两个世界。

羽陌灬

半魔学院

为了寻找母亲失踪之谜的人类Cln,转学至了半魔学院,然而在入学第一天就碰上了麻烦,还踩到了某魔的尾巴……

❤️第一话http://t.cn/AiD6Cfnr


为了寻找母亲失踪之谜的人类Cln,转学至了半魔学院,然而在入学第一天就碰上了麻烦,还踩到了某魔的尾巴……

❤️第一话http://t.cn/AiD6Cfnr

阿汝、

误入人间

十九:你去哪儿了?

   木子洋早早便来了,站在听园门外等了好久,时隔一年半,他又来了这个地方,看着远处走来陈立农,同样的一张脸,让他觉得好像梦回到了当时的时候,同样的场景,同样的脸…

  “木医生可真会挑地方”陈立农抬头看了看门上明晃晃的牌子,想当年他可是在蔡徐坤手底下做事,什么地方没去过,可这种地方,他当时只是去了一次,便再也不想进去了

  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令人作呕,强奸,杀人,下药,交易…一切整个城市最丑陋的面孔,都发生在这里面,这让陈立农不得不对木子洋另眼相看

  “小陈医生以前来过?”陈立农的话,让木子洋有些震惊,像他这种看着不问世事,一脸清冷的样子,也会来这种地方?

  ...

十九:你去哪儿了?

   木子洋早早便来了,站在听园门外等了好久,时隔一年半,他又来了这个地方,看着远处走来陈立农,同样的一张脸,让他觉得好像梦回到了当时的时候,同样的场景,同样的脸…

  “木医生可真会挑地方”陈立农抬头看了看门上明晃晃的牌子,想当年他可是在蔡徐坤手底下做事,什么地方没去过,可这种地方,他当时只是去了一次,便再也不想进去了

  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令人作呕,强奸,杀人,下药,交易…一切整个城市最丑陋的面孔,都发生在这里面,这让陈立农不得不对木子洋另眼相看

  “小陈医生以前来过?”陈立农的话,让木子洋有些震惊,像他这种看着不问世事,一脸清冷的样子,也会来这种地方?

  “一次,进去吧”陈立农想快点结束这个话题,也想快点完事之后便出来“等等!”

  木子洋拦住了他“你不问问我为什么带你来这儿吗?”陈立农笑道“怎么?木医生还会杀了我不成?”

  “你这么相信我?”

  “不,我不信你,我只是确保自己在里面应该是安全的”毕竟曾经来的那唯一一次,收的债是这家店的老板,当时闹的挺大的,想必老板应该还没忘记我

  “走,进去了”

  “……”木子洋跟了进去

  ………………

  两人进来后,陈立农再次被这里面的格局震惊到了,到处都是通道,各个房间都会时不时的窜出一个人来,还真挺容易迷路的

  进来之后,木子洋脸色异常的难看,全场没有开口,陈立农觉得有些奇怪,这可不像平常的他,是在害怕吗?“木医生?你在发抖吗?”

  伸手碰了碰他“这不是你自己选的地方吗?怎么怕了?”看他全程黑着脸低着头,好像真的不高兴的样子“既然怕了,那就出去吧,这里我也不喜欢这里”

  回头就想着往刚来的路走,被木子洋抓住拉了回去,木子洋大声又有些着急的喊到“不行!你不能走!”

  陈立农被他突然的吼叫给吓到了,木子洋回过神来也发现了自己不太对,连忙道歉“对不起,小陈医生…”

  “你怎么了?”陈立农皱着眉头有些担心的询问

  “没事,你就在这儿等我一会,我一会就回来”说完便跑了,陈立农一个人待在了那里,看着渐渐跑远的人…

   木子洋一股脑的跑了出去“对不起了,小陈医生”木子洋答应过邵东阳,只要杀了叶庚,他会帮他们办事,前几天他接到消息,要他把陈立农带到听园,说到时候邵渊必须在下午之前见到人…

  回头朝里面看了看,什么都看不见,这种不安感从心头涌了出来,就像到处他抛下木深跑了出来一样,脑子里特别的难受,有些不知所措

  听见表上滴滴的声音,心跳的更快了,时间还没到,他在里面,邵渊会不会碰到他,邵渊要他做什么?是因为陈立农和林彦俊的原因吗?可林彦俊不是都娶了沈欣媚了吗?陈立农会不会死?被我亲手害死…

  眼前突然出现了木深的画面,自己跑出来丢下他的画面,找到他时,他浑身是血的画面,不,我好不容易找到了我弟弟,我不能再送他去死了,时间还没到

  木子洋回身冲了进去,希望一切都还不算太迟

  “你去哪儿了?这么久?”陈立农还站在原地等他回来,整个人靠着墙面,有些无所事事动来动去,玩玩儿手之类的,看见木子洋这么久才回来,有些小埋怨

  木子洋顿时哭了,哭的很大声的紧紧的抱住了他,要是当时阿深也在原地等我回来该有多好,看见陈立农没事,就好像当年发生的事情发生了转变,木深没死还好好的活在他面前

  “喂!放手,勒的太紧了!”陈立农拍了拍他的手臂,想让他放开自己,木子洋才放开了自己,陈立农有些嫌弃的看着他“一个大男人你在哭什么?”

  “走,我们走,我们回去了”木子洋擦了擦眼泪,稍稍略显紧张的先要拉他走,陈立农却没动“你刚才不是不让我走吗?不多玩儿会?”

  “我不允许,跟我走”开始生扯陈立农了,陈立农并没打算就这样出去,甩开了他的手“你说来就来,你说走就走?木医生,跟人来玩儿不是这个态度…啊!”

  木子洋突然抱住了他,从口袋里拿出了针管,刺进了陈立农的后颈,这是准备着陈立农想要逃的时候,打算把他迷晕带过去,现在却是想要带他走才用

  陈立农顿时觉得脑袋开始昏沉沉的,面前的人也越来越模糊不清了,扯住了他的衣领倒下了

  

  

  

  

  

  

一橘障目

【超级制霸】今夜不设防

霸道班主任/博物馆向导


“陈立农,你以为出柜就不用结婚了吗?”


今次很清淡,过几天再搞那个那个,周末愉快,么么

霸道班主任/博物馆向导


“陈立农,你以为出柜就不用结婚了吗?”




今次很清淡,过几天再搞那个那个,周末愉快,么么

俞俞俞俞俞洋🥑

急求梗!!最近灵感枯竭。各位姐妹有什么比较想看的梗麻烦让我了解一下😭😭😭

急求梗!!最近灵感枯竭。各位姐妹有什么比较想看的梗麻烦让我了解一下😭😭😭

巧克力牛奶

妖精学院56

勿上升,洁癖慎看


————小橘很困扰————

勿上升,洁癖慎看



————小橘很困扰————

羽陌灬

嗜甜

影子佣兵X,任务成功率100%

新手秘书CLN,案子搞砸率100%


情报商人J,天下没有他查不到的消息

冷酷总裁LYJ,身旁就有一个他搞不定的人


当影子佣兵碰上情报商人

当新手秘书遇到冷酷总裁

谁能更胜一筹?


新文日更❤️

第一话链接 http://t.cn/AiDMdW7L


影子佣兵X,任务成功率100%

新手秘书CLN,案子搞砸率100%


情报商人J,天下没有他查不到的消息

冷酷总裁LYJ,身旁就有一个他搞不定的人


当影子佣兵碰上情报商人

当新手秘书遇到冷酷总裁

谁能更胜一筹?


新文日更❤️

第一话链接 http://t.cn/AiDMdW7L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