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超级小子

15966浏览    380参与
文——————

  画了惊讶状态的双子和塔马兰小柴星火

  画了惊讶状态的双子和塔马兰小柴星火

Pastell :3
🤫已经不知道怎么配文了 姨母...

🤫已经不知道怎么配文了 

姨母笑就是了|・ω・`)

🤫已经不知道怎么配文了 

姨母笑就是了|・ω・`)

Pastell :3
看看是哪家的黑猫🐈‍⬛在偷腥...

看看是哪家的黑猫🐈‍⬛在偷腥🤫

(要不改叫罗•密欧得了(狗头.jpg

看看是哪家的黑猫🐈‍⬛在偷腥🤫

(要不改叫罗•密欧得了(狗头.jpg

文——————

  乔乔,还有迪克格雷森制服恶魔猫猫达米安

  乔乔,还有迪克格雷森制服恶魔猫猫达米安

金茶:-)
 【【DC/thepandar...

 【【DC/thepandaredd】超人和蝙蝠侠与另一个超级小子的首次会晤(上)-哔哩哔哩】  

 【【DC/thepandaredd】超人和蝙蝠侠与另一个超级小子的首次会晤(上)-哔哩哔哩】  

歪乐乐

  可颂,但是是小乔

  三明治,但是达米安

  (有参考)tag有私心

  可颂,但是是小乔

  三明治,但是达米安

  (有参考)tag有私心

冢

饿饿仔今晚普入开启~

饿饿Timmy & 饿饿Kon

饿饿仔今晚普入开启~

饿饿Timmy & 饿饿Kon

Pastell :3

一只小可爱向你飞来

又名

被达米安一掌推下来 (狗头.jpg


图2 灵感来源🤫 

一只小可爱向你飞来

又名

被达米安一掌推下来 (狗头.jpg


图2 灵感来源🤫 

蛟二十二

【桶康】快递员太可爱了所以我们恋爱了

CP:杰森陶德(红头罩)X 康纳肯特(超级小子)


Summary:杰森搞上了他家的快递员。 


(感谢菌老师友情提供的标题超可爱的XOXO)


1.

第一次总是始于意外。


杰森公寓的窗被敲响的时候,他正把脸埋进沙发垫子里,呻吟着感受他背部淤青被缓慢拉伸。此时的他愿意做任何事情去换自己在沙发上的几小时清静,而那个该死的敲着他窗户的不速之客就是不肯放过他。


“操……”杰森大声地在沙发垫之间抱怨,“窗没锁,要么滚进来,要么滚远点!”


杰森...

CP:杰森陶德(红头罩)X 康纳肯特(超级小子)

 

 

Summary:杰森搞上了他家的快递员。 

 

(感谢菌老师友情提供的标题超可爱的XOXO)

 

 

 

1.

第一次总是始于意外。

 

杰森公寓的窗被敲响的时候,他正把脸埋进沙发垫子里,呻吟着感受他背部淤青被缓慢拉伸。此时的他愿意做任何事情去换自己在沙发上的几小时清静,而那个该死的敲着他窗户的不速之客就是不肯放过他。

 

“操……”杰森大声地在沙发垫之间抱怨,“窗没锁,要么滚进来,要么滚远点!”

 

杰森以为那会是提姆,提姆是他认识的人里最接近会敲门(窗)而不是直接闯进来的人了。剩下的人里要么不知道他的公寓在哪,要么懂得房门被创造出来是有意义的。可他又想起了自己最近刚好惹毛了小红,经验之谈,目前还没到提姆能消气的时候。

 

敲窗户的声音停了下来,然后是窗户被拉开的声音。一双靴子轻快地落在地板上,靴子的主人活泼的语气占领了整个屋子。

 

“哇哦,老兄,你家比我想象的整洁多了!”

 

杰森皱着眉抬头,认出了这位不速之客。莫西干头,花里胡哨的耳环,铆钉皮夹克,紧绷的被红色布料包裹的小屁股——是超级小子。康纳肯特。老跟在提姆身边的那个朋克小鬼。康纳绕着客厅飘了一圈,然后绕到厨房摸了摸料理台又飞快地检查了冰箱,当他飞进沙发椅时手里有一罐顺来的可乐。

 

“不要穿鞋踩茶几……操。”杰森从沙发上挣扎着艰难地爬了起来,抬腿把超级小子的脚从茶几上蹬了下去,“你到底来干嘛的,超级小子?”

 

“别客气,叫我康纳啦,大红,或者你也可以叫我SB,随你喜欢~”康纳喝了一大口冰可乐,脸上的笑容明媚得像嗑了什么药似的。

 

杰森只是一语不发地瞪他。

 

“哦对,”康纳突然从沙发上飞了起来,从夹克兜里掏了掏,掏出了一张半个指甲大小的存储卡,“提姆让我把这个交给你——因为他说他不想看到你的蠢脸——据他原话。”

 

起码杰森对于提姆消气那部分的推断是正确的。杰森接过了记忆卡,眯了眯眼,“……所以你是什么,红罗宾的专属快递员?”

 

“哈!”康纳捧场地大笑了一声,把空了的易拉罐以一个投球姿势丢尽了垃圾桶,然后像一个发育过剩的朋克小精灵一样飘了起来,用两根手指冲杰森敬了个礼,“很高兴为您服务,宝贝,但我不是任何人的‘专属’!拜啦~”

 

然后这个浮夸的八十年代摇滚明星从窗户飞了出去,几秒钟就消失在了杰森的视野中。

 

啧。现在的小孩。

 

二十出头的杰森陶德愤世嫉俗地感叹着,擦掉了茶几上不存在的鞋印,重新倒回了沙发里。

 

 

2.

凡事有一就有二。

 

杰森早该料到的。

 

窗外的超级男孩冲着玻璃哈气,然后闭眼撅嘴,十分投入地往玻璃窗上印了个清晰的唇印。

 

这回杰森亲自拉开了窗户,赶在超级小子在他阳台上做出更多糟糕的事之前。

 

“又怎么了?”杰森不耐烦地说。

 

“我也很高兴见到你,杰伊!我又来帮提姆送快递了!”超级小子兴高采烈地在他卧室里飞来飞去,“我有没有说过我很喜欢你的房间?一切看上去都井井有条,而且没什么奇怪的味道——噢兄弟,你真应该看看提姆和小巴的房间,虽然我自己的也没好到哪去啦……等等,你在吃披萨吗?”老天,这个小孩的眼睛真的在发光,“看来我来得恰到好处!让我看看,烟熏香肠?经典,我喜欢!你的冰箱里还有可乐吗?啤酒也行,我不挑!”

 

杰森深吸了一口气。冷静杰森,想想眼前这个超级小子年纪还没有达米安一半大呢,而且他还没妈,虽然有两个爹,但是其中一个一直不承认自己是他爹,另一个还不如没有。他甚至都没有房子和社保,他只是个到处流浪的可怜的寄居蟹宝宝,你不能……

 

“简奥斯汀?猛男,我没想到你是那种看言情小说的类型!我要拍张照片发给提姆!”

 

“那不是言情……”杰森气结,然后大喊,“放下我的书!和我的披萨!以及不……把你脏兮兮的靴子从我的茶几上他妈的拿下来!!”

 

 

3.

再一再二而后再三。

 

“他到底有什么毛病?”杰森按着窗户防止它被拉开,并冲着窗外低声喊:“回去告诉Timmers,有什么事他可以自己来找我,或者就发个邮件、或短信什么的!”

 

超级小子托着腮漂浮在窗外朝他做鬼脸:“但是我更快!更方便,好用,而且不花钱。”他撅了撅嘴,“而且这次不是提姆让我来的。”

 

“什么?”

 

“芭芭拉说有个忙需要你帮,任务细节已经发到你邮箱里了。”

 

“然后?”杰森瞪他。“她也完全可以给我发个短信!或者打个电话!”

 

“她说她怕你不接电话……”

 

“她甚至都没尝试一下!”

 

“……顺便让我过来看看你最近有没有把自己搞死。”

 

“……我没死。”杰森翻了个白眼,“你的任务完成了,赶紧走,离开我的窗户。”

 

“粗鲁。”康纳抱着手臂生气地评价,“亏我还想夸你一句夹克不错呢。再见!不用送了!”

 

一道红黑色的影子如同闪电般飞了出去,杰森的窗前终于清净了下来。

 

终于!

 

杰森窝进沙发,检查自己的邮箱,在等待内容加载的时候情不自禁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飞行员夹克衫。

 

他妈的,确实帅爆了。

 

杰森得意洋洋地想着。

 

 

4.

然后就开始一发不可收拾了起来。

 

康纳叩了叩窗,举起了一个小纸袋,在半空中晃了晃:“早安阳光~认出这是什么了吗?”

 

操。那是阿尔弗雷德的小饼干。杰森揉着眼睛从枕头间挣扎着抬起了上半身。该死,他没法拒绝这个。

 

“阿尔弗邀请你这周末回庄园吃晚餐,顺便一提,我也在被邀请人名单里噢!”超级小子双手捧着一杯牛奶坐在沙发上,两条腿以一个看上去十分不舒服的姿势翘在半空中,靴子晃晃悠悠的,和茶几桌只有几厘米之隔,挑战着杰森的忍耐底线。

 

这小子还是很烦人。杰森在心里骂骂咧咧地往煎锅里多加了个蛋。

 

 

5.

这种感觉就像你意外地和邻居家叼报纸和信件的狗突然成为了好朋友。

 

“啊,不公平……”康纳抓着手柄在地上打滚,滚着滚着就滚到了杰森的膝盖上,“我刚刚没看到你!再来一次嘛!”

 

“再来一次也不会改变你是我手下败将的事实。”杰森像推一条大狗一样把康纳从自己的大腿上推了下去。他变换着坐姿,活动了下手指,“我要把你揍出屎。”

 

“想得美!”康纳冲他做了个鬼脸,重新举起了手柄。

 

……

 

“噢对了卡斯给你寄了明信片,我挂到你冰箱上了。”

 

“哦……什……?卡斯?卡珊德拉?明信片?从哪?”

 

“当然是东京啦。”

 

“什么??”

 

“好噢!!我赢了!!”康纳浮了起来,像一个弹力球一样在杰森的床上弹来弹去,“输的人要发搞笑自拍给通讯列表里的第二个人!”

 

“没门。我可没答应过赌注这回事。”

 

 

6.

但邻居家的狗不会擅自作主张地邀请你去它的地盘做客。

 

“杰伊,这周末是少年泰坦的电影之夜,来加入我们吧!拜托,那一定会很好玩的!”康纳十指交叉,飘在杰森的脸前恳求道。

 

“……不。”杰森正给枪支做保养的手停顿了一下,但也只是停顿了一下。

 

“为什么?”康纳撅嘴,“为——什么!大家都很希望你能来的!”

 

杰森哼了一下,抽出了一张新的枪布:“不敢苟同。”

 

“好吧,如果你不喜欢人多的场合,我也可以理解……那去我家怎么样?呃我是说,肯特农场,玛莎肯定会很喜欢你的,你应该尝尝她烤的馅饼——全世界最好吃的馅饼!我们还可以喂牛挤奶骑马……你有雨靴吗?没有的话也没关系,你可以穿乔纳森的,我猜你们尺码差不了多少……话说你对什么东西过敏吗?坚果?奶酪?谷物?草……”

 

“停,康纳。谢谢,但还是不了。”

 

“为什么?”康纳一副很受伤的样子,“你不喜欢农场吗?”

 

“我对农场本身没什么意见,”杰森咕哝着,飞快地把枪械零件组装到一起,“我只是想说我们进展太快了亲爱的,其实我是个挺传统的人,在回某人老家见对方父母之前,我通常会先去约会、买杯喝的、然后滚个床单。”

 

“噢,让我想想。”康纳想了半秒,而后欣然道,“好啊,就这么办,我们现在就出去约会,我给你买杯喝的,然后我和你睡一觉,这周末我们就可以在肯特的农场里度过了!”

 

“哈哈,很好笑,”杰森笑了两声,然后嘴角僵住了,“这是个玩笑是吧,你在开玩笑?”

 

“我当然没在开玩笑!”康纳扑上来用一条胳膊勒住了杰森的脖子,“今晚跟我约会去吧!猛男!我会给你一个终身难忘的热辣夜晚!”

 

“不,等等,我还有任务要……我不去!放开我!操你……要了命了,我迟早得从老蝙蝠那里偷点氪石……别动我的发胶!别碰我的头发!!!”

 

然后杰森得到了一个辣翻天的约会。他们吃了北美洲最辣的墨西哥辣热狗,喝了成吨的玉米汁和牛奶,干掉了一个贩毒团伙以及去流浪动物救助中心喂了狗。

 

“有史以来最棒的约会!!”康纳把脸埋在流浪狗脏兮兮的脖毛里,呜咽着深情地说。

 

“厕所……我需要厕所……”杰森捂着肚子呻吟,“我真他妈恨死你了朋克小孩。”

 

 

7.

有时候有点烦人。

 

“杰森托德!你太不够意思了!”康纳愤怒地敲着窗,“我听迪克说你谈恋爱了,而你竟然不告诉我?”

 

杰森从床上弹了起来,按开了床头的闹钟,在看清时间后绝望地呻吟了一声,“他妈的凌晨四点……我真的他妈的要去偷块氪石塞进你喉咙里……又怎么了?”

 

“你!谈恋爱了!”康纳气势汹汹地拉开窗跳了进来,挥舞着手臂用整栋楼都能听见的音量大声说,“而你!竟然!不告诉我!”

 

“你在说什么屁话?”顶着鸡窝头的杰森粗暴地抹了把脸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谁告诉你的?”

 

“夜翼!”

 

“答案很明显,他在放屁,案子结了,我要睡了。”

 

“不,你不许睡!因为我失眠了!如果你没有谈恋爱的话为什么迪克要那么说?”康纳跳上了床,一屁股坐在杰森的胃上摇晃着他的肩膀,“不许瞒我!老实交代!她漂亮吗?身材好吗?什么发色?她能听懂你的老古董笑话吗?”

 

“操……”杰森一只手阻止康纳的动作,另一只手挣扎地摸向床头柜的手机按了两下,手机传出了拨号的声音,几秒后迪克的声音响了起来。

 

“杰鸟……?你知道现在是几点钟吗……”

 

“四点。我非常他妈的清楚。现在,Dickface,你解释一下,为什么你说我谈恋爱了?”

 

“什么?”迪克疲惫而困倦的声音转化为一种歇斯底里的绝望,“你在凌晨四点!打电话给我!就为了问……”

 

“别他妈废话了,回答问题!如果你余生还想睡觉的话!”杰森把免提键打开,把手机扔到被子上,而康纳坐在他的两腿中间,一声不吭,老实得像个鹌鹑。

 

“因为……天啊,因为你的信用卡显示你最近外出吃饭的频率明显增加,而且通常刷的是两人份的账单,再加上你最近明显心情好了很多,回家吃饭都没有对达米安说F打头的词了,而且还有更重要的一点——上周你给布鲁斯发了一张你做鬼脸的自拍并且没有任何解释,而那张照片背景里有半条意外入镜的属于第二个人的大腿……”

 

杰森抬头,冲着康纳惊讶的脸翻了个目的明确的大大白眼。

 

“哦天哪,迪克以为你在跟我谈恋爱……”笑容重新出现在康纳的脸上,他向侧面一晃栽倒在床单里,咯咯地笑了起来,“他以为我们在谈恋爱耶!哈哈哈哈哈哈……”

 

“这是……康纳?是你吗康纳?你在杰森家里?凌晨四点?等等,康纳,杰森?你们……”

 

杰森啪一下把手机挂断,飞快地躺回了被窝里。去他妈的迪克,去他妈的超级小子,他终于又能睡觉了。

 

 

8.

但他喜欢。

 

对——不——起。

 

杰森头痛地看着自己玻璃窗上歪歪扭扭的三个字,后面还跟着一个:(。他把窗户拉开,康纳飘在半空中,头一次没有像个攻城锤一样冲进屋来,而是踟蹰在原处。

 

杰森叹气,朝他勾了勾手,康纳这才重新雀跃了起来,轻盈地从小窗口钻了进来。

 

“所以你没在生我的气!”康纳欢呼,“我就知道!我太可爱了,以至于你不可能生我的气!”

 

“我没生气。”杰森叹气。“虽然我很想往你的半氪星屁股上抽两巴掌。怎么,你来着就是特地为了确认我有没有生气?”

 

“当然——不是啦。”康纳挠了挠头,“我是来送快递的——其实是送口信。”

 

杰森挑眉。

 

“第一条是来自提姆的。提姆是真的很生气,他还朝我吼咧,说我太不够意思,他最好的朋友和他的哥哥睡在了一起,而他竟然比迪克还要晚知道这件事……”

 

杰森扶额。

 

“所以他拜托我跟你捎句话:对我的朋友好点,如果你敢做对不起他的事,我就会偷偷潜进你的公寓用你的面罩装提图斯的屎再洗干净放回来,而你永远都不会知道究竟是哪一个面罩装过屎。”

 

“等等……”杰森惊恐地看他,“你没跟提姆解释吗?”

 

“当然!朋友,我当然说了你几句好话,但提姆当时正在气头上呢,我猜他过阵子冷静下来后就能听进去了。”

 

“什么?”杰森看上去要疯了,“我说的是……”

 

“噢!还有第二条,来自迪克的:亲爱的小翅膀,我衷心地祝福你们,我早该猜到的,毕竟你们的品味看上去那么的一致。希望你们有空多回庄园坐坐,只是——挑个走廊尽头的卧室就好。Ps:如果以后你们不再会为情侣之间的小情趣而在凌晨四点吵醒你们刚巡逻结束没多久的大哥就更好了。”

 

“要命了……等等你干什么?”

 

康纳用实际行动回答了他。超级小子张开双臂热情地扑向了他,把杰森紧紧搂在怀中,然后撅着嘴深情地亲了下去。

 

被搂个满怀然后被强吻的杰森惊呆了。他连这个拥抱什么时候结束的都不知道。

 

“怎么了?”康纳歪头看着他。

 

“什么?”杰森愣愣地说。

 

“什么?”

 

“什么?”

 

“迪克的口信呀!”康纳调皮地眨了眨眼,“他最后说了句XOXO,意思是亲亲抱抱。”

 

“……什么?”杰森深呼吸,“你他妈在开玩笑?你他妈的一定是在开玩笑。”

 

“我确实是在开玩笑。”康纳的嘴角撇了下来,“我还以为你会喜欢呢。”

 

“谁他妈会喜欢这种玩笑?”杰森愤怒地挥舞着手臂,“你看我笑了吗?”

 

“不是……”康纳的声音逐渐微弱了下去,脸色也苍白了起来,“我不是在指玩笑。我是说……我以为你会喜欢……那个吻。”

 

噢。

 

“……当然还有拥抱,但主要是……那个吻。”康纳的声音已经变得非常、非常的轻,“我还以为……你会喜欢呢。”

 

“……”

 

“……”

 

在一段尴尬的沉寂后,杰森轻轻叹出了口气,紧绷的肩膀也松懈了下来。他靠着门框,重心放在一条腿上,抱着臂缓慢而懒洋洋地说:“你知道,其实我是个挺传统的人,我更倾向于在告知家长之前先请你喝一杯,然后再睡一觉什么的。”

 

康纳的眼睛睁大了。然后他原地飞了起来,字面意义上的。他像个红黑色的旋转陀螺发声器一样在杰森卧室的半空中发出噪音,然后欢呼着把自己扔进了杰森宽阔的怀里。

 

他妈的真够沉的,这个转基因半氪星人小孩。

 

“我就知道!”康纳双臂紧紧搂着杰森的脖子,得意洋洋地向他抛媚眼,“我太可爱了,你不可能不喜欢。”

 

杰森试图用一个嗤笑掩盖他的害羞或者笑容,但最终都失败了。

 

 

9.

一点后续

 

“啊,差点忘了……还有第三条口信,来自蝙蝠侠的。”

 

“……布鲁斯?”

 

“他说,呃,在这之前我要一个免责声明,请跟我复读:以下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我都不会对康纳肯特生气。”

 

“……”

 

“呜呜。”

 

“好吧,我不会对你生气。”

 

“太好了!蝙蝠侠说,他把你的那张自拍洗出来挂到墙上了,我们下次去庄园吃晚饭的时候绝对不会错过的。以及他说他很喜欢那张照片。”

 

“……”

 

“……”

 

“……”

 

“……大骗子!!你答应我不会生气的!!!”

 

 

 

END

 

 大家圣诞快乐!^p^

 

 

 

 

 

 

 


Pastell :3
终于摸了一张正儿八经的圣诞贺图...

终于摸了一张正儿八经的圣诞贺图

(‾^‾)ง⁼³₌₃

躺平炒饭坑底的家人们 圣诞快乐😘✨✨

终于摸了一张正儿八经的圣诞贺图

(‾^‾)ง⁼³₌₃

躺平炒饭坑底的家人们 圣诞快乐😘✨✨

axinh

达米安疯姐姐No.06

 【前言】

  1.OOC预警,小学生文笔警告

  2.女主非恶非善,无金手指,会虐,精分

  3.女装提出没

  

  

   1.

黑发女孩跪在地上,她手中抓着一只小猫,不管它的哀叫与挣扎,用匕首快速地刺向它的心脏,猫的声音弱了下去,直至无声。

塔利亚看完了这场“献祭”,她满意地点头,转身离开。

猫的鲜血从女孩的指缝中泄露,她只是淡淡地看着,感受着温热变为冰冷。时间好像静止,除了时钟不息地摆动。不知过了多久,女孩纤长的睷毛轻颤,一滴泪从眼角顺着麦色脸颊滑落……


“鬼啊!”醉汉们吓地酒醒了大半,快速地向四面八方逃跑。

蒂娜从高外轻巧落地,斗蓬飘起,她看了眼角落里伤痕......

 【前言】

  1.OOC预警,小学生文笔警告

  2.女主非恶非善,无金手指,会虐,精分

  3.女装提出没

  

  

   1.

黑发女孩跪在地上,她手中抓着一只小猫,不管它的哀叫与挣扎,用匕首快速地刺向它的心脏,猫的声音弱了下去,直至无声。

塔利亚看完了这场“献祭”,她满意地点头,转身离开。

猫的鲜血从女孩的指缝中泄露,她只是淡淡地看着,感受着温热变为冰冷。时间好像静止,除了时钟不息地摆动。不知过了多久,女孩纤长的睷毛轻颤,一滴泪从眼角顺着麦色脸颊滑落……


“鬼啊!”醉汉们吓地酒醒了大半,快速地向四面八方逃跑。

蒂娜从高外轻巧落地,斗蓬飘起,她看了眼角落里伤痕累累冲她咧牙的黑猫。少女毫不犹豫地转身,灰蓝眸里没有任何情绪。她走路时没有任何声音,在超级小子赶来时安全地藏好了身影。

“咦,人呢?”超极小子懞了会,将视线转栘到小猫身上,他十分友好地向猫打招呼。

蒂娜不爽地撇嘴,她并不想和这群超人类走太近,可偏偏单今天一天她就遇见了两次超极小子。

“超级小子。”罗宾跳了下来,他收好钩爪说,“我以为你又放我鸽子。”

超极小子听见这句话后十分地焦急,“不,罗宾,我没有,我只是……”

罗宾根本没在乎超级小子说了什么,他走向黑猫,微微皱眉说:“谁干的?”

“唔,我不知道。”小男孩在罗宾的严肃目光下说,“我到这的时候只有这只猫了,最开始我听到猫的惨叫声……”

黑猫依旧凶狠地咧着牙,还发出低沉的嘶吼声。

蒂娜对于后续没有兴趣,更个何况那只猫只能引起不好的回忆。她趁两个男孩没有注意悄悄地溜开。

“罗宾,我们可以养它吗?”超级小子将好不容易安抚好的猫抱在怀里,语气和动作一样温柔。

罗宾看着蒂娜原来藏的地方说:“随你。”他有点不安地咬唇,直觉有什么不对,但偏偏没有任何头绪。

2.

蒂娜穿着黑色的短裙,踩一双灰色的高跟鞋。少女躲在嘈杂的人群中,嘴角挂抹笑,烟熏妆完美地遮掩眼底的厌恶。她熟练躲过摸来的一只手,随后跺了手主人一脚,麻溜地移开。

总算穿过人群找到个较安静可以坐的位置,蒂娜边叹气边翻了个白眼,她并不喜欢热闹的环境,只是不太喜欢孤寂的感觉。所以尽管酒吧让她超级不爽,但至少心安。

蒂娜随便点了两杯酒,她浅尝一下,随后皱着鼻子,打算一口干了,却被人拦住。

“抱歉,小姐,请不要这么喝酒。”成熟的女音说。

蒂娜抬头对上双眼晴,那是双水蓝的眸子,带着温柔的笑意,长睷毛上粘了点闪粉,在灯光下似乎在泛光。少女上下打量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女人,疑惑地问:“你是?”

“卡洛琳。”女人说,她穿着条浅蓝色的长裙,配上她的长金发,整个人温和极了,和酒吧里的氛围完全不同。

她应该是个护士或服务员之类的。蒂娜猜测到。

“有什么我可以帮你的吗?你看起来很难过。”卡洛琳在蒂娜身边坐下,她的声音低沉而成熟,让人忍不住信任。

蒂娜继续干自已的酒,干完后吐嘈了句:“不好喝。”

卡洛琳直接被这波操作惊到了,微瞪着大眼一句话也没说。她……好吧,其实是他,提姆原本只是为了获取线索穿上久违的女装。其实他已经拿到想要的,可以溜了,但看到蒂娜一个未成年喝烈酒,他忍不住出手制止。不过,显然没成功。

蒂娜打了个酒嗝,她向后移,让自己坐地更舒服,黑色短裙显出她细长白皙的双腿。少女懒散地靠着沙发,十六岁的青涩和性感在她身上炸开,像一朵欲开未开的玫瑰,让人想起《洛丽塔》。

提姆用余光扫视周围明显不怀好意的流氓,他们恨不得将眼睛贴上这两个尤物。他叹了口气,在他眼中,少女估计是被人甩了才会如此颓废。

“我看起来很难过吗?”蒂娜问。声音软软的,带着气音。

“你看起来……很疲惫。”卡洛琳轻柔地说。

少女笑出了声,在提姆看来这是痛苦地表现。蒂娜快速抹掉眼角的生理盐水,她可不想花了妆。

“我好像醉了。”蒂娜捂着发烫的脸不满地嘟喃,未等卡洛琳说什么,她睁着大大的眼睛问卡洛琳,“我在做梦吗?我为什么这么困又这么清醒?”

3.

阳光照到蒂娜眼睛的第一秒,她就睁开了双目。少女晕沉地坐起来,她现在觉得自己蠢的可以,那么多年没碰过酒了,竟然一口干。

蒂娜环顾四周,这是个很干净的房间,诂计是那个卡洛琳。作为恶魔之女不应该轻信任何人,但她能感觉到卡洛琳的身上没有恶意,还莫名有种暖意。

“你醒了?”卡洛琳打开门问,她换了条淡黄的连衣裙。

“对不起,麻烦你了。”蒂娜立刻转变为乖巧懂事的邻家女孩。

“没关系,你要吃早餐吗?”卡洛琳问。

……

蒂娜完全不知道自己和卡洛琳聊了什么,她感觉对方好像在套话,但是……一个普通人不会吧?算了,反正蒂娜十句里有九句是假的。

少女拿着手机叹气,最后竟然还交换了联系方式,杰森教了她那么久的网络技术总算派上了用场。

「卡洛琳: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联系我。」

「蒂娜:好。」

【未成年禁止喝酒,女孩子在外要保护自己啊!】


axinh

达米安的疯姐姐NO.05

 [前言]

  1.OOC预警,小学生文笔

2、女主非善非恶,非甜文

  

  

1、

  “你是不是瞒了我什么?”蒂娜的小尖牙放平时是可爱的,但当她咧开大笑的时候,就有被野兽盯上威胁的错觉。但这个笑容是杰森所熟悉的,它所代表的含义是:我给一次补救的机会。

“呃……”杰森犹豫着说,“你知道的,我没有去探望刺客联盟的习惯……”

蒂娜啃了口苹果含糊地说:“继续。”

杰森的表情有片刻的扭曲,他完全不知道少女解到了那些事实,他可不想直接把所有谜底掀开,那样的活会少很多乐趣。杰森决心试探,他坐到沙发上削苹果,“所以联盟的变动,我最后一个了解全部情况……”

“因为刺客联盟变动,所以达米...

 [前言]

  1.OOC预警,小学生文笔

2、女主非善非恶,非甜文

  

  

1、

  “你是不是瞒了我什么?”蒂娜的小尖牙放平时是可爱的,但当她咧开大笑的时候,就有被野兽盯上威胁的错觉。但这个笑容是杰森所熟悉的,它所代表的含义是:我给一次补救的机会。

“呃……”杰森犹豫着说,“你知道的,我没有去探望刺客联盟的习惯……”

蒂娜啃了口苹果含糊地说:“继续。”

杰森的表情有片刻的扭曲,他完全不知道少女解到了那些事实,他可不想直接把所有谜底掀开,那样的活会少很多乐趣。杰森决心试探,他坐到沙发上削苹果,“所以联盟的变动,我最后一个了解全部情况……”

“因为刺客联盟变动,所以达米才会被送给一个花花公子!”蒂娜愤怒地说,“天知道那家伙会对我的小达米做些什么!?他甚至和蝙蝠侠有一腿!”

杰森成功弄明白了全过程,所以蒂娜只知道达米安被布鲁斯收养了,而不知道布鲁斯是他们的亲生父亲,是蝙蝠侠。“其实还是不错的,我被他收养过。”

蒂娜盯着杰森看了许久,甚至吃完了她乎中的苹果。这让杰森有些不安地挪向旁边。“你爱他。”少女突然说,“但你也恨他,不,不算恨,是怨。”

“你到底想说什么?”杰森有些不舒服了。

“我要去大都会问达米回不回家。”蒂娜让沾满果汁的手摊倒在空气中,也许等会就会变得超极粘,以至于难清理,但手的主人不在乎这点麻烦。

“你要带他回刺客联照盟吗?!”杰森皱眉问,如果蝙蝠侠和蒂娜争夺起恶魔崽子,那绝对全是个噩梦。

蒂娜将五指张开,汁水已经有些干,在灯光的照射下泛白光。“家从来不是一个地方,它应该是家人的代替换词。我不知道我离开这么久,达米是否找到了新家。”是否拥有了新的家人。

杰森认为他此时此刻最好保持沉默,他可以百分百确定这场旅行的最终答案,那注定是一个让少女心碎的答案,但他没有提前暴露答案的习惯,而且……这可是蒂娜。

一时无言,杰森把长长的苹果皮扔进了垃圾桶,随后他握着嫩黄的苹果发呆,因为他并不是很想吃,他看向满娜,灰蓝眸的女孩正用湿纸巾擦拭自己的手,接收了到杰森的视线,她回视过去,清脆的声音问:“要一个告别拥抱吗?”

没等男人拒绝,蒂娜温柔地抱了上去,她身上有和塔利亚很像的气味,只是少了一股成熟,多了一丝青涩和温暖。“我走了,拜拜,小杰鸟”。

等杰森反应过来,少女已经消失了,唯留下一张在沙发上的纸条,上面写着:

本人蒂娜·奥古欠杰森·陶德三百美元——xxxx年,x月,x日。

杰森轻笑一声,将纸条夹在了《百年孤独》里。他将苹果放下,刷了皮的苹果,保质期并不长。

2、

小乔发誓,他绝不是故意把母亲露易丝做的派扔到地上的,明明是小氪太顽皮了。但显然不是个可以说服露易丝的是好理由。所以他依旧被批了一顿,甚至要外出去买派的原材料。

为什么一个普通的派会如此重要,好问题。因为达米安要来他家做客,哦,达米,小乔的朋友,最好的塔档。他甚至是蝙蝠侠的罗宾,那超酷的。

“喂,小妞,要么你就让哥几个好好玩玩,要么就不要多管闲事。”粗俗的声音响起。

小乔立刻警觉,有人需要帮助,那么超级小子要出场啦!

蒂娜看到一群混混堵住一位女的嘴,扒下衣服,企图做些不可描述的事,她忍不住出口制止,却得到了不敬的回答。蒂娜不满地皱眉,她甚至握住了藏在衣袖里的小刀片。但未能出手,可爱的童音说:“放下那名女士!我是超级小子!”

“超级小子?”其中一个混混扭捏地说出这个词,“你怎么不去叫你的超人爸爸?”奇怪的音调逗得他的同伴们曾哈大笑。这让超级小很是愤怒,他从半空冲了下去……

蒂娜挑了下眉,松开捏住刀片的手,她向受害者女士走去,将大衣脱下为她披风上,取下口中的破布,轻声安抚着。

不出二十分钟,超级小子就解决了这一群混混,他连忙飞去查看受害者的情况。

那个名女士是一位金发女郎,她没有受伤,但受到了打击,漂亮的脸蛋上挂满了泪珠。而一位灰发少女正陪在她身边。女的大衣脱给了受害者,内里的黑色紧身衣显现出她姣好的身材,她扎着低巴尾,碎发散乱在她的脸颊两侧,她的皮肤苍白得可以看清蓝色的血管,但嘴唇鲜红似血,灰发少女用灰蓝的眸子懒散地瞥了超极小一眼,只一眼,却让一颗纯真的心脏猛烈跳动。

“超级小子?”蒂娜唤道,她不明白为什么他对方会真盯着她的脸发呆。

“嗯?!”超级小回过神,脸得通红,“我……我是。”

这孩子脑子是不是不太好使。蒂娜叹了口气说:“麻烦你将这位女士送去医院好吗?”

“当……当然,我我……我会的。”超极小子甚至紧张到结巴,他抱起金发女郎,瞬间消失在了湛蓝的天空之中。

而蒂娜在认真思考,她查的材料是不是有误,没有说超极子有口吃这一毛病啊。

3.

“小乔!你去哪了?!”露易丝很愤怒地问说,“达米安都等了你还近十五分钟了。

小乔对此没有反应,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甚至没听清露易说了什么,只是胡乱地点点头,绕过她就往里走。露易丝看着小乔的背影十分疑惑地,巴眨眼睛。

“你在飘,小乔。”达米安将其向下扯,他可不希望对方比他高。

“哦,对不起。”小乔站稳在地面上,他看向达米安,然后突然大叫,“达米安!你怎么在这?”

达米安蹙眉,抱着双臂,“你的脑子是不是出了问题,是你邀请我来你家的。”

小乔这才回神,“对,我是去买派的。”

“我让你去买的是面粉,乔。”露易丝和达米安是同一个姿态。

达米安眯起眼睛问:“然后呢?”

小乔看了看两手空空,他对上达米安的翠眸,以“去吃饭吧”的语气说:“我忘记买派了。”

“面粉,小乔。”露易丝坚持纠正。达米安则将头微微后仰……

“亲爱的,我觉得这没有必要。”克拉克将目光从两个孩子身上移开,对上露易丝充满怒火的双眸。

露易丝咬着牙,瞪了克拉克一会说:“没必要?!首先小乔将派扔到了地…

“妈,我那是…”小乔试图辩解

但露易丝打断了他,“给我听着!小乔!”于是可怜的小男孩闭上了嘴,老实地缩脖子。

“其次,我让他去买面粉,他说忘了!最后!他竟然客人等了他十五分钟!十五分钟!”

“等一下。”布鲁斯突然开口,这让所有人都看向了他,“我想问一句,这和我有什么关系?”被莫名其妙从哥潭拖过来的花花公子实在很无辜。

“其实……”达米安放下游戏机说,“我对于等了十五分钟没有太大的意见。”

小乔感激地看向达米安,一双蓝色狗狗眼在发光。而对方却伸手将他的脸推到一边拿起游戏机继续愉快地玩耍。

“好吧,小乔。”克拉克无奈地扶额,他在露易丝压迫的眼神下问。“到底发生了什么?可以详细讲一下吗?我知道你是很乖的孩子。”

小乔不安地挪了一下。达米安挑眉看他……

4、

蒂娜将混混们丢到街道上就溜了。她现在有点烦,因为她忘记了今天周末,学生们都休假。

所以没法找到她的小达米。

少女坐在墙头。无聊地晃着腿,她穿着短裤,纤长的双腿十分修长,很是灵动。有些无聊。

她仰头看向层层厚叠的白云,阳光透过白云泄下。为大都会这座城市驱散黑暗。

但是有阳光的地方注定有黑暗,阴影跟随着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