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超能警探

875浏览    6参与
以x影视
豹月9号来袭《座桥》超能警探
豹月9号来袭《座桥》超能警探
我醒了。

《첫눈》

*水仙拉郎


*东柏(漫画版性格)x姜亨俊


  秋风席卷大地带走夏的苍翠,变成橙黄橘绿的风格。再一缕风吹过,迁走秋的清爽迎来刺骨寒凉。枯败枝叶乘着风颤颤巍巍跌入泥土,倾诉又一年四季更替,拥抱最末的初冬。

  今天,是韩正宇和李秀妍去看望姜亨俊的日子,从姜亨俊昏迷到苏醒,已经过去一年了。

  “话倒是会说几句,但是没有什么学习能力,现在不能继续待在这里了,得转到教导所去。”

  这是疗养院的看护对韩正宇、李秀妍二人所透露的姜亨俊的病况。

  在经历诸多事情后,残酷...


*水仙拉郎


*东柏(漫画版性格)x姜亨俊





  秋风席卷大地带走夏的苍翠,变成橙黄橘绿的风格。再一缕风吹过,迁走秋的清爽迎来刺骨寒凉。枯败枝叶乘着风颤颤巍巍跌入泥土,倾诉又一年四季更替,拥抱最末的初冬。

  今天,是韩正宇和李秀妍去看望姜亨俊的日子,从姜亨俊昏迷到苏醒,已经过去一年了。

  “话倒是会说几句,但是没有什么学习能力,现在不能继续待在这里了,得转到教导所去。”

  这是疗养院的看护对韩正宇、李秀妍二人所透露的姜亨俊的病况。

  在经历诸多事情后,残酷的真相总是让人难以接受,却又不得不接受。当李秀妍见到已经完全失去记忆如同孩子般的姜亨俊时,曾经得知真相的那种惧怕好像瞬间荡然无存,只剩下了心疼。

  而韩正宇这边,因为他与姜亨俊身体里流淌的血亲关系,感到心情复杂。血缘是一种奇妙的存在,它总在无形中束缚着人的行动与意识,在很多时候连人自己都没意识到,正如从未对韩正宇有过杀心的姜亨俊,和对姜亨俊的所作所为恨不起来的韩正宇。

  看到如今变成这样的姜亨俊,韩正宇轻轻叹了口气,捻着刚在外面拾到的发黄枯叶在两指间旋转,告诉姜亨俊季节的变化:“这么快就又是冬季了。”

  对多数人而言,冬季意味着这一年逐渐步入了收尾工作,新的一年即将来临,新的生活也会重新开始。

  对他们来说,亦是如此。

  “唰——俊啊,现在重新创造美好的回忆吧。”

  李秀妍伸出手,对接过树叶感到开心的姜亨俊做出他们曾经经常会做的——删掉不好记忆的动作。这一行为引得姜亨俊抬头望向她,脸上原本的笑容淡了许多,眼底暮然升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冷漠。

  “是雪!”

  “…下初雪了!”

  看望完姜亨俊的韩正宇和李秀妍从楼道中走出,正巧碰上冬季到来的开端,两声惊呼一高一低接踵而至,脸上洋溢的笑容无不彰显出今年初见雪景的喜悦,因为初雪的日子总是代表着好运与祝福。

  韩正宇笑着牵起李秀妍的手,感谢上天的馈赠:“看来我们今天的婚礼一定会举行的很幸福。”

  说罢二人便牵着手奔跑起来,彻底沐浴在这天赐的祝福中。但由于他们太过于沉浸此刻的幸福,导致没能看到不远处有一个人正朝着他们走来。

  “啊——!”

  一声尖叫伴着李秀妍慌乱动作划破天空飞舞雪花,又在被人及时拉回下稳住了局势。

  刚刚这人走来时似乎也没太看路,不小心撞到了正在跑着的李秀妍,韩正宇在旁边因为慢了一步没能接住李秀妍,所幸撞来的人眼疾手快抱住了李秀妍的腰,这才没让李秀妍摔倒在地。

  “没事吧秀妍!”

  韩正宇见状从那人怀里搂回李秀妍的腰,再不着痕迹的将那人推挤开,空出些距离。这人虽然救了秀妍,可从身材、衣着上看,怎么都像是个男人,安全距离还是需要保持的。

  那人看到韩正宇作为男友保护女友的样子,只是眯着眼睛笑了笑,然后拍着韩正宇的肩膀送上祝福:“不好意思——刚刚没太看路,你和你的女朋友快要结婚了吧,祝你们幸福。”

  “你怎么、等等你是……”

  韩正宇由一开始疑惑那人为什么会知道他们快要结婚了的消息,再从对方戴着口罩帽子的模样觉得有些眼熟。只不过话还没说完,韩正宇突然呆滞了起来,一直没说话的李秀妍也是同样处在状况外。

  “正宇啊,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

  “对啊…这是哪儿?”

  待两人回过神来,就好像丢失了记忆一般,如同局外人站在原地,一脸茫然。而刚才撞上他俩的那人已经在他们身后走远,对着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二楼走廊里的姜亨俊招手。

  这一切,都被姜亨俊看在了眼里。

  姜亨俊握着手中母亲留给他的项链,韩正宇给他的那枚树叶则被丢弃在轮椅旁,孤零零的躺在冰冷的地板上,无人问津。

  脚步声在姜亨俊身后响起,他没有回头,因为他知道来人是谁。等那脚步停下后,姜亨俊望着窗外抬起了手,韩正宇和李秀妍还在哪里。只见姜亨俊的手停留半空,做出跟李秀妍删除不好记忆时一样的动作,再虚握住一把空气,嘴角浮现出讥讽笑意,眼里写满了荒唐可笑。

  这时,身后那人又走近了些,站在姜亨俊身侧,抓住了姜亨俊准备收回的手。

  姜亨俊没有抽出手也没有表示反感,只是淡淡道:“你看到了吗?”

  “看到了很多,也开始读懂了你。”

  “读得懂我,是因为你跟我是一类人。”

  “所以我喜欢你。”

  那人直言不讳的说着喜欢,扯下了帽子和口罩。这是一张和姜亨俊有几分相似的面容,但又那么不一样,因为这张脸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超能力警官东柏。

  这也是为什么东柏挡着脸,韩正宇还差点认出来,因为他们也算是同僚。

  东柏松开了姜亨俊的手,抬了抬下巴,指向下面的俩人问道:“就这样放过他们了?”

  这一问让姜亨俊侧过头,面带标准抿唇笑容望向东柏,目光一如当年还是Harry时那般温柔。只是这样的眼神,才是姜亨俊最虚假的模样,因为那潜藏在这份温柔下暗涌的偏执与疯狂都被很好的隐瞒了。

  “机会只有一次,希望他们不要再遇到我第二次。”接着姜亨俊又问道:“你答应我的事都办完了吗?”

  “明天开始,你就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了,他们或忘记了你,或以为你已经死去,你要相信我的执行力嘛。”在东柏最后略带轻松玩笑的口吻后,又突然正经起来:“接下来,轮到你了。”

  姜亨俊没有回答,而是转过了轮椅,轮子碾过地上的枯叶,压出了碎痕。就跟东柏在医院里第一次找上姜亨俊那样,姜亨俊再一次朝东柏主动伸出了手。

  窗外雪花纷飞,如天使展翼降下的白羽漱漱飘落,着力掩埋这一年的罪恶与污垢,用以洁白铺张整个世界,再告诉人们,现在这是新的开始。

  记得有人还说过,初雪说谎话是可以被原谅的。

潇潇东东Alicia

对不起,我错了,精神变态日记的结局就是烂,tvn的悬疑剧结局都一模一样!

首先占tag致歉 内容可能会让爱看tvn剧你引发不适,请退出,但是这是我又一次被浪费时间所吸取的教训。

我之前开过一个陆东植的分析贴,里面分析了结局对陆东植的意义,后来我看了tvn的超能警探,本来就是我为了原来漫画结局男主是boss这个设定看的,结果tvn改成了男主全程白莲花,所有事情都是突然冒出来的姐姐干的,所有都是为了反转而反转。结局和精神变态日记一模一样!真的是一模一样,最后一集的结构和内容基本上一模一样。把我气笑了,tvn就是韩国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贯彻得最彻底的,那你这部剧为什么还要黑韩国警察和检察院?我还想拍一不剧来黑韩国编剧呢?

两个剧一对比我悲哀的发现我为什么要对...

首先占tag致歉 内容可能会让爱看tvn剧你引发不适,请退出,但是这是我又一次被浪费时间所吸取的教训。

我之前开过一个陆东植的分析贴,里面分析了结局对陆东植的意义,后来我看了tvn的超能警探,本来就是我为了原来漫画结局男主是boss这个设定看的,结果tvn改成了男主全程白莲花,所有事情都是突然冒出来的姐姐干的,所有都是为了反转而反转。结局和精神变态日记一模一样!真的是一模一样,最后一集的结构和内容基本上一模一样。把我气笑了,tvn就是韩国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贯彻得最彻底的,那你这部剧为什么还要黑韩国警察和检察院?我还想拍一不剧来黑韩国编剧呢?

两个剧一对比我悲哀的发现我为什么要对一个工业流水线上出来的商品抱有期待,可能对于陆东植和徐仁宇只有演员付出了感情,其他剧本什么的大家都只是按工业标准在生产而已。

之前我还想谈谈结局为什么会让那么多人产生反感,从筛选受众角度,我错了,我真心的道歉,我应该那个时候和你们一样骂没有心的编剧。

大家的真情实感付出了以后,结果收获一个没有感情的工业商品,自然会引起强烈不适。

其实大家不开心的是真心终究付错了人……

我真心的为过去的想法感到抱歉,不可否认韩剧也有很多很好看的剧,但是最搞笑的是如果是国产剧,他烂你第一集就看得出来,但是韩剧最后一口吃到emm的感觉太难受了,这让我突然冒出对别人有期待是不靠谱的,不如把时间放在自己身上。

两部剧对比让我产生了强烈的幻灭感,欢迎友好交流,但是不欢迎黑子。我本来心情就不好了不希望看到祖安交流

为了N

Memory

【南圭万X徐振宇】

【权在熙X东柏】

【七岁的年龄差】

前世

南圭万:愤怒调节障碍的地主家傻儿子,为了掩盖自己杀人事实让徐振宇父亲背锅

徐振宇:记忆超群隐忍压抑的小律师,一路和南圭万相杀,最后让对方牢底坐穿监狱自杀

今生

权在熙:温柔迷人的明星主厨,狠戾危险的连环杀人犯

【上辈子杀人是我不对,我错了,但是这辈子还敢】

东柏:能读取别人记忆的明星刑警,冷静睿智的连环杀人犯(?)

【上辈子让你牢底坐穿我不后悔,大不了这辈子陪你一起坐】

——————————

徐振宇在得知南圭万的死讯时,内心出奇的平静,他所有的喜怒哀乐,都在把这个恶人送进监狱的道路上消磨殆尽了。他还记得最后一...

【南圭万X徐振宇】

【权在熙X东柏】

【七岁的年龄差】

前世

南圭万:愤怒调节障碍的地主家傻儿子,为了掩盖自己杀人事实让徐振宇父亲背锅

徐振宇:记忆超群隐忍压抑的小律师,一路和南圭万相杀,最后让对方牢底坐穿监狱自杀

今生

权在熙:温柔迷人的明星主厨,狠戾危险的连环杀人犯

【上辈子杀人是我不对,我错了,但是这辈子还敢】

东柏:能读取别人记忆的明星刑警,冷静睿智的连环杀人犯(?)

【上辈子让你牢底坐穿我不后悔,大不了这辈子陪你一起坐】

——————————

徐振宇在得知南圭万的死讯时,内心出奇的平静,他所有的喜怒哀乐,都在把这个恶人送进监狱的道路上消磨殆尽了。他还记得最后一次见南圭万的时候,对方依然是那副暴躁嚣张的模样,隔着探视玻璃朝他咆哮就算其他所有的事你都忘了也别忘了我,因为我一定会原样奉还的。然而短短几天过后,被整个社会唾弃,也被他亲生父亲如弃子般丢掉的南圭万,却在遥遥无期的刑期面前,选择亲手了结了自己的生命。

只是很快,徐振宇连这些事情都记不清了,他的记忆从扳倒南圭万替父报仇,倒退回在寻找彻夜未归的父亲,甚至最后回到了自己曾经的家门口,像个普通的高中生等待父亲下班归来。记忆过剩症候群所带来的痛苦,是常人无法理解的,徐振宇的身体和他的记忆一样肉眼可见的衰退,面对随时会造访的死神他无所畏惧,至少在那个世界,他还能和父亲团聚。


“秀林洞XX号现发生一起入室抢劫杀人案,请求附近人员尽快支援……”对讲机里传出一个焦急的男音,东柏手里的三明治还没来得及咬上一口便立刻丢下,支使着小弟世勋开车赶往案发地。作为一名拥有读取记忆超能力的特招刑警,东柏总是热衷于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利用自己的能力迅速锁定罪犯,把这些社会渣滓送进监狱。

这次也不例外,刑警的直觉一眼就让他看出这个抢劫现场过分的刻意,在他一脸坏笑的接近着报案人,也就是死者的丈夫时,那家伙拔腿就跑,结果没跑两步就被东柏踹翻在地。在被捏住手腕的那一刻,杀害妻子伪装入室抢劫的画面传进东柏的大脑,他痛揍对方一顿后利落的把人铐住,对紧随而来的警察说到查下他的投保记录,以及作为凶器的水果刀现在就在他家门前的下水井里。

不到一个小时案件告破,鼻青脸肿的倒霉犯人被押上警车,恨恨的看着计划外突然出现的东柏。东柏算是个与众不同的超能力者,他能靠接触犯人读取记忆的事几乎是全国皆知,读取到的内容也为法律所认可,所在地区破案效率出奇的高。再加上年纪轻轻又有一张帅气可爱的脸,拥护者众多,是个名副其实的明星刑警。因此犯人作案要么费劲心思,要么选择跨片区能离他多远是多远,结果休息日东柏只是和老幺出来吃个饭,又被他碰个正着,当下不管不顾的冲在最前面,忘记了自己还押着几份检讨没有交。

具班长自然又替他扛下这口大锅,眼含热泪的痛诉近三年来东柏给他惹来的麻烦。东柏揉揉耳朵,毫不在意的转头和老幺抱怨那个看上去很好吃的三明治没吃到好可惜,老幺也是个憨憨,立刻拍胸脯道哥你等着,我现在出去再给你买一份回来。

于是两个人被一起踢出了警察厅大楼。

大楼外一阵骚动,年轻的总警兼犯罪侧写师韩善美正带着广搜队浩浩荡荡的进来。东柏有所耳闻,广搜队最近正着手一件大案,死者本就是当地颇有名望的院长,似乎又因为某些特征牵扯出一系列案件,有很大的可能为连环凶杀案。只可惜东柏在停职的边缘游走,上头三令五申不到极特殊情况,坚决不允许他插手,所以更详细的案情没有透露给他半点。老实说,东柏已经受够了每天和小偷诈骗犯打交道的无聊日子,跃跃欲试要插一脚,这会儿打定主意,便清楚突破口还是在各种嫌弃却也各种宠他的具班长身上。

“世勋呐,具班长好像也还没吃饭吧?”东柏露出了惯有的搞事情的笑容。

下午三点,具班长开过分析会回来,看着桌上堆起的海鲜面、咖啡和点心,以及东柏那一脸乖巧无害的表情,太阳穴突突跳个不停。搭档了三年,该死的默契全体现在这儿了,他马上就猜出东柏一定是对那件连环凶案产生了兴趣,瞬间头大。其实上头不允许东柏参与,除了他那个易燃易爆炸的惹麻烦体质外,更多的是千院长和财阀势力挂钩,而大部分的财阀都对东柏的能力感到不满,一直试图压制他。韩总警在刚才的会议上没少为东柏争取,认为对付一个心思缜密,至今没留下任何证据的连环杀人犯来说,东柏的能力很有必要,只要具班长能把人看好,暗中协助不是不可。

有了总警的默许,再加上东柏的甜言蜜语,具班长很快丢了原则,起身把东西拿到休息间,装作不经意的把案件详细资料留给了东柏。

能判定为连环凶案的,一般受害者要在三名及以上,且需要有类似的犯罪特征。东柏大致翻阅了资料,千院长的死亡日期是在3月7日,尸体除手腕处有明显划痕外几乎无外伤,被判定为窒息死,而就在上个月的11号,同样有一具相似死因的女尸被发现。警方顺着特征调阅了以前的案件,竟找出了四起一致的未结案件。只是除去这两起,之前的作案时间跨度长达一年,又因为没有任何的线索,全部搁置了,真要调查起来绝非易事。

看来还是要从眼下这起案子开始调查,东柏观察了一会儿尸检照片,又翻起警方的传讯记录来。千白敬这个院长确实不简单,日常接触的不是财阀就是政要,三言两语便打发了警方,几乎没什么有用的信息。他继续翻看着,突然,一个有点眼熟的名字进入视线。

权在熙,那个明星主厨,竟然和千白敬是多年的好友。说起这个人,东柏有点自恋的感觉着,他和自己还蛮像的,都是明明能靠脸吃饭却还有一身过人的才能。据说是六年前才来韩国的美籍人,短短两年时间就靠自己精湛的厨艺把餐厅开成了需要提前一个月预约的人气圣地。再加上脸长得好看,性格又平易近人,成功开了自己的黄金档美食节目,东柏无聊的时候还瞄过几眼用来下饭。

“所以哥,我们为什么要去见权主厨?他的陈述可是这些人里最走心的一个了。”世勋不解的发问。

“你觉得那些财阀政要会肯见我吗?总之,先从容易对付的来。”东柏解释道。

而且,能把手腕处的伤痕处理的那么整齐的,除了医生,还有厨子不是?

东柏赶到的时候,正值餐厅晚间营业的最后准备阶段,权在熙没有一点架子,自己也套上围裙,在店里忙来忙去,看得出是个对美食非常讲究的人。可直到他走近了,权在熙也没太大反应,似乎是在主动等他开口,东柏这才想到两人从来没见过,他又没提前打招呼,赶紧亮出刑警证说明来意。

权在熙“啊”了一声,请两人就坐,然后吩咐服务生端来了茶水,自己坐在两人对面,有些疑惑的问道:“之前该说的我都已经和警方说了,今天二位前来,是白敬的案子有了什么新进展吗?”

“突然造访是我冒昧了,不过还有些细节想问下权主厨。”面对着个语气柔和的优雅男人,东柏的语气也不自觉的收敛了几分。“我是广搜队的特聘刑警东柏,幸会。”

他很自然的伸出一只手过去。

权在熙却浅浅的笑了下,并没有回应他。

“抱歉,我对人权和隐私有点在意,恕不能和警官你好好打个招呼。”权在熙自然也知道东柏的存在,对一个初次见面的人展示自己的记忆,他可做不到。

东柏倒不尴尬,他又不是第一次被拒了,于是笑嘻嘻打趣:“呀,这么避讳我接触的对象,可一般都是罪犯呢。”

世勋在桌下及时给了他一脚,眼神示意他不要随便跟公众人物开这种玩笑。

权在熙的神情没有丝毫动摇,还是那副温温柔柔的样子。“东刑警还想了解哪些细节呢?我一定知无不言,尽力配合。”

要说东柏最在意的,是陈述里关于不在场证明的说明。由法医推断死亡时间,从而确定嫌疑人的不在场证明,是侦查中重要的一环,同样也是最容易造假的。权在熙的陈述其实没有太大问题,还有副厨这个人证,基本能证明在千白敬尸体被转移至钓鱼场时,他正由餐厅开车前往家中,地下停车场的监控也不是案发前才坏的,而是报修了一段时间无人处理。由于流动车辆较多加上时间耽搁,调查行车记录仪的方法基本无效,就算东柏持有怀疑,也无法去证实当晚在停车场开走车的家伙,到底是不是权在熙本人。

除非他能读取对方的记忆,或者是读取副厨的记忆来还原当时的情景。

只可惜副厨也婉拒了他,他说自己跟随权主厨许久,能清楚的判断那个人,就是权在熙。

这一趟算是无功而返,权在熙所有的表述都没有任何可疑之处,大明星还被人家拒绝了两次,窝在椅子上表演自闭。

具班长得知他率先跑去找权在熙,小心脏又经受不住了,后怕道你知道人家是个国民度多高的明星吗?万一在社交平台上发布个被痞子刑警诽谤的动态,你就等着被停职吧!

东柏也很委屈,谁还不是个明星了?大不了正面battle,看看谁的粉丝多。

案情再度陷入胶着,凶手在杀死千白敬之后沉寂下来,再没有动静,确实符合冷却周期长的犯罪侧写。但越是如此,女模特和院长之间仅仅相隔一个月的作案周期才更令人生疑,东柏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两个案子的联系之上,自己有了新的推测。

权在熙的餐厅俨然成了他分析案情的常去之地,一来盯梢,二来套话,三来菜是真的好吃。主厨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这个年轻刑警盯住不放,倒也不恼不怒,毕竟明星就是明星,办案还得搭配西餐红酒,给他店里带来不少额外的盈利。久而久之,权在熙特意给他留了个位子,并满怀感激的递上一张免预约VIP卡。

时机差不多成熟,东柏试探着问咱俩也算是朋友了吧,真不能表示友好的握个手?

权在熙坚定摇头,很腹黑的回应VIP权益上可没有这项服务。

明的不行,看来只能用暗的。东柏原本最擅长这个,只是考虑着权在熙好歹是个斯文人,他“一不小心”往人身上撞或者抱大腿的行为实在不妥。但是这也是个问题,权在熙虽然性格好,却极度不喜欢与人接触,甚至面对关系不错的朋友,在不开口说话时目光都能冷得吓死人。东柏几次想在背后偷袭,都没能成功,反而被对方当个小孩似的教育道别闹。

只能亲手制造点意外了。

在权在熙去顶楼花园摘香料的时候,他悄悄跟了上去。

这个高度掉下去,必死无疑。东柏打着帮忙的旗号,在栏杆处张望,机会有很多,但每个都要玩命,没什么本质区别,就看权在熙会不会救他了。

做好心理建设,东柏故意脚下打滑,瞬间半个身子探出了栏杆。温文尔雅的权主厨第一次爆了粗口,明知是个陷阱,等反应过来时,动作已经先于一步,伸手抓住了东柏。

被救的人根本没有徘徊生死边缘的恐惧感,而是展现给对方一个阴谋得逞的笑容,随即借力起来,回抱住对方,紧紧的不撒手。

权在熙认命的叹了口气,他为什么会救这个小鬼呢,因为童年阴影造成的严重的脸盲症状下,他竟破天荒的一直认得东柏这张脸,从来没模糊过。

东柏沉浸在能读取一个连环杀人犯记忆的喜悦之中,但很快,传来的画面让他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为什么他的记忆中,会有自己?

而且是要更年轻一些的自己,大概二十岁左右的样子。

可那个时候,他不该是……

不,这不是他!

有一只带了皮手套的手抚摸上“他”的脸庞,喃喃道振宇啊,我可真喜欢你哭起来的样子。

东柏浑身颤抖,赶紧放开权在熙,可那些记忆还是在不停的涌向他,速度之快根本无法消除。

权在熙也好不到哪儿去,他莫名被迫的共享了记忆,那记忆却不是属于他的,而是一个叫南圭万的人。

一间阴暗的废弃工厂里,男孩被绑在椅子上动弹不得,一个戴着皮手套笑容癫狂的男人正在众人的围观下,不停的羞辱他激怒他。似乎这样还不够,男人活动活动筋骨,狠狠甩了几巴掌过去,男孩的嘴巴被胶布封死发不出声,眼角淌下了生理性眼泪。男人很受用他这副模样,又一脚踢在他胸口,看着男孩躺在地上疼得呜咽,满足的笑声响彻整间工厂。

男孩叫徐振宇,模样是现在的东柏。

男人叫南圭万,模样是现在的权在熙。

仅仅是疼痛的话,徐振宇可以忍。哪怕南圭万已经把他苦苦找来的证据丢进火里,哪怕自己和父亲都被栽赃上杀人罪名,只要他还有一口气,都会让南圭万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

南圭万蹲下身,玩物一般的打量着徐振宇,男孩发丝凌乱,双眼通红,满脸都是泪水,楚楚可怜的样子特别让人有破坏的欲望。

他的性致就跟脾气一样捉摸不定,随时爆发,女也好,男也罢,向来喜欢漂亮东西的他,突然想试试搞一个对他恨之入骨的小律师会怎样,于是挥挥手让手下出去待命。

后来发生的事一度成为徐振宇的噩梦,满足了自己的禽兽欲望后,南圭万贴在他耳边道,真可惜,如果你不总是惹我生气的话,我或许会考虑让你当我的床伴呢,现在,去死吧,小律师。

去死吧南圭万!东柏把这句话原封不动的还给了背锅的权在熙。

权在熙没有躲开,任由他泄愤,这小子果然不是普通人,招招致命,他的喉咙里有股浓重的铁锈味,嘴角的鲜血滴滴答答的淌到地上。

好在老幺世勋担负着随时关注东柏的重任。等他赶上来时,心跳差点骤停,他哥正骑在权主厨身上疯了一样往死里打,明星刑警光天化日暴打明星主厨,这样的新闻要是发出来,东柏的刑警生涯怕是要彻底结束了。

废了老大劲把东柏拉开,世勋又去查看权在熙的伤势,权在熙并没有多说,只是抹抹嘴角,轻描淡写道和东刑警无关,是我自己不小心摔倒伤了的。

就算世勋没目击个正着他也不能信权主厨的鬼话,但他始终胳膊肘是拐向东柏的,替他哥深深致歉后赶紧拖着人离开了。

我上辈子竟然这么……坏吗?权在熙躺在天台怀疑人生。

连环杀人案依然没有告破,和凶手一起销声匿迹的还有东柏刑警,他请了一个长假,没和任何人联系,不知去了什么地方。权在熙在不杀人的日子,依然扮演着完美主厨的角色,他曾以为,东柏如果想复仇,应该会第一时间来抓捕他这个凶手,但是对方并没有。

脸上的伤好的差不多了,最新一季的黄金食谱也正式投入录制,权在熙最近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今天为了研究新菜谱几近通宵,因此,在门口等着他的那个人心情极为不爽。

“门禁密码我可以告诉你,下次进去等吧,东刑警。”

再见面,两个人都冷静不少。

东柏从阴影中走出,压抑住不自觉的愤怒,冷冷道:“权在熙,你要是再杀人的话,我会亲手把你送进地狱的。”

就像之前那样,两人相杀一世,最后徐振宇亲手把南圭万送进监狱,看他了结了余生。

“你来找我,就是为了说这句话吗?”权在熙定定的看着他。“我杀人,是因为我觉得自己人生单调无趣,但是现在,我感觉它变得有趣起来了。”

“所以,欢迎你随时来找我。”

他掏出口袋里的便签本写了几个数字,又拿下一枚钥匙,一块递给东柏。

东柏犹豫的接下了,听到对方说:“这是我家的密码和餐厅的钥匙,我大部分时间都会待在这两个地方。如果你需要联系我的话,我的号码是……”

没等他说完,东柏就扭头走了。

真是个有脾气的小孩儿。权在熙见他有把纸条和钥匙好好的收进口袋,放心的开门进去了。

那之后,东柏并没来打扰过他,又玩起了失踪。千院长的死渐渐被搁置,不大的城市里,连续发生了几起惩戒恶人的杀人案件,让广搜队忙得团团转,纷纷呼唤东柏刑警归来。在准备复工的前一晚,东柏终于潜进了权在熙的屋子,不太老实的等他回来。

权在熙可能是唯一一个知道家里被闯了空门心情却特别好的人了,他转了一圈没见到人,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这小子总不是跑到地下的密室去了吧?

他赶紧打开密室的闸门,看到东柏正朝他兴奋的挥手。

“你是第一个自己主动进去的。”权在熙满脸写着无奈,推开密室的门进去捞人。

东柏却不急着出去,而是颇嫌弃的说道:“哎,不是我说你,怎么这一世你还是个杀人犯呢?”

权在熙被问懵了,很想反问一句你这孩子才是转变更大好吧?做什么不好非学我牢底坐穿。

“还有,你也应该恨我不是吗?”东柏的语气正经起来。

那天单方面的施暴时,东柏根本没在意其他涌进的回忆,后来回想起来,自己最后也害得南圭万自杀,整个日浩集团毁于一旦,算是彼此彼此了。

“恨你做什么,还不是我自己作死又愚蠢,才把事情闹得无法收场。”权在熙骂起曾经的自己来那是毫不客气。

“呀,但凡你上辈子能有这么一点点自知之明,我也不会非要置你于死地,说不定还会时不时去探望你的。”

“但是,以你当时的状况来说,大概没办法如约记得我吧。”权在熙至今记得两人最后一次碰面他放给徐振宇的“狠话”。

“所以还是现在好一些,至少你再也不会忘了我。”

同样的话权在熙说出来就变了味道,东柏有点懊恼,随即若有所思。

“还有,算是我的一个请求,希望你也,不要抹掉我对你的记忆。”权在熙似乎看穿了他的想法。

东柏表情微变,一时之间不知道是权在熙知晓他的真实身份,还是这个请求本身更冲击。

但他选择了答应。

因为这一世,是权在熙和东柏。

 【END】

——————————

所以为什么自娱自乐的冷文我会写这么多

因为他们帅啊

为了N

【一夜情人】变态强制总裁攻X心机隐忍律师受

今天首页推荐了个神仙视频,虽然是冷圈但是南圭万X徐振宇真的特别好嗑,而且发现这两人特别适合前世今生

前世

南圭万:愤怒调节障碍的地主家傻儿子,为了掩盖自己杀人事实让徐振宇父亲背锅

徐振宇:记忆超群隐忍压抑的小律师,一路和南圭万相杀,最后让对方牢底坐穿监狱自杀

今生

权在熙:温柔迷人的明星主厨,狠戾危险的连环杀人犯

【上辈子杀人是我不对,我错了,但是这辈子还敢】

东柏:能读取别人记忆的明星刑警,冷静睿智的连环杀人犯(?)

【上辈子让你牢底坐穿我不后悔,大不了这辈子陪你一起坐】

 ——————————

大概的故事线就是上辈...

【一夜情人】变态强制总裁攻X心机隐忍律师受

今天首页推荐了个神仙视频,虽然是冷圈但是南圭万X徐振宇真的特别好嗑,而且发现这两人特别适合前世今生

前世

南圭万:愤怒调节障碍的地主家傻儿子,为了掩盖自己杀人事实让徐振宇父亲背锅

徐振宇:记忆超群隐忍压抑的小律师,一路和南圭万相杀,最后让对方牢底坐穿监狱自杀

今生

权在熙:温柔迷人的明星主厨,狠戾危险的连环杀人犯

【上辈子杀人是我不对,我错了,但是这辈子还敢】

东柏:能读取别人记忆的明星刑警,冷静睿智的连环杀人犯(?)

【上辈子让你牢底坐穿我不后悔,大不了这辈子陪你一起坐】

 ——————————

大概的故事线就是上辈子互相玩死了对方,这一世,东柏作为身份成谜的刑警,继续追踪绝对恶的连环杀人犯,结果追着追着锁定了权在熙,非要拉人家的小手来读取一下记忆。权在熙多次拒绝后还是被他得逞,结果东柏没读到他现在的记忆,反而看到了前一世自己被南圭万按在地上十九禁的画面,于是当天,明星刑警暴打明星主厨的新闻上了头条。权主厨大度的表示自己不予追究,甚至还把餐厅钥匙和门禁密码一起给了东柏,欢迎他随时来报复,内心则在狂喜,什么时候对方气消了他也好把上辈子没做到底的事做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