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超能陆战队

13.5万浏览    2324参与
冬夜深渊

你就是奇异世界本身~😂(即将上映的孩子,用词太可爱了(๑• . •๑)

ins:davidgilson

你就是奇异世界本身~😂(即将上映的孩子,用词太可爱了(๑• . •๑)

ins:davidgilson

柴上鸮

对不熟悉原著致歉,只粗糙地看过一遍动画,如有错误请指出。

(我好喜欢阿正!T—T)


——。


“Hiro。”Tadashi搂住他细弱的肩膀,伴随着一声几乎微不可闻的轻微叹息,低声对才刚开始懂事的他说,“Hiro,别怕,有哥在。”

有-哥-在。

Hiro瘦小的身子蜷缩在Tadashi的臂膀里,把脸埋进他的怀中。此刻他看不见他哥的表情;他只是默默感觉着那熟悉的微凉的体温和气息,然后听到他在自己耳边轻声叫自己的名字,安慰自己,还说,有哥在。

“哥……”Hiro张着嘴,沙哑着嗓子,说出了自父母出事以来的第一句话,“……哥啊……我只有哥了。”

“Hiro不要哭,我会代替爸妈爱你。”七...

对不熟悉原著致歉,只粗糙地看过一遍动画,如有错误请指出。

(我好喜欢阿正!T—T)


——。


“Hiro。”Tadashi搂住他细弱的肩膀,伴随着一声几乎微不可闻的轻微叹息,低声对才刚开始懂事的他说,“Hiro,别怕,有哥在。”

有-哥-在。

Hiro瘦小的身子蜷缩在Tadashi的臂膀里,把脸埋进他的怀中。此刻他看不见他哥的表情;他只是默默感觉着那熟悉的微凉的体温和气息,然后听到他在自己耳边轻声叫自己的名字,安慰自己,还说,有哥在。

“哥……”Hiro张着嘴,沙哑着嗓子,说出了自父母出事以来的第一句话,“……哥啊……我只有哥了。”

“Hiro不要哭,我会代替爸妈爱你。”七岁的男生能有多成熟呢,明明自己也还只是个孩子,脸上的稚气仍存,却偏偏得以在几天之内就有了强大而坚不可摧的镇定和沉稳。

于是,在三岁的Hiro看来,他的Tadashi已然是一个比他年长四岁的大人。

他的Tadashi……

他的兄长,他的血亲。

还会是,或者还能是,他的谁呢。

 

Cass阿姨总喜欢和这两个孩子说起他俩小时候的事情,尤其是他们形影不离的那种。在兄弟俩各自没有记忆的那几年里,基本上就都从Cass阿姨那听了个全。

Tadashi自小便表现出了他特有的体贴和治愈;尤其是在妈妈刚怀上弟弟Hiro的时候,就愈发展现出了他的耐心和爱。在Hiro刚生下来没几个月,哥哥Tadashi就开始跟着妈妈学怎么给弟弟换尿不湿,到后来还非要给弟弟洗澡。妈妈生怕这两个小小的孩子都摔倒,硬是不同意,一向好脾气的Tadashi甚至还为此气了好久;直到最后妈妈作出让步——让他在晚上哄Hiro,和弟弟一起睡。

 

就因为有一个总喜欢围着弟弟团团转,并且小心翼翼地照顾着他的哥哥,Hiro对他哥的印象,便起自于每天都费尽心思逗自己玩,写满了新奇和维护的年幼面孔。

很快,这个初级印象就进化为了,他哥是他有求必应的万能许愿池。无论是多么复杂的描述,还是多么离奇的物品,他那像是会魔法的哥哥总能很快理解他的思维,再施下魔法,做出一件小玩具,送给满脑子奇思妙想的弟弟。

Hiro也是个黏人精,从小便是他哥的跟屁虫,也总喜欢把自己的东西留一份,塞给他哥。无论是不知从何找来的小玩意,自己的泡了奶粉的奶瓶,还是从花园的泥土里挖出来的小石块。

后来长大了些他就没有那么做过了,可能是意识到他送给哥哥的都是不适合他的东西吧。

但到最后,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还是悄悄地送出了一颗不合适的真心。他也能预料到,这样东西,他绝对不会像往常一样开开心心地收下,另一只手习惯性地揉揉他的头,和他说谢谢了。

 

于是他偷偷藏好了,他哥哥不知道。

 

作为他的弟弟,这个身份的特权让他可以正大光明地腻着他哥。

Tadashi比他高大了许多,他小时候就喜欢坐在他哥的腿上,看Tadashi正在忙的事情。Tadashi忙于打字敲代码的时候,就会把下巴放在他的头顶;没有事忙的时候,就喜欢上手揉着弟弟柔软的头发。

弟弟的脑袋比自己的聪明,摸摸弟弟的小脑袋可以把智慧过渡给自己一些,有助于自己思考问题。他当时是这么解释的。

等到Hiro长大了,这个理由依然成立。到后来,很多时候Tadashi只是弯腰把他从地上捞起来,抱着他,把他的头发揉乱。Hiro此刻便就安静地抱着哥哥的脖子,不知道他的表情,他也不说话,只是向自己索取一个安静的拥抱。许久,Tadashi才会轻轻叹出一口气,把他放了下来。

每当这个时候,Hiro总会伸手抚平Tadashi微微皱起的眉毛,问他怎么了,在想什么。一个永远勇往直前、从不会被困难打倒的人,至少在自己面前是一个永远都在笑,永远那么乐观积极的人,怎么会有这样纠结困苦的表情呢。

Tadashi却也只是笑笑,说,自己只是在想一个永远无解的问题。

Hiro说,哥,给我说说吧,也许我能解呢。

Tadashi微微愣了一下,复又抱紧了弟弟,轻声道,等你再长大些……等你再长大些。

可是在Hiro长大的过程中,Tadashi从未告诉过他,这个问题究竟是什么。

但他依然可以和他哥在一张桌子上,一起做各自的事。所以他总是偷瞄向正在忙碌的另一人一眼,心里像是被塞进了一个饱满熟透的橘子,仿佛有一只手抓着那只橘子使劲按压,流出酸甜的汁液。他既希望他对上自己偷瞄的视线,又希望他什么也不要察觉。

但是,作为他的弟弟,却也只能局限于此了。

 

自从有一回,Hiro趴在桌上睡着了,隐隐约约察觉到Tadashi把他抱起来放在床上,给他盖好了被子,像小时候那样轻轻拍着他的背哄他睡觉之后,他就总会装困,搂着他哥的脖子要抱,睡在一张床上,一如小时候那般亲昵。

尽管每一次Hiro都会忍不住偷笑,可是他还是害怕,不知道Tadashi会不会感受到他加快的心跳?他觉得自己胸腔中的心跳声已经震耳欲聋了。Tadashi却是并不以为意,只自嘲般地笑笑,说自己把弟弟给惯坏了,Hiro怎么还跟小孩子一样。

其实是不一样的。

 

深夜的月光从缝隙中投了下来,Hiro的脸映射出忽明忽暗的斑驳。他趴在床上,缓缓地用前臂支起上身,另一只手轻轻抚上Tadashi的脸颊。他沉睡的时候,也不知何故,浑身带了些许他清醒时不曾有的奇异的特质。Hiro在心中念着他的名字,看着他下巴颔到脖颈的优雅线条,看他的喉结的平缓曲线随着轻微的呼吸起伏着。

“Tadashi……”Hiro俯下身,轻轻吻上了Tadashi的嘴唇。

Hiro小心翼翼地用手捂在心口,默念着不要跳了,他会听见的。

哪怕早已偷偷这样做了多次,他依然会感到心虚而紧张,甚至大过了兴奋。

 

直到,他忽然察觉到,他哥似乎有了女朋友。

虽然他哥从未与他明说,但他还是在偶然间发现了什么,由此便起了并不成熟的怀疑。

那时候,他哥想自己改造两部手机,把一台电脑改成中转站,保险箱和电力做成培养皿,两部手机通过电脑直接连接,除了中转站和培养皿,不受其他所有东西的干扰。

Hiro不知道Tadashi目前已经做了多少,但他隐约从他哥的表情中窥得了些许端倪。他看见他哥带着耳机,有一次进行实验的时候把电脑放进保险箱,低头看向手机。很快他红着脸看向手机笑,而手机屏幕亮起的光影稳稳当当接住了他眼睛里满溢出来的情绪。

那个笑容Hiro见过,他同桌跟她男朋友发消息聊天的时候也是这样笑的。

他不动声色地撤回视线,沉默地转过身,静悄悄地从他哥的房间门口走了过去。

等他忽然缓过神来,发现自己下意识地抄下了博尔赫斯的《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中的一部分——

“我给你瘦落的街道、绝望的落日、荒郊的月亮。

我给你一个久久地望着孤月的人的悲哀。

……

我给你我的书中所能蕴含的一切悟力,以及我生活中所能有的男子气概和幽默。

我给你一个从未有过信仰的人的忠诚。

我给你我设法保全的我自己的核心——不营字造句,不和梦交易,不被时间、欢乐和逆境触动的核心。

……

我给你关于你生命的诠释,关于你自己的理论,你的真实而惊人的存在。

我给你我的寂寞、我的黑暗、我心的饥渴;我试图用困惑、危险、失败来打动你。”

他木木地盯着本子上的字句,脑海里却满是他哥或远或近,忽明忽暗的身影。

他哥已经成年了,他也没有人可以去打小报告了。他哥有正当权利恋爱,而他没有资格阻拦。他没有能够留住他哥——不,应当说是他的爱人的东西。

一腔真心与爱意?……不过是小孩子用来自欺欺人的东西罢了。

“小伙子思春啦?不准谈恋爱听见没。”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后的Tadashi俯下身搂住Hiro轻轻晃了晃。

Hiro神色一滞,迅速合上本子,一言不发。

他在心里说,我不会恋爱的,因为我喜欢的是我哥。

“没收那张纸!”Tadashi笑了笑,在Hiro眼前摊开手掌。

Hiro默默撕下那张纸,小心而认真地叠好,放在了Tadashi的手上。Hiro抬起头看了看他,怕他读懂,又惧他读不懂。

 

他现在还小,他还在成长。可总有一天他会长大,会独立,会不再像他小时候那样过度依赖自己。

他会有心仪的对象,他会恋爱,会有一个女友,或是男友。

但那个人,不会是自己。

Tadashi时常会希望自己是别人家的孩子,这样他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向他的弟弟表示心意。被接受也好,被拒绝也罢,都是他可以接受的后果。可他又偏偏不是,他是流着和他的弟弟一样的血的人,不管如何,他和他弟的关系永远是兄弟。

他没有勇气和胆量,跨越那道融着他弟的血的鸿沟。

所以他只得用着隐晦的兄长管教弟弟的借口,没收那张弟弟亲笔写下的蕴含了自己不知道的那个“他”或“她”的情意的诗句的纸,假装那是写给自己的,假装他爱的是自己。

他没有理由,也不果断。于是他一边沉溺于弟弟对自己的需要和依赖,越陷越深,一边又在如此的感性中寻找理智,渴求清醒,在两头的对抗中被撕扯得满身伤痕。

他一遍遍地安慰自己说,弟弟Hiro,他只有我。他正在经历的所有一切都是他必须承担的痛苦和后果,这是他照顾弟弟、得到弟弟的依赖的代价。

但是幻想过多就会上头,他有时也会想,万一自己的弟弟也喜欢他呢。

我抛却兄长的身份爱你,你会不会也以同样违背血亲的骨气和勇敢来爱我?

……呵,一个永远无解的问题。随着Hiro的成长,他便愈发难以启齿,不敢声张。

“哥——!睡觉了!”

他将自己从虚假的幻想和纷繁的思绪之中抽离出来,回应着他弟的呼唤走去,俯身抱起他。幻想是爱情,现实是亲情。他本就明白的,却仍然会奢望。

 

所以Tadashi告诫自己说:要藏好,千万不要被发现。

 

有时他会想,如果他能和自己在一起,和自己恋爱会怎么样。他们依然会住在一起,可以更正大光明地相拥,让他的耳朵贴近自己的胸口,自己的每一声心跳都会让他听见。如果可以,如果他愿意,还可以接吻,可以做任何只有情侣之间都会做的事情。

 

“……Tadashi。”

Tadashi心里一惊,他弟从来没有用这种语气叫过他。这种感觉很奇怪,就像……就像是在呼唤自己的恋人一样。而且他们都不是擅长说话的人,平时表达感情的方式最多也只是拍拍彼此的肩膀,或者一个轻松的拥抱。

……所以刚才Hiro做的亲吻什么的,实在太过亲昵了,更遑论是在嘴唇。

Tadashi心头微微一动,或许……或许Hiro其实也……

“对不起……”Hiro的声音难以抑制地骤然变得沙哑,隐隐约约带上了无法隐忍的哭腔,“Tadashi能不能不要喜欢别人……拜托了,我知道我这样说很自私,对不起……”

他的声音很轻,像是呓语;但在清净的夜里,Tadashi还是听得真切。

“Tadashi……”Hiro依然轻声细语地说着话,“我爱你。”

清浅的呼吸声突然一滞,时间静止了片刻,世界恍惚间像是完全沉寂了。

窗外呜咽的风声有些悲凉之意,他觉得自己的呼吸声是沉沉的,却在此时像是坠了什么沉重的东西。月光的影子一摇一摇,晃得他的神色有些模糊。

亲情和爱情,这其中的界线实在太不清晰了,或许也是可以互相转化的吧。

“对不起,哥……”Hiro只觉得自己眼睛发酸,半晌才低声开口憋出一句话,“就算是我自欺欺人吧……”他甚至不知道Tadashi其实没有睡着,压抑的哭腔骤然大了稍许,“对不起,哥,我不想让你知道的……不用给我回应,只要能继续把我当成弟弟来爱,这样就可以了……”他一遍一遍地说,试图说服自己,说服对方。

Tadashi无言地把Hiro拽进被窝,把耳朵贴近他的胸口。

左胸的第三根肋骨,它离心脏最近,听过爱人在耳鬓厮磨时的心跳,也看见过花言巧语哄骗别人时虚伪的笑。

眼睛会撒谎,爱恨也可以伪装,可只有它亘古不变的存在于身体里,有时候是生命的最后一道保障,有时候也被外力撞击导致断裂一击毙命。

心中留下的暧昧的情绪,开始生根发芽,渴望着破土而出。

Hiro说他爱他啊……Tadashi想把他们的肋骨互换,好让它替他听听,他的心跳是不是在撒谎。

“Hiro,是哪种爱呢。”Tadashi低声问道,看向他清澈的瞳孔,有些恍惚的期待。

……‘Hiro,你是我最引以为傲的弟弟。’其实只要一句话,他就可以将两人的关系撇清,成为最原始且最纯粹的兄弟,最无可替代的亲兄弟的感情。那时,便会给两人之间带来咫尺天涯的遥远距离与隔阂。

此后,或许也再不会有比那种时刻更残忍的遥远距离,伴随着他们长久的余生。

但是,Tadashi,一个理智的,对弟弟充满责任感的,想要帮助更多的人的无私的人,却在此刻是有着对弟弟是有着自私的爱的。

“我给你一个从未有过信仰的人的忠诚,我给你我设法保全的我自己的核心……我给你我的寂寞、我的黑暗、我心的饥渴……”Hiro本就不大的声音越来越低,“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

他是坦诚的,这样突兀、惊悚而又难得的坦诚。

“在你出生前,我就准备对你负责了。‘人间本不该令我欣喜的,但是你来了。’”Tadashi轻轻摩挲着Hiro的脸颊,轻轻念出一小段诗句,“夜晚潮湿,地面潮湿,空气寂静,树林沉默。”停止于此,便不再继续。

‘今夜,我爱你。’最后一句诗隐晦地消散在了他熟悉的他怀抱的气息里。

他说得极为认真,Hiro不免动容,俯在他胸口仰头望着星际,只见银河灿烂,辽阔无际,是那样远,唯有他是近的。

Tadashi含笑将Hiro再一次揽进怀里。作为爱人,为了新的开始。

他所认识的所有人之中,唯有Hiro是这样明快活泼,如春日明媚灿烂的一道阳光;而他,则将逐渐隐忍成一弯明月,纵然清亮,也是属于黑夜的,也是隐晦。

 

如果此生能赠予你点什么,我想送你透过我的双眼端详你自己的能力。

那样,你就会明白,对我而言你是多特别的存在。

 

 

也许短暂的幸福和长久的痛苦才是人生常态,Hiro抱着Tadashi的相框,忽然意识到了这一点。

“必须得有人去帮忙。”Tadashi当时是这么说的。

“拿着这个,不用担心我,我永远不会离开你的,好吗?”Tadashi把一部手机塞进他的手心,给了他一个转瞬即逝的吻,而后便奋不顾身地冲进了火场。

Hiro握着手机,忽然间失了言语。他不懂。

他可以奋不顾身地冲进火场救人,可为什么不能义无反顾地向自己跑来,告诉自己,别怕,有他在,他还在这儿呢。

“Tadashi在这里。”Baymax总是和Hiro重复着这句话。

“他不在。”Hiro看着无数条显示着“未读”的短信和无数通打不通的电话,一遍遍重复地回应Baymax的陈述。

 

 

 

 

……

Hiro:[未读]我和Baymax说,人们一直在说你没有真的离去, 只要大家都还记得你。但是这仍然使人心痛。

……

Hiro:[未读]我需要你,Tadashi,我需要你。

[对方未接听]

Hiro:[未读]也许Baymax真的有用,但是它仅仅只是一个机器人。你明白吗?

Hiro:[未读]我确实不应该把它当成你的一个替代品。大概?

……

Hiro:[未读]那只是一段程序!它甚至不能理解爱。

……

Hiro:[未读]我检查了中转站和培养皿,看起来它们还能使用很长一段时间。

……

Hiro:[未读]我还是很难接受你的离去,Tadashi,你走之后,我失去了很多东西。

Hiro:[未读]我的生活不完整了。

Hiro:[未读]我在做你曾经做过的所有事情,继续你没完成的研究,用你的思维模式思考问题,我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假装你还在。我继承了你的所有,假装你还在陪伴我,但谁都知道那不是真的。

……

[对方未接听]

……

Hiro:[未读]我究竟该如何留住你?

……

Hiro:[未读]我找到了你录给我的那盘磁带……我听了好多遍。我很想你,Tadashi。

Hiro:[未读]我倒带了无数次就为了听你说的那句“我爱你”。它最后有些跳音大概就是这个原因?

Hiro:[未读]没关系,我会想办法修好的。

……

Hiro:[未读]我在准备给朋友们的装备!

Hiro:[未读][图片]我想给你看看。

……

Hiro:[未读]我会再给你发消息和打电话的。

Hiro:[未读]你会看到的,对吧?

……

[对方未接听]

Hiro:[未读]我在维护你给手机编的程序的时候顺道检查了一下!

Hiro:[未读]混蛋,你为什么要把你的手机来电铃声设置成我给你唱的生日歌?

Hiro:[未读]还是跑调跑得最离谱的那个版本!

Hiro:[未读]在你回来之后我要亲口听你解释!!

……

Hiro:[未读] “必须得有人去帮忙”……

Hiro:[未读]我为什么会说跟你一样的话?

Hiro:[未读]甚至还做了和你曾经做过的一样危险的事……

……

Hiro:[未读]但我没死。

Hiro:[未读]所以你也会没事的,对不对?

……

……

 

 

 

[对方将信息标记为已读]

*震动

Tadashi:Hiro

*震动

Tadashi:生日快乐!

*震动

Tadashi:我在这里,Hiro,我在回来的路上,一切都结束了。

*震动

Tadashi:也许等你睡醒就能见到我?

*震动

Tadashi:Hiro,你是我的骄傲!

*震动

Tadashi:等到今天天亮,你就能得到一盘新录的磁带

*震动

Tadashi:还有机会新录一遍来电提示铃!

*震动

Tadashi:Seeing You Carry Plants In

*震动

Tadashi:爱你的Tadashi

某某Jackie
《超能陆战队》衍生剧《大白》首曝预告,大白回来了
《超能陆战队》衍生剧《大白》首曝预告,大白回来了
闰几幺zZ

真就...挺嗑

一开始看第一季挺不喜欢卡米的 但是越看到后面越觉得这俩人配🥺


(画技一般 轻喷)

p1绘画工具🧰:ps+数位板


真就...挺嗑

一开始看第一季挺不喜欢卡米的 但是越看到后面越觉得这俩人配🥺


(画技一般 轻喷)

p1绘画工具🧰:ps+数位板



Ka-_-

荡秋千😑

别问我我也不知道我在干什么

荡秋千😑

别问我我也不知道我在干什么

看到久保了吗

发发半成品--(小宏我对不起你

剩下的等考完试再画吧…

发发半成品--(小宏我对不起你

剩下的等考完试再画吧…

茜仔麻麻
创意手工 超能陆战队—大白
创意手工 超能陆战队—大白
熊猫扒剧
超酷武器竟出自十几岁男孩,大白迷福利,冲吧超能陆战队【下】
超酷武器竟出自十几岁男孩,大白迷福利,冲吧超能陆战队【下】
99
我们有时并不想成为英雄,只是生活有时候超出我们的想象。
我们有时并不想成为英雄,只是生活有时候超出我们的想象。
❀→

[Lyrics] Immortals - Fall Out Boy

*最近又重温了大白,一直都很喜欢这部的片尾曲。以前一直都觉得歌很好听很热血,但都对他的歌词不太理解。直到最近细品才发现里面每一句都(可以)是Hiro对Tadashi想说的话,结果就是每品一遍都把自己从头到脚虐了个酸爽,太意难平了,唉。看了一遍动画集后,我想可能直到现在Hiro心中的伤口都没有完全愈合,只是被缝了起来,而“缝线针”总有意外崩开的时候。


*这里是草右,一颗喜欢开脑洞和自我意识流翻译歌词的草右,写啥都是为了开心,如果有缘能让你有些共鸣会更加开心


 ***


Immortals - Fall Out...

*最近又重温了大白,一直都很喜欢这部的片尾曲。以前一直都觉得歌很好听很热血,但都对他的歌词不太理解。直到最近细品才发现里面每一句都(可以)是Hiro对Tadashi想说的话,结果就是每品一遍都把自己从头到脚虐了个酸爽,太意难平了,唉。看了一遍动画集后,我想可能直到现在Hiro心中的伤口都没有完全愈合,只是被缝了起来,而“缝线针”总有意外崩开的时候。

 

*这里是草右,一颗喜欢开脑洞和自我意识流翻译歌词的草右,写啥都是为了开心,如果有缘能让你有些共鸣会更加开心

 

 ***

 

Immortals - Fall Out Boy

 

 

They say we are what we are

旁人总对我们有各种定义

 

But we don't have to be

我们就只做我们自己就好

 

I'm bad behavior but I do it in the best way

像我有时也会十分淘气,但那也是我在竭尽全力做自己

 

I'll be the watcher (watcher) of the eternal flame

我会成为那永恒之焰的守望者

 

I'll be the guard dog of all your fever dreams

也会守护你所有疯狂的梦想

 

Oooooooh

Oooooooh

I am the sand in the bottom half of the hourglass (glass, glass)

犹如被时间之流冲刷而遗忘的底部之沙

 

Oooooooh

Oooooooh

I try to picture me without you but I can't

无论我如何努力,也无法想象自己能够独立前行的画面

 

'Cause we could be Immortals, Immortals

我们本可以成为永垂不朽的传说

 

Just not for long, for long

即使不会真的有永久那么久也没关系

 

And live with me forever now

我一直梦想着你会与我同生共死

 

Pull the blackout curtains down

可那却是在我闭上双眼之后才能见到的

 

Just not for long, for long

只能维持到梦醒为止的画面

 

Because we could be Immooooooo- Immortals

Immooooooo- Immortals

Immooooooo- Immortals

Immooooooo- Immortals

我们本该成为永垂不朽的传说

 

 

Sometimes the only pay off for having any faith

有时抱持某种信仰的唯一价值

 

Is when it's tested again and again everyday

是在自己一次次对它的质疑中体现的

 

I'm still comparing your past to my future

我仍将你过去的辉煌比作我将来的梦想

 

It might be your wound

也许那些经历仍会让你感到痛苦

 

but they're my sutures

但如今也能缝合我的伤口

 

Oooooooh

Oooooooh

I am the sand in the bottom half of the hourglass

犹如被时间之流所磨砺而弥留下的底部之沙

 

Oooooooh

Oooooooh

I try to picture me without you but I can't

如果没有你,无论我如何努力,想必也无法成就今天的自己

 

'Cause we could be Immortals, Immortals

我们会成为永垂不朽的传说

 

Just not for long, for long

相信很快那个时刻就会到来

 

And live with me forever now

你其实一直都在我身边

 

Pull the blackout curtains down

尽管我无法阻挡黑夜袭来

 

Just not for long, for long

但总会有白日冲破这片黑暗

 

Because we could be Immooooooo- Immortals

Immooooooo- Immortals

Immortals

我们终会成为永垂不朽的传说

 

And live with me forever now

我们会一直在彼此的身边

 

Pull the blackout curtains down

当我决定将黑暗抛到脑后,踏上我们共同的梦想之路

 

Because we could be Immortals, Immortals

我们终将成为永垂不朽的传说

 

Just not for long, for long

相信那个时刻很快就会到来

 

We could be Immooooooo- Immortals

Immooooooo- Immortals

Immooooooo- Immortals

Immooooooo- Immortals

世人将代代传送着你与我共同谱写的传说


***

美学生活家Cooper

时隔七年迪士尼的动画电影《超能陆战队》带来了衍生剧《大白!》的首支预告,预计明年播出!

时隔七年迪士尼的动画电影《超能陆战队》带来了衍生剧《大白!》的首支预告,预计明年播出!

刷电影老太太

融化了~超能陆战队衍生剧集《大白!》发布预告,太可爱了,每个人都能拥有一只大白是夺么幸福啊!

融化了~超能陆战队衍生剧集《大白!》发布预告,太可爱了,每个人都能拥有一只大白是夺么幸福啊!

琪
卡斯阿姨视角 “Oh,Hero...

卡斯阿姨视角

“Oh,Hero,you are here!Don't forget to go downstairs for lunch later.”


P图应该可以吧(挠头)

卡斯阿姨视角

“Oh,Hero,you are here!Don't forget to go downstairs for lunch later.”



P图应该可以吧(挠头)

颜小Bao(KU剪)
对于小宏而言,大白就像是他的哥哥
对于小宏而言,大白就像是他的哥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