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超q

17885浏览    278参与
子诹走走

【超卡】难得记仇

超q(史嘉豪)*卡梦(游沭钊)

  没剧情的pwp,无厘头搞簧罢了

  如果你有空,就陪我过冬。

  

  

  

  “灭了呗,床单烧洞还得赔。”史嘉豪洗过澡带着东西从浴室里走出来,房间里没有开灯,从强光环境到弱光环境有些眼花。揉了揉眼睛,猛然闻到呛人的烟味直直冲向自己的鼻腔,只是呼吸就被熏得脑仁嗡嗡作痛。

“忘带电子烟了体谅一下呐,你看,床头柜还有烟灰缸呢……嗝。”

  

  走评

超q(史嘉豪)*卡梦(游沭钊)

  没剧情的pwp,无厘头搞簧罢了

  如果你有空,就陪我过冬。

  

  

  

  “灭了呗,床单烧洞还得赔。”史嘉豪洗过澡带着东西从浴室里走出来,房间里没有开灯,从强光环境到弱光环境有些眼花。揉了揉眼睛,猛然闻到呛人的烟味直直冲向自己的鼻腔,只是呼吸就被熏得脑仁嗡嗡作痛。

“忘带电子烟了体谅一下呐,你看,床头柜还有烟灰缸呢……嗝。”

  

  走评

沫语不是笨蛋
笑死 磕这么长时间了,才整个表...

笑死 磕这么长时间了,才整个表格

笑死 磕这么长时间了,才整个表格

夏小墨

【QQ星】是谁刚复播就开始cue超Q吖

今天星与在直播间里疯狂cueQ老师,还说一会儿要去yy里找他,别太爱了星与

今天星与在直播间里疯狂cueQ老师,还说一会儿要去yy里找他,别太爱了星与

love榮

笨蛋:啊啾!

笨蛋:“别骂了哼哼阿!”

笨蛋:啊啾!!

笨蛋:(愤怒)“别骂了哼哼啊!!!”

笨蛋:啊啾!

笨蛋:“别骂了哼哼阿!”

笨蛋:啊啾!!

笨蛋:(愤怒)“别骂了哼哼啊!!!”

口羊
存一下,是给朋友的超Q,不可以...

存一下,是给朋友的超Q,不可以用嗷

存一下,是给朋友的超Q,不可以用嗷

某鸽零泠

歪老师生日快乐!

p2是私心mfb俱乐部化的样子

p6是私心歪老师女装

赶着搞完的所以比较潦草(……

每日一问:今天铁柠复婚了吗

坑底人仰卧起坐

歪老师生日快乐!

p2是私心mfb俱乐部化的样子

p6是私心歪老师女装

赶着搞完的所以比较潦草(……

每日一问:今天铁柠复婚了吗

坑底人仰卧起坐

咕儿鸭很果咩
懂了 这就去买几瓶QQ星

懂了

这就去买几瓶QQ星

懂了

这就去买几瓶QQ星

😻

邦↗️邦↗️

(好久不记录了👀)

星:练个博弈的邦↗️邦↗️吧

三:行博弈的邦↗️邦↗️来嘛

博弈 :邦↗️邦↗️?(笑)

哼:邦↗️邦↗️来邦↗️邦↗️,看一看你的邦↗️邦↗️

星:诶哟~你们这

哼:劳斯好好看这个邦↗️邦↗️行不行啊,回头你也练个邦↗️邦↗️

星:哼哼阿

哼:我看看是博弈的行还是你的行,邦↗️邦↗️碰一下待会

Q:又欺负劳斯

(好久不记录了👀)

星:练个博弈的邦↗️邦↗️吧

三:行博弈的邦↗️邦↗️来嘛

博弈 :邦↗️邦↗️?(笑)

哼:邦↗️邦↗️来邦↗️邦↗️,看一看你的邦↗️邦↗️

星:诶哟~你们这

哼:劳斯好好看这个邦↗️邦↗️行不行啊,回头你也练个邦↗️邦↗️

星:哼哼阿

哼:我看看是博弈的行还是你的行,邦↗️邦↗️碰一下待会

Q:又欺负劳斯

EHp
镜像反转希望能发出去

    镜像反转希望能发出去



    镜像反转希望能发出去

某鸽零泠

压线的万圣节贺图!

来不及了所以歪老师的团头没搞(dbq

孩子很菜孩子知道的

压线的万圣节贺图!

来不及了所以歪老师的团头没搞(dbq

孩子很菜孩子知道的

某鸽零泠

斗鱼你超nb的!QQ子今天超神!

QQ子的女巫限时返场爷青回www

mfbnb!

“那种灵光一闪的选手”

大哥世界第一!

人类再好好练练配合,都好啦!加油www

真的快乐又激动

每次看他们比赛都快推进ICU快被吓死了

mfb就是这种不停翻盘的选手啊!

我觉得我就是在等他们有一天可以举起属于他们自己的冠军

少年漫画冲呀

马匪帮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斗鱼你超nb的!QQ子今天超神!

QQ子的女巫限时返场爷青回www

mfbnb!

“那种灵光一闪的选手”

大哥世界第一!

人类再好好练练配合,都好啦!加油www

真的快乐又激动

每次看他们比赛都快推进ICU快被吓死了

mfb就是这种不停翻盘的选手啊!

我觉得我就是在等他们有一天可以举起属于他们自己的冠军

少年漫画冲呀

马匪帮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某鸽零泠

[QQ星]臆想

*缺陷狂想症系列

*CP:QQ星

*OOC预警

*双视角转换

*架空世界观,非常非常中二,有参考临床症状,但是绝对不专业,所以别当真

*勿升三


  他的心情很好,伴随着片片樱花。他喜欢,花朵的芳香。

  “劳斯?你看。”


  他从家中醒来,伴随着机械的电波闹铃。揉揉惺忪的睡眼,摸索着拿起眼镜。看到那个用娟秀字体写着“吃掉”的纸条,上移视线,旁边是一杯白开水和药瓶。标签被撕掉,只是用简单明了的大字写着:

  “每日服用一次,建议早上八点服用,一次两片。”

  他下意...

*缺陷狂想症系列

*CP:QQ星

*OOC预警

*双视角转换

*架空世界观,非常非常中二,有参考临床症状,但是绝对不专业,所以别当真

*勿升三



  他的心情很好,伴随着片片樱花。他喜欢,花朵的芳香。

  “劳斯?你看。”


  他从家中醒来,伴随着机械的电波闹铃。揉揉惺忪的睡眼,摸索着拿起眼镜。看到那个用娟秀字体写着“吃掉”的纸条,上移视线,旁边是一杯白开水和药瓶。标签被撕掉,只是用简单明了的大字写着:

  “每日服用一次,建议早上八点服用,一次两片。”

  他下意识地拿起药瓶,倒出两片,抬头,关掉发出刺耳声音的闹铃。

  “8:00 a.m.”

  “怎么这么准时。”

  他在心中抱怨着,拿起玻璃杯,把苦涩的药片就着水喝下去。


  “好烦。”


  无所事事,一天又一天,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瘫在床上,拿起手机,点开微博,手指上上下下,点开帖子:

  “所谓榜上约皇就这?”

  烦躁,抓起手机扔到地上。


  “好烦。”


  “超Q……?”

  微弱但又清楚的敲门声响起,可是他不想去开门。

  一个女人打开他的门,低声对访客说了什么,随后踏着高跟鞋离开。

  他坐起来,皱着眉头看着曾经的队友走进。

  “超Q?”六哥小心翼翼地问道,“最近感觉还好吗?”

  “嗯嗯……嗯,”他扯起嘴角,做出苦涩的笑容,敷衍搪塞着,“都好的,我很好,对……六哥不要太在意我……嗯。”

  沐木微微摇摇头,看似想张口说什么,却被哼哼啊制止了。

  “小铁呢?劳斯呢?”他想转移话题,看着这么一群人都盯着自己实在瘆得慌,“mfb都好的吧?准备准备训练赛嘛……别管我啦,走吧,等我好了我就去训练,好啦,好啦。”

  “mfb?小铁?星与?”歪柠低低地重复了一遍,像是为了否定自己一样,重重地摇摇头。

  他好像突然起了劲,追问着:“星与劳斯呢?我想见他……他人呢?”

  “劳斯?……”六哥欲言又止,最后只是低声说着,“他快考试了,在复习呢。”

  “哦……”


  烦躁。


  低低的电波声又响起,他瞥都不想瞥。

  “现在你可以出门了。”

  还是那个冷漠的女声,随着“嘎达”的金属碰撞声。

  拖沓着脚步,他稍稍理了理微微发皱的白衬衫,拉开门。


  “劳斯?”

  他带着微笑,轻折树上的一支樱花。

  “很好看哦。”

  他隔空比划着星与带上这支樱花的样子,对方配合地歪歪头。白里透粉的樱花衬着那少年的白发,眼睛微微眨了眨。

  他走过去,想试图帮对方带上,但是对方下意识地躲开了。

  “没关系,”星与眨眨眼睛,试图甩开这种尴尬,“我自己可以。”


  “劳斯,好奇怪啊。”


患者临床报告(1)

  看得出来,临床反应已经出现,希望患者可以熬过这一段痛苦时光。

  他必须清醒过来,他必须认清现实。


  

  在那间纯白的房间,他睁开了眼。

  端起水杯,服下药片,手机关机,卸下闹钟的电池,洗漱完毕。

  他想出门。

  他拉开那扇门,但是出人意料的,打不开。他又试着推了推,没用,确实如此。他现在觉得很烦,他重重地敲着门。

  “希望您可以遵守规则,安分守己。”

  还是那个冷漠的声音,他开始生着闷气,但是他努力镇静住自己的声音,回答到:

  “为什么,不可以——”

  “——下午三点。”

  还没有等他说完,那个声音就说出了那个听起来离现在很遥远的数字。

  “为什么?我不想,”他还是敲着门,“我,现在,就想出去。”

  “我想见他,你能听到吧?我必须去见他啊!”

  没有回应。

  他翻了个白眼,拖沓着身子坐到窗前。


  “吱呀——”

  金属摩擦声让他清醒过来,回头时,门已经开了。


  “劳斯……”

  那个少年还是带着软软的笑容,还是那副可爱的口音,以及时不时的撒娇,可是他觉得不对劲。

  看起来还是那种美好,但是如同可见不可及一般。


  “劳斯。”

  “听我说啊。”

  “好奇怪,好奇怪,我竟然觉得像是梦一样。”

  “所有的所有的都是我可望不可及的。”

  “所以,我是不是可以,拥抱你。”


患者临床报告(2)

  看的出来患者情况有所好转,那么康复比较顺利,根据患者亲友表示,我们一致觉得他康复后可以好好融入社会,祝他好运。

  认清现实,不要活在虚幻的梦里。




  “我想出去。”

  他用着非常冷静的口气说着。

  “我想出去。”

  

  门开了。


  “劳斯。”

  带着笑容,他折下一支樱花,在飘飞的花瓣中,对方的身影若隐若现。

  “干什么呢。”

  星与轻轻走来,任花瓣飘落在他的发梢,他没有拂去。


  “很好看哦,”

  “想陪你一起看,只想陪你看。”


  星与仿佛有些累了一般,坐在树下,揉了揉眼。

  “困了吗?我陪你。”

  两人并肩在树下,在已经开的绚烂纷飞着的花瓣中睡去,他的嘴角是少见的笑容。



患者临床报告(3)

  他醒了。

  患者昨天睡在后院树下,可能会感冒,看着他的表情好像很幸福。

  也许沉醉在幻梦中对他也是件好事。



  “老师,我醒了。”

  “我知道,你不在了。”

  

  他穿着病服坐在樱花树下,对着他的是洁白的大理石砌成的碑。

  

  “我醒了。”

  “抱歉。”

  “人啊,必须要面对现实。”

  “你也会这么觉得的吧。”

某鸽零泠

是快乐的小笔记(?

其实好像也不像

mfb的赛后采访从没让我失望过


QQ子不要面子的吗害

“他需要去植发”

超秃实锤


年华眼里的歪柠也许还是那个原汁原味的呆子

但是可可眼里就是歪老师了


哼哼二爹终于是坐实了

所以哼哼现在还会日常生气吗


就,瞎写的小笔记(?

是快乐的小笔记(?

其实好像也不像

mfb的赛后采访从没让我失望过


QQ子不要面子的吗害

“他需要去植发”

超秃实锤


年华眼里的歪柠也许还是那个原汁原味的呆子

但是可可眼里就是歪老师了


哼哼二爹终于是坐实了

所以哼哼现在还会日常生气吗


就,瞎写的小笔记(?

某鸽零泠

[铁柠]关于迟到被迫和校霸同桌的那回事

*OOC倾向

*架空世界观

*CP: 铁柠  

*很久没写了,文笔很差 ,没有逻辑

*勿升三


  开学第一天就迟到的孩子真的不多。

  歪柠就是其中一个。


  气喘吁吁地跑进教室,迎面而来的却是抱着一大叠暑假作业出来的同学。

  同学皱皱眉,老师歪歪头,带着一丝无奈地说着:

  “以后就别迟到了,找个空位置先坐下,待会儿再交作业吧。”


  可是虽然说是随便找个位置,但是这个教室...

*OOC倾向

*架空世界观

*CP: 铁柠  

*很久没写了,文笔很差 ,没有逻辑

*勿升三



  开学第一天就迟到的孩子真的不多。

  歪柠就是其中一个。


  气喘吁吁地跑进教室,迎面而来的却是抱着一大叠暑假作业出来的同学。

  同学皱皱眉,老师歪歪头,带着一丝无奈地说着:

  “以后就别迟到了,找个空位置先坐下,待会儿再交作业吧。”

  

  可是虽然说是随便找个位置,但是这个教室里,只剩下了一个——

  靠窗的最后一排,那个男孩的身旁。

  不用多说什么,看那一头不亮死人不偿命的红发就知道他是谁。此时,他的头埋进臂弯,明明正是清晨,但是他貌似像没睡足一样。说实话,想到这里歪柠脑中浮现的第一句话就是——

  “多睡会儿,长得高。”

  不就是那个校霸小铁嘛?不就是打架很厉害嘛?不就是看起来很拽嘛?那又怎样啊?他歪柠怕吗?

  多多少少有点。倒不是说别的,主要就是他不是很喜欢这种“很麻烦的人”,仅此而已。没有任何因为担心可能会被欺负而产生的情绪哦。绝对没有。

  可是也不能一直傻站在门口吧,他鼓起勇气,拎着沉甸甸的书包走向那个属于他的座位。

  然而那个红发少年没有任何反应。


  看到对方没有什么反应,他松了口气,便从书包里抽出一本本笔记本,轻轻地整理好,放进抽屉里。作罢,回头望向这个“同桌”——睡的好像蛮熟的,发丝有些凌乱,但是感觉软软的,有种想rua的冲动。形成衬托的是那只白皙而又骨节分明的手,细长的手指垂在干净的校服上,看起来更像某个班的冷漠班草形象。

  可是对方抬起头来。

  刘海乱糟糟的,甚至有几根决定反牛顿。棕红色的眼眸竟然是出人意料地清澈。他好像完全没在意这个二十分钟前还没有的同桌,只是抬手理了理自己的刘海。嘴里叼着像烟一样的东西——仔细看,是棒棒糖。有一说一,校霸喜欢吃糖是他没想到的。

  看见这个奇奇怪怪的同桌貌似一直在打探自己,他回头,含着棒棒糖用含糊不清的腔调低低地说了句:

  “你好。”

  “……?噢噢,你好……”



  “嘘……”他对着歪柠挤挤眼,“别说出去。”

  晚自习的铃声如期到来,他也一如既往地操起个篮球或是别的什么溜出教室——也许不能用“溜”字,他是特别光明正大地走出去。

  其实不需要歪柠泄密,老师知道这家伙晚自习又翘了,但是能怎么办呢?管不住就随他去吧。

  说实话这几天接触下来他不觉得这个“校霸”如传言一般可怕,可能是自己本来就不是很害怕这种人,况且,他居然莫名觉得这个校霸同学莫名有点可爱。

  好像就应该是这样。



  小铁不喜欢管别人的闲事,除了歪柠。

  就比如明明他不喜欢打棒球,却还是天天带着球棒的这件事。

  小铁的好奇心被激发到极致,可是歪柠就像故意为之一般,唯独这件事没有给他回应。




  说起来,小铁觉得这个同桌有点眼熟。

  貌似是一年前,放学后,他拎着书包走出学校。夕阳迟暮,暖暖的光照在有些老旧的小巷里,披在少年的发梢,看似宁静而美好。

  “……喂!”

  不知哪里窜出来的小混混和他撞了个满怀,咂咂嘴便飞快地离去。他想挥拳打过去,但是看那混混离去的身影想想便作罢。

  

  “嘶——别……别……”


  他好像听到了呻吟声,快步走到小巷口,微微探头——他可不是好管闲事的人,不过是好奇心作祟罢了。况且现在是自己一人,需要衡量情况。

  阴暗曲折的小巷似乎连夕阳也投不进来,白发少年跪坐在地上,低着头,扯着另一个混混的衣领。他看见这附近不止一个混混,以为是白发少年占劣势。

  “好惨。”

  他皱着眉头想着,打算赶紧离开——怜悯?不会的,作为一个施暴者而言。

  可是他错了。

  白发少年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赤手空拳地放倒旁边的一个混混,随手抄起一根球棒直击另一人的后脑勺,效果卓群,把最后一个摁在墙上,膝盖直击要害。

  一下子撂倒三个。

  他拍拍宽大的校服上的尘土,随后蹲下,歪歪头,没有放下手中的球棒,用异常温柔的声音问道:

  “何必呢。”

  明明是疑问句,但是他的声音却显得温柔但冷漠。

  小铁就这么被吸引住了,看着他完成了这么一场及其华丽的表演。当他刚想离开的时候,他瞥见漆黑的角落里,另一个混混打算偷袭——戏外插曲,看这么一个俊美的少年,如果就这么被背刺的样子貌似也很有趣。

  可是对方头也不回,一个背摔直接撂倒。

  他有些恶趣味地踩上去,带着戏谑的笑容看着对方。

  那一双碧绿的眸子在夕阳的衬托下及其美丽。注视着他的小铁这么想着。

  对方猛地抬头,四目相对。

  “谁。”

  小铁快步赶回家。




  热火朝天的运动会就这么开始,当然歪柠只有加油助威的份。

  “嗯哼,沐木,我觉得这次我肯定有个全垒打。等我carry全场。”

  哼哼压了压棒球帽,很有信心地说着。

  “说实话我不信,”沐木眯了眯眼,瞥了一眼哼哼,“而且我有不祥的预感。”

  超Q重重地拍了拍沐木的肩,挤挤眼,说着:“别说这种话,这一次我们一定赢。”

  “行吧。”沐木望了望外场。


  棒球以华丽的曲线飞出外场,完美的全垒打。投出球的那一刻,哼哼啊觉得自己帅极了。

  “芜湖,你看,你看。”

  哼哼拽下球帽,一把搂住沐木,说着。

  沐木晃晃头,觉得肯定哪里有问题。


  果不其然,厄运是降临了的。


  “歪……柠?”


  “歪老师你好惨。”

  参加个短跑的歪老师,好巧不巧就崴了脚,貌似还挺严重。此时的他,坐在观众席上,半倚着身后的小铁,皱着眉,但还是带着那份独有的温柔,若无其事地摆摆手,说到:

  “我?我没事的。”

  “还是送去医务室吧,”沐木托着下巴,“可是一会儿我们还要比赛……”

  几人的视线齐刷刷地望向小铁,用一种类似道德绑架的目光注视着他,仿佛可以听见那一句“铁哥,帮个忙?”一样。

  然而他没有理会,他只是撇过头,低低地问道:“现在就去?”

  “随你。”

  歪柠尽量把语气弄的轻松愉快起来。


  “我觉得你们在秀。”

  哼哼啊直言不讳,带着疲倦的表情响亮地说到。他好累,心好累。

  “哎呀磨叽什么,”超Q带着看透这两人是非的深邃目光说着,努力抑制住自己的嘴角,“搞快点搞快点,这要是出血歪老师都快失血过多咯。”

  然后他回头向沐木挤挤眼,低声道:

  “是不是跟你们说了他俩绝对有戏。”

  沐木微微点点头,随后说到:

  “那我们去比赛了?铁哥可别磨叽了,不然人没了好吧。”


  就那么几句话的时间,小铁已经想了无数种“如何把歪柠带到医务室”的臆想方案。

  抱着吧,好像太gay,而且——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自己确实没有歪柠高;背着吧,好像身高不大合适……想来想去还是好好地搀他过去好了。


  “如果你嫌麻烦,其实我可以自己去。”

  还是那种温柔的腔调,就像完全不会生气一样。碧绿的眼眸一眨一眨。

  一时间他竟然不知道怎么回答,他选择了沉默,但是搭在歪柠肩上的手始终没有放下。



  今天真的倒霉,就连医务室的老师也不在。

  一时间两人都不知道如何是好。


  “坐下。”


  沉默良久的铁哥这么说到。歪柠微微眯了眯眼,但是他想知道这家伙想搞出个什么名堂,还是乖乖地坐到了医务室的病床上。

  对方倒是不知从哪里找到的冰袋,轻轻放到他的脚踝上。顺手带下来一瓶云南白药,看见伤势不是很严重,又默默地放回去。

  大概过了二十分钟,经历了一换又换的冰袋,他蹲在歪柠面前,仿佛经历了一番心理斗争了一般,他把自己那双骨节分明的手放在对方脚踝上,脸上浮现迷之红晕,开口到:

  “冰敷之后还是稍微揉一下会好很多……如果疼了的话,记得说。”

  这一点是歪柠没想到的。没想到他对这些操作那么熟悉,也没想到他会那么细心。其实他的动作很轻柔,好像担心会伤到自己一样。其实他真的觉得这点小事不用这么大费周章,但是,但是……为什么感觉自己有些享受呢。


  “嘿!歪老师~你好点了——”

  “哇哦。”

  超Q欲问候又止,千言万语汇于心最后化作一句“哇哦”,仔细想想后还是拿出手机拍了一张,随后悄咪咪地离开案发现场。

  关于为什么校医不在,他是知道的,貌似是哼哼啊那个超帅的全垒打打出去之后误伤到了某个谁,于是打算过来看看,告诉他们校医不在。结果呢?好家伙。小铁为什么这么熟练先不说,这个迷之脸红是什么情况啊?果然是有一腿是不是?

  有趣的是,反而是这种类似实锤的消息他倒是没有大肆宣传——“人家都到医务室避难了,别说了,锁死,我磕。”——果然还是把这种一级暧昧情报自己私藏着好了,别人没看见是运气差。


  夕阳,晚霞,小巷。

  

  “嘶……”

  小铁有些力不从心,躲过迎面而来的一击,抡起钢杯就对着对方的脸砸。随后不忘废物利用,扯住这小子的衣领就丢向另一个颤颤巍巍想站起来的家伙。往向背刺的家伙膝盖上一脚,没等对方反应过来就又补上一脚。

  心烦意乱,这一次打架莫名很累。

  大喘气着,心中的警戒线慢慢松懈。抄起书包,他累了。

  一个溜得不够快的混混见状,抄起块砖就打算背刺——一将功成万骨枯,人要有梦想,万一就成了呢。他屏住呼吸,将手中的砖高举,马上就要砸下——

  “框。”

  手起棒落,直接撂倒。


  “谁——?”

  听到倒地的声响,小铁才发现事情不对。

  那个白发少年,拎着球棒,碧绿的眼眸中温柔全失,像暴风雨前的预兆。

  “果然……”小铁想着,随后试探性地问道:

  “歪……柠?”

  对面抬头望了他一眼,对他笑了笑,随后捡起地上的碎砖,微微蹲下,问道:

  “何必呢。”

  听起来很危险,但是莫名的,有些柔情。

  他将碎砖砸了下去。


  “那么不小心啊。”

  恍惚间,好像歪柠还是那个温柔软糯的少年——如果没看见他手上的迷之红渍。


  也许这才是他们想要的样子。

某鸽零泠

一些小回忆

*回忆向

*仅仅是我个人想法

*多多少少有些难受


关于ivl历史再现的那回事

  朱雀对战狼队

  同一个地图,同一个队伍,同一个角色,同一个皮肤,同一个技能,在场的所有人都抑制不住自己想@零之启的冲动。

  放手一搏,就还有机会。

  传承或是打破,成败在此一举。

  大龙此时开始预判——如果是这样一定会闪现对吧。

  事实证明,这是传承。


  原5HS屠夫用了5HS的绝技为了办掉原5HS成员。...


*回忆向

*仅仅是我个人想法

*多多少少有些难受



关于ivl历史再现的那回事

  朱雀对战狼队

  同一个地图,同一个队伍,同一个角色,同一个皮肤,同一个技能,在场的所有人都抑制不住自己想@零之启的冲动。

  放手一搏,就还有机会。

  传承或是打破,成败在此一举。

  大龙此时开始预判——如果是这样一定会闪现对吧。

  事实证明,这是传承。


  原5HS屠夫用了5HS的绝技为了办掉原5HS成员。

  时隔两年,只剩下回忆。



7.25左右笨比直播间看到的(细节有些没记住)

  笨比等车的时候熟练地开始观战。

  超Q拿出最为熟练的红夫人,对阵昔日队友,国际巨星。

  劣势,着实是大劣势。但是确实在打拖延战。就像都有三个闪现一样。

  最爱的闪现送给最想马上解决的队友——不惜两个闪现都花在铁桑身上。

  当然,效果最好的眩晕也要给最好的屠夫——n个快乐拉球。

  笨比还是想往常一样乐乐呵呵地看着,但是莫名我有一点难受。

  

  如果他们也参加ivl会不会是这样。


沐木比赛录像发布错把GR打成MFB

  果然嫁出去的女儿还是想家了吧。

  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立刻放下原先的感情奔向新的事业。

  毕竟他是人,也会有放不下的情感。

  当时看着题目鼻子酸酸的,也许那也是家的感觉吧。

  臆想着时间停留在深渊三。


官方ivl时期补发回庄的诱惑

  很开心

  又回想起了当时看比赛的样子,像个傻子一样。为他们的胜利而喝彩,为他们的失利而难过。

  这就是电子竞技的魅力吧。

  但是补发的那几期,那些战队都不在了啊。

  终将成为回忆,那是那些粉丝最后的欢呼——为他们。


  我是一个怀旧的人,我还是放不开,我还是仿佛失忆一样下意识地以为这是深渊三。他们都还在。

  偶尔也会翻翻以前的录像,还是想,再为他们欢呼。

  我难受想哭的点可能真的很怪。但是真的。

  总会有人记得。

我在马路边捡到七分钱
六宝:我要做最漂亮的!至少要做...

六宝:我要做最漂亮的!至少要做这几个人里最靓的仔!


你做到了,真的👍🏻

六宝:我要做最漂亮的!至少要做这几个人里最靓的仔!


你做到了,真的👍🏻

我在马路边捡到七分钱

六Q鸭+水友思公一起玩《禁闭求生》

(有点像《Raft》

[图片]笨比小孩超Q的日常如下⬇️

——“怎么进游戏呀”

——“你们等等我”

——“好黑呀怎么调亮度”

——“我又饿又渴我要死了”

——“有没有吃的呀”“我要喝水”

——“六哥对不起我就是想试试能不能杀队友”

——“我引过来了个大家伙,你们几个顶住”

——“完了我把武器扔出去了”

——“可以睡觉了吗“”先睡为敬”


[图片]马:超Q你干嘛呢,弹幕说你一直在吃吃喝喝

Q:我没有!我在帮你们探险


Q:我喝脏水拉肚子了

[图片]
[图片]


游戏里有蜘蛛会杀人,还会守尸,几人一度团...

六Q鸭+水友思公一起玩《禁闭求生》

(有点像《Raft》

笨比小孩超Q的日常如下⬇️

——“怎么进游戏呀”

——“你们等等我”

——“好黑呀怎么调亮度”

——“我又饿又渴我要死了”

——“有没有吃的呀”“我要喝水”

——“六哥对不起我就是想试试能不能杀队友”

——“我引过来了个大家伙,你们几个顶住”

——“完了我把武器扔出去了”

——“可以睡觉了吗“”先睡为敬”




马:超Q你干嘛呢,弹幕说你一直在吃吃喝喝

Q:我没有!我在帮你们探险




Q:我喝脏水拉肚子了





游戏里有蜘蛛会杀人,还会守尸,几人一度团灭

弹幕:凉哈皮的复仇




蜘蛛守着鸭鸭尸体反复蹂躏

鸭:拉我一把

Q:这是一刀斩救队友啊




马哥躲在蜘蛛进不来的易拉罐里挑衅

弹幕:无敌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