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越苏越

3813浏览    149参与
小小

求苍云白雪论坛曾经的文包

      占tag致歉。求苍云白雪论坛曾经发布的文包,小苍苍文包计划,手机保存的文件损坏打不开了,论坛也已经闭站了,爆哭!!

  请问哪位姐妹还有保存吗,万分感谢!!

  

  

      占tag致歉。求苍云白雪论坛曾经发布的文包,小苍苍文包计划,手机保存的文件损坏打不开了,论坛也已经闭站了,爆哭!!

  请问哪位姐妹还有保存吗,万分感谢!!

  

  

莫半生

我又忍不住来发照片了。上次本来随手发几张花絮自己娱乐一下,没想到被几个老朋友新朋友鼓励到了()想起当年cos天墉组的生涯,外景七次拍了三千多张照片,上雪山下蚊子堆的,可惜后来很多片子都被我闷了没见过天日,感觉也挺对不起摄影和师兄的,也算找个机会重修了下再发出来。介于lof图片数量限制也只放了一小部分,可能是我最偏爱的几张?其他老图翻我lof也能找到一些

小作文:当年特别特别喜欢陵越,自己出屠苏完全是为了陪师兄怕他solo太寂寞(所以摄影镜头里有很多张都是屠苏也举着相机对着师兄233)不瞒您说我周围当时没人在古剑游戏坑里,我是找的两位既不打游戏也不出cos的圈外素人(?)当的师兄,因为他们在我...

我又忍不住来发照片了。上次本来随手发几张花絮自己娱乐一下,没想到被几个老朋友新朋友鼓励到了()想起当年cos天墉组的生涯,外景七次拍了三千多张照片,上雪山下蚊子堆的,可惜后来很多片子都被我闷了没见过天日,感觉也挺对不起摄影和师兄的,也算找个机会重修了下再发出来。介于lof图片数量限制也只放了一小部分,可能是我最偏爱的几张?其他老图翻我lof也能找到一些

小作文:当年特别特别喜欢陵越,自己出屠苏完全是为了陪师兄怕他solo太寂寞(所以摄影镜头里有很多张都是屠苏也举着相机对着师兄233)不瞒您说我周围当时没人在古剑游戏坑里,我是找的两位既不打游戏也不出cos的圈外素人(?)当的师兄,因为他们在我心目中巨合适(x)二位师兄果然不负我望穿上衣服打扮上都巨像陵越,又帅又美忍不住扑在他们身上尖叫(咳)我记得摄影语:你今天跟个流氓一样一直围着师兄转(我:?)

我还记得摄影夸我是他遇到过最还原的百里少侠,5555真是最高的评价了想流泪;摄影有颜有钱人还好请假自费陪我们上雪山,果然是一场大家一起完成的梦想T.T

我确实觉得那段经历意义深远,不光是自己当导演似的操刀了所有分镜设计、服装、化妆、后期特效和行程规划,与此同时我也在无意中地在寻找一种古意。一种剑气。来自久远时间之前的雪与孤独。不知真否存在过的道骨仙风。是真的,我对这件事很认真。

爹娘也不止一次说过cos玩玩就得了,有这个认真劲儿用在别的什么上不好。其实不是这样的,那段时间天墉组的故事与人对我而言是所有向往的符号集合,少年意气与冰冷禁锢,高洁与敬意,惺惺相惜却依旧陌生,所有高傲与放手。确实,可能已经脱离创作者的意图与表达范围,那时候“陵越”更像一个我自己堆放一切美学与追求的载体,通过戏服与特效我做出了那个世界,我在那个世界找到了他,跟着他我看到了不一样的夕阳和云海,甚至可能摸到了一点点那种——古意的孤独。现代世界几乎找不到的东西。我穿梭在北海的树影下,注视着红墙。我在清晨静寂的青羊观遇到修行者,一明一暗,共同吞吐呼吸。最后我去了雪山。那里上行时雪满整山,到了下午就开始一点点融化,记得在下山时已经融得快看不了什么了,然后又下了一夜的雪,第二天素裹如初。日日循环往复,就像一个个轮回头接尾,所有变与不变。

所有种种仓促难以表达,或许太故作玄虚可确实存在过我的经历里,或浓或淡。天墉师兄弟是我演绎过的第一组角色也是最后一组,不知道其他coser都是怎样的心境和经历,我的那段时间确实是于自己而言无可替代的探索与精神游走。

End.


Staff

主摄:尹修和  副摄:我

服装、化妆、后期、策划:我

陵越:兰受 阿圣  百里屠苏:我

暧昧

【古剑】万事不求人 1,算越苏越还是峰霆峰还是没cp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

就是个老梗,穿越,也不是角色粉也不是演员粉,只不过这个梗要是写欧美,大概轮不转,国内的就这俩我还能认得出脸,就,这样吧。写得烂,轻点骂,我知道自己ooc,抱歉抱歉。

李易峰站在石阶前,有那么一瞬间,他怀疑自己是在做梦,又怀疑自己曾经是在做梦。

他手里拿着把笤帚,头顶似乎有乌鸦呱呱叫着飞过,只留下一串小黑点。

陵端还在叽叽歪歪的说个不停,李易峰怀疑他就是自己臆想中的那只乌鸦,肇临惴惴不安的站在陵端后面,偷偷的扯他的袖子。

哦,他恍然的想,下一个镜头陈伟霆就要过来了。

于是他抬起眼,面无表情的看着那个看似沉稳端方的身影出现在眼前,轻声的唤他,‘屠苏’。

李易峰眨眨眼,不应该是港普吗?难...

就是个老梗,穿越,也不是角色粉也不是演员粉,只不过这个梗要是写欧美,大概轮不转,国内的就这俩我还能认得出脸,就,这样吧。写得烂,轻点骂,我知道自己ooc,抱歉抱歉。

李易峰站在石阶前,有那么一瞬间,他怀疑自己是在做梦,又怀疑自己曾经是在做梦。

他手里拿着把笤帚,头顶似乎有乌鸦呱呱叫着飞过,只留下一串小黑点。

陵端还在叽叽歪歪的说个不停,李易峰怀疑他就是自己臆想中的那只乌鸦,肇临惴惴不安的站在陵端后面,偷偷的扯他的袖子。

哦,他恍然的想,下一个镜头陈伟霆就要过来了。

于是他抬起眼,面无表情的看着那个看似沉稳端方的身影出现在眼前,轻声的唤他,‘屠苏’。

李易峰眨眨眼,不应该是港普吗?难道自己听错了?

比起他的木愣,陵越更关心的是入门弟子即将来临的选拔,估算了一下时间,应该正是他下山之际,因此他再三叮嘱陵端,‘不招女弟子!’

‘咦?’陵端不明所以,本来就不会有女弟子好吧?所以山上只得芙蕖一朵鲜花。

‘总之不管她说什么,不招女弟子!’陵越又补了一句,‘学医的也不要!所学太杂会影响修行。’

‘啊?’陵端再一次不明所以。

悄悄塞给李易峰一件硬物,陵越微微一笑,‘我回山的时候,希望能看到你们都乖乖听话,修为精进。’

李易峰握紧手里的铃铛,很是配合的乖乖点了一下头,感受到来自师兄别有深意的注目后,他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念:

果然是穿越了!

果然穿越的不是我一个!

不然陵越怎么知道杨……不,晴雪,还有少恭会来。

他决定要去当围观群众,确认一下那俩是不是也是穿越过来的,来的人当然越多越好,人多力量大,总能找到办法穿回去不是嘛,不然难道真的要让自己灰飞烟灭吗?

围观结果就是——李易峰失望了!

失望透顶!

晴雪不是穿越,少恭也不是!

而且还被陵端招进天墉了!

陵端的理由真是充分极了,理直气壮极了,‘大师兄说,学医的女弟子不要。’

看来自己注定要灰飞烟灭了吗?他咬牙切齿,不,起码他还有个伴!

陵越,不,陈伟霆,等陈伟霆回来,他就要尽快跟他对上暗号,然后想办法穿回去。

剧情发展和他记忆里基本上一样,他们在后山被怪兽袭击,刚好陵越回山,及时救下了他们。

李易峰抓紧时机,用发自肺腑的声音,舌绽春雷,大吼而出:

‘奇变偶不变!’

陵越颤巍巍的转过身,用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眼神怪异的看着他,‘你……’

血花飞溅。

‘夭寿喔!师兄受伤啦!’身边不知道谁呱呱大叫起来。

李易峰终究还是没有对得上暗号,也不知道陵越是不是有回答。

因为他晕过去了。

少恭信誓旦旦的跟赶过来的天墉其他弟子说,‘他晕血!’

Kaya_MOSS

【古一/越苏越】约

过完古三之后回去重玩儿了一把古一,还是很喜欢陵越和屠苏_(:з」∠)_
人物属于烛龙和他们自己,OOC都是我的锅。


——————下面正文——————


  屠苏离开的第三年,陵越接任天墉城第十二任掌教。这一天,远方的故人依然没有归来。

  三年来,芙蕖终于明白了,屠苏师兄下山并非游历,而是一去不回。三年前的紫胤真人和陵越就已知晓屠苏此去便无归期,只是谁也没有阻止,谁都没能阻止。陵越早已开始接手门派事务,一夕之间成了掌教,换了身衣服换了个称呼,倒也没什么变化。年复一年,天墉城在陵越手下越发强盛;年复一年,陵越从未提起那场三年之约。若不是执剑长老之位一直空悬,若不是玉泱成了掌教真人唯一的...

过完古三之后回去重玩儿了一把古一,还是很喜欢陵越和屠苏_(:з」∠)_
人物属于烛龙和他们自己,OOC都是我的锅。


——————下面正文——————


  屠苏离开的第三年,陵越接任天墉城第十二任掌教。这一天,远方的故人依然没有归来。

  三年来,芙蕖终于明白了,屠苏师兄下山并非游历,而是一去不回。三年前的紫胤真人和陵越就已知晓屠苏此去便无归期,只是谁也没有阻止,谁都没能阻止。陵越早已开始接手门派事务,一夕之间成了掌教,换了身衣服换了个称呼,倒也没什么变化。年复一年,天墉城在陵越手下越发强盛;年复一年,陵越从未提起那场三年之约。若不是执剑长老之位一直空悬,若不是玉泱成了掌教真人唯一的亲传弟子,芙蕖几乎以为陵越已经忘了那年展剑坛上的约定,忘了那个叫做屠苏的少年。

  执掌门派五十三年,陵越开创了天墉城一代盛世。然而天墉纪事中,陵越的记载不过寥寥几笔,大半是因其掌教五十三年未立执剑长老。对于这些,陵越不甚在乎。他仰无愧于天,俯无愧于地,天地之间亦无愧于师门、众生。

  卸任掌教后的陵越没有离开昆仑,隐居在天墉城外的深林,日日可闻门中计时的钟声。大约是清气充盈,这片树林虽在高山,草木倒生得繁盛,塘中竟有荷花。夏荷映日,枯荷听雨,寒来暑往,又是一岁。山中无人来访,陵越就静坐窗前,时常几日不动;又或忽而出剑,飚发凌厉,似是少年。时日愈长,陵越似于草木之中有所参悟。世人常言“绝情寡欲,修道升仙”,然而“道法自然”,生死情欲皆为自然,就如这山中草木生死轮转、向阳而居,又谈何修仙。既然执念生而不灭,又何苦强求,反入心魔。某年春日,正值细雨蒙蒙,玉泱接到一红衣女子传信,于山中竹屋见到了他的师尊。陵越倚窗而坐,似是在远望东方,面容安详,满百岁而逝。

  数百年后,一双少年少女来到早已破败的天墉城。少年看着被时光损毁石刻念念有词,少女拿出画本画着眼前之景。矗立的半尊雕像、连绵的青砖石墙,依稀可见当年盛况。不远处,陵越的魂魄挡住了那些贪婪的妖邪,直到那二人离开山门。数百年,陵越未入轮回,守护着天墉城,看着它从盛世走向没落。人世情苦,陵越已看得透彻,轮回转世亦不外如此,而天墉城中却有他放不下的执念。

  直到陵越魂魄之力耗尽,远方的故人依然没有归来。

   

  君子重诺。二人的魂魄消散于天地,终有一日,也将在这广饶天地间再见。

  

  【完】

逝水墨痕

【越苏越】清明·守约

虚构第一人称视角。本来想半白半古的,结果弄成了不白不古。


  吾友陵越,天墉城第十一代执剑长老大弟子,第十二代掌门,一生光风霁月,坦荡磊落,执掌门派五十三载,开天墉百年之盛世。凡得闻其名,见其人,受其惠者,无不称其侠骨胸襟。门中弟子与天下布衣百姓皆以之为不日之飞仙,然独陵越自知之谬。

  吾与其相交而游七十年间,常于山巅煮茶论月。尝叹曰:“吾有一师弟,名曰百里屠苏,师尊紫胤真人以屠绝鬼气苏醒人魂之意名之。师弟自幼不幸,背负上古凶剑焚寂煞气,是以眉间一点丹砂。每至月圆之时,煞气便骇然发作,发作之时屠苏双目血红不辨人鬼...

虚构第一人称视角。本来想半白半古的,结果弄成了不白不古。


  


  吾友陵越,天墉城第十一代执剑长老大弟子,第十二代掌门,一生光风霁月,坦荡磊落,执掌门派五十三载,开天墉百年之盛世。凡得闻其名,见其人,受其惠者,无不称其侠骨胸襟。门中弟子与天下布衣百姓皆以之为不日之飞仙,然独陵越自知之谬。

  吾与其相交而游七十年间,常于山巅煮茶论月。尝叹曰:“吾有一师弟,名曰百里屠苏,师尊紫胤真人以屠绝鬼气苏醒人魂之意名之。师弟自幼不幸,背负上古凶剑焚寂煞气,是以眉间一点丹砂。每至月圆之时,煞气便骇然发作,发作之时屠苏双目血红不辨人鬼。后遭构陷,无奈逃往山下,与友人一道寻解宿命。然天意已定,其终将赴蓬莱一战。临行前曾同吾定下三年之约,第十二代执剑长老之位便是为此人所留。春秋飞逝,三年早已过去,我知道他再也不会回到这天墉城。未曾想自己因执念过深,久生心魔。世人都道吾必将羽化登仙,可陵越只想顺应吾心而活,又谈何修仙。”语毕,余叹惋不止。此吾友所以不能登仙。

  陵越已然于数年前作古,门人依其遗言于天墉城后山建一简墓。每逢其忌日及清明,余必携茶至墓前,同吾友再话天地,一如吾友在时。是年余依旧,所见之景却大为不同。恰入后山,见一绛衣黑衫南疆男子跪倒于陵越墓前,絮絮自言,恸然无泣。忽观其眉心一抹朱砂,大惊,然后方觉天命弄人。余立于林中良久,默然视之埋一玉铃于陵越墓前,又诉许久,方才不舍而去。陵越生前之约已实现,吾不知其于九泉之下是喜是悲。

  呜呼!吾道三十三天,最高不过离恨天,四百四病,最病相思病。此虽用于男女之情,岂男女有别乎?吾哀生人不能与已逝之人相见,已逝之人不能圆其夙愿,何以苍天之无情!

  陵越一生缄默,身后未留只言片语,余且作此篇祭之。

谢木

【越苏越无差清水】桂花酒

戏改的,且作中秋贺。

人间中秋。

满月高挂,金秋十里桂花盛放。亦是月华阴力大盛之日,故而此日人间少有妖魔作祟,且算太平。

陵越抱剑斜身依靠在枫林亭中兀自出神,远处灯光璨然,四处皆是熙熙攘攘欢声笑颜。他双眸清明,注视着周遭草草木木,灯光人影眼中喟叹之色一闪而过,却未有何言说。

天墉掌门,须坐镇天墉一日不得懈怠,非要事不得出。故而每位掌门继任前皆被会被派往人间游历,期满一年则归而就任此后长留天墉不得出。

陵越脑海中恍惚映出过往大半年中游历天下,亦曾涉水跋山识天下之大,亦曾惩奸除恶尽意气之风。师弟曾经的友人一一拜访,近至红玉远如青丘,心中所憾所痛皆化执念,三尺霄河也问焚寂何在。

叹息轻不...

戏改的,且作中秋贺。

人间中秋。

满月高挂,金秋十里桂花盛放。亦是月华阴力大盛之日,故而此日人间少有妖魔作祟,且算太平。

陵越抱剑斜身依靠在枫林亭中兀自出神,远处灯光璨然,四处皆是熙熙攘攘欢声笑颜。他双眸清明,注视着周遭草草木木,灯光人影眼中喟叹之色一闪而过,却未有何言说。

天墉掌门,须坐镇天墉一日不得懈怠,非要事不得出。故而每位掌门继任前皆被会被派往人间游历,期满一年则归而就任此后长留天墉不得出。

陵越脑海中恍惚映出过往大半年中游历天下,亦曾涉水跋山识天下之大,亦曾惩奸除恶尽意气之风。师弟曾经的友人一一拜访,近至红玉远如青丘,心中所憾所痛皆化执念,三尺霄河也问焚寂何在。

叹息轻不可闻。

修长手指紧了紧手中冰冷剑鞘,一双清明双眸睁开将憾色掩。一缕清香默默顺着晚风飘过来送入鼻中似曾相识,浸透了满城盛放桂花香,颇醉人。

——桂花酒。

陵越似愣了愣,脚步不由得迈出寻访香气所在,面孔上仍是淡淡,但眼神却在想起的那一刻柔和起来。却是幼时笑话,因师弟常年身于昆仑不得出,故而每次受命下山除妖便会带些小玩意儿托芙蕖转交于他,其中有一次便是带了桂花酒。

之后——便是一醉一罚。天墉城首席弟子一生克己复礼,却也曾败给了一坛酒,被罚去藏经阁抄写《剑典》,五百遍。

思及此番,陵越低头似是懊恼,微柔和下来的眼神却带感怀,念及红玉曾言:“百里公子途径安陆,见酒坊桂花酒却是不胜欣喜,不知何故。”

他也是喜欢的。

他步入酒坊中买得一坛,缓步回到亭中坐下斟满两杯水色姜黄酒香飘散,入口却是清甜绵长。送入口中头微仰起,一点泪光不知何时浸在眼角,似是第一次喝酒为酒力所逼。

陵越一口饮尽复低头咳了几声,神识微恍,撑着石案抿唇径自沉默,却见对面石椅上那人一双清澈眼瞳正望着自己,玄色衣衫裹身,面前酒杯中清透水面却映照出人倒影微晃。

“师弟,请……”

那人不言不语,亦未执杯。

“既然喜欢,为何不饮?”

那人不言不语,仍旧未曾执杯。

喝过酒的人,难免固执认真一些。陵越抬眸见他始终不饮,忽而起身再询,定睛一看,石椅上不过几片安陆之秋特有的血色红枫,又哪来什么人呢?

心冷下来,他身躯僵住了似的站在原地半晌,微醺的头脑被寒冷夜风吹得清醒过来几分,眼神渐渐沉寂颓然坐下。眼角泪珠空悬已久,终隐没在鬓发间映出几缕霜白看不清晰。

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负,少年游。

二次元宅鱼

【知乎】有个师弟是种什么样的体验?(cp看tag)

@比及三年,将复而野

少年时,他是我最渴望与之一战之人;

中年时,他是我唯一认定的执剑长老;

如今,他只是我想要见到的人。


@逍遥拳不平

大概是,他用刀剑指着我,我也会当他是回心转意,要回家看一看了。


@承君此诺

于我而言,称“师侄”更为恰当。

即墨一场花灯,此生不忘。


@红袖添香

从前也拿师弟开过不少玩笑,现在呢,只想让他的路走得顺一点,眉头上的皱纹少一点。

他师尊还没皱纹呢!


……或许会再加吧,插刀子上瘾ing

@比及三年,将复而野

少年时,他是我最渴望与之一战之人;

中年时,他是我唯一认定的执剑长老;

如今,他只是我想要见到的人。


@逍遥拳不平

大概是,他用刀剑指着我,我也会当他是回心转意,要回家看一看了。


@承君此诺

于我而言,称“师侄”更为恰当。

即墨一场花灯,此生不忘。


@红袖添香

从前也拿师弟开过不少玩笑,现在呢,只想让他的路走得顺一点,眉头上的皱纹少一点。

他师尊还没皱纹呢!


……或许会再加吧,插刀子上瘾ing

莫半生
但求凉薄尘世,遂他平生意,会他...

但求凉薄尘世,遂他平生意,会他平生愿,不负他,剔透肝胆,一身正气。
出自微博@人间抽风客 


我家师兄冰姿玉骨美貌慑人啊啊啊!!剧情向正片大图在微博已经发了!id莫醒天 欢迎来看~

但求凉薄尘世,遂他平生意,会他平生愿,不负他,剔透肝胆,一身正气。
出自微博@人间抽风客 


我家师兄冰姿玉骨美貌慑人啊啊啊!!剧情向正片大图在微博已经发了!id莫醒天 欢迎来看~

草二竹皿
[cp]#越苏##古剑奇谭##...

[cp]#越苏##古剑奇谭##越苏越同人填词#

与君书
(@后为微博)
策划/填词:君欺【未来之声】@ 草二竹皿_君欺
后期:青衿【自由人】@ 青衿君z
演唱:清莳【乐染华章】@ 夜柒柒丶 
美工:阿浅@ 想上天的咸鱼浅 
原曲:画心

“天墉城今又雪  应知屠苏归来否”
5sing:http://5sing.kugou.com/fc/15837016.html###

笔尖墨  夜夜勤书求不得
风作客  一如别离无须和
早春生  经年过
寒尽冬梅不堪折
却仍是 ...

[cp]#越苏##古剑奇谭##越苏越同人填词#

与君书
(@后为微博)
策划/填词:君欺【未来之声】@ 草二竹皿_君欺
后期:青衿【自由人】@ 青衿君z
演唱:清莳【乐染华章】@ 夜柒柒丶 
美工:阿浅@ 想上天的咸鱼浅 
原曲:画心

“天墉城今又雪  应知屠苏归来否”
5sing:http://5sing.kugou.com/fc/15837016.html###

笔尖墨  夜夜勤书求不得
风作客  一如别离无须和
早春生  经年过
寒尽冬梅不堪折
却仍是  一念苦守着执着

提笔着墨且绘你眉眼微皱
可年岁  已将你面容摧折
屠苏酒杯中酌  焚寂指触尚余温
醉眼胧  此生难得几回疯

守着他  虽逆叛不忍休
待他归  必将仗剑山河纵
仍铭心昔时诺  坐化枯骨又如何
尽一生  等不到故人相候

今朝雪  天际微熹照故里
苔上痕  应为他少时遗迹
风已去  人长离
百年唤不回归期
叹只叹岁月无情葬痴心

提笔着墨难绘他眉眼温柔
终百岁  一别经年身作客
谁可叹痴情过  世间钟情自是我
若为仙  长夜孤寂怎奈何

守着他  虽逆叛不忍休
待他归  必将仗剑山河纵
仍铭心昔时诺  坐化枯骨又如何
尽一生  等不到故人相候

梦过千年待他魂归桃花旧
再相会只相见黄昏青冢
屠苏草百里生  伴他长眠无遗恨
转过身  一触眉眼泪朦胧

问执念  五三载位空候
问他心  七十六年情依旧
天墉城今又雪  应知屠苏归来否
风华落  长路漫漫谁与共

莫半生
昆仑百千丈,不知日月衰。 #古...

昆仑百千丈,不知日月衰。

#古剑奇谭##cos#天墉组

昆仑百千丈,不知日月衰。

#古剑奇谭##cos#天墉组

莫半生
雪月花时最忆君。 #古剑奇谭#...

雪月花时最忆君。

#古剑奇谭##cos#天墉组

雪月花时最忆君。

#古剑奇谭##cos#天墉组

莫半生
#越苏越#cos 煞气发作苏&...

#越苏越#cos 煞气发作苏&受伤隐忍越
正片是正剧风,这张只能放在番外里辣
正片发在微博 @莫醒天
士大夫表见评论

#越苏越#cos 煞气发作苏&受伤隐忍越
正片是正剧风,这张只能放在番外里辣
正片发在微博 @莫醒天
士大夫表见评论

逝水墨痕

自填词越苏越同人歌②.

《山河与共》越苏越.

曲:《东风志》Aki 阿杰

词:逝水墨痕


天外的云声 恍隔世入经年

彼端的魂魄 可回望昆仑巅

依山观澜却再不见故人面

前路迢迢 碧树已谢


眉间点朱砂 似谁当年无邪

发上千丈雪 独斟酒空对月

百载春秋盛 惟执剑之位缺

无悔守候 命数难解


山中光阴 岁月无穷 一眼都看遍

昔日音犹 怅然释书卷

似这 苍云白雪 剑啸九天 何时得复现

此去茫茫愿尽远...


《山河与共》越苏越.

曲:《东风志》Aki 阿杰

词:逝水墨痕

 


天外的云声 恍隔世入经年

彼端的魂魄 可回望昆仑巅

依山观澜却再不见故人面

前路迢迢 碧树已谢

 

眉间点朱砂 似谁当年无邪

发上千丈雪 独斟酒空对月

百载春秋盛 惟执剑之位缺

无悔守候 命数难解

 

山中光阴 岁月无穷 一眼都看遍

昔日音犹 怅然释书卷

似这 苍云白雪 剑啸九天 何时得复现

此去茫茫愿尽远

 

执剑在手中 天意不得成全太匆匆

人间事斑驳 灯火几万重

过往都成空 忘情难就只一人执念 忽上心头

徐徐目送道珍重

 

脉脉叶清歌又拂过谁耳边

挽一缕残识 身影渐行渐远

坐风静聆心涛 袖敛灯下月

思绪千叠 提笔难写

 

山中光阴 岁月无穷 一眼都看遍

昔日音犹 怅然释书卷

似这 苍云白雪 剑啸九天 何时得复现

此去茫茫永相别

 

执剑在手中 天意不得成全太匆匆

人间事斑驳 灯火几万重

过往都成空 忘情难就只一人执念 忽上心头

徐徐目送道珍重

 

论山河故梦 仙缘不续怎惧心魔

同道来时路 殊途归期误

赤色倏破长空 回首得见一人立身后 无言种种

依稀泪眼都朦胧

 

焚寂与霄河共 天墉旧雪又化尽多少悲愁交纵

再多荏苒也从容

 

——END——

天涯犹有未归人.


庸乡

【苏越苏】一生有十憾

之前看到cp十虐和十幸,突然来了灵感所以写了这个
————————————————————————

一憾相伴仅韶华
二憾未曾共行侠
三憾年少心动却非他
四憾肩负重责如锁枷
五憾命主孤煞
六憾一人白发
七憾旧事难放下
八憾手中执剑成笑话
九憾最终未归家
十憾余生太短,没有等到他

之前看到cp十虐和十幸,突然来了灵感所以写了这个
————————————————————————

一憾相伴仅韶华
二憾未曾共行侠
三憾年少心动却非他
四憾肩负重责如锁枷
五憾命主孤煞
六憾一人白发
七憾旧事难放下
八憾手中执剑成笑话
九憾最终未归家
十憾余生太短,没有等到他

逝水墨痕

[越苏越]中秋的礼物.清水.

想圆越苏越一个美好的结局./个人偏心苏越x

心尖上的cp.

虽然离中秋还很远,但是我怕我禁网...

文笔渣.如果能接受就看下去吧√


[图片]

想圆越苏越一个美好的结局./个人偏心苏越x

心尖上的cp.

虽然离中秋还很远,但是我怕我禁网...

文笔渣.如果能接受就看下去吧√








逝水墨痕

自填词越苏越同人歌.

《忆》
词:逝水墨痕[就是我]
曲:音频怪物《典狱司》

月凉风惊起
剑阁残雪落孤影
华发映寒衣
执酒空对饮
昆仑春秋又几季
眉间朱砂似故人归梦里
昔日一别终难聚
七十六载长离
犹记榣山凤鸣留遗韵

【可以插点台词.戏腔&RAP实在太煞风景.】

曾诺仗剑同行踏河山万里
君还记
卧窗抵足观风雨
年少凭栏听竹曲
展剑意拂苍云
逝水去只余空待眼底泛清漪

曾诺仗剑同行踏河山万里
君还记
卧窗观雨旧容音
今朝凭栏忆竹曲
再不复昨日景
逝水去只余执念眼底泛清漪

【台词】

曾诺仗剑同行踏河山万里
君还记
三年之约早逾期
恍若忽见荒魂归
眼轻阖山林寂
春又临落花无言细雨湿衣襟

——END——

侵权删.

《忆》
词:逝水墨痕[就是我]
曲:音频怪物《典狱司》




月凉风惊起
剑阁残雪落孤影
华发映寒衣
执酒空对饮
昆仑春秋又几季
眉间朱砂似故人归梦里
昔日一别终难聚
七十六载长离
犹记榣山凤鸣留遗韵

【可以插点台词.戏腔&RAP实在太煞风景.】

曾诺仗剑同行踏河山万里
君还记
卧窗抵足观风雨
年少凭栏听竹曲
展剑意拂苍云
逝水去只余空待眼底泛清漪


曾诺仗剑同行踏河山万里
君还记
卧窗观雨旧容音
今朝凭栏忆竹曲
再不复昨日景
逝水去只余执念眼底泛清漪


【台词】 



曾诺仗剑同行踏河山万里
君还记
三年之约早逾期
恍若忽见荒魂归
眼轻阖山林寂
春又临落花无言细雨湿衣襟

——END——

侵权删.

叫我太厚凉凉

百粉点梗

不知不觉就过百了_(:3」∠❀)_
债多不压身,来吧来吧!

楼台 蔺苏 越恭越 越苏越 戬空 圣我((/ω·\*))
贱虫 all盾(霍盾、冬盾冬、锤盾、铁盾铁)哈蛋福华


带梗来啊,宝贝儿们

均可。。。会不会太多?






点欧美的话。。慎重!我没正式动过手。画风不一定转得过来。






以及,哀家处于旅游状态,Wi-Fi以及时间都处于不稳定状态,所以。。。。



看我签名...




不知不觉就过百了_(:3」∠❀)_
债多不压身,来吧来吧!

楼台 蔺苏 越恭越 越苏越 戬空 圣我((/ω·\*))
贱虫 all盾(霍盾、冬盾冬、锤盾、铁盾铁)哈蛋福华


带梗来啊,宝贝儿们





均可。。。会不会太多?
















点欧美的话。。慎重!我没正式动过手。画风不一定转得过来。
















以及,哀家处于旅游状态,Wi-Fi以及时间都处于不稳定状态,所以。。。。








看我签名
















































说来,我可以把点梗当百日交上去吗!








可以吗!








(( ˃̶̤́ ॢ▿ ॢ˂̶̤̀ ))ˈ·✧

草二竹皿

摸鱼摸鱼,为了证明我的懒癌还有得医。

摸鱼摸鱼,为了证明我的懒癌还有得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