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跨年

32269浏览    2819参与
画师小黑鱼

虎年作品:福袋抢不停,跨年狂欢季

虎年作品:福袋抢不停,跨年狂欢季

桃杏混合

NY•TFB

团向

跨年


王源儿躺在湖南跨年候场的休息室沙发上刷抖音。


刷到个视频如下:


“哥哥新年快乐!”弟弟从后面抱住哥哥。


“哥哥也祝你新年快乐!”哥哥把弟弟抱过来。


“哥哥最好了!”


“哥哥知道。”


萌萌的弟弟叫哥哥的声音真的好好听啊啊啊啊!还有哥哥叫哥哥也好苏!!!


由于前些日子他要在央视那录制节目,就刚巧碰到千玺在那练习,想了想上次去北京太忙都没去找王俊凯玩儿,要么他非得请个小半天的假来陪他。


于是乎最刚的刚哥王天龙打算拿他们家“七老八十”的老大哥试验一下好不好玩,毕竟娱乐圈去找别的哥哥试是有些尴尬了。


虽然说找他们小队长也怪尴尬的…...

团向

跨年


王源儿躺在湖南跨年候场的休息室沙发上刷抖音。


刷到个视频如下:


“哥哥新年快乐!”弟弟从后面抱住哥哥。


“哥哥也祝你新年快乐!”哥哥把弟弟抱过来。


“哥哥最好了!”


“哥哥知道。”


萌萌的弟弟叫哥哥的声音真的好好听啊啊啊啊!还有哥哥叫哥哥也好苏!!!


由于前些日子他要在央视那录制节目,就刚巧碰到千玺在那练习,想了想上次去北京太忙都没去找王俊凯玩儿,要么他非得请个小半天的假来陪他。


于是乎最刚的刚哥王天龙打算拿他们家“七老八十”的老大哥试验一下好不好玩,毕竟娱乐圈去找别的哥哥试是有些尴尬了。


虽然说找他们小队长也怪尴尬的…


但是好歹他已经尴尬那么多年了也不怕了…


毕竟群聊内容都不会外传,有时助理们也不能知道全部的事儿。


我们的小群像小黑屋一样儿。


湖南卫视跨年节目候场中…


群聊“傻子傻子帅傻子”——


王源:语音消息(哥哥~新年快乐~)


此时的王俊凯正在直播看到了这条消息,转个文字的功夫嘴里的酸辣粉差点一口喷出来,鸡皮疙瘩碎了一地,趁着那边剧组导演喊开拍的机会下了直播。


王俊凯:语音消息(王源儿你是不是脑子有毛病?)


当然了,王源直接点的外放,王俊凯也知道,因为每次他们俩“犯jian”的时候都得周围十公里没有活物,蚊子都不行。


嘤嘤嘤,好你个王俊凯,辜负我源哥的一片真情。


王源:语音消息(你不想人家的吗…卧…)


“卧槽…”王源看着进门的史强心中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史强已经愣在了门口。


我是谁我在哪我刚刚听到了什么?我是不是听见这小子撒娇了?还嗲嗲的??跟谁撒的娇啊???谁俘获了我们家源源的芳心???!


关上门又想了一会儿,史强基本上猜了个大概:“那…要不我走?”史强试探性地问,明眼人都知道刚哥脸快憋红了,但还是憋出来一句不必了。


再一看手机屏是一串的哈哈哈鹅鹅鹅,稍微有些带了孩子气:“别笑抽了行吗?”


那人没回应,他也不恼。


王源:千玺呢?


王俊凯:不知道


王源:那傻小子惹着你了?


王俊凯:没有,单纯不想回你


嘤嘤嘤,我不是你最爱的弟弟了吗王俊凯?你这个男人心变得好快啊。


易烊千玺:刚从直播下来,坐地铁找王俊凯去。


王源:等等?!你们俩在一起跨年啊?


易烊千玺:不然呢您?


王源:不说了我要上场了。


易烊千玺:老王你拍戏还在老地方?


王俊凯:嗯,叫哥。


于是大佬发了一串咯咯咯咯下蛋的表情包,他咯回了句傻玩意儿就消失了,他也知道拍戏去了,小梨涡就挂在脸上荡着秋千不下来,愣愣地盯着手机浅笑。


直到身边来了人,才收起笑容变回他的易大佬。


“虎哥,这两天你回家陪陪老婆孩子吧。”


“你怎么办?”胖虎有些不太放心小烊崽子,这小崽子一眼不看住就不知道跑哪作死去了。


“我要是不出意外的话先去找王俊凯,然后就是拍戏,我拍戏不用跟着。”易烊千玺很少说这么多话,还不是为了让胖虎放心。


“那…行吧,你把自己照顾好啊,早饭记得吃,尽量别做大幅度动作想着点你的破腰,还有你那猪蹄子和肘子保护好别再跳不了舞…”胖虎似乎还有什么没叮嘱完,被易烊千玺及时止损。


“虎哥,你快成我妈了。”


“你个小兔崽子,我这还行,你看小凯完全变成了你俩的老妈子。”胖虎感叹道:“这孩子今年也自己在湖南跨年,估计你们又见不到面了。”


随着胖虎的话易烊千玺越来越沉默,胖虎马上意识到说错话了,赶紧救场:“过几天你们还是能见面的。”


“嗯。”可惜千祖宗并没有理会他说了什么,一心一意沉浸在自己高德地图的世界里。


“行了你走吧,我去找王俊凯了。”少年慵懒地起身,我希望你见到王俊凯以后依旧可以流利地叫王俊凯。


另一边王源下了节目就做出了个巨大的决定,三下五除二先把史强赶走,这挡人害的玩意儿,抑制住他的大计划了。


拨通老王电话——


“歪老王?”


“节目下了?”


“嗯,小烊崽子?”王源偷笑,小烊崽子又偷老王电话接了。


“怎么着,您老在那边孤独吗?”


“想跟你说呢,跟王俊凯出发来机场接我,我马上登机一个多小时就到。”


等等?!您就这样过来啊!未等千玺回话便挂了电话。


“咯咯咯,源儿哥说让我们去机场接他。”


“成,刚好这段没我戏份,我跟导演说一声。”


少年勾肩搭背地离开,不禁让剧组的人觉得感情真好,要知道千祖宗有多“高冷”,你不说话他能冻你一天。


钻上保姆车的烊崽本来打算像以前一样在王俊凯身上拱个舒服的地儿睡一觉,懵懵的小烊头被胳膊抬起来扔到靠枕上:“祖宗,我开车。”


“知道了还不行吗!”烊崽撇撇嘴,就是你的错,王俊凯也不稀罕跟他掰扯,全当是宠孩子了。


沿途的风景都没有被千玺同学看见,靠着后面的小枕头不是很舒服地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抬头望去很美,算不上繁星密布,那样是否看起来太虚伪了,但也是星星点点地撒落人间,围着月亮转。


就像我们一样。


不常见面也依旧不会动摇我们的关系。


大街的人挽留不到深夜,大人急着回家陪家人,小孩子急着写作业看跨年,保姆车在公路上一路畅通无阻飞驰而过。


.


不出二十分钟,熟悉的鸭舌帽少年进入视线,王俊凯赶紧推醒旁边的崽,眼尖的少年自是也发现了他们俩,没带什么东西,一路上都是小跑着去的。


少年低眸看了眼表,距离十二点还差十几秒,霎时间加快了奔跑的速度,两边人在向中间奔跑。


快一点,再快一点…


机场零点的钟声准时响起,三个少年紧紧拥抱在一起。


少年,我们的第六年,你们和四叶草的第九年,你们之间的岁岁年年。


希望我的碎碎念念能温暖你的岁岁年年。


你们在,我永远愿意穿过人流拥抱你们。

.

NY.TFB—END—


好吧好吧我承认,就是今年跨年的

我知道发的晚但是你们又打不到我


没啥放的放个原图吧

四川生活
各个年代的四川人是怎么跨年过元旦的,来看看你都被说中了吗
各个年代的四川人是怎么跨年过元旦的,来看看你都被说中了吗
我爱做饭
跨年晚宴!我花1300忙活2小时做了8个菜
跨年晚宴!我花1300忙活2小时做了8个菜
蚁安居
初四迎春辞旧岁,人间喜气灶神知...

初四迎春辞旧岁,人间喜气灶神知!大年初四,恰逢立春,蚁安居祝您新的一年日子红红火火,事业步步高升! 

初四迎春辞旧岁,人间喜气灶神知!大年初四,恰逢立春,蚁安居祝您新的一年日子红红火火,事业步步高升! 

先生不在家.(中考版)

[张真源×我] 跨年小记.

  • 新年小记.

  • 勿上升至正主  上升了你的过年串门亲戚是ss!

  • 本文纯属虚构 

  • 新年快乐!


  你见过冬天的情侣怎么腻歪法吗?


  其实我见过的也就是女朋友钻进男朋友的怀里取暖,还有的两个人一起握着热乎乎的奶茶用同一个吸管在那你侬我侬的……


  但是咱就是说为什么我谈恋爱就不一样了。


  众所周知,我们家张先生是属于怕冷体质,所以他经常粘着我,我们经常贴贴。


  我是一个北方人,大学考到重庆这块,家...

  • 新年小记.

  • 勿上升至正主  上升了你的过年串门亲戚是ss!

  • 本文纯属虚构 

  • 新年快乐!


  你见过冬天的情侣怎么腻歪法吗?


  其实我见过的也就是女朋友钻进男朋友的怀里取暖,还有的两个人一起握着热乎乎的奶茶用同一个吸管在那你侬我侬的……

  

  但是咱就是说为什么我谈恋爱就不一样了。


  众所周知,我们家张先生是属于怕冷体质,所以他经常粘着我,我们经常贴贴。


  我是一个北方人,大学考到重庆这块,家里拿了好多羽绒服但是一到冬天我发现我根本不需要。


  就…就感觉穿个大衣啥的就行了。


  有时候只穿一件卫衣就能出门和朋友浪的起飞。


  很多南方朋友见我这么穿第一反应就是问我,你不冷吗?得到我的多次肯定后整个人都怀疑人生了。


  当然张真源也是这个样子。


  我们第一次见面他也惊讶地问我,语气带着一种羡慕。


  后来我们谈恋爱了。我记得那天张真源向我表白成功后立马掏出手机跟兄弟们分享他的喜悦,然后炫耀。


  没多久他们又聚会了,当时大家都在玩游戏嘛,然后问到张真源了:


  “张哥你为啥她不可啊”


  我很期待并且已经准备好感动得流眼泪然后张哥温柔地抱抱我安慰我什么的。脑子一片画面感满满。


  当时张真源害羞地挠挠头,然后羞怯地笑着说:


  “就…就只是…额…因为她在冬天挺暖和的吧……”


  说完还哈哈了两声。


  我听完感觉我脑子想的都是一些什么玩意,这么浪漫的场面也没出现。张真源,我还是错付了。[手动哭泣]


  嗐,行吧,反正自己的男朋友冷了哭着也得给他捂热乎了。


  现在不就马上过年了嘛,因为工作出差的缘故,要回一趟老家那边。正好我寻思可以带张哥回家过年。


  张家那边也通知好了,我们在收拾行李。张真源一直在我背后吱吱喳喳不停地问:


  “东北真的有雪嘛?”

  “你老家下雪了嘛?”

  “雪可以吃迈?”

  “你老家的雪下得大不大呀?”

  “我可以堆一个超大的雪人迈?”

  “是不是可以打雪仗!!!”

  ……


  他是真的很好奇,我甚至怀疑张真源是不是没见过雪,但是好端端的钓系男友变成可爱无敌的真真我真的手足无措。


  我忍不住打断他的可爱问题炮:“斯道普!!!首先呢你也看了我妈发的视频,视频中的雪也下了很大。其次天空中有那么多的灰尘和脏东西你别看那小玩意儿白白净净的你吃了十有八九会得病。还有你可以堆雪人打雪仗也OK但是我害怕你会把一楼的玻璃打碎。”


  一口气一次性回答这么多问题也真是刺激,我差点没喘上来气。不过和张真源接吻的时候还是差了点。

  

  我继续忙着收拾行李,听到他小声的说:“打碎就打碎嘛……碎碎平安嘛……”


  天哪我的真真宝贝太可爱了吧救命,好想狠狠地亲一口哇太可爱了!


  我的脸上全是那种长辈的慈祥的笑,而且笑得不能自己,越来越狰狞。


  他歪头微嘟着嘴巴盯着我,过了几秒他糯糯地问我:“最后一个了呗~”


  “行行行你说你说”


  “是不是可以在街上滑冰~”


  你别说,我还认真的想了想,然后回答:“可以哇!”他的眼里发出了光,哇了一声。然后我补充,“但是吧这玩意不好控制。你要是摔轻了可能没啥疼的,摔重了能给你疼得一年半载的。”


  张真源傻笑了好久好久,也不知道这么大个帅哥在乐啥呢


  踏上东北这方土地,属于北方的冬天的严寒扑面而来。好久没回来了这感觉也是久违了。


  正在向下飘悠悠地落的雪花被吹破,地上的雪堆被卷起,仿佛走进了雪花的结界。


  东北的风是属于风可大又可使劲吹还特冷那种,我的手心刚有一点温度就被风吹走了,只留下透人心弦的冰冷。


  我担心地看张哥,却发现他在做一些好幼稚的事。

  

  “哈~”张真源惊奇地张大嘴巴,兴奋地说:“你看!有哈气!!!”

  

  我看他除了缩着脖子之外也看不出他冷,于是我问他,“你冷吗哥?”


  他摇摇头,说:“我还好”我已经吃惊地挑起眉毛。


  他看到我惊讶的表情,又看到我红红的鼻尖和红红的手,说:“来吧,到男朋友这里来。”


  说完他敞开羽绒服。


  我贴贴张哥,发现真的很暖和很暖和,像个火炉。这很反常,于是我上手他的身子。


  “哼哼哈哈哈你别闹,乖乖取暖吧。”张真源怕痒。


  “哎哟那边的小闺女小伙子,别在公共场合腻歪行不行,要腻腻歪歪的回家腻歪去”一个很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是站点的铁警。


  我被他这么一说真的很不好意思,整个人红透了,只把脸埋在张真源的胸里。只留下张真源尴尬地看着铁警。


  我们刚出站口就听到了弟弟喊我们的声音,还挥手。


  张真源搂着我一起走到那,弟弟见状乖乖接过行李然后小声的咕咕叨叨:


  “哼,刚一下车就秀恩爱”


  张先生听到了,他笑了,调侃着:“咋?你姐的狗粮不愿意吃啊?”


  “不愿意吃是吧,我就按着头让你吃”我附和。


  弟弟:“请你们善待我好吗,保护单身狗人人有责!好啦姐~姐夫咱们回去吧。”


  我们坐上了车,我和张真源一直十指相扣。但离家越近我越能感到手心老腻乎了。


  “你怎么啦真真,紧张吗?”

  “嗯嗯有点紧张”

  “为什么紧张啊”

  “怕叔叔阿姨不喜欢我怎么办”

  “别害怕我爸妈真的好喜欢你的,真的!”


  然后这位小朋友得到我的多次保证后思考片刻许久,决定买东西讨好父母。


  我听到他的想法后回头看了看勉强装进后备箱的行李,这些东西有三分之二是张先生带给父母的见面礼物也是新年礼物。


  后来我拦不住他,又买了一堆礼物,要不是人差点上不了车他才有所收手。


  好家伙本来三点就能到家这已经五点半多了才到家。


  然后张真源在门口踌躇了好久,一直在纠结紧张,我弟看不下去了直接按铃。


  然后我爸妈看着门口忒多的礼品和三个人。


  爸爸:“这干啥呢这”

  妈妈:“这是…打算搞批发吗?”

  爸爸:“打算当个小贩体验生活吗?”

 

  我笑笑,说:“唉您二老可别小看这礼物,这些呀都是你们未来女婿张真源买的!是不是啊~”

  张真源见到父母有些羞怯紧张,我掐了他一把,他才后知后觉:“啊…对…对……叔叔阿姨过年好……”

  我又补充:“要不是我弟那车放不下要不然张真源能把整个超市都买下来!”

  弟弟:“嗯???咋还有我事”

  然后我爸妈被逗笑了直夸张真源:“这倒也不用了,小张也是有心了啊,快来准备吃饭吧。”

  

  妈妈做了一大桌美味,还有几道川菜,爸爸取出了珍藏已久的酒,要和张真源不醉不归。

  张真源略带害羞地接过父亲递过来的酒杯,然后爸爸一直在灌酒,没等张真源喝趴下父亲倒是说酒话了。


  “这老头子,”妈妈笑着嗔怪着,然后转头对张真源说:“小张啊,你也别喝了乖,喝多了对身体不好,休息一下好吗”


  张真源已然有了许些醉意,脸颊红扑扑的看起来像只红苹果。他带着笑意看着我,然后撩了一下刘海喉结滚动。


  真行,钓系张真源又回来了。


  妈妈朝我使了个眼色,然后招呼和兄弟聊的正欢的弟弟收桌。


  我叫他:“真真,张真源”


  他两眼迷迷糊糊的慢慢的抬头,还是下意识地回应:“嗯~”


  “走吗?”

  “嗯走呗~你去哪我就去哪”

  “那就走吧,去吹吹风,醒醒酒”

  “嗯~好的呀~”


  张真源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胳膊搭在我的身上,还勾住我的脖颈。他把脸凑过来软软的蹭蹭我的脸,因为喝了酒的原因他的脸有些发烫,还带着酒味。


  我牵起他的大手,走出去.后来我们一路来到了小公园,这里很开阔,稀稀疏疏的人在来回走。


  我对这里很熟悉,我拉起他拔腿就跑,跑到一个天台。这里没有人,能看到更广阔的空间。


  我们这里是可以放烟花的,过年嘛肯定会放烟花。


  距离零点没多久了。


  “张真源。”

  “我在。”

  “张先生。”

  “我在。”

  “我爱你”

  “我也爱你”

   

  他从后面抱住我,下巴抵在我的肩上,磕的我有些难受。


  “张真源,以后不许丢下我了。”


  他低低的笑了,滚烫的气息打在我的耳垂上,有些痒痒:“哎呀乖宝这么乖怎么会丢下乖宝呢对吧,以后就让我来照顾你吧小乖乖。”他牵住我的手,十指相扣,紧密不分开。


  忽然觉得真的好难受,也许是我们这一路走来的太坎坷,也许是我难得回家的感慨,也许是我们快要结婚的喜悦……


  我忍不住哭了。


  他有些慌,酒醒了许多。


  “你怎么了乖宝,怎么哭了呀乖宝”


  我没回答,哭得更凶了。


  他抱住了我,只是安安静静的摸我的后背。


  后来他轻轻捧住我的脸,轻轻地吻下去。


  这次的吻是温柔的,浪漫的,带着酒味和属于他身上味道的吻。


  吻罢,正好放起了烟花,砰砰砰的响声,绚烂耀眼的烟花在夜空里绽放。


  极其浪漫。


  和他一样。


  “新年快乐,张先生。”

  “很高兴又陪你又过一年啦!”

  “新年快乐,张夫人。人生漫漫我们一起慢慢过。”



  END.


  祝大家新年快乐了啦,然后祝大家每天都有美好的事情在等着你,每天都有好心情,考上理想的学校/职业/等等 考试顺利 鲤锦附体.

  新年快乐哦!~

别离开欣…

爱情没学过地理,喜欢的话就好好珍惜吧

爱情没学过地理,喜欢的话就好好珍惜吧

万象

新年快乐!!!!又是一年

新年快乐!!!!又是一年

十尾狐仙苏羽研
虎迎春 苏羽研 虎啸山林白云...

        虎迎春

                苏羽研

虎啸山林白云间,

瑞云袅袅升繁华。

踏祥彩云风飞翼,

玲珑丛林百兽青。

        虎迎春

                苏羽研

虎啸山林白云间,

瑞云袅袅升繁华。

踏祥彩云风飞翼,

玲珑丛林百兽青。

不上一师不改名的端木黎
跨年这回事儿,怎么说呢?用一个b站朋友的精辟概括就是:
腿长的叫跨年,腿短的叫蹦年;有对象的叫跨年,没对象的叫熬夜
啊,原来我昨天是在蹦着熬夜啊
跨年这回事儿,怎么说呢?用一个b站朋友的精辟概括就是:
腿长的叫跨年,腿短的叫蹦年;有对象的叫跨年,没对象的叫熬夜
啊,原来我昨天是在蹦着熬夜啊
死生契

跨年

烟花在我眼前盛开

幸福向我奔涌而来

[图片]


烟花在我眼前盛开

幸福向我奔涌而来


皖好多个寒.

花火

summary:是给自己和对象的自设写的新春特辑。也祝大家新春快乐!


[图片]

今年冬天的S市格外冷了些,路两旁的梧桐树,不仅失去了它的叶子,连枝干修剪得也整整齐齐,看不出新芽的痕迹,只有一两片枯黄的树叶挂在梢上,风吹过时摇摆两下,似诉说着它的倔强。

“最近还是冷,什么时候能入春啊?”知槿把额头贴向车窗,看着窗外倒退的景象,倒退的树木,如此感叹道。双唇一张一翕间,给车窗蒙上了一小片白色雾晕。落迟靠向知槿,右手盖住知槿轻轻搭在坐位上的左手,温热在两人间传递,说:“马上就是立春了吧,今天已经除夕了,不是吗?”她顺着知槿的目光看向窗外,看到的只有后退的树木,和空空荡荡的大街。知槿此时正呆呆...

summary:是给自己和对象的自设写的新春特辑。也祝大家新春快乐!


今年冬天的S市格外冷了些,路两旁的梧桐树,不仅失去了它的叶子,连枝干修剪得也整整齐齐,看不出新芽的痕迹,只有一两片枯黄的树叶挂在梢上,风吹过时摇摆两下,似诉说着它的倔强。

“最近还是冷,什么时候能入春啊?”知槿把额头贴向车窗,看着窗外倒退的景象,倒退的树木,如此感叹道。双唇一张一翕间,给车窗蒙上了一小片白色雾晕。落迟靠向知槿,右手盖住知槿轻轻搭在坐位上的左手,温热在两人间传递,说:“马上就是立春了吧,今天已经除夕了,不是吗?”她顺着知槿的目光看向窗外,看到的只有后退的树木,和空空荡荡的大街。知槿此时正呆呆地盯着窗外,似乎从记事起每一年的春节,s市都相比往日更为宁静。车子的速度放缓,倒退的景象也渐渐停缓下来,最终停在一栋白色的房屋前。

落迟把下巴轻轻抵在她肩上,而后笑着,用温柔的,不急不慢的声音在她耳边说:“到了。”温热的气息喷在知槿的耳畔。知槿不禁脸颊一红,她这才如梦初醒,回过头看向落迟,两人的目光一瞬间相交,不知觉的,笑容都染到了脸上。知槿似有那么些不好意思,笑得更灿烂了些,眉眼都弯了下来:“真是的,我简直是被冻傻了。”她推开车门,两人一起下了车。走到车外就更寒冷了,知槿不由得又拢了拢衣服,继而转身替落迟穿戴好脖子上的围巾。落迟也不说话,只是无奈笑笑,任由眼前这个多心人替她整理衣裳。接着,两个人又取下了各自的行李,前后拥挤着进到了这栋房屋里。

这是落迟父母赠给落迟的一套闲置的双层独栋别墅,第二层还有一个小阳台。别墅的位置位于s市郊区,故房价也不算太贵。虽说这个房子是提供给落迟大学假期以至未来得闲时能来住着玩的,她真正来这里待的次数也不过一只手能数的过来,至于知槿,就更是第一次来了。“我去开暖气。”落迟对前面的知槿说,接着就把手中的行李箱和包囫囵塞到知槿的手上,自己快步往楼上走去了。知槿望着落迟离开的背影愣了一秒,随即把手上的行李箱和包整齐的排列在一边,独自在一楼逛了起来。屋子很干净,装修是让知槿心悦的宁静风格,看上去不久前还有人打扫过,大部分地方都没有积灰,干干净净。在沙发旁边的柜子上,她还发现了一张她与落迟的合照,前不久照的,就放在相框里,看着两人亲昵地靠在一起,知槿的神色柔和下来。

“暖气开好了!快拿着行李上来吧。”楼上传来了恋人的声音,知槿从对过往的念想中脱离出来,应答道:“知道了!东西挺多的,你也下来帮个忙嘛。”落迟就又快步走下来,两人各拿各的,把行李搬上了楼。这次她们来这儿只是为了过一个年,年初一一过,就要回去了,因此带来的东西也不算多。知槿把要用的东西一件件地理出来,落迟就在旁边帮着忙,两人沟通很少,但默契十足,反倒效率更高,不一会儿就忙活完了。收拾完屋子也不能让人闲下来。紧接着两人又吃了年夜饭,洗了个澡,待到一切都忙活完的时候,已经将近八点钟了。知槿穿着刚换上的睡衣,擦着仍散着潮气的头发从浴室里出来。落迟本来斜坐在椅子上,手指上下拨弄着手机,见知槿出来,抬起头问:“快八点了,你要去看春晚吗?”知槿擦头发的动作愣了一下,似是在思考,然后回答道:“看吧,毕竟是仪式感。”落迟笑出了声来,眉目明朗,调侃道:“老古董。那我先去沙发那边坐着等你。”

吹完头发的知槿就直接坐到了落迟身边,一只手自然而然的搭上了恋人的腰,将她拥在怀中。春晚对于两个人来说其实没什么特别好看的,能够静坐在这里,一是因为春晚像是每年春节必不可缺的环节,二是因为平日里待在一起的时间较少,这样相伴的时光弥足珍贵,所以让人格外珍惜,要时时刻刻待在一起。知槿的思绪不在于春晚,也不在于落迟,她的思绪回溯着记忆的水流飘向了名为过往的远方。

那是少时的事情,不过相较于现在也不算久远。小时候知槿家里过春节还是很热闹的。一张矮白色长桌,不大,但上面放的每道菜都是家人的精心准备。亲人们在饭桌旁围成一圈,举起手中的杯子,互相碰在一起发出“哐哐”清脆又热闹的声音,再互相道了新年快乐,就坐下来吃饭,聊过去一年发生的各种事情,和对未来一年多么美好的期盼。不知不觉中,知槿一年一年的长大,但是围在饭桌旁举杯欢庆的人却越来越少,从七个人,减少到最后的三个人,和一桌单调乏味的年夜饭。他们依旧会碰杯庆祝,依旧会互道新年快乐,但再之后,整个饭桌沉寂下来,每个人都各吃各的。吃完饭就各自回到自己房间,只剩知槿一个人窝在被窝里揣着手机看春晚,等着电视上的主持人说出“321新年快乐”,好似能给这样平淡的夜晚增添一些年味。

已经多久没有人和自己一起看春晚了?知槿不知道。电视上一个个节目演过去,并不那么吸引知槿的注意力,甚至让她有些分神。这显得怀里传来的温暖更加的切实,这与躺在被子里的暖和不同,如果整个人静下来,不管顾电视机发出来的声音的话,还能听到两人交织在一起的心跳声。两人并没有过多交流,只是偶尔的,落迟会侧过头来对电视上的节目进行一些小吐槽,或是在放到相声的时候两人一起笑起来。每当落迟转过头来找知槿搭话,知槿的目光总是会在落迟的脸颊、眼瞳、头发上流连几秒,心也总是在这一刻安静下来。

夜幕渐渐的笼罩下来,天空黑得更加深邃,已经将近深夜,再过半个小时就是新的一年,但窗外的声响却越来越大,许多人家都开始放烟花。“嘭”“啪”“嘭”烟花的声响渐渐掩盖过了电视机的声音,传到了两人耳中。落迟转过头来看着知槿:“我们去看烟花吧。”说完,也不等知槿回答,拉着她就往楼上阳台走去。知槿本就想要去看烟花,所以就顺着落迟的做法来了。不得不说,落迟的这栋别墅的阳台,是很好的一个观察烟花的位置,旁边都是这样的建筑,而且别墅群也不密集,附近人们放的烟花,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知槿已经有很久没有看过烟花了,小的时候,s市的市区就禁止了放烟花,每年她也没有到郊区玩的机会,烟花对于知槿来说已经是很新奇的东西了。她想落迟可能更是这样,虽然落迟家境更为优越,但正是因为这种优越,反倒失去了更多的自由。天上的烟花多半是最常见的那种,像一朵盛放的花似的炸开,转瞬即逝,也有别的各种样子,不过不常见。在噼里啪啦的声响中,知槿好像找回了一点往年从未拥有的“年”的气息。

“呐,拿好。”忽然,知槿的手里被塞了一根细长的棍子型的东西,她不知道这是什么,只是乖乖地照落迟的话做了。落迟一只手里也拿着这样一根棍子,另一只手拿着打火机,她讲两人的棍子的顶部靠在一起,用打火机小心翼翼点燃。刹那间,火花照亮了两人身前的一片,知槿“喔”地惊呼出声来。天上的烟花终究只是天上的,手里的烟花离自己更近也更真实,火花在棍子顶端一丝一丝的炸开,棍子也越烧越短,直至熄灭。于是两人又重新点了两根。这次知槿发现,当烟花亮起时,四周好像更暗了一点,但两人的身前,尤其是对面落迟的脸颊,被照耀的金闪闪,笑容在火光的映衬下更为温暖,甚至给人一种更胜火光一筹的感受。花火闪耀着,接连不断的,驱散了周边寒冷的黑夜。一根一根的烟花棒灭了下去,两人乐此不疲,直到挥霍完所有的烟花才罢休。

“过瘾了。”知槿笑着对落迟说到,两人就顺势在阳台上的双人椅上坐下来,继续看着天上稀疏的寥寥无几的星星和争先恐后炸开的烟花。落迟按开手机查看,时钟的屏幕上显示着已经是23:59,更精细一点的话,还能看到离新年仅仅只差40秒左右。知槿将落迟的手握在手中,整个人更靠近了落迟一点,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落迟的双眼。那双清澈的眼睛里,同样也能看到满天盛放的烟花。落迟察觉到了知槿的动作,于是转过头来盯着她,笑着询问道:“怎么了。”知槿看着在黑暗里的落迟,一切都不如往日那样耀眼,只有一双仿佛容下了天边烟火的眼睛还在闪闪发亮,她突然愣了一下,接着鬼使神差的回答说:“没什么,看你好看。”落迟笑得更灿烂了一点,接着话说:“幼稚。”随即突然靠近知槿,一双眼睛直直地盯着她看。知槿被她看的受不了了,就闭上了眼睛,靠了过去,额头紧紧贴着落迟的额头,感受到了她温暖的体温,鼻尖轻轻蹭着落迟的鼻尖,像是两只依偎的猫。不知过了多久,仿佛是很长一段时间,又好像只是一瞬,知槿开口道:“新年快乐。”她用一种很微弱的声音,似乎是不想把声音传给外人,也不想把声音传给天地,一片衷心的祝福,一颗炽热纯净的心,全部都要献给这眼前一人。“你也是,新年快乐。”落迟回答道。

天边的烟花不减反增,炸开的更密集了,“噼啪”的声音交叠在一起,是献给新春的序曲。楼下的电视机仍未关闭,春晚的主持人已经开始念新年的贺词,虽然这声音并不能传到楼上两人耳中。一切的一切都说明了,新的一年已经到来,旧的一年早已离去。

知槿想,这或许是她过得最有年味的一个春节,也是最开心最幸福的一个春节。热闹的春晚,艳丽的烟花仿佛都不再那么重要,此时此刻她的眼前尽落迟一人,此刻她们二人即为对方的全部。额顶传来的触感与温度是那样的真实,她不需要再去获得一个吻,只需死死留住这样的温存便已经足够。

今年的冬天确实很寒冷。知槿想。但凭借着这一点温暖,足以捱过整个寒冬。


悠然Yoyo

【南京校拟跨年6h】(彩蛋)好梦如旧

代发,笔者 暮云

[图片]


代发,笔者 暮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