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跨次元拉郎

322浏览    17参与
哒哒哒哒哒哒哒

宝马雕车香满路

如题~

找回密码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开车出来溜一圈。

避雷:拉郎配,又是熊虔那个让为娘又爱又恨的男人。不喜误入,误入了切勿骂街,走就是了。

当然我还是希望有人喜欢的。
老规矩,看评论。

若是被屏蔽了我也没辙……只好小群里和好友偷着狗了。嘿嘿嘿嘿嘿嘿。

如题~

找回密码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开车出来溜一圈。

避雷:拉郎配,又是熊虔那个让为娘又爱又恨的男人。不喜误入,误入了切勿骂街,走就是了。

当然我还是希望有人喜欢的。
老规矩,看评论。

若是被屏蔽了我也没辙……只好小群里和好友偷着狗了。嘿嘿嘿嘿嘿嘿。

陈小小小橙

跨次元拉郎,我只是想养只宠物呀~《一夜新娘》秦尚城和《大侦探皮卡丘》黄皮耗子的幸福故事。了解一下,陈皮CP也很甜,入股不亏。

b站高清链接戳我 

跨次元拉郎,我只是想养只宠物呀~《一夜新娘》秦尚城和《大侦探皮卡丘》黄皮耗子的幸福故事。了解一下,陈皮CP也很甜,入股不亏。

b站高清链接戳我 

白祁念

【大帝×蔡徐坤】花朵绽放的时候

跨次元拉郎

大帝×蔡徐坤

只是个梗

题目看起来很文艺(bushi,本质是篇沙雕文

ooc就对了


两位黑胶唱片爱好者因为一箱绝版唱片大打出手。不,是大帝单方面用橡皮暴打蔡蔡。

然后大帝过意不去(?)去探望蔡蔡


大帝有一瞬间地失神。青年正在睡觉,右手露在外面打着点滴。那双手骨节分明,也白得可怕——大帝竟是觉得比床单还要白上几分。

青年皱了皱眉,似乎是做了噩梦,又似乎是冷了,向被子里缩了缩。

这让大帝想起了小帝企鹅。小小的,有时候也会缩在妈妈的怀里。

他觉得丘比特将两支箭分别射在了他和蔡徐坤身上。


于是两人干柴烈火......(bushi!


大帝的...

跨次元拉郎

大帝×蔡徐坤

只是个梗

题目看起来很文艺(bushi,本质是篇沙雕文

ooc就对了


两位黑胶唱片爱好者因为一箱绝版唱片大打出手。不,是大帝单方面用橡皮暴打蔡蔡。

然后大帝过意不去(?)去探望蔡蔡


大帝有一瞬间地失神。青年正在睡觉,右手露在外面打着点滴。那双手骨节分明,也白得可怕——大帝竟是觉得比床单还要白上几分。

青年皱了皱眉,似乎是做了噩梦,又似乎是冷了,向被子里缩了缩。

这让大帝想起了小帝企鹅。小小的,有时候也会缩在妈妈的怀里。

他觉得丘比特将两支箭分别射在了他和蔡徐坤身上。


于是两人干柴烈火......(bushi!


大帝的拟人可以是带着金项链的东北壮汉(?),这样的话“企鹅物流”也可以叫“壮汉物流”嘛(???

蔡蔡是狮子(说不定和推进之王本家),发育不良还有矿石病(惨),目前在罗德岛接受治疗。之前的职业是爱豆,或许和空认识。脆皮辅助。


用博士或者拜松视角会不会有趣点?两个在一些方面脑子都不太好使的人。

“你们怎么在一起了?前几个月不是还势不两立?“


反正肯定少不了能天使的促(dao)和(luan)


我真的不是黑粉,你们信我!!



哒哒哒哒哒哒哒

【润玉同人】楚王好细腰

头一次撸否发文,折腾好久,链接发评论,各位看看能行不。

香蜜润玉妙不可言,白日梦做得如痴如醉,这个系列都是独立短篇,有车有菜,以润玉为中心,有个人有拉郎,男女不限。就图个开心,切勿较真呀!
感谢各位看官!

头一次撸否发文,折腾好久,链接发评论,各位看看能行不。

香蜜润玉妙不可言,白日梦做得如痴如醉,这个系列都是独立短篇,有车有菜,以润玉为中心,有个人有拉郎,男女不限。就图个开心,切勿较真呀!
感谢各位看官!

容容

   为了做这个视频,还折腾了一份小大纲,在这里存个档吧~

   很多二设和脑补,BUG归我,大家看看就好,不要当真哈 =W=  


剧情概要:

    韩非因润玉被贬下凡,但命盘被动手脚,在下界无限循环,每一次都会在不同的时间和地点死去,但又会再一次回到起点重新开始,元神始终无法重新回归天界。
     润玉下凡赠其逆鳞,成为他手中的逆鳞之剑随身保护。那一世韩非使秦,最后在云阳狱中被赐毒酒而亡。
  ...

   为了做这个视频,还折腾了一份小大纲,在这里存个档吧~

   很多二设和脑补,BUG归我,大家看看就好,不要当真哈 =W=  


剧情概要:

    韩非因润玉被贬下凡,但命盘被动手脚,在下界无限循环,每一次都会在不同的时间和地点死去,但又会再一次回到起点重新开始,元神始终无法重新回归天界。
     润玉下凡赠其逆鳞,成为他手中的逆鳞之剑随身保护。那一世韩非使秦,最后在云阳狱中被赐毒酒而亡。
     命盘重启,韩非再次重生。
      润玉为了帮助韩非打破被诅咒的命盘,前往省经阁查阅古籍,终于找到了一种可以打破诅咒的方法。
       这是一种破坏人界原有天道的方法,由天界施法者用自身灵力为媒,强行介入了人界被天界所操控的天道,改变人间原有的国运。这种力量可以破除缘机仙子对人界数百年所设下的一切机缘运道,被称之为苍龙七宿。而在下界,拥有苍龙七宿的人,则可以成为人间的霸主。
       润玉不惜以自身半数寿元启动苍龙七宿,因苍龙七宿的力量,韩非上一世的记忆日渐觉醒。韩非想起了前一世为存韩而与秦王决裂,觉得不可再于弱小的韩国中坐以待毙,毅然辞别恩师回到韩国,企图以革新力挽狂澜。
      润玉得知韩非再次降生,便又悄悄下凡去看他。韩非记忆复苏,认出了润玉。而从前世开始就陪伴他到这一世的逆鳞之中,有润玉的半缕龙魂。作为用半数寿元启动苍龙七宿的上神之身,润玉的龙魂恰好也是打开苍龙七宿之谜的关键所在。
       苍龙七宿曾在几百年前昙花一现,后先天帝怕人界脱离天界的掌控,于是将其封印。没想到几百年后,这种力量再次回到人间。七国纷乱,群雄争相欲夺。
       但苍龙七宿力量太过可怕,虽然它破除了天界对人间运数的掌控,但它的力量越来越强大,已经逐渐不为任何人所能控制。最后韩非获悉了苍龙七宿的真意,以自身元灵封印苍龙七宿。
      苍龙七宿被封印,韩非在凡间的轮回诅咒也被打破,最后元神重归天庭。

先看置顶,评论拉黑

【麟邂+叶邱】若我所言尽入你心

麟邂★龙王传说by唐家三少,叶邱★全职高手by蝴蝶蓝。

双视角写得非常乱orz玛丽苏狗血,OOC

真的真的不会写邂/麟/邱(你还会写啥)

安利追儿的麟邂文若你所言皆为虚幻!戳进龙王传说/麟邂tag就可以看到!跟我一起来催更!代表谢邂谢谢你!

“舞麟!”谢邂从梦中惊醒,身旁是凉的,他瞪大了眼扫视整个房间,看到角落里有个人转过身看他,一张脸被烟雾迷的看不清,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不是谢邂口里那个人。

谢邂没有再出声,警惕的看着眼前这个没有魂力的男人。

男人笑着掐灭了烟:“嘿,小兄弟,我们商量个事呗?”

“邱非……你说你不是这个位面的人?”唐舞麟的神色带着一丝坦然的怀疑。

“虽然我也觉得...

麟邂★龙王传说by唐家三少,叶邱★全职高手by蝴蝶蓝。

双视角写得非常乱orz玛丽苏狗血,OOC

真的真的不会写邂/麟/邱(你还会写啥)

安利追儿的麟邂文若你所言皆为虚幻!戳进龙王传说/麟邂tag就可以看到!跟我一起来催更!代表谢邂谢谢你!

“舞麟!”谢邂从梦中惊醒,身旁是凉的,他瞪大了眼扫视整个房间,看到角落里有个人转过身看他,一张脸被烟雾迷的看不清,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不是谢邂口里那个人。

谢邂没有再出声,警惕的看着眼前这个没有魂力的男人。

男人笑着掐灭了烟:“嘿,小兄弟,我们商量个事呗?”

“邱非……你说你不是这个位面的人?”唐舞麟的神色带着一丝坦然的怀疑。

“虽然我也觉得很不可思议,但这是事实。”邱非淡淡的说。

“嗯,我能理解。”唐舞麟喃喃道。

刚刚是唐舞麟和谢邂正在熟睡中,谢邂的身上突然发出强光,唐舞麟那对外界是多敏感啊,把谢邂叫醒就探寻发光的原因,无果,谢邂被疑似黑洞给吞噬掉了。

虽然唐舞麟向邱非复述的时候是就事论事的语气,但邱非又怎么看不出唐舞麟暗自攥紧的拳头,指甲都差点陷进了针尖不入的肉里。

“会回来的。”邱非用毋庸置疑的语气说,“很快会再换回来,这只是意外。”

唐舞麟惊讶地看了这个不懂任何空间时间理论的普通人一眼:“是啊,会回来的。”之后又换上自己都未曾察觉的淡淡的笑,“我突然想听听看你和另一个人的故事,能满足我的好奇心吗?”

叶修点点头:“真是够混乱的,你们那个世界。”

“哎哟渴死我了,这个是水吧我喝了啊!”谢邂拿起一瓶没打开过的矿泉水咕咚咕咚就咽下大半瓶。

叶修好心等到他喝完:“你跟那个唐舞麟不止朋友关系吧?”

万幸谢邂没喷出水:“你怎么知道的?!”

“各种细节,都能看出来。”叶修笑笑。

“嗯……”谢邂挠挠头,他有一武魂是影龙匕,一个暗夜刺客怎能不会隐藏,但他对唐舞麟的感情又何止一把小匕可以衡量。

“为什么不说?”叶修手指合十撑着下巴,饶有兴致的看着谢邂。

“因为……”谢邂也不是在这种地方会扭捏的人,只是……“我怕你不接受。”神色有些黯然。

“哦……”叶修笑意更甚,“我好像忘了说,我的恋人也是男人哦。”

“吓?!”谢邂跳起来,张大了嘴手指对了叶修半天没能做出什么,最后哭丧着脸吐出句:“我就说你和舞麟和小言有一样的气息,把自己情报全卖出去了连另一个人名字都不知道……”

叶修摊手。

唐舞麟忍笑:“明明是你自己不舍得,才会被他钻了空子啊。”

邱非沉默半晌点点头:“确实。”

“其实你们相处也挺好的了。”唐舞麟说。

“?”

唐舞麟又说:“刚才只让你说了一大通,现在我也讲讲我的故事吧。”

“索性重讲一遍呗。”叶修意味深长。

于是邱非听唐舞麟讲。

叶修听谢邂讲。

初次相遇时的针锋相对。

“我们第一次见面时候,那时候我还小哈,哈哈哈……就踩了他妹妹给绣的被子,他就把我给揍晕了……你要知道我擅长的是速度和攻击不是防御啊!”

魂灵塔里谢邂替挡重伤一击。

“暗金恐爪熊的全力一击,我直接粉身碎骨了。那时我也不知道为何拼命去看向舞麟,能从他的眼睛里看到我的帅气英姿啊……那一次实在是太疼了我永远都忘不了……忘不了也好。”

多年的朝夕相处完全信任。

“我说过,我这辈子就跟定他了。他答应好的,要给我做我的全套斗铠,我的一字斗铠,叫龙,他的一字斗铠,也叫龙。”

声音轻柔的能化出水,内里又透着坚定。

邱非等他讲完:“你们关系怎么不好了?”

唐舞麟苦笑两声:“你觉得,他对我好不好?”

邱非点点头,唐舞麟气息迷之小怨妇啊有没有。

“但是他没那么爱我。”谢邂才是真正的怨妇脸。

“哦?”叶修在征得对方的同意后点烟,终于有好戏看了。

“就是说……”谢邂垂下眼睑,“虽然这么说有点自我悲观了,但是……”

“我们两个之间……”唐舞麟犹豫。

“不平等。”

“不平等。”

邱非没有发言,他只是微微偏过头躲过唐舞麟的视线,不知道在想什么,在看不见的地方拳头要握一瞬又放松下来。

叶修眼睛眨了两下。

谢邂又拿起那瓶水灌了一口:“我家舞麟自然全是魅力嘛,挺招人喜欢的,人长得帅虽然比我差一点。于是他就会吸引各种男孩子女孩子了……”

叶修沉默,好常见的剧情,他好像可以猜到结局了。

“不过,我在意的不是这一点。毕竟本大爷也挺有魅力的嘛,女粉丝一堆堆的。”谢邂笑笑,“我在意的是,他任何人都不理睬。”

“?那不是挺好的么。”叶修不懂。

谢邂抿唇:“包括我。”

“他经常说我是一个薄情的人,每次我都不敢回答。”唐舞麟看向邱非背后的天花板。

“他……他真的为我付出了很多,”唐舞麟停顿一下,连忙换话说,“我越来越觉得我做的不够好,没有他对我好。”

“哦,事业大于爱情啊。”叶修说。

“?”谢邂懵逼。

“沐橙那时跟我讲的,星座里经常有这种评价。”叶修碎碎念,“其实我也是这种人啊,以大局为重懂不懂?”

“不懂。”“爱情大于事业”的谢邂说。

叶修一脸孺子不可教也:“真任性。”

谢邂咧嘴:“我乐意。”

“舞麟。”邱非突然叫住唐舞麟。

“怎么了?”唐舞麟抬起头问。

“没必要自责。”邱非斩钉截铁地说。

唐舞麟苦笑:“怎么能……”

“这份感情是不分轻重的,”邱非咳了两声,“他需要的,或许就是你这一小份。太多反而会让人不安和疲倦。”

唐舞麟也不傻:“这是作为我的身份来说吧。”

“不,我是以他的心情来说的。”邱非直视着唐舞麟,却不知透过那一双眼眸看到了谁。

“真不知道你在犹豫什么。”叶修把烟掐灭。

“我……”谢邂刚要反驳,被叶修打断:“你的心里有犹豫,那你就得自己把他消除,这可不是唐舞麟的事。”

“我在试图消除啊!”谢邂喊。

“不,你没有。”叶修语调瞬间降冷。

唐舞麟思考着,邱非也乐得不用劝解,舒服地靠在椅背上,闭眼小憩。

谢邂的手掌抚上双眼,他妥协似的,小心翼翼地问:“该怎么办?”

“你爱他么?”

是的,我爱他。

“他爱你吗?”

嗯,他爱我。

“那不就了结了。”

“只需要半个世界,和另一半个世界,就可以拼成完美的一个整世界。”叶修张开双臂,十分正经地说。

“想太多并不好。”邱非笑着补充,“顺其自然,跟着心走。”叶修拿手比划着:“再问一遍,他爱你么?”

唐舞麟抬起头,眼睛里闪着兴奋,如同经过无数次失败的实验终于获得正解的怪才科学家。

邱非一看他这会说话的眼睛就明白了,自然地笑着,食指指节敲敲桌子:“我也算客人吧,不招待一小下吗?”

“当然,刚才失礼了。”唐舞麟挠挠头,他不是贵族公子,又潜心于修炼,这种事很少做,有点不熟练地就去准备些吃食。

唐舞麟跑去捣鼓完,把两杯咖啡刚端过来,就见邱非身上发着淡淡的金光,本人毫无惊慌的样子,静静地坐着。

“邱非?!”舞麟暗骂自己刚才心结解开,太过放松了也没注意这边情况。

“该回去了。”邱非把杯子拿过去嘬了一口就笑弯了眼睛:“原来是咖啡。”

“邱非?”唐舞麟见他这个样子福灵心至,“难道,这些是策划好的?”

邱非上扬的嘴角还没收起来呢,说出的话语却冷漠极了:“不能透露。”

唐舞麟竟松了一口气:“看来我和他是上天眷顾的一对吗?”尾音调皮地上扬。

邱非问:“你信上帝?”

唐舞麟摇摇头:“只信自己。”

邱非身上的光越来越强,唐舞麟作为魂师承受能力强,就一直盯着看他的变化。现在他的笑都模糊了一片:“没想到他竟然比我慢。”

“什么?”近乎心里独白,唐舞麟这么好的听力都没听清。

“下次做咖啡时候少加点糖。”邱非说着,化为一缕尘雾消散。

唐舞麟眨眨眼,看到他们的床上凭空出现了一人,一见到他就飞扑过来:“舞麟!!啊终于回来了!我我我要跟你谈个事!”

唐舞麟没来由地抱住他:“好。”

“啧,竟然比你慢。”叶修本瘫倒在沙发上,被邱非拉起身正襟危坐。

“听着性格就觉得你那边会麻烦一点,已经很好了。”邱非淡淡地道。

“怎么样,对这事熟悉点没?”叶修想摸摸头,被邱非熟练地避开。

“还好吧……”至少那些话语能说出口了,尽管不敢直视人家。

“要秉持着爱的信念以促成天下情侣为目标!”叶修浑身正义感。

邱非轻笑:“我爱你。”

叶修不为所动,耳朵根却悄悄的红了。

fin

PS:那个暗金恐爪熊的原文是谢邂看舞麟的眼神里是坚决“干掉他为我报仇”,在我私设里谢邂从舞麟的眼睛里其实看到了满目惊慌,要知道舞麟可是面对七级定装魂导炮也临危不乱~

怜中戏喻

【双白】欢迎回来

伊丽莎白鼠x白庶

伊丽莎白鼠x白庶

伊丽莎白鼠x白庶

伊!丽!莎!白!鼠!和白!庶!

OOC,私设多

白庶生日快乐_(:_」∠)_为什么都没有人给他过生日啊sad(虽然也是看了全职官博才知道今天他生日x)


白庶刚从国外回来,国内的景观有些陌生,但他看着车窗外还是想起了很多往事。

他还好吗?

白鼠,是他出国前的高中同学,现在还在念大学,是个医学生。据说现在好像是B站的up主,叫伊丽莎白鼠,做鬼畜有了不少粉。

他一开始知道的时候愣了,在他离开之前白鼠并没有接触过“B站”“鬼畜”这一类东西,他们两个的高中时代是打游戏度过的。

白鼠的技术在一般人眼里还算看得过去,可是他遇到了天...

伊丽莎白鼠x白庶

伊丽莎白鼠x白庶

伊丽莎白鼠x白庶

伊!丽!莎!白!鼠!和白!庶!

OOC,私设多

白庶生日快乐_(:_」∠)_为什么都没有人给他过生日啊sad(虽然也是看了全职官博才知道今天他生日x)


白庶刚从国外回来,国内的景观有些陌生,但他看着车窗外还是想起了很多往事。

他还好吗?

白鼠,是他出国前的高中同学,现在还在念大学,是个医学生。据说现在好像是B站的up主,叫伊丽莎白鼠,做鬼畜有了不少粉。

他一开始知道的时候愣了,在他离开之前白鼠并没有接触过“B站”“鬼畜”这一类东西,他们两个的高中时代是打游戏度过的。

白鼠的技术在一般人眼里还算看得过去,可是他遇到了天赋不凡的白庶,自然是没胜过几场。但是这只是动作类游戏,其他类型的游戏白鼠还是比较擅长的。

在他残留不多的印象里白鼠是一个知轻重缓急的人,他知道这个时候还是学习要紧,为此可以轻易抛弃辛辛苦苦打通关的游戏,还可以不顾及长久以来的深厚友谊。

“我不念了。”白庶趴在桌子上,底下压着张不及格的试卷。

“那你去干嘛?”白鼠刷刷刷写题,连头都没抬。

白庶从兜里掏出一张卡,上面荣耀的logo醒目。“去当职业选手。”

“职业选手?”白鼠终于肯抬起头,他皱眉。“已经有战队邀请你了?”

“英格兰的,Spring。”白庶把账号卡放回兜里,两手揣在里面没拿出来。

“那好啊,你去呗。”白鼠低下头写题,不过白庶看到他嘴微张了一瞬。

白庶走到白鼠面前,白鼠不得不抬起头。

“怎么了?”

“想说什么?”

两人不约而同的问。

“没什么。”又默契的答。

白庶深深地看白鼠一眼,没做声。

其实你想说可以说出来的啊。撒逼。

空气里异样的情绪弥漫,白庶感觉有什么堵住了鼻腔,呼吸困难。

“喂,喂!”

“醒醒!”

白庶睁开眼睛,司机看他醒来才松口气。白庶尴尬地笑,最近是睡眠不足了点,不过在陌生的车里睡着也太不提防了。

付钱下车,白庶往家走,所幸路途还记得,他就没有叫家人来接。

他边走边留意路旁的建筑,却被一对男女吸引了视线。

女生戴个眼镜,正跟身旁人兴致勃勃的讨论着什么,男生点头附和偶尔也开口。两人带着种迷之气场,很和谐。

白庶直到他们的背影远去才回过神,收起似笑非笑的脸,加快脚步。

“她叫两米。”“嗯,白庶你好。”女生一头短发,长得不赖。

“好。”

家乡发展的很好,高楼林立。

“他是白庶啦~我跟你说过很多遍的那个。”“我记得。”“老白,这是我女朋友。”白鼠笑得很开心。

“切,你竟然比我早脱团啊。”

运气正好,要过马路的时候刚好绿灯。

“白庶”“老白”“白薯”其他什么没记清,自己早早关了视频。

空气里渗着一丝凉意,秋意渐浓。

一段轻柔的铃声,来电话了,是白鼠。

“喂?”

“白庶?欢迎回来啊!”白鼠的声音没怎么变。

白庶停顿在原地。

“过得怎么样?”

“挺充实的。”白鼠笑。

“那就好,没什么事了?”

白庶开始走。

“老同学好不容易打一次电话你就不能多聊会?”

“聊什么?”

短暂的安静。“随便说点呗,你在英格兰过得怎么样?”

“挺好,那里的荣耀跟china的荣耀挺多不一样的。”

“你现在还会说中文可以的啊~”

“每天专门练的。”

白庶渐渐放慢脚步。

“厉害厉害,你之前没回国的打算的吧,这还不忘母语啊。”

“你要是希望我也可以用英语跟你聊。”

“别!”

“噗。”白庶说:“我到家了,下次再聊。”

“你先别挂!”白鼠秒答。

“怎么了?”

“那个……”白鼠声音断掉。

“对不起。”极小声的。

“嗯。”

白庶没问这是什么意思,只是在默数五秒没回应后挂断电话。

凉凉的触感,是一滴雨滴落进衣服里。过会便下起小雨。这会儿白庶离家只有五分钟的距离,离白鼠却比回国前更远了。

这算欢迎吗?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