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路口

3754浏览    663参与
以安.

“这路遥马急的人间,你我平安喜乐就好.”

“这路遥马急的人间,你我平安喜乐就好.”

袋鼠精
路口 - 张悬

我想好了,下辈子就做一个点赞机器人,不悲不喜,只负责输出。

我从不害怕被别人伤害,这样快乐可以留给对方,剩下的我可以独自承受。

但这天,再见被我说出了口,我多希望所有的苦水也能被倒进我的心中。

我想好了,下辈子就做一个点赞机器人,不悲不喜,只负责输出。

我从不害怕被别人伤害,这样快乐可以留给对方,剩下的我可以独自承受。

但这天,再见被我说出了口,我多希望所有的苦水也能被倒进我的心中。

每天都很忙
繁华的路口,来往无息的车流!

繁华的路口,来往无息的车流!

繁华的路口,来往无息的车流!

陳皮二錢

阳光穿透树荫,竟有一种春天的错觉~可是已经快十一月了啊!

阳光穿透树荫,竟有一种春天的错觉~可是已经快十一月了啊!

法岱律师事务所
Mikro.
路口 - 张悬

你在记忆中走过了一回,生命寂寥因有你而喜悦。别问我为什么流泪,你的泪光是遥远的星光,却在寒夜里轻唤我醒来,时光也不曾挽回。


发在朋友圈的这首歌,送给你。


你在记忆中走过了一回,生命寂寥因有你而喜悦。别问我为什么流泪,你的泪光是遥远的星光,却在寒夜里轻唤我醒来,时光也不曾挽回。


发在朋友圈的这首歌,送给你。

Max.

路口

路口

我偶尔会经过特别宽阔的十字路口,我站在街的这边向那面望去,好像隔着一条江河。

头顶的红绿灯闪烁几下,然后固定成一个颜色等下边的我们经过

我常常担心自己走的太慢,担心它变成红灯时我还在路中央,担心剩下的路需要我以冲刺的速度跑到对岸。

后来即使是绿灯我也不会急着走下去,我会一直等这一轮结束,等下一次绿灯再亮起时才选择起步。

这种特别宽阔的路口总会汇聚特别多的人

和我一边的、在我对面的,都看不到尽头

但几乎是一瞬间

这两波人开始汇合

我在这样的人潮里见过很多的人

不同性别

不同年龄

不同职业

不同表情

前一秒我看着一个女人牵着一个小姑娘的手

下一秒我面前就成了两位...

路口

我偶尔会经过特别宽阔的十字路口,我站在街的这边向那面望去,好像隔着一条江河。

头顶的红绿灯闪烁几下,然后固定成一个颜色等下边的我们经过

我常常担心自己走的太慢,担心它变成红灯时我还在路中央,担心剩下的路需要我以冲刺的速度跑到对岸。

后来即使是绿灯我也不会急着走下去,我会一直等这一轮结束,等下一次绿灯再亮起时才选择起步。

这种特别宽阔的路口总会汇聚特别多的人

和我一边的、在我对面的,都看不到尽头

但几乎是一瞬间

这两波人开始汇合

我在这样的人潮里见过很多的人

不同性别

不同年龄

不同职业

不同表情

前一秒我看着一个女人牵着一个小姑娘的手

下一秒我面前就成了两位互相搀扶的老人

后面的小孩蹦蹦跳跳的向前跑

前面的中年人提着包在大声的讲着电话

那些瞬间时间与空间都很恍惚

我身边的人一波又一波的流转不停

那种感觉特别奇幻

就好像世界在我身边翻转了一个圈

偏偏那时我耳机里的人刚好唱到

哪里有人群,入眼处皆是鬼魂

交错着,人们都到达了最初了彼岸

在通过那个十字路口的几分钟里,我看向那些人的脸

想知道他们带着什么样的心情去往什么样的地方

也许我和我的挚友、爱人、宿敌,就这样擦肩而过,

和那些或是奇幻、或是无趣的人、事、物

就这样擦肩而过

带着点不屑一顾的痛快劲

其实我曾在路口最中心停下过

那是一个有着粉红色云彩的黄昏

那条江河那天只有我一个人

两侧是整齐等候的各种车辆

而我站在最中间,调整了大半天的角度,拍了一张后来删掉的照片

我站在那里把手机收好、戴上耳机

被世界注视着

跨过那些扭曲的斑马线

我身后的车辆已经开始加速

十月的风很嚣张

落叶飘舞的疯狂

而我

就如意味深长的电影镜头般

没有回头看

一直望向远方

残年

坐江山!!啊!!

  下午六点,张云雷这个“大忙人”终于忙活完了,他开着车往昨天的那个路口开去,在斜阳的映衬下,张云雷精致的五官显的格外秀丽,张云雷都皮肤那是比女人的还要好,鼻子高挑,眼睛是双眼皮,眼睛里的有一颗颗的小星星,及时不说话也能让人看出来他在想什么,全靠这双清澈的大眼睛

  杨九郎这边也在拾掇东西了,和昨天没差,他在和一条条小巷子告别,杨九郎在斜阳撒下的阳光走着,这两个人无论是谁,在这样的斜阳下,都似一副美丽的画卷,杨九郎看着斜阳,向阳光的地方走去

  杨九郎走到了昨天那个路口,张云雷在他的身后,拍了一下他的左肩,又从他的右肩出来,杨九郎...

  下午六点,张云雷这个“大忙人”终于忙活完了,他开着车往昨天的那个路口开去,在斜阳的映衬下,张云雷精致的五官显的格外秀丽,张云雷都皮肤那是比女人的还要好,鼻子高挑,眼睛是双眼皮,眼睛里的有一颗颗的小星星,及时不说话也能让人看出来他在想什么,全靠这双清澈的大眼睛

  杨九郎这边也在拾掇东西了,和昨天没差,他在和一条条小巷子告别,杨九郎在斜阳撒下的阳光走着,这两个人无论是谁,在这样的斜阳下,都似一副美丽的画卷,杨九郎看着斜阳,向阳光的地方走去

  杨九郎走到了昨天那个路口,张云雷在他的身后,拍了一下他的左肩,又从他的右肩出来,杨九郎被吓了一跳,两个人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走走走,今天我带你听相声去”张云雷对杨九郎说了,说这话的时候摆出一副“我是大款,有钱任性”的样子,把一旁的杨九郎逗的直笑“好好好,走”杨九郎上了车,张云雷也打开车门进去了

  车内一片寂静“emmm,那个,咱俩都坐后面谁开车..”杨九郎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着张云雷

“你爱开你开,我可没那么闲”张云雷一脸不屑的看着杨九郎,然后打开自己的笔记本看“小猪佩奇”,杨九郎也没办法,自己默默地走到了驾驶坐,往德云社剧场开去

  “好了,快下车吧,哎呀你看一路了”杨九郎一直搁旁边叨叨叨,跟个老妈妈似的,啰嗦个不停“好好好,哎呀,你事精儿啊”张云雷在旁边不耐烦的说到

  “不对,你买票了吗?”杨九郎突然就感觉自见识到了晴天霹雳,张云雷这个时候还没心没肺的说了一句“你看我像是买票的人吗?没坐就去后台呗,看把你急的”杨九郎听见这话就跟无语他妈嘎无语开门,无语到家了“你以为你自个睡啊,说进就进,那后台能是你去的地儿吗”杨九郎自然是不信他的鬼话

  说时迟那时快,张云雷咔就带他进了后台,杨九郎差点就到那儿,他这辈子没想过能进德云社的后台,没昏过去,张云雷进去也没说话,大家也没把他“““放在眼里”””(我特意加了三个引号),张云雷带着杨九郎来到了侧目条,两人就这么坐下了,杨九郎恍恍惚惚的,他都不知道自己在经历着什么“我在德云社后台?!”杨九郎发出了小声的惊叹“昂,不然呢,你还能在你家的后台啊?”杨九郎也不敢相信,沉在自己的思考中

  “坐江山!!啊!!!唱那么高干嘛啊,急赤白咧的干嘛啊!你看我急了吗,我急了吗”张九南这一嗓子咔就把杨九郎的魂给拉回来了,看了啊,当一个人沉醉于自己的精神世界是,中国北京找九南

  好家伙,今天这要是没有九南,杨九郎还听相声,呵,能呼吸就不错了

  这相声听完了,这两也该走了,这一下子天黑了好大一半,这太阳只能看见一个尖儿了,“要不是有路灯和月亮那还真是伸手不见五指了”张云雷这孩子傻了吧唧的说,杨九郎也是毫不留情面“你怕不是说了一句啥用也没有的废话”一转头就看见了张云雷黑的不能再黑的脸了,当时杨九郎就感觉那句话可以改改,什么伸手不见五指,明明是伸头不见磊脸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