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路尼

22866浏览    592参与
Paradise Lost
参与活动,想要个新头像框。 第...

参与活动,想要个新头像框。

第一次和第99次约会... ...

约毛会,工作去啊!

【米诺:我的下属好可怕】

参与活动,想要个新头像框。

第一次和第99次约会... ...

约毛会,工作去啊!

【米诺:我的下属好可怕】

三叶Mitsuha

小蝴蝶、女王和坏猫猫

今天摸了点就来传传

小蝴蝶、女王和坏猫猫

今天摸了点就来传传

坠落fallen
路尼好像是摩羯座A型血,摩羯座...

路尼好像是摩羯座A型血,摩羯座劳苦,A型血认真,北欧人普遍精神脆弱,这么说起来正传里被二爷一指点死真的是委屈巴拉的。

想看劳苦社畜和翘脚上司的文……

最后,冥衣的细节麻烦死了,不想细化了……

路尼好像是摩羯座A型血,摩羯座劳苦,A型血认真,北欧人普遍精神脆弱,这么说起来正传里被二爷一指点死真的是委屈巴拉的。

想看劳苦社畜和翘脚上司的文……

最后,冥衣的细节麻烦死了,不想细化了……

哈迪斯

这是是什么CP名啊,笑死我了!不知道米诺斯和路尼看到后会是什么表情呢?

这是是什么CP名啊,笑死我了!不知道米诺斯和路尼看到后会是什么表情呢?

向本命告白的SH艾诺拉文子

【旧文】魔星们的集体觉醒(冥界同人)

P1

魔星们的集体觉醒


路尼读旧典:某年出现了一个名为“黑暗之星”的神秘网站,据说注册用户都声称天生带有特异功能,站长把互不相识的他们叫到德国某地首次聚会,结果全体成员失踪,这成为联合国一大X档案。


路尼读罢一头黑线,他们就是他们,魔星们,双子神站长把他们叫到海因斯坦城线上联谊,然后,召唤他们回地狱而已。 


(写于2015年,当时敲定的题目是《黑暗の星·艾亚哥斯的非凡冒险》,本意是想写长篇的)


P2

黑暗之星·灵魂舞者


路尼继续看那本旧典。书上记载着当年“黑暗之星”网站所有注册会员的资料,却没附有照片。路尼看着第一个人...

P1

魔星们的集体觉醒


路尼读旧典:某年出现了一个名为“黑暗之星”的神秘网站,据说注册用户都声称天生带有特异功能,站长把互不相识的他们叫到德国某地首次聚会,结果全体成员失踪,这成为联合国一大X档案。


路尼读罢一头黑线,他们就是他们,魔星们,双子神站长把他们叫到海因斯坦城线上联谊,然后,召唤他们回地狱而已。 


(写于2015年,当时敲定的题目是《黑暗の星·艾亚哥斯的非凡冒险》,本意是想写长篇的)



P2

黑暗之星·灵魂舞者


路尼继续看那本旧典。书上记载着当年“黑暗之星”网站所有注册会员的资料,却没附有照片。路尼看着第一个人的档案。


Namu,异能:远距离攻击,能给目标造成致命打击。

自述:为人二十载,灵魂舞者,实力派舞蹈教学者,腰肢纤幼,单手撑地腾空翻是一绝,因天赋异貌,只得每每化身口罩蒙面侠展示蝴蝶般轻盈夺目的身姿,舞蹈视频在youtudou广为传播,江湖人称蝴蝶蒙面侠。


“巴比隆很会跳舞呦。”路尼跟身边的杂兵说。

“不过我早该想到的,又瘦又有些女气,厉害的念动力可以远距离攻击敌人,不戴口罩不说话他看上去的确像女的。自己的自述也写得这么自恋,什么蝴蝶蝴蝶。”路尼继续说。

“你现在帮我下去发通知,后天晚上,双子神大人要弹琴摆宴,叫我当会场管理人。你就帮我,帮我对其他的魔星们说,谁是当年的蝴蝶蒙面侠,做好准备,后天晚上去双子神大人面前表演。”路尼吩咐杂兵去传言。


到了后天晚上,具有远距离攻击能力的(背后的触手)、腰肢纤幼的、善于单手撑地腾空翻的、天赋异貌的、身姿如蝴蝶般轻盈夺目的、这次能在双子神大人面前表演太激动了还不戴口罩的——灵魂舞者!给大家带来了震撼的表演。


路尼过后在黑暗之星的旧典上,添上重重的一笔:

黑暗之星·灵魂舞者——莱米


(是的哦,不是妖蝶地妖星巴比隆-缪,而是地伏星莱米大仙,路尼华丽丽地误会了。)


上官鸿爱信不信

生日快乐狮鹫先生😮

p2是我猜路尼喝醉之后的反应()

生日快乐狮鹫先生😮

p2是我猜路尼喝醉之后的反应()

Paradise Lost

米诺斯生日快乐!

我本来想着能不能给米诺的生日整什么图出来。然后听着以前画米路的时候听的那些曲子(多半是安室奈美惠的... ... 还有ERA的Divano)

听着听着,仿佛回到了当时画米路漫画《君士坦丁堡》那时候的感觉... ...就画了些《君堡》的补遗。(p1是旧图,后面是设定补遗)

《君士坦丁堡》设定的是1450年代(基本也就1451-1453年之间,就是东罗马帝国灭亡之前的那几年)。所以就是前前次圣战。反正最后圣战也没打起来,冥王没苏醒下的冥王军忙着在君士坦丁堡对抗土耳其人了... ... 女神也没转世,双子座白在罗马等了... ...

米诺斯生日快乐!

我本来想着能不能给米诺的生日整什么图出来。然后听着以前画米路的时候听的那些曲子(多半是安室奈美惠的... ... 还有ERA的Divano)

听着听着,仿佛回到了当时画米路漫画《君士坦丁堡》那时候的感觉... ...就画了些《君堡》的补遗。(p1是旧图,后面是设定补遗)

《君士坦丁堡》设定的是1450年代(基本也就1451-1453年之间,就是东罗马帝国灭亡之前的那几年)。所以就是前前次圣战。反正最后圣战也没打起来,冥王没苏醒下的冥王军忙着在君士坦丁堡对抗土耳其人了... ... 女神也没转世,双子座白在罗马等了... ...

双子座应该就是撒加和加隆的前世... ...

漫画画到第三本就坑了。这故事没画完也挺遗憾的,但后面背景比较宏大,尤其是奥斯曼土耳其攻破君士坦丁堡的战争场面,我应该是hold不住的。



月寂是个菜鸡(冲刺中考版)

大佬们问问

我的xp??

可能?蓝毛美人?(雅柏,老师,切宝和炎汐!!)

泪痣?(雅柏中两,切宝也?)

大猫猫?(罗夏?)

还有学法的?(大米路尼都?)

还有卡米亚?(雅柏中三了?还有小莲花)

所以雅柏就是长我xp上面的!

大佬们问问

我的xp??

可能?蓝毛美人?(雅柏,老师,切宝和炎汐!!)

泪痣?(雅柏中两,切宝也?)

大猫猫?(罗夏?)

还有学法的?(大米路尼都?)

还有卡米亚?(雅柏中三了?还有小莲花)

所以雅柏就是长我xp上面的!

玖沽九

【年假】没有主教的秘密战争

※ 路尼向……?大概是路德边哭边跟亡灵尼克肢体相亲边被精神抹布

————————————————————————————


“尼克……?”


路德会抽噎着颤抖着去含尼克的唇瓣,好像那是什么珍稀植物的叶子。一不小心就落了。他搂住尼克的脖子,极其紧地把人往自己身前捞,想要贴得紧。尼克稍微推开一下,问路德会不会觉得自己很冰;毕竟是亡灵。路德就用自己的身体填补间隙,声音断断续续的:你是不是…要走了……要不见了……不要我了。

怎么会。尼克习惯性地环绕路德的腰,轻拍他的背。动作很轻,太轻了,羽毛扫过一般。路德不禁哼了一下,把头埋...

※ 路尼向……?大概是路德边哭边跟亡灵尼克肢体相亲边被精神抹布

————————————————————————————

 

“尼克……?”

 

 

 

路德会抽噎着颤抖着去含尼克的唇瓣,好像那是什么珍稀植物的叶子。一不小心就落了。他搂住尼克的脖子,极其紧地把人往自己身前捞,想要贴得紧。尼克稍微推开一下,问路德会不会觉得自己很冰;毕竟是亡灵。路德就用自己的身体填补间隙,声音断断续续的:你是不是…要走了……要不见了……不要我了。

怎么会。尼克习惯性地环绕路德的腰,轻拍他的背。动作很轻,太轻了,羽毛扫过一般。路德不禁哼了一下,把头埋进尼克肩颈。他动作很用力,眼睛都在发红,周身温度烫得吓死人。尼克其实痛了,但他不说。路德突然停下来,又开始无声哭泣。

他不能这样对尼克。他怎么能这样。抑制,抑制,抑制!恋人之间不能只有一个人全然满足。超我坐在塔尖上,拿着道德的权杖戴着良知的冠,居高临下指责他。滚吧,他大叫,你又他妈不是人,你连一点人性都没有。

尼克给他拭去泪水。这不是件能快速完成的事,路德的泪水源源不断的,毫无间歇地涌出,似乎是将几年来的泪水全蓄在一个湖里靠岌岌可危的大坝护着而现在它破了。尼克开始主动,路德打配合。渐渐地,主动权回到路德手里,证据是动作又越发狠了。他的大脑和思想都被凌虐着,身体不受控完全按本性行动。

床单被洇湿,不知道主犯是淌下来的眼泪还是别的什么。路德双眼干得发痛,低语说真的快要发疯了。

 

END.


上官鸿爱信不信
进行一个复健 米诺斯的头发我已...

进行一个复健

米诺斯的头发我已经不会画了(((

进行一个复健

米诺斯的头发我已经不会画了(((

是无聊的阿塔倪✨

* cp:路尼×法拉奥

*现代pa

*雷者误入,不喜勿喷

*腊鸡文笔

*多多包涵

✌︎( ᐛ )✌︎ 

* cp:路尼×法拉奥

*现代pa

*雷者误入,不喜勿喷

*腊鸡文笔

*多多包涵

✌︎( ᐛ )✌︎ 

弥诺斯
好久没画过圣斗士了,摸了个路尼...

好久没画过圣斗士了,摸了个路尼,顺便当做例图算了。

好久没画过圣斗士了,摸了个路尼,顺便当做例图算了。

灰白之境@太陽の沈まぬ国

热烈庆祝圣圈第一个官方珀形象落地!!

不管是作为老车授权的官方衍生,还是可能将来会出现在老车亲笔的绘制之下,老哈终于有正牌的亲亲老婆啦~~可喜可贺!!

那么趁热打铁,今天就来带大家领略下《冥界·地狱绘图》的风光~~

咳咳说正经的,老车给过一张简单描述冥界构造的地图(?)最近写文的时候考据到稍微咂摸了下还挺有意思,所以来简单分享下心得

还是老规矩,仅讨论老车亲自绘制的ss系,公式书访谈及其他衍生之类的一般不作参考

依然是想到哪扯到哪的纯发散口嗨,非常个人趣味,欢迎交流指正!

但是来杠来引战的我会直接删嘎嘎嘎

会有很多哈珀糖乱入所以打个tag~~


在开始前先稍微说...

热烈庆祝圣圈第一个官方珀形象落地!!

不管是作为老车授权的官方衍生,还是可能将来会出现在老车亲笔的绘制之下,老哈终于有正牌的亲亲老婆啦~~可喜可贺!!

那么趁热打铁,今天就来带大家领略下《冥界·地狱绘图》的风光~~

咳咳说正经的,老车给过一张简单描述冥界构造的地图(?)最近写文的时候考据到稍微咂摸了下还挺有意思,所以来简单分享下心得

还是老规矩,仅讨论老车亲自绘制的ss系,公式书访谈及其他衍生之类的一般不作参考

依然是想到哪扯到哪的纯发散口嗨,非常个人趣味,欢迎交流指正!

但是来杠来引战的我会直接删嘎嘎嘎

会有很多哈珀糖乱入所以打个tag~~


在开始前先稍微说说ss的世界观或者说神话观,虽然也是老生常谈了

众所周知ss是一部以希腊神话为主要蓝本,将诸神纷争延续到现代继续讲述人类反抗神权的精神续作(雾)稍微有阅历的人都能看出,除此之外也糅杂了大量其他文明的传说与信仰,甚至艺术和科学的再创作

神话是人类文明发展过程中,对自然的敬畏、对哲学的思考、对世界的探索结合对记忆的加工,兼具这些性质的充满想象力的故事集合。神话不是凭空出现的,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古埃及神话的信仰经历了漫长的更迭和显著的变动,这往往和权利争斗、部族融合等有关,早期信仰都是如此,同文明下会这样相互影响,更何况不同大文明之间了

希腊文明该被归为派生文明还是原生文明尚有争议,但流传至今的各版本中受其他文明影响产生的信仰变更是不争的事实(欧洲其他几大神话体系也是如此)当然希腊神话的影子也会出现在后世其他文明的信仰中(圣经这个大杂烩啊)这是作为集体创作的故事所必然会出现的信仰变更。老车在进行创作时采用的版本也多是普罗大众更耳熟能详的,甚至有些时候会和后来衍生魔改的罗马神名相互混淆(比如丘比特)

另一方面,88个星座这个概念本身就是直到1930年(没错才过去90年)才提出的一个天文学概念,除了源于希腊神话原典划定的48个托勒密星座,更有很多大航海之前北半球根本观测不到的光看名字都很不古典的星座

顺带一提,1988年集英社推出的《大圣战史》里面讲述了ss版的希腊神话、世界起源,对于解读ss系原作背景有一定的参考价值,但因年代久远及公式书编纂不一定完全由原作者亲力亲为的完成,时至今日有很多设定已经并不适用,别说各种衍生,即使是老车亲自绘制的故事与其中的讲述相比也存在一些吃书的部分(尤其关于宙斯的下落和神族的定义等)因此个人在进行考据和创作的过程中基本还是以老车亲笔的漫画为准

所以不用过分纠结老车原作神话梗是不是符合希腊神话最初的模样(这个最初本身也是伪概念)在进行同人创作时,大家依据ss原作按照自己喜好的方向进行解读只要能够自圆其说都是合理的,毕竟我们搞的是ss的同人不是希腊神话的同人~~原典的梗可以是创作的调料而不会是创作的本体


废话完现在开始正式的冥界一日游,请各位拿好地图吧


进入冥界之后要通过的第一道就是地狱之门

漫画原文门上刻着

「ΟΠΟΙΟΣ 

 ΜΠΑΙΝΕΙ ΕΔΩ 

 ΝΑ ΠΑΡΑΤΑ ΚΑΘΕ ΕΛΠΙΔΑ」

 ——进入此门者,当舍去一切希望

这话出自神曲·地狱篇:Lasciate ogni speranza, voi ch'entrate!

不如说ss中这个希腊神话壳子的冥界构造很大程度借鉴了神曲·地狱篇

神曲本身作为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承上启下的著作,当然很大程度可以视作中世纪的文化产物。欧洲中世纪的十字教虽然占主导地位,但也同样延续了古希腊罗马的文化,可以说是一个不同文明的文化交融碰撞的时期,因此神曲本身除了源自圣经的十字教色彩,也融合了很多属于希腊神话范畴的人物传说

当然,先前所指的圣经缝合并不是这个时期的事,传教本地化的基本操作也不止这一家就不展开了

了解到这点之后再回头看ss的创作,老车确实学习到了个中精髓,接下来的冥界之旅中,会看到更多诸如此类的元素

希腊神话中的地狱之门由地狱犬看守,防止亡灵从冥界逃离,理论上一旦进入大门就不能重返人间……当然熟悉神话的都知道,理论只是给普通人准备的


和星瞬一起抱着潘多拉盒底的希望穿过地狱门后,是一条宽广到看不到对岸的大河——冥河

虽然地狱绘图的日语原文写作「三途の川」,但在ss原作的剧情当中,这是被叫作「悲怆河」

就像黄泉比良坂这个非常日本的概念也被迪这个意大利人搬到了希腊冥界的入口一样(笑死)三途川的叫法很明显也是类似的糅杂。三途川本身是一个中日佛教本地化后创造的专有名词,并不出自原本的佛教教义,基本可以对标中国传统本土信仰中的「奈河」

评论中提到了这里稍作补充

中国阴间三河黄泉奈河忘川:其中黄泉概念最早,出自春秋时期《左传》,也被称为九泉,由此逐渐形成后世阴曹地府的观念,日本受汉文化影响记载有阴间地府黄泉国;奈河是唐代《宣室志》有记载,有被佛教附会为梵语Narakade(奈落)的讹误,但实际上该词没有过奈何的译法,应该是道教和民间信仰的本土产物;佛道争夺冠名权的案例同理还有道家称为三涂河,佛家称为三途川的那条「忘川」,而忘川这个概念确实源自希腊冥界的遗忘河Lethe,也就是老车所作词的神の園开头的レーテの河——本土对于死国河流的所有称呼,应当都是和最初的黄泉概念融合的结果,外来信仰直接套用既有概念是国内千年来的翻译习惯,老实说这个习惯挺吃亏的,看看十字教在汉化时挪用了多少本土原有概念就知道了……

说回希腊,ss中的冥河是指希腊神话中在地狱的几大河流(数量说法从三到五不等)其中最出名的那条阿刻戎河(Acheron)意为愁苦,在神曲中是地狱的边界,也就是剧情中提到的悲怆河

还有一条科库托斯河(Cocytus)意为悲叹,也就是我们熟悉的第八狱·恸哭河

让恸哭河跟寒冰地狱扯上关系的也是神曲,地狱第九层意语原文是Cocito对应的正是Cocytus,是一个巨大的冰湖,是惩罚被判定犯下「背叛」重罪的人,后面会再次提到

也就是ss冥界中:

悲怆河Acheron=冥河=三途川=要给卡戎钱坐船的那条

恸哭河Cocytus=第八狱=寒冰地狱=当圣斗士就会被丢进去的那条

顺带一提老哈极少数的绯闻对象水泽仙女明塔,正是恸哭河神的女儿,没错就是那个敢去招惹冥后然后被变成了薄荷草的倒霉蛋

希腊神话中,卡戎所摆渡过除了阿刻戎河在那之前还有一条斯堤克斯河(Styx)意为悔恨,也被称作守誓河,希腊神话中最有名也是最长的冥河。阿喀琉斯泡过的那条。其水泽女神正是誓约女神斯堤克斯,当年老哈抢婚的时候原本陪在珀身边嬉戏的有种说法即是包括斯堤克斯在内的几位宁芙(另一说则是在同为处女神的月雅的陪伴下)

古希腊人会为死者准备卡戎的银币,这一习俗是确实存在的而非神曲原创,但卡戎的名字及摆渡人形象也有说法可能是源自古埃及


渡过冥河,从这里开始的构造基本都是套用神曲中的描述了

希腊神话也好,圣经也好,对于死国的构造描述都相对有限,和大部分文明一样都是朴素的善恶有报的笼统分类

如希腊神话中,提到过地狱(塔尔塔罗斯)、刑罚旷野、水仙平原、哀悼原野、至福乐土(爱丽舍)、神佑群屿等

神曲中将死国划分

 地狱Inferno(区分于塔尔塔罗斯的概念)

 炼狱Purgatorio

 天堂Paradiso(区分于爱丽舍的概念)

并进一步细化的描述,可以说是非常具有想象力的大胆创作,以至于对后世影响深远(虽然并非独创,但进行了整合和再创作)


第一狱,神曲中被称作「灵薄狱」,即大名鼎鼎的地狱边境(Limbo)也有将此翻作「幽冥」

灵薄狱本身的宗教争议姑且不谈,将大米安排在第一狱上班的正是神曲(确切说神曲中大米是在第一与第二狱之间进行审判)

我们都知道三巨头的神话原型是冥界的三位审判官:一说大米审判思想,拉达审判言论,哎呀审判行为;另一说来自亚细亚的拉达审亚洲亡灵,来自欧罗巴的哎呀审欧洲亡灵,大米最终表决。不过大米和哎呀成为判官的说法其实较晚,荷马史诗中只提过一个判官就是拉达,专门惩罚罪人

现今流传的神话中,拉达原本是克里特岛的王,后被亲哥大米赶走取而代之,从冥界判官的地位变更上来看,或许也是历史中信仰发生了转移的佐证

ss中,第一狱的冥界法庭确实是大米所掌管,却被他丢给了小秘书(划掉)代行官路尼全权负责

路尼的冥衣原型炎魔(Balrog)实际上是托尔金在自己的中土大陆中虚构的原创种族……是的,就是那个托尔金和中土(。)冥衣造型完全参考了关于炎魔的描述,长尾巴,大翅膀,手持火鞭。而以鞭子进行审判的方式应该是源自神曲中对大米审判流程的描述:

「他在进口处审查鬼魂们的罪行;

 逐个做出判决,依照尾巴缠绕身上的圈数来遣送鬼魂。

 ……

 他对亡魂在人世所犯罪孽了解之后,就考虑把亡魂打入地狱的哪一层;

 他把尾巴绕上若干圈,这表明他要把亡魂放到哪一环。」

怎么说呢……这描述还挺可爱的


ss中连接第一与第二狱之间的(原本该是神曲中大米审判之所的)黑风谷,对应的正是神曲中的第二狱纵欲Lust

说到这里,不得不提一下神曲中地狱与炼狱的层级分类

地狱惩罚的罪行从轻到重分别是(后为ss对应)

 纵欲Lust     黑风谷

 暴食Gluttony  第二狱(狗狗食堂)

 贪婪Greed    第三狱

 愤怒Anger    第四狱

 异端Heresy   第五狱

 施暴Violence  第六狱(三谷/三圈)(沙的血池地狱所在)

 欺诈Fraud    第七狱(十壕/十囊)

 背叛Treachery  第八狱(四圈/四界)

炼狱洗涤的罪行从轻到重分别是

 纵欲Lust

 暴食Gluttony

 贪婪Greed

 怠惰Sloth

 暴怒Wrath

 嫉妒Envy

 傲慢Arrogance

没错,炼狱这些正是如今尤其acg作品中最津津乐道的「七宗罪」。注意这里的宗不是量词,而是形容词,也被称为七大罪、七原罪

肯定有人会感到好奇,既然炼狱洗涤的是我们熟知的七罪,为什么地狱惩罚的是八罪,而有些词条似乎还对应不上呢

关于这点个人暂时没有找到比较详细和权威的论述,但找到了七宗罪的前身

须知七宗罪的概念并非出自圣经。早在四世纪的神学家就提出了八种恶行,并在之后被翻译成拉丁文:

 Γαστριμαργία    暴食      Gula

 Πορνεία      纵欲      Luxuria

 Φιλαργυρία     贪婪      Avaritia

 Λύπη        沮丧or嫉妒   Tristitia    沮丧

 Ὀργή        暴怒      Ira

 Ἀκηδία       忧郁or怠惰   Acedia   怠惰

 Κενοδοξία     虚荣     Vanagloria

 Ὑπερηφανία    傲慢     Superbia

与地狱八罪对应,不难发现神曲中的前四项是一致的,而

异端-怠惰——但丁解读:未能全副身心敬爱神

欺诈-虚荣——谎言的因果

背叛-傲慢——对神不敬,最重的罪

也基本可以对应

只有施暴和沮丧似乎对应不上,但如果把沮丧代回原意的嫉妒,就似乎也能对应了

而后的历史发展中,沮丧被并入怠惰,虚荣被并入傲慢,并重新增加了Invidia嫉妒,成为我们现今熟知的七宗罪


冥界中途一大片区域据说是被腰斩了剧情进度赶很急,没有特别多可以说道的,那么回到第二狱,跟随原作发展继续讲讲

黑风谷的纵欲——但丁解读:过分爱慕对方——对应琴哥的爱情悲剧

第二狱的暴食——但丁解读:过分贪图逸乐——对应同为琴师的乐律相争

和见证这一切的花圃放在一起,构成了令无数人唏嘘的天琴座支线的重要舞台

琴哥的名字欧路菲Orphée,正是我们耳熟能详的天琴座原型俄耳甫斯Orpheús的法语拼写,其恋人尤莉蒂丝Eurydice亦然。这可能源自法语歌剧《Orphée aux Enfers》,那首最著名的康康舞曲的出处;也可能是老车认为法语自带浪漫色彩,一些立本人对法国人的刻板印象……无论是下冥府寻妻用琴声打动冥王夫妇,还是乐律相争压制致命魔音(神话里是塞壬,兰兰震怒)可以说完全就是神话原典的剧本,欧路菲迫真俄耳甫斯本俄了

其实欧律狄刻的悲剧是种必然,她的名字本身即与对珀的密教崇拜相关。下冥界带回爱人和不能回头看的类似故事在很多不同地域的文明中广泛存在。希腊神话中,冥王夫妇的出场率之低,即使是作为背景板也并不多。琴哥下冥界这段是比较经典的段落,也是作为冥后的珀少有的表现出来怜悯。原典的冥王夫妇被打动之后也没有额外搞事,琴哥带回妻子失败也是小两口自己的内部问题。ss中再用到这个典,当琴哥为了恋人再次来到老哈面前弹奏悲伤的乐曲,老哈是否也想起了神代时同样的情景?那时陪伴在身边共同聆听这哀歌的人如今已经不再,即使是铁石心肠的冥王会否也心有触动,所以再次同意了琴哥的请求?

冥界代表死亡,没什么光好沾热好蹭,自然不会有什么英雄自称自己是冥界神尤其冥王的后裔——当然这也与希腊人对死亡的敬畏有关,他们不提哈珀的名字,也尽量避开他们创作故事——宙斯之流之所以在后世成为种马形象,与崇拜者以他们后裔自居脱不了关系,反而是曾经备受崇拜的证明。然而神话发展至今,成为艺术的创作源泉,不搞事也不劈腿的妻奴老哈成了一众贵乱神中特立独行的清流……反而收获了众多现代女性的青睐。时过境迁,焉知非福啊,这何尝不算是另一种意义上的信仰变迁呢

不过希腊神话的死亡观中,亡灵接受审判后虽然会根据善恶分去不同的地方,但总归都在冥界之内,作为所有死者唯一的去处冥界本身没有善恶的倾向,因此作为冥王的老哈的形象虽然冷酷无情,却并无恶神色彩,反而是典型的希腊帅哥(x)他既不象征死亡,也不进行审判,更不为亡灵引路。希腊人的眼中他公正无私,个性低调,不喜争权(老波喷嚏)不怎么关心冥界之外的事,除了抢老婆大部分时间都很安分的待在冥界,以确保死国的子民不会离开——毕竟当初划分三界神权的时候宙斯许诺过,将来世界上所有人类都将成为他的子民,那肯定得看牢点不是ww

当然,ss中的老哈则是另一种想法:他一手创造了冥界,判有罪之人(绝大部分人类)死后在冥界接受残酷的刑罚,以此告诫人类不可作恶,以免死后遭到惩处;但是显然人类越发让他感到失望,于是据大圣战史所说,在宙斯失踪、人菜瘾大的老波趁机搞事、雅雅为守护大地与人类率圣域与诸多方神族展开车轮战后,老哈出手了。对人类忍无可忍的老哈打算一举将世间的所有纳入永恒黑暗,成为更广义的冥界……这怎么看都像是因为工作量剧增索性掀桌子一劳永逸了的感觉呢(x)此时的珀并不在他身边,可能也是因为这样神代一直很安分的哈才一反常态的跟雅雅死磕了这么多个轮回吧www

对珀的崇拜则非常古老,早在希腊人之前就开始盛行。珀耳塞福涅这个名字的意思据考证可能是「谷穗脱粒者」,民间也有说法是「带来死亡」。早期她本身即被作为冥界女王、死亡女神而崇拜。希腊征服者到来之后,对她的崇拜和对处女神科莱(κόρη)的崇拜逐渐融合。科莱是丰产和毁灭的女神,最初与地母神德墨忒尔视为一体,后随着希腊本土信仰的发展,珀与科莱的崇拜合二为一,并成为宙斯与德墨忒尔的女儿。至于珀春神的身份,一般认为是吃了石榴之后根据德墨忒尔的心境变化才被被动赋予的。但科莱同为植物女神,在大地上的去留本身也能引起季节的变化,毕竟科莱和德墨忒尔原本被视为一体。被抢婚的说法则可能源自苏美尔神话中同样身为丰产女神的伊什塔尔(原生文明辐射衍生)。农耕时代的人们相信人死后归于地下,而粮食从泥土中新生,这种朴素的联想让他们认为珀将亡灵接受的同时也让土地丰饶;同理老哈也被认为是财富的给予者,因为丰收的福泽来源地下——这个角度来说,哈珀真心天造地设的一对

老哈因为冥界象征死亡的关系,在古老的崇拜中经常被认为与生育绝缘,虽然他的妻子象征着丰产。但实际上一般被视作珀与宙斯生下的儿子扎格柔斯(被暗示为狄俄尼索斯),有些说法中他是老哈和珀的亲儿子,有些说法中他甚至就是老哈本身——一个可能涉及到信仰变迁的更改,一个可能因为老哈也被称作「地下的宙斯」而误传所致


也稍微扯扯法拉奥与地狱犬

初见法老出现在希腊冥界的时候,想必很多人都是混乱的,虽然ss的糅杂屡见不鲜,那么大个埃及法老能给希腊冥王打工还是很意外

不过其实这也合理的,毕竟希腊神话也延续和吸收了一些埃及神话的元素,其中最为著名的就是法拉奥的冥衣原型——斯芬克斯

斯芬克斯最初源于埃及神话,通常作为雄性出现,被视为仁慈但强大的守护者;传到希腊之后,则变成雌性的邪恶怪物,有了我们熟悉的和俄狄浦斯的问答。或许正因为如此,老车给法拉奥设计了雌雄莫辨的外形,当然法老奥Pharaoh这个名字本身即是「法老」。显而易见,原为正面形象的斯芬克斯在传入希腊后惨遭魔改和矮化,这在信仰的传播变迁中是个常态:以矮化他者的信仰来衬托自家的高大。因此埃及法老和斯芬克斯给希腊冥王打工也就不足为奇了,更何况有些传说中她更是魔祖堤丰的后裔,出现在收容各大魔物的冥界合情合理

而正经的堤丰之后地狱犬刻耳柏洛斯(有些翻成瑟伯勒斯),神话原典中是蹲守在地狱之门吃掉企图外逃的死者,托神曲的福,第二狱被开辟成为他专属的自助餐食堂。配合埃及式真理羽毛称量心脏的审判……这分明是干了阿密特(Ammit)的活吧喂

地狱犬经常被描绘跟在老哈身边,基本可以视作冥界的看门狗和老哈豢养的宠物(划掉)猎狗。听过琴哥的琴声,也挨过赫拉克勒斯的揍。作为最著名的英雄赫拉克勒斯的最后一项试炼,有说是老哈被打输了给的,有说是珀很热情的送的噗……顺便一提大英雄的这次冥界之行还顺带解救了忒修斯,就是那个干掉牛头人娶了亚马逊女王抢走海伦还试图协助好基友从老哈面前劫持珀未果的精神小伙,也是因为如此大胆的夫目前犯才被扣留在冥界www不过虽然他被赫拉克勒斯救走,他那个胆大包天到敢跟老哈抢老婆的好基友就没这么走运了,被永远留在了冥界(被迫天天看哈珀撒狗粮(划掉


离开第二狱,我们藏在琴哥的箱子里一起转移到犹大环,或者说第八狱的范围

关于恸哭河的寒冰地狱前文说过了,这里关着的是犯下傲慢、背叛之罪、最重罪孽的人,也就是对神不敬、乃至胆敢反叛神灵的人类。圣斗士作为为了守护大地和更多人类而选择反抗诸神的人类,当然死后都会被丢到这里

寒冰地狱的管理者可能就是拉达的小秘书(划掉)副官巴连达因了,毕竟这地方距离拉达的办公室(?)挺近的就几步路。冰狱后面分别是第八狱的四圈/四界,依然从外到内轻重递进:

  该隐环:出卖亲属者——顶部为翼龙雕像,推测为拉达的宫殿

 昂得诺环:出卖集体者——顶部为鹏鸟雕像,推测为哎呀的宫殿

 多禄谋环:出卖宾客者——门口可能是狮鹫雕像,推测可能为大米的宫殿

  犹大环:出卖恩人者——老哈听小曲见孽缘的大殿

虽然不是很确定第三环到底是不是大米的居所,但如果真住这么远,也难怪他不乐意亲自跑第一狱去上班而是直接丢给路尼代行了……

所以为什么哎呀没有小秘书,都是三巨头凭什么哎呀不能有!(x)

(所以sdm直接给安排了一个真秘书吗不愧是你……)


犹大环后的叹息墙(嘆きの壁)原型即源自位于耶路撒冷的哭墙。涉及天启教相关这里就不展开了有兴趣的可以去了解一下

而叹息墙后的Elysium——至福乐土、埃律西翁、爱丽希恩、爱丽舍、或者说我们最为熟悉的「极乐净土」,是老哈本体沉睡的地方,也是传说中只有被选中的善人灵魂可以准许进入的乐土。个人一般不怎么使用极乐净土这个称呼是为避免与佛学概念中的极乐净土混淆

在ss中,这里被描述为不同于地狱的另一个空间,要穿过只有神和被神庇护者才能通过的异次元空间才能抵达,因此一些人可能会把爱丽舍这个老车笔下的「神的乐园」和其他文明中的「天国」当作类似的空间。然而按照希腊神话的设定来说,爱丽舍绝不会是在天上,因为天空是属于神王宙斯及奥林帕斯诸神的领域,而爱丽舍不管再怎么看着像天堂,实际上也是属于老哈所辖的冥界范畴

可以这么说,爱丽舍是属于冥界的地盘,所以我们看到的这张地图上写着冥界·地狱,地狱(塔尔塔罗斯)只是冥界的一部分,爱丽舍也是冥界的一部分。就算偶尔会有其他神跑来乐土串门,归根到底那也是只有老哈点头才能进入的「冥王的家」

雅雅直接杀过去的那种不算(x)

ss的设定中,爱丽舍和其他所有属于冥界的领域一样,都是老哈所亲手创造,因此随着他被雅雅一杆子捅死,所有属于冥界的空间全部开始崩坏化为尘土

珀还在冥界的那每半年(或者小半年)可能就是和老哈一起住在爱丽舍的吧,毕竟这是只有死亡的国度中,唯一拥有生命迹象的花园(琴哥夫妇的小花圃会不会也是珀的怜悯呢x)

而爱丽舍的美丽风景,正像是哈珀邂逅的那片花海呀,整个冥界中能让被尊为春神的珀最感到亲切的唯一所在


写了7k+……这次是真的很论文很枯燥了土下座

仅讨论老车亲自绘制的ss系

仅讨论老车亲自绘制的ss系

仅讨论老车亲自绘制的ss系

✿✿头顶哈珀撒花✿✿

Paradise Lost

重新入SS坑居然都10年啦。放些10年前的旧稿。

CP: 米妙,米路,隆穆外加沙加和阿布

10年都没啥进步 QAQ... ... 唯一不变的大概就是喜欢美人吧...


重新入SS坑居然都10年啦。放些10年前的旧稿。

CP: 米妙,米路,隆穆外加沙加和阿布

10年都没啥进步 QAQ... ... 唯一不变的大概就是喜欢美人吧...


狗尾巴草

实在是涂不动了,

颜色什么的用想象它不好吗……


好久没登了感觉发生了很多又好像啥也没发生(?

实在是涂不动了,

颜色什么的用想象它不好吗……


好久没登了感觉发生了很多又好像啥也没发生(?

菓酱

【SS】此处卖一波情怀~

入手了LC漫画原本想看,想了下还是想回顾SS经典,其实细想我冥王篇都没有仔细看过,只零零散散记着一些片段记忆~当然还有地球仪的旋律~


印象中冥王篇的集数也不多,好像分为了上篇和下篇~一开始双鱼啊巨蟹啊水瓶啊双子啊都活了过来,揭开斗篷露出黑紫色的冥衣,拉开了冥王篇的序幕~奠定了这部略带神秘幽暗和哀伤的基调。鱼蟹演技就是好,可惜演个坏人都那么炮灰彻底,鱼蟹就是不同的风格而最终殊途同归,彻底的水产二人组。然后黄金GG们,我们期待的黄金GG们在一起的场景居然是以冥王篇这样的形式展开,看他们对K不知是该唏嘘还是什么~特别是那个好像是叫雅典娜的惊叹,就像这个招式名字本身那样好听,让人觉得很惊叹又很无...

入手了LC漫画原本想看,想了下还是想回顾SS经典,其实细想我冥王篇都没有仔细看过,只零零散散记着一些片段记忆~当然还有地球仪的旋律~


印象中冥王篇的集数也不多,好像分为了上篇和下篇~一开始双鱼啊巨蟹啊水瓶啊双子啊都活了过来,揭开斗篷露出黑紫色的冥衣,拉开了冥王篇的序幕~奠定了这部略带神秘幽暗和哀伤的基调。鱼蟹演技就是好,可惜演个坏人都那么炮灰彻底,鱼蟹就是不同的风格而最终殊途同归,彻底的水产二人组。然后黄金GG们,我们期待的黄金GG们在一起的场景居然是以冥王篇这样的形式展开,看他们对K不知是该唏嘘还是什么~特别是那个好像是叫雅典娜的惊叹,就像这个招式名字本身那样好听,让人觉得很惊叹又很无奈。哎呀雅典娜的黄金GG们,你们为什么要相杀呀~最后雅典娜还是死了,印象中是撒加拿了把匕首(((虽然我不是女神的粉但这一块其实特别动容,然后黄金GG们也流泪了,此处应该响起《地球仪》的主旋律,然后空中会飘起花瓣,不过不是双鱼宫的玫瑰,好像是处女宫的什么花~印象中星矢哭得特别大声,但这里好像没有鱼蟹什么事~而穿着紫色冥衣的黄金GG们的短暂虚假的生命,在黎明前终究还是回归消逝。

 

然后到了下篇冥界就会看到车田笔下但丁《神曲》中的场景,会看到冥界的阿克戎河,还会看到划船的一个杂鱼很搞笑,他居然向星矢和瞬要钱,我忘了是不是不给钱就要把他们丢河里~让人感觉冥斗士其实也没有那么可怕神秘,层次也是鱼龙混杂~然后会到达米诺斯的审判厅,一个杂兵很小心翼翼地叫星矢保持肃静,可是星矢的声音反而出奇地更大“啊?你说什么我听不清?”,然后看到了帅帅的路尼,很久以前我还P过他的图,他拿着法典要审判亡灵,翻了半天却突然发现星矢和瞬不是亡灵,他上司米诺斯被潘多拉拉去开会,听了场音乐会,还听睡着了!只有拉达这个音痴(也有可能是戒心比较重特意防备)听不懂所以没睡着,这也是同人中米诺斯爱偷懒不工作爱睡觉设定的由来。然后还有法拉奥的天秤那里其实也很有印象,满满的埃及元素,他好像还有个三只头的怪兽,还有他宫殿里的天秤会审判亡灵而倾斜,最后天秤还是倒向了一端,倒在了反派法拉奥自己这里,好像法拉奥直接心脏碎了还是啥- -|||就觉得挺搞笑的,这些冥斗士在冥界的工作就是主宰审判亡灵什么的,但最终都把自己搭进去(谁叫他们是反派~)。这里好像还出现了一只白银奥路菲很会搞音乐,他是怎么以活人的身份混在冥界的,好像和他的爱人有关~

印象中冥王的宫殿叫做朱迪迦,三巨头都有各自的宫殿名称我忘记了~反正都很好听很神话也很有气派~

让人觉得冥界只是特别幽森,但也没有过于压抑可怕,反正不是同年阴影迪斯一拳甩到黄泉比良坂那种模样。


小也之之放送中心

2021.12.24 天英星炎魔路尼生贺

cp米路,一方穿越梗

路尼尼生日快乐🎉🎉

私设如山,雷者勿入

—————————————————————

路尼从梦中醒来,隐约闻到圣诞火腿、瑞典肉丸和别的只会出现在Julbord上的味道,孩子们的声音忽远忽近,他用尚不清醒的大脑分辨了会儿才听出那是《Silent Night》。些微寒风从窗缝钻进暖和的让人有点昏昏欲睡的房间,纯色的墙壁和家具让他在眼前令人昏昏欲睡的氛围中负负得正认出这是哪里。还在读大学时,他曾经很多次劝米诺斯不要出去租房住,这个一举一动都有着让人头疼的贵族做派的家伙不知用了什么手段给他们申请了个双人间宿舍。

眼前隔着一道玻璃门的米诺斯还没开始留起厚厚的刘...

cp米路,一方穿越梗

路尼尼生日快乐🎉🎉

私设如山,雷者勿入

—————————————————————

路尼从梦中醒来,隐约闻到圣诞火腿、瑞典肉丸和别的只会出现在Julbord上的味道,孩子们的声音忽远忽近,他用尚不清醒的大脑分辨了会儿才听出那是《Silent Night》。些微寒风从窗缝钻进暖和的让人有点昏昏欲睡的房间,纯色的墙壁和家具让他在眼前令人昏昏欲睡的氛围中负负得正认出这是哪里。还在读大学时,他曾经很多次劝米诺斯不要出去租房住,这个一举一动都有着让人头疼的贵族做派的家伙不知用了什么手段给他们申请了个双人间宿舍。

眼前隔着一道玻璃门的米诺斯还没开始留起厚厚的刘海用来遮住眼睛。路尼记不得米诺斯变成他更为熟知的古牧样子有多久,估计从他由室友变成自己上司度过的时间一样长。小宇宙作为未来才出现的东西理所当然的用不出来,眼下他失去一切可以联系成为古牧兼上司的那个米诺斯的手段。

左手边的小锅里煮着红酒,玫红的液体上飘着肉桂丁香柠檬。他叹口气,又切了片苹果放进去。他记得米诺斯更喜欢苹果而不是橙子。自从当了副官后他就再没时间在平安夜煮上一锅热红酒,他只能祈祷这么多年没做过,自己手艺没变得生疏。

过去的米诺斯忽然推开门走进厨房,似乎没看见眼前站在煤气灶前的人变了个样。他戴着一双印有可爱花纹的烘焙手套打开烤箱,霎时一股巧克力味和姜饼味融进热红酒的味道中——涂了巧克力的姜饼和巧克力小蛋糕,路尼知道这也是自己做的。从他第一次在米诺斯面前做这些开始,直到现在还米诺斯依然狂热的喜欢这些甜腻到齁的小点心,而且更变本加厉。他关了火,米诺斯已经端着托盘走到双人套房的公共区域,那里摆着张铺着聊胜于无的桌布和与其毫不相称华丽的过分的烛灯的桌子,尺寸小的可怜的圣诞树被摆在门口,显得格外滑稽。

米诺斯沉默着看着他把热红酒倒进杯中。就着摇曳的烛光,他发出今晚的第一个疑问——

“你是谁?”

按人类计算方法的两个小时前,他在第一狱,拿着友人送的生日礼物,看着明明是为热红酒准备的苹果出现在完全不合时宜的咖喱上,咖喱旁的姜饼人让他立刻联想起刻耳柏洛斯——它总喜欢把食物嚼得到处都是碎块——一看就出自米诺斯之手。他更没想到拆开对方送给他的礼物时却看见友人的笔迹,友人的礼物盒却里躺着有着米诺斯字迹的小绒布盒子。他认出盒子的颜色是蒂凡尼蓝。

米诺斯的故作镇定一直持续到盒子被打开。

小盒在烛光下打开,显得有些晃眼。里面的东西不出乎在场任何人的意料。

“您在干什么?”

“生日礼物兼圣诞礼物一起送了。”米诺斯摆出一副受伤的表情,“这么问太伤人心了,罚路尼把左手伸出来。”

他半是好笑半是无奈地伸出手,看着米诺斯慢慢地把银环套上他的无名指。明明这么重要的时刻自己却没有哪怕半点激动的心情,他觉得一定是米诺斯的原因。

“好啦,这下路尼就名花有主了。”

他这时才看见米诺斯的手指上也稳稳地套着和他手上这枚款式差不多的银环。他想就着烛火看得更仔细些,却不经意瞥见米诺斯得意洋洋的脸——他甚至还把刘海掀了上去。

这时再去追究为什么戒指尺寸会刚刚好已经没有多大意义,他最后也的确只是说这种事情今后可以直接来问属下。

此刻竟恍如隔世。

是小宇宙吗?

他被年轻米诺斯的目光困在圣诞节的蜡烛前。眼前的人无疑是米诺斯,但对路尼而言也无疑是别人。

当听见眼前人说自己就是路尼时,米诺斯的琥珀色眼睛明显流露出不信任的情绪。准备Julbord不会让人突然间变高,更不会让手指上多了枚婚戒。他仔细打量着着,最后得出结论:“不,你不是他。”

面对过去的米诺斯,路尼不可能拿出生死簿和法官袍,更何况现在也做不到。哈迪斯似乎也不会给冥斗士发身份证,起码他从未听说过。路尼摸遍口袋发现身上没有任何能证明身份的东西。他想起唯一能证明他是谁的那张贺卡被他压进案卷之间,原因是他还没想好该怎么面对充满对自己的爱慕之情的卡片——哪怕他已经答应米诺斯的求婚。

临时大法官咬住嘴唇,地下生活让他从未有其他证明身份的东西,如今唯一可以辨别的小宇宙消失后他还剩下什么能证明自己。

路尼没想到自己有天也会陷入自我怀疑的怪圈。

“如果你告诉我路尼在哪儿我可以考虑不打电话报警。”

路尼望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米诺斯,像是看到曾经以及未来那个变得更喜欢捉弄的人不省心的家伙,他拼命回想被无数卷宗挤压的占地不多的往日回忆,说:“你的木偶剧票夹在被你从中间掏了个洞的法理书里。”

“啊?”

“看的是《唐璜》。”

两人四目相对,真是久违的体验。放在未来天知道米诺斯是不是又借着刘海的掩护打起盹来。

米诺斯的耳根肉眼可见开始变红。

 

反倒是因为确认眼前这个各种意义上都大一号的路尼就是他认识的路尼,各种意义上都小一号米诺斯反而不知道该怎么看他,他开始别扭的趁对方低头嚼饼干时盯着他,又在抬头那刻赶紧移开视线,十足的小孩子行为。盘子里的巧克力蛋糕他一口没动,明明当初就像孩子们期待圣诞节的巧克力那样期待,现在反而食欲全无。

面对过去的米诺斯,路尼反倒有些如释重负。对面坐着的不是麻烦的上司,只是个某些时候略欠揍的男子大学生。两人间奇怪的上下级感一直持续到大学毕业,最后没想到某人真成了自己上司。在长久面对米诺斯留下的烂摊子时他被迫学会笑笑就好,面对眼下令人百感交集的场景他也只是笑笑,抬头看向来不及闪开视线的米诺斯,说:“有什么在意的吗?”

“没有。”

“在说谎。”

他明白米诺斯所指,干脆的拧下左手无名指上那枚戒指丢给对方(能再向米诺斯丢一次东西确实令他心情大好),“你自己看吧。”

米诺斯看见指环中间刻着小小的,Minos&Rene。

“那个家伙!”

“稍微对自己嘴下留情点。如果后悔了戒指你就拿走。”

米诺斯沉默了,他想起自己塞在路尼床头的圣诞袜中的信。金属戒环被他摩挲得发热,他想,款式要再复杂些,未来的我。

路尼看着还是室友的上司红着脸走到自己面前,捞起自己的左手,一点一点把戒指推回无名指上。

“这是我们的未来吗?”

“显而易见不是吗?”

米诺斯看见熟悉又陌生的室友兼暗恋对象笑了,紫色的眼睛宛如天国大门上的紫碧玺。他碰到戒指上嵌着的透明坚硬的石头,像是摸到一颗透明而坚硬的心,嵌在戒指上。

“我们一直在一起。”

 

路尼再次醒来。

天花板是熟悉的厚重石头,室内不开灯便常年伸手不见五指,是冥界没错。他想翻身,却发现自己被人紧紧搂进怀里,几乎到动弹不得的地步。于是他笑了,他想起在平安夜那天收到对方的情书,还没等自己回答对方便跑了出去,最后满身都被雪浸湿才回来。

他选择不再胡思乱想,时间还早,他大可继续靠在米诺斯身上睡一会儿。

就像自己说的那样,路尼迷糊间想到,他们永远会在一起。

Paradise Lost
路尼生日快乐! 路尼:“史昂你...

路尼生日快乐!


路尼:“史昂你要过来上班么?包住宿(金星宫),医疗保险(冥王包复活),解决户口问题,来就送冥衣一套。”

路尼生日快乐!


路尼:“史昂你要过来上班么?包住宿(金星宫),医疗保险(冥王包复活),解决户口问题,来就送冥衣一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