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路德维希

141万浏览    10248参与
海王星掌管章鱼香肠的神

[APH]白房子(花夫妇)

久违的做了饭,想搞童话风却往什么奇怪的地方拐了……

灵感来源于绘本/小说《黑睡莲》和电影《记忆中的妈妮》,不过没看过这两部作品也不妨碍阅读。

想不出来什么好标题就这么发了。


  十五岁的夏天哥哥带着我到他一个意大利同学的乡下老家过暑假,他们两个从早胡闹到晚,我就带几本书到屋后的树林里消磨时间,树林里很凉爽,有一股带着水气的风从树林深处吹来,虽说我早就觉得树林的另一头应当有条河或者有片湖,但一直没有真的走进去看过。


  还差三天就要回德国的时候,怀着若不一探......

久违的做了饭,想搞童话风却往什么奇怪的地方拐了……

灵感来源于绘本/小说《黑睡莲》和电影《记忆中的妈妮》,不过没看过这两部作品也不妨碍阅读。

想不出来什么好标题就这么发了。























  十五岁的夏天哥哥带着我到他一个意大利同学的乡下老家过暑假,他们两个从早胡闹到晚,我就带几本书到屋后的树林里消磨时间,树林里很凉爽,有一股带着水气的风从树林深处吹来,虽说我早就觉得树林的另一头应当有条河或者有片湖,但一直没有真的走进去看过。


  还差三天就要回德国的时候,怀着若不一探究竟就再没机会的想法,我第一次向树林深处走去,树林越向里走植被就越茂密,最后竟到了难以再向前走的地步,我用力拨开眼前的灌木,紧接着看见一片泛白的光。


  原来树林深处的确是有一片大湖的,我一边这么想着一边眺望湖景,湖水倒映着天空,似乎相当深,几乎望不见底,湖中心有座岛,岛上有栋白房子,房子的门窗全都紧闭着,白墙看着很新,在阳光下亮着柔和的光辉,我定定地站在那里,一瞬间看入了迷。


  “你喜欢这栋房子吗?”我听见一个小女孩的声音,我转过身,一个穿绿裙子的女孩正站在我身旁眯着眼睛朝我笑。


  “是的,它很漂亮,这是你家吗?”我问道,小女孩点了点头,“我非常喜欢这栋房子,一天里一年里每时每刻都那么漂亮,好像每一秒都是移动不同的房子,而且这栋房子里住着我最喜欢的人,真可惜现在这里没有船,不然你就也可以到那栋房子里去了。”


  “那真可惜。”在我这么说完后,我们陷入一阵沉默。


  不知过了多久,她忽然把湖心岛上的码头指给我看,“有些晚上。”她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家里会开舞会,那里就停了很多小船,房子周围挂着彩饰,明亮的灯光照得湖面闪闪发亮,音乐像是在湖面漂浮一样流淌着,大家都在跳舞,所有人都好像很高兴,我真希望你也能看看。”


  “你讲的真棒。”我说,“对于一个你这个年纪的小孩来说,你真的很擅长去描述,也许你以后应该去当个诗人或者作家。”


  “我会考虑的——要不要和我跳舞?”她换了个话题,向我伸出一只手,我学着在电视里看过的那种夸张的动作,轻轻握住她向我伸来的手,那只手很小,很温暖,令我不敢用力,只是轻轻地托着那只手,任由她领着我前进和旋转。


  她在哼歌,哼一首我没听过也听不懂的歌,我们跳啊跳,一直跳到我累得躺倒在草坪上为止。




  当我醒来时天色还很亮,估计只有下午两三点,太阳相当厉害,我起身拍落衣服上的草叶,朝四周望了望,湖边除了我谁也不在,我又看向那栋白房子,发现有一扇窗户打开了,浅绿色的窗帘向外微微飘动,我想大概是她的家人在我睡着时把他接回去了,便朝窗户挥挥手转身离开。






  第二天,抱着或许能再见到那个小女孩的希望,我又一次来到了树林深处的湖边,话虽如此,我心里的某一部分却好像十分断定地认定我此生再也不会见到她,叫我不要去犯傻。


  果不其然我没有看见女孩,湖边只有一个正在画画的青年,他看起来只比我大两三岁,正专注地盯着画布,出于好奇,我走到青年的身后看向画布里的画面,青年画的是湖中心小岛上的白房子,蓝色的天和倒映着天的湖之间隔了一排绿树,雪白的房子在画面正中央,仿佛世界的中心就是湖上的白房子。


  “你画的真好。”我情不自禁地赞叹道,青年被我突然发出的声音吓了一跳,手忙脚乱地放下画具想要转身,却被松开的鞋带狠狠绊了一跤,仰面躺倒在草坪上,随着他摔倒而脱手的调色盘砰的一声扣在他的围裙上,几滴颜料还贱上了他的脸,他仰视着我,尴尬地干笑了几声。


  “那个,谢谢你喜欢我的画,我是费里西安诺,哎呀,刚刚真是让你见笑了。”青年——费里西安诺一只手揉着乱糟糟的头发,另一只手用拇指和食指拎起刚刚扣在围裙上的调色盘,调色盘里的颜料大半都粘在白色的围裙上,费里西安诺看了看调色盘,又看了看围裙,突然抄起一把刮刀刮起围裙上的颜料。


  “这样至少还能抢救下,颜料再调起来很麻烦,而且新颜料又贵又难买到。”努力用刮刀刮着颜料的费里西安诺鼓起脸颊,看起来很是孩子气,我轻笑起来,顺手系上他松开的鞋带,费里西安诺穿着一双相当有品位的鞋子,看着不像缺钱的样子,既然费里西安诺说颜料又贵又难买到,说不定是什么进口高级颜料,一想到我的一句话使他打翻了这么一盘颜料,我不由得出了一头冷汗。


  似乎是看出了我正在想些什么,费里西安诺连忙冲我用力摇头,“我没有要怪你的意思,倒不如说谢谢你帮我系上鞋带,不然等一下我还是会摔跤,话说回来,能告诉我该怎么称呼你吗?”


  “路德维希。”我长舒了一口气,“叫我路德维希就好,费里西安诺。”


  在明白费里西安诺并没有生气后,我的心情放松了不少,在他刮颜料的时候我们随口聊了几句,从他的话里我得知他是在那栋房子里长大的,但几天后他就要搬走了,他是想在离开这里之前画下他眼中的家以留作纪念,所以用了他最后一点最好的颜料。


  费里西安诺对我说得越多,脸上的表情就越阴沉,看着白房子的眼神也越暗淡。


  “其实我一点也不想离开这里,我喜欢这里,这是我的家,而且等到我回来了,这栋房子也不知道还在不在。”


  “房子就在这里,你不是说只是离开很短一阵子吗?等你回来房子肯定还在的,而且和现在差不多。”我试着去安慰费里西安诺,不料却起了反效果,他的脸色更阴沉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就好了,可是你也明白的吧,现在这个年头,一栋房子眨眼间就能消失得无影无踪。”


  一想到债权、拆迁之类的词可能照在我眼前这种美丽的建筑上,我深表同意地对费里西安诺点了点头,他看着我,不知怎的就笑了,他抖了抖已经刮得差不多的围裙站起身,似乎是准备继续画画。


  “你这个人真有趣,我还挺喜欢你的,要不要再听我说说房子的事?”


  听到我回了一声“好啊”,费里西安诺就向我描述起湖中心的房子,那里有摇摇晃晃的小船,一直持续到天亮的歌舞,湖边的下午茶,凉爽的大厅里擦得闪闪发光的楼梯扶手,树荫下的摇椅,夜晚从森林另一端吹来的风,还有费里西安诺漫长而幸福的童年时代,一个常来拜访的不可思议的黑发少年,一只大狗,还有,还有……


  “我真希望现在这里能有条船。”费里西安诺说道,“这样我就可以带你到房子那边了,要是能那样的话该多好啊。”


  我坐在草地上看着费里西安诺画画,时不时应和一下他的回忆,他讲了很久,我没办法记住他所有的话语,但他在明亮日光下显得奇妙的寂寞的侧脸却深深印在我的眼中,久久不散。




  不知不觉间我睡着了,直到夕阳西下才醒来,费里西安诺已经收拾画具离开了,我凝视了一阵子映着红云的湖面和被残阳燃烧般深红的光辉笼罩着的房子,然后转身离开。






  第三天也是最后一天,我穿过树林来到湖边,女孩和费里西安诺都不在那里,湖边很静,但不是寂静,我听见风吹动草丛和树叶的声音,听见鸟鸣和水声,我看向湖中心,有些惊讶地发现房子的门窗全都开着,前天看到的绿窗帘也无影无踪,正当我想走近看得更清楚时,忽然听见有人叫我的名字,我向声音的来源看去,只见一个有些眼熟的老人坐在一把椅子上。


  “抱歉,我刚刚没注意到这里还有人,请问您认识我吗?”老人微微一笑,向我伸出一只手,“我是瓦尔加斯,路德维希,你是否在这里遇见过一个小孩和一个青年?”


  “是的,的确如此,您是他们的家人?”我回握住他伸出的手,难怪我会觉得他很眼熟,他的长相和费里西安诺有几分相似,大概是费里西安诺祖父辈的亲戚。


  “你可以这么想。”老人笑着说,“我是与他们两个最亲近的人,我了解他们的一切,甚至比他们自己还清楚。”瓦尔加斯先生放开我的手,用一种专注而深情的眼神望着湖上的白房子。


  “在这栋房子里我度过了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能在人生的最后时刻再次见到这栋房子真是太好了。”我顺着瓦尔加斯先生的视线望去,恍惚间好像看到了瓦尔加斯先生回忆里的那栋白房子,那些时光定格在蓝色的天空与湖水,绿色的树林与草地之间,定格在那栋于明朗日光下闪闪发光的白房子里。


  “路德维希。”瓦尔加斯先生轻轻地对我说道,“我很高兴能认识你。”


  “我也很高兴认识您和您的家人,瓦尔加斯先生。”我同样轻声说道,听到我的回答后瓦尔加斯先生似乎很高兴。


  “那么,来吧,路德维希,你看,这里有艘船,这样我就可以带你到那栋房子里去了。”


  我这才注意到湖边停着一条小船,瓦尔加斯先生从椅子上站起身带我走到岸边并引导我坐上那条小船,他自己则坐在船的另一头,很轻松似的推动看起来重极了的船桨。


  我听见船桨划开湖水的声音,又似乎听见音乐声和人的谈笑声,我闻到草木和水的气味,又似乎闻到蜂蜜柠檬水和馥郁的花香,闭上眼睛,眼前残留的光点似乎成了夜晚投在湖面上的灯光,不久,船靠岸了,我睁开双眼,看见瓦尔加斯先生就站在我面前。


  “来吧。”他说,“到房子里去。”


  我摇摇晃晃地上岸,向着白房子敞开的大门走去,在我即将踏入屋内之前,我听见瓦尔加斯先生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


  “你喜欢这栋房子吗?”


  我迈过门槛,还没来得及回答他,就因眼前的景象哑口无言。


  房子里什么都没有,没有任何家具或者装饰,各处都积了一层薄薄的灰,每当有风吹过,灰尘便像波浪一般一圈圈散开,这里既像是繁华落幕后的废墟又像是从没有人住过。


  我接着向房子深处走,一直走到昏暗的楼梯口,我摸了摸扶手,只见手上沾了一层灰,我登上第一阶楼梯,然后继续往上走,然后——




  我是被手电筒的强光晃醒的,我猛地睁开眼睛,看见村里的老警官茨温利锐利的绿眼睛正盯紧紧盯着我,我被他的眼神吓了一跳,结结巴巴地想辩解为什么我会在这里,嘴巴却只能吐出几个不连贯的词。


  “你说瓦尔加斯的白房子?我知道你这个年纪的孩子很喜欢探险,事先倒是要找个人打听一下啊,你确实是找对了地方,但是那房子早就在二战里炸毁了,一直留着的废墟也在去年瓦尔加斯死后拆干净了,还有啊,知不知道你这样……”


  茨温利警官的话,还有后来赶到的哥哥说的什么东西我大概都没怎么听进去,我只是看向夜色下的湖,只见群星闪烁的夜空与倒映着夜空的湖水之间隔了一片树林,其余的什么也没有。


  




  如今我仍然能清楚地回忆起十五岁的夏天末尾那不可思议的三天,我再也没去过那个意大利村庄,也再也没有见过比那栋湖中的白房子更美的景色,不过自那以后我夜里常做些醒来就忘了的梦,梦醒后我总是泪流满面,而枕巾上不知为何留下一片冰凉的水渍。




  这就是我所知道的一切了。


















END





雨山

一些求得原谅

一道光刺破了城堡的窗户。

它将世界的黑暗与光明分割得恰到好处,将黑暗和光明的交汇点描绘得如此清晰、深刻。弗朗西斯将烛火点燃,他看向路德维希的双眼,那是如此的平静啊,就好像是,站在他面前的只不过是一个毫不相干的人罢了,但是他的心中却早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他盯着弗朗西斯手中燃烧着的火焰。

"路德维希。"弗朗西斯开口道:"你不应该这样做的。”

"的确,不管怎么样我也只是一国家意识体,我无法左右我的命运。"路德维希笑道,他的脸上满是苦涩的笑容,那是他心底最真实的写照。

他知道自己无法改变什么,但是他依旧想做些什么,想要改变些什么。他想要让这个世......

一道光刺破了城堡的窗户。

它将世界的黑暗与光明分割得恰到好处,将黑暗和光明的交汇点描绘得如此清晰、深刻。弗朗西斯将烛火点燃,他看向路德维希的双眼,那是如此的平静啊,就好像是,站在他面前的只不过是一个毫不相干的人罢了,但是他的心中却早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他盯着弗朗西斯手中燃烧着的火焰。

"路德维希。"弗朗西斯开口道:"你不应该这样做的。”

"的确,不管怎么样我也只是一国家意识体,我无法左右我的命运。"路德维希笑道,他的脸上满是苦涩的笑容,那是他心底最真实的写照。

他知道自己无法改变什么,但是他依旧想做些什么,想要改变些什么。他想要让这个世界重新充满生机,他想要德/意/志再次恢复往日的荣耀。

"你知道吗?"弗朗西斯开口道:“我也是一样的。”

"我也是一样的。"弗朗西斯继续道:"都是一样被命运操控的傀儡,而且我们都无法反抗命运。"弗朗西斯叹息道:"我无法摆脱这种命运,我无法摆脱命运的掌握,我只能选择顺从命运的安排。”

...

这是巴黎的夜晚,月光透过纱料的窗帘,斜斜的,又似乎故意的照映在那台已经破旧的花盆。

那是一朵鸢尾,虽然那花盆是破败的,却遮挡不住它的绚烂

之色。它散发着幽蓝色的光芒,它在夜风中轻颤着身体,似乎是在迎接它的主人。它的花瓣上还残留着晶莹的露水,闪烁着微弱的光芒,它在夜晚的微风中轻轻摇曳着。就像是一个迷失方向的孩子,不断寻找着它的归属。

弗朗西斯寻找着自己的归属。

他在这朵鸢尾花面前蹲了下去,他伸出自己的右手,用食指和拇指捏起那一片淡紫色的花瓣。

“弗朗西斯,你怎么在这里?我找了你好长时间。”路德维希无奈的看着弗朗西斯,揉了揉他铂金色的柔顺长发。

弗朗西斯将手抽了出来。然后站起身。他的嘴角勾起一丝笑容,:"哥哥我来看看我的朋友啊,路德维希,你呢?"

路德维希沉默着,他的目光落在那朵鸢尾花上。

那朵鸢尾花就像是在嘲讽路德维希。嘲讽他竟然不知死活的跑到这里来,嘲讽他的愚蠢。

"我的路易。"弗朗西斯开口道:"回爱丽舍宫吧。"

弗朗西斯转过身,看着那朵鸢尾,那朵鸢尾似乎还是在嘲笑路德维希。

路德维希将手放在鸢尾花上,轻声说道:"你在嘲笑我吗?"他苦笑。

他想求得弗朗西斯的原谅。

他知道自己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他也知道自己不该这样做,但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不由自主的走到这里来,来到这里。

路德维希不知道该怎么办。

弗朗西斯听到了路德维希的话,他转过身,看着路德维希。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弗朗西斯冷漠的说道:"我不认识你,我们是不可能的,我们根本不可能。"

"我知道。"路德维希低下头。

弗朗西斯的眼睛中闪烁着危险的神色,他看着路德维希,语气中带着几分怒气,几分嘲讽,几分讥讽。弗朗西斯开口道:"路德维希,这场婚姻,并不是我的决定。但是哥哥我,能够接受。但是我劝你不要做太不切实际的东西。”

"我知道。"路德维希开口道,他低着头,他的眼中带着泪水,但他始终没有让那滴眼泪流下来。

牧野甜菜

【普独】口嗨 之 圆角jk

我被屏了,自行搜索听呜呜呜


Wb:牧野_戒独中心医院副主任

搜:口嗨

我被屏了,自行搜索听呜呜呜


Wb:牧野_戒独中心医院副主任

搜:口嗨

之目

【授权翻译/芋兄弟】The Experiment #00

原作者:Vivi(P站ID=42424078)

非国设,研究员独+人.体改造实验体普,和这篇的设定有所不同。

有血月星描写注意。

原文链接:P站id=12627657


File.01
XX.XX.XXXX
发现无名的孩童,神志清醒,疑似患有白化病。确认为孤儿。
身体状况异常,数值不明。
精神状况异常,疑似应激性创伤后遗症。
优先考虑创伤治疗,指定负责人为Fried——

[档案损坏]

[档案损坏]

[档案损坏]

[档案损坏]

[档案损坏]

YY.ZZ.XXYY
负责人死亡。
紧急安排继任者。
对象状态:
尝试用利器贯穿其上身三处,均未有反应。
对象因失血过多休克。
麻痹.消除痛觉的实验取得初步成功。

ZZ.ZZ.XXYY......

原作者:Vivi(P站ID=42424078)

非国设,研究员独+人.体改造实验体普,和这篇的设定有所不同。

有血月星描写注意。

原文链接:P站id=12627657


File.01
XX.XX.XXXX
发现无名的孩童,神志清醒,疑似患有白化病。确认为孤儿。
身体状况异常,数值不明。
精神状况异常,疑似应激性创伤后遗症。
优先考虑创伤治疗,指定负责人为Fried——

[档案损坏]

[档案损坏]

[档案损坏]

[档案损坏]

[档案损坏]

YY.ZZ.XXYY
负责人死亡。
紧急安排继任者。
对象状态:
尝试用利器贯穿其上身三处,均未有反应。
对象因失血过多休克。
麻痹.消除痛觉的实验取得初步成功。

ZZ.ZZ.XXYY
负责人死亡。
紧急安排继任者。
对象状态:
左腿韧带损伤。
对象行走正常。麻痹.消除痛觉相关的实验成功。
肌肉力量.爆发力显著提升。
体力测定失败。
对象表现出难以控制的杀人冲动。
对象仅在接受到外部刺激时表现出自主反应,目前不排除知性提高和体力温存的可能性。

“是路德维希先生吧?你好,欢迎来到本研究所。今天的安排是参观馆内设施,说明工作内容以及回答疑问。最后会向你介绍你的担当实验对象。
不必顾虑,有什么问题随时提出即可。”

“您好,很高兴见到您。我只是一介普通的大学研究员,非常荣幸能得到这里的工作机会。
…今天的安排我了解了,还烦请您指示。

“你在业界内算小有名气,对动物生理反应与情绪起伏的研究我也略有耳闻。据说那些实验动物,甚至是难以与人建立信赖关系的动物都经你的手取得了极高的共感性,在别人面前也变得乖巧听话。
从实验的成功率上来看,我认为你有能力驯化所有的动物。”

“谢谢。没错,共感性是我的主要研究方向。还不敢断言所有对象都是如此,但至少在那些协助我的动物身上都成功了。

“我很期待你的能力。毕竟'那个'应该也具备一定的共感性,虽然要引出它不是容易事。
此前我聘请了不少专家,试图用心理学的手段与它进行沟通,但无一例外都失败了。无论是行为心理学,认知心理学,临床心理学…都撬不开它的嘴。
聘请你这么年轻的人才还是第一次,好好努力吧。

“…?容我提个问题。
那个,是指我即将负责的动物吗?
用人类的心理学研究动物的行为实属罕见,是智力特别高的个体吗?”

“动物吗……怎么说好呢。
可以说是动物,也可以说不是。尽情期待吧。”

两人的脚步声在冰冷无机的研究所里回荡。与此同时,管理室里的警备员正通过监控录像看着他们的身影。

======
“听说了吗?所里来了新人,听说还很年轻……啊,的确是,看起来也就刚刚博士毕业,还在当助教吧。”

“怎么能指望他去制服那个怪物啊……唉,又打算毁尸灭迹了吗?”

“毕竟这个研究所本身也见不得光嘛。那个白色的东西……本身也是违法的吧。”

“啊……也没办法,那家伙是孤儿吧?而且依我看来,那都不能算是人了……”

“我只是个保安,管不着这里会变成怎样。但愿那个新来的研究员能好相处吧。本来监视那东西就够累了,要是研究员性格再差……”

“哈哈,没错,干脆让那怪物把他解决了就轻松了,这样就能当事故处理了吧。”

“那种还是省省吧。…老子已经受够'收拾残局'了。”

——这个研究所有些诡异。

路德维希本能般地想道。

——似乎到处都用强化玻璃加固过了。

他会有这样的疑问也是情有可原,所有的门都修筑得坚固无比,无数钢筋横亘其上,仿佛在防备着什么。
路德维希已经参观过了大约八成的房间,没有看到什么危险的动物,只有些普通的铁笼里关着实验用的兔子和小鼠。

——如果只是为了研究小动物的心理与行为,似乎没必要特地起用大学的研究员,驯化实验动物的方式也无法用在其他生命身上。

路德维希感到所长对自己有所隐瞒,长篇大论的说明都用在了实验器具,钥匙和储物柜的使用方式上,对他的提问也是含糊其辞。
绕开了关键,不知道对方到底想隐瞒什么。

将近一小时后,两人终于到了最后的房间,所长慢悠悠地向路德维希转过头。

“……这就是最后的房间,你的研究对象就在里面。
那东西很讨厌我,完全不让我进去,当然我也不想拿自己的命开玩笑……说明书已经放在房间里了,你只要认认真真读过即可。
路德维希先生,从明天开始,你的任务就是负责驯化这个房间里的东西。那个完全不听任何人的话,所以我们才把你找来。
简单来说,和它搞好关系,让他能听从他人的指示即可。首先是听从你的,然后再是其他研究员的。”

所长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语气里也不带感情。
路德维希下意识地想道。

——不管里面的是什么,自己都必须拯救它。

——那里面的生命,仿佛正在向自己呼救。

纵然还搞不清状况,但路德维希很明白,自己已经没有退路,只能前进。
于是他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我明白了。今后就请多指教。”

无尽的噩梦,由此开始。


TBC

朝祁芊月_坑是ch的人不要靠近我

P1-P2:祷告(英普、葡普)/葡普梗说明:普吃不了辣(CD广播剧)

P3:子独个人

P4:英普

P5:葡普

P6-P10:日光组

P1-P2:祷告(英普、葡普)/葡普梗说明:普吃不了辣(CD广播剧)

P3:子独个人

P4:英普

P5:葡普

P6-P10:日光组

牧野甜菜

【普独】口嗨 之 女王子独

      普普教子独主仆play,令人惊喜的是子独小小年纪就天赋异禀。甚至从此之后等哥哥打仗回来都不是一个爱的亲亲抱抱,也可能会先亲亲抱抱吧,然后就清清嗓子一改刚才天真可爱的面庞,说哥哥没事的话就收拾一下戴上链子来我房间吧。

      普普洗漱完毕去房间的时候戴上了项圈和链子,他把衣领系得很高,方便自己穿过那条长长的走廊不被别人发现。一进房间把门关上就把衣领解开了,露出了里面的皮质项圈。子独坐在床上看书,像个小大人似的十分满意地看着哥哥,然后把书一关,放在床头。“乖狗狗......

      普普教子独主仆play,令人惊喜的是子独小小年纪就天赋异禀。甚至从此之后等哥哥打仗回来都不是一个爱的亲亲抱抱,也可能会先亲亲抱抱吧,然后就清清嗓子一改刚才天真可爱的面庞,说哥哥没事的话就收拾一下戴上链子来我房间吧。

      普普洗漱完毕去房间的时候戴上了项圈和链子,他把衣领系得很高,方便自己穿过那条长长的走廊不被别人发现。一进房间把门关上就把衣领解开了,露出了里面的皮质项圈。子独坐在床上看书,像个小大人似的十分满意地看着哥哥,然后把书一关,放在床头。“乖狗狗,过来吧。” 然后普普扑通跪在地上就爬过去(?)从小孩的脚开始蹭到胸口到脖颈,最后把头埋在小孩的裆部嗅嗅,结果被子独拧耳朵说坏狗狗。


嗯,深夜的时候会牵着哥哥在走廊遛弯

XD不是表情
告诉我,教会善良的猎人.......

告诉我,教会善良的猎人....你有曾见过光?

告诉我,教会善良的猎人....你有曾见过光?

🇩🇪╮挽沐妖╭🇩🇪

偷闲(露独)

久违的露x人qi独。


走肾产物,不喜欢不接受别点看,看到哪里不喜欢就退出


🐻🐻说解码

久违的露x人qi独。


走肾产物,不喜欢不接受别点看,看到哪里不喜欢就退出


🐻🐻说解码

柯尼斯堡土豆芽

突然出现的一些意义不明的土豆!

突然出现的一些意义不明的土豆!

约的稿子禁用(土豆烧啤酒)

当独宝儿发现一个装满他本子的屋子

他会。。。

当独宝儿发现一个装满他本子的屋子

他会。。。

枯萎罗曼♠︎
谁能拒绝一只小男模给你送花,况...

谁能拒绝一只小男模给你送花,况且还是小路德维希(?

谁能拒绝一只小男模给你送花,况且还是小路德维希(?

达陈皮
路德维希蹲大牢 构图有参考

路德维希蹲大牢

构图有参考

路德维希蹲大牢

构图有参考

朝祁芊月_坑是ch的人不要靠近我

今年欧洲歌唱大赛冠军是乌克兰……!

原本只计算国家票的投票结果在P2

英是第16次第二名……!

虽然独最后只有6票,但是是去年的两倍(笑


~以下为个人歌曲听后感想~(cp脑发言有)

葡的《Saudade, saudade》 和西的《SloMo》 是两首截然不同的曲风,和他们的国家很是相配。

(葡萄牙的歌曲是英语+葡语,西班牙的是西语)


插个题外话,罗马尼亚的《Llámame》(20:50开始!) 在决赛时的表现实在太惊艳了,同样推荐!

(罗马尼亚的歌曲是英语+西语)


法的《Fulenn》(半决赛) 、...

今年欧洲歌唱大赛冠军是乌克兰……!

原本只计算国家票的投票结果在P2

英是第16次第二名……!

虽然独最后只有6票,但是是去年的两倍(笑


~以下为个人歌曲听后感想~(cp脑发言有)

葡的《Saudade, saudade》 和西的《SloMo》 是两首截然不同的曲风,和他们的国家很是相配。

(葡萄牙的歌曲是英语+葡语,西班牙的是西语)


插个题外话,罗马尼亚的《Llámame》(20:50开始!) 在决赛时的表现实在太惊艳了,同样推荐!

(罗马尼亚的歌曲是英语+西语)


法的《Fulenn》(半决赛) 、《Fulenn》(MV版) ,被亲友吐槽说像黑巫师施法现场。全曲使用语言并不是法语,而是布列塔尼语。是法国西部布列塔尼的少数民族语言,属于印欧语系的凯尔特语族。


挪的《Give That Wolf a Banana》(半决赛) 则是会让我觉得「这有嗑吧?」的洗脑曲!在各种谈情说爱的曲子中,挪这首显得非常特别! (而且这首还有续集,有兴趣可以自行搜乐团名字找)

(挪威的歌曲是英语)


英的《Space Man》(个人最喜欢的MV?版本) 、《Space Man》(另一版本)《Space Man》(决赛)  唱功則是非常厲害!

(英国的歌曲是英语)


乌的《Stefania》 是一首饶舌歌曲!

(乌克兰的歌曲是乌克兰语)


独的《Rockstars》 其实我第一次听的时候听到哭(

不懂名次为什么这么后面

(独的歌曲是英语)


决赛(中字)(07:24开始的决赛各国进场非常值得一看!) 




xxCaligulaxx

麻吉麻吉麻吉卡史踹ki~

麻吉麻吉麻吉卡枫斗~


送你一个小喇叭,希望你与弗朗西斯一般精神!

吃了这颗薄荷糖,希望你如同路德维希一般有干劲!


罢工人与工作狂,🤪


(p3背景素材取自网络)

麻吉麻吉麻吉卡史踹ki~

麻吉麻吉麻吉卡枫斗~


送你一个小喇叭,希望你与弗朗西斯一般精神!

吃了这颗薄荷糖,希望你如同路德维希一般有干劲!


罢工人与工作狂,🤪


(p3背景素材取自网络)

朝祁芊月_坑是ch的人不要靠近我

【葡萄酒四重奏】元旦(补档)

「准备好了吗?ギルちゃん~」

「……好,不、再给我十秒……。」

「不管多久我都……痛!你偷袭!」

「ケセセ,什么偷袭!那是本大爷给你的祝福!」


路德一开门,便看到佩德罗将哥哥压在身下,而且还揪着他的耳朵。

「佩~德~罗!」


安东和路德一起进门,一进门就看到佩德罗将基尔压在身下,并且两个人互相揪着耳朵。

「Joder!佩德罗!」

【完】


注一:揪耳朵是巴西农村元旦传统。

注二:西班牙人认为元旦当天,孩子若是打架是不祥之兆。虽然葡普不是西的孩子,而且也没有真的在打架。只是这样写比较有趣,所以延伸到家庭成员……。

注三:Joder是西文幹


*路德和安东是同时看......

「准备好了吗?ギルちゃん~」

「……好,不、再给我十秒……。」

「不管多久我都……痛!你偷袭!」

「ケセセ,什么偷袭!那是本大爷给你的祝福!」


路德一开门,便看到佩德罗将哥哥压在身下,而且还揪着他的耳朵。

「佩~德~罗!」


安东和路德一起进门,一进门就看到佩德罗将基尔压在身下,并且两个人互相揪着耳朵。

「Joder!佩德罗!」

【完】


注一:揪耳朵是巴西农村元旦传统。

注二:西班牙人认为元旦当天,孩子若是打架是不祥之兆。虽然葡普不是西的孩子,而且也没有真的在打架。只是这样写比较有趣,所以延伸到家庭成员……。

注三:Joder是西文幹


*路德和安东是同时看到相同场景(佩德罗将基尔压在身下,两人互揪耳朵)

asa好困

我流路德激推(lof上的椅子好少。。。😢)

我流路德激推(lof上的椅子好少。。。😢)

Em佳佳
新概念红酒杯(继续摸鱼ing...

新概念红酒杯(继续摸鱼ing


啊这阴间光影;w;明明草图不是这样的

新概念红酒杯(继续摸鱼ing


啊这阴间光影;w;明明草图不是这样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