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路易

92961浏览    1518参与
红鹿路易是变态肉食控

【15:官配狼鹿!】分-裂【BEASTARS同人长篇+高能+CP混乱】

第一篇:https://beerlouis.lofter.com/post/1fd20dc3_1c71c228a


第二篇:https://beerlouis.lofter.com/post/1fd20dc3_1c71dc304


…………


第十三篇:https://beerlouis.lofter.com/post/1fd20dc3_1c74929ec


第十四篇:https://beerlouis.lofter.com/post/1fd20dc3_1c76e7031


目前已更新到第十五篇!



久等了久等了



这次还还还还是我最爱的朱诺和路...


第一篇:https://beerlouis.lofter.com/post/1fd20dc3_1c71c228a


第二篇:https://beerlouis.lofter.com/post/1fd20dc3_1c71dc304


…………


第十三篇:https://beerlouis.lofter.com/post/1fd20dc3_1c74929ec


第十四篇:https://beerlouis.lofter.com/post/1fd20dc3_1c76e7031


目前已更新到第十五篇!




久等了久等了




这次还还还还是我最爱的朱诺和路易啊啊啊啊啊啊!


官配狼鹿太香了!!!!




有很多漫画的剧情!感兴趣可以去看看!!




希望各位喜欢!




———————————————————

15.

呼吸。呼吸。呼吸。


深吸一口气,轻轻吐出来。时刻注意周围情况。时刻注意周围情况。


手电的光洁表面冰冷且坚硬,甚至能感觉到那种金属特有的,冷得发疼的刺入感在手心里钻来钻去。或许是由于自己握得太紧,或许材质本身就是这样的。不管了,忘掉一切,继续前进才是最要紧的。


枪里还有几颗子弹?自己明明检查过的,可是现在大脑简直一干二净。说来奇怪,枪械内部零件里虚虚实实的跳动声放在平时压根听不到,此刻,它们却好像被某种巨大无比的,充满威压感的扩音器扩大了一样,在自己的耳边无比清晰而又沉重地摇动着。


不,可能……是我的手在抖吗?还是我的幻觉?还是……


别胡思乱想了!路易!我!逃出去要紧……


这样子在心里大声说着,期望能给控制不住手臂颤抖的自己来一针强心剂。但是用处真的很小……自己的心声很快就被淹没在了内心回荡着的,以无可撼动之势袭来的阴影之中。这种感觉,让自己仿佛变成了小时候那个在黑市的瘦弱活饵,抓着铁栏杆,在日复一日中恐惧着被抓出去。


被抓出去……被肉食动物吃掉。那是本能深处的自然反应啊……就跟现在的恐惧一样,只是现在的恐惧来源更复杂而已。


是黑暗。


这里真的太黑了,伸手不见五指,也没有一扇窗户打开着,那样还可以照进一点外面燃烧的汽车火光。无边无际的黑暗带来的是最纯粹,最深入基因的本能恐惧,和面对未知的猜疑不定感混合在了一起。手电筒照亮了面前的一方区域,也在路易的面前不断投射出张牙舞爪的阴影。说来也怪,在这一片黏稠浓厚的黑暗之中,手电筒的光芒就像一根插进藤蔓里的刀子一样,反而让周围显得更加阴森可怖。但是……如果没有朱诺这个手电,路易猜测自己根本无法向前走动。


路易听见了一声异响。他把握着手电的左手横撑在拿着枪的右臂下,随时准备迎击。又是一声异响,离自己很近,但路易转了一圈什么也没有发现。灰白的水泥墙,四处杂乱堆放的破旧建材,以及手电灯光下耀武扬威的灰尘颗粒,这就是全部——路易把灯光照了照地板,呆住了。


原来自己一直踩踏着一条长长的血泊走着。那阵异响……难道是鞋子踩在血上?不对……不对。路易摇了摇头,突然感觉自己的鹿角的存在感似乎又一次回来了。也是在这时,他听见了一阵长长的叹息声,如同一阵令兽晕眩的悲鸣,从血泊延伸的尽头传来。路易握紧了手里的全部东西,缓慢地朝声源——一个装满了木板的大铁柜后面走去。


越走越近,他才看见地板上原来有这么多杂乱无章的鞋印,不少还沾着血,看上去像是之前无数动物仓皇逃跑留下的。那么这个声音来源会不会是……


声音告诉路易,自己面前铁柜的后面已经空无一物了,因为那阵叹息在自己的左耳边又一次响了起来。这一次路易听的更清楚……准确来讲那不是叹息,那是有动物在呼吸。声音里面,似乎还有液体直流而下砸在地面的滴答声。


路易转头,用尽全力想要扣下扳机,但还是慢了一拍。穿着橘黄色工作服的某只发狂的豹子从黑暗中的建材平台上一跃而起,在嘶吼中扑住路易的肩膀,路易甚至没来得及感觉到对方的指尖刺破衣服深入血肉的疼痛,便被压制在地。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自己握着手电的左手刚好挡在胸口前,豹子的利齿便直冲脖子。路易本能地挡住自己的脸——刚好把手电筒卡在流着血痰的豹嘴中间。手电倒立撑在豹子的口中,四处放溢出的光线在豹子的嘴里转来转去,很快就粘上了牙齿上掉落下来的沾血的唾沫,金属和牙齿碰撞的叮当声让这只发狂的豹子暂时不能咬住面前红鹿的脖子——也给了红鹿举枪的机会。


路易扣下了扳机,看见子弹从豹子的头部劈开,将头骨碎片和黏糊糊的血液一起泼洒出来,溅了自己一脸,而豹子也缓缓倒在侧边的地上。


路易躺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后脑勺的皮肤感觉到了什么液体漫了过来,沾湿了那边一圈皮毛。他想用衣袖擦擦自己脸上的血液和碎屑,却无力抬起手来,过了几秒,他发现自己甚至连站起来都很难做到了——肩膀钻心的疼痛和看不到地方的擦伤似乎要把自己弄散架。


身旁那只发狂豹子的吼声还在耳边不断回响,像有数万面大鼓在不间断敲响一样单调刺耳——最关键的是,手电筒还在豹子的嘴里,必须把它给取出来。路易颤抖着咳嗽了两声,感觉到面前灰尘的飞扬。他忍住疼痛慢慢爬到豹子跟前,缓缓在尸体的头部摸来摸去。


周围环境伸手不见五指,路易并不知道他碰到了哪个部位,只能缓慢地试探着进行动作。他摸到了一处豁口,还有些触感很柔软的东西——路易轻轻戳了戳,手指尖被嵌在软组织里的子弹碎片刮得生疼——他马上缩回了手,因为已经知道自己摸的是哪个部位了。路易深呼一口气,手往下巴的方向前进,很快便碰到了濡湿的嘴唇——以及后排的尖锐无比的利齿。他吞了一大口唾沫,闭眼把手朝里面探去。


有黏滑腻湿的,丝线般的东西包裹着砸在手背……那是口水么?还有一种密密麻麻的感觉滑过掌心,那是……[它]的舌头…味蕾?路易忍住了脑海里长驱不去的恶心,终于摸到了手电筒坚硬的一角。这让他轻轻吐了口气,但很快就又一次陷入绝望。


他再也没有对放进嘴的手上到处散布的唾沫和血液产生反应,只是反复地在豹子的嘴里上下搅来搅去,像是在确认这是真的。

路易不知道的是,他的瞳孔在黑暗中正不断放大。黑糊糊的空气里满是血腥的气味——而自己满脸的血点,全身都在隐隐作痛的伤口,如同一把把柴火,将恐惧之焰愈演愈烈。而现在——路易终于摸到了手电筒的另外一半。



现在,真正的恐惧才刚刚袭来。



手电筒在豹子的嘴巴里断成了两截。路易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站起来的。他靠在旁边的柜子上,缓缓用衣角擦拭着手上的不知名液体。有血从自己的鹿角末端蜿蜒而下,在自己的眼缝旁汩汩滑过——路易一时间大脑有些混乱,混乱得发白。


朱诺的手电在豹子的嘴里断成了两截……他失去了能支撑自己在黑暗中摸索前进的重要工具。现在的自己跟个瞎子没有两样——朱诺会不会已经到了集合地点,正在等我?可我现在……


右边有什么声音,像是某种金属的摩擦声。路易凝神静听了一会——声音来自右边,似乎像在开门锁……难道是朱诺?她成功过来了吗?路易趴着柜子半蹲下去,听见那阵像钻锁孔的声音慢慢停息。


轰的一声,不远处的一扇门被狠狠地撞开,几道刺眼的光线横贯而入,在黑暗的空间里扫来扫去。


路易立刻趴下了身体隐蔽自己,透过缝隙紧张地观察那边的情况。这群身着黑色防护服的家伙举着突击步枪缓缓走进这片黑暗之中,那些高强度的刺眼光线就来自枪下固定的军用手电。他们看上去像警方,但是身上的防护服又没有一丝一毫警察的标志。路易充满了疑惑,不知道是否应该向他们寻求援助——多亏了那些军用手电的光芒,路易勉强能看清自己身处的方位。如果自己从这里走,避开这群危险的陌生部队,可以悄悄从不远处的一扇窗户那翻出去。但是……


“报告,枪声就是来自这个方向。”


无线电的声音响起,似乎是在向谁汇报。路易尽力控制住自己的呼吸来保持不动,缓缓把沾血的枪揣回自己的腰间。


“……收到。你们几个注意了,目标现在不只有一个。除了一开始的雌性灰狼外,还有一名身份未确定的红鹿与目标同行。仔细搜查,允许开火。记得一定要找到解药文件———”


这行话的每一个词语都如同烙铁一般嵌入路易的心头——他们就是那群来追杀朱诺的家伙!现在自己也在名单上了……刚刚还想找他们寻求援助的,差点……


一道光束闪动着照射过来,路易赶紧死死地趴在地上。他听到自己的鼻腔在缓慢地呼进充满尘埃的污浊空气,冰凉的水泥地面压在自己的脸庞一侧,传来的刺骨随面部神经上升萦绕在脑海之中。光芒越来越强烈,这代表那个举枪的正越走越近——路易把手放在自己的腰间枪上,闭上了双眼,等待着被发现的那一瞬间——


“报告!这里有个倒塌下来的天花板!”


光线停止了一下,随即转到另外一侧。路易听见防化服下那沉重的脚步声越走越远,终于呼出一口挤在胸里的闷气。他爬起身子,以最快的速度朝那个窗口俯身跑去。回头,那几道光束还在不停闪动,但似乎都没有注意到自己——


“报告!发现一具尸体!头部中弹———”


路易再也没有回头,翻身从窗户旁跳了出去,落到了一条像封闭走廊似的地方,上面还有座横跨过去的扶梯。路易往前走了几步,听到头顶有脚步声悄悄地朝自己走来。


“路易前辈!是你吗?”


朱诺的声音有些轻,显然也是知道那群防护服们来者不善。她在上层探出了半个头,看见路易,头顶的两只耳朵立刻开始不停地摇晃。


“是我……你没事吧?”路易询问。


“我没有什么事……倒是前辈你看起来受了很多伤——”朱诺抬头朝那群家伙所在的方向瞧了一眼,“他们……是不是那群追杀我的兽?”


“是的。而且似乎他们一直都追得很紧……连我也被算在名单上了。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得赶快找个地方离开!”


“好……前辈,前面那个楼梯可以和我汇合,我先去那里——”朱诺的脚步声渐渐走远。路易捏了捏太阳穴,抬脚想要跟上——


不远处的一扇门毫无征兆地被撞开。身着防护服的,如同士兵一样的家伙正沉默地举枪瞄准自己,枪下悬挂手电的强光让自己根本睁不开眼睛。路易大脑一片空白,只好先慢慢举起双手,向后退去。


“4号,报告情况。”


防护服脖子旁边的黑色通讯器闪出蓝光,对方却只是拍了拍通讯器,用粗哑沉重的声音说:


“这边没有情况。我还在搜查。”


“好的。有情况马上汇报。”


防护服关掉了通讯器,在盯着红鹿瞄准了数十秒后缓缓垂下了枪,伸出空闲的手打开了自己的头盔,露出脸上肉眼可见的狭长疤痕。这是个老虎——此时此刻,疤痕虎正上下打量着自己,不时发出啧啧的声音。


“唔……我想我认识你。”疤痕虎从喉咙里挤出浑浊而丑陋的声音,路易举着手又往后退了一步。


“我认识你——红鹿,路易,对吧?”老虎嘶哑着笑了一声。“那所狗屁切里顿学园的,很早之前据说要成为「BEASTAR」的小家伙……就是你吧?”


“……你要干什么?”路易抬头问道。


老虎哈哈大笑,扬了扬双手:“看看这美好的一切啊,看看这周围在发生的一切——简直是我梦想中的一切。肉食动物终于全部正视了自己的位置,能够在大街上堂而皇之地享受自己的欲望,报下你们这种道貌岸然冠冕堂皇的,草食废物一直以来压着我们的仇恨——”


疤痕虎眼露凶光,直勾勾盯着路易的脖子。那里还有些没擦干的血,正在空气里散发出怪异的气息。


“既然让我遇到了你……我知道,那个该死的草食霍恩斯财团董事长的儿子——差点成为「BEASTAR」的柔弱红鹿——听说你还和黑市里那群不成气候的狮子们呆过?”老虎磨了磨牙,发出刺啦刺啦的尖叫,“我还是不知道我老板为什么会变成那群家伙的老大,不过这一切暂时与你无关咯——”




“我要吃了你。”




老虎向着路易的方向走去,边走,嘴边的舌头便不停地将溢出的唾液舔回去。


“我要吃了你……反正在现在这种局势下,死一只小红鹿也不会有什么事吧?等吃了你,再去找你那个母灰狼朋友……”老虎舔了舔嘴唇。


“说来也怪,一只草食动物怎么会和蠢笨的雌性犬科废物走在一起……草食和肉食和平共处?真让我恶心啊。等我找到她——”


路易手摸到了后腰上的枪,拔了出来。应该……还有子弹吧?真该死…


“等我找到她,就把她割成皮毛……这样大概是你们两个和平共处的最好方式吧?”


“闭上你的嘴!”路易举起手枪扣下扳机,却只听到一声空响。子弹还有三颗,绝不可能现在就——


卡膛了?


疤痕虎爆吼一声,冲上前去抱住路易朝墙上狠狠一撞。强烈的气流震荡开来,路易感觉全身的骨头都散架了。很快,老虎的獠牙缓缓触碰到自己脖子上的血管,只剩立刻咬下去。路易忽然感觉到头顶有什么东西砸了下来,从老虎的背后——


“不准——


路易瞪大了眼,刚好能看见头顶的黑影。自己的脖子似乎已经漫出一股热流。


“伤害——


朱诺……你怎么回来了?


“前辈!!!”


朱诺生平第一次向其他肉食动物发起攻击。她从二层的平台上一跃而下,砸向老虎的后背,喉咙中发出剧烈的嘶叫,用尽全身的力气朝着老虎那被防护服覆盖的后颈咬去。獠牙穿透了橡胶皮层,穿透了纤维,硬生生透进后颈的血肉。疤痕虎大吼一声,放开了路易,手肘拼命地向着背后的朱诺掷去。没有料到这一回击的朱诺被砸出数米远,血液在空中飞旋落地。


“操!死母狼,我杀了你——”老虎气喘吁吁,操起掉在地上的步枪准备朝朱诺扣下扳机。就在这时,刺耳的枪声从老虎的背后传来。随即是第二声,第三声,直到背后的红鹿再也无力举起手里的枪,倒在地上。


老虎慢慢蹲下,像摊软泥一般散开手脚。血液从他胸口的弹孔往外直冒,很快形成了一滩血泊。这摊血泊随着那具躯体缓缓砸向地面而溅射开来,在斑驳的墙面上洒满血点。十秒的沉默,什么声音也没有,直到尸体肩膀上的无线电开始闪动。


“枪声!枪声!走廊方向!快去!快去——”


朱诺忍住嘴上伤口的剧痛,站起来朝路易跑去,跨过老虎的尸体。当她抱住路易时,眼泪瞬间夺眶而出。


“前辈……前辈!”


“……朱诺。”


朱诺擦了擦眼角。她看向面前红鹿的脸庞,再也不去想其他东西了——她的嘴唇又一次碰到红鹿的嘴唇。路易似乎颤动了一下,也轻轻揽住朱诺。一只鹿和一只狼,在这充满了火药味和血腥味的空间里抱在一起,亲吻着,就像那个樱花开放的毕业日,只是多了一层含义。


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又好像已经经历了一切。


不远处有谁撞开门,正朝走廊奔袭而来。朱诺睁开眼,发觉自己的脸正不断地发烫。她赶紧摇了摇路易:“呃……前辈,我们得赶快离开!你还能走吗?”


“还能。朱诺,有件事我很抱歉………”红鹿的声音有气无力,但好歹他站了起来。


“嗯?前辈怎么了?”


“……我弄坏了你的手电。”





当其余防护服拿着枪来到走廊时,他们只看见躺在地上的,冰冷的老虎尸体,以及空气里草食动物和肉食动物交融在一起的气息。


————————————————————————————



“大概就是这样。呃……感谢你,叔叔,允许我们……呆在这里。”朱诺讲完,长出一口气。她讲的内容大概只有真实情况的百分之五十,不过大概够了。


春爸爸推了推眼镜,尴尬地笑了笑。“那你们真是经历了好多事……幸好你们误打误撞来到这里了。身上这些伤上了药还好吗?”


“还好还好!那个,我们这样进来,街坊邻居们不会议论吧?”朱诺摸了摸绷带,有些担忧地朝面前的兔子问道。


“当然不会。我好歹在本社区还有一些声望。何况你们两个我都认识……朱诺小姐,你是春的学妹吧?她提到过你……”


“哎哎哎?”


“啊,只是提了一下「新生里有只很可爱的雌灰狼」而已。呃,路易先生更是久仰大名———”


“好好!谢谢你叔叔!我头有点疼……”路易用手摸了摸头上的角,尴尬地笑了笑。


春爸爸又推了推眼镜,笑了笑:“要是你们不嫌弃的话,就先在这里呆着吧。哎……不知道小春她学校里怎么样了……马上要吃早饭了,你们需不需要———”


窗外传出吵闹的声音,听起来很热闹。春爸爸朝路易和朱诺点了点头:“我出去看看,等会回来一起吃早饭吧?”


“谢谢。”


鹿和狼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地说道。





—————————【这里就和十三章末尾衔接啦~~】





























































































































































































































L

【狮鹿】子博存档

  狮子的温柔啊,不必等到春意卷席便融化了山尖那一弯白雪月亮。四分之三拍在黑市里为他倒计时,毕生一曲最后的华尔兹要和赤鹿共舞。诀别在拥抱前,枪伤上生玫瑰——故人的回忆里就此存了一片云。


  后来路易每当湿了眼眶,总堂而皇之,说下雨了。



  不过是想他。

  狮子的温柔啊,不必等到春意卷席便融化了山尖那一弯白雪月亮。四分之三拍在黑市里为他倒计时,毕生一曲最后的华尔兹要和赤鹿共舞。诀别在拥抱前,枪伤上生玫瑰——故人的回忆里就此存了一片云。


  后来路易每当湿了眼眶,总堂而皇之,说下雨了。






  不过是想他。

秋生。
“浪漫的烟花没有姓名。”

“浪漫的烟花没有姓名。”

“浪漫的烟花没有姓名。”

Trora🌴

【预告】cp转转乐开奖结果6

[图片]
[图片]摇到了熟悉的狮鹿组

因为雄性鹿狼的Serenata距离写完还很长远(可能会有七八段吧,目前是第一段)这对可能会拖到开学……?吧🐦(我尽量)

暂定篇名Devotion。一目了然x

历次cp转转乐见主页垃圾场

1.【虎狼(比尔x雷格西)】Recovery

2.【西瓜(雷格西x梅洛)】Freefall

3.【?(伊布奇x阿加泰)】Nicotine

4.【师徒(豪彬x雷格西)】Kintsugi

5.【鹿狼(路易x雷格西)】Serenata


摇到了熟悉的狮鹿组

因为雄性鹿狼的Serenata距离写完还很长远(可能会有七八段吧,目前是第一段)这对可能会拖到开学……?吧🐦(我尽量)

暂定篇名Devotion。一目了然x

历次cp转转乐见主页垃圾场

1.【虎狼(比尔x雷格西)】Recovery

2.【西瓜(雷格西x梅洛)】Freefall

3.【?(伊布奇x阿加泰)】Nicotine

4.【师徒(豪彬x雷格西)】Kintsugi

5.【鹿狼(路易x雷格西)】Serenata

Echo

[ABO]狼和鹿(之前写的)

灰狼以一种狼狈的姿态坐在部长宽大的会议桌上,面前的红鹿明明浑身赤裸,却还是一如既往地高高在上,肌理分明的胳膊环在灰狼的身后,指尖玩弄着灰狼背后柔顺的毛发,圆润的指甲在脊背上轻轻抓挠,画出一道道浅浅的痕迹。

  “雷格西”红鹿湿润的舌头舔舔舐着脸颊奶油色的绒毛,湿漉漉的鼻子蹭在眼睛上,翕动着挑拨躁动的心,“还是说,相比较我,你比较喜欢小兔子?”

  局势刹那翻转,骄傲的红鹿被掀倒在桌上,炽热的肌肤紧挨着冰凉的桌面,臂膀上的兽爪却同样炽热。雷格西趴在他身上,脸上露出委屈的神色,“路易前辈,我不是……”路易反倒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他撑起身吻住雷格西。灰狼的眼神是温柔的,理性的一面沉溺在这一吻中,...

灰狼以一种狼狈的姿态坐在部长宽大的会议桌上,面前的红鹿明明浑身赤裸,却还是一如既往地高高在上,肌理分明的胳膊环在灰狼的身后,指尖玩弄着灰狼背后柔顺的毛发,圆润的指甲在脊背上轻轻抓挠,画出一道道浅浅的痕迹。

  “雷格西”红鹿湿润的舌头舔舔舐着脸颊奶油色的绒毛,湿漉漉的鼻子蹭在眼睛上,翕动着挑拨躁动的心,“还是说,相比较我,你比较喜欢小兔子?”

  局势刹那翻转,骄傲的红鹿被掀倒在桌上,炽热的肌肤紧挨着冰凉的桌面,臂膀上的兽爪却同样炽热。雷格西趴在他身上,脸上露出委屈的神色,“路易前辈,我不是……”路易反倒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他撑起身吻住雷格西。灰狼的眼神是温柔的,理性的一面沉溺在这一吻中,尖利的兽牙却藏在柔软的嘴唇下,蠢蠢欲动想要撕碎眼前貌似温柔驯服的食草动物。

  “你喜欢小兔子?”路易的语气甚至有一丝调笑嗯意味在,“白色的小兔子?”灰狼细密的吻蔓延到胸口,爪子扯开包裹着圆润臀部的西裤,露出了omega赤露的下╳体。

秋生。

新年快乐🎊 


顺便大家注意身体,戴好口罩!

新年快乐🎊 


顺便大家注意身体,戴好口罩!

Trora🌴

【鹿狼(路易x雷格西)】Serenata(1)

cp转转乐第五弹,终于摇到了本命cp(虽然是狼右)

不过all狗子它不香吗👴👊冲冲冲,鹿狼大型婚车队漂移安排了

这次打算写得比较长,这一篇是第一段,往后还有很多剧情。

没学过吉他,小提琴,曼陀铃中的任何一种,如果文中有相关知识错误qwq请见谅

因为手机有点问题,lof编辑文字的时候不能粘贴(之前用的别人手机),所以还是贴链,微博见

第一段无車

————————————————

Serenata,意大利语,意为“小夜曲”。

少年的指尖拂过曼陀铃的琴弦,清脆的音符荡漾着月光。

夜莺的羽翼掠过新月,将我的爱送至你的身旁。 

————————————————

历次cp...

cp转转乐第五弹,终于摇到了本命cp(虽然是狼右)

不过all狗子它不香吗👴👊冲冲冲,鹿狼大型婚车队漂移安排了

这次打算写得比较长,这一篇是第一段,往后还有很多剧情。

没学过吉他,小提琴,曼陀铃中的任何一种,如果文中有相关知识错误qwq请见谅

因为手机有点问题,lof编辑文字的时候不能粘贴(之前用的别人手机),所以还是贴链,微博见

第一段无車

————————————————

Serenata,意大利语,意为“小夜曲”。

少年的指尖拂过曼陀铃的琴弦,清脆的音符荡漾着月光。

夜莺的羽翼掠过新月,将我的爱送至你的身旁。 

————————————————

历次cp转转乐见合集或直接戳

1.【虎狼(比尔x雷格西)】Recovery

2.【西瓜(雷格西x梅洛)】Freefall

3.【?(伊布奇x阿加泰)】Nicotine

4.【师徒(豪彬x雷格西)】Kintsugi(上)(下)

小狼崽子

一只路易!


上色,画背景无能√

凑合看叭

一只路易!



上色,画背景无能√

凑合看叭

Kiwibird

《蚂蚁先生对不起、真是助攻的太好了!》

迷你鹿狼预警⚠️⚠️

⚠️初遇场合捏造有

⚠️ooc有很多很多

⚠️奇怪的标题😢

⚠️可怜的蚂蚁先生幽灵客串

嘿嘿小小真的太好嗑了我要嗑一万年!!

小路易的初恋就这样定下了xd十年后的两人相认后估计会抓狂😆

交往前:路易:「你小时候那么可爱的长这么高大做什么啊!?!」

交往后:路易:「好吧高大其实也挺不错的...身材也好手感也...」

真香。

《蚂蚁先生对不起、真是助攻的太好了!》

迷你鹿狼预警⚠️⚠️

⚠️初遇场合捏造有

⚠️ooc有很多很多

⚠️奇怪的标题😢

⚠️可怜的蚂蚁先生幽灵客串

嘿嘿小小真的太好嗑了我要嗑一万年!!

小路易的初恋就这样定下了xd十年后的两人相认后估计会抓狂😆

交往前:路易:「你小时候那么可爱的长这么高大做什么啊!?!」

交往后:路易:「好吧高大其实也挺不错的...身材也好手感也...」

真香。

kindness王堇
狼鹿日常3 希望武汉人平平安安...

狼鹿日常3

希望武汉人平平安安🙏

希望大家都能平平安安🙏

虽然新买的衣服穿不出去了

想看的电影也看不了了

但是,没关系,我们14亿人,56个民族健康平安才是最好的❤

我们一起加油!奥利给


狼鹿日常3

希望武汉人平平安安🙏

希望大家都能平平安安🙏

虽然新买的衣服穿不出去了

想看的电影也看不了了

但是,没关系,我们14亿人,56个民族健康平安才是最好的❤

我们一起加油!奥利给



🐼pandaaaa🐼

重新看了一次夜访吸血鬼,突然迷上了莱斯特(≧∇≦)

摸鱼了一幅漫画版的莱斯特(线稿only),头发和动作改了一点,谁叫我不会画真人写实🙈

好像和后面的原图差距有点大,怎么办>o<

至于为什么镜像反转,我也不知道╮( ̄▽ ̄)╭

重新看了一次夜访吸血鬼,突然迷上了莱斯特(≧∇≦)

摸鱼了一幅漫画版的莱斯特(线稿only),头发和动作改了一点,谁叫我不会画真人写实🙈

好像和后面的原图差距有点大,怎么办>o<

至于为什么镜像反转,我也不知道╮( ̄▽ ̄)╭

桃花酒

我真的太爱路易了,路易那么攻气,路易是攻不香吗,看到路易又受又软的图或文我的眼睛要x了😂

我真的太爱路易了,路易那么攻气,路易是攻不香吗,看到路易又受又软的图或文我的眼睛要x了😂

甜甜圈即正义(月更选手

【动物狂想曲乙女】吻之狼/鹿

●最近看了BEASTAR,以前只觉得自己想象力丰富♂,现在我确信了:我是个变态恋兽癖(不是),狼鹿都太可爱了!!!

●BEASTAR乙女圈好冷啊……是不是有点雷?……

●我不管,我就是要搞!!!

●是小情侣二人世界,莫得三角四角五角等关系

●避雷吧嘿嘿


雷格西的场合


“那个……这样真的好吗……”

听了你的要求他的体温都升高了不少。


“亲一下又不会怎么样~而且你现在17岁了哎!初吻都还在是不是有点丢人啊?”

你一把拉住他的领带,凑过脸,一把把他按倒在沙发上。

“嗯?舍友不会笑话你嘛?身为狼的自尊心在哪里?”


“啊啊说是这么说……!但我……”

他都结巴起...

●最近看了BEASTAR,以前只觉得自己想象力丰富♂,现在我确信了:我是个变态恋兽癖(不是),狼鹿都太可爱了!!!

●BEASTAR乙女圈好冷啊……是不是有点雷?……

●我不管,我就是要搞!!!

●是小情侣二人世界,莫得三角四角五角等关系

●避雷吧嘿嘿



雷格西的场合


“那个……这样真的好吗……”

听了你的要求他的体温都升高了不少。


“亲一下又不会怎么样~而且你现在17岁了哎!初吻都还在是不是有点丢人啊?”

你一把拉住他的领带,凑过脸,一把把他按倒在沙发上。

“嗯?舍友不会笑话你嘛?身为狼的自尊心在哪里?”


“啊啊说是这么说……!但我……”

他都结巴起来了,用手遮住自己的脸颊,然后颤抖着推开你的脸。他的手烫得像火焰。

“嗯……OO你对狼的吻也不感兴趣的吧……”


“我不感兴趣我还把你压着干嘛?大傻狼!”

你蛮横地吻了上去。自远古以来,狼的唇吻就是是尖锐的,甚至是沾满了鲜血的,但他的却是温柔的,泛着薄荷清香的。你蜻蜓点水似的吻着他的唇,时而停下一小会儿,用眼睛注视着他那双此刻红红的,羞涩的,泛着水光的眸子。三白眼,也很可爱啊~

就是个普通的小男生嘛。

你的手抚摸着他胸膛处柔软的皮毛,轻轻按压着,毛发下坚实的肌肉让你心动不已。你能感觉到年轻狼的心跳,很急促,也很大声。


“前前前辈………”

他好不容易找到空隙开了口,晕乎乎地说。

“呃……让我来吧……”


“哎?”


他猛的翻了个身,将你压倒在身子底下。183的大个子不由自主地摇着尾巴,眼角泛红,结结巴巴地低声说,嗓音里似乎还带着沙哑的低吼:“前辈……应该喜欢这样子的公狼吧?”

接着笨拙地去吻你的唇。他小心翼翼地用手覆上你的腰。他的手滚烫,毛茸茸的,骨骼分明。他只是用嘴唇碰着你的嘴唇,不让狼尖锐的牙齿伤到他娇小的恋人。


“……这样子就可以了吧?”

他抬起脸,的体温依旧很高。

“为了成为你心中的那匹狼,我会尽力的……啊啊啊你会不会被我压得很痛?!抱歉抱歉我这就起来!”


“……噗……你这只大傻狼,什么时候才开窍啊……”


雷格西愣了下,歪了歪头,并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又被恋人骂了,但有点小开心。




路易的场合


“吻?可以。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个要求。”

路易抱着你,爱抚着你的头发,就像在爱抚一只小动物。


“什么?”

你抬起头。


“下次……不要再来我的宿舍了。”

他注视着你的眼睛。他的眼睛是金橘色的,看起来明亮,却又冰凉,而这双冰凉的眼睛此刻却闪烁着暖光。

“以后要约会什么的出了学校再说。”


“切——你自己一个人一间宿舍,又不会被人发现。我亲爱的准BEASTAR先生,你真的要对自己的女朋友这么冷酷吗?唔,一想到我们要在学校外才能正式相恋,我就很烦心。”

你伸手轻抚着他漂亮的鹿角。


“正因为我要成为BEASTAR,所以更要这样。”

他任由你的顽皮,抚上你的手,认真地望着你。

“我还不希望感情在现在阻挡我的未来。目前,还不能公开。”


“就是觉得我是你的绊脚石呗……我懂我懂,我下次不这么干了。”

你撇撇嘴。


“……不是这样的,OO。哎……女孩子可真难懂。”

他深吸了口气,揽住你的腰。

“那一个吻能不能让你不那么心烦呢?我的小姐?”


“或许?”

你凑过去碰了碰他的唇。


他只是笑笑,深情地吻了吻你的额头,然后轻轻在你的嘴唇上落下一个吻。你一手搂住他的脖子,另一手抚摸他的鹿角。他被碰得微微一颤,“哈……”地轻喘了一声,闭上眼:

“我还有最后一个要求……不要在接吻的时候这么摸我的角……很痒……”


“好好好~”

难得见到他这幅诱人的模样,最后一次吻吻他的鹿角,戏谑地笑起来。

“我想,现在我很高兴。真的。”




信䒩

※官拟注意

鹿🐺注意

p4女装注意

※官拟注意

鹿🐺注意

p4女装注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