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路星辞段嘉衍

31059浏览    178参与
走到他的未来去

“段嘉衍,我喜欢你”

“段嘉衍,我喜欢你”

就爱睡觉

骑摩托车!(段嘉衍第一人称)

我使劲拍手底下的摩托皮座,叫皮革咯吱得更响一点。边拍着,扭过头,朝路星辞一扬下巴“走不走?哥带你兜风!”。


路星辞正倾斜过半个身子靠在墙上,挂着很浅很明朗的笑。“行啊,走呗。”他笑,声音像风(或者别的,就是好听,比喻不来),与我的胸腔产生共鸣,心脏跳动变得轻快。


我透过头盔挡风板,看另一个戴着头盔的大脑袋。路星辞固定好扣带,同样看向我,然后跨上前座,摆手示意……。他俯身,发动机轰响。风从他的腹侧旁、臂弯间灌进我的领口,衬衫鼓起来,不安宁地颤动。路星辞的衣摆也上下翻飞,我伸手拽住它。


“为什么是我坐后面啊!”我在被急速运动的空气击打的头盔中大吼。路星辞跟着吼,声音被......



我使劲拍手底下的摩托皮座,叫皮革咯吱得更响一点。边拍着,扭过头,朝路星辞一扬下巴“走不走?哥带你兜风!”。


路星辞正倾斜过半个身子靠在墙上,挂着很浅很明朗的笑。“行啊,走呗。”他笑,声音像风(或者别的,就是好听,比喻不来),与我的胸腔产生共鸣,心脏跳动变得轻快。



我透过头盔挡风板,看另一个戴着头盔的大脑袋。路星辞固定好扣带,同样看向我,然后跨上前座,摆手示意……。他俯身,发动机轰响。风从他的腹侧旁、臂弯间灌进我的领口,衬衫鼓起来,不安宁地颤动。路星辞的衣摆也上下翻飞,我伸手拽住它。


“为什么是我坐后面啊!”我在被急速运动的空气击打的头盔中大吼。路星辞跟着吼,声音被头盔困住,闷闷的“你会骑吗!”。好吧,虽然这确实是事实(但我听出你在笑了路星辞!)。最终只有不甘地吼“人总是要学习的啊!”



……我们兜风兜了很久。


我悄悄数过,一共路过一条小吃街、三个小区和我们的中学。直到太阳由白转黄,接着慢慢变成一团近似红色的蛋黄。我贴着他的后背,他的衣服已经有些汗湿了。

我说,路星辞,你饿吗?我有点想吃煎蛋了。

feather潇.

联动(2)

ooc警告


这题超纲了    邵湛X许盛√


伪装学渣    贺朝X谢俞√


某某   江添X盛望√


我喜欢你的信息素    路星辞X段嘉衍√


------------------------------------...


ooc警告



这题超纲了    邵湛X许盛√




伪装学渣    贺朝X谢俞√




某某   江添X盛望√




我喜欢你的信息素    路星辞X段嘉衍√



------------------------------------

                  相亲相爱一家人


-贺朝:@所有人




-贺朝:起了没?




-邵湛:嗯。




-贺朝:就邵湛起了呀~

(你们觉得我是这样的人吗?你们觉得我是故意给朝哥波浪号的吗?咳咳咳咳~)




-段嘉衍:我也起了好吧。




-贺朝:我趣,这是段嘉衍?!




-段嘉衍:你干嘛???不是我还是谁???




-贺朝:没什么。。。




-------------------------------------

                     朝哥与路狗的聊天记录


-贺朝:我靠,路狗,你不行啊~




-路星辞:?




-贺朝:你家阿也刚在群里发消息了。




-路星辞:我知道啊。




-贺朝:他还可以这么早起来发信息?!




-路星辞:为什么不能?




-贺朝:所以这就是你路狗不行。




-路星辞:……




-贺朝:我去群里公布一下,来来来,让我们一起大喊路狗不行!




-路星辞:贺朝,你脑子有坑吧。

我也不知道路狗会不会这样说,但是我就是这么说的




-贺朝:再见~我要去说了~

(朝哥,我还就真不是故意的)



------------------------------------------

                                      群聊


-贺朝:@所有人




-贺朝:链接:贺朝和路星辞的聊天记录




-贺朝:来来来,各位来看看,路狗他不行!




-路星辞:……




--------------------------------------


与此同时,402房




路星辞:“阿也,贺朝说你老公不行,你觉得老公行不行啊。”




段嘉衍:……




段嘉衍os:贺朝,我可真谢谢您嘞【咬牙切齿jpg.】




段嘉衍:“路爹,您可行了,您放小的一马吧,小的的腰都还疼着呢。”





路星辞:“阿也。”





段嘉衍:“路爹~”


此处我也不知道要不要加波浪号但是我就手贱




---------------------------------------------



路星辞非常狗的把段嘉衍刚刚说的话给录了下来,发到了群里面,并且还私发了一下给贺朝。


(论狗谁比过路星辞?路狗就是狗!)



-------------------------------



因此…群内(因为我懒)



-----------------------------


                                      群聊


-路星辞:〈视频〉




-路星辞:证据。




-邵湛:……




-江添:……




------------------------------

                        朝哥与路狗的聊天记录


-路星辞:〈视频〉




-路星辞:看见没?你才不行。




-贺朝:啧啧啧,我怎么可能不行呢?



-路星辞:……



-路星辞:什么时候出发?



-贺朝:九点?



-路星辞:行。



-路星辞:你在群里说一下。



-贺朝:好~

咳咳相信我朝哥我绝对不是故意的



------------------------------------------

                          相亲相爱一家人


-贺朝:九点出发哈@所有人




-邵湛:嗯。



-江添:好。


-----------------------------------


九点,酒店大堂(相信我,我是认真的,我有多懒你们还不知道吗?咳咳咳咳咳)



“噢,怎么感觉你们都到的好早。”




“没有吧,我们都才刚到。”




“现在是都到齐了吧。”




“到齐了,走吧。”




“盛望,带路吧。”




“啊好,先去哪里?”




“都可以,你自己带吧。”




“这个景点蛮大的,大部分都有比如游乐场也有,然后你要泡温泉的话,这也有。”

(就是说家人们真的去过这种地方当时玩的老嗨了我玩了整整一个星期,可嗨了,租的别墅,咳,那啥,我没炫耀🌚)




“那我们今天先去游乐场吧,不想换衣服了。”

(那啥,其实我也不想带入我自己的懒的但是为了留后手,还是懒一点吧)




“好。”




语毕,盛望便带着一行人朝着游乐场的方向走去。




过了好一会。




“盛望,我们从酒店到游乐场有这么远吗?我们好像都走了半个小时了吧?”




“我不知道啊是吗?有半个小时了吗?应该没那么远,好像只要走十分钟就到了。”




除江添外,众人:……




“你们别这样看着我呀,诶,我记得是这条路啊,没有错呀我一定没有带错,对吧,哥。”




“是没走错,但是你带我们绕了两大圈,我们在原地转了几圈。”




盛望:……




“哥,你带吧。”




于是江添带着众人朝着游乐园的方向走去。

(看这一段你们熟不熟悉?对对对,没有错,我把上面的一句给他搬下来了,改了个名字,咳咳咳)

  



有了江添带路,一行人很快就来到了游乐场的大门口。




老样子,贺朝请客,我们骚里骚气的朝哥(不是,朝着买票的地方走去。




到了买票的地方之后,贺朝开始询问怎么个买票法。




“先生您好,是这样的你要是单买一个项目就是30块钱一个人要是是买两个项目的话,就是55块钱一个人当然,我们这里也有畅游全场的,畅游全场的话,一个人是230请问您是多少人,你要是畅游全场的话,我们可以按照人数来相应的打折的。”

(我在瞎bb,这不是真的,这是我编的。)




“八个人。”





“请问有小孩吗?有小孩的话可以算儿童票的。”




“有啊~我家小朋友就是~”




谢俞:……



 

在一旁的谢俞听到了贺朝的这一番话,走过来冷声道:“你说谁是小孩?”




“当然是小朋友你呀~”




l收银员:……

(我:收银员姐姐,你不应该在此处,你应该在车底。)




在谢俞的威胁下贺朝终于把票给买好了。




贺朝把票买好之后,把每个人的票发好了,他们拿着票走向了检票处,检票员给他们检好票之后便放他们进去了。

(我感觉我好像在水呀,但我也不没水的呀)



---------------------------------------

ok,先到这里。对不起了,这回鸽了大家好久,由于最近还要考试就考期末嘛,下周一要考了,就只有两天时间了制片是现在凌晨赶完的,之前一直卡在1500,卡到了这块,这回我多更了100字🌚算是给各位的补偿好嘛。会努力的,会努力的,最近还在看一个新的小说坑实在有点忙,都没什么空啊,鸽了大家这么久,实在对不起哈,对不起,对不起,实在不好意思哈。


----------

求赞~求评论~


雾里渊.

星衍

梦梗真的超好写,幼儿园文笔。

ooc抱歉。

保甜。


半夜11点多,路星辞刚从公司下班回家,便看到阿也躺在沙发上睡着了,可能是在等路星辞下班回家吧。路星辞小心翼翼的把阿也抱到了床上,便直接去厕所洗澡了。


因为这段时间的工作很忙,他没来得及照顾阿也。自己洗完澡也就匆匆入睡中,还做一个与阿也有关的梦。


梦中,他回到了高中那刚认识段嘉衍时。那个时候也是段嘉衍在追江祁念,而江祁念却在追自己的时候。路星辞望着段嘉衍表白江祁念的画面,心里有点酸酸的,但还是信心满满的觉得“阿也那年追江祁念时,江祁念没答应,在梦中肯定也不会答应的。”


可惜梦中的一切都是相反的,段嘉衍刚表白完......

梦梗真的超好写,幼儿园文笔。

ooc抱歉。

保甜。




半夜11点多,路星辞刚从公司下班回家,便看到阿也躺在沙发上睡着了,可能是在等路星辞下班回家吧。路星辞小心翼翼的把阿也抱到了床上,便直接去厕所洗澡了。


因为这段时间的工作很忙,他没来得及照顾阿也。自己洗完澡也就匆匆入睡中,还做一个与阿也有关的梦。


梦中,他回到了高中那刚认识段嘉衍时。那个时候也是段嘉衍在追江祁念,而江祁念却在追自己的时候。路星辞望着段嘉衍表白江祁念的画面,心里有点酸酸的,但还是信心满满的觉得“阿也那年追江祁念时,江祁念没答应,在梦中肯定也不会答应的。”


可惜梦中的一切都是相反的,段嘉衍刚表白完,江祁念便答应他了。路星辞感觉自己被雷劈了。


他接受不了阿也表白别人,更是接受不了他表白别人还被同意。他走上前,二话不说,直接拉着人跑了。段嘉衍也不知为何就让他这样拉着跑,江祁念看着他们两个离去的背影。


路星辞一路拉着阿也到宿舍楼下,“干什么?拉我这么久还不放手吗?”虽然这个时候阿也还没有分化,但他还是有点吃痛的。路星辞突然回神,放开了抓着他的手,段嘉衍甩了甩被他抓的通红的手。路星辞看着被他自己抓的通红的手,又生气又心疼,生气是因为他和别人表白,还同意了。心疼是自己拉着他二话不说就跑路,还把自己男朋友的手抓红了。他直接抓住段嘉衍的手,放在自己脸上又对着他红肿的手腕吹了又吹。段嘉衍就这样望着路星辞,突然默默心里骂了句“我操,这是我认识的那个路星辞吗?”


路星辞见他迟迟不说话,还以为自己真的把他抓得很痛。非常内疚的望着段嘉衍说对不起。段嘉衍实在受不了别人这样,再加上他刚刚和自己女神表白还成功了,心里有点开心,索性他就没那么在意伤“小伤而已”。


路星辞也是看出他心里想的话,他直接壁咚段嘉衍,有点吃醋的“把别人吃干抹净就离开,阿也你这个小流氓。你这辈子只是我一个人的”。


段嘉衍被他这句话惊到了,自己明明和他什么事都没有,莫名其妙,他有点生气“路星辞你他妈神经病,我们才认识几分钟,”段嘉衍直接推开了他。推开的刹那间,路星辞直接从梦中醒来。


路星辞看了看睡在旁边的阿也,因为梦中的事情他有点吃醋,直接抱住段嘉衍来了一个深吻,段嘉衍也是被他这个深吻差点亲到断气,他猛的推开路星辞,喘着气说“你这……大半夜的干嘛呢,老子都快……被你亲的缺氧了……”“你是我一个人的”段嘉衍有点无奈但又没办法“对对对,我是你的”路星辞听到他这句话,就像小孩子做了好事被夸奖一样,他直接扑倒段嘉衍,把段嘉衍压在身下,还没等段嘉衍开口,便直接吻上去,堵住了他的嘴。




救贖

星衍2

ooc预警   私设   改编自原文


陈越被他说成这样也不生气,他看了一圈,示意段嘉衍看路星辞:“这个呢?这个是谁?”

“这个,”段嘉衍有些迷离地朝那边望:“是我的……”

“你的什么?”

不知道谁笑着说了句:“你的?怎么就是你的了?”

段嘉衍唔了一声,嗓子含糊。

“药……”

“你要?”宋意也跟着闹:“你要什么啊?小段你说清楚,不然明天你跟班长就不清不楚了。”

“就是药啊?”段嘉衍莫名其妙:“不然还能是什么?”药吗?就…只是药吗?就算是药,你也只能有我这一颗药!至于其他的…比如江祈念…还是早点忘了比较好!

“我的天...

ooc预警   私设   改编自原文


陈越被他说成这样也不生气,他看了一圈,示意段嘉衍看路星辞:“这个呢?这个是谁?”

“这个,”段嘉衍有些迷离地朝那边望:“是我的……”

“你的什么?”

不知道谁笑着说了句:“你的?怎么就是你的了?”

段嘉衍唔了一声,嗓子含糊。

“药……”

“你要?”宋意也跟着闹:“你要什么啊?小段你说清楚,不然明天你跟班长就不清不楚了。”

“就是药啊?”段嘉衍莫名其妙:“不然还能是什么?”药吗?就…只是药吗?就算是药,你也只能有我这一颗药!至于其他的…比如江祈念…还是早点忘了比较好!

“我的天呐哈哈哈哈哈哈哈!”

“路狗你什么看法,他说他要你哈哈哈哈哈哈!”

“不行,段哥,这个咱不能要啊,你俩谁要谁还说不清楚——”

“你们,”路星辞忽然一抬眼,散漫地笑了声:“说够了没?”既然都说了我是你的药,那就乖一点,离其他不相干的人远一点。虽然对你说的这个结果不是很满意,但我相信你会慢慢改的,对吗阿也?从药变成对象…甚至是共度余生的人…

“…………”

他说话时明明在笑,却没人敢继续胡闹了。


————————此处为分割线————————


段嘉衍整个趴在路星辞背上,双臂缠绕着他的脖子。路星辞比他高小半个头,走路时段嘉衍不得不把脚踮起来一些。他轻轻地嗅了嗅:“你身上为什么这么香?”

段嘉衍一边说,一边试图往路星辞的脖颈上凑。

那里有着Alpha的腺体,越靠近,清清淡淡的草木香就越浓郁。

他已经醉得几乎丧失理智了,只觉得这种味道让他无比喜欢。连带着拥有这个味道的人,都让他心里无端滋生出依赖来。

想靠近对方、想拥抱对方。

他好像得病了。

明明这个人对他来说,就是解药啊。

段嘉衍盯着那块皮肤,呓语道:“这里好像更香一点……”阿也,你再这样下去,我真的快忍不了了。就是喝醉的也不安稳吗?幸好是我,如果是别人…你要是也这种,我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动手。你可真该庆幸自己腺体发育还未完全成熟,不然…真想现在就带着你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然后…把你关起来…这样你就不会招蜂引蝶了…

路星辞能感觉他的发丝若有若无从自己的脖颈掠过,段嘉衍的头发很软。颜色又浅。和主人的性子一点都不像。

此刻那个发丝柔软的脑袋,正欢快地在他背后拱来拱去,即将要蹭上他的腺体。

路星辞再也受不了,他侧过头,伸出手,将段嘉衍的脑袋捉住,强行往旁边一转——

四目相对。

男生的嗓子清清淡淡:“没有人教过你,不要像小狗一样嗅别人的脖子吗?”

“只有人教过我,如果看上了谁的脖子,就要像男人一样咬上去。”

“……”

“我可以咬你吗?”咬吧!咬上去,今晚我就不会再放过你了,天天撩拨我,真以为我不会对你做什么吗?

要真的咬上去了,不知道明天你看到发生的一切会怎么想呢?会“将错就错”还是“翻脸不认人”?我希望你是将错就错,如果是翻脸不认人…呵,我也有的是办法让你认…


抢走小段拽走简哥

【路段】总裁的哭包1

abo设定不变 人物设定改变 ooc是肯定的 有年龄差软萌哭包(在路星辞看来)学生段18&温柔(只对段嘉衍)霸总路28 本人lsp超爱这种设定 不喜勿喷 有老土梗 


全文1.6k 祝各位阅读愉快


段嘉衍怎么也得没有想到自己刚刚18岁,就要被贺诚用来商业联姻


他抱着双腿靠坐在自己的床头,看着屋子里打碎的镜子,散落在衣柜外的衣服,凌乱的书桌,想着刚刚与贺诚的争吵,整个人又烦躁又很委屈,不自觉的就掉了几滴眼泪


这时候付媛轻敲着段嘉衍的房门


“阿也,我能进来吗,妈妈有些事情想和你说...


abo设定不变 人物设定改变 ooc是肯定的 有年龄差软萌哭包(在路星辞看来)学生段18&温柔(只对段嘉衍)霸总路28 本人lsp超爱这种设定 不喜勿喷 有老土梗 


全文1.6k 祝各位阅读愉快


段嘉衍怎么也得没有想到自己刚刚18岁,就要被贺诚用来商业联姻


他抱着双腿靠坐在自己的床头,看着屋子里打碎的镜子,散落在衣柜外的衣服,凌乱的书桌,想着刚刚与贺诚的争吵,整个人又烦躁又很委屈,不自觉的就掉了几滴眼泪


这时候付媛轻敲着段嘉衍的房门


“阿也,我能进来吗,妈妈有些事情想和你说”

“好的,进来吧,妈”


虽然段嘉衍很努力的平复自己的心情,但是还是被付媛听出来他在哭


付媛走到段嘉衍的床边,坐了下来,看着自己的儿子,心里也泛起一阵酸


“阿也,妈妈知道你不想去联姻,但是贺叔叔的公司最近真的出了很大的问题,贺云深还太小,贺叔叔也是迫不得已,他其实也是把你当做他的亲生儿子看待的”


“妈,我真的不想去,我根本就没见过内个…什么所谓的路…路总,我也不知道…他什么脾性,会…会不会喜欢我……”段嘉衍哭着说


“阿也,别哭,妈妈知道你都在想些什么,但是妈妈真的什么都做不了,你放心,即使你跟路总结了婚,他也不会限制你的自由,你想回家就回来”付媛也眼里泛着泪花,他抬起手摸着段嘉衍的头发


事已至此,段嘉衍什么也做不了,只能接受命运的安排,因为时间比较赶,订婚就在这个月末,还有十天就到月末,段嘉衍也是每天都在收拾自己的东西,他还要念大学,有很多东西要带


___________________分割线___________________


“喂,小段,要不要出来,我知道你心情不好,我请你吃饭,我去接你”


打电话的是宋意,段嘉衍多年的好友,两个人还考进了同一大学,也分在在一个班,宋意每天都给段嘉衍打电话,叫他出来,希望能有些快乐的事,来帮段嘉衍缓解心情


段嘉衍犹豫了一下,但想想自己真的可能需要出去排解一下心情就答应了


两个人就走进了一个酒#吧,定了个高档包#间,毕竟两个人都不缺钱,而且段嘉衍也不喜欢太吵的地方


“小段,你想喝什么吃什么,随便点,我买单”


“真的?那就开几瓶好jiu”


“只要你能开心点,开几瓶都行”


两个人就这样,从下午五点一直到九点,喝了一桌子的jiu,两个人虽然都是Omega,但是这个酒#吧环境很好,根本就不用担心


两个人都瘫软在沙发上,段嘉衍起来说去厕所,宋意原本睡着了,但是感觉身边的人起来说要去厕所要跟着一起去的,但是段嘉衍说不用,迷迷糊糊的,宋意就又睡着了


段嘉衍跌跌撞撞的从厕所出来,就一路凭着记忆摸索着往自己包间有去,迎面就撞到了个人,段嘉衍抬头看着这个人


有点看不清,但是应该挺帅的,这是段嘉衍当时的想法


路星辞一脸冷清,原本是要离开这酒吧吧,迎面撞见个人,自己也懵懵的,他把人扶稳,刚走出去一步


“哎,等一下,你怎么撞我还不道歉,还要走,好没礼貌”段嘉衍气鼓鼓的抓着路星辞的手腕


“你要搞清楚,是你撞的我,还有快把手松开,我要走了,我很忙”路星辞冷冷的说到


可能是段嘉衍喝多了,就一下子整个人都在了靠在路星辞怀#里,抬头看着那个人,平时的教养一点也没有了


“什么,你说什么啊,我怎么不太明白,你还挺帅的,说实话,应该会比我从来没见过的一个姓路的帅”说着说着段嘉衍还带了些哭#腔


不提姓路的也就没什么事,路星辞越看段嘉衍越觉得自己貌似再哪张照片上见过这张脸,但是路星辞也喝了酒,想不起来了


段嘉衍刚分化不久,又喝了这么多久,信息#素就开始不安分的向外窜,小苍兰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路星辞虽说是正人居子,但是这时候一个香香#软软的Omega靠在自己怀#里,脑子也是不太清楚


两个人越靠越近,慢慢的,气氛就不是很健康了……


跌跌撞撞的就拐进来一个包#间,迷迷糊糊的tuo了衣服…酒精在作祟……红棕色的皮质沙发衬着段嘉衍的皮#肤很白很白………


包#间里的哭声一阵一阵的…还夹杂着chuan#息声


完事了之后段嘉衍早就哭累睡过去了,路星辞抱着人,放进来车里,去了jiu店,开了一间#房……给人洗#了#澡……


走的时候,留了纸条上面写着名字,电话……

未完待续


作夏目的小妖

如果你有喜欢的人、或者暗恋的人。”

  “他很优秀,优秀到常人难以企及的地步。”

  “——那就好好高考,走到他的未来去。”

  六月的花,绕着一中的铁栏一路攀登。

  热风吹过,跑道边的树荫聚拢又散开,蝉鸣持续不绝。

图源广播剧封面~侵删

第一部abo小说,自制壁纸,happy~

好像最近涨粉有点慢,不管了,先发福利哈哈✌︎( ᐛ )✌︎

自取随便,🈲二改二传标明出处。


如果你有喜欢的人、或者暗恋的人。”

  “他很优秀,优秀到常人难以企及的地步。”

  “——那就好好高考,走到他的未来去。”

  六月的花,绕着一中的铁栏一路攀登。

  热风吹过,跑道边的树荫聚拢又散开,蝉鸣持续不绝。

图源广播剧封面~侵删

第一部abo小说,自制壁纸,happy~

好像最近涨粉有点慢,不管了,先发福利哈哈✌︎( ᐛ )✌︎

自取随便,🈲二改二传标明出处。


落幕

假如六年前的段嘉衍穿越到六年后

👉总裁路和教师段(设定关系不是很大)

👉撞梗致歉

👉ooc致歉

👉有点水,本人能力有限,只能这样了,不喜勿喷🙏


·清晨,路星辞在厨房做了碗粥,他托住碗底放到了桌子上去叫段嘉衍起床。


“阿也,起床了。”


他半跪在床上,用手轻轻掀开被子看到了段嘉衍毛茸茸的头发,忍不住揉了一把,开口道:“我做了碗粥,起来喝了,一会儿你不是还有课要讲吗?”


被子里的人动了动,他听到一个自己不知名的人在喊他起床,瞬间惊讶起来,还带了一丝丝疑惑——我要去讲课?!


段嘉衍坐了起来,他满脸震惊的看到路星辞,心想我们昨天不还互不看顺眼吗,现在面前的这位确定是路星辞...

👉总裁路和教师段(设定关系不是很大)

👉撞梗致歉

👉ooc致歉

👉有点水,本人能力有限,只能这样了,不喜勿喷🙏



·清晨,路星辞在厨房做了碗粥,他托住碗底放到了桌子上去叫段嘉衍起床。


“阿也,起床了。”


他半跪在床上,用手轻轻掀开被子看到了段嘉衍毛茸茸的头发,忍不住揉了一把,开口道:“我做了碗粥,起来喝了,一会儿你不是还有课要讲吗?”


被子里的人动了动,他听到一个自己不知名的人在喊他起床,瞬间惊讶起来,还带了一丝丝疑惑——我要去讲课?!


段嘉衍坐了起来,他满脸震惊的看到路星辞,心想我们昨天不还互不看顺眼吗,现在面前的这位确定是路星辞?!


“阿也?你怎么了。”路星辞看着段嘉衍那样像是睡迷糊了。


“等等等等,路星辞,你怎么会在这里?还有我要去讲课,都是什么啊,阿也是我的小名你又是怎么知道的?”段嘉衍憋不住嘴,索性全问出来了。


路星辞愣了愣,回过神,他看着段嘉衍:“阿也。”路星辞觉得段嘉衍好像和他们还在作对时说话语气差不多,“现在几几年?”


“201X年啊,干嘛问这个。”段嘉衍不以为意。


“段嘉衍,现在是201X年(往后推六年哈),不出意外的话你应该是穿越了。”


“?!!”小段表示不能理解。“那我们现在是?”


“情侣,结完婚的那种。”


“什么?!我们?开玩笑的吧。”段嘉衍更不敢相信了,他还抱着一丝路星辞在骗他的心理。

路星辞无奈,掏出了他们鲜红的小本本,递给段嘉衍。

段嘉衍心态崩了,他还发现自己是一个omega。


“好了,快来吃饭吧,喝完我送你去学校。”段嘉衍应了声。



·学校门口,“阿也你上课去吧,完课了给我打电话,我来接你。”“好。”

(看段段是怎么应付讲课的🤔)


段嘉衍坐到自己的办公椅上还没有缓过来,心里慌的一批,自己这些还都不会,怎么要来当老师。段嘉衍突然想起一个念头——考试!


“同学们早上好,咱们今天考试啊。”段嘉衍看着学生哀嚎的样子,突然体会到当老师的快乐。


(考试就过啦)


·完课后,在段嘉衍百般思索下,终于决定给路星辞打电话:“喂,路星辞?我完课了,你要来接我吗?”


“好,你在学校旁边那个茶饮店等我。”


·“阿也。”


段嘉衍听到声音后走了过去,还小声嘀咕:“还不如叫我段嘉衍呢,太不习惯了。”


路星辞听见后笑了声:“阿也好听。”


段嘉衍听完后脸都红了,我们俩到底怎的了才能在一起,到底怎么能发展起来的他也是纳了闷了。


路星辞看出来了他的顾虑:“你想听我们在一起的吗?”

“嗯嗯,想听。”

于是路星辞讲起以前的故事了。(此处省略字数n个)


·在路上讲完后,段嘉衍也没什么疑虑了,他好像懂得了自己为什么喜欢路星辞。

他的身体开始半透明了,明白自己要回去乖乖上课了。他看着路星辞说“路星辞,我要回去了,拜拜。”

“嗯,拜拜。”

·“路哥!”段嘉衍回来了,“我回来啦!”“嗯,不晚了,我们去睡觉。”“好。”

见过你之后,风花雪月都黯淡无光。我的阿也。



救贖

星衍1

略微黑化版路星辞,改编自原文

不喜欢可以不看,但球球不要喷,本人社恐˃ʍ˂


周行琛顿了顿,笑得有点儿损:“那采访一下我们一中一霸,你喜欢什么类型?”问题一出口。陈越原本正在慢悠悠地拆筷子,听到这儿,动作直接停了下来。他在心里一声叹。周行琛这个人是真不争气。哪里危险踩哪里,反向扫雷。

段嘉衍瞥了周行琛一眼,想了想:“高、白、瘦,温柔一点吧,最好穿连衣裙样子很漂亮。”

段嘉衍说完话。陈越侧眸,朝旁边一看。果不其然,路星辞唇角微压,背靠着椅子坐着,没什么情绪模样。虽然早就听说段嘉衍不喜欢男生,但听到这,路星辞还是心生烦躁,现在就想当着众人的面吻上那张气人的嘴,叫他说不出话来。可他不能,他...

略微黑化版路星辞,改编自原文

不喜欢可以不看,但球球不要喷,本人社恐˃ʍ˂


周行琛顿了顿,笑得有点儿损:“那采访一下我们一中一霸,你喜欢什么类型?”问题一出口。陈越原本正在慢悠悠地拆筷子,听到这儿,动作直接停了下来。他在心里一声叹。周行琛这个人是真不争气。哪里危险踩哪里,反向扫雷。

段嘉衍瞥了周行琛一眼,想了想:“高、白、瘦,温柔一点吧,最好穿连衣裙样子很漂亮。”

段嘉衍说完话。陈越侧眸,朝旁边一看。果不其然,路星辞唇角微压,背靠着椅子坐着,没什么情绪模样。虽然早就听说段嘉衍不喜欢男生,但听到这,路星辞还是心生烦躁,现在就想当着众人的面吻上那张气人的嘴,叫他说不出话来。可他不能,他知道如果真的这样,别说朋友,段嘉衍能不讨厌他就不错了,只能慢慢攥紧手,再忍忍。

“你理想型是这样?”沈驰烈第一次听他说这个,往前坐了坐,来了点儿兴趣:“这不就是标准大众女神?”段嘉衍想了想:“是吗?”

他感觉路星辞似乎一直没说话,顺手拐了一下旁边坐着男生:“路星辞,你喜欢什么样?”

路星辞沉默片刻。抬起眼来。他长眸漆黑,眉眼线条格外清隽。段嘉衍和他对视时,看见他扯了扯唇角。喜欢什么样的?喜欢你这样的,可是…你好像不喜欢我…江祈念有什么好,没我好看,没我有钱,没我成绩好…就因为她是女生…所以…她就可以被你追吗?段嘉衍,这不公平…

路星辞平复下心情,“长得好看,皮肤白。有点儿能闹腾,但是闹腾样子很可爱。”他似乎是一边想一边说,语速稍微慢了些:“对朋友很好,很善良,在自己擅长方面好胜心强……和他在一起话,会觉得每天都很开心。”

周行琛被最后那句话刺激到了,情不自禁一声感叹:“我靠,这种神仙对象上哪儿找去?”

段嘉衍也忍不住:“你要求好高。”

周行琛哎哎两声:“我们路哥要求高一点,怎么了?”

段嘉衍觉得好像是这个道理,配合道:“我们路哥这个条件,就应该要求高一点。”

周行琛:“可是按照这个,有趣灵魂和美丽皮囊兼并要求,路哥是不是得找八百年啊?”

段嘉衍:“那不能啊,得想个办法。”

他俩一唱一和,路星辞刚开始还觉得有些意思。

直到段嘉衍咬着筷子,面朝他,含糊道:“你再详细说说,我帮你问一问,留意一下。”

对着面前这双剔透眸子,路星辞眼里稀薄笑意也淡了。如果我说是你…你会答应我吗?不会…可是我偏偏喜欢上了你,我喜欢你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却又好像情理之中,我的一整颗心都想交给你,可我不能,这是我第一次喜欢人,我也…没想到自己也会有嫉妒别人的一天

“不用,”他语气平静:“我有喜欢人了。”

他说话时,视线一直落在段嘉衍脸上。从头到尾没插话陈越突然笑了笑,似乎饶有兴致地:“什么人啊?我认识吗?”

段嘉衍也来了兴趣,连忙追问:“谁谁谁?我们学校?”

路星辞恩了声:“是我们学校。”

沈驰烈心里咯噔一下:“什么性——”

宋意在桌子下猛地踹了他一脚,那个别字硬生生卡在沈驰烈喉咙里。沈驰烈也反应过来了。就算路星辞表现得像是喜欢段嘉衍样子,暧昧和说破终究是两回事。

偏偏段嘉衍还在问:“她知道你喜欢她吗?”

“应该不知道。”

“那你是,暗恋啊?”段嘉衍微微一怔,觉得这事儿怎么听怎么不可思议:“你居然也会暗恋。”

段嘉衍想起自己之前喜欢江祈念,后者又对路星辞求而不得,觉得感情还真是不好说。他看路星辞似乎挺认真,段嘉衍也正了正脸色:“我觉得,你去追话,大多数人都会答应。你想过跟她表白吗?”

“想追,”路星辞说:“但是怕追不到,朋友都做不了。”

宋意听到这里,都想捂脸了。

真。

这和直接表白有什么区别。

偏偏在场一个周行琛,一个段嘉衍,都没听出弦外之音,真觉得路星辞是喜欢哪个姑娘。

段嘉衍本来好奇得要命,但听到这儿,又没忍住笑了声:“你也害怕被人拒绝啊?”

“毕竟人只有一个,”他说话时慢吞吞,平白添出了几分无奈:“怕他跑了。”他要是跑了,我…该怎么办?我又能…怎么办,就因为怕他跑了,所以我至今未曾表白

“这有什么好怕?拒绝了你也还可以在她面前晃,你不是说是我们学校?那她又跑不了多远。”段嘉衍看他表情:“没想过?”

路星辞听笑了:“是没这么想过。”

他若有所思地看了段嘉衍一眼,轻声说:“好像也不是不可以。”阿也,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怪不了我…

浪漫无庸.

【信息素同人】江南春

*第一次写古风的,可能不太古,我提前道歉!!对不起!别太较真!!

*京城才子&江南美人

*ooc算我的,跟他们没关系!

*也是大概三话,惊鸿一瞥,一见倾心,长相厮守这样

“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壹·惊鸿一瞥』


“路兄今日怎么放下圣贤书,倒有空找我们来了?”

陈越一边沏茶一边问道。

“是啊,路兄不是要准备殿试嘛?要读的书不少吧?”

周行琛从盘里拿了块绿豆糕吃了口。

路星辞轻轻撩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又收回目光,端起茶杯。

“也没那么多需要读的书。”

陈越:“……”

周行琛:“……”

周行琛一口绿豆糕差点卡在嗓子眼...

*第一次写古风的,可能不太古,我提前道歉!!对不起!别太较真!!

*京城才子&江南美人

*ooc算我的,跟他们没关系!

*也是大概三话,惊鸿一瞥,一见倾心,长相厮守这样

“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壹·惊鸿一瞥』


“路兄今日怎么放下圣贤书,倒有空找我们来了?”

陈越一边沏茶一边问道。

“是啊,路兄不是要准备殿试嘛?要读的书不少吧?”

周行琛从盘里拿了块绿豆糕吃了口。

路星辞轻轻撩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又收回目光,端起茶杯。

“也没那么多需要读的书。”

陈越:“……”

周行琛:“……”

周行琛一口绿豆糕差点卡在嗓子眼,陈越手一抖茶壶差点掉在地上。

这话怎么听着怎么欠揍。

但也是……他们面前这人,可是十七岁就可以参加殿试的京城第一才子。

对他来说,拿个殿试状元可能就如探囊取物一般,毫无难度。

就这样的神仙,他哪里还需要读那么多书啊……

路星辞喝了口茶,入口回甘,是好茶。放下茶杯又有些出神的看着下边热闹长安街

“喵~”

路星辞收回飘远的思绪,顺着声音看了一眼。

一只不知道是哪里跑来的猫。

“诶?是猫啊?”

周行琛也看见了,语气听起来还挺高兴。

“还挺漂亮,不如抓回去给狐狸吧,她应该会喜欢。”

周行琛说着一口吃了绿豆糕,不怀好意地笑着搓手,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好人。

这猫也不是一个小傻子,灵巧地躲开周行琛,三两下就跳到了路星辞的身上。

“……”

路星辞微微挑起眉,看着腿上突然出现的一坨毛茸茸的东西,忍不住心道。

这小东西怎么这么会自来熟?

他这才看见原来这只自来熟的猫是有主人的。

它的项上有个小牌,上面端端正正的写着“熊仔”二字。

路星辞:“……”

“真难听。”

路星辞把猫举起来,看着它程亮的眼睛,一本正经地说道。

不知怎的,这小猫突然挣扎起来,路星辞手一松也就随它去了。

“诶!你怎么把它放了!”

周行琛在后面一脸鬼鬼祟祟,还么就来得及动手从路星辞手里把那只猫逮过来,就见他的好路兄把猫放了。

那猫竟转身一跃,跳到了下面的长安街!这可是二楼!

路星辞的眉头几不可闻的轻轻蹙起,长袖一拂起身要出门。

“路兄要去哪儿啊!”

陈越在后面着急得大喊。

但路星辞连头都没回,只是抬起一只手随意地挥了两下,轻飘飘的留下四个字。

“散步消食。”

陈越:……

您刚才就喝了一口茶!消空气嘛!

路星辞很快的追出去,在人来人往的长安街上四周张望了一下,没有看见刚才那只自来熟的猫。

果然没事。路星辞心中稍稍放心了些。

“熊仔!你下次再到处乱跑!我就再也不给你吃小鱼干了!”

干净清爽的男生从路星辞的耳边一掠,路星辞正准备转身离开,听见这话脚步一顿。

他微微侧过头,那人行步匆忙,他只来得及匆匆一瞥,只看见了那人浅褐色的束发高高扬起,一身浅蓝色,腰间佩着一块玉。

意气风发的少年郎。

“水云纹?”路星辞只来得及看清他衣角的布锦,那是江南地区独有的布匹,如果没记错能用的上这种布匹的……全江南也没几户人家。

那个玉佩上……刻着一个“段”字。

路星辞看着那到渐远的身影,和那怀里突然探出来的毛茸茸的小脑袋,唇角微扬。

“江南的段家……”

路星辞呢喃一句,眼底闪烁着晦暗不明的光。

原来是段家的人。

【此章完】



木笛

隔壁也搬来个Alpha

第三十八章

  弹指之间,时光如白驹过隙。当年刚入学的少年已然要面临高考。


  “哥——好累啊。”盛望瘫在床上,慵懒的嘟囔。“还有三天我就成年了,你想好送我什么礼物了吗?”

  “你想要什么?”江添站起身,走到床边摸了摸盛望的头。

  “嗯……想要你。”

  江添顿住了。去年他过18岁生日时,盛望才17岁。当时高天扬和段嘉衍死命给他灌酒,许是酒精的作用,江添的易感期提前来了。他看着面前因为喝醉而完全不知道离他远点的盛望,眼神暗了下来。说实话,如果不是江添突然清醒过来,他也保不准会做...

第三十八章

  弹指之间,时光如白驹过隙。当年刚入学的少年已然要面临高考。


  “哥——好累啊。”盛望瘫在床上,慵懒的嘟囔。“还有三天我就成年了,你想好送我什么礼物了吗?”

  “你想要什么?”江添站起身,走到床边摸了摸盛望的头。

  “嗯……想要你。”

  江添顿住了。去年他过18岁生日时,盛望才17岁。当时高天扬和段嘉衍死命给他灌酒,许是酒精的作用,江添的易感期提前来了。他看着面前因为喝醉而完全不知道离他远点的盛望,眼神暗了下来。说实话,如果不是江添突然清醒过来,他也保不准会做什么。


  “乖,你还小。”

  “我马上成年了!”

  “那也不行。”

  “哥!”

  “盛望,你知道你想要的是指什么吗?”江添突然俯下身子,唇齿间的距离只有几毫米。

  盛望揪住江添的衣领,探身吻了上去。他的吻温柔又细腻,豪无杂志。吻罢,盛望脸颊通红,他哑着嗓子道,“知道。”


——

  “望仔,起床了,生日快乐。”江添起身吻了吻盛望的额头,拨开额间的碎发,轻声道。

  “嗯……哥……”盛望翻过身一把搂住江添的脖子,猛地一拽,江添怕砸到盛望,单手撑着床铺。盛望睁开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爱人,亲了亲他的嘴角。


  “高天扬他们呢?”

  “在包间。”

  

——

  “女士们家人们,热烈欢迎我们今天的寿星——盛望大帅比!”高天扬一脚踩在凳子上,一手拿着麦克风,他的声音回荡在封闭的空间,震耳欲聋。

  盛望刚进门就被他的声音震得耳鸣了一瞬,“高天扬?你闲得慌啊?我真爱你。”

  “盛哥,别爱我,没结果。”

  小辣椒没眼看,直接抢过麦克风,“高天扬你有病吧?”  “你有病吧?”  “有病吧?”  “病吧?”……

  连带着回音喷了高天扬一脸。


  “小盛望生日快乐啊,恭喜你成年了。”赵曦林北庭把高天扬拨到一边,笑嘻嘻得递给他成年礼物。

  盛望笑着接过,看见是一套历年高考真题,笑容瞬间消失。“曦哥!干嘛啊?我生日!”他把卷子塞回去,跑到江添身后。

  “哈哈哈哈,江添也没法护着你!这不是希望你上清华北大吗?给我们争争光!”

  “你们还用我争光吗?”盛望探出头,嚎了一嗓子。


  “好了曦哥,放过盛哥吧!盛哥18岁生日快乐!祝……嗯……祝你和添哥长长久久!”小辣椒笑着走上前,给了盛望一副梧桐路的油画。画上的两位少年行走在骄阳下的梧桐树荫处,墙头是团长,脚边是望仔。其中一位少年笑着回头,而另一位则温柔得牵着前方少年的手。

  “谢谢,很喜欢!挂墙上嘻嘻。”

  “咳咳,终于到我了,盛哥生日……哎!”高天扬从角落默默站起身,正准备送上礼物,却被一旁的宋思锐一把推过去。

  “盛哥不要理他!生日快乐!”宋思锐递给盛望一本书,书名叫《某某》,“我把你们的故事写进书里了。”

  盛望很惊喜,他没有想到宋思锐会送这样一个特别的礼物。“我靠!”

  “学委!你推我干嘛?”高天扬哭唧唧得走过来,可谁都没有理他,“啊……盛哥生日快乐!我也没啥要送的,就给你们大家一个惊喜。”说着他牵起小辣椒的手举到空中,“我和小辣椒在一起了!我喜欢她很长时间了!”小辣椒一愣。

  ……

  “好呀高天扬!背着我们偷偷谈恋爱?还把小辣椒拐走了?”

  “我去?什么情况?”

  ……

  “可以呀老高,祝你们幸福永远哈哈哈!”盛望笑着调侃,比起贵重的礼物,他更喜欢小辣椒的油画,学委的书还有……高天扬的惊喜。他们之间的友谊,根本不用物质来支撑。


  微风吹过梧桐树梢,少年们,恭喜你们成年了。


我们中考休息四天哈哈哈哈。这个还要更几章,去看看朝俞吧,么么么永爱😘

苏su

【路段】好东西

浅摸一下🐟

ooc致歉

撞梗致歉

灵感来源于前几天被班上一个和我处的很像兄弟的男孩子表白

啊啊啊我真的听不了情话,一听就脸红,觉得酥。

~~~~~  

路星辞,一个出生豪门各方面都很优秀的男人。从小他就过着不同于常人的生活,想要什么好东西,都像探囊取物一般简单。


  咳咳,对不起,切成隔壁霸总解说台了。


  段嘉衍看着桌上两三个鸡蛋一般大的钻石,默默低下沉思。“路哥,你是去非洲挖出来的吗?”他又抬起头认真的问。


  路星辞沉默了一瞬,随即抬起手敲了一下他脑袋,“天天的脑袋里想什么呢?”


  段嘉衍装作吃痛的样子,往后跳了几步,嬉皮笑脸的说,“开个玩笑嘛。”......

浅摸一下🐟

ooc致歉

撞梗致歉

灵感来源于前几天被班上一个和我处的很像兄弟的男孩子表白

啊啊啊我真的听不了情话,一听就脸红,觉得酥。

~~~~~  

路星辞,一个出生豪门各方面都很优秀的男人。从小他就过着不同于常人的生活,想要什么好东西,都像探囊取物一般简单。


  咳咳,对不起,切成隔壁霸总解说台了。


  段嘉衍看着桌上两三个鸡蛋一般大的钻石,默默低下沉思。“路哥,你是去非洲挖出来的吗?”他又抬起头认真的问。


  路星辞沉默了一瞬,随即抬起手敲了一下他脑袋,“天天的脑袋里想什么呢?”


  段嘉衍装作吃痛的样子,往后跳了几步,嬉皮笑脸的说,“开个玩笑嘛。”


  不过他倒是真的发现了,路星辞的好东西还真是不少,比如说他桌上那个被当做垫子的价值起码20万打底的绸缎,或者说是那块被当做用来垫东西的31万的石头……


  突然发现,看着贤惠,睿智,聪明的男朋友好像其实挺败家的。段嘉衍幽怨的瞪了路星辞一眼,“路哥,你说为啥好东西都在你这儿?”


  路星辞挑挑眉,盯了他一下,一本正经的说,“好东西就该是我的,”段嘉衍刚想说他不要脸,结果又听见他的下一句。


  “包括你。”


  段嘉衍脸一下子就像烧开了一样,变得红彤彤的。


  “你说你怎么像个渣男一样?情话张口就来。”


  “对上你,就是无师自通了。”


  ♥(。→v←。)♥

HZ
「 毕业快乐,青春和恋爱,一切...

「 毕业快乐,青春和恋爱,一切都欢喜。 」


底图感谢@林钟初一 

「 毕业快乐,青春和恋爱,一切都欢喜。 」


底图感谢@林钟初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