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路灯

16243浏览    2987参与
叶ye

路灯 2.

萧枭浑然转身望着少年。


那人用一种异样又热烈的眼神看着萧枭。他穿着一件普通白色T恤,挺拔而清晰的锁骨因俯身下滑的T恤显现出来,略长的发尾轻盈的落在直角肩,银框眼镜引人注目的搭在鼻梁骨上。


萧枭拽下帽子边打量着少年,质疑的冷望着。


“你……”


少年眯着眼,一手撑在膝盖骨上,一手指着还在“调情”的布偶猫。


“猫主,柳亦言。它刚刚走丢了,我在找猫。”


萧枭后半句没听,几乎左耳进右耳出。对着柳亦言生硬的“嗯”了声,转身刚跨步,但猫似乎又忘了主,蹦蹦哒哒的跑到萧枭脚踝边。对着帆布鞋一顿乱蹭。


他差异的望着对自己撒泼打滚的猫,征服的动弹不得。


柳亦言看到这一幕轻笑了声,对着萧枭脚踝蹲下身子......

萧枭浑然转身望着少年。


那人用一种异样又热烈的眼神看着萧枭。他穿着一件普通白色T恤,挺拔而清晰的锁骨因俯身下滑的T恤显现出来,略长的发尾轻盈的落在直角肩,银框眼镜引人注目的搭在鼻梁骨上。


萧枭拽下帽子边打量着少年,质疑的冷望着。


“你……”


少年眯着眼,一手撑在膝盖骨上,一手指着还在“调情”的布偶猫。


“猫主,柳亦言。它刚刚走丢了,我在找猫。”


萧枭后半句没听,几乎左耳进右耳出。对着柳亦言生硬的“嗯”了声,转身刚跨步,但猫似乎又忘了主,蹦蹦哒哒的跑到萧枭脚踝边。对着帆布鞋一顿乱蹭。


他差异的望着对自己撒泼打滚的猫,征服的动弹不得。


柳亦言看到这一幕轻笑了声,对着萧枭脚踝蹲下身子,朝布偶猫的位置拍两下手随后敞开。


“祖宗~过来,回家!”


猫对自己的“铲屎官”愣是爱答不理,自顾自的玩帆布鞋鞋带。


看着自家“祖宗”不跟自己回家,上扬的嘴角很快撇成一条直线。蹑手蹑足的伸手往猫边上探,趁猫不注意一把抱住猫身。


“我还治不了你了?”


柳亦言抱着猫往自己怀里塞。猫很不情愿的蹬鼻子上脸,放弃挣扎。


萧枭无趣的望着,无声声从脑子里蹦出两个字:


幼稚。


柳亦言起了身,推了推眼镜,铁了心的变脸。


“谢谢。加个联系呗,小哥哥?”


“小哥哥”三个字,萧枭眼皮稍微抬了一下,这也好像是这十七年来第一次有人这么叫,确实有那么惊心动魄。关于加联系,身边根本就不可能没有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要是真加到了,最多就吃半年的积灰。


对着柳亦言挑了下眉,抬眸望。


“没手机。”


“刚刚手上不是?”


“………?”


无语的从卫衣兜里掏手机,翻出二维码,手肘弯曲递给柳亦言扫。


黑色头像和空白昵称映入眼帘,手指关节贴着唇笑。


“挺有个性,叫什么?”


“萧枭。”


“好名字。走了。”


柳亦言揣了踹怀里的猫,背对着萧枭招生。扬长而去。



第二天,开学。


“妈,我住个宿你没必要把整个家搬去吧?”


柳亦言拖着行李箱无奈的望着柳梦扛着个素尿袋。


“怎么没必要?我好不容易托你大姨关系让你上个好高中,你怎么就不识好歹呢?听妈的,亦言,你高二了,给你妈争口气行不?别像高一那样天天给你妈找茬。还有你那眼镜,都是电脑玩出来的,从今往后电脑我给你收了……”


前半段几乎没听,但听到收电脑却有点大惊失色。


“我学我学,您看,电脑的事儿就算了呗”


“想的美,除非……开学考一百三。”


“我…考就考”


为了电脑,总要有丢面子的时候。


“诶,到了。自己去教务处找钟主任去。”


说着,托着行李和素尿袋火速向宿舍楼奔。


柳亦言环顾四周,周边全是成群结队穿着黄白校服拖着行李的住宿生,一时不知该往哪走。他这个社牛打算随便找个同学问路,拍了拍走在他前面的学生。


“教务处怎么…你怎么也在…”


是萧枭。


萧枭看着没穿校服的四眼仔。


“有事?”


“刚转来。教务处怎么走?”


“直走右拐。”


说完从柳亦言身边走了。


“谢了啊!”


柳亦言托着腮看着萧枭远去的背影。这人脾气真怪。


他按照萧枭的路线走。穿梭在热闹的走廊中,胳膊挽着胳膊的女生们经过都要回头望。


“这谁啊?”


“不知道,新来的吧?”


“好帅诶。完了,我感觉我好像中箭了。”


柳亦言毫不在意周围投来热情的目光,来到了那所谓的教务处。


“钟主任?”


他用手指关节敲了敲门板,望着柜子上一个个奖杯与证书,几乎全都标着“模范高中”这四个大红字。


一个地中海中年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啤酒肚差点把衬衫扣子撑开半分,戴着老花镜一脸慈祥。


“你就是柳亦言吧。我是高二年级的教导主任,叫我钟主任就可以。你的事呢,你妈妈跟我谈过了,你先去四班教室吧。”

叶ye

路灯.1

凌晨,榆林市。


“就知道和那酒鬼老爸混,以后长大有什么出息!?”


“你个孽畜,我为什么要生你这个畜生?!”


“我跟谁过你管不着!那是我自己的人生!”



“继续按压。还是检测不出脉搏。”  ICU病房各种仪器报警声络绎不绝。


“抢救无效。确认病人死亡。”


“妈…我错了…”


萧枭猛的一睁眼,呼吸急促胸口跌宕起伏。瞳孔紧缩着,苍白的脸上逐渐恢复血色,发紫的唇源源颤抖,汗水时不时从脸颊往枕头上淌。


不知道是第几次做梦了。


下意识的抹了把脸,缓缓浮现平静冷漠。显而易见,早习惯了。


他望向一旁的落地窗,叹了口气。


窗外的暴雨接连而至,如针尖掉落人间。天......

凌晨,榆林市。


“就知道和那酒鬼老爸混,以后长大有什么出息!?”


“你个孽畜,我为什么要生你这个畜生?!”


“我跟谁过你管不着!那是我自己的人生!”



“继续按压。还是检测不出脉搏。”  ICU病房各种仪器报警声络绎不绝。


“抢救无效。确认病人死亡。”


“妈…我错了…”


萧枭猛的一睁眼,呼吸急促胸口跌宕起伏。瞳孔紧缩着,苍白的脸上逐渐恢复血色,发紫的唇源源颤抖,汗水时不时从脸颊往枕头上淌。


不知道是第几次做梦了。


下意识的抹了把脸,缓缓浮现平静冷漠。显而易见,早习惯了。


他望向一旁的落地窗,叹了口气。


窗外的暴雨接连而至,如针尖掉落人间。天空闪过那一刹那的光,响彻云霄的巨雷肆意。雾霾盖住的萧枭的双眼,马路上寥寥无几的车持续轰鸣,车灯在人眼里变成了绚烂的星点。


眼神挪移回压抑又燥热的房间。萧枭起身下了床,拿着沾满水迹的玻璃杯推开了房门,走到一台陈旧的冰箱面前。


他拉开冰箱门那一瞬间,寒气扑面而来。耷拉眼皮拿出还有两天就要过期的牛奶,握着玻璃杯倒了半杯。关了冰箱门抿着杯壁瞟到冰箱上并不起眼的炉和一张黑色的相。


香炉上红色的香支早已烧的只剩半截短,炉壁上的神兽被堆积的香灰所掩盖。灰色的相里一个中年妇女洋溢着笑,眼角皱成鱼尾纹,黑色又带点灰的头发披散下来。


回过神,握着玻璃杯回了房。


第二天,八点。


萧枭迷迷糊糊的在洗手间洗簌,望着镜子,要不是昨晚喝了牛奶依旧睡不着,他还不会自带熊猫眼。烦躁的皱了皱眉,倒挂水珠的手挠糟乱不堪的头发,在脸上泼了把冷水。


水顺着浸湿的脸颊淌到锁骨窝里。随意抹了把脸,走进卧室掏了件连帽卫衣,又在客厅茶几上随手拿了块面包,冲出了家门。


在楼道里拽着后脑的帽子戴在了头上,遮的连眼睛都不见几分,只剩挺拔的鼻梁和撇成射线的嘴。两手插兜。


经过热闹的街道,萧枭的神情略有些格格不入,与手挽着手的女孩们擦肩都要绕道,像欠了几百万来催你还债。走进一家花店,依靠着门框望着一束黄灿的菊花。


“菊花多少。”


女店主正收拾,刚有点不耐烦的想回应点什么,顿时把话咽了回去。鼓足了气势。


“呃…十五”


说着萧枭插进裤兜翻出了几张零散的纸币,放在了收银台上,拿着花束头也不回地走了。萧枭握着花赶上了早晨第一班公交车,走向最后一排靠窗的角落。翻出手机划出积在角落通话次数最多的号码——舅。


他舅名叫赵建,萧枭很小的时候,父母双亡。吃喝拉撒归他管。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也不再这么管了。


拨通了电话,一道中年男性的声音传来。


“小狼崽子,又管我要钱来啦?”


萧枭顿时挑了下眉“嗯,800”


“学聪明了。我告诉你,你要的每一笔我都记账上了,以后把钱都给还清了,要好好效劳你舅你舅妈,听见了没?”


萧枭随便应付了声便挂了电话。过了会,短信提示银行账户收入那八百块钱。他头靠在颠簸的车窗,望着熙熙攘攘灯火通明的街道,渐渐闭上了眼。


“万安墓园到了,请乘客从后门下车,开门请注意。”


“Wan’an  Cemetery has arrived. Please ask passengers from …”


差不多小憩了半个钟头,迷迷瞪瞪的强行下了车,修长的手握着花走向墓园大门。他经过一块块用大理石制的碑,脚步停在一块石碑前。


赵春浮墓,子萧枭,夫萧志毅。


他凝视着大理石上被雨水冲刷的淡红字,思绪纷繁。萧枭握着菊花单膝跪地,把花放到碑前,嘴角经不住的颤抖。


“妈…来看您了…”戛然而止。


他很久没这样说话了。



小区楼下,萧枭正往家走。经过一盏发着微光的路灯,余光撇到光束下的布偶猫,他并不想理,但猫肆无忌惮阻挡萧枭回家的路。猫在他裤腿边来回蹭,又时不时在脚边打滚。又像调情。


萧枭俯下身子挠着猫柔软的下巴,想随便摸摸打发布偶猫。猫浅蓝有神的眼睛像一颗蓝宝石样盯着萧枭。


一丝温度从萧枭肩旁化开。


“你好?”


一盏路灯,灯光微黄。立在空港。

角砂糖

路灯

我把什么东西忘在了路灯底下

冬天的时候它随着风飘

夏天的时候它发出炮仗的声音

春天的时候它在地上打转

秋天的时候它躲在影子里

等人的时候它提醒饭点快到了

路过的时候它跳踢踏舞

告别的时候它叱责

天亮的时候它发出一声叹息

我把什么东西放在了路灯底下

等我忘了的时候它会开花

我把什么东西忘在了路灯底下

冬天的时候它随着风飘

夏天的时候它发出炮仗的声音

春天的时候它在地上打转

秋天的时候它躲在影子里

等人的时候它提醒饭点快到了

路过的时候它跳踢踏舞

告别的时候它叱责

天亮的时候它发出一声叹息

我把什么东西放在了路灯底下

等我忘了的时候它会开花

莫子落
换路灯的工人与平民轿车 191...

换路灯的工人与平民轿车


1910年,美国工人站在车顶的梯子上换路灯。


他脚下的这款车就是大名鼎鼎的福特T型车,也是流水线装配线生产出的第一款汽车。因为其低廉的价格,使汽车作为一种实用工具走入了寻常百姓之家,美国亦自此成为了“车轮上的国度”。

换路灯的工人与平民轿车


1910年,美国工人站在车顶的梯子上换路灯。


他脚下的这款车就是大名鼎鼎的福特T型车,也是流水线装配线生产出的第一款汽车。因为其低廉的价格,使汽车作为一种实用工具走入了寻常百姓之家,美国亦自此成为了“车轮上的国度”。

笈
随手拍的有一点点好看的路灯~...

随手拍的有一点点好看的路灯~


文字是博尔赫斯的《献给贝阿特丽斯•比维洛尼•韦伯斯特•德布尔里奇》(节选)


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

我给你瘦落的街道🛣️、绝望的落日🌇、荒郊的月亮🌃。

随手拍的有一点点好看的路灯~


文字是博尔赫斯的《献给贝阿特丽斯•比维洛尼•韦伯斯特•德布尔里奇》(节选)


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

我给你瘦落的街道🛣️、绝望的落日🌇、荒郊的月亮🌃。

消失的零星

黑夜没有星星,在叶缝间繁星点点。

٩(๛ ˘ ㉨˘)۶


黑夜没有星星,在叶缝间繁星点点。

٩(๛ ˘ ㉨˘)۶


viabia

是葱郁的绿,是夏天又要来啦

是葱郁的绿,是夏天又要来啦

凌风
下雨天出来拍照,一堆人看着我

下雨天出来拍照,一堆人看着我

下雨天出来拍照,一堆人看着我

凌风
走......步伐坚定而不忘方...

走......步伐坚定而不忘方向

走......步伐坚定而不忘方向

年糕涮火锅

星星可能堕落,但你不会消失。


(之前很喜欢的几张拍照)

星星可能堕落,但你不会消失。



(之前很喜欢的几张拍照)

云间林

我想明白了,这个世界上相爱却没走到一起的人有很多,更何况我们还不相爱,没有到最后也是正常,所以,祝你在充满赞美喧嚣的世界中,光明长存,永得所想,祝你前方平坦无垠,一片浩荡,祝你不再与我相见一分一秒.

我想明白了,这个世界上相爱却没走到一起的人有很多,更何况我们还不相爱,没有到最后也是正常,所以,祝你在充满赞美喧嚣的世界中,光明长存,永得所想,祝你前方平坦无垠,一片浩荡,祝你不再与我相见一分一秒.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