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路空文

66663浏览    601参与
atom

[路空文中心向]胆小鬼

存货✔老产物✔凑个数✔(?✘)


☆从一个野孩子的眼里打量世界。

☆两个胆小鬼的故事。

☆ok,开始。


——————————————————————————

揉弄眼睛的手放开。阳光刺眼。我低头盯着时间。十一点四十八分。


树影斑驳,几经思量选择一个堪堪遮得住自己和行李箱的阴凉地。虽然这对于两江的夏日来说,实在于事无补。


空气闷热,人身体里的湿气散不出去,树荫底下顶多遮个日光,该热还得热。我对着表盘喃喃。


再过两三个小时,就到日头最毒的时候……若是再等不到,就不等了。


我眯了眯眼,又透过树枝丫望天空。


—......

存货✔老产物✔凑个数✔(?✘)


☆从一个野孩子的眼里打量世界。

☆两个胆小鬼的故事。

☆ok,开始。




——————————————————————————

揉弄眼睛的手放开。阳光刺眼。我低头盯着时间。十一点四十八分。




树影斑驳,几经思量选择一个堪堪遮得住自己和行李箱的阴凉地。虽然这对于两江的夏日来说,实在于事无补。




空气闷热,人身体里的湿气散不出去,树荫底下顶多遮个日光,该热还得热。我对着表盘喃喃。




再过两三个小时,就到日头最毒的时候……若是再等不到,就不等了。




我眯了眯眼,又透过树枝丫望天空。




—————————————————————————

摆动双臂使劲往上跑。




耳边除了空气流动的声音,只剩下我短促的呼吸声。也许是体力透支,我的速度有所减缓,但又不得不警醒自己,快跑,快跑。




血液似乎都往脑内涌去,心理除了对黑暗的恐惧,还有莫名的兴奋。我很清楚,一旦我停下来,或是不慎摔了一跤,那点兴奋感只会烟消云散,被恐惧取而代之。黑暗被我比作野兽。




拐角后出现一线光亮,我卵足劲冲上去撞开虚掩的门,摆脱身后的野兽。




我自顾自弓着腰调节呼吸,待眼前渐渐清晰些再环顾四周。




废弃的天台,除此之外,还有另一个人。




站在天台边缘,看起来随时要掉下去的一个人。






我得承认,此时的我才是这方天地真正的不速之客,而那个背对着我、一动不动的人,似乎对我的到来没有半分惊讶,甚至没有回头看看来者是谁。




而我呢,在这短暂的大脑空白和浅层分析后,得出的结论是,我得赶紧离开。




这一定是个要寻死的人。我不能呆在这儿,否则会给我添麻烦。




但奇怪,我的身体不受控制般向他走去。




我边走,眼神紧钉在那个人脚上奇丑无比的鞋,眼前不断涌现他失足摔下去的画面。等距离仅剩二三米远,我停住。




他没有跳下去。






我咽了口唾沫,开口:“路空文?”




那个人微微转身,鞋尖依旧朝外。他看着我,不说话也不点头摇头。




我又指指自己:“我,李瑶,记得吗?”




他忽然咧嘴笑了一下,从台子上下来,下到地面时晃了晃身体,悠悠开口:“记得。你经常一个人在外面溜达。”




我汗颜。这人记性还真不错。转念一想,好在我可以把他拐过来陪我一起下楼。这楼里太黑,我一个人不敢走。






“对,对,是我。”我点头如捣蒜,“边走边聊会儿?”我只求把他拐来,赶快陪我回到楼底下去。




想到什么,我急忙补了一句:“聊聊《弑神》,怎么样?”




这话一说,他走近了些,古旧的衣服外套也鲜活起来。我心里打鼓,先去拉开厚重的门,快速在脑海里整理我看过的几页《弑神》情节。




“逻辑不通。”我几乎脱口而出,声音小,他也许没听见。我暗自庆幸。




此时我率先迈入楼道,走在前面,他就跟在我的斜后方。有一种奇怪的安全感。




看不见他的表情,但的确是跟着我的速度下楼。一路上两个人都不说话,脚步声不一会儿就被暗处吞了个干净。






走出大楼,迎面扑来日光。我松了口气,企盼甩掉路空文,尽早溜之大吉。




他忽然叫住我:“哪里?”看我回过头去疑惑地歪头,他补了一句:“哪里不好?”




我顿了顿,心里翻个白眼。这时而迟钝时而敏感的家伙。




但好歹是带我穿过漆黑楼道的人。我摆出温和的姿态,将提前打好的腹稿一一念给他听。话音刚落,我几乎是头也不回地迈开步子,朝后胡乱挥了下手:“下次见!”活脱一个冒失鬼。




我早就知道他,很久以前,从我妈口中,从我记事的童稚时期,我就已经认识他了。只不过是从当初的满口夸赞滑向了如今的满口嫌恶。




——————————————————————————

春末夏初,此时没有蝉鸣恼人。气温略有上升,告知身体要减点衣服。在这单调乏味的两江市,除了冷暖,是很难看见气候差异的。




我烦这无聊又湿热的两江。




披上的一件猫猫外套,是目前最喜欢的薄外套。接着,不去顾虑书桌上只填了几个字母的数学作业,趁着唯一的监护人正在房间里打瞌睡的时机,将自己这具身体和一颗焦躁不安的心打包偷渡出去。揣在兜里的钥匙需握紧,不要发出啪啦声。脚步放慢,关门要轻。




咔哒声之后,暂时隔断与现实的连接,涌入楼道里的暗光,再忍耐着潮气与垃圾腐烂的霉味儿,捏着鼻子,逃也似地奔下楼。




接着,讶异地看看前边空地上晃荡的影子。




我小心翼翼地走开,装作无事发生,然后享受短暂的无意义时光。






没来得及思虑多少,就听耳边响了声不大不小的雷。身体一抖,心里大叫不好,抱着脑袋往平台上跑。




螳螂般跑上天台,一头险些撞在人家身上,我及时刹住,一仰头猛吸一大口浓烟,一阵头脑发眩。




劣质烟。我意识里如此评论,被烟呛得无法开口。也许出于我向来藏不住的神情,路空文把烟头扔在地上,一脚踩灭。隐约还升起一抹余烟。




我移开视线,想象天空的云如何由无变有、由白变黑。我可以清楚地在草稿纸上画出完整的示意图,辅以乱七八糟的手势,让那个听我讲解的同学恍然大悟——但无论我以多么细致的语言,都难以描述我眼前这短暂的只存在十来分钟的天空。




自然面前,语言如此贫瘠,连略微的雕饰也显得刻意而做作。




十来分钟,除了雨水不闻他声,风就这么捎来了二三月前隆冬的寒意。我打了个哆嗦,忽略身边那个活生生的人,走进雨里。






忘乎所以地放空思绪,直到漫步至某家饭店门前,看清LED招牌版上明晃晃的大字,停下。就这一刹,身后一阵风疾疾略过我,直冲那家饭店。




作老板的母亲早有准备似的捏着一条毛巾,将儿子头发上的银点擦了个干净。




我怔怔地看着这一幕,目光直白坦率,想牢牢记住每一个细节。直到路空文一把把我拉进店里,又扯了条毛巾盖在我头顶,我才回过神。




不等我有什么反应,只感到一双手透过毛巾轻轻地揉我的脑袋,一瞥衣角,是路妈妈。意料之中。路空文哪会有照料人的心思。




无论怎样腹诽,都抵不住莫名的鼻酸。我低着头,除了记忆着触感,压抑着嫉妒心,我什么也做不了。




——————————————————————————

(乱整一通)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扼脖目瞪

  随便摸的,p2是醒图的版模,昨天又看了遍刺杀小说家,喜欢造型

  随便摸的,p2是醒图的版模,昨天又看了遍刺杀小说家,喜欢造型

颜啊
哈哈哈哈好可爱好可爱

哈哈哈哈好可爱好可爱

哈哈哈哈好可爱好可爱

LIU子境

当时看《刺杀小说家》的时候太喜欢路空文这个角色了,且因为我也写小说,就很有共鸣,那个劲~很对

p3是《刺杀小说家》路空文相关原著文摘,当时看的时候非常有感触!

当时看《刺杀小说家》的时候太喜欢路空文这个角色了,且因为我也写小说,就很有共鸣,那个劲~很对

p3是《刺杀小说家》路空文相关原著文摘,当时看的时候非常有感触!

颜啊

呃啊我喜欢路空文被朋友嫌弃了呃呃呃吃晚饭的时候她说我怎么看上小路的呜呜呜呜呜回去后还给我发微信啊啊啊啊我xp独特行吧

她:行吧行吧我尊重但不支持且嘲笑

我:我测你母啊啊啊滚

她:话说你为什么会喜欢董子健这种

我:?我喜欢路空文跟董子健有什么关系

(思索,这句话跟“抓捕鲁迅和我周树人有什么关系”似乎有一定的相似之处)

她: 路空文长着一张董子健的脸…

我:…哎呀,那吸引我的也是他这个造型,这个人设——这个电影里的人设,知道吗?!!!

她:哦

她:原来你喜欢文弱挺不直背忧郁的青年

我:?

我:(思索)

我:哎呀你别管了我就是喜欢他,有时候就是很莫名其妙的

她:你...

呃啊我喜欢路空文被朋友嫌弃了呃呃呃吃晚饭的时候她说我怎么看上小路的呜呜呜呜呜回去后还给我发微信啊啊啊啊我xp独特行吧

她:行吧行吧我尊重但不支持且嘲笑

我:我测你母啊啊啊滚

她:话说你为什么会喜欢董子健这种

我:?我喜欢路空文跟董子健有什么关系

(思索,这句话跟“抓捕鲁迅和我周树人有什么关系”似乎有一定的相似之处)

她: 路空文长着一张董子健的脸…

我:…哎呀,那吸引我的也是他这个造型,这个人设——这个电影里的人设,知道吗?!!!

她:哦

她:原来你喜欢文弱挺不直背忧郁的青年

我:?

我:(思索)

我:哎呀你别管了我就是喜欢他,有时候就是很莫名其妙的

她:你好可怜

我:测你母,他能一直陪着我呢

她:可是他是虚幻的,不实际的

我:我的想象力是强大的

她:你总会有醒的一天吧

我:…那他妈照你这么说,所有的梦女都他妈的很悲惨

她:对呀

我:绝交吧,靠

她:啧啧啧,不现实的东西

我:拜拜,到家了

早上:我的想象力是强大的,只要我想,他就一直陪着我

晚上:我靠他为什么不存在我要紫砂


是鸪岁是不是鸽岁

还是乱摸

暧昧潮湿的过程结束后路空文叼着根烟打开电脑写文章。关宁觉出一阵睡意,闭上眼,紧接着从少年空文的大脑里苏醒。

他看见游行队伍里虔诚的信众跪拜时手碾进车轮还激动的落泪,巨大灯车上熊熊燃烧的焰火,跳着诡异舞蹈的女人。他感到少年空文的脚步虚浮又坚挺,他的眼睛掠过几百张戴着面具的脸,在欢乐的游行里没来由的感到心慌。

 然后巫师在赤发鬼的像后发出指示,烛龙飞升,白翰坊顷刻成了废墟。

“烟花!烟花!”提着血刃的幼童天真的欢笑,关宁感受到少年空文肚里胸涌吐意。

他醒了,冲进卫生间吐了一通,一脚踩上没熄灭的烟蒂,痛的嘶个不停。陆空文套了件T恤,光着腿跑过来,好奇地问他梦见了什么。关宁坐在马桶盖...

暧昧潮湿的过程结束后路空文叼着根烟打开电脑写文章。关宁觉出一阵睡意,闭上眼,紧接着从少年空文的大脑里苏醒。

他看见游行队伍里虔诚的信众跪拜时手碾进车轮还激动的落泪,巨大灯车上熊熊燃烧的焰火,跳着诡异舞蹈的女人。他感到少年空文的脚步虚浮又坚挺,他的眼睛掠过几百张戴着面具的脸,在欢乐的游行里没来由的感到心慌。

 然后巫师在赤发鬼的像后发出指示,烛龙飞升,白翰坊顷刻成了废墟。

“烟花!烟花!”提着血刃的幼童天真的欢笑,关宁感受到少年空文肚里胸涌吐意。

他醒了,冲进卫生间吐了一通,一脚踩上没熄灭的烟蒂,痛的嘶个不停。陆空文套了件T恤,光着腿跑过来,好奇地问他梦见了什么。关宁坐在马桶盖上一把扯过他拦在怀里,手伸进衣服下摆,顺着腿根摸进去,慢悠悠地讲起来。

是鸪岁是不是鸽岁

乱摸一堆

红甲兵站在赤发鬼消失的地方,怀里是昏睡过去的小橘子,黑甲扑朔朔把自己拼好爬起来,站在少年空文身边。三个人望着那么大的银杏树,听见赤发鬼未去的魂魄低低哀叹。

他说,空文,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父亲。

少年空文笑得血都崩出来。

红甲兵站在赤发鬼消失的地方,怀里是昏睡过去的小橘子,黑甲扑朔朔把自己拼好爬起来,站在少年空文身边。三个人望着那么大的银杏树,听见赤发鬼未去的魂魄低低哀叹。

他说,空文,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父亲。

少年空文笑得血都崩出来。

颜啊

路空文对不起但是你好可爱

路空文对不起但是你好可爱

颜啊

我认为这个合集不能空着毕竟我因为这对CP几个晚上彻夜不眠

思索半天还是空着吧

思索半天还是空着吧

情敌宝宝
(关路)我想在你眼里 撒野 奔...

(关路)我想在你眼里 撒野 奔跑

(关路)我想在你眼里 撒野 奔跑

孤独的药水哥

【关路】再抱一下

*突然出现炒个冷饭!


1


  路空文常常想起那段时光。回想他差点死去的瞬间,回想他烂尾的小说,回想他唯一的粉丝。


  他没有再写小说了。

  在小说界的说法,这应该叫作封笔。


  每天在街上流浪的小男孩也不唱歌了,他身边的那个小女孩也没看见过了。路空文偶尔会在路上碰到他,他都会刻意地避开路空文的视线,气鼓鼓地跑掉了。

  路空文无所谓地耸了耸肩,也走了。


  他漫无目的地在两江走了好几年,回家后偷偷地看着妈妈惫倦的脸色又关上了房门。...

*突然出现炒个冷饭!




1


  路空文常常想起那段时光。回想他差点死去的瞬间,回想他烂尾的小说,回想他唯一的粉丝。


  他没有再写小说了。

  在小说界的说法,这应该叫作封笔。


  每天在街上流浪的小男孩也不唱歌了,他身边的那个小女孩也没看见过了。路空文偶尔会在路上碰到他,他都会刻意地避开路空文的视线,气鼓鼓地跑掉了。

  路空文无所谓地耸了耸肩,也走了。


  他漫无目的地在两江走了好几年,回家后偷偷地看着妈妈惫倦的脸色又关上了房门。

  可能会有所改变,但不是现在。他以为生活会暂时这样一直行进下去。


  可他没想到,过了这么久,还能见到关宁。


  当年的关宁没有不告而别,路空文却恨不得他不告而别,不要打扰他写小说才是!

  可是他又回来了。


  小橘子紧紧地跟在爸爸身后,打量着面前这个男人。他看起来年纪不大,却有种爸爸的感觉。

  “你……”

  怎么又回来了。

  路空文转了转眼睛,透过厚厚的镜片和小橘子大眼瞪小眼。


  “……是我,还记得我吗?”

  关宁有些局促地说。


  局促?

  路空文哑了声,机械般地点了点头。

  有啥子好说哩噻……于是他装作一副不甚在意的样子转身离开了,好像只是偶然遇见。

  不过,那个小男孩应该会很开心吧,他当年的小跟班又回来了。路空文不知道她和关宁是什么关系,但他也不想知道。



2


  “我要走了,车票已经订好了。”


  路空文坐在医院的病床上发呆。

  妈妈才来看过他,给他带了饭,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饭菜的香味。


  “哦。”

  他瞥了眼床边的关宁,又把目光挪回了窗外的树上。走就走嘛,关老子啥事情。

  路空文盯着被映成绿色的玻璃,听不清关宁用他那一口辽远腔说着什么,只是默默地出着神。


  绿叶很绿,这是废话。

  妈妈总说多看看窗外的绿色,对眼睛好。担心他的近视更进一步。

  尽管路空文觉得这只是她的自我安慰,但还是会乖乖抬头眺望。他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原理,起码可以让妈妈露出一个少见的微笑,即使,在她眼角扯起的皱纹里堆满了疲惫。


  两江市的小巷也很拥挤。

  他走过的每条熟悉的陌生的小路都被绿色所挤满,林荫漏下来的斑驳在风中微微摇晃,攀在砖墙上的藤叶在雨里轻轻颤抖。

  他想起和关宁走过的那片草地。石子砸在身上的疼痛难以言说,或者已经忘却,只剩下一个反复的名字。黑白的,在梦里重映。

  求救?

  也许是对这仅有的粉丝、一个没认识几天的朋友、又或是身边唯一一块浮木的苦苦哀求。


  谁知道呢。


  最后一个奇妙的夜晚在图书馆,他发了狠似的敲键盘,其实他并没有什么想法,只剩下一个僵硬的动作。倾尽所有的,文字从空白的脑袋左进右出,流淌入电脑文档。


  空文,空文。


  路空文……路空文!!!


  是这个意思吗?


  他迷迷糊糊地想睁开眼睛,却被什么糊了一脸,什么都做不了。

  还是没能写完啊……小说。


  有人把他抱了起来。



3


  “哦。”

  他自言自语似的喃喃着。


  关宁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可是他也说不出来。屠灵和小橘子在楼下等他,本来打算直接回辽远的,但他想了想,还是决定最后和路空文道个别。

  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事情,他想了很久。自从小橘子失踪以来,他做了不少错事,在最后,甚至还连累了一个无辜之人。

  他差点就害死了他。


  路空文带给他的感觉很奇怪,他第一次遇到这样复杂又简单的人。是个相当固执,但是天真的青年吧,也只能这么说了。

  天真到固执的要死,固执到天真的要命。

  他的眼睛里总只有一种纯粹的感情。喜欢便是喜欢,不喜欢便是不喜欢。只有叼起烟的时候才会在迷蒙的烟雾中呛起人来。


  现在也是。

  他穿着一身浅蓝色病号服,顺着毛坐在一片白的病床上,没戴眼镜,脸上的小痣清晰可见。


  关宁莫名有些动容。这样的人,以后大概再也不能够了吧。

  于是他说,“抱一下吧。”


  路空文猛地扭头,瞪着他。可能只是看不清。气氛还是凝了半晌,但很快这份尴尬就在路空文的回应中消融了。


  “好吧。”

  他磕磕绊绊地回道。



4


  拥抱是无价的。

  如果你真的珍惜一个人,请记得好好拥抱ta。


  路空文抱了抱妈妈,然后妈妈红了眼眶。

  “我不写小说了。”这是个陈述句。


  妈妈的眼眶更红了,挂着一圈泪水,半掉不掉的样子。

  “不,”妈妈摇了摇头,用衣袖飞快地抹了下眼睛,看着他,“就这么放弃了吗?”


  路空文没说话。



5


  “小橘子——就是我女儿。我之前来两江,其实是为了找她。”关宁坐在他旁边的台阶上。

  路空文点点头。

  “暑假了,我带她回来看看。她想念这里的一切,我也不好拒绝她这个小小的要求。”关宁解释道。

  路空文又点点头。

  他余光里也没找到那个小橘柑儿,估计是去找那个凶巴巴的男孩了。


  两人并排坐着,谁也不说话了。

  你不看我,我不看你,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太阳渐渐西斜,依稀瞧见了小橘子的身影,蹦蹦跳跳地朝这边走过来,身后还跟着一个差不多大的男孩。

  关宁站了起来,朝她挥挥手,然后转身打破了这个僵局。

  “你……你还在写小说吗?”

  “我发现你没有继续直播了……小说网站上也没再更新。”有点担心。他想着,却没说出口。


  很奇怪。


  路空文开始用正眼盯着他盯了一会儿,在关宁感到不自在前,也站起来了。


  “再抱一下吧。”

  一个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



6


  这……算逃避话题吗?



7


  关宁的拥抱和爸爸很像。但路空文没怎么体会过父爱,也不知道那到底是种什么感觉,总之和妈妈抱他不太像,那估计就是了。

  妈妈抱着他的时候总是很难过,总是这样,好像他是个易碎的碗碟,下一秒就要碎掉了。


  哪有这么容易呢?


  他放空了脑袋,把下巴抵在男人宽阔的肩膀上,手臂贴在结实的后背上,身体接触的部分暖洋洋的,好像里面升起了太阳。路空文想象着太阳升起的模样,闭上了眼睛。


  空文。

  路空文……

  熟悉的声音,随着一声说不出来的叹息,消逝在了耳边。




——空文小贴士——

Q:绿色真的对眼睛有益?

A:在紧张的学习或工作后,在窗口眺望下远处的树木会感觉舒服,并不是绿色本身对眼睛有多大的好处,而是眺望远处的动作可缓解眼睛的疲劳状态。如果看33厘米以内的东西,即使是绿色的,对眼睛也没有益处。


……要不提前过个七夕?其实电影的内容已经忘的差不多了,ooc怪我!

另,我…真的……不会重庆话………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