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路飞

36.6万浏览    9413参与
大鲸鱼哦

(1)路飞极地号探险记

持续更新,先放个序幕哈哈哈哈

(1)路飞极地号探险记

持续更新,先放个序幕哈哈哈哈

武君

【路索】花物语

作者的话:只会写车的白痴又来写清水了!吐花症的梗,为了剧情发展我降低了路飞的情商希望见谅。不是虐!那么下面正文。


正文:


  久违的阳光铺洒在太阳号的甲板上,在这飘摇不定的新世界中,光的出现总是极其稀有。同时在布鲁克的歌声中,剧烈的咳嗽总是波澜起伏,次数频繁到一行人不得不再次询问起同样的话语。


  “索罗你还好吧。”


  在众人的关注下索罗勉强捂住了嘴巴,就当平静回归下一秒胸腔剧烈的震动,一丝血红色的花朵从索罗的嘴边滑出。


  “简直就像笨蛋一样。”山治对着患有吐花症的索罗评价道。


  就连乔巴也无可奈何。带着一丝魔幻色彩的疾病就发生在了最不可能发生的人的身...

作者的话:只会写车的白痴又来写清水了!吐花症的梗,为了剧情发展我降低了路飞的情商希望见谅。不是虐!那么下面正文。


正文:


  久违的阳光铺洒在太阳号的甲板上,在这飘摇不定的新世界中,光的出现总是极其稀有。同时在布鲁克的歌声中,剧烈的咳嗽总是波澜起伏,次数频繁到一行人不得不再次询问起同样的话语。


  “索罗你还好吧。”


  在众人的关注下索罗勉强捂住了嘴巴,就当平静回归下一秒胸腔剧烈的震动,一丝血红色的花朵从索罗的嘴边滑出。


  “简直就像笨蛋一样。”山治对着患有吐花症的索罗评价道。


  就连乔巴也无可奈何。带着一丝魔幻色彩的疾病就发生在了最不可能发生的人的身上。罗罗亚·索罗一位看似与恋爱无关的人。


  “不过还真是厉害啊,索罗。”路飞闻声赶来好奇的语气就仿佛这只是一场小病。


  就连罗宾也要夸赞索罗的演技,倒计时的生命竟然能让他们的船长如此放心。索罗擦掉嘴角的血,将花朵递给路飞,语气轻松也丝毫不像装出的样子:“送你了。”


  路飞接过,熟悉的道谢从嘴边说出:“谢啦索罗。”随后双手捧起,红色的花瓣凋零脱落在掌心染上血红,路飞却丝毫没有在意地继续说道:“不过果然还是好厉害啊,索罗竟然会有喜欢人。”


  众人同意却也看出了索罗的心意,与索罗相处最长人无疑就是路飞。船长与伙伴的身份,难以开口的恋情,如果是别人索罗或许还会犹豫,但是对于轻松就能被骗走的船长,只要道明原因一个吻又不会成为稀有之物,索罗只能懊恼着同时也期待着自己能被路飞发现。


  “我怎么会知道。”看着罪魁祸首索罗竟然想不出任何有关恋爱的迹象,唯一能确定的是只有他确实喜欢上了自家的船长。


  如果被拒绝了就会直接死亡,爱上别人却会健康痊愈,只要一个吻就能解开的病毒,索罗却选择了最漫长的道路,任由事情的发展。


  “真好奇索罗喜欢的人啊。”


  “就是你啊。”一群人在心底默默吐槽。


  “可能下一座岛就有了吧。”


  “怎么可能会有啊。”但是心底的声音最终还是无法传到路飞的脑袋里。


  距离索罗的死亡还剩下三十个小时,终于微弱到拿不起哑铃的索罗选择吹起的海风。下一个岛是海贼的圣地,已经熟悉了海贼文化的人民们比起平静更多的是融入。


  与往常一样通过战斗和路飞的基本操作,本是海贼的人们却收到了大家的追捧。宴席开始,索罗的生命也只剩下三个小时。


  “索罗。”远处传来路飞的大叫,随着灰尘消去各色的美女竟然齐聚一堂。


  在房间的角落花朵已经铺满了桌面,索罗坐在那里一时间说不出话来。身体虚弱只能靠在椅子上。只是面部表情就已经消耗掉了他的大部分体力,但是他依旧挤出了吃惊的表情对着不知是哪里找来的美女们说:“这是怎么回事啊!”


  直接坐在了索罗的桌子上,路飞低下帽子,第一次用着这种语气对索罗说道:“那个啊,这些都是我找来的女人,乔巴说或许这样你就会康复,也不知道你会喜欢哪种的。”


  还有比喜欢的人让自己挑配偶更讽刺的一件事情么。索罗看了看里面还有几岁小孩和百岁大妈的队伍,顿时也对路飞的未来担忧起来,像这样的男人会不会在成为海贼王后对于配偶的选择也没有要求。


  脚边的酒桶覆盖了血的味道,索罗又剧烈的咳嗽了起来,路飞刚想去扶却又被索罗给拦下。


  “黑色头发的。”他在路飞的耳边这么说道,路飞立刻就开始从新组织人群,很快人群中就只剩下了黑色头发的女人。索罗看后笑了起来,时间开始从分钟倒数,黑色头发的女人开始排队审核,但是视线模糊的他已经看不出任何的容貌。


  “索罗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啊!”发现事情不对的路飞已经打喊了起来,耳边也得到了几乎消散的回答:“短发的。”


  “短发的全部留下!”


  “再来是和我年龄相似的。”


  “18-22的留下!”


  “如果脸上有疤就更好了。”


  “啊啊啊!要脸上有疤的!”


  剩下的人群也只剩下几位,在索罗模糊的视线中还真的出现了一位与路飞相似的女人,只不过她穿着一身白衣和身边的红色成为了鲜明的对比。


  一个替代品,但是已经足够了,索罗看着少女缓缓的闭上了双眼,随后的嘴唇亲碰身体的微弱也彻底使他进入了昏迷。


  再次醒来已经是船上的医疗室中,乔巴在一旁磨着草药,喉咙上被绑着大量的绷带。


  “那个女人呢?”索罗问道。


  “女人?”乔巴歪着头不明所以的看着。


  “就是那位亲我的女人。”


  “诶,亲你的……”


  乔巴的话瞬间被冲进来的路飞给打断。他扑到了索罗的身上眼泪也已经润湿了索罗的绷带:“索 罗 !”他大声的叫着几乎一刻也不想分离,索罗抚摸着路飞的后背以示安慰,肚子的叫声却及时打断了两个人。


  索罗被路飞缠着走出了船内,正好碰上了为娜美罗宾递上甜点的香吉士,香吉士抬起了手罕见的向索罗打了声招呼:“早上好船长夫人。”


  “船……船长夫人?”索罗尴尬的指了指自己。


  “是啊,船长夫人。”罗宾也笑着说道。


  随着索罗的一声大叫新的一天又正式开始。


  时间让我们调回到昨天晚上,黑发女子看着躺在椅子上的男人,这就像是睡美人的故事只不过性别被逆转。正当她双手捧起另一只手却将她推开。路飞单手拽住索罗的领子亲吻上了他的唇,脸上的表情说不出他的懊恼,但是一切都仿佛太晚,索罗并没有如愿醒来,路飞也失去最后拯救他的机会。


  “所以为什么就不是我啊!”此时此刻路飞依旧没有发现自己符合了索罗提出的所有条件。他抱着索罗懊悔的眼泪却不争气的流下,之后一分钟过去了,三分钟过去了,索罗的鼾声突然响起,路飞看着怀里的人,一种失去又重新获得的喜悦终于从心底爆发。当然直到他将索罗抱回船上的时候他都不知道索罗一直喜欢的人是自己,直到被其他人直说才慢慢缓过来的路飞知道了索罗爱上的人就是自己。


  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是项泱的👒

【罗宾路】我用历史给你书写情书

罗宾性转!罗宾性转!罗宾性转!

全文罗宾视角

丧心病狂型路吹

也许是短打

冷cp专业户开始营业

 

 

尼可·罗宾是不祥之人,即使他登上了梅丽号也都做好了随时被抛弃的准备,他喜欢一个人坐在二层的甲板上,置身事外的看着小船长在甲板上跟同伴们打闹成一片。

小船长路飞的存在可以说几乎是颠覆了尼可·罗宾对人类的认知,谁会愚蠢到去救一个曾经的敌人?

尼可·罗靠坐在甲板的围栏上带着漫不经心的语气问路飞:“我可以加入你们船吗?反正我也无处可归了。”他等待着意料之中的拒绝,可是小船长总是能颠覆他的事物的认知。

“可以啊。”路飞力...

罗宾性转!罗宾性转!罗宾性转!

全文罗宾视角

丧心病狂型路吹

也许是短打

冷cp专业户开始营业

 

 

尼可·罗宾是不祥之人,即使他登上了梅丽号也都做好了随时被抛弃的准备,他喜欢一个人坐在二层的甲板上,置身事外的看着小船长在甲板上跟同伴们打闹成一片。

小船长路飞的存在可以说几乎是颠覆了尼可·罗宾对人类的认知,谁会愚蠢到去救一个曾经的敌人?

尼可·罗靠坐在甲板的围栏上带着漫不经心的语气问路飞:“我可以加入你们船吗?反正我也无处可归了。”他等待着意料之中的拒绝,可是小船长总是能颠覆他的事物的认知。

“可以啊。”路飞力排众议坚定的对罗宾点头“那从今天起,我们就是伙伴了啊。”

伙伴?尼妮可·罗宾惊讶之余有些无趣,又是那种可以随意抛弃的伙伴吧。罗宾带复杂的心情重复着这两个字,那就让我看看小船长的伙伴和鄂鱼的有什么不同吧。

 

 

 

时隔多年尼可·罗宾才反应过来这是路飞对他一辈子的承诺。

 

 

 

尼可·罗宾刻意将自己在船上的存在感弱化,习惯性的在船尾支起一个小折叠椅躺在上面轻松自在的翻阅着自己的各类书籍,平静舒心的生活除了剑士先生时不时的监视就还有小船长的捣乱了。

对,捣乱。

尼可·罗宾将路飞每次蹭到他身边把自己码好的书籍撞乱的行为称之为捣乱。

“呐~罗宾~你在看什么嘛~天天看书好无聊哦。”路飞趴在折叠椅旁边的小桌子上,带着橡胶人特有的软糯嗓音把robin这两个音节拉的长长的去叫罗宾的名字。

别撒娇啊。小船长总是不经意间就习惯向人撒娇,一定是被很好的宠爱长大的吧。尼可·罗宾心里这样想着实际上却很有耐心的给路飞解答:“路飞,书籍很有意思哦,他能告诉你许多未知的秘密。”

小船长撅着嘴无聊的翻着纸张,随便翻了两页就把书扔到一旁,他伸长了胳膊摊在小桌子上:“看字好麻烦啊,罗宾念给我听吧。”

罗宾翻开书一字一句清晰的给小船长念着。天高气爽,微风吹拂是罗宾生命中难得的安心日子。在路飞的梅丽号上他可以放下所有戒备,心安理得的去接受和给予别人美好。

小船长清澈干净的目光直视罗宾让他想忽视都做不到,别这样看我啊,罗宾不自然的咳嗽两声“好了,今天就讲到这吧。”他合上了书窘迫的想要离开。

“那罗宾以后给我讲睡前故事好不好。”小船长得寸进尺的提出要求。

谁要给你讲这种东西啊。尼可·罗宾这样想着。等到夜幕降临的时候他带着几本风趣民俗的书敲开了小船长的门。

“罗宾,你来了啊。”路飞靠在床头换好了睡衣,昏黄的灯光下带着他独有的天使笑容对罗宾打招呼“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

罗宾心跳漏了一拍。

 

 

 

 

罗宾在空岛上找到了另一块历史石碑,抛开正文他看见石碑的旁边有痕迹较新的文字,上面记载了很短的一段关于罗杰的故事,历史不是一成不变的,历史需要人不断的书写创造下去。罗宾找了处空白的地方,他举着刻刀在石碑前犹豫了很久,他回想自己短暂的一生,唯一想要留下珍惜的回忆却少的可怜。

小乔巴吧嗒吧嗒的走到罗宾的身边好奇的看着他刻下高深莫测的古代文字:“罗宾你在刻什么啊?”

“是我们的故事。”罗宾抚摸着石壁上刚刻下的古代文字,抚摸着记载他与小船长相遇的故事。

 

 

 

当cp9找上罗宾的那一刻开始,他就知道平静温馨的日子已经结束了,身为恶魔之子的尼可·罗宾不配拥有任何幸福,他就应该躲在世界的肮脏角落里,整日担惊受怕的被围捕。幸福对他是一种极致的奢侈。

“不要再来找我了。”罗宾背对着路飞站在窗前,他根本不敢回头看路飞悲伤的表情,他也不敢回头怕自己的决定会被动摇,他都不知道自己接下来都说了什么,压着梗咽“我已经,不是你们的伙伴了。”

 

 

如果我的命能换你活下去就再好不过了,我自然是愿意为你去死的。

 

 

“罗宾!告诉我你想要什么!”当他的小船长带着伙伴们站在司法岛的对面的房檐上时,罗宾才明白那些在梅丽号上和小船长在一起的美好时光不是偷来的,是他本就能在阳光下享受的幸福。

这是第一次有人问罗宾他到底想要什么,不是什么狗屁恶魔之子,只是他作为罗宾这个人真正想要什么。

“我想活下去!带我一起去大海吧!”

司法岛发生的是让罗宾重新定义了有关伙伴这个词的概念,乌索普在路飞的命令下举起自己的巨型弹弓击穿了象征着世界力量的旗帜。罗宾在人世间孤独的行走了二十多年,终于出现了一个人愿意接纳他,愿意为了他向整个世界宣战。

 

 

 

 

 

 

小船长又睡着了,平日里那双充满的灵动的眼睛闭上了,留下的是恬静的睡颜。罗宾把书本合上放在一边虔诚的与路飞相互抵住额头。

从童话故事到历史史诗,罗宾给他的小船长念了几万天的睡前故事。

 

 

我的小船长我舍命陪你到永远。

 

后世有人沿着草帽团的行踪去寻找历史正文的石碑,他们发现石碑上有着新旧不一的古文字,较新的文字人们怀疑是尼可·罗宾留下的符号。上面写满了他对草帽船小船长的种种爱意,他刻在石碑上爱意供世人瞻仰。

世人口中的故事,是我们一辈子的光阴。我对你的爱历史为证,天地可鉴,我们的爱铭记在斑驳的石碑上供后人解读流传千千载载。

学者的极致浪漫就是把自己的爱篆刻留存于世间,永恒的钉在名为历史的石碑上。

尼可·罗宾这一生对他的小船长浪漫至极。

 

默默

哈哈哈哈看看我又发现了什么绝世大可爱
路宝为了能都娜美能开心,那么卡爱的表情哈哈哈哈真是个小天使
还有向冯酱伸手的,像不像一个要抱抱的孩子

哈哈哈哈看看我又发现了什么绝世大可爱
路宝为了能都娜美能开心,那么卡爱的表情哈哈哈哈真是个小天使
还有向冯酱伸手的,像不像一个要抱抱的孩子

Sharktopus-执叁

来问问有人要这种挂件吗
大概45-50r 一只3cm🐱🐱🐱

来问问有人要这种挂件吗
大概45-50r 一只3cm🐱🐱🐱

軒鋒毅(鳥居)

N久年沒畫三兄弟了
手癢來畫一下

N久年沒畫三兄弟了
手癢來畫一下

AO利奥利奥
空军一号设计图2,左脚外侧。...

空军一号设计图2,左脚外侧。

设计元素主要有

自来也的背影,这个特别有故事。是我看动漫

第一次看哭的时候。

THE SHOT 他给我讲是一个篮球的梗。

路飞,他很喜欢的。

人生苦短 搭配的是右脚外侧的 及时行乐。

腰果花图案也是他一定要我添加的。

甲方都发话了,我还敢不加嘛hhh

空军一号设计图2,左脚外侧。

设计元素主要有

自来也的背影,这个特别有故事。是我看动漫

第一次看哭的时候。

THE SHOT 他给我讲是一个篮球的梗。

路飞,他很喜欢的。

人生苦短 搭配的是右脚外侧的 及时行乐。

腰果花图案也是他一定要我添加的。

甲方都发话了,我还敢不加嘛hhh

伏月廿四
困到最后困到失智画不下去的沙雕

困到最后困到失智画不下去的沙雕

困到最后困到失智画不下去的沙雕

是萝莉音哒

【马艾】老师,我可以娶你吗?(1)

幼儿园副园长马尔科X小小只的艾斯

现代设定,第一次发文,请轻喷~

感谢 @虔海 太太的支持,比心


三个孩子躺在柔软的榻榻米上,身上挂(?)着薄毯,睡姿有点妖娆......


阳光轻轻洒进房间,使原本带着几丝凉意的早晨有了些许温度。这样的清晨更让人巴不得躺在床上直到地老天荒,更何况是三个不大的孩子呢?


But,总有刁民不想让三只小天使儿好好睡觉的亚子。


“达旦!快点把那几个臭小鬼叫起来,老夫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他们!”


“喂!喂!喂!等一下,卡普......先生,现在有点早了吧,还不到6:30耶!”


两人一追一赶的冲进三小只的房间,【...

幼儿园副园长马尔科X小小只的艾斯

现代设定,第一次发文,请轻喷~

感谢 @虔海 太太的支持,比心










三个孩子躺在柔软的榻榻米上,身上挂(?)着薄毯,睡姿有点妖娆......


阳光轻轻洒进房间,使原本带着几丝凉意的早晨有了些许温度。这样的清晨更让人巴不得躺在床上直到地老天荒,更何况是三个不大的孩子呢?


But,总有刁民不想让三只小天使儿好好睡觉的亚子。


“达旦!快点把那几个臭小鬼叫起来,老夫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他们!”


“喂!喂!喂!等一下,卡普......先生,现在有点早了吧,还不到6:30耶!”


两人一追一赶的冲进三小只的房间,【咚】的开门声使熟睡的艾斯&萨博从睡梦中惊醒过来,稚气的脸上挂着浓浓的困意,只有路飞小朋友不为所动。


“干嘛呀,臭老头?!”艾斯不满的对着闯进来的卡普嚷道,“军队很闲吗?天天放任你跑出来逍遥!”


寄人篱下的萨博没说话,脸上的表情已透露了一切——他十分支持艾斯的想法。


卡普中将难得的没有把艾斯的冒犯放在心上,甚至露出来堪称猥琐的诡异微笑,使艾斯&萨博齐齐打了个冷颤,好......好恶心啊!


“不要这么说嘛,艾斯,老夫可是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家愿意让你入学的幼儿园的,咔咔咔!”


被众人忽视已久的达旦忍不住插嘴道:“怎么可能?这臭小......孩子干的坏事镇上人尽皆知,卡普先生,你不会忘了我们光是赔偿幼儿园的损失就花了快三千万贝利吧?现在哪有幼儿园敢收他呀?而且艾斯是绝对不会去的。”


“对,我不会去的!”


“咳咳,不要这么说啦,那可是老夫当年的【老朋友】开的啊。总之,艾斯他只管去就是啦,我保证他会喜欢上那里的。”


“不去就不去。”艾斯冷漠语。


“试试看嘛!大不了这次还不行以后就都不送你去幼儿园了。”【直接送去海军大学附属小学】


“不去,出门左转,记得关门我们还要睡觉。晚安。”


“这可不行,老夫可是赌了两大坛好酒,啊不是,费了好一番口舌人家才肯收你的!不去也得去!”


“那你问屁!”艾斯成功炸毛,“臭老头!当我好欺负是不是?萨博,我们一起上!”


“哎?事情发展不对吧?”萨博一脸懵逼.jdp 


一阵鸡飞狗跳过后,这场闹剧在头上顶两包被卡普扛在肩上结束。


余下达旦和萨博一脸无奈并表示吃瓜好爽。


“嗯,我想我也要去龙先生那里了,达旦,路飞就麻烦你了呢。我走了。”


“哦,一路走好。啊,不要像那俩个笨蛋一样忘了吃早餐......话说给我加敬语啊!”


“那我走了!”转身便不见了踪影。


达旦看着还在睡梦中的路飞,一边感慨着小孩真好,一边打着哈欠准备回去补觉,远处还能听到艾斯充满活力的呐喊“臭老头!你给我记住!”“吵死了!”【又是一拳】


达旦在陷入梦乡前想:“卡普刚刚说的那家私立幼儿园叫什么来着?好像是莫比迪克吧......呼呼呼。”


啊,今天也是和平的一天呢。


PS:马尔科大概下一话才出现

歐!無奈中
不知道賣的掉還是賣不掉

不知道賣的掉還是賣不掉

不知道賣的掉還是賣不掉

老付逾墙走
是给好朋友画的all路【?虽然...

是给好朋友画的all路【?虽然只有山治和索隆

寒冷的冬天就应该烤香喷喷的小饼干来吃呀

是给好朋友画的all路【?虽然只有山治和索隆

寒冷的冬天就应该烤香喷喷的小饼干来吃呀

抠脚老伙子

金色蝴蝶
调了一下色的跟没调过的

金色蝴蝶
调了一下色的跟没调过的

一杯逗浆
今年是完整的一年 认识了很多小...

今年是完整的一年

认识了很多小伙伴,大家兴趣相同,处起来特别开心,

我很清楚目前自己欠缺的是哪个部分,我会多花时间攻克

明年希望能多花点时间在画场景上,还有狂更海贼!

谢谢老福特上的小伙伴,每一个鼓励和评论我都感觉很暖~

谢谢你们~(○` 3′○)❤

期待新的一年,我们都能成为更好的自己!

加油~!(๑•̀ㅂ•́)و✧

今年是完整的一年

认识了很多小伙伴,大家兴趣相同,处起来特别开心,

我很清楚目前自己欠缺的是哪个部分,我会多花时间攻克

明年希望能多花点时间在画场景上,还有狂更海贼!

谢谢老福特上的小伙伴,每一个鼓励和评论我都感觉很暖~

谢谢你们~(○` 3′○)❤

期待新的一年,我们都能成为更好的自己!

加油~!(๑•̀ㅂ•́)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