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跳all

339浏览    1参与
怎渡怎渡

【七剑内部cp那些事】瞻彼淇奥(下)

提要:开始七剑内部跳all跳六连发~

跳虹

       “为了正义?我这是技不如人啊。”

        宝塔峰下,虹猫把莎丽交给了蒙面人送到六奇阁求医。蓝兔听说之后虽然知道魔教中一直有个黑衣朋友在暗中相助,也不免觉得虹猫胡闹,可除此之外确也没有别的办法可想,只能寄希望于黑衣人确可托付了。幸好,黑衣人不辱使命。经过一番周折莎丽总算转危为安。

    ...

提要:开始七剑内部跳all跳六连发~
  
    
跳虹

       “为了正义?我这是技不如人啊。”

        宝塔峰下,虹猫把莎丽交给了蒙面人送到六奇阁求医。蓝兔听说之后虽然知道魔教中一直有个黑衣朋友在暗中相助,也不免觉得虹猫胡闹,可除此之外确也没有别的办法可想,只能寄希望于黑衣人确可托付了。幸好,黑衣人不辱使命。经过一番周折莎丽总算转危为安。

      自从雪山之后,黑衣人便再没了踪迹。虹猫不免担心黑衣人的安危。被黑小虎围攻的间隙,他一个人也无事可做又提心吊胆,便想起了那位黑衣人,不由得猜测起他的身份。

      玉蟾宫送药,金鞭溪指点迷津,宝塔峰临危受命,穿云洞施以援手,雪山搭救……一桩桩一件件,不想一般人能做到的。别的不说,只送莎丽求医一件就需要充分的时间,谁一直如影随形又能来去自由呢?

      难道是他?虹猫想起了西海峰林那个大叫着“虹猫小子,看我霹雳弹”的护法,当时只道他立功心切,现在看来恐怕是有意放他一马。

       虹猫尚且不敢确定,待五剑汇合听说黑衣人在奔雷山庄也没现身,虹猫便有了八分把握。虽然不知道这位护法的目的何在,但是对他生了几分敬佩和感激。

       后来虹猫伤愈转醒见了这位护法,虹猫遂笃定了他的身份。碍于马三娘在场压住了心头的欣喜,再则也不知他怎么会如此现身,便半真半假问了一句,听逗逗说他是第六剑,虹猫除了高兴哪还想得起别的。原本怕他暗中相助另有阴谋,如今可真是坦诚相见了。虹猫身为七剑之首,一路走来战战兢兢,此刻任前路如何,他是真的什么都不怕了。

      一句“应尽之责,何必言谢”,七剑的患难之情手足之义,俱在其中。
    
   
     
跳蓝

      “蓝兔,你手艺不错啊,这藕粉桂花甜糕做得真不错,甜而不腻,清爽可口。”

     跳跳一手拿着本战国策,一手把甜糕往嘴里送。蓝兔一把把跳跳拿书的手抓了过来,嗯,就着甜糕看张仪欺楚,很会享受啊。

      “你先别忙着拍马屁,我问你,我那片竹林你打算怎么办?”

     “竹林?什么竹林?”

      “就是被你毁了的那片。”

       “哎哎,这我冤枉,是猪无戒干的。”

      “要不是你主动招惹猪无戒能毁竹林吗?”在一旁看戏的虹猫看难得有机会让跳跳吃瘪也搭了腔。

      “虹猫,这可是你的不是。我那是为了帮你才出此下策的。”

      “可是反正你也是故意要输给猪无戒的,干嘛不早输,非等到毁了整片竹林。”

       “虹猫,你这就没良心了。我那不是为了拖时间吗,再说我敢赢吗?赢了蓝兔敢嫁吗?蓝兔敢嫁你能答应吗?”

      “你怎么知道我不敢,我要嫁谁,他虹猫管得着吗?”蓝兔眼角满是笑意,一时间跳跳也分不清她说的是笑话还是真心话。

     “宫主早说啊,早这么说我就不输了。蓝兔宫主美貌天下无双,我也想抱得美人归啊。”跳跳也回以同样真假难辨的回答和笑容,一时间屋里的三个人笑作了一团。
 
   
     
跳莎

      莎丽对跳跳没有太深印象,七剑合璧之后听蓝兔说起才知道是他把奄奄一息的自己送到了六奇阁,给她播出了一番线生机。跳跳轻功好莎丽是知道的,山路崎岖时跳跳会弃马改用轻功,那速度让莎丽望尘莫及。当时送她求医的路也是这般难行,远道无轻担,遑论背着一个昏迷的人呢。

     “跳跳,你说吧,想让我怎么谢你。”

     “谢什么?区区小事何必言谢。”

       “不行,我一定要谢。”

       “那你就送我坛花雕吧。”

       “好啊,半个月之后你来金鞭溪取吧。”

     半个月后跳跳如约而至,那坛花雕的醇香确实醉人。

      “莎丽,这是你藏了很久的陈酿吧,多谢多谢。这就多少年了?”

      “当然是陈酿,这可是我出生那年埋的。”莎丽一句话让跳跳一口酒含在了嘴里,笑容也僵了下来。莎丽看他这样子却是一阵大笑,“你这个人多少年的酒尝不出就算了,怎么连真假话都听不出。骗你的,不过这酒也有十年了,便宜你了。”

      “那我当真是饱口福了,多谢莎丽了。”

     跳跳对酒不是没有研究,只是确实没有能尝出年份的好舌头。这坛酒短也要十年,长不过二十年,跳跳能品出的就是如此。至于到底是不是十七年,无从考证,既然莎丽马虎了过去,跳跳也乐得顺水推舟。
     
    
跳逗

       逗逗的酒量跟他的身高一样是七剑里最惨的,而且非常惨。大奔和跳跳都是有酒量的,其余几个人虽然比不上那二位可也都能喝一些,远比神医一杯倒强。要想给神医下迷药,用酒比用药保险多了。

      提到逗逗为什么酒量这么差,逗逗也是给了说法。为医者不能有片刻的糊涂,只要会喝酒总会喝醉,索性滴酒不沾。可自从逗逗被大奔抓着灌了几口酒,逗逗就上了酒瘾一般,总想跃跃欲试地练酒量。这不神医又吃错了药,非要拉着跳跳喝酒,这可难为了跳跳。神医不仅酒量不行酒品更是出名,撒泼打滚什么事儿干不出来。第二天一清醒一概不认账,你敢说他就给你下药。几个人都是敢怒不敢言。

      跳跳无奈,只能陪着逗逗发疯了。两个人坐在屋顶上举杯对月吟诗作对。当然这是好听的,说不好听了就是神医喝高了一杯接一杯,然后开始胡说八道。

      逗逗虽然爱撒酒疯,却有把门的,重要的事情你是一件也套不出来,闲事拉都拉不住。跳跳来了兴致,有一搭无一搭地套他话,跳跳倒是听来了不少秘密。别的不说,十三了还尿炕被师父追的满街跑这事儿就够跳跳笑一年的。虽然逗逗的糗事不许外传,但是拿来羞他还是没问题的。

      逗逗也是不容易,小小年纪就支撑了一个六奇阁。大夫这行又是越老越值钱,逗逗小小年纪就有了神医之名,更见艰辛。跳跳正暗下决心一定好好呵护小神医的时候,神医又撒了欢。抽出来雨花剑就是一通耍,跳跳夺了他的剑他又哭又闹的,换了把木剑,他居然还能掂出来。跳跳不由怀疑他是真醉了还是故意折腾自己。

     只能任着他胡闹,自己在旁边目不转睛地盯着,生怕他伤了自己。堂堂雨花剑主,耍酒疯被自己的剑捅了,传出去岂不笑话。

      还好逗逗也没疯多久就躺到地上了。跳跳把他往屋里抱,逗逗还一个劲挣扎,嘴里念念有词:“你放开我,放开,不然我就让跳跳赶你走。”

    跳跳觉得好笑:“跳跳是谁啊?”

    “跳跳,跳跳,就是跳跳啊。”

     “他是你什么人?”

     “他是给我看门的,做饭的,打杂的,还有,还有,还有……”

     “还有什么啊?逗逗,醒醒,还有什么啊?”逗逗已经在跳跳怀里睡熟了。

       跳跳把逗逗放到床上给他掖好被子,臭小子真会睡,还没听到最关键的呢。跳跳刚要转身,一把被逗逗攥住,“跳跳,别走,别走,我怕黑。”

    “臭小子,你到底醉没醉。”跳跳顺着坐到床上,像哄孩子一样拍着逗逗,看着逗逗越睡越熟,脸上还带着傻笑,顺手给他擦去口水,这小子真是醉的狠了。

       
跳奔

      提起爹娘大奔最先想到的是六嫂。亲生父母被黑心虎杀害时他还是婴儿,完全不记得爹娘自然也就没有那么难受。而跳跳,八岁本该是无忧无虑胡作非为的年纪,却遭遇了如此大的变故。大奔一直觉得跳跳这么难琢磨都是和这事儿有关的。
  
     大奔虽然没有跳跳心眼多,可也是热心肠。也想给跳跳排解几分,奈何跳跳好像一开口就能看透大奔的心思,东拉西扯地换话题,一来二去地大奔总不好去揭伤疤也就罢了。

       魔教一灭,难免有仇家来寻仇,间或也有各路不知出于什么目的来帮忙的英雄好汉。跳跳也难免会有失手的时候。幸好跳跳受伤的地方离奔雷山庄不远,又赶上大奔远行而归,大奔听到打斗声寻了过去,一看竟是跳跳被围攻,这还了得!立时杀入阵中带走了跳跳。

      “大奔,你知道吗,我挺羡慕你的。”

     “羡慕我什么?我还一直敬佩你呢。”

     “羡慕你有个好干娘,羡慕你性子好。”

     “我性子好,你在开玩笑吧。”

     “你至少不会这么累啊……”

      “你这话算是说对了,我看着你心都累。累都是自找的,谁让你平白无故地想这么多。过哪山唱哪歌不好吗?真有了什么也该让我们一起担着,不然要我们这些兄弟干什么。”

      跳跳听了这话不置可否,只是一味地笑着。过了一会儿说他困了想睡,大奔便出了客房。

      临走时背对着跳跳说了几句:“也不知你听进去了没有,不过能歇歇也是好的。你要是听不进去就算了,反正你就是个操心的命,等你操心累了就来我这儿歇歇,等你歇够了再接着操心。”
      
    
跳达

       “跳跳,你今天心不静啊。”

       “何以见得?”

       “琴声能辨人心,棋风也能,你今天心不在焉。”

    跳跳对达达的指责不置可否,手转着杯沿就算是默认:“果然眼尖,我怕你了。”

      “你怕我干什么?”

     “你都看透我了,我能不怕你吗?”

     “你又不说实话。”达达知道他今天有些咄咄逼人了。可是跳跳的夙日忧思不是达达所喜的,达达自己就是多忧多思之人,所以他对这份辛苦深有体会。他引跳跳为知音,自然不怨他受这份辛苦,可也不得不承认若不如此,他也不是跳跳了。

       “水面一片平静之下波涛暗涌,能不早谋吗?”跳跳也知道达达是为自己忧虑,看达达今天不会轻易放过他也就直言了。

     “你要谋划,也不必一个人殚精竭虑,说出来我们也能分担些许。”

      “江湖险恶人心难测,这些腌臜东西我一个人应付就够了,你们何必沾染。”

     达达这才知道跳跳对他若有若无的疏离根源何在。

       “你何必觉得自己已经被这些东西沾染了呢。”

     “不是我觉得,而是事实如此。就像莲花一样,就算出淤泥而不染也难免沾染上淤泥。”

     “你不是莲花,莲花终究还是归于泥淖。你是劲竹,厚积薄发直指苍穹,风雨又能奈何。”

      “竹子不是也要归于尘土吗,不是一样会被竹虫腐蚀吗?”  

      “日中而移,月盈则亏,天地不全,万物终灭。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不懂吗?没有人是完美的,只要你持心正不愧本心还要什么要在意的。孟子说君子有三乐,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二乐也。孟子就没做过错事吗?可他无论做什么都有一颗济世安民之心,一样可以无愧天地。做过几件坏事的好人不一定就是坏人,做过几件好事的坏人也不一定是好人 这要看他本心如何。时移事易,唯心不变。人做的选择都是会改变的,而初心难改。岂可因善变之物而损不变之理。”

      “多谢兄长,受教了。”

      “你少拿好话填我,希望你真能想通。跳跳,你太聪明了。没人劝得了你,你只能自己帮自己。”达达说完站起身离开,只留跳跳一个人听着松竹风声。

     “物我两忘,宠辱不惊,风雨飘零,我自不动。看来自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啊”,跳跳也将手中茶一饮而尽,留了残局日后来破。
  
 
新添跳蓝小段
  
      年月节气对游走江湖的旅客而言不是什么要事,只是中秋这人月双圆的时节不由人不牵动思绪。
 
      离中秋还有几天,月亮差不多成了一个扁扁的圆,像是半边缺了一小圈的月饼。
  
     皎洁的月光洒在凉亭里,亭子里两个闲人随意扯着闲话,小口抿着甜甜的桂花酒。
 
     蓝兔有几分微醺,白皙的皮肤也遮不住脸颊上的两坨红晕。蓝兔借着醉意把多年的埋怨抛了出来:“你这浑人,最是心冷情冷,真是应了大难临头各自飞的古话。”
 
      “宫主这是什么话,无缘无故冤枉人。蓝大宫主看清我是谁了吗?”跳跳酒量不差,含笑看着蓝兔半醉半醒地撒娇还以为是错把他当成了虹猫。
  
     “我当然知道你是谁,我还没醉到认不清人。你说,你整天来无影去无踪找不到人,这还没怎么样呢,要是真出了什么大事自然更是找不到你。”蓝兔故作嗔怒的拍了下桌子,不大的声音却吓到了跳跳。

      “好好好,我认罚行了吧。不过这良辰美景对着花下美人,不谈风月不是辜负了?”
  
     跳跳见情势不对想赶紧牵开话头不想却真惹恼了蓝兔,蓝兔本想连哄带骗地让他上钩,一看鱼不咬钩索性直来直去。
  
     “你别想蒙混过关,你这人就是矫情,成天想些有的没的。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的什么?”
  
     “我想了什么?”跳跳一看今天这场是躲不过去,也不再绕弯。
  
     “我问你,当时假麒麟那计时你为什么要一个人刺杀黑心虎?”

     “因为我当时真以为麒麟现身了。”

     “我问的是你为什么不来找我们六剑合璧!”

     “我就这么现身你们能信吗?”

     “你说我们会信吗,我们怎么就不会信?”
  
      蓝兔步步紧逼,真让跳跳无话可答。
  
      “我替你说了吧。你一个人刺杀黑心虎,成了,世上再无青光剑主,也没有人会知道魔教护法就是第六剑,也就免了日后有小人借题发挥的麻烦。刺杀不成,若是麒麟真的现身也能保住麒麟,若是麒麟没现身你有给我们争取了时间。你把逗逗拉过去,就是想把青光剑和剑谱给他吧!你从头到尾机关算尽,就是没有算过你自己!现在也是如此,想把我们择得干干净净,谁稀罕你这份好心!”
  
     许是蓝兔在黑小虎身边的时候演得心力交瘁,对跳跳的含辛茹苦更能体会几分,也因此更恨他这番苦心。
  
      “世上的事从没有一件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宫主,何必非要弄得这么清楚。”
  
    “我也不想明白,是你逼我的。你就非要自己担着这些吗,连我们都是你不能依靠的人吗?你说你是不是情冷心冷,还连累我们伤心。”或许是有酒力催化,蓝兔似是添了几声压抑的抽泣。
 
     跳跳叹了口气,从背后轻轻拍着蓝兔肩膀:“好了,我的蓝大宫主,我怕你了不行吗。我以后不躲了,你别哭啊,别人要是以为我欺负你了怎么办。”
    
     蓝兔被这不着调的浪荡子逗笑了:“你就是欺负我了!”

    “行行行,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夜深风凉,你又喝了不少热酒,回去歇着吧,乖。”

     “你别跟哄孩子似的,我自己会走。”
  
    第二天跳跳又站到了蓝兔面前辞行。“你不是说了不走吗?”

      “我又没说一去不返,马上就中秋了,我总不能耽误你和虹猫少侠团圆吧。”

     “滚,你给我马上就滚,有多远滚多远!”
    
 

   
ps 跳达那段达达那段借了儒家和道家一些思想,依旧夹私货。儒家待人道家处事,这两种思想结合挺和谐的。另外达达在文里形象有阮籍之风,可以代入一下。护法要代入的话……谢灵运或者王徽之都有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