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身边的人

146浏览    32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3-22 03:37
寐狮

迷茫

今天去了青岛,站在汽车尾气喷来喷去的大路上,我像个傻比一样贪婪的吞食着它们。我真不浪漫,在青岛这种适合谈情说爱的地方我应该穿长裙,然后扛着单反走街串巷留下一个又一个犹豫美丽的背影。可我穿了条儿童牛仔裤配了件淘宝爆款小线衫,选择了五四广场八大关等一系列热门景点,然后和一群组团来的游客挤来挤去,听他们吟咏着我听不懂得家乡话,这得益于我那个自称青岛是老家到了却在车上睡觉的爸。不洋气,差评。不过单反我倒是从头扛到了尾,可是刚刚我察觉自己的手肘子好像有点不爽。今天的行程,狼狈的有点不像话。

今天去了青岛,站在汽车尾气喷来喷去的大路上,我像个傻比一样贪婪的吞食着它们。我真不浪漫,在青岛这种适合谈情说爱的地方我应该穿长裙,然后扛着单反走街串巷留下一个又一个犹豫美丽的背影。可我穿了条儿童牛仔裤配了件淘宝爆款小线衫,选择了五四广场八大关等一系列热门景点,然后和一群组团来的游客挤来挤去,听他们吟咏着我听不懂得家乡话,这得益于我那个自称青岛是老家到了却在车上睡觉的爸。不洋气,差评。不过单反我倒是从头扛到了尾,可是刚刚我察觉自己的手肘子好像有点不爽。今天的行程,狼狈的有点不像话。

麦吉君

身边的笑话

讲个身边出现的笑话给所有followers听吧:
我的舍友L女是个有钱人,不是那种格调高雅的有钱人,是那种认为自己有钱了不起的有钱人。某天她在屋里讲电话,说自己家请了个打扫卫生的阿姨。但是,她跟讲电话人的原话说的是,她家里请了个女仆。
我不想评论这段话,只想请问所有看到这个笑话的人:是我神经过敏还是L女真的是个被人宠坏的“小公举”?

讲个身边出现的笑话给所有followers听吧:
我的舍友L女是个有钱人,不是那种格调高雅的有钱人,是那种认为自己有钱了不起的有钱人。某天她在屋里讲电话,说自己家请了个打扫卫生的阿姨。但是,她跟讲电话人的原话说的是,她家里请了个女仆。
我不想评论这段话,只想请问所有看到这个笑话的人:是我神经过敏还是L女真的是个被人宠坏的“小公举”?

像风一样自由

人淡如菊

第一次见小凡,我很诧异,我见过她的姐姐和妹妹,名牌得体,妆容精致,虽说待人亲切有礼,但富家女子的印迹一展无遗。小凡穿着一身半旧的黑色化纤套装,踏着一双鞋头有点脱漆的半高跟黑皮鞋,直发披肩,素面朝天,朴素得实在有些过分。她五岁时随父母移居美国,之后一直在美国生活,中文说得很生涩,但她还是尽量和我讲中文。


她的父亲在大陆开服装厂,为国际名牌代工,年销售额数亿美元。她每年到父亲的工厂一到两次,每次,父亲都让她去样品间选衣服,她总是说:“不用了,前年拿的那两件还可以穿呢。”


她实在不像父母的女儿,和姐妹也格格不入,家中金碧辉煌,个个光彩照人,越发衬出她的萧索寂然来...

第一次见小凡,我很诧异,我见过她的姐姐和妹妹,名牌得体,妆容精致,虽说待人亲切有礼,但富家女子的印迹一展无遗。小凡穿着一身半旧的黑色化纤套装,踏着一双鞋头有点脱漆的半高跟黑皮鞋,直发披肩,素面朝天,朴素得实在有些过分。她五岁时随父母移居美国,之后一直在美国生活,中文说得很生涩,但她还是尽量和我讲中文。

 

她的父亲在大陆开服装厂,为国际名牌代工,年销售额数亿美元。她每年到父亲的工厂一到两次,每次,父亲都让她去样品间选衣服,她总是说:“不用了,前年拿的那两件还可以穿呢。”

 

她实在不像父母的女儿,和姐妹也格格不入,家中金碧辉煌,个个光彩照人,越发衬出她的萧索寂然来。父母觉得她狷介,不甚欢喜她,姐妹认为她土气,出去玩不带上她。她无所谓,她不过是过着自己的生活,然而不知不觉就和家庭有了疏离。

 

她从小便是如此,安静,淡泊,不要新玩具,不要新衣服,课本也是用姐姐剩下来的。她是含着银匙出生的,出生时家中就很富有了。但银勺子不过也就是只勺子,一箪食一瓢饮,金箪银瓢的用处也不过是用来盛饭装水而已。她对物质全无欲望,家中上亿的资产仿佛和她毫无关系。她不太能理解家里其他人的想法,她不明白父母姐妹的衣橱里为什么要有那么多衣服,有些衣服甚至从未拆过包装;她不明白父亲的工厂每天生产出那么多衣服,为什么卖不出去宁可堆在仓库里,也不肯送给穷人;她不明白为什么家里会有这么多钱,而父亲工厂里的工人辛辛苦苦地做上一个月,不过只赚得几十块美金,而姐姐随便一件衣服的价钱是工人几个月的工资。

 

她不明白,骨子里抗拒享用不明不白得来的东西。她的要求与一个蓝领家庭的小孩无异,有饱腹的食物,有保暖的衣服,就很好了。

 

三姐妹渐渐长大了,姐姐成了父亲的臂膀,妹妹是母亲的解语花,一家人又回到香港,继续着富贵逼人的生活。只有她,留在美国,安然地游离在家庭之外,在自己搭就的小天地里生活。从上大学起,小凡便没有花过父母一分钱,边打工边读书,加上奖学金,简简单单地过了大学四年。毕业后,在一所中学当老师,薪水扣掉税和保险,所剩无几,付不起单身公寓的租金,于是和三个年轻人合租一套公寓,合租的人喜欢晚上开PARTY,客厅被摇滚乐震得摇摇晃晃,她也不和她们理论,关上门,用耳塞堵住耳朵睡觉。父亲去美国出差,看到她辛苦度日,有伤他的身份,提出给她买一套房子,她轻声然而坚定的拒绝了。别人不习惯的简陋粗糙,她却安之若素。

 

她踏实地教着书,周末去教堂做义工,这种生活自有一份简单的快乐。

 

二十五岁,嫁了一个同样是ABC的软件工程师,家境一般,相貌普通,但人善良稳重;二十八岁,有了小孩,人有些发胖了,面容更加温和;现在,小凡一家三口住在美国东岸一幢分期付款的房子里,过着平淡安心笃静的日子,平日认真工作,周末去教堂做义工。

敲敲

在身边的人要好好珍惜。不珍惜你的人离开他也没关系。

在身边的人要好好珍惜。不珍惜你的人离开他也没关系。

LKlajimeng

我身边的人。

我:咱们去吃饭吧!去玩吧!去喝酒啊!打游戏吗!
答:啊,我不想去……我约了朋友……我现在有事……
我:行吧。

问:诶,在吗?
我:?
问:我生病了,你什么时候陪我去趟医院吧?

我身边的人。

我:咱们去吃饭吧!去玩吧!去喝酒啊!打游戏吗!
答:啊,我不想去……我约了朋友……我现在有事……
我:行吧。

问:诶,在吗?
我:?
问:我生病了,你什么时候陪我去趟医院吧?

Glory_Dover&Calais

想成为这样的人啊。

我很喜欢我的牙医。
严谨,一丝不苟,严厉而亲和。
因为在医院呆得不顺心干脆就辞了自己开一家牙医院,这种魄力和自信让我佩服。
当病人不配合治疗的时候她会冷着脸把病人赶回家,对方乖乖配合了才继续治疗。的确,医患关系是平等的,也可以称得上是一种契约关系吧,一方付费,一方诊病,何必赔着笑脸给别人当孙子?

我很喜欢我的牙医。
严谨,一丝不苟,严厉而亲和。
因为在医院呆得不顺心干脆就辞了自己开一家牙医院,这种魄力和自信让我佩服。
当病人不配合治疗的时候她会冷着脸把病人赶回家,对方乖乖配合了才继续治疗。的确,医患关系是平等的,也可以称得上是一种契约关系吧,一方付费,一方诊病,何必赔着笑脸给别人当孙子?

兔仙堡总管
纪念一下我平淡如水的生活

纪念一下我平淡如水的生活

纪念一下我平淡如水的生活

寐狮

其实她原本应该是个多么长情又痴心的姑娘。可正如席慕容说的那句话:幸福的爱情都是一种模样,而不幸的爱情却各有各的成因,最常见的原因有两个:太早,或者,太迟。她就在错的时间错的地点,过早的爱上了错的人。于是原本瘦弱忧郁的她让别人的冷嘲热讽弄的不成样子。那憔悴到仿佛一把灰的面色让并不太在意她的我都为她心疼。如果她不那么痴不那么脆弱会不会就不会向着错误的方向走下去,也就不会这么伤心了呢?——我时常这么想。

其实她原本应该是个多么长情又痴心的姑娘。可正如席慕容说的那句话:幸福的爱情都是一种模样,而不幸的爱情却各有各的成因,最常见的原因有两个:太早,或者,太迟。她就在错的时间错的地点,过早的爱上了错的人。于是原本瘦弱忧郁的她让别人的冷嘲热讽弄的不成样子。那憔悴到仿佛一把灰的面色让并不太在意她的我都为她心疼。如果她不那么痴不那么脆弱会不会就不会向着错误的方向走下去,也就不会这么伤心了呢?——我时常这么想。

匪夷事务所

【日常】记一个可爱的人

总觉得那个外院的,和我一组跳健美操的男生超级萌?

大概是工科糙汉看多了。

今天那个在体操房看到一只多足虫的时候,一个工科妹子大概是觉得有男生在自己上去直接踩不太好。

你去弄死它。

她这么交代着。

啊然后这个男生就去了,小心翼翼的把脚放上去,估计还没用上力了,就跟脚下有弹簧一样跳起来了。

咋说?

看过小鹿斑比么?

斑比第一次看见水的时候,小心翼翼的把前足放上去,却在接触到水的清凉的第一秒就惊讶的跳起来了。孩子气地睁大了眼睛左顾右盼。

他那个样子……真的很像斑比。

总觉得那个外院的,和我一组跳健美操的男生超级萌?

大概是工科糙汉看多了。

今天那个在体操房看到一只多足虫的时候,一个工科妹子大概是觉得有男生在自己上去直接踩不太好。

你去弄死它。

她这么交代着。

啊然后这个男生就去了,小心翼翼的把脚放上去,估计还没用上力了,就跟脚下有弹簧一样跳起来了。

咋说?

看过小鹿斑比么?

斑比第一次看见水的时候,小心翼翼的把前足放上去,却在接触到水的清凉的第一秒就惊讶的跳起来了。孩子气地睁大了眼睛左顾右盼。

他那个样子……真的很像斑比。

寐狮

晚安

她的腰很痛,一举一动都要哎呦几声,被我听到后她就哈哈大笑然后说:看看我,什么都不中用了,睡了一觉睡得腰子疼。其实我什么都没说——虽然我很想说——她只是对着我自言自语。

她真的老了,前些天她还捻着掉落的黑发叹气。她把头发撩起又叹气:看看全都是白头发了。我要给她拔去几根她连忙制止,说是拔一根长三根,于是又回到镜子前叹气,叹气。

她没有工作,整天在家里除了吃饭就是睡觉,睡醒了便感叹自己快成只猪了。然后继续吃睡。有时她会提起自己的母亲,并且她开玩笑道:我快成了你姥姥了,一粘炕就困三分钟就“呵——呵”。我知道她一个人很无聊,她不会逛贴吧不会玩微信,陪伴她的除了没完没了的电影就是越来越像笑话的新闻。...

她的腰很痛,一举一动都要哎呦几声,被我听到后她就哈哈大笑然后说:看看我,什么都不中用了,睡了一觉睡得腰子疼。其实我什么都没说——虽然我很想说——她只是对着我自言自语。

她真的老了,前些天她还捻着掉落的黑发叹气。她把头发撩起又叹气:看看全都是白头发了。我要给她拔去几根她连忙制止,说是拔一根长三根,于是又回到镜子前叹气,叹气。

她没有工作,整天在家里除了吃饭就是睡觉,睡醒了便感叹自己快成只猪了。然后继续吃睡。有时她会提起自己的母亲,并且她开玩笑道:我快成了你姥姥了,一粘炕就困三分钟就“呵——呵”。我知道她一个人很无聊,她不会逛贴吧不会玩微信,陪伴她的除了没完没了的电影就是越来越像笑话的新闻。这种感受就像是早晨起床一摸枕头地下发现手机不见了一样无助。

可是她还是喜欢在我身边躺下睡觉以及打呼噜。此时我只能道声晚安。

寐狮

要求

你不能对我要求太多,因为我没有办法做到在理清自己的事情之后再去安慰习惯任性和矫情的你。

你不能对我要求太多,因为我没有办法做到在理清自己的事情之后再去安慰习惯任性和矫情的你。

净慈

  当你全心全意真诚无条件地对待对方时,对方反而不待见你,视你如清风飘然而过,来去匆匆之间不见一份诚意,而当你冷酷到不近人情的时候,对方反而卑躬屈膝卑贱地堆起一副谄笑媚脸迎合于你,这种失去本性的迎合,扭曲的心性将会影响整个岁月中光辉形象的延续……改得了?

  当你全心全意真诚无条件地对待对方时,对方反而不待见你,视你如清风飘然而过,来去匆匆之间不见一份诚意,而当你冷酷到不近人情的时候,对方反而卑躬屈膝卑贱地堆起一副谄笑媚脸迎合于你,这种失去本性的迎合,扭曲的心性将会影响整个岁月中光辉形象的延续……改得了?

扣子女士
2016/03/11玉兰时节,...

2016/03/11
玉兰时节,
春风如你。

2016/03/11
玉兰时节,
春风如你。

Kevin2.0™
好像是去年,去市区办事,然后就...

好像是去年,去市区办事,然后就找冯大神Blacksnail吃饭了,当天好像还是他请我,海鲜,我还没有请回他呢

好像是去年,去市区办事,然后就找冯大神Blacksnail吃饭了,当天好像还是他请我,海鲜,我还没有请回他呢

柒面窗

妖魔鬼怪

逝去的过往就如死去的人,无法开口说话,以为死无对证,便可胡编乱造,撒谎骗人,卑鄙无耻。

逝去的过往就如死去的人,无法开口说话,以为死无对证,便可胡编乱造,撒谎骗人,卑鄙无耻。

逐水

扎儿正传


    鉴于某人死乞白赖软磨硬泡地央求笔者为她立一正传,旨在将其“光辉事迹”记录宣传,以便流芳百世,供后人瞻仰铭记。而恰好本人心地善良耳根尚软,实在忍受不了某人的全方位多角度进攻,于是便勉为其难地接过了这个很有可能惹来杀身之祸的烫手山芋。

    静乐出奇葩。这话如果搁在认识扎儿之前,我是断然不会相信的。凭借多年校园闯荡经历,本人虽谈不上见多识广,但至少也算得上阅人无数吧。然而,从这座有着好听名字的小城走出的这朵“奇葩”,基本在横空出世的一瞬间就把我数年积累的丰富经验给击碎了。许是上苍笑话我井底之蛙没见过世面,因而煞...


    鉴于某人死乞白赖软磨硬泡地央求笔者为她立一正传,旨在将其“光辉事迹”记录宣传,以便流芳百世,供后人瞻仰铭记。而恰好本人心地善良耳根尚软,实在忍受不了某人的全方位多角度进攻,于是便勉为其难地接过了这个很有可能惹来杀身之祸的烫手山芋。

    静乐出奇葩。这话如果搁在认识扎儿之前,我是断然不会相信的。凭借多年校园闯荡经历,本人虽谈不上见多识广,但至少也算得上阅人无数吧。然而,从这座有着好听名字的小城走出的这朵“奇葩”,基本在横空出世的一瞬间就把我数年积累的丰富经验给击碎了。许是上苍笑话我井底之蛙没见过世面,因而煞费苦心,专程安排“奇葩”下界让我开开眼,就这样,这朵“巨型奇葩”在本宿舍安营扎寨了。 

初次见她,你定会觉得眼前站在着的这个女孩儿文文静静的,很温顺、很内向的样子——长头发,戴眼镜,白色衣服,见人都会脸红。说话声音极小,好像怕吓到谁一样,以至于在她做自我介绍的时候,重复了三遍,我也没听清楚她到底叫什么名字。可惜好景不长,没过几天,她就按捺不住自己蓬勃欲出的本性。闲时,俩腿一盘,端坐在床,一副老佛爷的姿态;抑或仰面于床,嘴里哼哼唧唧喊累。忙时,大步流星,走路气势汹汹,虎啸生风。头发油得很快却懒得洗,但又不愿以此形象示人,于是便想出每日洗刘海这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方法来。眉毛似杂草丛生,她自觉不满,便费心修理,奈何手脑不能并用,硬生生将完整的眉毛割成两半,于是更加不能示人。指甲很长,大有申请吉尼斯纪录的可能,被军训教官誉为“脑浆迸裂”。自我感觉全身脚长得最美,便自拍一张只有脚的照片发给宿舍全体成员,从此,我们的手机便经常无故中毒。笑声惊世骇俗,可以用“浩大”来形容,笑音一出,方圆百里,哀鸿遍野,因此我一直暗自庆幸能活到现在,还真是生命的奇迹。眼镜基本就是摆设,该发挥作用的时候向来没派上过用场。比如,拿着洗面奶当乳液用了,还怪人家信誉不好,卖给她假货;共处一室多年,远远看见我,她还奇怪:这人好像在哪儿见过……吃饭风卷残云,速度快的惊人;自诩素食主义,却对鸡肉火腿肠丝毫没有抵抗力,典型的“假斋公”。据扎儿自述,在她的同学中,有人说,她长得很美,像谢霆锋;也有人说,她长得很飘逸,像张三丰,并且还是疯了的张三丰。由此足见她在大家心目中的形象。于是,只得感叹: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虽然,她一直自诩是“清纯小少女”。

忻州织女手儿巧,“扎儿”这个昵称就和她这双巧手有关。军训的时候,学校发的马扎质量极差,还没用过便开线坏掉。扎儿凭借这双巧手把宿舍所有的马扎都加固了一遍,针脚自然是没的说,由此就得了“修马扎儿的”这个称号。由于这个称呼太长,本着语言学当中的经济原则,我们便将它缩短为“扎儿”。不过,无论是扎儿的官名还是昵称,她统统读不对,因为她的家乡话里没有儿化音,并且前后鼻音混用,而偏偏她的名字包含了这些特点。这也难怪,人家的家乡话说起来像日语嘛!外来语言当然不能要求那么高。

    扎儿,女过十八,尚未出阁,爱情观基本可以用四个字来概括:水性杨花。比如说,她英语不好时,就会想着以后一定要找个英语好的人做男朋友;她买火车票时,就会幻想道:一定要找个开火车的人当男朋友;她沉醉于方便面的美味时,就会感慨:要是有个开方便面厂的男朋友就可以天天吃方便面啦……扎儿的择偶标准看起来并不高,但实现起来也非易事。我思来想去,觉得只有一个人符合条件:变形金刚。不过,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嫌弃人家长得太铜墙铁壁了……那孙悟空会不会更靠谱呢?怎么说也算是本土特产呀!

  由于宿舍常年低温,基本可以和冰库媲美,所以班中一同学戏言我们宿舍“每个人都活蹦乱跳的,很保鲜”。扎儿听后大为激动,迅速与此同学组成了“鲜女派”,可是这个名字怎么听都和“蛋黄派”之类的点心有点瓜葛,所以,为提高品味,便将组合改为“仙女派”,也显得自己超尘脱俗一些,并且她还宣称概不招收会员(其实是没人愿意加入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帮派),眼神一挑,美得不行。其实,公平来讲,扎儿还真有点儿仙女做派。比如,她的字拔俗、飘逸,典型地“不识人间烟火”,自然是肉眼凡胎看不懂的。再比如,她喜欢每天不定时观察每个人的动态,总能在背后吓人一跳,来无影去无踪。

    扎儿从来没有安分过。从进了这个宿舍开始,她就一直嚷嚷着要搬出宿舍,打包回家不念了,还时不时地畅想一下吃散伙饭的场景。但你千万不要以为她是个很颓废的人,因为她说这话也就停留在口头上,从来没有实践过。但坏就坏在了这张嘴似乎有预言的天分,她说过的事基本都会应验到别人身上,当然,到目前为止,她从来没预言过好事。比如,她说不想考八百,结果考八百的前夕我便崴了脚;她说真想申请缓考提前回家,没过几天,她老乡便因病而不得不这么做;她说要搬出宿舍不和我们住了,不久,宿舍一员便因转系而离开……她没词儿时常说:“我诅咒你以后养十口大母猪,每天围着你叫……”她邀请我们去她家玩儿,并且还扬言要给我们每人都发一块红头巾,然后由她开着拖拉机去接我们。怎么听都像秋菊打官司的加强版。上天保佑,但愿这样的事不会变为现实。

    按照如今流行的年代划分方式,我们一致认为,扎儿绝对是“30后”穿越来的。大家耳熟能详的明星她不认识,大家热议的事件她没听过。她照的写真是30年代大上海的造型,妩媚,妖娆,美的无与伦比。还是照片上的配词形容的最贴切——“魅觉”,多么形象!她写的古诗大家倒背如流,“思念深深深几许,物是人非空叹息”,虽然,有明显的山寨痕迹。她最喜欢的歌是《粉红色的回忆》和《路边的野花不要采》,基本上也是爷爷奶奶级别。记得有一次,扎儿在宿舍里听《天下无双》,我们还奇怪她今天是受了什么刺激,难得这个“30后”也流行一回。结果听到兴处,她便和着伴奏唱了起来,一嗓子出去,宿舍便没了人烟。军训的时候,每天天不亮总会有一段敲锣打鼓的声音传入耳膜,开始一直以为是什么不识时务的腰鼓队大早晨排练,后来才知道,这个“有特点”的声音就是扎儿的闹铃。而最令人无语的是,这么惊天动地的铃声却从来没有把她叫醒过。印象中,大学的生活基本是在这不知惊扰了多少好梦的敲锣打鼓声中开始的。

      扎儿很“强壮”,挂在嘴边的话就是“吐你一团”和“一会儿揍你”,仗着自己身强体健,天天喊着“不服气单挑”。她自己管这叫“豪爽”。但她的“豪爽”也仅限于和我们这些地位低下的人发发威,在老大面前她也不敢不甘拜下风。强中自有强中手嘛!一次,老大在宿舍睡觉,扎儿对着老大的床头响亮地打了一个喷嚏,她怕老大醒来收拾她,便灵机一动,学着破猴走路的声音,大摇大摆的出了宿舍门,以为这样就能平安无事了。无奈纸里包不住火,事后罪加一等,单打变成了双打,聪明反被聪明误。当然,扎儿的聪明才智和强壮体魄绝不是没有用武之地的。比如,我把钥匙锁柜子里了,扎儿就能不费吹灰之力把锁弄开,而柜子却毫发无损。但她的运气也不是次次都这么好,给老大修锁的时候,她就把人家的锁由“不好用”修成了“不能用”,惹得自己又“享受”了一次单打。每每假期归来,她总要长上十斤肉再背上一书包小面包才肯来学校,搞得我们一看到她那个硕大无比的包就有阴影(因为每次接她,那包都是我们拎)。因此,我一直怀疑她家一定有什么神奇的饲料,要不怎么能让一个看着不是很壮的人顷刻间拥有如此强大的能量呢?

      写到这里,扎儿正站在地上两手叉腰地威胁我道:“你要是敢把我写的以后嫁不出去,我就天天坐你家,让你养着我……”于是,我当即做出一个重大决定:以后,我要云游四方,沿街乞讨,四海为家。她愿意跟着就跟着,反正她跑不过我。嘿嘿。

   

寐狮

再见。

突然想开了。那个,几天来让我难受的问题,就在今天,在嘈杂的教室里,身边的人为这一件小事正在疯狂的争吵。我侧过身子看见她僵硬的笑容,我突然就像开了。或许这些背离与隔阂在当时看来是惊天动地的事,可是用不了一个月,说不定只是几天、几个星期的事儿,我们的生活又会回到正常的道路上,我仍在为着自己的未来努力不是吗?这淅淅沥沥的酸雨并没有腐蚀掉我仍然向上的心,而她不过是我认识众多否定我的人中的一个,用不了多久更大的打击会让我忘记她,也许几年后,在我再看到她的照片的时候只有拼命翻动记忆才能勉强说出姓氏。曾经让我们痛彻心扉的人又有几个是能铭记一辈子的呢。我会在想不开的时候劝劝自己,在这段时光死去之后,一切的难...

突然想开了。那个,几天来让我难受的问题,就在今天,在嘈杂的教室里,身边的人为这一件小事正在疯狂的争吵。我侧过身子看见她僵硬的笑容,我突然就像开了。或许这些背离与隔阂在当时看来是惊天动地的事,可是用不了一个月,说不定只是几天、几个星期的事儿,我们的生活又会回到正常的道路上,我仍在为着自己的未来努力不是吗?这淅淅沥沥的酸雨并没有腐蚀掉我仍然向上的心,而她不过是我认识众多否定我的人中的一个,用不了多久更大的打击会让我忘记她,也许几年后,在我再看到她的照片的时候只有拼命翻动记忆才能勉强说出姓氏。曾经让我们痛彻心扉的人又有几个是能铭记一辈子的呢。我会在想不开的时候劝劝自己,在这段时光死去之后,一切的难过与心痛都会变成记忆里飘渺不可寻的幻影,那些人也会随着年龄的增长,变成回忆里辨不清容颜的过客。主宰者我一生的“我”,又何必为了一个龙套而郁闷呢。我曾经听一个师长跟我说:所有优秀的人都是独自行走的。以前我不以为然,或许现在我得学着去相信。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