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躬身入局

7浏览    1参与
西风容若

【宇龙】躬身入局—当荀诩遇上拇指小林 (2)

第二章

CP:荀诩-林楠笙


自摒弃了过去猫头鹰似的谍战模式,林楠笙对新作息适应很是不错。


看荀诩行卧把原来师范所学都勾了出来,这个人看似老气,却符合小说野史记述所讲“平生惟好读书,坐则读经史,卧则读小说,上厕则阅小辞,盖未尝顷刻释卷也”,还有“士人研究,一字一文,一衣一履,动辄数万字”的形容。


于朝日未出时醒来,又在落日暗下休憩。看荀诩日日跪坐回到几案旁,点亮油灯,擦拭案面。又看他一改往日扯一卷书或图纸去看的习惯,翻箱倒柜折腾出不同材质的几块儿布,提针引线。


窝在层层叠叠的“被子”里,林楠笙托着下巴观赏“巨人”皱眉缝补,生涩却顺畅地重复刺破、缠绕、抽拉的动...

第二章

CP:荀诩-林楠笙

 

自摒弃了过去猫头鹰似的谍战模式,林楠笙对新作息适应很是不错。


看荀诩行卧把原来师范所学都勾了出来,这个人看似老气,却符合小说野史记述所讲“平生惟好读书,坐则读经史,卧则读小说,上厕则阅小辞,盖未尝顷刻释卷也”,还有“士人研究,一字一文,一衣一履,动辄数万字”的形容。


于朝日未出时醒来,又在落日暗下休憩。看荀诩日日跪坐回到几案旁,点亮油灯,擦拭案面。又看他一改往日扯一卷书或图纸去看的习惯,翻箱倒柜折腾出不同材质的几块儿布,提针引线。


窝在层层叠叠的“被子”里,林楠笙托着下巴观赏“巨人”皱眉缝补,生涩却顺畅地重复刺破、缠绕、抽拉的动作,


古代实物研究对象并不知晓自己成了模特,他还在考量要新置办的东西。 吃穿用具皆需重制,被褥摸不准尺寸就叼着布在林楠笙身上比划,再从炉底拿出一截炭棍轻轻画上几笔。

 

“有劳了。”

 

“嗨,这有什么的。”荀诩弯了嘴角,眼睛眯成月牙,“不嫌弃就好。”

 

特制的小被褥到底方便许多,还有用竹子销出来的碗筷。

 

捧着竹竿一小截切出的半碗米饭,林楠笙感慨这一顿来之不易的安稳饭。穿越前最难忘的一顿……是蓝小姐做的红烧肉,那用血与泪和出来的恩情,这辈子看来还不了了。

 

“难吃?”荀诩还没拿筷子,就见旁边一颗颗米粒儿大小的珠子坠下来,陡时内疚。

 

林楠笙用手背抹了一下脸,睁着一双通红的眼睛笑的不比哭好看多少,“不,好吃。”

 

哪里肯信,荀诩往嘴里塞了几口把每一样都重新尝了尝,仔细嚼了明确味道没啥大问题才怀疑是口味的原因。毕竟跨越几千年,人吃的东西怕也变了许多。他大口咽下嘴里的饭菜,“我……我这人过的糙惯了,你要是吃不惯就得和我说,我去外面弄点别的。”

 

“没,这样就挺好的。”

 

真的挺好的。


这里的一切都相对平静许多,没有枪声,没有坦克,也没有日本人的进驻。虽风云变幻,却是完完全全属于中国人的故事。

 

为了证明自己所言非虚,林楠笙连着夹了好几口菜到嘴里。


“你不吃?”

 

“吃。”

 

见自己的饭卖出去了,荀诩生出一种老父亲的喜悦。之前将食物切成小块儿的主意果然是对的,这样剁碎了放在特制的小菜碟里,林楠笙可以用牙签粗细的“筷子”一夹一个准。


菜是好菜,只是……有点儿多。抱着比自己头还大的碗,林楠笙一边吃一边笑。


碗虽刻意做小了,但里面装的饭满满当当。四个菜,还两荤两素,荀诩这是做出了袖珍版的国宴。


荀诩确实参照了猫儿狗儿,堆得饭碟里的菜比人还高。


但最后遗憾发现,这人还不如雀儿的食量。

 

“我吃好了。”

 

“这就好了?”

 

林楠笙的红耳朵埋进衣服里,低头看看自己环在碗两侧的脚尖,嘟囔道:“挺多了。”总不能说是荀诩做得多,补充道:“我一贯吃得少,这样……”他指了指饭碟,“已经是往常的双份了。”

 

“行吧。”把吃剩的都扒到自己碗里,荀诩又清了其他盘子,几下解决了。

 

莫名的熟悉感拉扯出回忆,让林楠笙想起小时候过生日。母亲做一桌好饭庆祝,两个鸡蛋和一碗长寿面,他自己吃不完就有父亲自己的父亲帮他解决剩饭。

 

如今荀诩虽是差不多的年岁,却因年代距离与体型差异,让他生出家人般的亲近感。


如今想来,跨越时代本就是如梦般的事情。


他一个现代人,带着记忆回到古时,天然的信息优势也没有被剥夺,那这遭遇的目的又是为何。


封闭的五感顿时更加敏锐,敏锐到心里冒出不安。

 

敏锐到,会觉得老天爷正在门外瞪着一只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盯着他在这里的一言一行。

 

他知道这个时代的结果,却不知道自己的结果。

 

“你老是不说话……”荀诩忍不住开口,“在想啥?”

 

被问的一愣,林楠笙睁眼回望,一时不知从何说起。

 

“想家?”

 

林楠笙摇摇头,家,早没了。

  

那些过往经历里的人、事……左丘明、老顾、蓝小姐、朱怡贞……每一样他都想留住,却都一次次不得不与命运妥协。

 

从入职的第一天起,他就被安放进一个无限运转的齿轮,被推着往前,去改变。在经历了背叛、自我怀疑和迷茫,他转变了信仰,开启新的路途。迎来一位位战友,又亲自目送他们一个个离开。

 

从最开始的难过愤慨,慢慢蜕变为无声告别。

 

他似乎已经释然了。

 

“有什么想要的就和我说,”荀诩把林楠笙放到自己肩膀上,一边收拾碗筷,一边念叨,“这几日我无事,还能看着你,以后忙起来,你得自己多提。”

 

“嗯。”

 

不得不说,荀诩的嘴仿佛开过光。


第二日,看着这人被带走的林楠笙如是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