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转载

51292浏览    82323参与
榆歌【待机中】
“花火在空中飞溅的刹那,你是不...

“花火在空中飞溅的刹那,你是不是想到了

可望而不可即的如同烟火般转瞬即逝的她?”


——图来自aidairo老师的推特

呜呜呜呜真的太好哭了太好哭了呜呜呜呜花子君又在想宁宁了呜呜呜呜呜

这个背影真的,下一秒我就可以哭出来呜呜呜呜太好哭了!

“花火在空中飞溅的刹那,你是不是想到了

可望而不可即的如同烟火般转瞬即逝的她?”



——图来自aidairo老师的推特

呜呜呜呜真的太好哭了太好哭了呜呜呜呜花子君又在想宁宁了呜呜呜呜呜

这个背影真的,下一秒我就可以哭出来呜呜呜呜太好哭了!

12种颜色
🍁 两个人的适配是一种内心感...

🍁  两个人的适配是一种内心感觉,而不是一种视觉,千万不要因满足视觉而忽视感觉。——————《花常好月常圆人长久》

🍁  两个人的适配是一种内心感觉,而不是一种视觉,千万不要因满足视觉而忽视感觉。——————《花常好月常圆人长久》

12种颜色
💦 在世如莲,净心素雅,不污...

💦  在世如莲,净心素雅,不污不垢,淡看浮华。

💦  在世如莲,净心素雅,不污不垢,淡看浮华。

12种颜色
舞者 …… 289

舞者      ……      289

舞者      ……      289

kellychen

20200601

你总是间歇性踌躇满志,持续性混吃等死,既无法忍受目前的状态,又没有能力改变这一切,可以像只猪一样懒,却无法像只猪一样懒得心安理得……

是的,闲下来的安逸确实会让人迷茫,找不到前进的方向。 

但也有人在这段安逸的时光里,找到了新的目标。

你总是间歇性踌躇满志,持续性混吃等死,既无法忍受目前的状态,又没有能力改变这一切,可以像只猪一样懒,却无法像只猪一样懒得心安理得……

是的,闲下来的安逸确实会让人迷茫,找不到前进的方向。 

但也有人在这段安逸的时光里,找到了新的目标。

奶茶那么好喝

反式走马(abo)98

回钟家那天之后,钟凉便计划见黎津的父母。

  他仔细考虑要给黎家爸妈准备的礼物,时不时想起一个好的点子,就让助理去找些推荐的款式或者型号,陆陆续续准备一整周,没让黎津操心插手。

  当天,黎津把送到家里的快递数了数,才发现他买的东西真不少,比回他自己家用心多了。

  给丁巧曼准备的是一对缅甸翡翠镯子,绿的仿佛能滴水,给黎修平送的是世界顶级的袖珍望远镜,供他偶尔采风的时候看风景。除去补品以外,还有泡脚桶、按摩仪等等一整套小家电。

  黎津夸他周到,一路上不停道,“我爸妈肯定特别很喜欢你,这么乖巧懂事的宝贝去哪里找。”

  不管黎津怎么说,钟凉还是紧张了,不着痕迹的抖了抖腿。他开始理解黎...

回钟家那天之后,钟凉便计划见黎津的父母。

  他仔细考虑要给黎家爸妈准备的礼物,时不时想起一个好的点子,就让助理去找些推荐的款式或者型号,陆陆续续准备一整周,没让黎津操心插手。

  当天,黎津把送到家里的快递数了数,才发现他买的东西真不少,比回他自己家用心多了。

  给丁巧曼准备的是一对缅甸翡翠镯子,绿的仿佛能滴水,给黎修平送的是世界顶级的袖珍望远镜,供他偶尔采风的时候看风景。除去补品以外,还有泡脚桶、按摩仪等等一整套小家电。

  黎津夸他周到,一路上不停道,“我爸妈肯定特别很喜欢你,这么乖巧懂事的宝贝去哪里找。”

  不管黎津怎么说,钟凉还是紧张了,不着痕迹的抖了抖腿。他开始理解黎津当时的心情,又不想让他看出端倪,便一直朝车窗外,暗暗咬着下唇。

  黎津提前和家人说过这件事,黎家夫妇都很惊喜,掐着时间准备好一桌子菜等着两人。

  到了家门口,钟凉深呼吸好几次,才敢让黎津按门铃。

  门内,中年妇人乌黑的长发在脑后盘起,身材苗条,很有气质,脸上带着温柔的笑。中年男人和黎津一般沉稳大气,带着沉淀的底蕴。钟凉想起黎津说过他妈是数学老师,他爸是律师,加上初见房内摆设,心下叹道果真是书香门第。

  两人前后把东西放下来,黎津打招呼道,“爸,妈,这是钟凉。”

  钟凉朝他们微微欠身,礼貌道,“叔叔阿姨好。”

  “你好。”黎修平朝他们点点头,“快进来坐。”

  “你好,钟凉。”丁巧曼亲切道,“你们太客气了,回家还带这么多东西干嘛呀...”

  “都是阿凉特地给你们挑的,”黎津怕钟凉不自在,牵起他的手走进房间,“他花了很多心思的,你们可得好好看看。”

  “当然会的。”丁巧曼任由黎津帮她把东西简单收拾着,连连叹道,“小钟你太有心了!这些真的太贵重...”

  钟凉笑了笑道,“阿姨,这是我应该做的。”

  丁巧曼满意的笑笑,让黎津和钟凉在桌前坐下,自己和黎修平进厨房把菜端出来。

  钟凉趁他们不在,转头悄悄问黎津,“他们是不是不喜欢我?”

  黎津揉了揉他的头发,“没有,他们只是还不习惯。”

  丁巧曼手艺超群,家常菜被她烧的有滋有味,清蒸鲈鱼鲜香诱人,红烧肉肥而不腻,炒时蔬爽嫩可口...

  她不停给钟凉夹菜,“阿姨做的味道怎么样?合不合你胃口?”

  钟凉忙点头,“很好吃!阿姨,比我家厨师做的好吃多了。我都很久没吃过这么...”他有一瞬间找不到形容词。

  丁巧曼脸上是笑着的,心里却着实有些心疼。她听黎津提过钟凉的身世,他的母亲很早去世,父亲是那个做地产的钟鸿志,本就有家室,对这个孩子难免照顾不周。

  “那多吃点。”丁巧曼压下思绪,给他夹一筷子鱼肉。

  黎津怕丁巧曼太热情,适时阻拦道,“妈,他吃不了太多的。”

  “啊...不好意思...”丁巧曼歉意笑道,“孩子,不要见怪啊,阿姨第一次见小黎把男朋友带回来,一时高兴。”

  “没关系的,我吃的下。”钟凉没有表现出任何勉强,埋头往嘴里扒饭。

  黎津给丁巧曼使了个眼色,把钟凉的碗端过来,一小半的饭拨到自己碗里。

  钟凉看了看黎津,又看了看黎家父母,愧疚道,“叔叔阿姨,你们做的菜真的很好吃,是我之前生了场病,现在还在调养...”

  “啊...那你身体怎么样了?”丁巧曼有些担心。

  黎津接道,“没事,妈,有我照顾着。你吃吧。”他不欲多说,又对钟凉道,“你也吃。”

  黎修平静静看着这一幕,对钟凉有些别的看法。他以前接触过z市商圈的人,知道钟鸿志背景复杂,这孩子又是私生子。让黎津和那样一个家庭不和谐的孩子结合,真的好吗?虽然钟凉看起来礼貌懂事,可那种环境培养出的孩子,难免心思重。他不是不相信黎津的能力和他们之间的感情,但现实有时候很沉重很残酷。

  饭后,一家人到沙发上坐下。

  丁巧曼让两人吃水果,又实在好奇两人之间的事情,试探着开口道,“小黎小钟,你们两个人走到一起也挺不容易的吧?”

  钟凉愣了愣,手上拿着橙子没注意,汁水滴在地板上,他急忙抽纸巾弯腰擦了,才组织语言道,“我们...我们是两年前在阳淮认识的。一年之后我才回z市,才又见面了。”

  丁巧曼追问,“那小黎见心理医生的事情你知道吧?”

  “啊...我...”钟凉一瞬间紧张,心跳得飞快。但他知道在两位面前撒不了慌,垂下头,声音有些发颤,“对不起,是我不懂事儿...我们那个时候有很多误会,都是我的错。我以后一定会弥补的...”

  “妈,不是什么大事儿。”黎津捏了捏钟凉的手,算是安慰,“是我状态调整不好。”

  丁巧曼明显不信,状态不好能把自己折腾成那个样子?丢了工作,还要去t国疗养?她不可能不心疼儿子。可听钟凉这么说,确实是他导致的?到底是什么事呢?她想不明白,顿时有点不太高兴。

  “小黎说可以感觉到你的信息素?”黎修平适时开口,他是alpha,自然可以感觉到钟凉的信息素,很罕见独特的味道。黎津的低敏症竟然有这样一个突破口,他很意外。

  “是的,但我不知道原因。”钟凉回答道。

  “那挺好。”黎修平道,“你们两个的事情,告诉你家那边了吗?”

  钟凉点头。

  “他们同意?”

  “爸。”黎津皱了皱眉,对他爸微微摇头。

  黎修平却一言不发,不理会儿子的暗示。

  钟凉喉结动了动,艰难斟酌着开口道,“我家情况有些特殊...我爸是钟鸿志,他和我妈在一起之前就有妻子了...所以我小时候一直没有回钟家,长大之后,我和他关系并没有那么亲...所以您大可放心,婚事我可以决定的...我...我不会让黎津受到伤害的...”他偷偷瞄了一眼黎津,只见黎津鼓励的看着他,心下稍安。

  “黎津以前有段时间,就像他说的状态不好,你能照顾好他吗?”黎修平沉声严肃问,“据我所知,他是因为你,三番五次折腾自己。你让我怎么放心?”

  “爸!别提这些了。”黎津暗暗焦急,也不知道平时待人亲和敦厚的黎修平,今天怎么这么咄咄逼人,几乎拿出他从前上法庭的架势,“都过去了,我们现在好好过日子呢。”

  钟凉手里的橙子几乎被他捏烂,他意识到这些都是他们之间必须要面对的问题,黎爸一针见血,说的没错。他抿了抿唇,再次放低姿态道,“叔叔阿姨,以前的事情是我对不起黎津。”

  刚说完这句话,他的手就被黎津攥紧,就好像在告诉他,不要这样说,不要道歉...可钟凉还没说完。

  “以后,我会尽我所能对他好,爱他,保护他,永远不会和他分开...哪怕要付出生命...”钟凉郑重道,这是黎津曾经在王皓迪面前说过的话,他也愿意给予同样的回应。

  他们像滴水和海洋,独木和森林,永远包容相依。

  “阿凉...”黎津心里热热的,最近钟凉带来太多感动,这是他从前不敢奢望的。

  钟凉朝他弯了弯唇角,眼里乘着一汪爱意。

  这一幕被黎家夫妇收入眼底。他们是开明的父母,不安散了些许,心中已认可两人的感情。

  丁巧曼暗暗松了一口气,欣慰儿子终于有了归属。但此刻气氛稍稍沉重,想着转移话题道,“哎,那你们之后有什么打算吗?”

  黎津回头道,“目前工作上比较忙,过阵子准备结婚。”

  “你呀,整天就是工作工作,十天半个月也没有回来一趟,以后有了小家可不能这样。”丁巧曼数落儿子,又问,“那你们有要孩子的打算吗?”

  话一出口,钟凉和黎津的脸色均是一变。

  钟凉求助的望向黎津,鼻头一瞬间开始发酸,心里最痛的地方被揭开,鲜血淋漓,根本来不及掩饰。这是他最遗憾最愧疚的事。

  黎津脸上一片空白,他的确没有和爸妈提过这件事,此刻不知道怎么应对,只低头,揽过钟凉的肩膀。

  黎氏夫妇明白过来,都不再言语。

  丁巧曼把钟凉手上那瓣烂橙子拿过来扔了,又给他塞了一块苹果,等他木木的吃完,带他去洗手。热情的和他到书房,给他翻黎津以前和黎修平一起拍的照,两个人头挨头坐在一起闲话家常,真像是一家人了。

  这边,黎修平过去拍了拍黎津的肩膀,“我知道他是个好孩子,以前也吃了不少苦,但总得在我们面前表表决心,你妈才会放心。以前还以为你一辈子都不会结婚的,现在你能找到一个心爱的人,我和你妈妈已经很满足了。以后好好对人家。”

  黎津终于卸下所有负累,认真答应,“谢谢爸。”

  剩下的时间,老两口让钟凉去黎津房间,两人单独处一会儿。

  黎津的卧室和他的公寓几乎是一个风格。

  钟凉左右瞧了瞧,微笑道,“你小时候就这么...”

  黎津捏着他的鼻子,“想说什么?刻板?”

  钟凉心情转好,也跟他玩笑,“老古董。”

  黎津把他打横抱起来,轻轻扔到床上,俯身挠他痒痒,“哪里老古董,快说...”

  “没有没有!”钟凉乐得直往后缩。

  闹了一阵,两人有些气喘,才并排斜靠在床上。

  房内陡然安静,钟凉适才的酸涩又泛上心头,“黎津...我不能像别的omega一样生孩子,你爸妈是不是很介意?”他问的小心翼翼。

  “胡说!”黎津拧着眉毛,“不许再想了!再说我就生气了!”

  “可是...”

  “我爱你。”黎津和他十指相扣,凝视他的眼睛,“我爱你,不是因为你是omega,或者别的什么附加的原因,只是因为我爱你。”

  钟凉眨眨眼睛,眼眶彻底红了,他扁了扁嘴,凑上去堵住黎津的嘴唇,很用力的,用力到要让他记一辈子。唇齿厮磨间,他道,“我也爱你。”

  这句话几乎刹那把黎津点燃了。

  钟凉第一次对他说这几个字,让他恨不能把钟凉揉进心肝里,让他们血肉相融才好。

  两人深深吻着,交换呼吸,交付誓言。

  直到夜深,两人准备告辞。

  出房间前,黎津问他,“还紧张吗?”

  钟凉摇摇头,“你爸妈太好了。”

  黎津笑了笑,“你很快就要改口了。”



by熹木


转载 已授权

巴南区小兔撒比(大概也被限流了)

19年度最喜欢的一张画

少年的征途是星辰与大海

--------------------------------------------------------------------------

看庆余年的时候在剧的开头见到的,我没找到这幅画的出处,但我猜是早稻太太画的,和p2她给庆余年画的海报非常相似。

顺便安利一下@早稻 太太,她的画风很野很独特(●• ̀ω•́ )✧。

19年度最喜欢的一张画

少年的征途是星辰与大海

--------------------------------------------------------------------------

看庆余年的时候在剧的开头见到的,我没找到这幅画的出处,但我猜是早稻太太画的,和p2她给庆余年画的海报非常相似。

顺便安利一下@早稻 太太,她的画风很野很独特(●• ̀ω•́ )✧。

修修最可爱

【转载】雨浩,穿越吧!(三部曲)

第十五章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第十五章





巴南区小兔撒比(大概也被限流了)
【喜欢的歌曲封面&middot...

【喜欢的歌曲封面·《LOSER》米津玄师】

画应该也是米津玄师大佬自己画的吧?

【喜欢的歌曲封面·《LOSER》米津玄师】

画应该也是米津玄师大佬自己画的吧?

我们正值年少轻狂

莫名有点想哭

演唱会没有一个清晰的版本

莫名有点想哭

演唱会没有一个清晰的版本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