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车水马龙

5725浏览    181参与
蜻蜓蜻蜓

【ALA】冬日杂记

       秋去冬来,北京又下起雪,马路两旁的青松落上一点白,他走在路上蓦地抬头,正对上那张熟悉的脸庞。

  

  是你,他心里想。

  

  也许三年也许五年,总之他们好久没见了。

  

  或许在某个酒局里,隔着三五菜肴,几瓶啤酒,吵闹的人声里也见过那么一面,他记不清了。他觉得那不算见面。

  

  总能见到的,一次又一次他执拗地认为。全国各地飞的航班上他这么想,偶然听见有人提起的时候他这么想。晚一点也没什么关系,他们见面不差这十几二十天。

  

  就像没人预料到他在那样一场算不让盛大的比赛后再也......

       秋去冬来,北京又下起雪,马路两旁的青松落上一点白,他走在路上蓦地抬头,正对上那张熟悉的脸庞。

  

  是你,他心里想。

  

  也许三年也许五年,总之他们好久没见了。

  

  或许在某个酒局里,隔着三五菜肴,几瓶啤酒,吵闹的人声里也见过那么一面,他记不清了。他觉得那不算见面。

  

  总能见到的,一次又一次他执拗地认为。全国各地飞的航班上他这么想,偶然听见有人提起的时候他这么想。晚一点也没什么关系,他们见面不差这十几二十天。

  

  就像没人预料到他在那样一场算不让盛大的比赛后再也没有回来,在某一个寻常的确认存活后,他们再没有机会靠得那样近。

  

  年年岁岁,岁岁年年,渐渐他也数不清有多久没见了,从前敲个门就能招呼来的人隔着水隔着山,隔着好几年的日子,电话在手里打几个转又揣回了口袋里。

  

  他觉得自己老了,哪怕他才刚过而立,四十不惑距离他还有好远。他心无旁骛地走得太快,攒下来的人生的疑惑如海上的风浪般向他涌来,他飘忽着航行着,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又或许去哪都行。

  

  那段日子真的存在过吗,这样的问题在午夜梦回时反复拨扰着他的心弦。流过的汗,流进心里的泪,满腹的遗憾,没说出口的话,最终变成雾里看花,和想不真切的痛。

  

  在冬日的冷风里,他又一次问自己。寒风吹过耳畔,徒留下秋的呜咽。

  

  好像除了命运别无其他可言,但他这一路走来最最不信的就是命运。其实他明白,他不知道该怎么争,也没办法争了。

  

  忽然身后有工作人员拍了他的肩膀,问他在看什么。他顿了顿,说:你看,下雪了。

  

  滚动的大屏幕上又播放到熟悉的画面,空旷路面上唯有七零八落的脚印延伸到路的尽头,风一吹就失去了踪影。

  

  是啊,下雪了,又要到新的一年了。

   

  

比正文还长的后记:写下这篇短文的起因是因为众所周知的那场直播的画外音,写了几行就搁置了,某天看见窗外下雪(虽然我不喜欢冬天,但冬天是个好季节),闲来无事又把几行续写了下去。没找到合适的地方把直播梗加进去,但其中情感还是最初我想要表达的。

卡卡禾
  还真是   七月的风 八月...

  还真是

  七月的风 八月的雨

  还真是

  七月的风 八月的雨

绥之

【龙马】

真爱无敌!!!!!龙马是真的!!!!

真爱无敌!!!!!龙马是真的!!!!

小周周
你喜欢天蓝色,我喜欢深蓝色,这...

你喜欢天蓝色,我喜欢深蓝色,这就是区别。


你喜欢天蓝色,我喜欢深蓝色,这就是区别。


一只随遇而安的猪
新房子这个位置虽然很吵,但是窗...

新房子这个位置虽然很吵,但是窗外刚好看到大马路和桥,虽然我更喜欢看青山绿水,但是没条件的话看看这车水马龙也不错啊,特别是下过雨的夜晚,坐在飘窗上往外看,能看到沾着水的潮湿马路,灯光流动在起伏的桥面,听着汽车的发动机声和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明明有点吵,却反而有一种静谧感,只是隔着一层透明玻璃,明明在喧嚣的城市中,却仿佛置身世外,很美妙的感觉~

新房子这个位置虽然很吵,但是窗外刚好看到大马路和桥,虽然我更喜欢看青山绿水,但是没条件的话看看这车水马龙也不错啊,特别是下过雨的夜晚,坐在飘窗上往外看,能看到沾着水的潮湿马路,灯光流动在起伏的桥面,听着汽车的发动机声和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明明有点吵,却反而有一种静谧感,只是隔着一层透明玻璃,明明在喧嚣的城市中,却仿佛置身世外,很美妙的感觉~

凤彦•御琦子(开学中)
现在很慢,慢到粉霞可以为你定格

现在很慢,慢到粉霞可以为你定格

现在很慢,慢到粉霞可以为你定格

当春乃发生酥

【AL】困兽之斗(01)

*哨向paro/哨兵·獒X向导·龙

*连载中/HE/大概是年货

*ooc/其余均不属于我


Chapter 01


大纲写完了,美滋滋进行更新。

后续可能会出现其他CP,到具体章节再补充。

至于挖坑……我就在隔离点,除了填坑还能跑到哪去啊【流汗.jpg】。

*哨向paro/哨兵·獒X向导·龙

*连载中/HE/大概是年货

*ooc/其余均不属于我


Chapter 01


大纲写完了,美滋滋进行更新。

后续可能会出现其他CP,到具体章节再补充。

至于挖坑……我就在隔离点,除了填坑还能跑到哪去啊【流汗.jpg】。

蜻蜓蜻蜓

【AL】平安夜里会有圣诞老人吗

*圣诞快乐~

*很无聊的无营养段子,重温鬼怪的时候〈偏要勉强〉的产物,总之快逃!

*和鬼怪的设定不是很一样


—————————快 逃——————————


             (鬼怪接听神的电话中——)


  我不是故意去找他的,身边的树,长椅,我家的狗都能给我作证,我真的只是在公园...

*圣诞快乐~

*很无聊的无营养段子,重温鬼怪的时候〈偏要勉强〉的产物,总之快逃!

*和鬼怪的设定不是很一样






—————————快 逃——————————

           

             (鬼怪接听神的电话中——)



  我不是故意去找他的,身边的树,长椅,我家的狗都能给我作证,我真的只是在公园里遛狗!


  我承认是我的疏忽,但鬼怪又不是神。我是真的不知道他会在那个时间放学啊,你问他是谁?哦一个刚上三年级的小屁孩,十年后的世界冠军。


  是我知道他才上三年级,我没有,我真没有!我知道他还未成年,你看之前我不都是18岁之后才找的他吗!我不是故意要和他说话,哎,怎么会有你这样疑神疑鬼的神!我是看他不高兴,肯定要问问他是怎么回事啊,谁想到把我当成坏人撒腿就跑啊,你说他跑就跑吧,没跑两步还摔了,你看我能不管吗?


  带他去医院?不是就那么点小伤,就不用去医院了吧,我也能治啊,而且我刚提了个“医”字他就要哭,我能怎么办,是吧?


  圣诞老人?这不是帮他治了那个小伤口吗,这熊孩子就问我是不是圣诞老人,您说我有那么老吗?我这二八年华在他嘴里就成圣诞老人,我还没不高兴呢,他看见我不回答就眼见着小脸沉下来了,和他上辈子生气的时候一模一样,那我敢说不是吗?我说对,我就是圣诞老人。


  因为这样我平安夜那天晚上才去他家。他说他的同学都不相信有圣诞老人,还笑话他好骗,所以要我圣诞节去给他送礼物,问他要什么他又不说,给他糖也不吃,我就把我那项链送给他了,反正早晚要给,稍微早点也没什么关系吧。


  圣诞节?我才不过。你烦不烦啊!我这昨天晚上没睡去见那小屁孩现在还困着呢,有事明天再说。


  (…嗯,神的电话被挂断了)



  【十年后,平安夜】


  前天刚过完18岁生日的,现世界冠军小马同学现在感觉有点孤单。老爸老妈跑到国外度假,身边的朋友都各有安排,只有自己好不容易得来得假期想去西餐厅吃顿牛排都没人陪。


  小马同学窝在沙发里,听着窗外恼人的jingle bells,越想越难过,下意识地摸了几下自己脖子上的玉,忽然想到这项链好像还是个圣诞礼物?


  是谁送给自己的来着?


  “马先生,有兴趣和我共进晚餐吗?”突然马同学面前出现一个有些熟悉的面孔,挑着双桃花眼笑着看他。


  “忘了自我介绍,我是圣诞老人,张先生。”




  多年后的平安夜,两个人一起逛街,马同学吐槽张·圣诞老人,“你是不是脑子有病!下辈子再这样我真的要报警了!”被骂的人没有一点反思的意思,牵着马同学的手笑得脸皱成了一颗核桃。

蜻蜓蜻蜓

【ALA】十年梦

随心产物,ooc预警*

短打*

————————分界线—————————


选自张先生的随笔。


  飞机还在飞,我做了个梦又醒,梦见青岛,梦见北京,梦见鞍山。

  惊醒。

  鞍山我没去过,但我听你讲过好多次。

  最近和别人聊天差点脱口而出,啊鞍山,我熟啊。要说熟悉,我熟悉的是你记忆里的鞍山。但那里你也好久没回去了。

  昨天北京下雪了,晚上失眠我忽然想起从前冬训里你教我练军体拳的日子。人真奇怪,总记些小事。你我相识好多年,久到我以为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后来你结了婚,我也不再囿于那片桌案,才发现天大地大,人们都要分散四方。前几天我去了天坛东路,但没能再遇到你。...

随心产物,ooc预警*

短打*

————————分界线—————————


选自张先生的随笔。


  飞机还在飞,我做了个梦又醒,梦见青岛,梦见北京,梦见鞍山。

  惊醒。

  鞍山我没去过,但我听你讲过好多次。

  最近和别人聊天差点脱口而出,啊鞍山,我熟啊。要说熟悉,我熟悉的是你记忆里的鞍山。但那里你也好久没回去了。

  昨天北京下雪了,晚上失眠我忽然想起从前冬训里你教我练军体拳的日子。人真奇怪,总记些小事。你我相识好多年,久到我以为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后来你结了婚,我也不再囿于那片桌案,才发现天大地大,人们都要分散四方。前几天我去了天坛东路,但没能再遇到你。

  人不会总有好运气的。

  我问自己,遇到了又能怎么样呢?

       我同你打招呼,问你近来怎么样。如果你有空,咱们俩打上两场球,我邀请你一起出去喝顿酒,问你工作,家庭,身体,然后各回各家。就和天底下所有的老友重逢一样。

  所以我想遇不到也好。

  时间匆匆走过,我也走出去好远。见过人情冷暖,见过大好河山,从前那些插科打诨的话有些竟也成了真。

  “这么喜欢巴黎,你就住这吧。”

  “怎么了,住这我看也挺好!”

  不知你伤病怎么样,要是不嫌弃可以来找我。我开玩笑的。

  要落地了,就写到这吧。

  下次做梦希望梦见你。

zero

我从未跑到大老远寻找素材,他们时常就在我家门口的台阶上

我从未跑到大老远寻找素材,他们时常就在我家门口的台阶上

蜻蜓蜻蜓

【AL】等春

  在此仓促地放下一个故事  

*极度ooc预警

*故事背景无,故事情节是瞎写的

*起因是想写一个有关冬天的故事


       北平的天阴沉了一整个正午,终于在临近日头落山时飘起了雪,不多久就将四合院的瓦盖了个完全。

  一落雪周围就显得静了,墙边杏树上的麻雀扑棱着飞远了,墙外吱压吱压的踩雪声格外清晰,只听得脚步声停了,巷子里响起了咚咚的敲门声。

  不多时,吱压吱压的声响进了院子。

  “龙儿,在不在?”...

  在此仓促地放下一个故事  

*极度ooc预警

*故事背景无,故事情节是瞎写的

*起因是想写一个有关冬天的故事







   

       北平的天阴沉了一整个正午,终于在临近日头落山时飘起了雪,不多久就将四合院的瓦盖了个完全。

  一落雪周围就显得静了,墙边杏树上的麻雀扑棱着飞远了,墙外吱压吱压的踩雪声格外清晰,只听得脚步声停了,巷子里响起了咚咚的敲门声。

  不多时,吱压吱压的声响进了院子。

  “龙儿,在不在?”

  自从他今年继承了家产,这片也只有这个人这么叫他了。

  但他没想到他这时候回来,便有些怔愣,迟了一瞬才答,

  “这不是在这儿,你怎么…”

  来人看他懵懂的神情,笑了,桃花眼眯成一个缝。

  “我不能来?你怎么在院子里站着,还穿得这么少,也不进屋去?”

  “这不是今冬刚落了雪,就想出来瞧瞧,”他答,一边还抬头用下巴指了指院里的覆了层雪的杏树。

  “雪有什么好看的,北平不是每年都下,看你落了一身的雪,头发都白了,快进屋别染了伤寒。给你带了北头的精酿,咱俩喝两杯?”说话的人一边掸了掸自己头上的雪,一边拉着他进了屋,看着比他更像这个家的主人。

  屋里的下人拿了温酒的物件放在一边就退出去了,对这场景已经见怪不怪了。

  “今儿是有什么事吗”,他拿了酒盅放在来人身边,他知道来人少有空闲的时候。

  “真没事,就单纯喝几杯,你还不信我?”身旁的人皱着眉头像是很委屈。

  “信,个屁!别和我在这装。”他虚踹了一脚,接着说,“你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

  “我说的实话!我这不正好看老秦做好酒,就想着拎来和你一块儿喝。”

  老秦酿酒的技艺是远近闻名的,谁不知道他的酒得提前好几周打招呼,订了还不一定有。

  还没等他反驳,来人便接着说“龙儿,你喜欢狗吗,我前几天捡来一只土狗,你养不养?”

  “自己捡的就自己养,什么东西都想往我这塞。你也别这扯闲篇儿了,你说你是不是要走了?”话一出口他就有些后悔,他把酒放下,想着说点什么别的话。

  来人沉默了一瞬,随即笑着说:“哪能呢?我往哪走啊,你不也在北平?”

  他没说他听到张大少爷要出国留学的传言,说了也没用,该走还是要走的,由不得自己,也由不得对面的人。

  于是他说“嗯,不走…我挺喜欢狗的,你改天送来吧。”

  外面的风吹进堂屋,他忽然觉得有些冷了,把酒从炉子上拿下来,倒了满满两杯。

  “来喝酒吧。”

  两个人喝得都有些醉,他酒量好一些,瞅着外面的天色有些黑了,他说“该走了,喝多了你又要耍酒疯,天也黑了,一会儿你爹要来这里寻你。”

  送人到门口,他说:“回去小心点,别摔了。”

  “龙儿一一”

  “嗯?”

  “你怎么老了?”

  他愣了一瞬,想到是说自己头上的雪。

  “那你也老了…”

  醉鬼没什么逻辑,没听他说完自顾自地讲,

  “我后年春天就回来了,你不能老。”

  “…昂,好。”

  雪还下着,落在脸上蒸腾出一股潮气,他望着门口歪歪斜斜的脚印,想着还有好长的冬天要过。

半岛
夜色依旧,繁华落尽,寂寥的街头...

夜色依旧,繁华落尽,寂寥的街头形色匆匆。

夜色依旧,繁华落尽,寂寥的街头形色匆匆。

蜻蜓蜻蜓

【AL】戒断反应

*短打 咯噔文学&潦草文学

*ooc预警

*獒视角

—————————分界线—————————


  离开桌案上的那颗小球之后,他又遇到过很多人,好的,坏的,图他一张好皮囊的,真正交心想当朋友的,但他觉得谁来都一样,像是在人山人海的街道,人们遇见了又离开。 


  刚开始他有好多不懂的事,不懂放学后三两成群的孩子,不懂电视剧里那些人的情情爱爱,不懂现实里那些弯弯绕绕的人心,他想原来小球外是这样的世界。 


  他抓起手机,想和微信置顶的某个人讲述这些“奇遇”,点开聊天框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

*短打 咯噔文学&潦草文学

*ooc预警

*獒视角

—————————分界线—————————


 

  离开桌案上的那颗小球之后,他又遇到过很多人,好的,坏的,图他一张好皮囊的,真正交心想当朋友的,但他觉得谁来都一样,像是在人山人海的街道,人们遇见了又离开。 

 

  刚开始他有好多不懂的事,不懂放学后三两成群的孩子,不懂电视剧里那些人的情情爱爱,不懂现实里那些弯弯绕绕的人心,他想原来小球外是这样的世界。 

 

  他抓起手机,想和微信置顶的某个人讲述这些“奇遇”,点开聊天框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诸如此类的想法,最终还是以“算了”结尾。



 

 

     他有了新的工作,既不用争,也不用抢,喧嚣的血液突然没了方向。他往身旁看,想从形形色色的人里找出那么一个熟悉的影子,又摇摇头,继续向前走。 

 

  后来他养了狗,闲暇时泡泡茶,打打高尔夫。他也尝试去爱人,女孩漂亮又温柔,但不喜欢高尔夫,女孩说,我们去迪士尼玩怎么样?他想了想问,迪士尼里有钢铁侠吗? 





 

  女孩还是离开了,他又是一个人。 

 

  他买了张电影票,抱着桶爆米花傻看了整场,他记不清那些人物,也不理解为什么会有人在哭,他只是想起很久以前,另一个人眉飞色舞的神情。 

 

  他点开了聊天框,他依旧什么也没说。 

 

  转眼几个月,那个人要飞去大洋彼岸,微信聊天框里是短短几句的对话, 

 

  “没事”。 

 

  他很想说,好好养伤,等你回来一块喝酒,陪你去物美刮彩票。 

 

  “一路平安,手术顺利。” 


       输入中——


  “昂” 

 





  东京的夏天走了,北京的秋天到了。 

 

  面前放着奇怪的啤酒,和昂贵的木棍儿,周围人海风起云涌。 

 

  他问:“这里有钢铁侠吗?” 

 

   

      

   

 

     

 

   

 

   

 

  

   

 

   

 

   

 

   

 

  

 

 

 

  

当春乃发生酥

【AL】当冬夜渐暖(5)

“他和张继科,如同果汁和气泡水,牛奶和威士忌,两者混在一起,外表光鲜亮丽,只有喝的人才知道,满口都是不合时宜。”


“他和张继科,如同果汁和气泡水,牛奶和威士忌,两者混在一起,外表光鲜亮丽,只有喝的人才知道,满口都是不合时宜。”


当春乃发生酥

【AL】当冬夜渐暖(4)

“当冬夜渐暖,当夏夜的树上不再有蝉,当回忆老去的痕迹斑斑。”


“那只是因为悲伤从来,都不会有答案。”

“当冬夜渐暖,当夏夜的树上不再有蝉,当回忆老去的痕迹斑斑。”


“那只是因为悲伤从来,都不会有答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