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转载分享

3138浏览    2018参与
.

  【西藏磕长头】

  

  手里的鼓是【转经筒/玛尼轮】

   “他们跪地祈祷,祝愿陌生的我们都能平安健康”

  

 转载:抖音969625.【远方】

  【西藏磕长头】

  

  手里的鼓是【转经筒/玛尼轮】

   “他们跪地祈祷,祝愿陌生的我们都能平安健康”

  

 转载:抖音969625.【远方】

琰萝不很琰

  今天才想起来发生贺诶…迟到了 不知道还能不能赶上末班车

  

        女仆两姐妹生日快乐!

  

        没有了拉姆这个世界还怎么运行啊…

  是可可爱爱的蕾姆小天使!

  

       “无法原谅,空无一物,什么也没有的自己的话--从这里 开始吧 从一……不对,从零!”

 ...


  今天才想起来发生贺诶…迟到了 不知道还能不能赶上末班车

  

        女仆两姐妹生日快乐!

  

        没有了拉姆这个世界还怎么运行啊…

  是可可爱爱的蕾姆小天使!

  

       “无法原谅,空无一物,什么也没有的自己的话--从这里 开始吧 从一……不对,从零!”

        (怎奈何我没文化,写不出什么文章,只得一句冲了走天下)


------------------------------

福

《我咽下一枚铁做的月亮》许立志

  我咽下一枚铁做的月亮 

  他们把它叫做螺丝 

  我咽下这工业的废水,

  失业的订单 

  那些低于机台的青春

  早早夭亡 

  我咽下奔波,

  咽下流离失所

  咽下人行天桥,

  咽下长满水锈的生活 

  我再咽不下了 

  所有我曾经咽下的

  现在都从喉咙汹涌而出 

  在祖国的领土上铺成一首 

  耻辱的诗

  

  我咽下一枚铁做的月亮 

  他们把它叫做螺丝 

  我咽下这工业的废水,

  失业的订单 

  那些低于机台的青春

  早早夭亡 

  我咽下奔波,

  咽下流离失所

  咽下人行天桥,

  咽下长满水锈的生活 

  我再咽不下了 

  所有我曾经咽下的

  现在都从喉咙汹涌而出 

  在祖国的领土上铺成一首 

  耻辱的诗

  

咕咕咕(阿散单推版)
不是我画的,某个粉色软件上面截...

不是我画的,某个粉色软件上面截的,虽然不适合作为新衣装进入游戏,但是这个设计感和适合程度真的超米。。

不是我画的,某个粉色软件上面截的,虽然不适合作为新衣装进入游戏,但是这个设计感和适合程度真的超米。。

会烧白开水

画 2

转自小破站!!!

#何尚       #熙品     #现实向     


正文开始


入夜,尚九熙对着电脑屏幕前的几块旧活删了一大半,又添了许多新东西。不为别的,就凭郭霄汉这个比何九华还不做人的家伙,从前那几个破梗根本不成。尚九熙摸着自己前两天刚剪的寸头,眨么着豆豆眼,通读了不下十遍自己的攒的活,在某个包袱口关于到底怎么说时踌躇不前,还是得问问郭霄汉的意见吧。


“我都行,依你。”


“到时候表演顺着你...

转自小破站!!!

#何尚       #熙品     #现实向     



正文开始


入夜,尚九熙对着电脑屏幕前的几块旧活删了一大半,又添了许多新东西。不为别的,就凭郭霄汉这个比何九华还不做人的家伙,从前那几个破梗根本不成。尚九熙摸着自己前两天刚剪的寸头,眨么着豆豆眼,通读了不下十遍自己的攒的活,在某个包袱口关于到底怎么说时踌躇不前,还是得问问郭霄汉的意见吧。


“我都行,依你。”


“到时候表演顺着你说就行。”


很好,这下压力给到尚九熙这边。在输入栏里的字打了删删了打,最终还是发了“那行那我就自己看着来啦”后把手机扔一边。


要不说尚九熙有时候挺矛盾的,从前心烦何九华一到对活就为了一两句话就跟自己吵吵个没完,既耽误功夫还影响感情;这倒好,现在换了人,两个人搭了俩仨月,除了有时候在有明显问题的时候郭霄汉会提上一嘴,其他时间大概率都以“我都ok”的样子乐乐呵呵的接下尚九熙的新活。


看着面前思路架构完全混乱的节目...怎么就那么别扭,一个太较真,一个好像佛到什么都不care。再这么闹下去,他尚九熙非得上演个在线克搭档不可。


“文博儿,我感觉这里如果这样说是不是更好?因为你看啊这里的包袱口....”


“但我也就是这么感觉啊,这些都也是小问题,要是求个完美可以再改一下...”



“走吧,我带你去个地方,咱俩钓鱼去,回来再接着写,老闷在屋子里也没效率,你说是不是?”



合了电脑,尚九熙靠在椅背上,今天新活大概是写不出来了。他记得从前跟陈九品一起的时候不是这样的。没主意了就先放一放,两人出去转一圈,不过北京说大也不大,也不知道陈九品哪来那么些个好玩人还少的地方。说来挺神奇的,每次转一转反而思路开阔了很多。如果时间久了,争执肯定会有,但是肯定不会伤了和气。


对面书架上那本《追风筝的人》深深牵引着尚九熙的目光,这本书是自己三十岁生日那年陈九品送的。封面中的晚霞染红了天际,夕阳衬着男孩站在草地上放飞风筝的影子,岁月静好下却隐藏着内心说不出的愧疚——大致情节尚九熙以前是听过的,但是具体事情是什么,他本想着找个闲下来的时间耐心看完,可自己生日赶上开箱,随后入了夏便忙活着汇报演出和转会的事。再后来到了七队,底角儿的生活更是忙得脚不沾地,再加上英文原版的小说看起来实在是有些费劲,时间久了一直就搁置下去。


两三年没有看过,这本书在书架里搁的难免有些落灰,抖去灰尘时不小心下手重了一些,原本夹在书里的照片掉落了出来。照片上的人彼时才刚刚退去少年稚嫩的模样,坐在窗边对着画板,握着铅笔认真地画着什么。正值午后,阳光顺着窗洒在了房间里,也映着那人的脸庞。


这都是多少年前的自己了,尚九熙不禁笑到。猛然间,他好像想到了什么,拿着照片急匆匆地去了储藏室,翻腾半天,在一沓陈年旧画里提溜出一张不太起眼的素描——


记得北京的盛夏向来是炎热的,对完活的周一面对这样的酷暑,二人倒是十分默契的选择了吹着空调在宿舍里躲懒。前阵子陈九品买了一个万把元的照相机,这对一个刚工作没多长时间的新手来说确实是个奢侈的事情。


“大雷你说说你,现在好点的手机也不贵,像素还好。一把咱十好几场的钱都花出去了...“尚九熙看着坐在沙发上鼓捣相机的陈九品,一边在画板上偷画着他的样子一边嘴上却开玩笑般调侃着。


“这可叫‘仪式感’...~”


陈九品特地拉长了声调,趁着尚九熙不注意,举起相机找好角度,只听“咔嚓”一声...


完蛋。


“好啊陈雷你偷拍我!”


“欸欸文博儿!冷静!别抢!我给你看,给你看...”


“哈哈哈哈拿来吧你!”


尚九熙几乎是听到声响就扔下笔朝着沙发扑过来,半个身子伏在陈九品身上,一只手抓着对方托着相机举高的手腕。


时间在那一刻仿佛静止了,两人从未离的这么近,尚九熙只觉得脑子嗡嗡响,说笑声在霎时都化作湿润的热气拂过侧脸。陈九品就这样注视着他,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的红了脸。几厘米的距离,稍不留神就会对上彼此的嘴唇。


深觉不妥。权当是一直抻着也不好受,尚九熙轻轻地松开了手,半躺在沙发上,别过脸让自己试着忘掉刚才发生的事情。陈九品亦是如此,借口相机没电了就回了房间,走时还不忘拍了拍尚九熙的肩。


打那天起,尚九熙不仅连照片都没见着,连带着那个相机,陈九品后来也再没拿出来过。两个人接着有说有笑,一起上班,一起赶场,写不出作品的时候去郊外玩,绝口不提那天的事。甚至拆伙来猝不及防,好多话偏偏来不及讲就匆忙咽回肚子里。


再后来,见面的时间越来越少,过去的事情也随着时间慢慢冲淡。七八年过去,各自早就成家立业,再不是那个二十几岁的人了...



“好家伙,文博儿,你这是要转行开超市啊。”何九华乐乐呵呵的帮忙接过尚九熙手里大包小包的东西,顺便连带调侃到,“我记得去年我三十...”


三十岁是大日子,尚九熙那天跟上货一样往家里搬东西,礼物有师兄弟给的,有粉丝送的,还有远在东北的七大姑八大姨寄过来的,好不热闹。


尚九熙听这话把来自东北的土特产往地上一撂,转换成大东北的碎嘴子,“不是我说,何九华,何健,你瞅瞅你家逗哏一天天过个生日大包小包的往家提溜累得跟死狗似的你也不说心疼心疼,想想你三十,你咋不寻思你三十还收获一个男朋友?!”


“还笑还笑,嘴都咧到耳朵了也不知道有啥可乐的...”


“还有啊,何九华,你可还没给我礼物呐...唔...”


话音未落,何九华顺势就吻了上来。推也推不开就放弃挣扎了,再次松开的时候,就看见尚九熙满脸通红还带着微喘。何九华宠溺地刮了一下他的鼻子,“笑我家文博儿可爱呢~”


“三十岁快乐男朋友,而立之年也要永葆童真时的快乐~”


随后便贴到爱人的耳边,悄声说了些什么。随后露出一丝狐狸般的笑,再加上尚九熙红透的脸颊,以及那句丝毫没有气势的“何健你滚蛋..”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何九华接过尚九熙手里的东西,边找着存放的地方边说着,“九品刚来过了,跟他那个新搭档霄颐一起的。你没在,说了两句话就把礼物放下了。我跟他说你在剧场呢,你见着他了吗?”


尚九熙先是一愣,随后摇摇头,没见,可能是没去吧,“他都说了点啥啊?”


“也...没说什么,问候了问候,他拿的那本书还是全英文的,还说尚老师而立之年也要不断保持学习啊。挺哏儿的不是?他人不错的,当年...”


何九华自顾自的说着,尚九熙无奈地笑着看着他,这么多年了,打认识的那天起,说起来没完没了的毛病一直没改。


没改没改吧,也挺好。


“文博儿,你要不看一下那本书?里边要是有祝福的话什么的咱好再发个短信谢谢人九品。毕竟你跟人家曾经搭档一场不是?”


“看过啦~”尚九熙顺手翻了翻,除了在扉页上写了官方的那几句生日祝福,倒也没什么特殊。英文小说读起来费劲,便先放到书架上,等着汇报演出以后边学着英语再慢慢看。



照片从书里掉出来的时候,尚九熙还挺惊喜的,往日的一幕幕又浮现在眼前。照片,素描,正好相对的角度——陈九品照出他认真作画的样子,尚九熙勾勒出陈九品端着相机研究的模样——正诉说着那年盛夏交杂的美好和青涩。


尚九熙拿起照片,找回原先掉落出来的位置,靠近内容的中间,有句话覆盖上了浅紫色的荧光记号——


“For you, a thousand times over.”

(“为你,千千万万遍。”)


“要是写点什么话呢?...”


背面略显粗糙的感觉引起了注意,尚九熙端详了空白处很久,随手摸了支笔。笔尖小心翼翼的落在纸面上,之后发出了“唦唦”的声音。周围的深色也让凹凸不平的痕迹透了出来。


“那年盛夏午后,尚好,和你。”



我们还是太胆小,谁都不敢往前;我们最终还是错过了。


要是我当时把照片给你看,要是我当时没松开你的手,...要是我能早一点看到这句话...


水滴落下,模糊了画中的年份,也模糊了画中人的笑颜,那份记忆再也抓不到了。


皆为遗憾。

                           

           END

柒柒

假如死的不是苏格兰,而是波本

  观影的是大大自己原创世界,并且有些,不喜欢左上角https://topkillerdaren22011.lofter.com/post/73d4e6fd_2b7cef779 

  观影的是大大自己原创世界,并且有些,不喜欢左上角https://topkillerdaren22011.lofter.com/post/73d4e6fd_2b7cef779 

梅什金

  Mimi N作品

  

  

  

  转载

  只是看了后深有感触的分享,若造成侵权请提醒我,会删除的

  Mimi N作品

  

  

  

  转载

  只是看了后深有感触的分享,若造成侵权请提醒我,会删除的

一起去未来!(开学停更)

失重半生 05

宋亚轩视死如归一般地坐在杨濯对面,他心里明白杨濯是把他旁边的位置留给自己的,可他仍然选择了对面。杨濯似乎是看出他的意图,也没逼迫他,勾勾嘴角,然后开口。 

 “都是你爱吃的,吃吧。”

 宋亚轩在心里再次感叹这个男人的可怕,自己从来没告诉过他自己的任何事情,他却将自己爱吃什么都调查得一清二楚,宋亚轩觉得手里的筷子瞬间重了起来,他几乎要拿不动。 

 杨濯明显感觉到宋亚轩的局促不安心,轻笑一声,端起酒杯走到他旁边,将自己杯子里的酒倒出一些给宋亚轩,示意他喝下去。

 “别怕,下药这种事我不做的。”

 宋亚轩眼神微暗,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酒精划过喉管,刺激食道,火辣辣的不舒服,宋亚轩皱起了眉头。......

宋亚轩视死如归一般地坐在杨濯对面,他心里明白杨濯是把他旁边的位置留给自己的,可他仍然选择了对面。杨濯似乎是看出他的意图,也没逼迫他,勾勾嘴角,然后开口。 

 “都是你爱吃的,吃吧。”

 宋亚轩在心里再次感叹这个男人的可怕,自己从来没告诉过他自己的任何事情,他却将自己爱吃什么都调查得一清二楚,宋亚轩觉得手里的筷子瞬间重了起来,他几乎要拿不动。 

 杨濯明显感觉到宋亚轩的局促不安心,轻笑一声,端起酒杯走到他旁边,将自己杯子里的酒倒出一些给宋亚轩,示意他喝下去。

 “别怕,下药这种事我不做的。”

 宋亚轩眼神微暗,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酒精划过喉管,刺激食道,火辣辣的不舒服,宋亚轩皱起了眉头。杨濯看他喝下去,白皙的脖颈晃在他眼前,看着他眼热,然后慢悠悠的开口,话里的内容让宋亚轩如坠冰窖。

 “因为我有很多办法得到你……”

 “下药……是我最不想的一种。”

 宋亚轩的手在桌下捏紧了拳头,被杨濯看见,他放下酒杯,将宋亚轩的手握在手里,帮他放松。

 “杨总……我不值得你为我费这么大心思。”

 宋亚轩嗓音都在颤抖,想从杨濯手里抽出自己的手,却被杨濯越握越紧。

 “谁说的?”

 杨濯松开宋亚轩,看着他惶恐的样子,心里没来由的开心,他往酒杯里倒酒,红色的液体刺痛了宋亚轩的眼睛,他更害怕起来。

 “我喜欢你,你就值得。”

 话音刚落,红色液体就倾落而下,全撒在宋亚轩的衬衫领口处,宋亚轩惊呼出声想站起来,却被杨濯摁住大腿。

 “别这样……求你了……”

 宋亚轩越是害怕,杨濯就越是开心,他的手在宋亚轩的大腿上来回抚摸,宋亚轩抖着嗓子求饶。

 见宋亚轩反应越来越木讷,杨濯只得放开手,重新坐回他对面。

我产品什么时候生八个

吐槽一些转载收费

  有时候想知道,明明是转载的twi(或者其他平台)上的太太的作品,但是为什么我却要给你送付费礼物才能存图?这图是你画的吗?给原作者送付费礼物是可以的,但是明明不是你画的你却要我给你钱才能存图。更可气的是原作者说过可以存图,到你这就成付费的了。

别惦记🙂有困难可以说,没必要恰这个钱🙂

  有时候想知道,明明是转载的twi(或者其他平台)上的太太的作品,但是为什么我却要给你送付费礼物才能存图?这图是你画的吗?给原作者送付费礼物是可以的,但是明明不是你画的你却要我给你钱才能存图。更可气的是原作者说过可以存图,到你这就成付费的了。

别惦记🙂有困难可以说,没必要恰这个钱🙂

橙子猪猪

第5章 005章:青蝠令

  他却不知周芷若此时亦是暗暗心惊,她内功虽深,拳脚功夫却因年纪太小骨骼柔嫩而只练了一年有余,九阴白骨爪和摧心掌刚刚有点火候,倘若慢上一点半星,恐怕就败在了韦一笑的寒冰绵掌之下。

  “你是什么人?是你救了我?”韦一笑牙齿打架,浑身缩成一团,虽为周芷若所救,但戒备更甚。

  “我是谁,你不用知道,不是敌却也非友。”周芷若将药瓶扔到他怀里,“你内伤未愈,现在又加重了,这是武当派的疗伤灵药,给你!当然,你若担心有毒的话就别吃!”

  韦一笑看向周芷若,发现她只有八九岁年纪,顿时十分郁闷,抖着手倒出两枚药丸服了。

  反正对方武功极高,若想要他的性命,根本不必多此一举。

  周芷若见他服过......

  他却不知周芷若此时亦是暗暗心惊,她内功虽深,拳脚功夫却因年纪太小骨骼柔嫩而只练了一年有余,九阴白骨爪和摧心掌刚刚有点火候,倘若慢上一点半星,恐怕就败在了韦一笑的寒冰绵掌之下。

  “你是什么人?是你救了我?”韦一笑牙齿打架,浑身缩成一团,虽为周芷若所救,但戒备更甚。

  “我是谁,你不用知道,不是敌却也非友。”周芷若将药瓶扔到他怀里,“你内伤未愈,现在又加重了,这是武当派的疗伤灵药,给你!当然,你若担心有毒的话就别吃!”

  韦一笑看向周芷若,发现她只有八九岁年纪,顿时十分郁闷,抖着手倒出两枚药丸服了。

  反正对方武功极高,若想要他的性命,根本不必多此一举。

  周芷若见他服过白虎夺命丹后,中气渐复,身形一动,踉踉跄跄地冲向门外,立即明白他想干什么了:“韦一笑,船上是过江的客人,不准你吸他们的血,会连累我爹!”周致远至今都不知她懂得武功,她可不想吓到周致远。

  韦一笑脚下一顿,怪笑道:“你到底是谁?居然知道我韦一笑的底细?”

  转头细细地打量周芷若,年幼秀美,韦一笑暗暗诧异,不知她出于何门何派。

  “青翼蝠王韦一笑,明教紫白金青四大法王之一,轻功天下无双,修炼寒冰绵掌走火入魔,必须得吸活人热血才能压制寒毒。”周芷若见他停下脚步,眼里闪过一丝赞赏,“我只是渔家贫女,既不是明教的人,也不是名门正派的人,你大可放心地在这里养伤。”

  渔家船只,最不容易引起江湖人士注意。

  “多谢!出去!”韦一笑只觉浑身寒透,鲜血如冰,连忙把拳头塞进嘴里咬住,极力压抑住想喝热血的欲望,周芷若白嫩纤小,鲜血的香味无时无刻不在吸引着他去咬破她的喉咙。

  “算你有点儿良心!”周芷若绕到他身后,运起内力为他驱除寒毒。

  小红趁机离开,潜入水中。

  这次用的时间比上次多了近一倍,周芷若内力虽然精湛,但两次驱毒,耗费甚多,等她收手的时候,面色惨白如雪,幸而她练的乃是玄门正宗内功,未曾被寒毒反击入体,“只要你不催动内力,暂时不会有性命之危,我可不会救你第三次。”

  韦一笑元气略略恢复,颤声道:“多谢姑娘相救!”话音刚落,船舷处红光一闪,小红昂首而入,朝周芷若吐信摇尾,十分谄媚,与此同时,一条金光闪闪的奇蛇悄无声息地顺着船舷爬进后舱,眼里尽是臣服之色,温驯无比。

  周芷若见状便知小红之意。

  “这是什么蛇?”韦一笑裹着被子烤着火问道。

  来得正好!周芷若亮出五指,指甲飞快划破蛇腹,取出一枚深紫色的圆球蛇胆吞了下去,然后运功,奇经八脉间的内息绵绵密密,浑厚无比,片刻间便已恢复,且略有进益,动作熟练已极,取过蛇胆后那蛇依旧扭曲,小红随后迅速吸取毒囊,皆大欢喜。

  韦一笑顿时目瞪口呆:“生服蛇胆,你竟不怕蛇毒?”

  蛇胆虽有灵效,但必须以烈酒解毒,否则极容易中毒。

  “我已经吃了数年,没中过毒。”周芷若打坐运气,功力一复,便坐到后船剥皮洗肉,切段腌渍,这几天不缺蛇肉可吃了,“可惜蛇胆性凉,不然对你内力大有好处。”

  小红吞完毒囊,缠在她手腕上兀自充当红镯。

  “这是什么蛇?”韦一笑自认见多识广,却对这红蛇和金蛇没半分了解。

  “不知道。”周芷若把洗干净的蛇皮晾在船舱外,她已存了不少蛇皮,打算给父亲缝一件皮甲,免得三年后还有中箭之险。她前世走遍天下,寻找前人遗迹,东到桃花岛,南至大理,西及天山,北达寒极,亦未曾见过这种奇蛇。

  原来,此蛇乃是菩斯曲蛇,极难捕捉,神雕侠杨过曾经服用过数十枚蛇胆,内力大增,败金轮法王于终南山上,后来经一灯大师说明,方知此蛇来历,惜周芷若足迹虽然遍布天下,却未曾去过终南山的活死人墓,否则她便会从杨过留下的生前手札中得知此蛇的来历。

  韦一笑郁闷极了,这丫头小小年纪,怎么这么精明沉稳?江船抵达岸边,天色已晚,韦一笑悄然登岸,潜入蒙古鞑子的府邸,捉了一名鞑子兵吸干鲜血,然后回到船上,寒毒虽然压制住了,但内伤却未痊愈,他觉得在船上养伤比较安全。他神出鬼没,一走一回,来无影去无踪,周致远竟一点都没发觉。

  “你怎么又回来了?”周芷若以为韦一笑会一走了之。

  韦一笑哈哈大笑:“我还没摸清你的底细,怎肯甘心离去?”

  周芷若扁扁嘴:“你们明教无数教徒分布大江南北,我可不信在这一带会没有人前来接应你。你贵为明教护教法王,却屈身于小小江船之中,岂不让人笑话?”

  “笑话!我韦一笑想在那里就再哪里,谁敢说二话?”

  “明教逍遥二仙,四大法王,五散人,五行旗,未必没有比你地位高武功高的。”

  “你对我们明教倒是知之甚详,一般人只知其名,而不知其人。”

  “是吗?”周芷若有些惊奇。

  “中原武林对明教的了解只停留表面,极少有人知道教中高手的身份来历。丫头,我瞧你对明教如此了解,而且年纪轻轻便身具高深武功,不如跟我入教吧,以驱除鞑虏复我汉人河山为己任,不负一身所学。”韦一笑登时生出拉拢之心,并不把周芷若当做小孩子。

  “你们明教四分五裂,群龙无首,又是中原武林六大门派的眼中钉肉中刺,我才不加入!”周芷若可不想当张无忌的下属,“我孑然一身,无忧无虑,比起被门派束缚可要自由得多。”

  韦一笑一怔:“你这是何意?”

  周芷若道:“入正派,会与明教作对,入明教,便是正派仇敌。倒不如亦正亦邪,随心所欲,不分正派魔教,只分人之善恶。”这样一来,头上无人发号施令,她会幸福得多。

  明教行事虽恶,却以反元驱胡为己任,在大义上远胜名门正派。

  正派名声是好,但假仁假义者众多。

  她不厌恶明教,却也未必喜欢名门正派,情愿做无门无派的人。

  韦一笑听了,不再邀她入教,数日后,伤势痊愈,临走前送了一枚在明教中代表青翼蝠王的青蝠令给周芷若:“青蝠令仅次于逍遥二仙的铁焰令,你凭此令,可号令明教分坛弟子为你办事,但必须符合明教教义,不可与蒙古鞑子为伍。”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