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转载

54051浏览    82937参与
茶岚君

都是美人儿哇……(痴呆)

作者见水印,侵删致歉!

都是美人儿哇……(痴呆)

作者见水印,侵删致歉!

伊佺

哈姆莱特 [第一幕]

1

        都是自己人。

        丹麦王的臣民。

        祝你们晚安!


2

        那是扰乱我们心灵之眼的一点微尘。


3...




1

        都是自己人。

        丹麦王的臣民。

        祝你们晚安!


2

        那是扰乱我们心灵之眼的一点微尘。


3

        披着殓衾的死人都从坟墓里出来,在街道上啾啾鬼语,星辰拖着火尾,露水带血,太阳变色,支配潮汐的月亮被吞蚀得像一个没有起色的病人。


4

        我要挡住它的去路,即使它会害我。


5

        我听人家说,报晓的雄鸡用它高锐的蹄声,唤醒了白昼之神,一听到它的警告,那些在海里、火星、地下、空中到处浪游的有罪的灵魂,就一个个钻回自己的巢穴里去;这句话现在已经证实了。


6

        那时候,他们说,没有一个鬼魂可以出处行走,夜间的空气非常清静,没有一颗星用毒光射人,没有一个神仙用法术迷人,妖巫的符咒也失去了力量,一切都是圣洁而美好的。


7

        可是瞧,清晨披着赤褐色的外衣,已经踏着那边东方高山上的露水走过来了。


8

        所以,在一种悲喜交集的情绪之下,让幸福和忧郁分据了我的两眼,殡葬的挽歌和结婚的笙乐同时并奏,用盛大的喜乐抵消沉重的不幸。


9

        可是来,我的侄儿哈姆莱特,我的孩子——(旁白) 超乎寻常的亲族,漠不相干的路人——为什么愁云依旧笼罩在你的身上?

        不,陛下;我已经在太阳里晒得太久了。


10

        不要老是垂下了眼皮,在泥土之中找寻你的高贵的父亲。你知道这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情,活着的人谁都要死去的,从生活踏进永久的宁静。


11

        这些才真是给人瞧的,因为谁也可以做作成这种样子。它们不过是悲哀的装饰和衣服;可是我的郁结的心事却是无法表现出来的。


12

        那后死的儿子为了尽他的孝道,必须有一个时期服丧守制,然而固执不变的哀伤,却是一种逆天悖理的愚行,不是堂堂男子所应有的举动;它表现出一个不肯安于天命的意志,一个经不起艰难痛苦的心,一个缺少忍耐的头脑和一个简单愚昧的理性。


13

        既然我们知道那是不可避免的事,无论谁都要遭遇到同样的经验,那么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固执地把它介介于怀呢?


14

        上帝啊!上帝啊!人世间的一切在我看来是多么可厌、陈腐、乏味而无聊!哼!哼!那是一个荒芜不治的花园,长满了恶毒的莠草。


15

        脆弱啊,你的名字就是女人!


16

        这是一举两便的办法,霍拉旭!葬礼中剩下来的残羹冷炙,正好宴请婚筵上的宾客。霍拉旭,我宁愿在天上遇见我的最痛恨的仇人,也不愿看到那样的一天!


17

        要是它借着我的父王的形貌出现,即使地狱张开嘴来,叫我不要作声,我也一定要对它说话。


18

        罪恶的行为总有一天会出现,虽然地上所有的泥土把它们遮掩。


19

        对于哈姆莱特和他的调情献媚,你必须把它认作年轻人一时的感情冲动,一朵初春的紫罗兰早熟而易,馥郁而不能持久,二分钟的芬芳和喜悦,如此而已。


20

        可是你必须留心,他有这样高的地位,他的意志并不属于他自己,因为他自己也要被他的血统所支配;他不能像一般庶民一样为自己选择,因为他的决定足以影响到整个国本的安危,他是全身的首脑,他的选择必须得到各部分肢体的同意。


21

        留心,奥菲利娅,留心,我的亲爱的妹妹,不要放纵你的爱情,不要让欲望的利箭把你射中。一个自爱的女郎,若是向月亮显露她的美貌就算是极端放荡了;圣贤也不能逃避谗口的中伤;春天的草木往往还没有吐放它们的蓓蕾,就被蛀虫蠹蚀;朝露一样晶莹的青春,常常会受到罡风的吹打。所以留心吧,戒惧是最安全的方策。


22

        可是,我的好哥哥,你不要像有些坏牧师一样,指点我去险峻的荆棘之途,自己却在花街柳巷流连忘返,忘记了自己的箴言。


23

        两度的祝福是双倍的福分;第二次的告别是格外可喜的。


24

        相知有素的朋友,应该用钢圈箍在你的灵魂上,可是不要对每一个泛泛的新知滥施你的交情。


25

        倾听每一个人的意见,可是只对极少数人发表你的意见;接受每一个人的意见,可是保留你自己的判断。


26

        尽你的财力购置贵重的衣服,可是不要炫新立异,必须富丽而不浮艳,因为服装往往可以表现人格;法国的名流要人,就是在这点上显得最高尚,与众不同。


27

        不要向人告贷,也不要借钱给人;因为债款放了出去,往往不但丢了本钱,而且还失去了朋友;向人告贷的结果,容易养成因循懒惰的习惯。


28

        正像有了白昼才有黑夜一样,对自已忠实,オ不会对别人欺诈。


29

        你的话已经锁在我的记忆里,那钥匙你替我保管着吧。


30

        而且,父亲,他差不多用尽一切指天誓日的神圣的盟约,证实他的言语。


31

        嗯,这些都是捕捉愚蠢的山鹬的圈套。我知道在热情燃烧的时候,一个人无论什么盟誓都会说出口来;这些火焰,女儿,是光多于热的,刚刚说出口就会光销焰灭,你不能把它们当作真火看待。


32

        在个人方面也常常是这样,由于品性上有某些丑恶的瘢痣;或者是天生的——这就不能怪本人,因为天性不能由自己选择;或者是某种脾气发展到反常地步,冲破了理智的约束和防卫;或者是某种习惯玷污了原来令人喜爱的举止;这些人只要带着上述一种缺点的烙印——天生的标记或者偶然的机缘——不管在其余方面他们是如何圣洁,如何具备一个人所能有的无限美德,由于那点特殊的毛病,在世人的非议中也会感染溃烂;少量的邪恶足以勾销全部高贵的品质,害得人声名狼藉。


33

        尊严的丹麦先王,啊,回答我!不要让我在无知的蒙昧里抱恨终天;告诉我为什么你的长眠的骸骨不安窀穸,为什么安葬着你的遗体的坟墓张开它的沉重的大理石的两颚,把你重新吐放出来。


34

        殿下,要是它把您诱到潮水里去,或者把您领到下临大海的峻峭的悬崖之巅,变成疯狂,那可怎么好呢?你想,无论什么人一到了那样的地方,望着下面千仞的峭壁,听见海水奔腾的怒吼,即使没有别的原因,也会起穷凶极恶的怪念的。


35

        我的运命在高声呼喊,使我全身每一根微细的血管都变得像怒狮的筋骨一样坚硬。


36

        幻想占据了他的头脑,使他不顾一切。


37

        我的时间快到了,我必须再回到硫磺的烈火里去受煎熬的痛苦。


38

        我可以告诉你一桩事,最轻微的几句话,都可以使你魂飞魄散,使你年轻的血液凝冻成冰,使你的双眼像脱了轨道的星球一样向前突出,使你的纠结的鬈发根根分开,像愤怒的豪猪身上的刺毛一样森然耸立;可是这一种永恒的神秘,是不能向血肉的凡耳宣示的。


39

        赶快告诉我,让我驾着像思想和爱情一样迅速的翅膀,飞去把仇人杀死。


40

        要是你听见了这种事情而无动于衷,那你除非比舒散在忘河之滨的蔓草还要冥顽不灵。


41

        可是正像一个贞洁的女子,虽然淫欲罩上神圣的外表,也不能把她煽动一样,一个淫妇虽然和光明的天使为偶,也会有一天厌倦于天上的唱随之乐,而宁愿搂抱人间的朽骨。


42

        甚至于不给我一个忏罪的机会,使我在没有领到圣餐也没有受过临终涂膏礼以前,就一无准备地负着我的全部罪恶去对簿阴曹。


43

        萤火的微光已经开始暗淡下去,清晨快要到来了,再会,再会!哈姆菜特,记着我。


44

        记着你!是的,我可怜的亡魂,当记忆不曾从我这混乱的头脑里消失的时候,我会记着你的。记着你!是的,我要从我的记忆的碑板上,拭去一切琐碎愚蠢的记录,一切书本上的格言、一切陈言套语、一切过去的印象、我的少年的阅历所留下的痕迹,只让你的命令留在我的脑筋的书卷里,不搀杂一些下贱的废料。


45

        我的记事簿呢?我必须把它记下来:一个人可以尽管满面都是笑,骨子里却是杀人的奸贼。


46

        你们可以去照你们自己的意思干你们自己的事——因为各人都有各人的意思和各人的事,这是实际情况——至于我自己,那么我对你们说,我是要祈祷去的 。


47

        说的好,老鼹鼠!你能够在地底钻得这么快吗?好一个开路的先锋!


48

        霍拉旭,天地之间有许多事情,是你们的哲学里所没有梦想到的呢。


49

        好,朋友们,我以满怀的热情,信赖着你们两位。


50

        这是一个颠倒混乱的时代,唉,倒霉的我却要负起重整乾坤的责任!



12种颜色
💦 愿你有魄力选择你想要的,...

💦  愿你有魄力选择你想要的,也愿你有能力去承担你所选择的。

💦  愿你有魄力选择你想要的,也愿你有能力去承担你所选择的。

12种颜色
舞者 …… 312

舞者       ……       312

舞者       ……       312

我们正值年少轻狂

逛微博时发现的

论一个rapper的自我修养

考试前还不忘说rap

最后一张看起来考的好像不错

接下来就静候佳音❤️

逛微博时发现的

论一个rapper的自我修养

考试前还不忘说rap

最后一张看起来考的好像不错

接下来就静候佳音❤️

anhqk
鲁迅、胡适、钱穆与轻佻的当下...

鲁迅、胡适、钱穆与轻佻的当下

文 | 朱学勤


01


我时常想起鲁迅,想起胡适,想起钱穆,不太想得起梁实秋、林语堂、周作人。

对鲁迅,我的认识有过反复,感情上有过起伏。60年代至70年代是信奉,80年代则是怀疑、疏离,甚至有点厌烦。80年代最后一年起,才明白自己所处的年代还是鲁迅的年代。


在片面信奉的年代所形成的读者与作者的关系,无异于一场包办婚姻。除了意识形态读物,你能够读到的另一种读物就是鲁迅,你对20世纪上半叶的了解如果不满于教科书的灌输,那就去读鲁迅全集后面的注解。由此产生的热爱,是盲目的热爱,没有经过选择的热爱,与包办婚姻有什么两样...

鲁迅、胡适、钱穆与轻佻的当下

文 | 朱学勤


01


我时常想起鲁迅,想起胡适,想起钱穆,不太想得起梁实秋、林语堂、周作人。

对鲁迅,我的认识有过反复,感情上有过起伏。60年代至70年代是信奉,80年代则是怀疑、疏离,甚至有点厌烦。80年代最后一年起,才明白自己所处的年代还是鲁迅的年代。

 

在片面信奉的年代所形成的读者与作者的关系,无异于一场包办婚姻。除了意识形态读物,你能够读到的另一种读物就是鲁迅,你对20世纪上半叶的了解如果不满于教科书的灌输,那就去读鲁迅全集后面的注解。由此产生的热爱,是盲目的热爱,没有经过选择的热爱,与包办婚姻有什么两样?包办婚姻是不牢靠的,很容易被第三者插足。80年代一来,有多少精神世界的新鲜第三者打将进来?由此产生包办婚姻破裂,出现另一种选择,完全正常。经受了80年代的冲击,还固守在原来的状态,并不令人尊敬,而是一种很可怕的状态。

 

80年代结束,所有搅动起来的东西开始沉淀下来。这时逐渐对鲁迅发生回归,发生亲近。此时回归,可以说是痛彻心肺之后的理解。他那样肃杀的文风,我一度以为是他个性所然,后来方明白是那样的现实环境逼出了那样的文风,甚至可以说,是那样的时代需要那样的文风。他正是以那样的文风忠实地反映了那个时代的黑暗。反过来,现在读林语堂,读梁实秋,你还想象就在如此隽永轻淡的文字边上,发生过“三·一八”血案,有过“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当然,在那样的心境中,鲁迅也消耗了自己。他是做不出也留不下钱钟书那样的学问了。

 

我怀念鲁迅,有我对自己的厌恶,常有一种苟活幸存的耻辱。日常生活的尘埃,每天都在有效地覆盖着耻辱,越积越厚,足以使你遗忘它们的存在。只有读到鲁迅,才会想到文字的基本功能是挽救一个民族的记忆,才能多少医治一点自己的耻辱遗忘症,才迫使自己贴着地面步行,不敢在云端舞蹈。

 

此外,还有一个私心所为,那就是对文人趣味的厌恶。这可能是我的偏见。在鲁迅的同时代人中,多多少少都会读到那股熟悉的气味,惟独鲁迅没有。而鲁迅,本来是比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更有资格过上那种精巧雅致的文人生活。在鲁迅的精神世界里,通常是文人用以吟花品月的地方,他填上的是几乎老农一般的固执。他是被这块土地咬住不放,还是他咬住这土地不放,已经无关紧要。要紧的是,他出自中国文人,却可能是唯一一个没有被中国的文人传统所腐蚀的人。这是一件很平淡的事,却应该值得惊奇。

 

我曾经以俄国的车尔尼雪夫斯基、别林斯基和陀斯妥耶夫斯基的高度苛求过鲁迅。后来才明白,在一个没有宗教资源的世俗国度,鲁迅坚持在那个世俗精神能够支撑的高度上,已经耗尽了他的生命。想想看,中国人成天念叨鲁迅,有无一人敢于继承他的精神、他的风格?仅此一点,就说明了全部。人人都能谈鲁迅,却是把鲁迅高高挂起,把人晾在高处,任其风干。鲁迅的生前并不快乐,鲁迅的死后更为凄惨。

 

鲁迅是留下了缺憾的。


null

02


现在知识界用以平衡鲁迅的是梁实秋,是林语堂,是周作人。而我以为,真正能够平衡鲁迅,在鲁迅之外树立另一价值坐标,同时也不辱没鲁迅的是胡适。

胡适的一生是坚持自由主义的一生。难能可贵的是,他是以与这一信仰相匹配的温和态度坚持了60年,同时不失坚定。他既未被那个时代所激怒,在激怒中一起毒化;又未被逃避那一时代的文人情趣所吸引。他完全有理由走向这两极的某一极,但是这个温和的人竟然做到了某种倔强性格做不到的事情——始终以一种从容的态度批评着那个时代,不过火,不油滑,不表演,不世故。仔细想想,这样一个平和的态度,竟能在那样污浊的世界里坚持了60年,不是圣人,也是奇迹。胡适的性格,与这一性格生存的60年环境放在一起,才会使人发现,这也是一件值得惊讶的事。

 

胡适学术建树一般,但大节不坠,人格上更有魅力。鲁迅生前对他有过苛评,但在鲁迅死后,当后人问及胡适对鲁迅的评价时,胡适却告诉来者,不能抹煞周氏兄弟在近代文化史上的独特贡献。雷震一案发生,胡适原来对雷震那样的活动方式有保留,用今日某些人合情又合理的标准,胡适完全可以袖手旁观,指责雷震犯了“激进主义”病症。谁也没有想到,当被问及对此事的反应时,胡适竟然那样动了感情。他当场以宋人杨万里诗《桂源铺》作答:

 

万山不许一溪奔,

拦得溪声日夜喧。

等到前头山脚尽,

堂堂小溪出前村。

 

我曾经与一位学界老人谈论此事。老人当时正病卧沉榻,突然从床上坐起,口诵此诗,热泪盈眶!


null

03


我还时时想起钱穆。

 

《八十忆双亲 · 师友杂忆》,那样的书名,未及开卷,就让人体味到儒家的生命观照,是那样亲切自然: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精神生命则发育于师友。两种生命皆不偏废。

 

学者需钱穆的学术专著,一般读者仅钱穆回忆录即可获益匪浅。钱穆以研究中国文化史著称,他的回忆录本身就提供了一部中国近代文化变迁的可信注解。

 

钱穆没有读过大学。但是他在苏、锡、常度过的小学、中学生涯,同学中有刘半农、陈天华、瞿秋白,教师中有吕思勉等,一时人文之盛,令今天牛津、剑桥的博士都羡慕不止。1941年夏,他回乡省亲,当时声望已不在吕思勉之下,吕思勉邀其回母校常州第五中学讲演,钱穆恭敬从命。一代国学大师,与当年的师长比肩而立,竟句句以学生自居。他谆谆告戒那些年轻的校友:

 

此为学校四十年前一老师长,带领其四十年前一老学生,命其在此讲演。房屋建筑物质方面已大变,而人事方面,四十年前一对老师生,则情绪如昨,照样在诸君之目前。此诚在学校历史上一稀遘难遇之事。今日此一四十年前老学生之讲辞,乃求不啻如其四十年前老师长之口中吐出。今日余之讲辞,深望在场四十年后之新学生记取,亦渴望在旁四十年之老师长教正。学校百年树人,其精神即在此。

 

钱穆在学问上与新文化运动分道扬镳,但是他公正地感谢是新文化运动的中坚人物提携了他。顾颉刚回苏州探亲,发现了钱穆的才华,推荐他进燕京大学任教。一个没有大学文凭的中学教师,一步登上了大学讲台。后来,他与胡适失和,但并不影响胡适聘他任北大教授。所有这些回忆,反过来该能纠正一些时令学人对新文化运动及其人物批评过盛?


null

鲁迅、胡适、钱穆,三人之间,一个与另一个相处不睦。然而他们却构成了30年代知识界的柱梁。我们是喋喋不休地重复梁实秋的雅舍、周作人的苦茶、林语堂的菜谱,还是老老实实地告诉我们的学生,我们曾经有过鲁迅的社会批判、胡适的自由思想与钱穆的严谨学业?三者合一,应该成为我们向学生介绍30年代知识分子的三种主要形象。那是一个已经逝去的铁三角,他们凝视着这个轻佻的当下,沉默不语。




我们正值年少轻狂

就不能让人好好高考了?!!!😠😡🤬

高考多么重要的事!!!

希望嘉嘉不要被影响到❤️

祝嘉嘉考出好成绩❤️


就不能让人好好高考了?!!!😠😡🤬

高考多么重要的事!!!

希望嘉嘉不要被影响到❤️

祝嘉嘉考出好成绩❤️


凌曦璃

第六章 永生茶

  终章 但愿爱人如初见。


  倩儿觉得这个男孩好像哪里见过,想想可能是错觉吧。她打开包包找出手机,信号满满的。习惯性的点了一下邮箱,叮当一声,手机发出提示声。


  “您有一封新的邮件”


  倩儿点开邮件,发现发件人居然是自己,她觉得有点奇怪,点开读了起来。


  —————————————


  2017年9月27日


  “你好啊,倩儿,我是你。


  如果你感到诧异的话,因为你已经忘记了自己。


  我们都是没有初心的人,现在,我要把它还给你。


  我是你,请你不要怀疑,因为我最了解你。


  你最喜欢的茶是龙井,最喜欢的...

  终章 但愿爱人如初见。


  倩儿觉得这个男孩好像哪里见过,想想可能是错觉吧。她打开包包找出手机,信号满满的。习惯性的点了一下邮箱,叮当一声,手机发出提示声。


  “您有一封新的邮件”


  倩儿点开邮件,发现发件人居然是自己,她觉得有点奇怪,点开读了起来。




  —————————————


  2017年9月27日


  “你好啊,倩儿,我是你。


  如果你感到诧异的话,因为你已经忘记了自己。


  我们都是没有初心的人,现在,我要把它还给你。


  我是你,请你不要怀疑,因为我最了解你。


  你最喜欢的茶是龙井,最喜欢的颜色是红色。


  你最向往的生活是老了以后能有一个小房子,在里面做自己喜欢的园艺,和最爱的人一起变老。


  这是一封未来的你,写给你的信。


  此时此刻,我替你做了一个决定,帮你保守了一个任何人都没有办法保守的秘密,你再也不用担心那是什么了。


  这是一个巨大的诱惑,我不能告诉任何人,包括我自己。


  可我又想,终有一天我要面对自己在乎的人,衰老死亡时,我还可以像现在一样保持沉默吗?


  如果我为自己的亲人揭开了秘密,可亲人还有亲人,挚友还有挚友,他们都能保持沉默吗?


  所以,让秘密从自己脑子里消失,是最好的选择。


  嗯。


  我让你选了时光倒流的路,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我舍不得自己内心的爱情,不忍其枯萎。


  我希望自己能再爱一次。


  爱是这个世界上最值得珍惜的体验,可造化愚弄了我们,让这万物的变迁永不停止。此刻对面就是我曾经的爱人。可我对他一点兴趣都没有,即使我们裸体相见,也不会产生任何好奇了,为何爱情会衰退,不能永藏新鲜。


  是什么埋葬了初心?


  我刚刚去过一个地方,那是未来的自己,拿着你梦寐以求的茶树。


  那时我满脑子都是自己的欲望,如果没有找到永生茶,可能我没有办法明白,什么才是我最珍贵的东西。直到回到原点,我的内心平复时,才为自己感到愧疚,我怎么能枯萎成那种样子。


  我竟然让一个外物占据我的所有内心。


  幸好我还有一条可以时光倒流的路,可以回到我与他最相爱的时候。可我没有把握,没有把握让时光停在我想要的地方,那个地方我们最相爱,也因为陌生能给予对方足够的尊重,让我们有能力重新完善自己的人格,拥有更坚实的内心。


  如果此刻,你感受到爱他,那就请用心去呵护吧。


  如果此刻,你的内心已然了无牵挂,那是因为时光倒流到了你们还没有相识的时候。


  这样,我们就能把对方都忘记了。


  这封信我仍存私心,我知道,如果我把信都发给双方,就可以让双方相聚如初。


  可我还想保留重新选择的权力。


  无论你选择与何人相恋,最后恋人之间的爱情都会被时间冲淡。虽然他不如你聪明,不如你好学,甚至毫无耐心,但我看到在最危险的时候,他会毫不犹豫的挺身而出。


  这是剥离所有欲望后人性的善良。


  善良是爱情最好的归宿吗?


  他就躺在我的对面,一身伤痕,累得直打呼噜。


  身上的伤一定很疼吧,也没见他说过一句疼。有这么一个愿意为你付出的人,就在这里了。


  好吧,知道的越多,枯萎的越快对吗?我不想把太多的悲伤带给自己,如果现在你看到一个满身都是伤痕的男孩子,那他就是你的爱人。


  你决定吧。


  最后,永生茶是假的,你不用再找了。


  再见,未来的自己


  —————————————






  倩儿看完信,赶紧站起来,公车寻视了一遍,都没发现身上有伤的人。


  倩儿回到自己的座位,看了看旁边的男孩。


  这个男孩子满身的尘土,好像跋涉过很多地方,可完全没有受过伤的样子。


  公车到站了,嘎吱一声门打开,陆陆续续的下了好多人。


  倩儿想了想,也许刚刚在哪里错过他了,念了一句:“不行!”一下子站了起来,冲下了车。


  车子关上门,往前开走了。


  赶集的人密密麻麻,倩儿被围在了人海里。


  人海茫茫,


  何处是我们的初心?


  这就是人间的烟火啊。


  倩儿着急的转了几个圈,完了,找不到了,刚刚下车的人,一个都找不到了。


  这时候,有人拍了一下倩儿的肩膀。


  倩儿回过头来。


  时间静止了。


  是严岩吗?


  可倩儿此刻连那个人的名字都不知道呢。


  谁知道他的名字呢?


  长什么样子呢?


  到底我们在期待与谁相遇?


  ……


  “猴儿姑娘,又见面啦!”倩儿回过头来看是一个英俊的少年,少年挤出一点儿笑容,好像刚学会笑一样。


  “你是谁?”倩儿问。


  “你不记得我拉?咦,踢我一脚的那个猴子呢?”,英俊的少年左看看,右看看。


  “什么猴子?”,倩儿有点不知所措了。


  “就是刚刚车上,坐你旁边的那个猴子啊,”英俊少年回答:“你们昨晚不是一直在一起吗?”


  倩儿一听,惊醒了,突然明白了什么事情,赶紧回头找刚刚的公共汽车。


  那辆公共汽车已经驶出了好远好远,但还可以看到一点尖儿,




  红灯


  远处的公车停了呢






  










  全文完













  ————————————————




  我本来是宇宙中的一颗尘埃,我经历了如此之多不可思议的事,直到看到了一切的形成与发展,直到我内心充满了人的七情六欲,才甘愿化作此颗茶树。


  《彭祖永生茶》




  ————————————————

  

  

凌曦璃

第五章 但愿爱人如初见

  “再见了”


  倩儿过去拍醒严岩,严岩揉着惺忪睡眼起来了。


  “走啦?”严岩打了一个哈欠。


  “嗯,走吧。”倩儿说。


  两个人穿好衣服,下到了小石坡底。严岩刚要往前走,倩儿拉了一把严岩,说:“这边,我们往这边”。


  “往回走?不走狼人带的那条路吗?”严岩问。


  “嗯,我怕那边又遇上狐妖狗妖的,我们往回去的路走好了”倩儿眼睛看向别处,好像在躲闪什么。


  “呃?怎么突然说话变得这么犹豫的?”严岩有点不习惯,他习惯了倩儿对他的大呼小叫,就接着问:“倩儿,你咋了?怎么感觉不对啊,不是有什么事不想和我说吧?”


  “没有,我怎么会有事情瞒着...

  “再见了”


  倩儿过去拍醒严岩,严岩揉着惺忪睡眼起来了。


  “走啦?”严岩打了一个哈欠。


  “嗯,走吧。”倩儿说。


  两个人穿好衣服,下到了小石坡底。严岩刚要往前走,倩儿拉了一把严岩,说:“这边,我们往这边”。


  “往回走?不走狼人带的那条路吗?”严岩问。


  “嗯,我怕那边又遇上狐妖狗妖的,我们往回去的路走好了”倩儿眼睛看向别处,好像在躲闪什么。


  “呃?怎么突然说话变得这么犹豫的?”严岩有点不习惯,他习惯了倩儿对他的大呼小叫,就接着问:“倩儿,你咋了?怎么感觉不对啊,不是有什么事不想和我说吧?”


  “没有,我怎么会有事情瞒着你。”倩儿不敢看严岩。


  两个人在一起久了,肯定瞒不过对方的。严岩双手扶着倩儿的肩膀,把倩儿掰来面对自己,倩儿连忙把头低下来。


  “倩儿,有事你说啊,到底怎么了。“严岩问。


  “没有,真的没有,你别问了。”倩儿还是不肯抬头。


  “那我不走了”,严岩做状把包放到地上。


  倩儿见严岩这样,想了一会抬起头说:“好,我告诉你,但你不能告诉别人,要帮我保守秘密”。


  “秘密?”严岩眼睛突然一亮,“哇,是不是你又发现啥宝贝啦?”


  “是的,我们一边走一边说吧”,倩儿拉起严岩。


  “好嘞~”,严岩一把站了起来。


  两个人沿着来时的路往回走了,严岩时不时扯一下树叶,玩一下溪水,心情雀跃。


  走了一会,严岩突然问倩儿:“你刚想和我说啥来着?”


  倩儿一下愣住了:“我有话要和你说吗?”


  “我怎么记得你要和我说什么?”严岩挠了挠头,断片了,“我记得…好像…呃…,对了,你问我待会吃什么来着,对不对?”


  “好像是,”倩儿想了想,突然一抿嘴:“那你待会得带我吃好吃的。”


  “那当然,妥妥的。”严岩一把牵起倩儿的手,“走,哥带你去觅食”。


  不知道为什么,严岩抓住倩儿手的时候,倩儿突然心头一颤,觉得对方的手如此有意义,不知觉的握紧了严岩的手。


  “前面有个石头坎,你小心一点啊,我先过去,然后在对面接着你”,严岩说。


  “好~”倩儿等严岩跳到对面,递出手让严岩拉着。


  倩儿往前一跃,严岩一下托住倩儿的腰子,缓冲了倩儿的前进速度,但还是架不住冲劲,倩儿一把就钻到了严岩的怀里。


  严岩连忙抱住,生怕两个人都摔到地上。倩儿跳入严岩怀里,严岩闻到了倩儿身上的味道,女人的味道。严岩突然心咯噔了一下,久违的心动。


  这是怎么了?严岩想。


  倩儿从严岩怀里钻出来。


  “没事吧?”严岩拍拍倩儿头上的落叶。


  “没事,我们到哪啦?”倩儿一脸的红晕。


  严岩从包里拿出手机打开卫星地图,“就快了,再往前走就是大路了。”


  “好,那我们向着胜利前进!”,说罢倩儿牵起严岩的手。这是倩儿今晚第一次想牵严岩的手,像情侣的那种牵手。倩儿也没有意识到,为什么自己会想要牵严岩。


  “严岩,我们出发啦~”,倩儿灿烂如花。


  “好” 严岩被倩儿拉着,就像小车拉大车。


  严岩和倩儿都开心极了,就像小时候去春游。


     (详见图片) 

  

        再折了几个弯,就看见山下的公路了。前面有个小石阶通往底下,旁边立着小碑写着“千尺潼”字样。


  石阶大概有十几米高,只有一个绳梯贴着石阶,一次只能下去一个人。


  “倩儿,我先下去,我在下面接着你哦。”严岩一脸坏笑,想着待会在下面又可以拥抱倩儿,就可以顺便再揩油一把了。


  “好啊,那你得把我接住了。”倩儿捂着嘴咯咯笑:“那你可别把我腰弄坏了”


  两人默契的一顿打闹。


  严岩顺着绳梯了下去了。


  倩儿刚准备下去,见底下的严岩楞了楞,像失忆一般。


  严岩头也不回的走了。


  “哎,严岩~,你去哪啊?你等等我”,倩儿见状赶紧喊道。


  倩儿连忙顺着绳梯下去找追,可到了下面。倩儿也楞了楞,就不再追寻严岩了。


  -----------------------------


  天微微亮起,朝阳唤醒大地。


  天际火红的云彩,森林的鸟儿开始叽叽喳喳。


  这是崭新的一天。


  “这应该会有公车了吧?”倩儿自言自语道,“哎,果然诶”。倩儿快步走向对面的公车站,这里还站着另外一个等公车的男孩,倩儿不经意和他对视了一下,相互礼貌的点了点头。


  “咦?我的包咋会在这里?”倩儿看到自己的包躺在对面的亭子里,连忙跑过去捡了起来,翻了翻,还好手机还在没被偷去。翻包的时候突然掉出一根东西。倩儿捡起一看,原来不知哪里来的小树枝,随手就扔了去。


  最早班的公车吭哧吭哧的开过来了,打开车门。倩儿上了公车,刚刚一起等车的那个男孩也上来了。


  公车里坐满了人,胖子司机不耐烦的大声说:“请乘客走后面去!后面还有位置“,说罢又嘟囔了一句,”奇怪了,今天早班怎么这么多人。”


  倩儿在颠簸的公车上摇摇晃晃的往后走,公车上的人穿的衣服怎么都好奇怪呢?大多都是不合身的。倩儿扫了两眼,在众目睽睽下也没好意思再看,就赶紧往后走去。


  倩儿经过车子中部的时候,一个俊美的少年一直盯着倩儿看。倩儿本来就长得漂亮,习惯时常被人关注,所以也没太在意他。


  倩儿刚走到车尾,一对坐在后排的双胞胎小朋友突然变得神情紧张。他俩穿的衣服特别逗,袖子都快拖到地了,感情他们把爸爸的衣服穿出来了吧。


  这对小朋友好像很怕倩儿的样子,在倩儿走到他们旁边的时候,一溜儿就跑到了车前头。


  倩儿见腾出了两个空位,就坐了靠窗的那个。尾随上车的男孩就坐到了倩儿旁边。


  “刚刚那个臭道士好凶哦,妈妈。我都说了不吃虫子了,他还要摆出一堆好吃的虫子。还好我一开始就吃得饱饱的,不然就忍不住了。”倩儿听见前传来声音。


  “恩,乖,真聪明。”旁边的母亲摸着他的头说。


  倩儿向车窗外看去,所有一切都在后退。


  远处的山脉层层叠叠,在晨光下嵌上金边。


  倩儿伸了个懒腰,觉得内心十分舒畅。


  倩儿回过头来,打量了一下身旁的男孩。


  --------------------


  但愿爱人如初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