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轰爆

1395.5万浏览    12311参与
爆心地欧派粉丝俱乐部会员

轰爆(3/50)一百天

  

  是前几天 看到的距离今年结束还有一百天的梗 但是画得太慢了  应该有后续 

轰爆(3/50)一百天

  

  是前几天 看到的距离今年结束还有一百天的梗 但是画得太慢了  应该有后续 

-巫梓-

  #我的英雄学院##爆豪胜己##轰爆##轰爆##轰焦冻# 这里退坑很久想出点谷子,本子,漫画类都是生肉,小说类都是国内太太的。

all出以下几本【轰爆】共20本(已出几本),所有漫画本子购买记录都有,漫画类都是从海外虎穴上购入的,小说一部分是漫展买的,可以单购几本,all in会包邮,出货都走鱼

  #我的英雄学院##爆豪胜己##轰爆##轰爆##轰焦冻# 这里退坑很久想出点谷子,本子,漫画类都是生肉,小说类都是国内太太的。

all出以下几本【轰爆】共20本(已出几本),所有漫画本子购买记录都有,漫画类都是从海外虎穴上购入的,小说一部分是漫展买的,可以单购几本,all in会包邮,出货都走鱼

一個出物號
  佔tag致歉,退坑出圖上所...

  佔tag致歉,退坑出圖上所有。

  1.下月初發,全都可拆出;

  2.多帶或all走會塞點小禮物,也可以小刀;

  3.走xy 需要什麼請私,不接受代拍或走其他平台,僅出物不聊天。 

  佔tag致歉,退坑出圖上所有。

  1.下月初發,全都可拆出;

  2.多帶或all走會塞點小禮物,也可以小刀;

  3.走xy 需要什麼請私,不接受代拍或走其他平台,僅出物不聊天。 

唐瓶子R君

看了p1可以看p2调理一下_(:з」∠)_

看了p1可以看p2调理一下_(:з」∠)_

花椰菜🥦

出点本子,可拆,有的带点明信片色纸什么的,大部分都是中文的,还有一本exchange 封面放不出来有的全新,有的本有瑕疵有意私聊

出点本子,可拆,有的带点明信片色纸什么的,大部分都是中文的,还有一本exchange 封面放不出来有的全新,有的本有瑕疵有意私聊

冰冻趴菜

碎纸片

有一点轰爆元素

?为什么不让过啊为爱发电也不行吗

碎纸片

有一点轰爆元素

?为什么不让过啊为爱发电也不行吗

拉斐尔去哪儿

我想问问谁有《被嫌弃的爆豪的一生》……😭😭😭😭我知道作者塌了但我真的忘不掉

我想问问谁有《被嫌弃的爆豪的一生》……😭😭😭😭我知道作者塌了但我真的忘不掉

moony

【收本】

蹲点轰爆/出胜  出本的 都可以来问问!!!

大概会定金hold到年底。

不知道如果现在收不到,以后是不是就再也没有了。

蹲点轰爆/出胜  出本的 都可以来问问!!!

大概会定金hold到年底。

不知道如果现在收不到,以后是不是就再也没有了。

每当困意来袭的时候。
  “完全不明白在气什么⋯⋯。...

  “完全不明白在气什么⋯⋯。” 

  

  “完全不明白在气什么⋯⋯。” 

  

NN-

太阳雨

*轰切爆

*2V1/轰爆BE/切爆OE

*全文2.7k+


太阳雨是什么?小学的时候,我问胜己。胜己告诉我,太阳雨,说的是在晴天时下雨。

胜己是我的妈妈,他和我的爸爸,也就是轰焦冻,在十八岁时一起生下了我,但我不知道轰焦冻去了哪里。

胜己很聪明,好像知道一切问题的答案。还有,他做什么都能做得很好,尤其是做饭。我最爱吃胜己做的荞麦面。

至于我为什么要问太阳雨是什么,就要说到切岛哥哥了。

我和胜己第一次遇到切岛哥哥时,是一个晴天,那年我三年级。

当时我和胜己逛商场。我想买一个洋娃娃,胜己答应了我。但当我出了商场时,却想买另一个款式的娃娃。

第二次了,胜己自然不会轻易答应我的请求......

*轰切爆

*2V1/轰爆BE/切爆OE

*全文2.7k+


太阳雨是什么?小学的时候,我问胜己。胜己告诉我,太阳雨,说的是在晴天时下雨。

胜己是我的妈妈,他和我的爸爸,也就是轰焦冻,在十八岁时一起生下了我,但我不知道轰焦冻去了哪里。

胜己很聪明,好像知道一切问题的答案。还有,他做什么都能做得很好,尤其是做饭。我最爱吃胜己做的荞麦面。

至于我为什么要问太阳雨是什么,就要说到切岛哥哥了。

我和胜己第一次遇到切岛哥哥时,是一个晴天,那年我三年级。

当时我和胜己逛商场。我想买一个洋娃娃,胜己答应了我。但当我出了商场时,却想买另一个款式的娃娃。

第二次了,胜己自然不会轻易答应我的请求。

“那我们玩石头剪刀布。”胜己指着商场外的一个楼梯,“一个人赢一局就迈一层楼梯,如果你没能先我一步走到最顶上的话,那你就输了,不可以买第二个娃娃。”

胜己喜欢这样教育我,让我在公平的竞争中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我早已习惯,所以非常开心地答应了他。

其实胜己很让着我,在其中几局里变了手势,让我赢了。可最后,我还是输掉了。

那时我太小了,输掉了就喜欢哭。

一开始,我只是安静地留下几滴眼泪,后来我一抬头,看到了胜己站在最上方的画面,忍不住号啕大哭。比起胜己,我看起来太弱小了。我一边哭一边迈台阶,为了跟上胜己。

走到胜己的身旁后,胜己伸手摸上我的发顶,说:“要愿赌服输,而你也要明白,你不会一直输掉。”

但年幼的我无法因为这句相对来说比较有深意的话而平静下来,我一直在哭。情绪来得特别猛,我不能思考。

这个时候,突然下起了雨。这是我的个性。我的个性没有胜己那么直接和厉害,我只是在哭的时候能引起小范围的降雨。

胜己不喜欢雨,我的个性却跟降雨有关,我更自责了,无法自控地哭得更厉害。

胜己蹲下身和我平视,双手抓着我的手,说:“我们控制一下,好吗?”

他的刘海被雨水打湿了,看起来有些狼狈。我把被他握着的一只手抽了出来,揉了揉哭得发酸的眼睛。

“对、对不起。”我说。

可是我无法控制啊。

雨一直下着,胜己一直蹲在我面前,握着我的手在等我再次平静。

就在这时,切岛哥哥打着一把伞,走到了我和胜己身边。

切岛哥哥有一头红发。我视线模糊,看到了他的脖子。他的脖子上流着粉红色的水。我以为他流血了,有点担心。

“你们没有伞的话,可以拿这把伞用。”切岛哥哥说。

胜己起身,先说了一句:“谢了。”之后才接过雨伞。

“不用客气。”

“哥哥,你不用打伞吗?”我看着切岛哥哥,“会感冒的。”

“没关系的,我很强壮。”切岛哥哥笑着,转过头和胜己对视,“没有其他事的话,那我就先走了。”

胜己点了下头。

在切岛哥哥转身欲走时,我忍不住叫住他,问:“哥哥,你流血了吗?”

切岛哥哥呆滞了一瞬,而后摸上自己的脖子,摊开手掌放到面前看了看,这才对我说:“不是的,你不要担心,这是我染的头发掉色了。”

虽然不知道染发又是个什么概念,但我还是点点头。期间我的注意力被切岛哥哥的发色吸引了,所以已经不再哭了。

切岛哥哥发觉雨停了,像是突然发现了什么,十分惊喜地对我说:“你的个性是太阳雨吗?”

我不知道太阳雨是什么,但我确实会让天气产生变化。

“我会下雨!”我说。

“很了不起。”切岛哥哥说,“这次真的再见咯!”

“哥哥再见!”

说完这些话后,我们终于分别。

在回家的过程中,我问了妈妈,太阳雨是什么?妈妈告诉了我答案。

后来我一直在思考,我能在天晴时让天上下雨,这个个性会不会跟轰焦冻的个性有关呢?

其实我一直不知道轰焦冻长什么样子,也不知道有关于轰焦冻的一切事情。我的爸爸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究竟是什么样的人能让妈妈一直牵挂呢?我想知道这些,它们一直困扰着我。

直到我上了初中,我才看到了轰焦冻的照片。

胜己偶尔会背着我翻一本薄薄的相册。他其实不是个喜欢经常记录生活的人,更专注于当下,对于留下某个时段的记忆这种事并不是非常在意。

这本相册,可以说是他为数不多的纪念品。

有天当他出门取快递,没来得及把相册收好的时候,我偷看了他的相册。

相册被摊开来放在客厅的茶几上。

刚上初中的我有些叛逆,跟胜己年轻的时候一样,不听话。所以我没帮胜己把相册收起来,而是翻看了起来。

里面插着十几张照片,还有两三张拍立得,以及一封内容很少的手写信。

轰焦冻长得很帅,是标志的帅哥。他和胜己站在一起时,画面很和谐。轰焦冻的眼睛像猫,胜己的眼睛像狐狸。

我其实和轰焦冻长得有点像,虽然发色跟妈妈一样,但我的头发是柔顺的,而且五官和轰焦冻长得大差不差。

我问过胜己我长得漂不漂亮,胜己说漂亮,尤其是眼睛。

现在我知道了,原来我更像爸爸。胜己夸我的时候,是不是也想到了爸爸呢?

很快,我看到了那封信。

胜己似乎不常碰这封信,所以纸质仍旧很新。

我把信拆开了。

“胜己,我要走了,这次的任务很危险,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安全回来,所以想跟你说些话。你经常跟我说我很肉麻,但我没有意识到,接下来所说的话,希望你看到以后不要生气。你常说我看起来很笨,总是大面积使用冰。我最近在想,更温柔一点的,是不是冰化成雨呢?但你又不喜欢雨。我又想,太阳雨如何?我很好奇,我们的孩子,以后会有什么样的个性。照顾好自己,不要难过。我们下个月见。”

信的内容就到这里。

我想起胜己的同事跟我提过,轰焦冻在一次战斗中遭遇了不幸。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我总觉得这是爸爸写给妈妈的最后一封信。

把相册摆回原样之后没过多久,胜己就回来了。

我跑过去抱住胜己,耳朵贴在胜己的心脏部位。我记得在我小时候,我看到过胜己心脏处的皮肤,那里有一道狰狞的疤痕。

那是胜己差点失去生命的证明,也是他的纪念品之一。痛苦的纪念品。

“妈妈。”我抱着他,叫他妈妈。

胜己摸着我的头,问:“怎么突然这么叫我?”我以前只叫他胜己。

我还是叫他:“妈妈。”

胜己也抱住我。“好吧。”

那天晚上我失眠了,我在想,胜己和轰焦冻究竟经历过什么呢?胜己一个人生活,其实是不幸福的吧?只有我爱胜己,对于胜己这么好的人来说,远远不够。他值得得到更多人的爱,满满的爱。

在我上初二的时候,胜己突然和切岛哥哥走得很近。

我没有问他具体是因为什么,也没有问他们两个之间相处的细节。我只是觉得,胜己或许要得到更多的爱了。

虽然不打算提这件事,但有天早上,是个晴天,胜己却主动把我叫到身边,想和我谈谈。

他说,切岛哥哥在追求他。他问我,我的建议是什么?

“妈妈。”我又叫他妈妈,“你要幸福,爸爸也说,照顾好自己,不要难过。”

胜己哭了。我第一次见到胜己哭。

他的发小告诉我,他年轻时哭起来十分狼狈。但现在好像不太一样。

他经历了很多事情,已经变得稍显麻木,所以只会无声流泪,甚至连表情都没有变化。

我抱住胜己。“妈妈,不要哭,你哭的话,我也要哭了。”

胜己一定要幸福,这是我和爸爸共同的愿望。太阳雨,是爸爸想要给妈妈的一份温柔。

我听着妈妈的心跳。我也哭了。

外面下起了雨,是一场太阳雨。



fin_

NN-

晚安

*轰出胜

*2V1/轰爆HE/出胜BE

*全文3k+


外面现在三十多度。

绿谷出久左右手分别提着两个大容量的行李箱,在爬楼梯。他的手心出了些汗,这样握着手柄有些打滑。太热了,T恤也被汗水沾湿,粘在背上,不舒服。他慢悠悠地迈着台阶,整个人的姿势显得十分狼狈。

他刚大学毕业,和另外两个大学同学合租了一间房。房子在一个老旧小区里,没有电梯、没有物业,甚至选在最高层,图的就是便宜。他现在正在往合租房里搬东西,搬完这两个行李箱就结束了。

两分钟后,他爬到了最高层,也就是八楼,敲响了一扇门。

门开了,爆豪胜己站在屋内,示意他进来。

爆豪胜己便和他合租的大学同学之一,也是他暗恋了四年的人......

*轰出胜

*2V1/轰爆HE/出胜BE

*全文3k+


外面现在三十多度。

绿谷出久左右手分别提着两个大容量的行李箱,在爬楼梯。他的手心出了些汗,这样握着手柄有些打滑。太热了,T恤也被汗水沾湿,粘在背上,不舒服。他慢悠悠地迈着台阶,整个人的姿势显得十分狼狈。

他刚大学毕业,和另外两个大学同学合租了一间房。房子在一个老旧小区里,没有电梯、没有物业,甚至选在最高层,图的就是便宜。他现在正在往合租房里搬东西,搬完这两个行李箱就结束了。

两分钟后,他爬到了最高层,也就是八楼,敲响了一扇门。

门开了,爆豪胜己站在屋内,示意他进来。

爆豪胜己便和他合租的大学同学之一,也是他暗恋了四年的人。

他换好拖鞋,随着爆豪胜己走进客厅。

空调开着,站在屋子里,他一下子觉得舒服了许多。

坐在沙发上休息没多久,爆豪胜己就告诉他,一共三间卧室,一人一间,并且把他的那间指给他看。

他应了声好,便拖着行李箱推开了房门。

让他意外的是,有只看起来很肥的狸花猫,正躺在床上假寐。

这让他以为自己走错房间了,赶忙转过头对爆豪胜己说:“小胜,这确定是我的房间吗?”

爆豪胜己闻声走来,往屋里看了一眼,发现了那只猫,皱着眉答到:“是你的房间没错,但它又到处乱窜。”

而后,爆豪胜己进入屋子里,走到床边,提着猫的后颈,把猫抓了出来。

“这是你的猫吗?”绿谷出久问。

“不是。”

那应该就是轰焦冻养的了。爆豪胜己曾经对绿谷出久说过,轰焦冻很喜欢毛茸茸的看起来可爱的动物。

轰焦冻也是绿谷出久的大学同学,和爆豪胜己的关系似乎非常不错,是最早和爆豪胜己结伴搬来出租屋的。

绿谷出久突然有种自己是局外人的错觉。

第一天,绿谷出久没有见到轰焦冻。

轰焦冻是第二天清晨回来的,他极力克制着开门的力道,所以响动并不大,没有吵醒爆豪胜己。但绿谷出久起的早,因而在准备早餐的时候和轰焦冻打了个照面。

两个人草草地打了招呼后,轰焦冻便往房间里走。

不过轰焦冻是往爆豪胜己的房间去的,绿谷出久见状,想要提醒轰焦冻走错了,但他转念一想,轰焦冻都搬来这么久了,应该不会记错这些。轰焦冻应该是找爆豪胜己有事吧。

当绿谷出久站在烤面包机前往凹槽里塞吐司的时候,爆豪胜己的房间里突然传出了喊声。

“说了几次了,你不要大清早跑来亲我!回你自己房间去!”是爆豪胜己在喊。

一瞬间,绿谷出久的大脑一片空白。

原来他们在恋爱啊。所以轰焦冻才会一早跑到爆豪胜己房间里,给爆豪胜己送上早安吻。

不久后,轰焦冻被赶出房间,和绿谷出久对视一眼,无所谓地抱着在客厅玩的猫,回了自己的房间。

轰焦冻就是在这种事情上不容易害羞,所以他是爆豪胜己的恋爱天敌,在某种层面上来说,他也是爆豪胜己的最佳伴侣。

一整天,绿谷出久都没能缓过神,就连爆豪胜己和轰焦冻结伴出了门,他都没发现。他意识混沌地坐在客厅的茶几旁边为了求职简历犯愁,午饭和晚饭也没去吃。

转眼间天彻底黑了下来,绿谷出久没有开客厅的灯,只是拿了一盏台灯放在茶几上照明。

狸花似乎感觉到了孤独,步履轻巧地跳到了茶几上,在绿谷出久的手边窝着身子闭上了眼睛。

半夜十一点多,爆豪胜己和轰焦冻一道回了家,两人不知去干嘛了,皆带着满身疲惫。

轰焦冻开了灯,绿谷出久在暗处待久了,被灯光刺激到了眼睛。

“抱歉。”轰焦冻见此情况又把灯关上了。

绿谷出久立刻说:“没关系。”

爆豪胜己却摸黑一边往自己的屋子里走一边说:“笨手笨脚的,刚才让你做杯咖啡你糖浆都能放错量,我看这两千块钱你是拿不到了。”

轰焦冻在爆豪胜己身后跟着,接话说:“抱歉,你今天辛苦了。”

随后二人像是习惯性当作整栋房里只有他们一样,没有关房门,一起走进了屋子里,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旅行清单我重新写了,你上次写的那是什么东西,钱也好好算,等到最后咱们两个站到大马路上喝西北风吗?”

绿谷出久正在写字,听到这句话,他的笔尖在纸面上停顿了。

爆豪胜己在临近毕业那几天跟他提到过,他和轰焦冻最近正在一家咖啡馆做兼职。

绿谷出久想,他们估计是为了一起去旅行在做准备吧。

“抱歉,胜己。”轰焦冻的声音停了一秒,“我会好好做的,因为我真的很想和你去旅行。”

“别烦,知道了。”

“姐姐说这样很浪漫,所以……”

“你再说这种肉麻的屁话我就把你踹出去了。”爆豪胜己像是想到了什么,语气带着些许的恼怒,“那家伙还在外面呢,你快滚出去。”

“抱歉。”

话音刚落,轰焦冻就从爆豪胜己的屋子里出来了。

狸花见轰焦冻不忙了,便摇着尾巴跳下茶几,缠着轰焦冻的小腿开始乱蹭。

轰焦冻蹲下身,熟稔地摸着猫的下巴。

就这样过去很久,轰焦冻没主动和绿谷出久说过一句话。

绿谷出久心里清楚,他和轰焦冻其实不算熟,如果不是爆豪胜己,他们三个根本到不了一个屋檐下生活,自己也不可能租到这么便宜的房子。

在轰焦冻和爆豪胜己分别洗完澡后,绿谷出久一直忙到凌晨。

他太累了,所以直接关掉台灯,趴在茶几上睡着了。

一阵窸窣的衣服摩擦声响起,绿谷出久慢慢转醒,却不敢起身。

不知道轰焦冻和爆豪胜己在厨房里干嘛,可能是半夜起来想要倒水喝吧。

他们两个没有发现绿谷出久已经醒了。

轰焦冻在爆豪胜己的嘴上亲了一口,摸着爆豪胜己的眉间,说:“晚安。”

“嗯。”爆豪胜己有些困倦,提不起劲去生气,所以显得温和,“晚安呗。”

而后二人分别回了房间。

绿谷出久趴在桌面上,手臂已经被压麻了,直到他们把门都关上,绿谷出久才敢把胳膊抬起来。

翌日,绿谷出久在茶几上转醒。

他睡得并不好,做了几个噩梦,所以状态很差。他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还早。时间底下写着年月日,今天已经三十一号了。

爆豪胜己说他要在咖啡馆做一个月的兼职,或许明天,他和轰焦冻就要走了吧?

绿谷出久把上半身往后仰,将脖子靠在沙发上。

他以前想过,既然能和爆豪胜己合租,那么他大概有机会和爆豪胜己告白。

但他才刚来没几天,就发现爆豪胜己已经有了恋人。

他有些迷茫。

回想起四年的暗恋时光,爆豪胜己的存在对于他来说一直都是非常耀眼的。

爆豪胜己是那个一直走在他前面的第一名。

爆豪胜己也是一个心口不一,表面上看不惯他,却时常关心他的人。

就是这样,绿谷出久才觉得爆豪胜己很坏,也是这样,绿谷出久觉得爆豪胜己是个特别好的人。他没办法去恨他。他一直喜欢他。

轰焦冻和爆豪胜己在不久后又一起出了门。

绿谷出久在家投简历,就这样又过去了一天。

晚间他们到家又是很晚。

爆豪胜己把绿谷出久叫到身边,两个人面对面坐在茶几边上。

“我和轰焦冻明天就走了,我们两个要去旅行一个月,但房租和水电费会一直交,你住在这就行。”爆豪胜己说。

原来是为了交代这些。

轰焦冻在一旁插嘴:“如果可以的话,我的猫你可以帮忙喂一下吗?”

“你总麻烦别人干嘛?”爆豪胜己用纸巾团了个团,往轰焦冻身上扔。

轰焦冻慌乱地接过废纸团,说:“对不起。”

“没关系的。”绿谷出久说,“我可以帮忙。”

爆豪胜己睨了一眼轰焦冻,转过头对绿谷出久说:“那行吧,麻烦你了。”

他又说:“水电费什么的还是AA,到时候你发我一下。”

绿谷出久沉默了。爆豪胜己就是在这种事情上显得太周到,所以他没办法恨他。这份小小的善意,就当是对自己多年暗恋的补偿吧。

他没有推却,说:“好。”

一切处理妥当,爆豪胜己就去洗澡了。

今天爆豪胜己似乎格外累,匆忙洗完澡后连门都懒得关,直接大敞着房门,躺在床上睡了。

轰焦冻也睡了,房门紧闭。

绿谷出久把客厅的灯关上,整理好茶几上的自己的东西,准备回房。

但路过爆豪胜己的房间时,他停住了脚步。

爆豪胜己没有拉窗帘,月光照在他的脸上,显得十分恬静。他的睫毛偶尔会颤动。

绿谷出久突然想要伸出手去摸摸他的眼尾。

但他没有。他只是站在爆豪胜己的房门口。

“小胜。”他小声说,“晚安。”



fin_

淦他喵的

看了最新话深夜痛苦画画弥补心理创伤, 顺着xp画了哭包轰,呜呜呜我是小菜狗洗洗睡了

看了最新话深夜痛苦画画弥补心理创伤, 顺着xp画了哭包轰,呜呜呜我是小菜狗洗洗睡了

取名字什么的好难啊
出立牌,价合适就出

出立牌,价合适就出

出立牌,价合适就出

胜己在我怀里哭R

感谢外网的太太们,不然孩子早就饿死了😥


图源p站:落(p9

感谢外网的太太们,不然孩子早就饿死了😥


图源p站:落(p9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