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轻音

1431浏览    126参与
透明リョウ❀
2019.10.6//点图九宫...

2019.10.6//点图九宫格 第5张 

K-ON!-Yui //Don’t say “lazy”!.ver 用时6H

最近反而是完全不会上色了【说得以前会一样_(:з」∠)_

2019.10.6//点图九宫格 第5张 

K-ON!-Yui //Don’t say “lazy”!.ver 用时6H

最近反而是完全不会上色了【说得以前会一样_(:з」∠)_

totoro_be

描线+马克笔上色

描线+马克笔上色

翔宁

丰乡町立丰乡小学校  《K-ON!》 巡礼

丰乡町立丰乡小学校  《K-ON!》 巡礼

野树

【中篇】菠萝(下)。微虐/律澪友情向/轻音十周年

                                   ——致所有渐行渐远的友情。


【澪篇】

我第几十次摁亮手机,锁定屏幕上的信息栏还是空白的——大概收到律的回复要等明天了。

最后一条聊天记录停留在我一小时前刚发的“生日快乐[爱心]希望23岁的你天天开心”;上一条记录日期显示在差不多九个月前。

今天是律的生日,准确地说是“昨天”:因为日本比英国快八个小时。我这边现在的晚上六点已经是日本的次日...

                                   ——致所有渐行渐远的友情。

【澪篇】

我第几十次摁亮手机,锁定屏幕上的信息栏还是空白的——大概收到律的回复要等明天了。

最后一条聊天记录停留在我一小时前刚发的“生日快乐[爱心]希望23岁的你天天开心”;上一条记录日期显示在差不多九个月前。

今天是律的生日,准确地说是“昨天”:因为日本比英国快八个小时。我这边现在的晚上六点已经是日本的次日凌晨两点,律应该已经睡着了。

我自然没有忘记她的生日,如果说有什么人的生日比她的让我记忆更深刻,那便只有我爸爸妈妈和我自己了。实际上,第一个我有意去记住生日日期的人就是律。

从小学开始,我每年都有按时祝她生日快乐,无论距离多远从没中断过,是我们两人间无需多言的默契。

今年发送完祝福我才意识到时差的问题,律收到的时候生日已经过了,想到她有可能生日当天自始至终没等来我的惯例祝福,我感到一丝愧疚。

我闷闷地最后刷新了一下手机信息栏,果然还是没有动静。

“澪,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吗?”小和问道。

“啊?没有,没什么事。”我有点不好意思,收起手机放进衣袋。只有两个人吃饭的时候,在对面刷手机太不礼貌了。

我和真锅和在伦敦的一家西餐厅里吃饭,窗外是泰晤士河两岸朦胧的街景和远方闪烁着灯火的塔桥,和平又静谧。来英国读书已一年有余,我却依然看不够这里的景色,不想离去。

“不用太在意我,我只是看你好像有点焦虑,”小和笑了笑。“还有几个月我们就毕业了啊。澪之后想做什么呢?”

“我有点想继续在英国读博士,不过还没有最终确定......”我说。

“啊?我都不知道你原来是这样打算的,澪好厉害啊!”小和表现得很惊讶,没有出我意料之外。

“因为我之后想去大学文学院做老师,英国的博士读起来比较短一些啦。不过之后我肯定还是会回东京的,那边大学比较多,机会也多一些。”

“这样啊。其实我也基本上确定了去东京,已经联系好了一家律师事务所。太好了,我们在日本还可以经常见面呢。”

“真的吗!”

我像高三时和轻音部、小和她们分到了一个班时那样感到欣慰。

 

我自知大概是个内向型的人,不太从外部获取能量,没有太强的社交欲望,更没有主动认识新朋友的意识。所以,身边的朋友从来都只有那几个,而且我基本上都是被比我外向主动的朋友们“认领”走的。

虽然觉得一个人待着很自在,觉得大多数社交不是必要的,我偶尔也有孤独寂寞的时刻,想向朋友们寻求温暖。因此,虽然在友情关系里我基本很少主动过,实际上心里对老朋友们格外珍惜。

包括小和也包括律。

小和是个稳重可靠的人,经常给我职业和生活方面中肯的建议,是个称职的朋友。与小和非常不同的律是个有着男生般爽朗性格和幽默天赋的人,虽然有时做事异想天开让人无奈,又热衷开玩笑逗我生气,却意外地在关键时刻非常靠得住,是给我的生活带来精神支持和热闹气息的,独一无二的朋友。

在留学的日子里,与小和在一起我总有种极度平静的舒适感。但即使这样,我却还不时会想到和律她们三个在一起时经常闯祸、恣意欢笑的往事,哈哈,可能人就是永远不知足的。

我曾经以为自己是个现实又理性的人,每当看到律、唯她们做事无厘头的时候都忍不住感到头疼,就像高中时去京都休学旅行那次,甚至有点后悔和她们在一组里一样。

但是我渐渐发现,我潜意识里明明很享受这种随心所欲的、感性的快乐:即使律总吓唬胆小的我,没有她的玩笑我却会感觉寂寞;即使律总喜欢拉我尝试有风险的事情,我却跟着她体验了很多从未接触过的新奇的世界。

可能相比现实稳健,我向往的还是自己不具备的那种洒脱恣意吧——这是我珍惜与律在一起的日子的原因,尽管我很少提起。

我望向窗外,夜晚已经将空气编织成雾,笼罩着黑色的泰晤士河。

和律很久没有联系了,因为留学生活逐渐变得充实忙碌,我不知不觉就忘记了与她保持联系;与此同时,平时一向比我积极的律也没怎么找我,就失联到现在。

突然有些想念呐。

即使我一直在人际交往中保持随遇而安的心态,比起与朋友保持联系认为有过曾经的回忆就足够幸福,但此时此刻身在异乡的我的想念却是真实的。

快一年没有联系了,不知道她近况如何,心情是否愉快多过忧愁?

 

====

四年后。

我从英国博士毕业,目前在早稻田文学学术院下属文学研究科担任讲师。平时我是业余撰稿人,给杂志和周刊不定期投稿小说和杂文。我在新宿自己租了一间房子,每天生活充实而忙碌。

曾经的梦想,也算终于实现啦。


四年前决定继续读书之后,我回了一次日本。因为知道之后几年见的机会可能更少,我罕见地主动约了律吃饭。

约的时候发生了一个小插曲:我本想把在东京的律和小和一起约上,律听说小和要来之后表现出一丝犹豫,虽然没有明说,可我很熟悉她的语气里隐含的意思。

记得高中时,律曾就因为我和小和走得比较近而“吃醋”,她比起我来似乎在我们的友情中有更强的占有欲。虽然只是我的猜测,但她大概是觉得我们俩这段时间走得更近一些。

我不动声色地解释说小和有事不能来,其实私下单独约了她们两个,这个插曲算是结束了。

律和大学时的她变化很大,留起了过肩长发,穿着偏OL风,以前咋咋呼呼的性格竟然也收敛了许多,可能是由于在职场打拼的原因。

不变的,是她依然纯粹狡黠的笑容,和那改不了的捉弄我的习惯(在约定地点等待时突然从后面跳出来吓我)。

大概许久不见,我们一见面就忙着交换彼此的现状和信息。因为生活轨迹不同,共同话题变少,对话内容基本都是一个说、一个听的单向对话。

听她讲述了公司里的人情世故,我心里也暗暗羡慕她,羡慕她已经可以经济独立安定下来,律在这方面已经走得比我远了很多。律又给我讲了她在东京新认识的公司里关系比较好的同事,偶尔和她们去KTV、看电影消磨时间。我心里很为她高兴,希望热衷交友的她可以一直不会寂寞,天天开心。

在那之后,我很快又离开了日本,而这也是我和律最后几次见面。

 

读博士的三年很辛苦,而之后在早稻田的工作也比较多,我大多数时间潜心学术,没有怎么和老朋友们联系。自己喜欢的事业对我的人生而言很重要,因此一旦沉浸在事业中,我会不自觉忘掉很多事。

除了每年生日和节日的惯例祝福,我和律并不经常聊天,也很少见面。虽然在同一个城市里,我们却各自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忙碌应酬,为各自理想的生活努力着。

随着年龄增长,生活的个中滋味我们逐渐学会了独自吞咽;那些所见所闻都要及时与他人分享吐槽、遇到困难必须寻求朋友的安慰的青涩时光,似乎早已过去了。

自己的生活轨迹是独特的、私人的。那些对自己万分重要的喜怒哀乐于别人而言很难理解,更无法达到共情。与其从他人处寻求温暖排解寂寞,不如自己与自己和平相处,我总是这样想。

虽然我一向就是个不讨厌独处的人,最近却更深刻地发现:人人都是孤独的,但不必与孤独对抗,爱上孤独也并非难事。我想律一定也是这么感觉的。


其实对于友情也是同理。

理性如我总学不会主动维系友谊,与友谊的分离抗争。因为比起强行拉近人与人完全不同的轨迹,我更愿意随遇而安,聚散随缘,好好珍惜过去人与人一段段美好的回忆就够了。

就像我其实最珍惜和律在一起的时光,但现在却不会勉强和她保持联系,去试图努力重现那段快乐时光一样。

因为每个时期都有每个时期的风景啊!大学毕业与律分开后我遇见了性格相近的小和,而研究生毕业与小和分开后我又遇见了其他志同道合的友人。随着生活轨迹的变化,每个时期遇到的人都是独特而美丽的。

只要放下对每一段友谊“地久天长”的执念,“曾经拥有”就已经足够幸福了吧。

怎么说呢,虽然现在我们之间的距离变远,但我们过去共同的经历和时光早已成为了我身体的一部分,塑造了现在的我,并将化作回忆伴我一直走下去。

如果是律的话,会不会说我太理性,甚至冷漠呢?那家伙表面上看起来大大咧咧,其实心思很细腻,她会不会对我的被动态度感到失望呢。

但我觉得我不是冷漠,只是与渐行渐远的现实和解……就像与生命中的孤独和解一样。


====

没想到我可以获得社会上一个著名的新人文学奖,主办方邀请我去做一个半小时的演讲,我惊喜地同意了。

准备演讲时,闭上眼就能看到台下坐着几百人的大厅,其中有不少同行前辈,让我忍不住紧张起来。突然之间,仿佛像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却看到了似曾相识风景的错觉一样,我不知为何竟想起了小学时候一个扎着冲天揪的女孩子,一本正经教我把台下的观众都想象成菠萝的场景,忍不住笑出声来。

没想到这么久远的记忆片段一直存放在我的脑海里,竟成为了如今的我的力量。

那个女孩子叫田井中律,是我的发小,我的互补,我曾经独一无二的朋友。

那些和律和轻音部在一起时难忘的回忆纷至沓来,是啊,我怎么可能忘记呢。

我轻轻哼唱起《No,Thank you!》副歌部分,温暖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

思い出なんていらないよ

我们并不需要什么回忆

だって“今”强く、深く爱してるから

只因深深的爱着「现在」的人生

思い出浸る 大人のような甘美な赘沢

像大人一样 沉浸在过去甜美的回忆中

まだちょっと…远虑したいの

现在我们这样做….还是为时过早

【完】

 

写在后面:

  1. 终于写完了《菠萝》!把澪的性格和心境写好可太难了,大概是以两三个我身边朋友为原型的。不知道大家心里澪是个什么样的角色,能不能理解她,会不会喜欢她?

  2. 澪最后被我安排去了早稻田文学部,一是觉得文艺学术氛围很适合她,二是想到了堺雅人的经历不知不觉就(X在此给大家安利一下宝藏老男孩我叔。

  3. 轻音少女里面我最喜欢《No,Thank you!》这首歌,一是ed的MV风格和歌曲搭配很棒,二是日笠阳子的声音成熟好听,三是歌词是稍微有点东西的,不像其他HTT的歌那么傻白甜(中性词)。

    另:图片截自K-ON剧场版ed。


野树

【中篇】菠萝(上)。微虐/律澪友情向/轻音十周年

                                 ——致所有渐行渐远的友情。


【律篇】 

“出国留学?”

我重复了一遍秋山澪刚对我说的话,缓慢地眨眨眼。

“对…怎么说呢,想试试看自己的能力极限吧?”澪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笑,“其实,我一直想去华兹华斯的故乡读欧洲古典文学研究。这算是上大学之后最大的梦想吧。”

一时间接收了来自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巨大的信息量,我的头脑一片空白。即使对人际交往一贯...

                                 ——致所有渐行渐远的友情。

【律篇】 

“出国留学?”

我重复了一遍秋山澪刚对我说的话,缓慢地眨眨眼。

“对…怎么说呢,想试试看自己的能力极限吧?”澪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笑,“其实,我一直想去华兹华斯的故乡读欧洲古典文学研究。这算是上大学之后最大的梦想吧。”

一时间接收了来自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巨大的信息量,我的头脑一片空白。即使对人际交往一贯游刃有余的我,也突然不知该作何反应,才能恰到好处地收敛起自己不合时宜的震惊情绪。

大脑自动分出了两个“我”:第一个维持原样,负责继续恍惚发呆;第二个试图找回理性,不露马脚地扮演一个好朋友应该有的样子。

“那不是很棒吗!果然是澪,厉害啊!”第二个我露出惊喜的表情,大大咧咧地拍拍澪的肩。

“没有啦,其实明年这时候能不能申请到学校我也没底。但是不试试的话,我大概会后悔的。”澪说。果然是一如既往稳健谨慎。

我揽住澪的肩,假装皱着眉用抱怨的口气说:“你怎么之前从来没和我说过要留学的事?还有什么文学梦想?这么大的决定我都不知道。”

“律……我们是不同学院的,你也知道最近几个月我们一直没机会见面啊。”

“哈哈,哈,也是。”

我笑着,笑声却渐渐小了下去,声音里掩不住的失落像是精致的衣服里露出来的棉絮。

从小学一年级到高中毕业,我们比邻相居,形影不离,澪大大小小的事我都是第一个知道的。我甚至曾经奇怪地相信着,考上了同一所大学的我们也会一直打打闹闹下去,永不分开。

但那仿佛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我读完研究生就回日本呀!到时候我去东京找你。你以前不是一直说想去东京武道馆吗?”不知道是不是看穿了我复杂的心情,澪补充了一句。

“啊。必须的!”

我点点头,爽朗地、机械地笑着。

 

三年前,我和澪,唯还有䌷一起考进了同一所女子大学。我们都是高中时轻音部的乐队成员,是个非常要好的小圈子。

一直没有找到方向的我选了市场营销专业,主要还是因为它简单,不必花心思钻研吧。

我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澪选了比较文学专业,对此我不大意外。澪从小语文就好,作文比赛总是得奖,轻音部几乎所有原创歌词都是她写的。尽管澪唱歌和贝斯也很优秀,但她只是将音乐作为读书和写作以外的业余爱好罢了。我一直觉得,澪和文学的相适性就像面包和黄油,米饭和鱼子酱。

刚入学的第一年,我们四个重组了乐队,在学校做了几次令人印象深刻的演出。但到了大二大家忙起来,而且没有高中时放课后严格规定的社团活动时间,约排练变得很难。有时一周聚不了一次,我作为队长很为难。

另外,我也有了“新欢”:打篮球。在大学认识的同系朋友的推荐下,我加入了篮球部,迅速沉浸在球场上的快乐不能自拔。我承认我不像澪,不是那种特别执着于某几样东西的人,总需要新鲜感的刺激。

虽然我打篮球,却从没想过放弃架子鼓,只是偶尔对同时在两个部活动感到力不从心。发现另外三个人也总是忙到排练缺席,我便提议轻音部停止活动几个月,等大家有空后随时重新开始,大家都同意了。

没想到,轻音部一停就是两年……


刚停止活动的时候,细心的澪偶尔提醒我:“是不是要快点重新组织轻音部活动了?”

我总连连称是,却很快忘记了她的嘱咐。大概我心里觉得即使没有乐队的牵绊我们几个也不可能会分开吧,就像以前在高中没有社团活动也会去海边、去合宿一样,一直快乐下去。

澪虽然认真负责,却是个怕做焦点的被动型的人,她也并没有主动张罗轻音部活动。而且,即使没有一大群朋友,天性喜静的她还是可以听喜欢的乐队的歌消遣时间,乐在其中。

可是我错了,没有了“轻音部”这个形式,大家似乎少了理所当然见面的理由,也少了维系关系的责任感。经常是䌷有空但唯不在,唯有空了澪又不行,约了好几次都没成功。

约不到的前几周确实很空虚,但一旦原来的乐队排练被其他有趣的活动占据,一旦习惯了没有另外三人在身边的日常生活,大家都懒于改变现状了。我在篮球部认识了一群兴趣相投的新朋友,每天插科打诨异常地快乐,而她们三人也像我一样有各自充实的生活。人在这方面的适应力真的很强。

在那之后,轻音部很少再聚,只有我和澪还在默契地努力维持着偶尔聊天的关系。

再后来,上了大三,文学院总排前几名的澪总有写不完的论文和看不完的参考书,我们的宿舍和教室又离得太远,无形之中澪和我也见得越来越少。

澪告诉我她要出国读研究生的那个大三末尾,我们竟然已经半年没见了。

 

澪那古典文学的梦想和立志走向更广阔的地方的决心都让我惊讶,是我之前从没想到的发展。

一向胆小的她已经对自己的未来做出了这么多考虑,而我对她的了解却还停留在高中时候,习惯性自居“从小到大最了解澪的人”的我感到自惭形秽。

无论是小学帮澪克服恐惧当众演讲,还是初中带澪喜欢上夸张的摇滚音乐,抑或是高中拉澪一起加入轻音部,我一直扮演着给她鼓励、带领她前进的角色。而澪在上大学前也一直依赖着我,苦恼的事情总喜欢和我讲,胆怯时也不由自主地率先躲在我的身后。

然而,在没有我陪伴的日子里,原来她早已经可以自己勇敢向前走了,把我留在了身后她拉长的背影里。

这一次,我真正感到我们的距离在变远……


====

大学毕业前夕,拖延的我才开始找工作,最后机缘巧合去了东京一家游戏制作公司做策划。虽然薪酬不高,但提供创意的游戏产业非常适合我的性格和专业。

我也总算从随心所欲和孩子脾气毕业,慢慢找到适合自己的人生方向了……虽然比澪晚了太多。

选择东京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但隐隐约约觉得是因为澪走的时候那句话,说要去东京找我。

我这个人一贯懒懒散散,目标感不强,但她的话像是对我的某种期望,让我意识到自己应该还有未被开发的潜力。我就是这种类型的人吧,比起被自发的动力推动,被别人抱有期待才会更有干劲。

只是没想到,一开始引领澪的我现在反倒是被她无心插柳的话鼓励着前进了,哈哈。

 

澪这边如愿以偿,去了英国名校读欧洲古典文学研究。

她因为轻度社交恐惧几乎从来不发社交网站动态,却喜欢时不时私信给我发发生活照片,有我们毕业旅行时伦敦的旧地重游,也有约克、昆布兰、利物浦、爱丁堡等等许多我没见过的风景,配上她赞叹又快乐的话语:“律你看这个!好厉害啊!”

说不清是什么感觉,我只隐约觉得自己错过了很多重要的东西,甚至在没看清它们是什么之前就错过了。

“太幸运了,律你猜我今天在大学里遇到了谁!”某天下班回家,我看到了澪这样一条私信,后面加了好几个表示开心的颜文字。

“谁?”

“小和!”

澪兴奋地告诉我,她发现我们都熟悉的高中同学真锅和也在英国同一所学校读书。

和是一个可靠、认真、对自己要求很高的人,和澪性格的某些方面很像,她们高中在一个班的时候就非常聊得来。于是这两人自然地联络起来,在异国抱团取暖。后来,我开始经常在真锅和的动态看到澪的身影,有她们俩也有其他很多我不认识的同龄人,在镜头前露出自然纯真的笑脸。

与此同时,澪和我联络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了,就好像复刻大学时交集逐渐变少的历史一样……我感到不安又无力。

现在她多变的想法、丰富的经历和与之相关的一切,我又再一次不得而知了。

取而代之,一定会有新的人比我更了解她吧。

我猜澪最开始总喜欢给我看她的生活,是因为一个人刚去陌生的国度太寂寞,快乐不知该与谁分享。现在她已经有了其他现实中的朋友,比如真锅和,没时间和远距离的我保持频繁的往来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我这样安慰自己道。

只是,我依旧很落寞罢了。

对于留学生活中的她来说,身边总有流动的朋友和认识新圈子的机会,未来一切变幻又可期;

对于已经成为社会人的我来说,一成不变的工作和只减不增的朋友圈子里,她有着独一无二的重要位置。

我发现,“最好的朋友”真是一个棘手又危险的词语!尤其是当随着时间推移,你自己都开始怀疑你在对方心里的地位,对方在你心里的地位,以致怀疑这个称呼的真实性的时候。

记得从来就是这样啊,无论是小学的作文演讲,还是高中的轻音部演唱会:澪是优秀的,即使从来不故意高调,从来不主动社交,却总能因为出众的实力和外形站在舞台中央,被许许多多人关注,被许许多多人喜欢。

作文演讲那时候,为了逗不敢当众演讲的她开心,我教她把台下的人都想象成菠萝,这样子就不会再害怕了。

或许,我就是那台下一模一样的菠萝中的一颗而已吧:我最后也没法和她一起站在舞台上,拥有更远的视野和更别致的高度。无论我多么想和她接近,那台上到台下不长不短的物理距离却足矣拉长我们的心理距离,随着时间的发酵渐行渐远,最后分道扬镳。

菠萝人群挤了上来,把我淹没了,澪可能已经看不到我了。

在澪的眼里,我是不是也和其他菠萝无二呢?

比较特别的那颗菠萝曾经存在吗?

那颗又会是我吗?


【上篇完】

 

写在后面:

1. 不知道大家能不能感觉出来,这篇文是建立在我个人经历上的,所有细节是从同人文的角度编的,但感情内核是非常真实的。不晓得会不会写得有点伤感,偏离轻音那种轻松呆萌的感觉太多?希望大家能从这两个虚拟人物的孤独和温柔中得到共鸣吧。

2. 没有在标题最前面的【】里写“律澪”,是因为这篇文延续轻音原作设定(无OOC),在我的理解里律澪不是GL cp,只是曾经彼此最好的朋友,所以不想给大家一种cp文的感觉。没有在【】里写“轻音”,是因为我觉得这篇文不仅局限在K-ON的框架里,“渐行渐远的友情”具有普适性,把律和澪的名字换成别人的也差不多。所以,最后写了【中篇】。

3. 轻音少女居然都十周年啦,非常感谢它在中学时期给我的快乐,和之后弹吉他加入乐队的勇气。强烈推荐给喜欢轻松日常向动漫的人:-)

4. 过几天更【澪篇】

風林火山
轻音TV动画十周年!!!一直想...

轻音TV动画十周年!!!一直想着要画贺图来着结果还是来不及画全员(其实也不会)所以先赶张最爱的mio了QAQ之后有画新的再重新编辑吧。

然后才想起来自己并不会画画,望天。嘛!心意!嘛!

10年了!!!!!!!!!!!!!!!!啊!!!!!!!!!!!!

轻音TV动画十周年!!!一直想着要画贺图来着结果还是来不及画全员(其实也不会)所以先赶张最爱的mio了QAQ之后有画新的再重新编辑吧。

然后才想起来自己并不会画画,望天。嘛!心意!嘛!

10年了!!!!!!!!!!!!!!!!啊!!!!!!!!!!!!

euforia

「ONE MAN LIVE」

豊郷小学校旧校舎・滋賀

第二次去了这次自己骑车过去的 因为是星期五而且一大早过去了 根本没人 所以就能大大方方地自拍了(笑)

然后在想要不要自学一门乐器啥的 虽然自学过口琴然后失败(笑)

「ONE MAN LIVE」

豊郷小学校旧校舎・滋賀

第二次去了这次自己骑车过去的 因为是星期五而且一大早过去了 根本没人 所以就能大大方方地自拍了(笑)

然后在想要不要自学一门乐器啥的 虽然自学过口琴然后失败(笑)

一之濑浅汐子

🌟U&I🌟
是一年前的老图!!
似乎没发过😂

🌟U&I🌟
是一年前的老图!!
似乎没发过😂

euforia

「Fun Fun思い」

豊郷小学校旧校舎群・豊郷町

这是这次豊郷聖地巡礼最后的照片了 其它都不怎么样就不发了

 不知道有多少人是因为轻音入乐队的坑 大概所有粉丝都会希望在这个礼堂来一次现场吧 

最后想说 桜高的白色在雪夜肯定会特别好看 希望有机会在下雪的夜晚再去一次吧

「Fun Fun思い」

豊郷小学校旧校舎群・豊郷町

这是这次豊郷聖地巡礼最后的照片了 其它都不怎么样就不发了

 不知道有多少人是因为轻音入乐队的坑 大概所有粉丝都会希望在这个礼堂来一次现场吧 

最后想说 桜高的白色在雪夜肯定会特别好看 希望有机会在下雪的夜晚再去一次吧

euforia

「Loose Loose轻快」

豊郷小学校旧校舎群・豊郷町


「Loose Loose轻快」

豊郷小学校旧校舎群・豊郷町


euforia

「Never Ending Girl's Song」

鴨川・京都

KON OP1的这一幕一直记得 所以去京都的肯定要去一趟 

「Never Ending Girl's Song」

鴨川・京都

KON OP1的这一幕一直记得 所以去京都的肯定要去一趟 

euforia

「开往盛夏」

近江鉄道・滋賀

「开往盛夏」

近江鉄道・滋賀

euforia

「Tune Tune心」

豊郷小学校旧校舎群・豊郷町

跟随着龟兔赛跑的故事,走在这渗透着超过八十年历史的实木楼梯,来到了樱高轻音部的部室的一瞬间,除了感动找不到任何其他的词语来形容我的内心感受。感谢当年那些坚决反对町議会拆除旧校舎的町民,感谢那些依然在尽心尽力地维持着这个圣地的工作人员,感谢那些用自己的“爱”赋予了这里崭新灵魂的粉丝,感谢!

「Tune Tune心」

豊郷小学校旧校舎群・豊郷町

跟随着龟兔赛跑的故事,走在这渗透着超过八十年历史的实木楼梯,来到了樱高轻音部的部室的一瞬间,除了感动找不到任何其他的词语来形容我的内心感受。感谢当年那些坚决反对町議会拆除旧校舎的町民,感谢那些依然在尽心尽力地维持着这个圣地的工作人员,感谢那些用自己的“爱”赋予了这里崭新灵魂的粉丝,感谢!

Debris

春よ、来い🌼✨

#记一次吹泡泡失败_(:з)∠)_
#三分钟手机修图速成👌🏻

春よ、来い🌼✨

#记一次吹泡泡失败_(:з)∠)_
#三分钟手机修图速成👌🏻

酥卷

试吃可揭的大白(●––●)

试吃可揭的大白(●––●)

爬着窗子去睡妮
好歌共赏 琵琶语http://...

好歌共赏  
琵琶语
http://mp.weixin.qq.com/s/ksZ1tDx6ZbaXq7dQWyjVnQ

好歌共赏  
琵琶语
http://mp.weixin.qq.com/s/ksZ1tDx6ZbaXq7dQWyjVnQ

口人口

还有谁记得k-on么,超可爱的大小姐~

收的骏河屋中古,没想到保护的这么好,和全新的没啥区别,大小姐实在太~~~~~~~可爱了www

还有谁记得k-on么,超可爱的大小姐~

收的骏河屋中古,没想到保护的这么好,和全新的没啥区别,大小姐实在太~~~~~~~可爱了www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