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辐射4

58047浏览    957参与
某家的阿犬带狗

看完精灵宝可梦朱紫新情报的创作(

看完精灵宝可梦朱紫新情报的创作(

fflyray

艾玛对汉考克的评价双语记录


以前一直说要确认的艾玛终端机对于汉考克的评价,中文的我就不放了,这里发的是原版英文和日语版的内容~

=======

英文版我英语差,但是日文版确实就是说:如果说他以前很帅而现在很可怕,那就只能说真可惜怎么没在他变成尸鬼前遇到他。

我以前翻角色英文还是日文wiki的时候有个读者评论说官中有错,侧重点好像在于到底是“见过过去的他”还是“该见见过去的他”。


如今来看至少日版翻译和我想法是一致的,笑。


返回 辐射系列目录

艾玛对汉考克的评价双语记录


以前一直说要确认的艾玛终端机对于汉考克的评价,中文的我就不放了,这里发的是原版英文和日语版的内容~

=======

英文版我英语差,但是日文版确实就是说:如果说他以前很帅而现在很可怕,那就只能说真可惜怎么没在他变成尸鬼前遇到他。

我以前翻角色英文还是日文wiki的时候有个读者评论说官中有错,侧重点好像在于到底是“见过过去的他”还是“该见见过去的他”。


如今来看至少日版翻译和我想法是一致的,笑。


返回 辐射系列目录

一只画渣狼GRED
受不了了 于是发LOF 底图来...

受不了了 于是发LOF

底图来自 @老大哥 

受不了了 于是发LOF

底图来自 @老大哥 

某家的阿犬带狗
一伤心就想画小麦,一画小麦就想...

一伤心就想画小麦,一画小麦就想给他加红晕…

一伤心就想画小麦,一画小麦就想给他加红晕…

高杉彦宸

抱歉占TAG,群宣

※注意※!!

主要是同人CP交流,其次是游戏,请不要以游戏为借口来打扰别人

是同人鸽子避难所,也是游戏交流群
辐射系列任何CP都欢迎,攻受无所谓,XP无所谓。

(比如我就喜欢淦死亡爪(不是))
但是如果有比较特殊的XP,发出之前提前预警一下,感谢。


抱歉占TAG,群宣

※注意※!!

主要是同人CP交流,其次是游戏,请不要以游戏为借口来打扰别人

是同人鸽子避难所,也是游戏交流群
辐射系列任何CP都欢迎,攻受无所谓,XP无所谓。

(比如我就喜欢淦死亡爪(不是))
但是如果有比较特殊的XP,发出之前提前预警一下,感谢。



阿此_Acci
做了迪耿的桌面宠物 我桌面上有...

做了迪耿的桌面宠物

我桌面上有老婆

做了迪耿的桌面宠物

我桌面上有老婆

被中蠕虫

【日常】七日游(结局)

   第六天

  灵魂在一切的道路上行走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标准型号,右手破损,露出其内的金属骨架。粗糙的皮肤干燥而有韧性,如若能忽略不自然的苍灰色与点点灼斑,几乎能以假乱真。他的传感器依旧灵敏,稳稳地握住一把枪,抬手时不会发抖;他的视觉接收器放出两圈明黄的光环,面容凝滞不动,因此显得格外冷漠。冷漠,决绝,皮下似乎埋藏着另一个渴求复仇的人格,一条漆黑色的猎犬。他闭上眼睛,紧紧地,随后又张开,枪管指着艾迪·温特的头颅。他的肺部发出呼气的轰鸣,松了口气似的,轻轻移动了一下手枪。艾迪·温特低声叫了一句,认为自己将获赦免。


  接着,他扣下了扳机。时...


   第六天

  灵魂在一切的道路上行走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标准型号,右手破损,露出其内的金属骨架。粗糙的皮肤干燥而有韧性,如若能忽略不自然的苍灰色与点点灼斑,几乎能以假乱真。他的传感器依旧灵敏,稳稳地握住一把枪,抬手时不会发抖;他的视觉接收器放出两圈明黄的光环,面容凝滞不动,因此显得格外冷漠。冷漠,决绝,皮下似乎埋藏着另一个渴求复仇的人格,一条漆黑色的猎犬。他闭上眼睛,紧紧地,随后又张开,枪管指着艾迪·温特的头颅。他的肺部发出呼气的轰鸣,松了口气似的,轻轻移动了一下手枪。艾迪·温特低声叫了一句,认为自己将获赦免。


  接着,他扣下了扳机。时间好像放慢了。他杀了人,并没有合眼,而是目睹了全程:子弹初次切入艾迪·温特的皮肤,没入一半,他脸颊上的皮肉因此翻卷,好像一朵盛开的红色花。子弹继续深入,敲碎了他的一块骨头,发出咯的脆响声,在枪响的余韵中震颤着;这一枪掀掉了他的下颌骨,打碎了半个头颅。尼克·瓦伦坦看着,感到身体内部涌上一股从未体会过的喜悦,感到大仇得报,同时品味到空虚与孩子气的不知所措。但他故作镇定地放下了手,让手枪重新落回口袋之中。艾迪·温特的一只眼球滚落到他的脚边。这是尸鬼的眼睛,巩膜发黄,瞳仁则一片茫然的黑色。他抬起脚尖,踩碎了它。


  “尼克,尼克?”


  有人在叫他的名字。他环顾四周,来回寻找。


  “嘿,尼克?你在发什么呆?”


  他听见自己说:没什么。他一抬头,这才发现艾迪·温特破碎的尸体和血迹全部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奈特矛盾密布的脸。正如战前广告片中的淡入淡出一般,显得突兀而不自然。


  奈特说:“你已经盯着那盒麦片好久好久了。”他稍微移动一下身子,发现自己的手上拎着一个挎篮。篮子里装满了纯水和其他货品。奈特又说:你饿了吗,想吃点东西吗?


  不,不需要。他说。我们是在做什么来着?


  奈特对他投以担忧的眼神。“我们在买东西。”


  “买东西。”他愣愣地重复了一遍,沉默了好一阵子。


  “对,这里是大无敌超市。阿马利博士和我说过记忆保管库的副作用,但我没想到,这在你身上体现得这么明显。”


  他咕哝了一声,算作应答。他的机械脑渐渐回想起自己到达此地之前的事情,可是相隔很远,记忆如同迷雾一般。而他本人则只生存在当下的小小间隔之间,如同身处鱼缸,苟延残喘。他记得……他和奈特结伴而行。二人先是前往芳邻镇探望汉考克和伊玛(由尼克特别要求),又准备前往庇护山庄。列克星敦则是一个中转站。


  义勇兵接手列克星敦后,原本的红火箭维修连锁店被改造成了存货点。他们有一个下午的时间稍作休息,并帮助当地居民清理杂物。地方代表委托将军,想让他协助打扫大无敌超市。他没有推脱,取到了超市后门的钥匙,准备晚些时候前往,顺便搜索剩余的物资。等清扫完毕,这里就将成为新的集转中心,可以缩短货物运向钻石城的路程。大无敌超市的前半部分已经恢复秩序,正常营业,后屋则布满灰尘。他们前来此地购物,接下来便要深入后方进行大清扫。尼克·瓦伦坦慢慢想起来了,露出一种不动声色、暗含恍然的表情。这表情被奈特敏锐地识别到了,于是避难所居民的神情变得带有一些笑意。


  “我刚刚看到了艾迪·温特。”他终于说。


  “真是个噩梦啊。不过,这一切已经结束了。你把篮子给我,我们去结账,然后从后门过去。”

 


  一片肮脏的、灰尘构成的雪地。他踩下第一脚,感觉脚底传来一种绵软的质感,好像满地灰尘具有近似地毯的作用。任何一个细微的动作都能引起漫天扬尘,他们只好小心行走,留下一串脚印。货架东倒西歪,并且散发着腐臭味。他向前走,发现一具干枯的狂尸鬼尸体,身首异处,死相凄惨。尼克在他身后发出厌恶的哼哼声。


  他们都穿了围裙。奈特把头发仔细地藏在一顶毡帽底下,戴上了护目镜。他的双手覆盖着一层厚厚的棒球手套。奈特打开哔哔小子附带的手电筒,发光的灰尘投射出一道直线,跟着光路延伸。尼克·瓦伦坦看向一旁货架上贴着的标签,说,“这里以前是食品货区。”


  奈特一把捞起狂尸鬼的头颅,放在货架的中间一层。“现在也是。”他说。


  他们开始清扫地面。灰尘积成一堆小山,被扫进一只塑胶袋里,近乎满溢。尼克的一个指关节被灰尘卡死了,无法移动,因此求助奈特。避难所居民尝试扳动他的指节,最终以失败告终。“你们二点五代合成人都没有自检程序的吗?”


  “我不知道。我更好奇迪玛是怎么熬过来的,阿卡迪亚的灰尘那么多。”


  他那只完好的手从口袋里取出一只螺丝刀,灵巧地探入关节缝隙,扭动着,发出咯咯声响。“你小心些。看着真渗人。”奈特说。尼克不顾他的阻拦,坚持要把指节末端拆除下来重新组装。于是,在奈特惊讶而悚惧的眼神中,他拔下了自己的一根指头,极为熟练地把零件含进嘴里,左手擦拭着关节的切面。他成功完成了修复工作。“幸好学院没有保留这个功能。”奈特说,“不然,要是丹斯或者其他人把自己的胳膊之类的卸下来,我会发疯的。”


  “你自己就够恐怖了。我看你那条胳膊弯得不像人样,不知道有多少次。”


  “那又不是我自愿的。”


  他们开始擦拭货架。奈特在角落里找见一只泰迪熊,很细心地掸掉上面的灰尘,说要拿给狗肉。瓦伦坦发现许多罐脏水,闻起来有泥土的气味。“我刚到钻石城的时候,有人甚至不知道水是没有味道的。”尼克说。


  “他们也不知道汉堡和三明治之类的是什么东西。”


  “除了泡面。”


  “我倒是真的希望,汉堡能够重新出现。”避难所居民叹了一大口气,“我好久没有吃到那东西了。它们让我想起战前的那些日子,还有尚恩和诺拉。”


  “你们已经团聚了。”


  “不,可是我依然想他们。那么想,也不知道因为什么。那只狂尸鬼该怎么处理?”


  “远港一行,我还以为你已经学会不少抛尸手段了呢。”尼克说,尽管带有讽刺意味,却不失礼节,语气中具有一种独特的宽厚,好像在转过来挖苦自己。


  奈特皱起鼻子,把两手伸过尸鬼腐烂的腋下,把它硬生生拖走,拖到门外,留下一道深红色的血迹。“我们得把它擦擦。”他说。尼克·瓦伦坦与他默契地对视一眼,立即离开屋子,去取水了。


  留下他一个人在屋子里,四周空旷一片。他想起诺拉,想起她的肩膀,她的脖颈有一股洗发水的香味。尚恩还没学会说话。他前几天做梦,在梦中听见尚恩叫他“爸爸”,虽然是婴儿的咿呀学语,在他耳中却格外清晰。尼克·瓦伦坦帮他再度找到诺拉和尚恩,在几乎不可思议的两百年后,一切都恢复了正常。他要好好感谢他,哪怕并不为了联邦,而是出于个人希望家庭美满的意愿。


  对合成人而言,家庭算是什么?


  迪玛是尼克·瓦伦坦年长的兄弟,可二人并非亲密无间。瓦伦坦提着水,拖着墩布走了进来。他的衣角擦过奈特垂下的手指。他对尼克·瓦伦坦而言,自然是亲密的朋友,可即便自己也无法摸透他的心思。侦探的脑子里在想些什么?不,倒不如问,他究竟是如何找到诺拉和尚恩的,在相隔两百年以后?


  还有太多无法弄清的事情,他无法细想。不知为何,他能感到,一个可怕的事实正在缓缓逼近,将要降临。

 

 


  第七天


  以爱还爱


  ……噢,就是这样,不对吗!这世界飘摇不定。人人相互仇视,相互阉割,彼此朝着对方吼叫着,击打着,眼前尽是血迹与骨头碎块。糊涂的脑袋,糊涂的脑袋,这下可醒过来了。他的眼球干涩,口腔干涩,好像一切水分都被汲取,都凭空消失一般,将要异变,不再为人。也许他要变成尸鬼或其他东西也说不定,也许……不行;不行。他跪倒在地,他抽噎着,觉得将要大哭。如果他的静脉中没有药物,或是药物过量倒好,就能够就此放手,永远离开了。他的这双手那么粗糙,曾经亲手扼住杀害妻子的凶手的喉咙。可是又能怎样呢?尚恩——连尚恩也离开了他。他的亲生儿子就此拱手送人,他在层层玻璃之后徒然敲打,冲撞,把额头碰撞出血,都没有用处了。一切,一切已经结束了。没有妻子,没有爱人。没有儿子。没有牺牲品。也不知为了什么,他突然想起战前与诺拉一起养的那条小狗,记起了小狗舔舐掌心的触感。其实,现在如果侧耳倾听,还能够听见狗肉在门外嚎叫的声音,犬科动物爪子刮擦门板的声音。是了,它想进来,想嗅嗅他主人的气味,确认一切还好。可是,可是……


  啊。


  他看到尚恩从破败的门口过来。不是合成人尚恩,而是他真正的、年迈的儿子。看上去,他是那样憔悴,皱纹很深,像充满沟壑的土地。奈特想要站起来,迎上去,与他攀谈,可双腿却非常无力。他的身旁散落着一日游的空瓶。尚恩凑近了,他的尚恩,他的。可是已经没有了诺拉,那段丢失的、珍贵的时光也不复存在了。他感觉眼角有泪,眼睛依旧干燥;他已经哭不出来,没法抽泣了。尚恩的头发花白,神情严肃。他的学院外袍布满褶皱,有些破损,他怎么不去换一身衣服再来见他呢?尚恩的嘴角向下撇着,看起来居然有点儿悲伤。在他尚且年轻时,在学院度过的无数个灯光明亮的夜晚中,在被圈定,被限制的人的一生中,他有那么一刻会想起他这个了不起的父亲吗?他还能爱他吗?他的父爱显得这么苍白无力。在母亲的怀中诞生,在实验室中成长,虽然还是人的儿子,却不也接近一个独立孕怀的合成人么?


  他躺倒在地,伸出手去,想要握住尚恩的手。突然间,一切都改变了:尚恩的面孔变得平展、年轻,个子也变高了,分明是一个骄傲的学院青年。他低下头,看向自己的双手,那上面已经布满了斑点,满是不平的褶皱,突出着青筋。他也变了,垂垂老矣;终于,一切终于对调过来了。他有了一个比自己要年轻的儿子,也就是有了一段失而复得的生活。一日游的空瓶滚到他的手边。天啊,他……他准是磕大了。可这真的只是幻觉吗?一切显得那么真实。他的诺拉。普雷斯顿·加维,迪耿,麦奎迪。他尊重的长官丹斯,还有侦探尼克。六天,整整六天,现在可好,好像主创世六日,终于要休息了,一切迎来可欢喜的大终结。他吸了吸鼻子,看向尚恩。


  尚恩拥有和他相似的棕褐色眼睛,注视着他,那么温和,软柔柔的。他握住了奈特苍老的手,开口说:父亲。父亲,怎么了呢?你看起来那么想哭。他没有应答,也再也无法应答了。他感到生命正缓缓从身体内流走,好像被开了一个创口,正在汩汩流血。要是狗肉在,一定会温柔地舔舐他的伤口的。可是没有狗肉,也没有朋友,他的眼前只有尚恩。他的儿子。他的骄傲。诺拉的残影,战后的希望仍存。他在避难所中失去他,又在一个更大的、称之为学院的地下避难所中找到他,与他重逢,那时尚恩已经衰老。可现在,一切又都不一样了。一切都扭转过来,一切都变得幸福、真实,而此前发生的种种,一定是一场滑稽不堪的梦。他紧紧握住尚恩的手,可是双手已经不大有力气,只能搭在他的指头上。尚恩还是那样看着他,奈特想。他终于见到一个年轻的尚恩,终于能够弥补那些失去的时间了。这可是真正的,而非空想或追忆。记忆保管库也没有这样神奇的功效,那时候,他们用了静脉注射,在他的胳膊上找了好一阵血管。针尖几次三番无法扎进血管中,最后他往深处一捅,顺利地让针头进入静脉,流出一小截血液。药物进入他的血管,药物进入他的大脑,于是现实渐渐扭曲,他的身体绵软,好似将要飘起,周游世界一般。他看见自己和诺拉推着尚恩的婴儿车,身旁就是绽放的樱花树梢。他看见普雷斯顿真诚的脸,迪耿的脸,也看见更多更多的伙伴;他看见一种仅存在于理想中的生活。现在,一切一切一切都付诸实践了。狗肉在门外呜呜地叫,听起来像在哭。小狗小狗哭什么,这不是很好吗?


  他露齿而笑。接着,尚恩拥抱了他,就像他曾经拥抱尚恩一样,互相爱着,父子之爱,那样真实。尚恩年轻的笑容兴奋又不失分寸。失而复得,失而复得,终于脱离了噩梦,终于清清爽爽地醒来,推开窗子一看,楼下嘎抓和狗肉在嬉戏,诺拉在厨房煮咖啡。失而复得,这下他可明白了。世间当真有这样神奇的东西,能够带他回到过去,在任何事都未发生之前,他刚从战场上回来,准备去老兵纪念堂做一场演讲。他的爱,他的诺拉帮他整理领带。就是这样,他感到自己重新年轻了,而且年轻了足足两百岁。他站起来,对着镜子刮胡子,喃喃自语道:战争。没有惹人厌烦的避难所科技推销员。没有核弹。没有战争。有的只是阳光,有的只是东海岸。他想起阳光海浪合作社的快活先生,他当真知道那是谁吗,还是只是一个噩梦中的幻影?


  “今晚你在老兵纪念堂,一定会帅死他们的。”他听见诺拉说。


  他笑了。

霭
自设大头目棍麦德森和加吉 改天...

自设大头目棍麦德森和加吉

改天把麦德森设定三视图搞一搞

自设大头目棍麦德森和加吉

改天把麦德森设定三视图搞一搞

情商清零

感觉还是有猫武士要素所以带了猫武tag,p2是没有衣服的版本(花色)p3是群友点的麦奎迪猫猫

就是按照猫武士惯例给首领加星星,实际上是辐射4四大势力的首领(然后开始想辐射全员猫猫了x)

左到右上到下分别是铁路组织的黛瑟蒙娜,义勇兵的普雷斯顿 加维,钢铁兄弟会的亚瑟 麦克森,和学院的圣父(尚恩)

感觉还是有猫武士要素所以带了猫武tag,p2是没有衣服的版本(花色)p3是群友点的麦奎迪猫猫

就是按照猫武士惯例给首领加星星,实际上是辐射4四大势力的首领(然后开始想辐射全员猫猫了x)

左到右上到下分别是铁路组织的黛瑟蒙娜,义勇兵的普雷斯顿 加维,钢铁兄弟会的亚瑟 麦克森,和学院的圣父(尚恩)

十回天涯
  不知道怎么触发的,虽然我可...

  不知道怎么触发的,虽然我可能火星了,但是这个动作确实可爱

  不知道怎么触发的,虽然我可能火星了,但是这个动作确实可爱

被中蠕虫

【MacCready】True Dreams

搞不清楚我究竟想要表达什么

  

  True Dreams


  佣兵麦奎迪找到我,说:阿玛利,帮我一个忙。


  他的语气足够真诚,让我感到十分为难。佣兵麦奎迪把帽檐抬起来一点,如此一来,我便能看到他的蓝色眼睛,像乞丐的宝石或两汪湖泊。他看我没有反应,又重复了一次,不过加上了尊称:阿玛利博士,请您帮我一个忙。他的双手背到身后去了,两根食指紧张地扭在一起。这样带着孩子气的乞求,让我为之动容。伊玛在躺椅上,撇过头瞅了我一眼,好像在说:好吧。我放他进来。我们一起走过阴暗的楼梯间,来到干净、整洁的地下室,两台机器正在预热。我找到一些药品,为他选定右边的那台。麦奎迪没有道谢,而...

搞不清楚我究竟想要表达什么

  

  True Dreams


  佣兵麦奎迪找到我,说:阿玛利,帮我一个忙。


  他的语气足够真诚,让我感到十分为难。佣兵麦奎迪把帽檐抬起来一点,如此一来,我便能看到他的蓝色眼睛,像乞丐的宝石或两汪湖泊。他看我没有反应,又重复了一次,不过加上了尊称:阿玛利博士,请您帮我一个忙。他的双手背到身后去了,两根食指紧张地扭在一起。这样带着孩子气的乞求,让我为之动容。伊玛在躺椅上,撇过头瞅了我一眼,好像在说:好吧。我放他进来。我们一起走过阴暗的楼梯间,来到干净、整洁的地下室,两台机器正在预热。我找到一些药品,为他选定右边的那台。麦奎迪没有道谢,而是久久地凝视着我,他的面庞闪动着感激的光。蓝色的眼睛多泪,看上去像要哭泣,即便他从未真正哭过。我先为他进行体格检查。提及年龄,他显得有点害羞,低声答道:“22岁。”我再次认真地打量他的面庞,想找到一点与他沉着气质相配的苍老痕迹,却一无所获。他的面颊光滑,胡须齐整,面容甚至还未定型,带有青年人的青涩。下巴还有点圆。他的鼻梁很高,从侧面看,整张脸简直显得有点刻薄,刀子一般,可就是讨人喜欢。我听见一句微不可察的“谢谢”,也是他和我说的。


  我把针头扎入他的静脉。在针管将要切入的时候,麦奎迪悄悄地移开了视线,不敢直视,被抽血的右臂脉管清晰,这是因为他的拳头紧握。如果仔细看,他还有点发抖呢。这使我对这个年轻人颇有好感。所谓佣兵的身份,或是“枪法很好,态度很差”的言论,如果不是早就经过多方证实,我一定会以为那是谣言。药物慢慢推进他的血管,他好像也随之恍惚了,两腿分开站立,安静地维持平衡。他的靴子上溅了好几个泥点子,裤腿没理进靴管里,而是在脚面上耷拉着,也早脏了。我想说:你该洗洗裤腿。我没有说出来。可他追着我的眼神,也看向了自己的小腿,于是表情变得更不自然,更为生疏地掩饰着自己的紧张。药物起效之后,他浑身有点发抖。我说:“你坐到这里来。”他服从了。走路的时候被一根电线绊到,踉跄了一步,最后还是倒在宽大的躺椅上。他的呼吸变得平和。


  我把记忆舱的玻璃舱盖合上。接着,模拟开始了。在房间的另一头,另一台终端机上,我能看到他看得到的画面,与他的记忆相连接。这是我所看到的:

我看到年轻的镇长麦奎迪,站在小灯火镇的哨塔上,背着一杆显然是太高了的枪。他满口胡话,毫不客气,担任哨兵的职责,把枪管对准每一个经过此地的大人。如果仔细倾听,还能听见小镇内部传出的孩子们的笑语,不过大多时候仍是死气沉沉的寂静。


  麦奎迪的视野一转,从自己身上移开,转到一个小女孩身上去了。她比他年纪大些,梳着两个翘起的小辫子,行走的时候,辫子就一跳一跳的。他的心停了半拍,而后又分外激动地跳动起来。我正感到疑惑,想要探查这姑娘的身份,就听见镇长叫:“露西!”女孩停了下来,向他从容地微笑了一下。麦奎迪想跑到她身旁,可还有要职在身,无法离开,于是朝她招一招手。露西就走过来,两人投机地攀谈着,时时传来阵阵笑声。


  他在原地停留了好久,并不打算进入下一段记忆,就那么久久地看着,一直到计时结束。


  我终止了机器,把他从躺椅上唤醒。麦奎迪迷迷糊糊地揉着眼睛,嘴里嘟囔着,清醒过来。“噢。”他说,“我不能忘了这个。”他从胸前的一个小口袋中取出三十枚瓶盖。他收纳瓶盖很有一手,五个五个地叠在一起理好,能够很快取出应付的现金。我的脑中于是出现另一个画面:一个佣兵,用他被狙击枪磨出了茧子的宽大的手,一点点地叠着瓶盖,五个五个地……


  我怎么能拒绝这样一个半大孩子?


  麦奎迪离开了。我到楼上去,把瓶盖交付给伊玛。


  约莫有一个月的时间,我没有见到他。他再回来的时候,脸颊上多了许多处伤。都是淤伤,一只眼睛肿了起来。他面无表情地走进来,步子迈得很大,带着一股果断与决绝的味道。他环视了一圈,默默走到我跟前。我退缩了,以为他前来闹事……短短几周之后,他竟然能有这样大的变化!可是他凑近了一点,依旧保持着合适的距离,突然对我说:“我还能再来一次吗?”


  “哦,噢。行,当然可以。”我说。


  他满足地挽起袖子,露出胳臂。“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把时间放长点。”他轻悄悄地说,声音小得像嗓子里的一声咕噜,又像狐狸的细声叫嚷。我在他的皮肤上涂抹消毒剂,一股浓厚的碘味,他皱了皱眉头。我为他打了一针。“你要小心,”我提醒他,“如果做太多,可能会成瘾。”


  “你放心好了,我能控制的。”


  所有人都这么说。所有人最后都得来一次冷火鸡。或者轻一点,一次慢吞吞的“凉火鸡”。我把他推进记忆舱,目睹他渐渐陷入不安稳的浅层睡眠。提取记忆,或者说一种药物作用下的控梦,常具有不稳定的副作用。疯子肯特就常受这种副作用侵扰,作为尸鬼,无法解脱,永久沉浸在两百年前的家庭生活之中。我看着麦奎迪时而微笑、时而担忧的脸,好像目睹着他的背影,知道他已经走上了一条太长太长的路。

这一次的记忆是……家庭。一个如此普遍的主题,但足以让我感到吃惊。他在太年轻的岁月里有了妻子,又隔着妻子的肚皮,触碰到了自己的孩子。这并不是一个好的迹象。可我看到他那张稚嫩的脸上的兴奋神色,那种幽默的、玩笑般的生活,一时竟不好评判,好像整个人被这种日子深深迷住了似的。那时他还未留胡子,有一对机灵的眼睛,穿着打扮都很正式,像个士兵。他的那件防尘衣,袖子还没被扯断,下摆还算完整,宽宽地套在他身上,甚至显出一股帅劲儿。他的妻子露西在怀孕期间在家中休养,麦奎迪就一次次出去接活儿。在瞄准镜里看世界,的确大有不同。无论如何,他赚足了钱,一轮一轮地往家中搬运补给品。在孩子诞生后的头三个月,他几乎不离开家门一步,细致入微地照料婴孩,让妻子得以安眠。


  这次模拟结束之后,他慢慢地从仪器中起来,表情不变,脸颊上却淌下两行泪来。我为他的眼泪感到惊奇。那对水蓝色的眼睛竟然当真能够流泪,像真正从未干涸过的泉水,只是他自己还未发觉罢了。他相当自然地站起来,谢过我,准备往外走。我叫住了他。“你哭了。”我说。


  “你擦擦眼泪吧。”我又说。


  他才反应过来有什么不对劲,急忙拽起一截袖子擦干眼泪,再次对我表示感谢。我问他:“你的儿子叫什么名字?”


  “邓肯。”他说。提到他的名字,他微笑着。


  在一瞬间,他显出不属于青年的衰老和疲态,像一只夹着尾巴的落魄的狼,灰溜溜向门外走去。我看着他不算壮硕的身影,感到心中泛起一阵多余的怜悯。一个幸福完满的家庭,他已经拥有了许多,可却流了眼泪。我便知道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一种外来力量将他原有的生活绞得支离破碎。如果能赌上他所拥有的全部,换取一个一切重来的机会,他是一定会下足赌注的。他从首都废土来,首都的人永远像是赌徒。而罗伯特·约瑟夫·麦奎迪一定是最平平无奇的,同时也是最失败的一个——他曾成功过。可在一夜之间,原有的日子离他而去,另一种生活笼罩天日,欺压着他,虐待着他,同时磨炼他,使他触及疼痛而毫不吭声,碰见柔软、美好的东西,反而懂得流泪。

人们在悼念时,往往还在悼念自己没有得到的东西。


  在那之后,佣兵麦奎迪又来过几次。为防他提前醒来,他的用药量不断加大。我在担心他。他已经成瘾,并呈现出轻度的戒断症状,几乎要沉溺进另一个曾属于他的幻梦里去了。可这样终究不是办法。


  “别管他了,他是个傻瓜。”伊玛说。


  “他可付了瓶盖呢。”


  “就是因为他付了瓶盖。拿钱办事,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


  我不再搭腔。一周后,意外还是发生了。


  机器正常运行。三号机突然响起警报,闪烁起红光,我和伊玛急忙前去查看,发现玻璃罩掩盖了他的所有声音。那些大喊啦,求救啦,我们通通没有听到:


  他尖叫着,抽噎着,同时大声咳嗽,瞪大双眼。他的药量过多,无法从梦中醒来,肌肉痉挛,带动躺椅抖动阵阵。我及时切断记忆舱的电源。他随即慢慢安静下来,沉默着,如同死人。我打开舱门,想确认他的情况,发现他双眼直勾勾地注视前方,已经泪流满面。


  “麦奎迪,你还好吧?”


  他沉默了好久。他抽了抽鼻子,闷闷地说:“我没事。”


  事后,我们调回了他的记忆记录,了解到他在事发时陷入一段不怎么美好的回忆。我看见露西被撕裂的脸,看见他恐惧和难以置信的表情,失去了光彩,那么憔悴。他的胸前抱着邓肯,邓肯的双腿缩着,一对幼儿的大眼睛将母亲遇害的细节尽收眼底。在记忆的间隔之外,陷入了沉睡的麦奎迪徒劳地大吼着,叫骂着,冲上前去想要抵挡狂尸鬼的攻击,却只能眼睁睁看着虚景穿过自己的身体。记忆永远是记忆,记忆无法改变,难以控制。他再次尝到了丧妻的苦味。我本以为他不会再来。实际上,他确有很长时间没再出现,我只能从前来光顾的客人口中打听到有关他的一点消息。他跟枪手的旧账没有算完。一天晚上,有人亲眼看见他与两个枪手头领发生了争执,不过只是吵嘴,没有大打出手。我愈发担心他,这个养成了药物依赖的人,是否能够得心应手地对付自己的敌人?我不知道。他能否跨过层层阻碍,只为保持呼吸,在联邦中存活下来?

 


  一直过了好久好久,久到我几乎忘了他。这一天,他推开了记忆保管库的门。我对他印象清晰。一位避难所居民陪同着他。我听见他叫她“诺拉”,他们低声谈笑着,动作亲昵。


  “不行。”我说,“你不能变成下一个肯特。”


  他好像下定了决心。


  “我明白。就一次,让我看看露西的脸。我要记得她。”


  ……我还是答应了他!这一次,他的表情平和、安详。


  我调取了记录。我看见真实的他。麦奎迪站在露西面前,缓缓地伸出双手,圈定一块空气,同时侧过头去,深深吸了一口气。


  他把头靠在露西的肩上,最后一次拥抱了她。

 

被中蠕虫

                                 第五天...


                                 第五天

                 他还以为那是一个人的血


  不是人的儿子。不是,也不能是父亲,不能称其为人,可还是一个人的战友、兄弟和朋友。


  他的痛苦在脑中盘旋,痛苦中夹杂着怀旧的喜悦,一种闪烁的光斑。痛苦好似一条衔着花的、猩红的蛇。每当他闭上眼睛,眼前便闪过无数人的面孔。麦克森长老愤怒的脸,里斯的淡然的脸。在幻想中,海伦的表情那样失落,而唯一肯袒护他的避难所居民,则显露出一种真诚的、关切的神情。他的自怨传来阵痛,渐渐成为一张漆黑的编织的网,笼罩了人的视野。正因如此,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海伦能主动来看望他——由奈特陪同。


  奈特走在前面。丹斯刚做完一组训练,身上有汗水的咸味,干燥植物的气味。他看了奈特一眼,很默契地起身去关掉正在大吵大闹的钻石城电台,于是地堡里弥散一片燥热的寂静。奈特的神情不自然,几次想要开口,都被他沉默而炽热的眼神顶了回去。最终,是他最先发现了异样:在奈特的身后,传来一阵由远及近的、细碎的脚步声。


  他太熟悉那样的声音了。里斯的腿受过伤,走起来有点跛,右腿使力更重,所以脚步声一轻一重,具有节奏。海伦的步距小。在她急匆匆地小跑起来的时候,学士的橡胶鞋底便传来一阵嚓嚓的蹭地声。就是那样的声音,但还不够确定。他只能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奈特带了人来。


  他平静、严厉地说:“停下。”


  那脚步声停在了门口的位置。他看到了海伦的脸,那么亲切的脸,简直像是回到了过去。不过,这是不合规矩的。他没有给两人说话的机会。


  他说:“奈特,带那个人回去。”


  “我们来看望你,”奈特说,“这件事只有我们三个知情。”


  圣骑士丹斯犹豫了一瞬,留下一段短暂的沉默。但他很快调整过来,腰背挺直站立着。“没有商量的余地。”他说。他的视线越过奈特的肩头,落在海伦的面孔上。一双无声而急切的眼睛。海伦抿起嘴,两只手紧张地相互绞着,等待他发话。


  “地堡常年无人居住。前圣骑士丹斯已被处决,由骑士——圣骑士奈特执行。你做了一件错事,奈特,我希望还有挽回的空间。”


  “她想见你。”他坦率地说。


  “你们这是在胡闹。”


  “我带了新的补给来。还有两瓶朗姆酒。你可以和我坐下来下一盘棋,和海伦好好聊聊你小队的情况,也可以毫不留情地赶我们走。那之后,我和海伦都不会再来了。”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圣骑士丹斯从门口让开了。


  

  ……他们真的下起了西洋棋。海伦在一旁为奈特提供主意。唯一幸存者手忙脚乱地移动着棋子,摆错了一格位置,想要悔棋。他的手刚伸向棋子,就被丹斯钳制住了。“不行。”他这么说。海伦在一旁看着,捂着嘴不出声地笑。棋局结束,奈特被丹斯杀得片甲不留。


  “我的脑子被冻了两百年,你应该体谅我一下的。”


  “而我,”丹斯说,“我甚至不是人类。”


  他的语气有点失落,不过经过掩饰,并不明显。丹斯相当刻意地清了清嗓子,提出要为三人倒茶。房间另一头,在一面损坏的墙后头,有一个大小合适的净水坑,他便在那里取水,洗涮杯具。三只瓷杯,把手都已经断裂了。他从一只原先装咖啡的铁罐中取出干燥的血红叶,撕下一点放在茶杯中,又注入烧得滚热的烫水。蒸汽在湿冷的空气中不甚明显。茶叶梗在杯中旋转着,渐渐静下来,在水中悬浮着。丹斯盯着漂浮不定的茶叶,看得出了神。


  “兄弟会里很多人都会下棋吗?”


  “说不好,但麦克森长老会下。他很厉害,不过有好几次我是故意输给他的。”


  他的嘴唇颤抖着,终于微笑起来了。海伦靠在椅背上,把鼻子凑过去嗅茶水的香气。“别这么做,”丹斯轻柔地提醒她,“会烫到脸的。”学士笑眯眯地抬起头,看着他。“如果里斯也像你这样爱关心人就好了。”


  “他还是那副样子吗?”


  “甚至更糟。”奈特插嘴说。


  “我很早就和他强调过,不要脱离集体做事,要多照顾别人。现在看来,那是他的个人特色。”


  奈特说:“要不是我知道他的性子,我还真不敢把后背交给他呢。上次出任务,有只狂尸鬼跳到我的身后,还好他一枪解决了它。不然,你现在就看不到我了。”


  “你应该更小心一点的。像海伦,就不会犯这种错误。”


  海伦连忙低下头,去喝一口茶水。血红叶遇水膨大,柔软的叶面在水流的裹挟下弯折,顺着旋涡漂流。茶水带着一点战后泥土的酸味,河流的腥味,以及经过光晒的土地的味道。丹斯身上似乎就有那股味道。与他并肩而战,总使人感到安心——大概也有动力装甲的原因。他这会儿没穿动力甲。这个动力甲爱好者,不知道在擦机器上花了多少时间,奈特想。


  “你的动力装甲呢?”


  丹斯先喝了一口茶,而后沉沉地说,“坏了。我试图把它修好,但没有作用。我不是个学士,也不像你那样心灵手巧。”


  “噢。”


  奈特和海伦对视了一眼。


  他们来到地堡最深处,在一处被平整过的土质地面旁,停放着一架兄弟会T-60动力装甲。兄弟会圣骑士涂装已经被丹斯磨平,想尽力消除,最终还是留下点点白漆,能模糊看出原有的形状。他指出好几处装甲表面的破损,一处在肩头,一处在膝关节,都往外漏着机油。连核心也被烧坏了。奈特和海伦协助着打开装甲胸前的盖板,看见纠缠在一起的电路,恰如一堆纠结的蛇。


  “你是怎么把它损坏成这样的?”


  “有一群超级变种人来犯。”


  海伦过去分开重叠的电路,如同拨开人的浅表筋膜一般,直到露出动力装甲内里的核心。一块组件被烧得焦黑,需要立即更换。“奈特应该带着新的,”她对丹斯说,“毕竟,他总是什么东西都往身上塞。”


  “我完全同意。我跟随他的时候,他总是要我拿一堆垃圾。”


  海伦咯咯地笑出了声。奈特正在武器工作台旁打造修补动力装甲的组件,听到他们的谈话,连忙回头。“你们是不是在说我的坏话?”


  “丹斯在夸奖你呢。”


  唯一幸存者拿着几块铁板走了回来,开始把补丁焊接在动力装甲的表面。这样的做法有损美观,但足够牢靠。丹斯看着二人敲敲打打,忙着修补动力装甲,一时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只好在一旁目视着他们发呆。不过依然保持着军姿。有点儿像待命的军犬,奈特想,而且是一只大狗。


  他有着犬类的忠诚,猫科的敏捷,尽管在实验室中诞生,却比他遇见的任何人更像人类。他看到丹斯渐渐垂下了头,表情微妙,好似在思考些什么。奈特放下手上的活计,走到他的身后,一只手贴上了丹斯的肩胛。


  “你想来帮忙吗,长官?”


  丹斯微微一笑。


  “再好不过了,圣骑士。

阿此_Acci
就挺突然的吧( BV1jd4y...

就挺突然的吧(

BV1jd4y1M7tt

就挺突然的吧(

BV1jd4y1M7tt

Chromezi
好了,还是wip但是是完整版,...

好了,还是wip但是是完整版,今天的老冰棍就画到这里因为再画这个b我要精神失常了!散会😃

杰克弗朗索瓦的服饰变迁

好了,还是wip但是是完整版,今天的老冰棍就画到这里因为再画这个b我要精神失常了!散会😃

杰克弗朗索瓦的服饰变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