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辘辘远听

2131浏览    1418参与
leavelulu

无己是讲他经常带着一副肚肠来到长安街,在那儿一转就是好几个月甚至许多年。白天挂在树枝桠上,晚上栖居于巷洞口或者颓圮破败的公共厕所不远处大约两百米。

当时拆迁工作已经差不多完成,安置房的钥匙承载了许多的梦想——这个人必须待在这间房。

那么有没有为艺术家存在的家呢?可惜没有。自由自在的歌一次也没有上过榜单,满眼绿色,悼念语句,一群信徒,虔诚上贡。

可我没有恶意,来到这个世间,从未携带恶意。一般情形是这样的,来,带上这些,安生上路,不得不上路,房子已经待不下去。

在此期间,我开始频繁地搜索去新西兰的路,我找遍了每一座山,没有一条路不需要经历渡海。

我后来同一个姑娘在公园里散步,来来回回讲了...

无己是讲他经常带着一副肚肠来到长安街,在那儿一转就是好几个月甚至许多年。白天挂在树枝桠上,晚上栖居于巷洞口或者颓圮破败的公共厕所不远处大约两百米。

当时拆迁工作已经差不多完成,安置房的钥匙承载了许多的梦想——这个人必须待在这间房。

那么有没有为艺术家存在的家呢?可惜没有。自由自在的歌一次也没有上过榜单,满眼绿色,悼念语句,一群信徒,虔诚上贡。

可我没有恶意,来到这个世间,从未携带恶意。一般情形是这样的,来,带上这些,安生上路,不得不上路,房子已经待不下去。

在此期间,我开始频繁地搜索去新西兰的路,我找遍了每一座山,没有一条路不需要经历渡海。

我后来同一个姑娘在公园里散步,来来回回讲了一整个夜晚,到破晓时分也没有得出结论——今晚是为了什么要讲。只是风里一直飘荡着挫败后的灰尘,晚上也没有玫瑰花香与皎洁月光。

leavelulu

爱情会突如其来,骤现,倏然降临的时候,我们不会知道的——明白吗?我们看不明白。天亮后我想起我有很多未完成的任务,逐一排查,争取七点起床,什么都吃不下。我记起一个梦,那里的人说,战争是不会停止的,假如我有诚意,就应该跪在谈判桌上请求原谅。

现在是这个人开始新生活的时候了,他睡死过去,醒来后已是二零二零的春天,外面下着冬天才会有的暴风雪。他一分钱都花不掉,所有的钱都粘在血肉里,撕一张就掉一块肉,一具骷髅走在街上很容易被立即焚烧处理。

他想起一个女孩,年轻的女孩,他一直叫着对方的名字,对方从来没有回应。后来别人说,你叫错了,你为什么总是喊自己的名字?

爱情会突如其来,骤现,倏然降临的时候,我们不会知道的——明白吗?我们看不明白。天亮后我想起我有很多未完成的任务,逐一排查,争取七点起床,什么都吃不下。我记起一个梦,那里的人说,战争是不会停止的,假如我有诚意,就应该跪在谈判桌上请求原谅。

现在是这个人开始新生活的时候了,他睡死过去,醒来后已是二零二零的春天,外面下着冬天才会有的暴风雪。他一分钱都花不掉,所有的钱都粘在血肉里,撕一张就掉一块肉,一具骷髅走在街上很容易被立即焚烧处理。

他想起一个女孩,年轻的女孩,他一直叫着对方的名字,对方从来没有回应。后来别人说,你叫错了,你为什么总是喊自己的名字?

leavelulu

他可以说他见过千千万万的人,一模一样的人,脑子是拷贝过来的,采取相同的运作模式,目前看上去似乎不会出现大问题。

他在旷野里捉到一些星星,密封放入玻璃保鲜罐子,随手摆放于一架二手橱柜上——那些璀璨的星星。他知道它们永远不会再像在天幕中时那么活泼可爱了。

直到这一天,他说,这里是一个非常沉闷且无聊的地方,任何人都没办法在街上见到真正的太阳,除了烫手的灯光。

巷子里其实根本不存在理想中的酒吧,不信你去瞧,那里的酒馆老板连杯子都不曾买。理想的酒馆从不在闹市中出现,那有谁真的会驱车前往想象之外寻找一个酒馆吗?

他可以说他见过千千万万的人,一模一样的人,脑子是拷贝过来的,采取相同的运作模式,目前看上去似乎不会出现大问题。

他在旷野里捉到一些星星,密封放入玻璃保鲜罐子,随手摆放于一架二手橱柜上——那些璀璨的星星。他知道它们永远不会再像在天幕中时那么活泼可爱了。

直到这一天,他说,这里是一个非常沉闷且无聊的地方,任何人都没办法在街上见到真正的太阳,除了烫手的灯光。

巷子里其实根本不存在理想中的酒吧,不信你去瞧,那里的酒馆老板连杯子都不曾买。理想的酒馆从不在闹市中出现,那有谁真的会驱车前往想象之外寻找一个酒馆吗?

一半糖罐
摄于2014年夏季/台湾 江船...

摄于2014年夏季/台湾

江船还是很快开走,记忆留下波纹。


14年的时候15岁,现在记不太清细节啦,只记得江边卖的茶叶蛋很好吃。

15岁还是喜欢龙应台的年纪,看过《大江大河1949》。那个时候看不懂,只觉得大江大河四个字连起来琅琅上口,平仄有致;配上1949,又在冥冥之中平白生出一种飘渺又沧桑的历史意味。


现在想想,这居然是我记住这本书名的由来。(笑


摄于2014年夏季/台湾

江船还是很快开走,记忆留下波纹。



14年的时候15岁,现在记不太清细节啦,只记得江边卖的茶叶蛋很好吃。

15岁还是喜欢龙应台的年纪,看过《大江大河1949》。那个时候看不懂,只觉得大江大河四个字连起来琅琅上口,平仄有致;配上1949,又在冥冥之中平白生出一种飘渺又沧桑的历史意味。


现在想想,这居然是我记住这本书名的由来。(笑


leavelulu

母亲奇奇怪怪,跟她讲最近返的工,走一步掉一个坑,她说你赶快不要做了,快跑。谈起两年前曾因工作太过拼命而被同事们拉团孤立,她的意思是即使你想杀了对方也不要暴露,面子功夫做足,我说其实没到这个地步。问总是忙些什么,她说,要攒嫁妆呀彩礼呀很多花钱的地方,我插话:我不打算结婚。她白眼:那就养老钱。我说我不打算活很久,没意思。她将电话挂掉了,隐隐约约听到说,你不要说屁话,我不想听。我说我可以解释的,她说我不喜欢听解释。

当然这一年已经听不到提及婚嫁问题了,不知在谋划什么。

母亲奇奇怪怪,跟她讲最近返的工,走一步掉一个坑,她说你赶快不要做了,快跑。谈起两年前曾因工作太过拼命而被同事们拉团孤立,她的意思是即使你想杀了对方也不要暴露,面子功夫做足,我说其实没到这个地步。问总是忙些什么,她说,要攒嫁妆呀彩礼呀很多花钱的地方,我插话:我不打算结婚。她白眼:那就养老钱。我说我不打算活很久,没意思。她将电话挂掉了,隐隐约约听到说,你不要说屁话,我不想听。我说我可以解释的,她说我不喜欢听解释。

当然这一年已经听不到提及婚嫁问题了,不知在谋划什么。

leavelulu

凭着一张名牌大学毕业证书,进了一个名头响亮的公司,有了唾手可得的平台背景和找上门来的资源,熬到老人走了自己坐上高位,以为便有能力搞一番大事业了,结果崩。挥斥方遒,指点江山,连一株秧都不会插,深耕细作在族谱里从未记载,我们的男主角只见米饭不见稻谷。懂什么商业,某某悄声“就是门外汉”——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听说某地举办武林大会,放下手中握着的西都赋,便穿着高跟鞋打算去争盟主之位了,我气笑。

凭着一张名牌大学毕业证书,进了一个名头响亮的公司,有了唾手可得的平台背景和找上门来的资源,熬到老人走了自己坐上高位,以为便有能力搞一番大事业了,结果崩。挥斥方遒,指点江山,连一株秧都不会插,深耕细作在族谱里从未记载,我们的男主角只见米饭不见稻谷。懂什么商业,某某悄声“就是门外汉”——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听说某地举办武林大会,放下手中握着的西都赋,便穿着高跟鞋打算去争盟主之位了,我气笑。

leavelulu

说到可爱,某某公司所有商务人员的微信统一是可爱的女生头像,昵称风格统一为“赵小花花”、“王小妞妞”、“鸭鸭妹妹”等等。某次会议,迎面走来的是四十岁左右,皮肤黝黑,身强体壮,啤酒肚微凸,胡子没刮干净的王小妞妞。对方坦言,这样比较好沟通哒,就算客户生气,一想到对面可能是一个萌妹子,也不会那么凶我了啦!

说到可爱,某某公司所有商务人员的微信统一是可爱的女生头像,昵称风格统一为“赵小花花”、“王小妞妞”、“鸭鸭妹妹”等等。某次会议,迎面走来的是四十岁左右,皮肤黝黑,身强体壮,啤酒肚微凸,胡子没刮干净的王小妞妞。对方坦言,这样比较好沟通哒,就算客户生气,一想到对面可能是一个萌妹子,也不会那么凶我了啦!

leavelulu

前天医生说我很可爱,穿得像日本的小女孩。我害羞没有搭话飞快收拾包袱溜走。我想了一下,什么是可爱。我一直听说,这句话。日复一日,反复听着同样的夸奖,虽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也算不上烦恼,他们会说,你长得很乖巧可爱,一看就不会做出格的举动。我马上拿鸡腿和羊肉一起炖猪蹄。 ​​​

前天医生说我很可爱,穿得像日本的小女孩。我害羞没有搭话飞快收拾包袱溜走。我想了一下,什么是可爱。我一直听说,这句话。日复一日,反复听着同样的夸奖,虽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也算不上烦恼,他们会说,你长得很乖巧可爱,一看就不会做出格的举动。我马上拿鸡腿和羊肉一起炖猪蹄。 ​​​

leavelulu

今日去超市,偌大底超级市场,我能吃得起的只有桑葚,买回来一吃,吃出幻紫色。对了,我刷了一把幻紫色的木凳子,花了三小时,来来回回上色,出品超级美的。油漆干后搬进屋里拿布盖着它,垫子铺上,坐着,幻紫色不见了。 ​​​

今日去超市,偌大底超级市场,我能吃得起的只有桑葚,买回来一吃,吃出幻紫色。对了,我刷了一把幻紫色的木凳子,花了三小时,来来回回上色,出品超级美的。油漆干后搬进屋里拿布盖着它,垫子铺上,坐着,幻紫色不见了。 ​​​

leavelulu

阿文今年二十四岁,因他远在家乡的亲戚们到处散播他二十四讨不到老婆的话,“这么大年纪不得了,请谁家有女儿介绍给我们阿文吧,拜托了!”,所以他已变成了单身四十二年的老男人。

那天,雨后广东的天气异常清新,风中夹着一些泥土的气味,四周明亮无比。

有一个电话从家乡打来,说某地来了一个面容慈祥的外婆,自家有孙女文静又漂亮,意欲与阿文结交一段美好姻缘,这话通过阿文的亲戚的亲戚传到阿文的妈妈耳朵里。

妈妈高兴万岁,天公有眼,多大的好事!遂立即取得了对方的地址,隔天携带阿文一起踏上了相亲见面的旅程,据知情人透露,见面礼是五千元。

回来后,妈妈说,那个女孩子十分热情,这事铁定成了。“她当时还说要带阿文回...

阿文今年二十四岁,因他远在家乡的亲戚们到处散播他二十四讨不到老婆的话,“这么大年纪不得了,请谁家有女儿介绍给我们阿文吧,拜托了!”,所以他已变成了单身四十二年的老男人。

那天,雨后广东的天气异常清新,风中夹着一些泥土的气味,四周明亮无比。

有一个电话从家乡打来,说某地来了一个面容慈祥的外婆,自家有孙女文静又漂亮,意欲与阿文结交一段美好姻缘,这话通过阿文的亲戚的亲戚传到阿文的妈妈耳朵里。

妈妈高兴万岁,天公有眼,多大的好事!遂立即取得了对方的地址,隔天携带阿文一起踏上了相亲见面的旅程,据知情人透露,见面礼是五千元。

回来后,妈妈说,那个女孩子十分热情,这事铁定成了。“她当时还说要带阿文回去看外婆呢,如果没有意思,怎会这么说呢?她还牵着我的手逛街,哎呀,你不晓得多温柔体贴!”

阿文给了见面礼,照旧沿着轻轨回到住处。

阿文步步走进新的生活,也在步步远离旧的生活,目前看起来是这样的。

阿文停下脚步,城市的灯光效果极好,从来没有人去主动更换那些灯泡,灯泡却似乎永远不会坏掉。

阿文接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的女孩问他借五万块钱,好像是有急用。阿文说他不借。

亲戚的亲戚不知通过哪个亲戚传来消息,女孩说对阿文第一印象不好,觉得他不善言辞,不懂礼仪,两人特别不适合,还是算了,别再联系。

雨后广东的路上有一些泥土已经被雨水冲走了,只有石头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一半糖罐

做梦

最近总是做梦。


鸭青色天空垂下来,压住低矮的房间。

昏沉时日像老去的马


天地一线

它狂奔。

最近总是做梦。


鸭青色天空垂下来,压住低矮的房间。

昏沉时日像老去的马


天地一线

它狂奔。

leavelulu

当然是这几年才意识到造成我日渐衰弱的主因是追名逐利,这个人的精神已然被某种东西腐蚀,免不得要咳出两口铜臭味的血来。

它根本无法使我感觉到富足,只有无穷无尽的痛苦,我是为了这硫酸泼面般的遭遇才苟活于世,我是为了早日明白才糊涂一时。

我发动了我的旧心脏,心脏发出哗啦啦的数钞票声,我在街道办事处领取救济金,去拯救失足青年,先给他钱救他,再给他钱毁他。

一个人发怒总有他的道理。

那一天……

我目送载着我的肉体的灵车消失在一个隐蔽的拐角处,天空刚好飘落一些莫名其妙的雪花,我以为那些白色的薄片便是我的骨灰,掬起一把细看,竟是银箔千张。

这些银箔落在我的眼睫毛上,睫毛因承受不住压力遂掉落砸在眼球...

当然是这几年才意识到造成我日渐衰弱的主因是追名逐利,这个人的精神已然被某种东西腐蚀,免不得要咳出两口铜臭味的血来。

它根本无法使我感觉到富足,只有无穷无尽的痛苦,我是为了这硫酸泼面般的遭遇才苟活于世,我是为了早日明白才糊涂一时。

我发动了我的旧心脏,心脏发出哗啦啦的数钞票声,我在街道办事处领取救济金,去拯救失足青年,先给他钱救他,再给他钱毁他。

一个人发怒总有他的道理。

那一天……

我目送载着我的肉体的灵车消失在一个隐蔽的拐角处,天空刚好飘落一些莫名其妙的雪花,我以为那些白色的薄片便是我的骨灰,掬起一把细看,竟是银箔千张。

这些银箔落在我的眼睫毛上,睫毛因承受不住压力遂掉落砸在眼球上,本是同根生,扎得多疼啊。

leavelulu

地铁路过曾经住的地方仍然条件反射想下车。于是在车上起起落落,乍然间记起之前看到一则“终南山隐居求志”的轶事,记者说那个研究生遭受生活压力和挫折才会这样子逃避。另外某某也分享过一张图,一个人带了帐篷和菜籽油去隐居,闲来无事就炒点野菜吃。评论说他变成了沿街乞讨的流浪汉,不是真正的隐居,那么,隐居到底是?

地铁路过曾经住的地方仍然条件反射想下车。于是在车上起起落落,乍然间记起之前看到一则“终南山隐居求志”的轶事,记者说那个研究生遭受生活压力和挫折才会这样子逃避。另外某某也分享过一张图,一个人带了帐篷和菜籽油去隐居,闲来无事就炒点野菜吃。评论说他变成了沿街乞讨的流浪汉,不是真正的隐居,那么,隐居到底是?

一半糖罐

极光不在的时候。

下午三点,太阳落下去。


拍摄地/芬兰🇫🇮/奥卢

极光不在的时候。

下午三点,太阳落下去。


拍摄地/芬兰🇫🇮/奥卢

leavelulu

隔壁院子里有好多漂亮的花,我数次走过,屡次三番脑海中浮现一句:为什么我的花儿全死掉,别人的花儿这么一大朵?!

我发誓我不是嫉妒,远远瞧见那天烈日炎炎,花园的主人满头大汗蹲在沙地里拔草松土,手掌黢黑,指甲盖里全是泥,看样子也挺渴,反正没空搭理杯中水。

就知我做不来,不喜欢泥巴,里面一定有虫子,没有虫子的泥巴养不活一朵纯洁无瑕的月季花。

今日将这句话记下,下回不要再想了。倒有买干花的打算,塑料花亦可。不过……不过多年前某某来到我的寝室,指着一把塑料花说,你好像我奶奶,我奶奶也好喜欢摆这种花,唉,想我奶奶。

隔壁院子里有好多漂亮的花,我数次走过,屡次三番脑海中浮现一句:为什么我的花儿全死掉,别人的花儿这么一大朵?!

我发誓我不是嫉妒,远远瞧见那天烈日炎炎,花园的主人满头大汗蹲在沙地里拔草松土,手掌黢黑,指甲盖里全是泥,看样子也挺渴,反正没空搭理杯中水。

就知我做不来,不喜欢泥巴,里面一定有虫子,没有虫子的泥巴养不活一朵纯洁无瑕的月季花。

今日将这句话记下,下回不要再想了。倒有买干花的打算,塑料花亦可。不过……不过多年前某某来到我的寝室,指着一把塑料花说,你好像我奶奶,我奶奶也好喜欢摆这种花,唉,想我奶奶。

leavelulu

不改其乐也意指保存自己的天性,难点在于他如果谦逊、温和、有礼地履行一切的承诺并友善且毫无防备心的对待任何一个他所见到的人,在一个极少有人开先河去这样行事的地方,一个并不恰当的年头,他的下场无非是成为别人的牺牲品。

因此这也是为何一直强调保存天性的缘由,为了勇攀高峰,攻坚战役。“尚存一点罗曼蒂克的良心”。

毕竟是在要去做任何事都必须申报得到允许后再执行的地点,为何不明白即使是诚信经营生活也需要权力来促使它达成?

不过呢,假如这个人确实是对“上帝”、“佛祖”、“教父”、等一切“神”都毫无感受并且完全不承认眼前的规则对人留有好处,那么,他还是有机会保存天性,不改其乐的。

不改其乐也意指保存自己的天性,难点在于他如果谦逊、温和、有礼地履行一切的承诺并友善且毫无防备心的对待任何一个他所见到的人,在一个极少有人开先河去这样行事的地方,一个并不恰当的年头,他的下场无非是成为别人的牺牲品。

因此这也是为何一直强调保存天性的缘由,为了勇攀高峰,攻坚战役。“尚存一点罗曼蒂克的良心”。

毕竟是在要去做任何事都必须申报得到允许后再执行的地点,为何不明白即使是诚信经营生活也需要权力来促使它达成?

不过呢,假如这个人确实是对“上帝”、“佛祖”、“教父”、等一切“神”都毫无感受并且完全不承认眼前的规则对人留有好处,那么,他还是有机会保存天性,不改其乐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