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辛尤

2337浏览    7参与
123木头人

【辛尤】一丝不挂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7729088/

为什么我入的坑一个比一个冷(愣住)这CP有还有太太产粮吗(爆哭)

想剪辛尤,开始选歌的时候

(脑袋里的)小天使:剪点欢快的糖吧,千层套路就很不错啊

(脑袋里的)小恶魔:辛尤哪有糖,辛贾锁了(冷漠)

小天使:反正都是同人,剪点糖怎么了

小恶魔:但是辛贾锁了

小天使:我cp我说了算

小恶魔:你尤美人单恋,辛贾锁了

小天使:干

(刚好这时候放到一丝不挂)

脑子:就它了

手:你不看看尤纳恩的出场!剪个屁!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7729088/

为什么我入的坑一个比一个冷(愣住)这CP有还有太太产粮吗(爆哭)

想剪辛尤,开始选歌的时候

(脑袋里的)小天使:剪点欢快的糖吧,千层套路就很不错啊

(脑袋里的)小恶魔:辛尤哪有糖,辛贾锁了(冷漠)

小天使:反正都是同人,剪点糖怎么了

小恶魔:但是辛贾锁了

小天使:我cp我说了算

小恶魔:你尤美人单恋,辛贾锁了

小天使:干

(刚好这时候放到一丝不挂)

脑子:就它了

手:你不看看尤纳恩的出场!剪个屁!

 

娓娓道来

智能测试能读心不是一次两次了。
magi完结几年了我还是放心不下这对。

智能测试能读心不是一次两次了。
magi完结几年了我还是放心不下这对。

空腹吃汤
【辛尤】相性极差我要磕爆这个c...

【辛尤】相性极差
我要磕爆这个cp!
尤美人我的!!!
各种ooc,欢迎开启新世界大门

————————————————

他被辛巴德堵在辛德利亚王厅的角落。

辛巴德很长时间没有这么近距离地看尤纳恩了,他那浅黄色的长发无意识地晃了晃,让辛巴德无名生出些许火气。

“你把我拉过来干什么?”

尤纳恩的声音很轻,事实上他对所有人都这样,很多人都认为他过分的温柔,可惜在辛巴德眼里有些好笑。

“我有多久没好好看看你了?”辛巴德带着有城府的笑一只手抚上他的脸。尤纳恩什么也没说,他试着往外挪动几下,很快被辛巴德扳回来,“你就这么讨厌我?背着我在我的国家肆意妄为,完全无视这个国家的君主到处乱飘。”

尤纳恩...

【辛尤】相性极差
我要磕爆这个cp!
尤美人我的!!!
各种ooc,欢迎开启新世界大门

————————————————

他被辛巴德堵在辛德利亚王厅的角落。

辛巴德很长时间没有这么近距离地看尤纳恩了,他那浅黄色的长发无意识地晃了晃,让辛巴德无名生出些许火气。

“你把我拉过来干什么?”

尤纳恩的声音很轻,事实上他对所有人都这样,很多人都认为他过分的温柔,可惜在辛巴德眼里有些好笑。

“我有多久没好好看看你了?”辛巴德带着有城府的笑一只手抚上他的脸。尤纳恩什么也没说,他试着往外挪动几下,很快被辛巴德扳回来,“你就这么讨厌我?背着我在我的国家肆意妄为,完全无视这个国家的君主到处乱飘。”


尤纳恩压紧了自己的舌头,让自己还能正常说出话来,他一开口就明显地感觉自己的腿有些软。

“……是你说我可以自由出入的。”

辛巴德把自己身子往前压,尤纳恩好想没有经历过这种局面,他第一次,在这个人面前不知所措。

“那是以前。”辛巴德掀开他宽大的尖帽子,露出一丝残酷的笑容:“我现在和玉艳一起,准备改造世界。”

“……”

“呐,你也来吧?尤纳恩?我从以前就想让你当我的magi。”辛巴德捏着他额头上的马尾辫提议,被点名的magi抬起头对上那双深不见底的褐瞳。

尤纳恩轻叹了一声,在君主的注视下双手抱紧了自己的双臂,一副感到寒冷的模样。

“……可是……,我很害怕你呀。”少年的声线夹杂诸多情感,轻柔地,却十分有重量地吐露出来。


「过于完美的王之器,辛巴德让我很害怕」




辛巴德嘴上的笑也褪去了多半,他把这个柔弱的魔法师拉到自己身前,控制不住地喊:“您还真是会说啊?当初是谁让我攻略迷宫的!?是谁选我为王的?!难道你想撇清一切装作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尤纳恩显然被他的质问震懵了,他睁大的双眼印着青年发火的神情,尤纳恩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对付他了,他本来就大开的领口因辛巴德的动作张的更开,隐隐约约露出胸前的两点。

辛巴德低头趴上了尤纳恩的颈窝处,像一头受伤的野兽侧头小憩。

在尤纳恩没动作之前,辛巴德往他白皙的肩膀上吐息,突然对准一个地方,猛地——咬了下去。

“嘶——!……”尤纳恩疼的倒吸一口气,世界上也只有他敢这么对待magi。
这种撕咬像是报复,又像是发泄,他一路走来,尤纳恩的存在薄弱透明,他的每次出现都让少年辛巴德欣喜不已。

什么时候变成这种恶劣的关系了?

随着自己年龄的增长,尤纳恩会开始疏远,随着身高增长他也比尤纳恩高出一头。

尤纳恩。

你到底是我的什么?

尤纳恩小心翼翼躲避的动作被君主驳回,他用带着血丝的嘴吻上了magi,尤纳恩感觉什么事都乱了,在意乱情迷下他找不到自己的藏身之处,没有可以保护自己的地方。

长时间的亲吻根本不是多么美好的事,反倒是一种惩罚,尤纳恩知道他不能拿自己怎么样,索性任由他的乱来。

吻毕,辛巴德才放开他,感觉身边的人快软到在地,他又一把扶起,这次他又笑的和小时候一样,没有太多心机暗算的尔虞我诈。

“这是你欠我的。”辛巴德喊。

“……”尤纳恩没拍开他放在自己腰上的手,脸上却有些不屑。


“……毛头小子。”


嗝咕咯咯嗝嗝

wigen wugen

强迫症使我修改重发

尤纳恩第一次见辛巴德是在他刚出生的时候,所有magi和生灵都感受到他,生命力澎湃的新生子降临世界,他是看热闹的其中一个。 

他在夜里偷偷潜过那栋还不算破旧的木屋,走到床前,尤纳恩捏了个魔法悄然走到床前,魔法让男人和女人都在熟睡中无法察觉自己这个陌生人的突然来访,他弯下腰看着蜷缩母亲臂里脆弱却强大的生命,灵魂白鸟跳跃在尤纳恩指尖,被他轻轻放在孩子的额头。 

潮水般涌出的rufu像是被打通的泉眼,尤纳恩惊叹着,成群成群的rufu们很快包围了这个陌生人,尤纳恩甚至能感受到rufu之鸟的羽翼拍打在颊边羽毛轻挠的微痒感。 

magi伸出食指,尚未...

强迫症使我修改重发





尤纳恩第一次见辛巴德是在他刚出生的时候,所有magi和生灵都感受到他,生命力澎湃的新生子降临世界,他是看热闹的其中一个。 

他在夜里偷偷潜过那栋还不算破旧的木屋,走到床前,尤纳恩捏了个魔法悄然走到床前,魔法让男人和女人都在熟睡中无法察觉自己这个陌生人的突然来访,他弯下腰看着蜷缩母亲臂里脆弱却强大的生命,灵魂白鸟跳跃在尤纳恩指尖,被他轻轻放在孩子的额头。 

潮水般涌出的rufu像是被打通的泉眼,尤纳恩惊叹着,成群成群的rufu们很快包围了这个陌生人,尤纳恩甚至能感受到rufu之鸟的羽翼拍打在颊边羽毛轻挠的微痒感。 

magi伸出食指,尚未发动魔法rufu们便主动缭绕在上,四处飞散的白鸟聚在一起,变成最纯净耀眼的rufu静静凝聚在尤纳恩指尖,感叹过后尤纳恩把这个孩子的rufu轻轻放回了他的额头,却不想辛巴德在这个时候睁开了眼 。 

按照所罗门王的意志,众生皆能享受同等是rufu恩惠,孩子像是被翻飞的rufu白鸟吵醒了一样,睁开茫茫双眼,水灵的蓝色眼睛四处望了望,零星的rufu还在蹁跹惹得孩子伸手追逐,而当其中一只白鸟流动到床边的位子,辛巴德没有再看那只rufu之鸟,他咯咯咯的笑了,向尤纳恩咿咿呀呀的伸出手。 

鬼使神差,尤纳恩惊愣了一下,等他回神之余孩子软绵的手已经抓住了他伸出的手指,静静的微笑,尤纳恩感觉到辛巴德的rufu顺着他们相握的地方慢慢和他的接触,真如孩子一般,小心翼翼的触碰,再慢慢的,把rufu们扣在一起。 

或许是所罗门王的失算?有些人或许真的就是天赋异禀?辛巴德明显有比常人更强的rufu力量 

尤纳恩轻轻挠了挠抱着食指指尖的小手,婴儿刚出生三个月,连指节都不明显,整只手掌肉肉的像猫咪的肉垫,辛巴德被他挠笑了,尤纳恩也笑,虽然他不喜欢人类,但是对于所有生命的新生命他依然一视同仁,也因为无论以后怎么样,它们在这个时候是绝对的单纯。 

离开辛巴德一家,尤纳恩低头看着自己的手,且不说辛巴德怎么看见用魔法隐匿的自己,在孩子向他伸出小手的时候,一向讨厌肢体接触的尤纳恩是主动把指尖放进了婴儿的掌心,让他可以紧紧握住。 

雷姆帝国的日出很美,莎赫扎德站在落地窗台前,金色的长卷发一路披散到脚边,在日出辉耀里淡淡烁光,她像是披了一身阳光。 

“啊呀,尤纳恩”莎赫扎德开口,转过身看到铂金发色的magi正抱着自己的魔杖伫立,垂着头若有所思,她道“那个孩子如何?” 

“他是与生俱来的王之器。”尤纳恩看向自己的指尖“会是个优秀的人,也是个危险的人。”辛巴德一小份rufu之力甚至还蹁跹在尤纳恩体内,被他唤出在指尖,白鸟扑通着翅膀,莎赫扎德持着比她人还要高几分的魔杖,她不打算近距离观望尤纳恩指尖的rufu,回过头看着太阳继续向上日出东方。 

“你没有选过「王」吧,尤纳恩,不如抓住这个机会怎么样。”莎赫扎德与天空对望,自然万物回馈于她一阵微风,带起鬓边的发“虽说所罗门王命你看守大峡谷,同时你也是Magi,终究是要选出自己看好的「王」” 

“我讨厌人类。”尤纳恩走到莎赫扎德身边与她并肩,王宫地处的位子很高,尤纳恩终于知道为什么莎赫扎德五十年来会一直呆在这个国家,俯瞰望去,人们耕作栽种,士兵们操练的喝声…… 

顺着金发Magi的视线望去,落在田间一个拿着图纸和农民们讲话的男人身上,尤纳恩知道他才是让莎赫扎德心甘情愿待在这间「囚牢」里的原因,当今雷姆帝国的君王。 

“他很聪明,也是个仁君”莎赫扎德唇边不经意勾起微笑“很多事情即使不需要我,他也可以做到。” 

“起初我和你一样厌恶人类,厌恶他们的贪得无厌,还有无休无止的战争”莎赫扎德低声喃喃,田里的君王似乎察觉到目光,抬起头对上她微笑着招了招手,莎赫扎德挥手应答,嘘嘘开口“后来我发现,人类里面总是有最接近「命运」的一批人,他们出生就背负着改变这个糟糕世界的职责,而他们自己不知道这个,所以才要由我们「Magi」来引导。” 

“你不讨厌辛巴德。”莎赫扎德转过身面对尤纳恩“不是吗?为什么不抓住这个机会选一个「王之器」呢。” 

“不过说起来也好玩,你明明是最年长的magi却迟迟没有一个王之器。”女孩轻声笑了,带着几分调侃的意味。 

尤纳恩至此之后风风雨雨走了一年,一年都在帕鲁提比亚的春夏秋冬。 

男人和女人出门耕作,辛巴德被放在邻居门前看护,他是最快学会走路的那个,跟大孩子一起跟不上他们奔跑的步伐,同龄的孩子只能勉强坐起,只好自己和石子塔斗智斗勇 

“辛巴德。”编着长辫的男人执着魔杖和油纸包,给石塔垒好地基的孩子听见有人唤他抬起头,见到尤纳恩停下了手里动作扬起笑脸“哥,哥哥!” 

真让雷姆的那个女人说中了,尤纳恩走过去蹲下,揉揉辛巴德的发顶,打开油纸包露出里面的切片的果实和面包,孩子的手指捻起果片,低头看了看鲜艳的果实,把手里的食物递到尤纳恩嘴边“哥,哥哥吃!先!” 

“辛巴德真懂事,乖孩子有奖励喔,就辛巴德先吃吧。”最后一个字的话音未落,被水果的酸甜和柔软果肉的触感堵在嘴边,辛巴德捏着那一果片塞到尤纳恩嘴里“哥,哥哥吃!” 

“……好好好,我先吃。”真是个倔孩子,从大峡谷里带来的水果都不好好尝尝,尤纳恩把那片果肉放进嘴里咀嚼,年幼的孩子没有去拿第二片,呆呆地看着他咽下果肉,才满意的笑了,跌跌撞撞站起来扶着蹲下的尤纳恩手臂,“啾”的一下,不左不右正亲在唇边 

尤纳恩抱着孩子,愣神只是一刻,辛巴德笑着拿起第二片果肉又要塞给他,被尤纳恩用面包先一步堵住了嘴“我不吃啦,这些都是给你的。”辛巴德的包子脸瘪了瘪,垂下眼睑拿着面包小口咀嚼,又很不服气似的拿起第二片果肉塞到尤纳恩嘴边“哥哥吃!” 

拗不过辛巴德,第二片果肉还是进了尤纳恩嘴里,一大一小坐在石阶上,帕鲁提比亚是个被太阳过度临幸的国家,一年四季都很是炎热,尤纳恩很怕热,这里却时常有风经过,卷起的热浪让他微微皱起眉头,只等熬过铺面热风,享受缕缕飘来的清凉。 

铂金发色的Magi偏过脑袋看旁边的孩子,蓝色的发有几缕不服管教的翘起在头顶,随风吹过一晃一晃,察觉到目光的孩子也抬头看向他,尤纳恩伸出手指点在辛巴德额头中间弹了一下,孩子捂着额头不明所以的委屈引得尤纳恩忍俊不禁 

莎赫扎德说的没错,尤纳恩不讨厌辛巴德,或许是因为辛巴德尚在年幼,一切生命的开始都是单纯的,或许是因为辛巴德总是把好的先分给别人,再去商量自己的这种无私,又或是因为他体内远胜于常人的rufu,尤纳恩揉揉辛巴德的发顶,如果将来他要选王,如果还能找到辛巴德,尤纳恩觉得自己大概会成为他的Magi吧 

不远处传来女人和男人的呼喊声,尤纳恩站起身匆匆和辛巴德道别,魔杖飞在空中,上面的人看着孩子扑入父母的怀抱,这才放心飞去日出的方向 

尤纳恩觉得自己可能需要和莎赫扎德聊聊 

“莎赫扎德”Magi降落在雷姆王宫的一处窗台,莎赫扎德把落地门窗推开“怎么了尤纳恩,这么急急忙忙。”尤纳恩走进屋内,谢过莎赫扎德递来的茶水直接了当的询问道“雷姆帝国,畜牧业是不是很发达。” 

“诶?”莎赫扎德不解“是,怎么了?”尤纳恩点点头“我需要一些牛奶。” 

“给辛巴德?”莎赫扎德笑了,她放下手里的魔杖拿起羽毛笔,笔尖在墨水里轻点,抽了一张羊皮纸在上面刷刷书写一行行字符“恭喜,尤纳恩你终于也找到自己的王了呢。” 

“算是吧。”尤纳恩偏过头“如果他能维持自己的美德,我会选他为王”风从窗户进来,携卷热浪,仿佛来自,帕鲁提比亚的思念和问候,尤纳恩鬓边的发拂过他的脸侧,和轻轻开口话语“他是最接近命运的人,他和其他人类不一样。” 

托了尤纳恩的福,辛巴德的个子窜的很快,高出同龄人一大头,辛巴德的父母和街坊邻居都堪堪称奇,只有孩子知道自己究竟是受到谁的帮助,穿着绿衣的青年在人群中,伸出食指比在唇边向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孩子们开始靠近他,辛巴德成为了这一片“仁慈”的孩子王,他像是诸神的祝福,约翰的福音,这个并不富饶的村子里开始萌生蓬勃的生命力,未来的希望欣欣向荣,就连国家最高的统治者也看到了这里的一片祥和和尚未成型的强大力量 

帕鲁提比亚的边界从未和平过,或大或小的战争持续不断,投石车投掷出第一块巨石,魔导师吟唱出第一句咒文,就此打破这一片祥和。 

拉斐尔的竖琴和米迦勒的翅膀不管用了,王需要更多的兵力来抵抗入侵,他把带着戒指的肥胖肉手贪婪的伸向这个村落,恶魔低语喃喃,村里的男人被军队唤走,女人抱着孩子掩面哭泣,半大的青年扼腕叹气,人们攥紧的拳头,也只能徒劳的擂打在石头做的墙壁和黄沙铺满的土地 

尤纳恩抱着魔杖浮在空中,冷眼观望地面的一切,他做不到像莎赫扎德那样可以主持,接受战争,人类的贪得无厌要比世界其他东西恶心的多 

他看向了辛巴德,他坐在母亲的臂弯里,孩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们会本能的感到悲伤,孩子不会皱眉,只是紧紧攥着母亲胸前的衣物,却没有任何缩入温暖怀抱的意思,小小的头颅仍然昂起,一双蒙上水汽的眼睛紧紧盯着那张贴在石壁上的羊皮纸,嘴里擒着咿咿呀呀的话,似乎是在安慰又或是在唾弃 

这个糟糕的国家必须有人来改变 
 尤纳恩咬紧了下唇,手里的魔杖围绕着白色飞鸟,顺着缠绕在魔杖上的藤蔓向天空飞去 

他做了一个决定 

高耸的建筑春笋一般冲破了干涸土地,上面的房屋被撵的粉碎,所有人恐惧着,尖叫着,拔地而起的高塔耸立在帕鲁提比亚,看不见的白鸟扑棱起翅膀,和所有人的灵魂共鸣,对强大力量的渴望大过了未知的害怕,人们或是愿意,或者被迫进入了高塔,惊呼声和鲜血被永远留在了里面,Magi挥舞着魔杖,强大的力量传到国王耳中,战场从边界蔓延到祖国中,人们和战士的鲜血不再是为国家而流 

变成了人心的贪婪。 

Magi的铂金发辫被帕鲁提比亚的风吹起,难得的阴天和冰冷,为王的愚昧愤怒和死去之人的叹息 

魔杖的所指的方向从天空去到大地,他选的王尚在年幼,这所迷宫的力量是为他而准备。 

尤纳恩最后一次来到辛巴德身边,也是一个夜晚,和第一次见面一样,辛巴德闭眸熟睡在母亲身旁,尤纳恩踩着无声的脚步来到床边,指尖凝聚rufu的魔力,最后一次轻触在辛巴德额上 

“去改变这个世界吧,辛巴德。”尤纳恩将自己的一份rufu放入孩子体内,这次没有例外的惊醒,尤纳恩就已经踏着话音离开了帕鲁提比亚 

孩子的眼泪从不是为自己而流 

“不知道他现在过得如何,把这个世界变得怎么样。” 

莎赫扎德放下茶杯,打断了坐在对面的Magi絮絮低语“尤纳恩,你担心辛巴德,跟我说又有什么用呢” 

“不是哦”尤纳恩垂下眼,指尖蹁跹一只轻盈的白色飞鸟,他曾给她看过,来自澎湃生命的部分灵魂“我一直,都有注视着他。” 

灵魂有欢悦,有哀叹,有惋惜,愤怒和悲伤 
 “我召唤出了他需要的力量,同时也召唤了被他憎恶的力量。”垂下的眼眸有几分痛苦,他能看见蓝发的少年引领大家乘风破浪,能看见他照顾自己病弱的母亲,分出自己半碗清汤给枯瘦的孩子,这一切一切都不会有尤纳恩的影子存在其中。 

“你应该回去,作为辛巴德的「Magi」。”而莎赫扎德给他看了另一副景象,他们并肩而立,辛巴德获得了无以伦比的力量,而尤纳恩持着魔杖站立在一旁,炼金术法和七柱魔神,他们毁灭了一切也创造了一切。 

“你是辛巴德的指引者「Magi」。”莎赫扎德放飞那簇萤光“你应该回去。” 

大概吧。尤纳恩这么想到 

他第三次来到辛巴德身边,那个咿呀学语的孩子已经成为了七海霸主,他凝聚起指尖白鸟,顺着轻点在额上的手指放入辛巴德身体里 

“我一直,都在注视着你喔”尤纳恩坐在床边,轻轻抚开辛巴德鬓边的发,露出下面线如刀刻般利落的颚“你长大了很多,我在你小时候拿走了你一小样东西,现在我把它还给你。”铂金发丝垂落在王的脸上,他把愧疚和希望吻回了那年孩童的唇,所有情绪化为无声,却直撼灵魂。 

“尤纳恩……?”蓝色的眸子睁开,除了梦里缓缓吟唱的摇篮曲,只有宁静的黑夜的月色。 

🔜Achi🔙
@脱落角质 鬼目哥生日快乐!!...

@脱落角质 鬼目哥生日快乐!!!!

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所以就画了你还比较有好感的辛巴德——加上私心的尤纳恩。

先补一张很粗略的在这儿吧,想要的回来再跟我说吧!

@脱落角质 鬼目哥生日快乐!!!!

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所以就画了你还比较有好感的辛巴德——加上私心的尤纳恩。

先补一张很粗略的在这儿吧,想要的回来再跟我说吧!

土豆土豆

嗯——————突然懒得吐槽了…
他们都非常好!
白龍和白瑛在碗里的是裘龙+裘瑛本,非常……一言难尽,还挺贵的orz
辛巴德中心的两个本,圣宫的那本依旧是拜托某位超伟大的太太买到,另一本也是场贩,没法买,没想到在骏河屋蹲蹲就出来了…
come with me to adventure是temari太太的图本,太太画风真的好好…顺便,想收nair太太的图本…只可惜当时太贵没买,后来再也没看到骏河屋出…
A5本倒数第二次的合集…以后再买了还会repo!

嗯——————突然懒得吐槽了…
他们都非常好!
白龍和白瑛在碗里的是裘龙+裘瑛本,非常……一言难尽,还挺贵的orz
辛巴德中心的两个本,圣宫的那本依旧是拜托某位超伟大的太太买到,另一本也是场贩,没法买,没想到在骏河屋蹲蹲就出来了…
come with me to adventure是temari太太的图本,太太画风真的好好…顺便,想收nair太太的图本…只可惜当时太贵没买,后来再也没看到骏河屋出…
A5本倒数第二次的合集…以后再买了还会repo!

十八-悠游旅人的冒险

【尤纳恩中心|辛尤】忍离别

一个混更,这篇没有在乐乎上发吧?

最近的辛巴德又改邪归正了……我是看不懂大高的走向了


尤纳恩坐在树梢上,风将他背后的辫子吹起,他不得不抬手摁住自己被风吹得蠢蠢欲动的宽檐帽,不管世事如何变迁,这风、这树、这阳光总是不变,他漠然地想着,世人总想着将这世界搅得天翻地覆,好留下自己来过的痕迹,真是可怜可笑。

轮回几转,即使外表上看仍旧青春靓丽,也改变不了尤纳恩心境上的苍老。身为magi,他有选王的责任,有辅佐王的责任,也有在王失去权势、失去力量、失去理智时弑王的责任。尤纳恩有时觉得自己像个花农,选种、仔细栽培、除去枯萎的花,选王、引导王、杀死昏君,又有什么区别呢?这是magi的傲慢与悲哀,也...

一个混更,这篇没有在乐乎上发吧?

最近的辛巴德又改邪归正了……我是看不懂大高的走向了


尤纳恩坐在树梢上,风将他背后的辫子吹起,他不得不抬手摁住自己被风吹得蠢蠢欲动的宽檐帽,不管世事如何变迁,这风、这树、这阳光总是不变,他漠然地想着,世人总想着将这世界搅得天翻地覆,好留下自己来过的痕迹,真是可怜可笑。

轮回几转,即使外表上看仍旧青春靓丽,也改变不了尤纳恩心境上的苍老。身为magi,他有选王的责任,有辅佐王的责任,也有在王失去权势、失去力量、失去理智时弑王的责任。尤纳恩有时觉得自己像个花农,选种、仔细栽培、除去枯萎的花,选王、引导王、杀死昏君,又有什么区别呢?这是magi的傲慢与悲哀,也是不断轮回者的傲慢与悲哀,他知道,自己是那只跳出莫比乌斯环的蚂蚁,可那又怎样呢?不还是一只蚂蚁吗?有着铂金色长发的magi不禁露出苦笑,他像被束着手脚的囚徒,即使已经看透了世界的真相,也没足够的胆量,足够的力量去改变一切,就连死亡,对他都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不断轮回,其实近似是不死,只能不断看着身边人死去,而自己什么都做不到,尤纳恩痛恨着这样无力的自己,只能逃避,不断逃避,逃到海角天涯,逃到无路可退。

尤纳恩抬头,直视着太阳,阳光并不耀眼,只是璀璨如他几世前的金发,那时的他还没有在不断的轮回中绝望,还在对自己magi的身份感到由衷的骄傲和自豪,还在兴高采烈地选着王,辅佐王,并不知道自己黯然无光的未来。他拽了拽自己的发辫,觉得发色似乎在渐渐变浅变淡,简直像是慢慢白头,他漫不经心的想着,或许,当自己完全变成白发,就能够死去了呢?

死亡,多么的甘美醇厚,没有体会过死之悲切,怎么知道生之可贵?

他想到了辛巴德。他曾经选择的王。他曾经的爱人。如果未曾深爱,怎知离别苦?

他想起辛巴德曾在他的面前气宇轩昂地说:“我一定会改变这个世界的!”紫色长发的孩子得意洋洋,眉眼间尽是自信自傲。那时的自己是怎么回答的呢?尤纳恩弯起嘴角:“我期待着。”话语未能说出口,便泯灭在唇齿间。尤纳恩是那样温柔而又傲慢的人啊,可辛巴德从未明白。

阿拉丁他们去阻止辛巴德了。他们一定会成功的。辛巴德一定会输的,一定会死的。不,也许他已经死去了,尤纳恩最初选定的那个王,早就死去了。他死在什么地方?他死在什么时候?他死时是在微笑还是在哭泣?这些尤纳恩一概不知。他只知道,现在的这个辛巴德,只是理想信念和仇恨怨念的集合体,这世上最崇高最卑劣的存在,一如尤纳恩本人,只是尤纳恩选择自囚于大峡谷,辛巴德却选择用最极端的方法改变一切。

尤纳恩伸出手,rufu在指缝间流淌,这是辛巴德改变过的rufu,承载着他的意志和信念。祝你成功。尤纳恩在心中默默说道,不知道是指的是辛巴德还是阿拉丁。然后他身体后倾,从树梢坠落。

这是,创世的魔法使和他的王,第无数次离别。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