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辛巴

27654浏览    348参与
(´⊙ω⊙`)威武雄狮♂☀
背景不太会,所以干脆不画完,主...

背景不太会,所以干脆不画完,主要还是我太懒了😂

背景不太会,所以干脆不画完,主要还是我太懒了😂

(´⊙ω⊙`)威武雄狮♂☀
疤叔的爪子着实难画

疤叔的爪子着实难画

疤叔的爪子着实难画

(´⊙ω⊙`)威武雄狮♂☀
这一张老木的脸画得有点儿变形了

这一张老木的脸画得有点儿变形了

这一张老木的脸画得有点儿变形了

(´⊙ω⊙`)威武雄狮♂☀
这张其实是比着一张同人图画的,...

这张其实是比着一张同人图画的,由于当时用铅笔只是简单地勾勒了一下轮廓,所以看起来线条比较细…

这张其实是比着一张同人图画的,由于当时用铅笔只是简单地勾勒了一下轮廓,所以看起来线条比较细…

璇子鱼
【彩铅2D迪士尼】---辛巴...

【彩铅2D迪士尼】---辛巴

笔:辉柏嘉红盒60色

纸:获多福高白细纹300g32k

【彩铅2D迪士尼】---辛巴

笔:辉柏嘉红盒60色

纸:获多福高白细纹300g32k

F

看完狮子王

that was so cool

辛巴真的好帅啊(我为啥会对一只狮子动心)

看完狮子王

that was so cool

辛巴真的好帅啊(我为啥会对一只狮子动心)

安好〆

新年快乐

原作《AWM绝地求生》


*有bug*


*有ooc*


*小学生文笔*


*前一篇咕了(小声bb)*


       “队长?”于炀紧张的跟着祁醉来到了练习室。

为了今晚的跨年,基地的其他人都去商场购物了,只剩下了他和祁醉。

        祁醉随意的拿起了于炀电脑前的鼠标,上面还残留着于炀右手的余温,他仔细地观察着什么。...


原作《AWM绝地求生》

 

*有bug*

 

*有ooc*

 

*小学生文笔*


*前一篇咕了(小声bb)*

 

       “队长?”于炀紧张的跟着祁醉来到了练习室。

为了今晚的跨年,基地的其他人都去商场购物了,只剩下了他和祁醉。

        祁醉随意的拿起了于炀电脑前的鼠标,上面还残留着于炀右手的余温,他仔细地观察着什么。

        于炀只是乖乖的站在旁边,看着自家男朋友做着怪异的举动。

        像是想到了什么,祁醉放下了鼠标,坐在了电脑桌上,伸手拉住于炀,顺势拉入怀中,趁某人还未反应便在他的唇角印上一吻。

        如蜻蜓点水般,祁醉很快放开了他。

      “唔…队长…”于炀害羞地低头抵在祁醉的胸口。

      “害羞了?小队长?”祁醉嘴角弯了弯,像是很满意于炀的反应。

         于炀点点头,又往祁醉胸口蹭了蹭。

         祁醉发现他的小男友越来越会撒娇了,再这样下去他可就控制不住了。

       “去商场吧,免得卜那那他们抱怨我们不干活。”祁醉低头耳语。

         于炀依旧是乖巧地点头。

 

 

                                      ——商场——

        卜那那和老凯推着满满一车零食站在商场门口,迎接他们的小队长。

      “祁醉?你这个老畜生怎么也来了?”卜那那不满地嘟囔。

      “诶,卜那那你会不会说话的,我怎么就不能来了?”

      “没有的事,祁神,那那跟你开玩笑呢,呵呵。”看两人气氛不太对,老凯连忙出来打圆场。

      “那那哥,老凯,对不起,让你们久等了。”

        听到于炀的道歉卜那那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没事,小队长,迟到不要紧,看看人家祁  神,往年都是窝在基地,从来不出来扫货,今天看到他来你那那哥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你倒是掉一个我看看。”

     “……”卜那那怨恨地看着祁醉。

     “键盘是亲吻几千次的战场,手指起落间劈开黑暗……”

     “嗯?老凯你手机响了?”卜那那看向老凯。

       老凯赶忙拿出手机,看见屏幕上的贺经理几个大字在跳动。

       点开。

     “老凯,那那你们是去银河接的人吗?那么慢,我和辛巴都要去结账了,限你们三分钟内马上出现在我面前,不然别想报销!”

       贺娘娘霸气地挂断了电话。

     “……”

     “……”

    “报销?不是应该经过我同意吗?”某老板摸着下巴“百思不得其解”

      人家根本不认为你会来……

  

 

       经过三小时的奋战,六人终于买好了该买的东西。

    “我去,商场打折力度也忒大了,都相当于免费送了。”卜那那满意地拿着他那可以塞下两个行李箱的零食。

祁醉嫌弃地摆摆手,“商场老板怎么会知道有傻逼把零食区包了。”

   “祁醉,你今天是要和我杠是吧!”

   “好了,那那,祁神,你们少说几句,”老凯无奈地被夹在中间,“结账去吧。”

到了结账区,祁醉开玩笑不给报销,和贺小旭吵得差点把保安喊来,最后还是要麻烦和事佬老凯出来打圆场。

 

 

                                         ——基地——

    “那那,快,把锅摆好,辛巴,菜洗了吧,老凯,把这块豆腐切一下……”

一回到基地贺小旭就开始指挥大家干活,祁醉心安理得地拉着于炀看电视,完全没有罪恶感。

   “祁醉,人家于炀要保护手不干活也就算了,怎么你也在偷懒?”贺小旭从商场开始就对祁醉意见很大,看到祁醉偷懒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贺小旭你可以啊。让你老板给你干活,面子真大。”

      贺小旭此时脸都绿了。

    “好了好了,火锅好了,祁神,炀神快来吃吧~”辛巴还不知道空气中弥漫的火药味,兴奋地向两人招手,等他看到贺小旭更加铁青的脸已经晚了……

 

      餐桌上赖华举起了酒杯,“来,大家干一杯。”

    “祝HOG五连冠!”贺小旭也举起了酒杯。

    “五连冠也太少了,有我卜那那在十连冠都不成问题!”

    “那那哥…”于炀苦笑。

    “有炀神呢~”老凯拍拍于炀的肩膀,看到祁醉怨恨的眼神又把手缩了回去。

    “为了HOG,干杯!”

 

     几杯酒下肚,贺小旭几人都开始胡言乱语了。

   “跟你们说,当年你贺娘娘在虹口那可是……”贺小旭开始宣扬他不存在的丰功伟绩。

     祁醉趁机把于炀拉走了。

     两人悄悄地上楼,来到了于炀的房间。

     一推开门祁醉就把于炀抵在门上,迫不及待地吻了上去。

     于炀双手被祁醉抓在手里,置于头顶,双腿被迫分开。

      祁醉毫无预兆地隔着裤子的布料顶上来。

    “队,队长~”于炀气息紊乱,大脑一片空白。

      祁醉似乎借着酒气耍起了酒疯,但是于炀知道,祁醉此时应该无比清醒。

      在于炀喘息之时,祁醉猝不及防地伸舌缠住了于炀的小舌,两人纠缠着,如胶似漆。

      祁醉的另一只手不安分地挑开于炀的棉衬,带着点寒气,抚摸着胸口的肌肤。

      于炀打了个寒颤。

      此时的于炀浑身都是敏感点。

      在于炀快喘不上气时,祁醉终于放开了他。

      于炀闭着眼靠在祁醉的胸口喘气,温热地气息萦绕在祁醉的胸口,一下一下的,祁醉感觉自己又要硬了,在变成畜生之前,还是要把正事办了。

      祁醉变戏法似的拿出了一块新鼠标。

    “炀神,看看,这是什么~”

      于炀勉强睁眼,愣了一下。

    “新鼠标?队长,你怎么知道……”

   “你的事情我怎么会不知道呢~”祁醉微笑道。

       其实今早祁醉在练习室就发现了于炀的鼠标似乎有些开裂,应该是长期使用导致的,祁醉会跟去商场也是为了寻找一块适合他家小队长的鼠标。

       于炀拿着鼠标有些新奇,他抬头看着祁醉,问道:“队长,你什么时候买的?”

       祁醉勾唇,凑到他耳边,“你亲我一下我再告诉你~”

       于炀的脸瞬间红了。

     “好了,不逗你了,今天下午在商场挑的,喜欢吗?”

     “喜,喜欢~”于炀说话的时候眼睛亮亮的,“谢谢队长~”

        ……

       祁醉又不想做人了。

 

 

 

 

         新年快乐吖,赶工完成的,有些瑕疵,多包涵


Orion Charles

临摹狮子王漫画+手稿临摹+小辛巴表情包

临摹狮子王漫画+手稿临摹+小辛巴表情包

冬吧

轮 8

木法沙再次友情客串一下。

刀疤即将下线,接下来是高孚和辛巴的主场。

为了填为啥荒原狮那么多的官方坑,我好累。

严肃文学要人命

OOC注意

会有Nala和Simba的感情线

Nala是我永远都喜欢的女性角色,她是坚强的战士,她某种意义上拯救了Simba,爱和责任让Simba站了起来,我喜欢狮子王里的每一头狮子,因为他们每头狮子都有他们自己的命运和责任。

所以在本篇文里Nala和Simba的感情线同样重要,当然,我没忘记高孚啦www


01.


“我们不能再等了。”Nala忍不住高昂了声音,她感觉自己的喉咙发紧,她的利爪收回到肉垫里,又忍不住露出来,她抬头,紧紧盯着荣耀石的方...

木法沙再次友情客串一下。

刀疤即将下线,接下来是高孚和辛巴的主场。

为了填为啥荒原狮那么多的官方坑,我好累。

严肃文学要人命

OOC注意

会有Nala和Simba的感情线

Nala是我永远都喜欢的女性角色,她是坚强的战士,她某种意义上拯救了Simba,爱和责任让Simba站了起来,我喜欢狮子王里的每一头狮子,因为他们每头狮子都有他们自己的命运和责任。

所以在本篇文里Nala和Simba的感情线同样重要,当然,我没忘记高孚啦www


01.


“我们不能再等了。”Nala忍不住高昂了声音,她感觉自己的喉咙发紧,她的利爪收回到肉垫里,又忍不住露出来,她抬头,紧紧盯着荣耀石的方向,她忍不住从喉咙处发出低吼。

就在刚才,一头和Scar看起来如此相似的小狮子颤颤巍巍地站在上面,发出了他第一声软绵绵的吼叫,那声音太小了,可在如今空寂的荣耀国里久久回荡,啃食着最后一只斑马的鬣狗抬头,那头小狮子又发出了第二声尖锐的吼叫,Scar和Zira在他身后紧紧盯着那头小狮子。

Sarabi抬头去看荣耀石,不知道为何她想起了从前,才出生的Simba被Rufiki举起时的样子,那时荣耀国还活着,阳光洒在大地上,一切都没逝去。

而这头小狮子向动物们宣布他的存在时只有惨白的月亮,永远饥肠辘辘的鬣狗见证着这些,他的后面是Scar那双让人觉得心生不详的绿色眼睛,让Sarabi想到了沼泽。

“Scar有了新的继承人。”Nala不安地转来转去,其他母狮们抬头看她,效忠Mufasa的母狮已经寥寥无几,更年轻的母狮加入了Zira——她们不曾看见过荣耀国曾经有无数动物栖息于此,她们不曾明白荣耀国也曾水源充足,她们以为死亡,饥渴是荣耀国的从前,现在和未来。

于是Sarabi的母狮躲在阴暗处,Nala竟然成了这里最年轻的那一头母狮,这头母狮有着温柔的蓝眼睛,可现在那里面盛满怒火和悲伤。

“他会带着我们走向绝境,我们必须反击。”Nala深吸了一口气,“......我们必须推翻Scar。”

“趁一切还没太晚之前。”

“Nala。”Sarabi看着Nala,其他母狮也盯着她,她终会成为一头了不起的母狮,她们想,在Sarabi的教导下她宛如一位女王,“......我们已经不年轻了。”

Nala哽住了。

是啊,她怎么忘了呢?Sarabi已经不年轻了,在场的母狮们除了她都已经不再是精力充沛的壮年,可反观Scar那边,Zira带领的母狮们多而且年轻,Nala她们所拥有更多的是经验而已。

可难道就只能眼睁睁地等死吗?

Nala低吼了一声,Sarabi静静地看着她,Nala的母亲走了过来,静静地看着她的女儿。

“Nala,”这头母狮轻声说,“跟随你的内心。”

Nala转身,坚定地看向远方。

“我要去寻求帮助。”她颤声说,“带救援回来。”

我要将希望重新带回来。


02.


Simba看着星空。

他已经长大了,当他低下头在水潭下喝水时,他看到了自己红色的鬃毛,和那双红色的眼睛,水面中是一头怎样俊俏的狮子,他却无端害怕自己的倒影。

他从自己的眼里看到了Mufasa的影子,他如影随形,宛如一场醒不来的梦魇。

他的爪子拍在水面上,他的倒影破碎,红色的鬃毛扭曲,他喘息着,当夕阳落下时他甘愿呆在黑暗里。

“你做了什么?Simba?”Scar的低语仍在他的耳边,他闭上眼睛又重新落入了噩梦之中,梦中的Mufasa坠入 悬崖。

他在梦中无数次试图把他的父亲拉上来,可他在梦里只是一头小狮子,一头什么都做不了的小狮子,他太小了,小小的爪子根本使不上一分力气。

“Simba!”Mufasa的红色眼睛里全是求生的本能,可他还是太小了,他眼睁睁地看着Mufasa坠入深渊,可下面不再是角牛群,而是一大片湖泊,他看着那泛起的涟漪。

“父亲!”

他追寻着他父亲的方向跳入了湖泊,当他跳入湖泊时他感觉自己的鬃毛在水中飘荡,他的爪子无意识地划动着,试图往更深处游去。

可Mufasa已经不见了踪影,这时Simba感觉到有狮子叼起了他的脖子把他从湖中带了出来,他被水呛得咳嗽,这时他发现他又变成了那头小狮子。

“你为什么要往水坑里跳呢?Simba?”清脆的声音在他耳边传来,他抖了抖脑袋,看到了一双蓝色的眼睛。

Simba闭了闭眼睛,下一秒他就看到了阳光,一切都照常进行,没有阴霾,没有黑暗,万物闪闪发亮。

“Simba———!Simba———!”Simba愣在那良久,直到Timon的手在他眼前挥了大半天他才反应过来,Timon摸着下巴看着他最近不太高兴的狮子同伴,“你还好吗伙计?”

“哦,没有什么事,Timon。”Simba笑了笑,他站了起来,Timon嗯哼了一声,看着Simba伸了个懒腰,不得不承认当他看到Simba伸懒腰时下意识露出的利爪他还是有点心惊,“走吧,今天又是新的一天。”

阳光会驱散掉一切悲伤。

Simba这样想着。

他不知道在另一个地方也有一头母狮和他怀有同样的看法,Nala坐在沙堆上仰望着太阳,她已经很久没有见过暖烘烘的太阳了,荣耀石的太阳那么多年来只能让那些动物的白骨看起来更加惨白,只能让湖泊蒸发万物干枯。

她贪婪地呼吸着,她已经很多年没那么畅快了,她感觉到沙粒拍在她的皮毛里,Nala第一次感觉到如此舒适,她想起了她趁着夜色逃离荣耀石,当她踏出了边境,她也看到太阳升起。

Nala看了太阳良久,还是站了起来前行。

向着太阳的方向。

我会找到希望的。

Nala这样想。


03.


“Nala?”

Simba看着那双蓝眼睛。

他承认他第一眼没有认出面前这头母狮是他的童年玩伴,他当时只想着保护他的同伴,幸好他的利爪足够锋利,而他也没有忘记曾被教导过的捕猎技巧,可是Nala在逆境中长大,是个绝对优秀的战士,所以他被按在地上好像不是个稀奇事。

这一幕好像似曾相识。

他看到了那双蓝眼睛,在他的记忆里只有一头母狮有那么一双蓝眼睛,他的脑袋里那只小小的母狮和面前的重合,重合......

他的心头瞬间被纯然的欣喜所填满,他忘了他逃离荣耀国只为躲避噩梦,他叫出了她的名字,就看到Nala从他的身上推开,显然不明白为什么一头陌生狮子会知道她的名字,她毕竟年轻,连自己的情绪都忘了掩藏起来。

“你是谁?”

“是我啊,Simba。”

可Simba已经死了。Nala想反驳,可她却看向了Simba的红色眼睛,面前的狮子眼里全被欣喜所填满,她歪了歪头,想看透面前这头狮子,在那双红色的眼睛里她好似看到了Mufasa的影子,那头幼稚又勇敢的小狮子又重回她的心头。

她看到了那轮初生的太阳。

“Simba!”

那一刻他们忘记了他们身上所背负的一切,他们忘记了所有的逆境和苦痛,Simba忘记了那多年的梦魇,多少次梦醒时Scar的低语,Nala忘记了荣耀国干涸的土地,无数个死去的生命,此刻他们只是当年的两头小小的狮子,天地不在,只剩下他们这两只小小的狮子在一起嬉戏,他们就是伊甸园里无忧无虑的夏娃和亚当。

爱在此刻萌芽。

而Timon目瞪口呆地看到Simba突然和Nala脑袋碰脑袋显得亲密无间, 他不得不打断他们的欣喜,站在他们中间彰显他的存在,他注意到Simba和Nala的眼里有什么东西在萌芽,那让他觉得不太高兴,他有预感这会打破他们三个的平静。

Nala是一颗石子,她打破了平静——或者说那平静从来都只是假象,尤其是Timon和Pumbaa第一次知道Simba来自何方,他的真实身份时,Pumbaa夸张地抓住了他的爪子啵了一下,那让Simba有点不适地抽开爪子。

至于Nala,当欣喜过去后,她觉得如此不真实,她看着Simba就站在这里,分享了和Mufasa一样的相貌,可Nala不会把他与Mufasa相比,Simba会创造另一个奇迹,他将让荣耀国浴火重生。

“你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对于你的母亲来说,对于我来说。”Nala叹了口气,Simba看着他同伴的侧脸,他想说点什么,这头母狮却率先有了动作,她的的脸磨蹭着Simba的下巴,今晚她终于停下来来听听自己的内心,她对Simba的思念和爱不比Sarabi少。

Simba则想告诉Nala他所有的过错,可Nala会理解他吗?她会原谅他的过错吗?可他的嘴巴无论如何都无法说出这一秘密,他害怕她会转身,所以他只是闭上了眼睛,听到了爱的火焰烧掉了他多年缠绕心头的名为罪恶的藤蔓的噼里啪啦的声音,他年轻的心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自由呼吸。

他们注意到花在开放,无数蝴蝶在这美景中飞舞,他们看到了月亮升起,他们没看到Timon和Pumba在暗处嘟囔着今晚到处都是暧昧的爱。

多年以后Simba仍记得当年那一个夜晚,任何美妙的东西都比不上Nala的蓝眼睛,Simba永远爱Nala,Nala永远爱Simba,哪怕以后时过境迁,连后来Kovu评价他们时都带了点酸溜溜的味道。

“有时候我觉得我在Simba眼中可没Nala重要。”Kovu这样指出,Simba笑着看着他年轻的恋人,轻吻他的脸颊让他消消气。

可后来的Kovu不知道他们当时也有隔阂———那时Simba还怀揣着一个噩梦,那噩梦让他止步不前,而Nala看着温存过后突然消沉下去的Simba,他什么变成了这样?

“荣耀国是你的责任。”

Simba听到了这话想起了Mufasa,死去的Mufasa,如果没有他就还活着的Mufasa,他终于回头正视Nala,但他愤怒和拒绝坦诚的眼睛让Nala同样火冒三丈,他大声指责Nala不该指手画脚他的生活,可他的心中只有一片空茫。

他们不欢而散。


04.


Rufiki看着水中Simba的倒影。

面前的年轻狮子迷了路,他的眼睛里并没有对未来的光,可Rufiki不会责怪他,因为年轻人总是会迷路和迷茫,而他们这些老人的任务就是给他们指明方向,擦亮他们灰扑扑的心。

他的指尖轻点水面,那里泛起了涟漪,Simba看到自己的影子破碎,红色的鬃毛在水中扭曲成了一团火焰的形状,他看到水面慢悠悠地停止了涟漪,Rufiki的声音轻轻,好像是怕打扰一个沉睡的国王。

Simba看到了他父亲的眼睛。

“......他就在这里。”Rufiki这样说,“他在你心中。”

他听到了雷声隆隆,乌云笼罩星空,可Rufiki知道这只是暂时的,他听到了他老朋友的声音,抬头看到天边的那片云成了Mufasa的形状,他冲他们走来,带着他的威严,Simba冲他奔跑。

“Simba,”Mufasa神情严肃,他低头看着他的儿子,他迷失了太久的儿子,Simba的红色鬃毛,当年的小狮子长大了,他必须承担他的责任,他将带领其他狮子们重建希望,“你忘了我。”

“不,父亲,我从来没有过。”Simba急急呼唤,而Mufasa没有回答他,因为Mufasa知道时间不多,他必须在仅有的时间里告诉Simba方向,他想说很多很多,可他只是威严地看着他的儿子,他的声音如同雷声。

“你已经忘了你是谁,你忘了我。”

“你必须回到你应该在的位置上去,回到食物链的位置上去。”

轮回将重新转动。

“记住你是谁。”

“父亲,别离开我。”Simba看着他父亲空茫的眼睛,如果可以,Mufasa也想留在此地,可生者和死者终究不能长处,他想跟Simba叮嘱那个恶毒的预言,他希望Simba记着给他承诺过的关于Scar的事,可云彩消散,Simba只能徒劳地追寻亮光,他只得到了一片星空。

Rufiki见多识广,所以他对此不发表意见,他只是嗯了一声,刚才的奇观被他轻描淡写地盖了过去,他看到Simba的眼睛里闪着光,可年轻狮子还有点胆怯,他对过去仍然怀揣恐惧。

“嗯,有时候过去确实非常伤人,但我们得在其中吸取教训。”这头狒狒这样说,趁着Simba愣神之时一个拐杖挥过去,Simba第一次结结实实挨了一棍,而第二次则躲了过去,他看到Simba的眼里王者之气显露了出来,他看着Simba头也不回的踏上归途,向着最黑暗的方向,他兴奋地吼叫,昭告世界太阳即将升起。

而另一边,在黑暗中的Scar做了个梦。

他梦见了那头死去的小狮子,在远处快乐地喊他妈妈妈妈,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那头小狮子就冲他奔来,他眼睁睁看着小狮子在奔跑的过程中也在逐渐长大。

他看着小狮子的个头像棵树一样窜高,他看到了小狮子长出了红色的鬃毛,他的孩子长得像他的另一个父亲,可他的体型则有点像Scar自己。

他的小狮子直接撞翻了他,让他全身疼痛,Scar被撞翻在地试图看清怀抱他的孩子,可低头只看到一片火焰在他怀中,他几乎分不清火光和他孩子的鬃毛。

“妈妈。”他听到了一个声音的轻声嘟囔,他第一个反应是他的孩子在火中,他想救他,可他无法做到,火贪婪地舔舐他的皮毛,可没有把他烧死。

“妈妈。”

他看到那双红眼睛,他梦里的孩子冷冷地扼住了他的脖子。

“妈妈,你杀死了爸爸。”

他的孩子这样指控道。

当Scar睁开眼睛时,试图回想这一切时却只剩下一片空白。


05.


Sarabi如果可以,她永远都不想放弃荣耀国。

这里是她的出生地,她祖辈就生活在这里,她为这片土地奉献了大半辈子。

可荣耀国已经死了。

“Sarabi!”Scar的声音在这片没有生命力的土地上回荡着,宛如乌鸦的叫声,Sarabi抬头,她看到Scar,这片土地的国王,她转头看到其他母狮的担忧眼神——她们的担忧不无道理,Scar一向喜怒无常,可Sarabi冲她们露出了安心的眼神,傲然地抬起她的头,仿佛有一个王冠戴在了她的头上,Scar静静地看着Sarabi走上来,穿过无数鬛狗,所有狮子都看着这一切,包括暗处的一双红色眼睛。

Sarabi像一个王后向Scar走去,Scar这样想,他的哥哥选择Sarabi也许是有原因的,但想到这一点他的心就燃起了火焰,也许是妒火,也许是愤怒之火,而Scar永远不会承认这点,他冷冷地注视着Sarabi站在他面前,他绕着她打转。

“你的捕猎小队呢?她们可没尽力。”

她们没有东西可以吃了。

Sarabi闭了闭眼睛,虽然她并不愿意如此,可比起土地生命更加重要,事到如今Sarabi并不愿意苛责Scar什么,她开口时低低地,仿佛在哀悼这片土地。

“Scar,已经没有食物,没有水源了。”

可Scar不打算听听Sarabi的意见,他像个贪婪的鬛狗不吃掉最后一块血肉绝不松口,他指责Sarabi没有尽心,但其实Scar知道Sarabi没有说谎。

“那是你们没有找到。”

“Scar,已经结束了,现在我们只有一个办法,我们必须离开荣耀国。”Sarabi劝说,再怎么说Scar仍是荣耀国国王,她必须尽到臣子的责任,可Scar却转过头去不去看她,没有任何动物看到他眼里的疯狂。

“我们哪里也不去。”

“那你就相当于给我们判了死刑!”Sarabi首次提高了声音,她没看到一个幽灵从暗处露出来半个头来看着她们,眼里全是思念,担忧,还有愤怒。

而那位半疯的国王闭上了眼睛,他的心已经扭曲得不成样子,他甚至阴暗地想着那就全部死去吧。

“我是国王,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Sarabi只觉得她的理智瞬间崩断,她的声音因为愤怒而抖动,她忘了规矩,她的话脱口而出。

“要是你有Mufasa的一半......!”

Mufasa。

又是Mufasa。

该死的,害死了他孩子的,阴魂不散的Mufasa。

“我比Mufasa好上无数倍!”

他一巴掌把Sarabi拍倒在地上,然后他就听到了吼声伴随着雷声而来,那声音如此熟悉,他抬头去看就看到Simba站在最高处,一开始他以为是Mufasa,那让他下意识地往后退去。

“不,你已经死了。”

Simba不想跟Scar说点什么,鉴于他回来看到的全是废墟一片,他只是走下来,唤醒他的母亲———他长得太像他的父亲了,连母亲都认错了他。

“妈妈,是我,Simba。”

Simba看到Sarabi的眼睛里露出了惊喜和爱,那是一个母亲的眼神,他的母亲有无数疑问,看起来想问Simba无数问题,可她只是端详着她的儿子。

“你还活着?这怎么可能呢?”

“那不重要了,妈妈,我回来了。”他磨蹭着Sarabi的脸颊,这竟然迟到了那么多年。

“哦!Simba!”Scar反应极快,他假笑着,却瞪了一眼Shenzi他们——他们显然没有完成这么一点点小小的任务,而Simba却显得格外愤怒,毕竟他可没想到他的叔叔竟然会把荣耀国糟蹋得不成样子,“我没想到你竟然.....还活着。”

“给我个理由不把你撕成碎片。”Simba的声音里带了点低吼,他紧紧盯着Scar,可虽然这么说,Simba并没有致Scar于死地的想法,他不知道骇人的真相。

但过去的噩梦找上了他。

Scar显然留了一手,Scar一直留了一手,他揭开Simba心头的伤疤时Nala也带着母狮群赶到,她们不解地看着洋洋得意的Scar,而Simba站在那里,感觉自己回到了小时候,他站在Mufasa面前,Scar的耳语在他的脑袋里回想。

“那么,Simba,告诉她们真相,告诉她们,是谁杀了Mufasa?”

Simba恍惚间看到Nala和Sarabi不可置信的眼神,可他这时必须直面他的过去,他的噩梦,无论结局是如何,所以他往前走了一步,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几乎不敢看他的母亲。

“是我。”

Sarabi听到这句话只觉得天旋地转,反应过来时她已经走到了Simba的面前,她怀疑她肯定快要疯了,这位曾经的王后被这个事情弄得瞬间老了很多岁,她质问她的儿子,她丈夫的凶手。

“这不是真的,告诉我这不是真的。”Sarabi的声音到最后都带上了哀求的味道,可Simba垂下眼。

“这是真的。”

“你们听到了吧!凶手!”Scar乘胜追击,他知道这个虚假的真相一旦说出来就代表不会有人在帮Simba,他把Simba逼到了悬崖上,这次他终成了赢家,他终会断绝Mufasa的血脉。

就像Mufasa杀死他当年的孩子。

他听到了雷声打在悬崖正下方的枯树上燃起了火焰,他笑着把Simba逼下去,只剩下前爪徒劳无助地抓着石头,Simba看着他古怪的叔叔,Scar有点恍惚——Simba显然太像年轻时的Mufasa了,在他身上找不到半点Sarabi的影子。

但他现在无暇顾及,他沾沾自喜,他笑着抓着Simba的爪子,故意伸出利爪让他低声咆哮,这一刻像极了当年,他凑近了Simba,他可爱的,该死的侄子。

“而这是我的小秘密。”

“我杀了Mufasa。”

国王犯了个致命的错误。

Simba用尽他的全力跳了上来,叔侄曾经的美好被撕得粉碎,只剩下复仇的火,Simba压着他的叔叔,凶狠的模样很像Scar本人,但Scar本人此时无暇顾及。

“告诉她们真相。”

“真相?但是每个人对真相......”

Scar很快就说不出话了,因为他被扼住了喉咙,他不甘地看着Simba,因为他知道一旦说出口胜算可不一定在他的手上了。

“好吧,好吧......是我做的。”

“让他们都听见。”

Nala往前走了一步,不知道为何她感觉Scar接下来的话将改变一切,那些鬛狗也在盯着Simba。

“I。”

母狮们的身体紧绷,常年的饥饿让她们更加凶猛,她们已经做好了准备了。

“Kill。”

Shenzi已经距离Simba只有一步距离了,所有动物都在等待,只有悬崖下的火仍在疯狂燃烧。

“Mufasa。”

Scar话音刚落,那些鬛狗一拥而上,差点把Simba撕成碎片。


06.


Kovu睁开眼睛。

他还不太会说话,咿咿呀呀了半天却没有一头母狮前来,他睁开眼睛看了看洞顶良久,他饿了,可他只是哼哼了一声,就摇摇摆摆站起来试图去找吃的,他走的很慢,走了很久才走到洞口,他的鼻子里只闻到了火焰燃烧万物的味道,可他不在乎,他昂着小脑袋试图用鼻子认出他所熟悉的味道。

他绿色的眼睛看来看去,不知道他所处的世界已经天翻地覆,他只听到一声狮吼,这头小狮子下意识地去看声音的方向。

他看到一头健壮的雄狮,站在一块岩石上,火焰在下面肆虐,烧掉了枯木和白骨,而那头雄狮的被热浪吹动起的红色鬃毛几乎无法把它和火焰分辨清楚,那头雄狮看起来威风凛凛,那头雄狮困在Kovu的绿色眼睛里,还年幼的Kovu不知道这头雄狮将占据他的一生,他那时只是觉得雄狮非常漂亮。

Kovu也吼了一声,Simba好像听到了一般也抬头去看Kovu的方向,Kovu看到了那双美丽的红眼睛,可他没有看多久———因为那些鬛狗又冲上来了,他不得不集中注意力把他们拍开。

也许他们都忘了这件小事,但这是Kovu和Simba的第一次相遇。

没有针锋相对,没有信任危机,只有一头小狮子的绿色眼睛里,倒影出红色雄狮的红色鬃毛。


冬吧

点坑

1440酬宾

占tag抱歉

就,你们想看我填啥坑就说出来,我尽量填

1440酬宾

占tag抱歉

就,你们想看我填啥坑就说出来,我尽量填

食人老贝

木法沙的坨坨也缝好了,齐了。

木法沙的坨坨也缝好了,齐了。

食人老贝

tsuntsum没有出长大的辛巴的趴趴我就只好自己动手缝了一只,正好也顺手缝了一只刀疤

tsuntsum没有出长大的辛巴的趴趴我就只好自己动手缝了一只,正好也顺手缝了一只刀疤

冬吧

轮 7

好的,争取两章搞定。

下章刀疤领盒饭。

高孚终于出场了。

ooc注意

严肃文学好难哦。

我还是在重申一句:我从不认为刀疤在我的文里有什么委屈,他是纯纯粹粹的反派,在文中只要他愿意,他其实能发现事情不像他认为的那样,但他被仇恨欲望蒙住了,他就是个反派,没有被逼,没有其他人的歧视。

反派的魅力就在于他的罪无可释。

重温发现Mufasa和Simba相比体型大了整整一圈……

梦里Scar梦见的就是Simba的脸。

人Nuka和Vitani确实是刀疤和吉娜的孩子。


01.


“为什么?”Zira问。

Sarabi垂下眼。

现在Scar宣布为王的夜晚已经结束,在其他动物都毫...

好的,争取两章搞定。

下章刀疤领盒饭。

高孚终于出场了。

ooc注意

严肃文学好难哦。

我还是在重申一句:我从不认为刀疤在我的文里有什么委屈,他是纯纯粹粹的反派,在文中只要他愿意,他其实能发现事情不像他认为的那样,但他被仇恨欲望蒙住了,他就是个反派,没有被逼,没有其他人的歧视。

反派的魅力就在于他的罪无可释。

重温发现Mufasa和Simba相比体型大了整整一圈……

梦里Scar梦见的就是Simba的脸。

人Nuka和Vitani确实是刀疤和吉娜的孩子。


01.


“为什么?”Zira问。

Sarabi垂下眼。

现在Scar宣布为王的夜晚已经结束,在其他动物都毫无知觉之时,他们的国王已经换成了另外一个,那些母狮们看着Zira沉默,她们不知道怎么对待这头效忠于Scar的母狮,所以她们转向她们的头领,死去的国王的遗孀,Zira仍然高昂着头,她终究还是太过年轻了,从不把疑问留在肚子里。

“为什么要拒绝效忠Scar?”Zira绕着Sarabi转了一圈,其他母狮暗地里深吸了一口气,没有狮子在想有任何事情了,Sarabi也抬头去看Zira,也许她可以把高傲和不屑给那些鬣狗,可她对于自己的同族永远都不会这样,尤其是那些年轻母狮们———她教会她们高超的捕猎技巧,她是她们的老师,她们爱她,而她也爱她们,所以她只是静静地看着Zira,眼神平静,可只让Zira觉得Sarabi太过优柔寡断。

“Mufasa已经死了,Sarabi,你的丈夫,曾经的国王死了,你为什么不抬头看看现在,未来?”Zira诘问,Sarabi闭了闭眼,被她强行按住的心再次因为这句话泛起波澜,她知道Mufasa死了,无论多少悲痛也无法让他回来,她知道Simba也死了,她辛苦生下的孩子,她甚至都找不到Simba的尸体,可无论多少眼泪她也不能让Simba回来。

她知道她应该是做表率的那个,可是,她除了是王后和母狮的头领以外,她也只是头失去丈夫和儿子的母狮啊。

到现在为止,她甚至连哭的时间都来不及。

Sarabi垂下眼,不让所有母狮看到她眼里的如露珠般的泪光。

“我放不下。”

她低喃,Zira显然对这个儿女情长的回答不屑一顾,忍不住打了个响鼻,她还年轻,不明白这句话里面含有多重的分量,也许她有天终会了解。

但不是今天。

“好吧,这真是,不那么像你的回答。”Zira挑眉,“看来,你打算和Scar对抗到底了?”

“我会帮助他。”Sarabi抬起眼来,那双眼睛里又只剩下平静了。

但我从不效忠于他。

与此同时Scar也站在荣耀石的最高处,那里荣耀国的一切都一览无余,阳光升起,照耀一切,可Scar觉得有点不太舒服,阳光有点太过耀眼了。

可那不舒服很快就被野心阴谋被实现的喜悦而填满,可Scar想起了那个死去的小毛团子,又眼神暗淡下来:那个孩子是从他肚子里跑出来的,Scar其实挺喜欢他的,哪怕他们相处才短短几个小时。

如果那个孩子还活着会怎样?他会告诉他,这是我们的国土,而你,将会是这片土地的国王,你将会继承这些东西。

他会教会他智慧,阴谋,Scar所知晓的一切。

那一切都被毁了。

Scar露出利爪在石头上发出不愉快的声音,声音大得让鬣狗和母狮同事抬头,Shenzi咽了咽口水,她看到了Scar疯狂的绿眼睛,让她想到剧毒的蘑菇,生长在阴暗处的恶心青苔。

“我的朋友们,”Scar说,每一只鬣狗都听到了,每一只母狮也听到了,每一只鬣狗流着口水,除了Zira,每一只母狮眼神惊恐,“你们不用藏身于黑暗之中了。”

“你们不用在饿肚子了。”

荣耀国的动物们,羚羊,长颈鹿,大象,猎豹,老鼠侧耳倾听,他们听到了鬣狗的嚎叫。

怎么会呢?鬣狗又怎么会出现在荣耀国呢?

他们又低下头去。


02.


秃鹫在盘旋。

在Simba头顶上,遮蔽了太阳,明目张胆,像是Simba天上的影子,小小狮吼赶不走他们,他们等待着,等待着这头狮子倒下,他们将啃咬Simba的血肉,他们将把他吃得骨头都不剩。

尽情逃吧!我们将跟随你至天涯海角,你可千万不要打盹,因为你一旦倒下,我们会把你吃得连骨头都不剩!

Simba不敢合眼,他只能不停地奔跑,他哪怕在悲痛他也必须要忍住眼泪,因为活着是所有的根本,可秃鹫们却大肆嘲笑这个试图逃离死亡的小狮子。

所有动物终有一死,你也逃不掉的,小狮子!停下脚步,小狮子,躺下吧,死亡是永久的安眠。

秃鹫们或威胁,或蛊惑,Simba却只觉得干渴,他不眠不休了好几天,这太为难这头小狮子,他穿过沙漠以为自己能见到绿洲,可他所到之处只有因为缺水而裂开的土地。

他因为缺水而脑袋发昏,他的脚步蹒跚,头顶的秃鹫知道他快死去了,在兴奋地鸣叫,他突然想起了Mufasa,躺在那里,没了任何动静,声音唤不醒他,眼泪也叫不醒他,他死了。

“可是国王死了,如果不是因为你,他现在还活着。”

Uncle Scar的话在他的小小脑袋里回想,他看了看远方,太阳高高挂在天上,仁慈地照耀着每个动物,他却觉得太阳从来没有升起过,当他的父亲时,太阳就永远落下。

这是惩罚吗?

惩罚儿子害死了父亲?

Simba晃了晃身体终于倒下,秃鹫沉默地看着Simba睁着双眼落下一滴眼泪,他没了活下去的勇气,也无人在乎他,他身处异乡。

他如此孤独。

可怜的小狮子闭上了眼睛。

那些秃鹫兴奋地叫着,冲他俯冲而去,他们不知道远处有两个小东西冲他们奔来。

也或者是冲Simba奔来,他们是鲜明的彩色,给Simba即将暗淡黑暗的生活带来更多的色彩。

但他们都不知晓命运将把他们带到这头急需安慰的小狮子身旁,只是Timon和Pumbaa驱赶了那些讨人厌的秃鹫,他们满意地看着那些秃鹫悻悻离开,大笑了起来,Timon满足地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尘土,而Pumbaa却注意到了那秃鹫准备去吃的Simba。

“我最爱这个,秃鹫保龄球。”

“是啊,每次都不会厌倦。”

Pumbaa看着Simba胸口起起伏伏,为难地看了几眼,还是去喊他的朋友。

“嘿!Timon,我觉得他还活着!”

Timon嗯了一声,他终于把目光放在Simba身上,他走近了他,嗅了嗅这小家伙的味道,费力地抬起了他放在脸上的爪子。

他看到了一张狮子的脸。

“老天!这是一头狮子!”

Timon撒腿就跑,跑到了Timon的头顶上。

“快跑!Pumbaa!”

“可是,Timon,他只是一头小狮子,可爱又孤独。”Pumbaa眼神柔和地看着Simba,Timon捂住了眼,哦,Pumbaa什么都好,就是爱心太泛滥了一点。

Timon的手微微露出一点点看着躺在地上的Simba。

好吧,确实有点可爱。


03.


Scar做了个梦。

他梦见了Mufasa的尸体,躺在他死去孩子的坑前,他闭着眼睛,身体冰冷,在梦里Scar都如此愤怒,他撕碎了他的喉咙,鲜红的血流了出来,混在泥土中,他撕碎了他的喉咙,可是又吐出了他的血肉,他不屑咀嚼他。

但他听到了一声啼哭,小狮子的啼哭,他赶忙抬头,却看到一头小狮子从泥土中爬出,晃了晃小脑袋发出了第一声啼哭,那啼哭如此熟悉,是Scar一辈子都忘不了的声音,那头小狮子皮毛金黄,是他一辈子都忘不了的颜色。

他赶忙叼起了那个小毛团子,舔舐他湿漉漉的皮毛,失而复得的惊喜在他心头蔓延,他用他的身体温暖这个小毛团子。

“你可不要在吓我了。”他低喃。

小毛团子叫了几声,好像是答应了Scar。

梦里的Scar把小毛团子带回了荣耀石,他抚养他,小毛团子再也没有遭受不测,他健康长大,Scar教会了小毛团子他的所有知识,他看着小毛团子身形逐渐长大,小毛团子长出了鬃毛,可奇怪地是,Scar永远看不到他的孩子的脸,但他能看到小毛团子在他腿间玩闹,小毛团子从来不害怕Scar,他只是奶声奶气地叫他,妈妈。

“妈妈。”

“我说过多少次了,在公众场合不要叫我妈妈,只有私下才能叫。”

Scar严肃训斥,可小毛团子可并不害怕他母亲的这些东西,小毛团子只是歪歪脑袋,又脆生生地喊了一声妈妈。

直到最后的最后,梦里的Scar垂垂老矣,他看着小毛团子走上了荣耀石,发出了狮吼象征着又一个新王诞生了。

在梦里的Scar如此满意,他坐在那里,这时小毛团子却转过头来,盯着他看,如雾一般的脸逐渐清晰,Scar终于看到他的孩子的模样。

他的孩子长大后简直就是Mufasa的翻版,但身材其实有点像Scar,却又不像Scar那般消瘦,也不似Mufasa那般雄伟,Scar看着小毛团子的红色鬃毛和红色眼睛,他好像看到了Mufasa。

他本来就是Mufasa的孩子,像他并不奇怪。

梦里的小毛团子冲他笑。

“妈妈。”长大后的小毛团子笑着。

Scar睁开眼。

一开始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回到了现实之中,他下意识地转头去寻找那个小毛团子,但他也很快反应了过来,没有死而复生的小毛团子,从一开始就没有。

Scar打了个哈欠,兴致缺缺地眺望远方,却被某处一抹惊心动魄的紫蓝色所吸引,在荣耀国水源稀少,草开始被啃咬干净,无数动物倒下的国土中分外引人注目,Scar眨眨眼,他看到边境有一树蓝花,开得分外繁华。

他想了这树,当他和死去的Mufasa还小时,他们在树下嬉闹,他们的父亲说这棵树从来没有开过花。

也在这树下,他的哥哥在他眼眶处留下伤疤。

这树开得真漂亮啊。

他走下荣耀石,朝那棵树走去,他途中看到那些他的手下在追杀羚羊和其他,他的脚踩到了枯枝,白骨,可他不在乎,他没看到Zira就在他的身后紧紧跟随,他只是看着那树蓝花,在荒芜的荣耀国中分外醒目,又美得异常。

就好像一双眼睛,冷冷的看着这个国家的轮回。


04.


Scar看着面前的孩子。

这时Zira刚刚生产完,还很虚弱,真不可思议,Scar冷静地想,他还以为除了小毛团子他这一生永远都不会再有任何小孩了。

这个孩子皮毛像他,Scar转了转眼睛,他想起了他当年想的那些名字,这孩子看起来太过羸弱了,并不适合成为国王,他突然兴致缺缺,可Zira还算喜欢这个孩子,她和Scar的第一个孩子,她舔舐着这孩子的毛发。

“Scar,你打算给他取什么名字?”

Scar挑了挑眉。

“Nuka。”他随口说到。

Nuka长大后也如他所料,鬃毛没几根,基本吸取了他和Zird的所有缺点,Scar叹了口气,Zira眼神晦暗,他们从来都不是慈父慈母,而那时候的Nuka总是不理解Scar和Zira的冷漠,他认为,也许只是他不够努力的缘故。

我会好好学习捕猎的。

我会好好听话的。

给我一个机会,我会做的更好的。

Nuka不知道他从一开始就是被放弃的那个。

Scar养着他,如同养着一个废物,没有太多温度和温情可言,他不是个好父亲,对于Nuka而言。

幸好Zira也明白Scar的用意,Nuka确实不是适合当王的那个,可讽刺地是,他们多年以来,除了Nuka没有其他小狮子,Scar提不起兴致,他总是想起他那个死去的小狮子。

而暗处,Nala也渐渐长大,她看着荣耀国逐渐荒芜,动物在死去或逃离,树在死去,母狮们不能在单独出行了————鬣狗们可是什么都吃的啊。

荣耀国在死去。

Nala看着这一切几乎都含着热泪,她怎么能忘记呢?她忘不了曾经荣耀国也是生机勃勃地活着,成群的羚羊,动物,亮闪闪的河流,那时Mufasa和Simba都还没死去,太阳高高地挂在天上。

她该怎么做?

在夜晚中,她抬头仰望星空,试图从那些繁星之中探寻到一点点建议。

可星空沉默,没有给予Nala任何方向。

“现在Scar没有任何继承人,当Scar死去时,这一切都要结束了。”Nala想起了那些年长母狮的低语,可Nala的性格是一团火,她是母狮中年轻的那个,年轻气盛不计后果。

荣耀国等不到Scar自然死去的那天。

Nala想起了Zira这几个月硕大的肚子,神情紧绷,她不知道,当她独自仰望星空之时,一头小小母狮从Zira肚子里爬出来,Scar惊讶地挑了挑眉,他从来没有想过他会有个女儿。

“Vitani。”他的爪子摸了摸这头小母狮的小脑袋。

而在洞穴之外,Nuka因为他身上的瘙痒而满地打滚,这位即将成年的公狮神经质地咬着自己的皮毛。

“给我一个机会........”

他嘟嘟囔囔。

“只要给我一个机会……”


05.


他们的Simba长大了。

Timom这样想着。

这变化可真引人注目,Simba从可以被Pumbaa轻易驮起的小小狮子,到现在抱他们两个都完全没有问题的大家伙,他们是亲人,朋友,Simba是Timon和Pumbaa的小宝贝,无论他长得多么大。

也许Timon不会那么轻易承认,可事实确实如此。

真好,Timon和Pumbaa这样想,无忧无虑的生活,他们三个会一直这样下去,快乐的三人组,无忧无虑的Hakuna matata俱乐部。

可他们终究不知道Simba的过去,Simba也从不提起它们,他羞于提起,他无法告诉他们他作为儿子,害死了他的父亲。

“可国王终究死了,如果不是因为你,他现在仍然会活着。”

Scar的话是梦魇,是枷锁,让Simba经常在噩梦中惊醒,醒来他看到自己落在草上的眼泪,他轻轻起身,不忍心打扰Timon和Pumbaa。

他走到远处,坐下仰望星空,可星空沉默,没有任何狮子给他回答,他想起了小时他趴在Mufasa的身上,望着星空。

可他如今身处异乡,再也无法踏上故土。

他垂下眼睛,又回到了睡觉的地方,把Timon和Pumbaa抱着进入梦乡,Timon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睛,只当Simba去小解,抱着Simba的爪子沉沉睡去。


06.


Scar看着面前的小狮子。

面前的小狮子看起来生下来没多久,他被Zira叼着,倒也不哭不闹,只是叫几声就安静下来,Scar看出来这头小狮子很像自己,尤其是那双绿色眼睛,他歪了歪头,疑惑地看了看Zira。

“在边境的那棵开蓝花的树下捡的。”Zira说,Scar没有问为什么Zira会捡一头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小狮子,因为他知道为什么。

他的眼神先是放在自己那个不成器的长子身上,又放在话都说不利索的Vinita身上。

良久他笑了。

“小姑娘,”Scar眯了眯眼睛,“你总是如此明白我的所想。”

他们熟悉彼此如同熟悉他们自身。

Zira放下那头小狮子。

“你打算给他取什么名字。”

Scar看着面前的小狮子,好像回到他当年,他想着那头金色的小毛团子该叫什么,他绞尽脑汁,他费尽心思,那时他对未来还有展望。

这次他也认真思索,他看出这只小狮子不羸弱,也不知道害怕为何物,他会成为一个出色的继承者,残暴的国王。

他会的。

“Kovu。”Scar沉吟。

“他将是我的继承者。”

他将会成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