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辛葛

2334浏览    35参与
Ansen

【中土古文观止·希姆凛策一】

泪雨战后,希姆凛王夫人死,有六弟皆近。辛公欲知王所欲立,乃献六珥,美其一,明日,视美珥所在,劝王立为夫人。

  


泪雨战后,希姆凛王夫人死,有六弟皆近。辛公欲知王所欲立,乃献六珥,美其一,明日,视美珥所在,劝王立为夫人。

  

HOMURA焰
如果喵口是猫猫2……反派眼里的...

如果喵口是猫猫2……反派眼里的多瑞亚斯

(灵感来自于贝露里喵口叫庆哥野鼠)

如果喵口是猫猫2……反派眼里的多瑞亚斯

(灵感来自于贝露里喵口叫庆哥野鼠)

凡尔赛莉娅

  多瑞亚斯是主要由西瑞安河周围的森林构成,包括尼尔多瑞斯森林,瑞吉安森林,和“西界”尼芙林。西面的布瑞希尔森林与东面的南埃尔莫斯也被认为是多瑞亚斯的一部分,但这两片地区都不在美丽安环带的保护中。多瑞亚斯北境与南顿埚塞布山谷接壤,那是一片极为恐怖的地区,几乎所有生物都会绕道而行。

明霓国斯,意为“千石窟宫殿”,是中洲的辛达族精灵之城、辛葛与美丽安的隐匿王宫,它位于多瑞亚斯境内、埃斯加尔都因河畔,在第一纪元中洲的贝烈瑞安德,精灵王国多瑞亚斯的中央地带,有一个布满洞穴的大山,埃路·辛葛邀请矮人在这里建造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城市,那是一座美丽的精灵宫殿,就是埃路·辛葛和美丽...

  多瑞亚斯是主要由西瑞安河周围的森林构成,包括尼尔多瑞斯森林,瑞吉安森林,和“西界”尼芙林。西面的布瑞希尔森林与东面的南埃尔莫斯也被认为是多瑞亚斯的一部分,但这两片地区都不在美丽安环带的保护中。多瑞亚斯北境与南顿埚塞布山谷接壤,那是一片极为恐怖的地区,几乎所有生物都会绕道而行。

明霓国斯,意为“千石窟宫殿”,是中洲的辛达族精灵之城、辛葛与美丽安的隐匿王宫,它位于多瑞亚斯境内、埃斯加尔都因河畔,在第一纪元中洲的贝烈瑞安德,精灵王国多瑞亚斯的中央地带,有一个布满洞穴的大山,埃路·辛葛邀请矮人在这里建造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城市,那是一座美丽的精灵宫殿,就是埃路·辛葛和美丽安的在多瑞亚斯的明霓国斯,是大海东方有史以来任何君王所曾拥有过最美丽的居所,它也许不过仅是宫殿,不象城市那样雄伟。———来自《魔戒中文维基》

Rosamund
她回想起星光下的年代 (因为是...

她回想起星光下的年代

(因为是回想!所以背景没上色🥺

(好吧是我懒

她回想起星光下的年代

(因为是回想!所以背景没上色🥺

(好吧是我懒

梨园天子

阿拉芬威在澳阔隆迪【二】

*本文涉及cp毛庆,具体设定请看合集第一章。

#有雷有ooc,请谨慎观看!


芬威·诺烈米从未想过自己会有与埃尔威·辛葛洛用漂流瓶交流联系的一天。

随着与挚友的离散和妻子的死亡,芬威的心里充斥着巨大的悲伤。他依从维拉和维丽的建议,将妻子的身躯放置在罗瑞恩的花园,一开始几乎日日都要来到罗瑞恩请求妻子能够从亡灵的国度回归,但他的请求却被弥瑞尔一次次拒绝,最终还得到了弥瑞尔的彻底否决。

随着岁月的流逝,芬威的哀伤与孤独与日俱增,但他却不能寻找另一个同性伴侣。这不光是因为在他心中这个位置依旧只能给挚友与他一同长大的埃尔威,还因他曾在婚礼上向弥瑞尔·色......

*本文涉及cp毛庆,具体设定请看合集第一章。

#有雷有ooc,请谨慎观看!


芬威·诺烈米从未想过自己会有与埃尔威·辛葛洛用漂流瓶交流联系的一天。

随着与挚友的离散和妻子的死亡,芬威的心里充斥着巨大的悲伤。他依从维拉和维丽的建议,将妻子的身躯放置在罗瑞恩的花园,一开始几乎日日都要来到罗瑞恩请求妻子能够从亡灵的国度回归,但他的请求却被弥瑞尔一次次拒绝,最终还得到了弥瑞尔的彻底否决。

随着岁月的流逝,芬威的哀伤与孤独与日俱增,但他却不能寻找另一个同性伴侣。这不光是因为在他心中这个位置依旧只能给挚友与他一同长大的埃尔威,还因他曾在婚礼上向弥瑞尔·色林迪发誓,不会再另找同性伴侣。

不过他却想起了之前对好友们的口头承诺,现在他已经有了儿子,按照当年的承诺,他需要将他的头生子许配给埃尔威,现在是时候将这份口头承诺变成更为正式的书面婚契了。

于是某一天,芬威抱来了牙牙学语的费雅纳罗,哄着他在拟好的婚契上按了手印,然后将这份婚契装在一个密封的瓶子里,请求众水主宰能将这个漂流瓶带到大海东岸,带到埃尔威手中。

在等待的时间里,芬威也愈发怀念着过去。他想起很久以前,在他还没有认识弥瑞尔的时候,那时他和埃尔威才刚刚成年。他们尝试了灵魂上的交融,也是年轻精灵们的第一次欢愉。

芬威希望能用婚契唤埃尔威再次回到他身边,若以后他们有了孩子,就是芬威的长孙——这种事情在一些昆迪部落中也并非没有过。

然而,他等了许久,最终只等来了一张签了字的婚契,和一封拒绝他的回信。

当初芬威在漂流瓶中塞入了他的请求信和一式两份的婚契,他将自己的想法全都写在了信里,包括他来到阿门洲之后所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以及对埃尔威的思念。他原以为只要埃尔威能收到信,就能像以前一样听话,他的族人们一块西渡,却不曾想此时的埃尔威已经与一名美丽的女性迈雅缔结婚姻,并在贝烈瑞安德建造了属于他们的王国埃格拉多。

只不过……显然,埃尔威的倔强只倔了一半,他还是依照芬威的想法在婚契上签了字。

收到来自大海东边的漂流瓶的芬威,拿着那份签了字的婚契和那封态度强硬的亲笔信摇头叹息着。

埃尔威的信无疑成为了压垮芬威的最后一根稻草,终于有一天,他向众神提出了想要再婚的请求。

与此同时,远在大海东边的中洲大陆上,对芬威写了拒绝信的埃尔威也在怅然神伤。

这是他第一次言辞坚定地拒绝芬威,当他将那个漂流瓶投入埃斯加尔都因河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有生之年再也无法与芬威相见了。

毫无疑问,埃尔威爱着芬威,从他们第一次见面的那天起就爱着芬威,后来他们的父母为他们定下婚契时更是在心里乐开了花。

芬威比埃尔威要大上几岁,作为家中长子的埃尔威一直都想有一个哥哥,出现在他生命中的芬威从此就是他的哥哥,而他们也成为了灵魂的兄弟。埃尔威习惯于事事都听芬威的,芬威说的话他几乎不会辩驳,就算是内心深处其实并不愿意去阿门洲,他也因不想与芬威分别而将这种想法咽了回去。

大迁徙的路上,他的亲族分裂了一次又一次,难过的同时却也不能对同胞们责备些什么。阿特雅玛是精灵们的第二个家园,即便是被邪恶所污染也仍旧有同胞难以割舍这个比奎维耶能还要美丽且适宜居住的新家园。而他,他只是不愿与芬威分离罢了。

埃尔威至今都还记得,当他们渡过盖里安河后,英格威所领导的凡雅族和芬威领导的诺多族先后抵达瑞吉安森林,由于泰勒瑞族子民众多,因此也是最晚到达的。

那日,埃尔威趁着星光来到了芬威的居所,但在回程的路上路过了南埃尔莫斯森林。他听到了夜莺在歌唱,他追寻着荧光来到森林深处,在森林的深处,他看到了一位美丽的女子。那女子正在歌唱,优美的嗓音吸引着众多栖息在林间的鸟雀,鸟雀环绕在她的身旁上下翻飞,用它们华丽的羽毛去妆点女子毫无饰品的衣裳并在适合的时机用它们清脆悦耳的鸣叫与女子的歌声相和。

一时间,埃尔威竟看呆了去。他就站在深林之中,望着脸上散着光芒的貌美女子,仿佛这一刻便是永远。

在那之后,他忘记了自己究竟干了些什么,当他回过神时,整个森林的树木都生长的高大无比,巨大的树冠遮蔽了天空的星光,再也透不出一丝光来。南埃尔莫斯森林从此变得幽暗而静谧,就连不甚喜欢光亮的埃尔威都不愿再次来到这里。

他得知这位美丽的姑娘名为美丽安,是生活在森林中的仙灵。他知道现在的他已经爱上了美丽安,并且他们之间在这二十多双树年的相处中发生过许多可歌可泣的爱情……

“美丽安,我可曾在我的家乡奎维耶能见过你?”埃尔威说,“你那映照着双圣树光芒的脸颊,似曾相识。”

美丽的迈雅微微一笑,回答道:“或许,是在梦中相见也说不定。只因我遵循着命运与你相见。”

不久后,在埃尔威便与美丽安携手归来。一直寻找他们君主的精灵们喜极而泣,他们热烈欢迎着王的回归,也高兴于王找到了他的爱情。

此时,埃尔威的弟弟欧尔威已经带领着大部分愿意西渡阿门洲的族人踏上了蒙福的土地,他们沐浴在双圣树金银交错的光芒间,生活在福乐与欢乐之中。先到达阿门洲的诺多精灵们帮助他们建造了自己的港口城市,并赠与他们无数华美的宝石。被称为法尔玛瑞的精灵们也并未将众多宝石私藏,而是撒在沙滩上,在光芒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埃路·辛葛王在贝烈瑞安德的土地上建造了属于自己的王国,他也因曾经照耀过双圣树的光芒又得到妻子美丽安借用的力量而成为此地最为强大的精灵。他的王国被称作埃格拉多,意为遗弃之地。


ps:1 美丽安之前有作为使者去奎维耶能过,这里设定美莲在奎维耶能就喜欢上这个银发高大又帅气的年轻精了,辛葛以前远远见过她,但是记不清了。

2 这里设定美丽安是给辛葛施了魔法让辛葛不光惊艳于她的美丽还无法自拔地爱上她了。

JULIUS佘
库茹芬双标死了 明明自己也帮着...

库茹芬双标死了

明明自己也帮着凯三干过这事啊……

库茹芬双标死了

明明自己也帮着凯三干过这事啊……

JULIUS佘

嗯时隔多年我终于整了点芬庭和熊费

嗯时隔多年我终于整了点芬庭和熊费

JULIUS佘
好像在贝伦回来之后辛葛很不待见...

好像在贝伦回来之后辛葛很不待见他,表示他带来的很多灾难

我最近真的和这个婆媳(?)关系过不去了

好像在贝伦回来之后辛葛很不待见他,表示他带来的很多灾难

我最近真的和这个婆媳(?)关系过不去了

JULIUS佘

后面的是美莲

我真的是庆哥真爱粉哈哈哈哈


后面的是美莲

我真的是庆哥真爱粉哈哈哈哈


JULIUS佘
看到贝伦和女儿约会的庆: 带点...

看到贝伦和女儿约会的庆:

带点现代pa

这个合集浏览量破一万了哈哈哈开心

看到贝伦和女儿约会的庆:

带点现代pa

这个合集浏览量破一万了哈哈哈开心

JULIUS佘

一些活

是女儿控的两个老父亲

一些活

是女儿控的两个老父亲

月面之湖

不想面对论文又没有灵感,所以搞点QQ人!QQ人超可爱!!!

说实话最开始只想画p3来着,但还是先搞了个设定(毕竟不咋画QQ人)。

不想面对论文又没有灵感,所以搞点QQ人!QQ人超可爱!!!

说实话最开始只想画p3来着,但还是先搞了个设定(毕竟不咋画QQ人)。

九面風四方歌

行于旧梦

精灵宝钻,行于旧梦。卡兰希尔和哈烈丝的故事,如果卡兰希尔死后来到曼督斯的殿堂,发现自己见到一位意料之外的客人——与更多意料之外的客人。

bug和私心很多,有大量捏造。只是一个搞笑故事,没有严谨考据过,看个乐就好。

概要:于是卡兰希尔只好深深吸气,又缓缓吐气,违心地、艰难地、十分不情愿地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慢慢说道:“怎么会呢,芬达拉托,你对,哈拉丁人,如此友好,我是多么,喜爱你,啊。”


行于旧梦


卡兰希尔张大嘴巴,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人类。

人类——他才刚来到曼督斯的殿堂没多久,纳牟就带着一种微妙的表情将他引到一处花园里,将他带到这位昔日旧友面前来。那人类...

精灵宝钻,行于旧梦。卡兰希尔和哈烈丝的故事,如果卡兰希尔死后来到曼督斯的殿堂,发现自己见到一位意料之外的客人——与更多意料之外的客人。

bug和私心很多,有大量捏造。只是一个搞笑故事,没有严谨考据过,看个乐就好。

概要:于是卡兰希尔只好深深吸气,又缓缓吐气,违心地、艰难地、十分不情愿地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慢慢说道:“怎么会呢,芬达拉托,你对,哈拉丁人,如此友好,我是多么,喜爱你,啊。”




行于旧梦





卡兰希尔张大嘴巴,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人类。

人类——他才刚来到曼督斯的殿堂没多久,纳牟就带着一种微妙的表情将他引到一处花园里,将他带到这位昔日旧友面前来。那人类女性与他记忆中模样相同,穿着战士的衣服,身形强健、皮肤粗糙,一头黑发胡乱披在肩上,笑起来时唇边露出尖尖的虎牙。以埃尔达的标准来看,这名女性实在算不上美丽动人;卡兰希尔却愣愣地盯了她好一阵子,仿佛被她的容貌迷住了一般,耳尖泛起不太自然的红晕。

但他很快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紧张地上前一步想要抓住那位女性的肩膀,却又在碰到对方前礼貌而克制地停留在一个十分绅士的距离。卡兰希尔紧紧锁起眉头,担忧地望向她的眼睛:“哈烈丝!你怎么在这里?”

“我已经在这里呆了不少时间,你才是初来乍到呐。”那女性理所当然地回答,“怎么,你不欢迎我?”

“女士,您可让我怎么欢迎你!”卡兰希尔差点骂出一句脏话:“这里可不是你来的地方!次生子女不是有自己去处么?你为什么不与你的父亲和兄长一起,却留在精灵的监狱里?……等等。”他忽然想起纳牟那似笑非笑的神色,又意识到哈烈丝早已死去将近百年。次生子女的旅途短暂而绚丽,他们只会、也只能在曼督斯的殿堂停留一阵子,然后就必须去往世界以外。而这姑娘却在这里呆了八十多年,他只能为眼下情况找到一个理由——

那顾虑重重的费诺里安贴近哈拉丁人的耳朵,低声说:“难道你也……”做了恶事?

哈烈丝并不回答,只是笑着耸肩。

“所以我从不想和那些维拉打太多交道!”卡兰希尔忽然自顾自地得到了某种确信,气得脸膛通红。他不顾自己正身在纳牟的领地,拔高声音生气地叫起来:“一个两个都是一副假惺惺的嘴脸,自己定下规矩又自己逾越,实在没什么廉耻可言!瞧瞧这些道貌岸然的——连命运自由的次生子女也要插手干涉,真难想象要是一如看见这些事情,脸上的表情该有多精彩!”

哈烈丝笑得更开心了:“你的嘴还是这么不饶人。”

“我只是看不顺眼太多事情。”卡兰希尔对着天空翻了个白眼,压低声音念叨了好一阵子,似乎是在咕哝一大串诅咒。然后他又很快冷静下来——这对他来说实在难得——小声与哈烈丝咬耳朵:“你不能在这里,哈烈丝,我会想办法让你出去。”

哈烈丝张了张嘴,似乎有些话想说。而她在思忖片刻后只是再次点点头,笑道:“与我说说,你能想出什么绝妙的招数来?”

 

 

*

 

 

而情况是卡兰希尔也想不出什么绝妙的招数来。

他苦恼地抓着头发,坐在花坛边冥思苦想。虽然一时冲动发下了豪言壮语的誓言,但真要将它付诸行动起来,他其实根本没有任何头绪。他们费诺里安都喜欢这样,动不动就要发个誓把自己束缚住,也不管后果和实际情况。卡兰希尔自然拥有费诺里安的过人智慧,但眼下他要面对的任务无异于要把安格班的铁门在一天内破开,而工具却只有他自己的手指甲——这就是无论多么智慧的人都要抓半天脑袋的事了。

更何况他必须快些,要是路上再拖延一阵子,或许他又要被召到其他地方去。而哈烈丝也已经在这里呆了足够长时间,他实在不愿让这姑娘多留在这鬼地方哪怕一秒。即使这座殿堂看起来没那么令人不适,相反还处处开花、芬芳四溢,好像芬国昐刚从这里路过一样。

……。卡兰希尔皱起眉头。在父亲还被关在不知道什么地方的前提下,联想起叔父这位花仙子确实让他感到有点不适。

崇尚实干的费诺里安有点失去耐性。他索性放弃思考直接站起身来,给哈烈丝指了个花最多的方向:“我们先往那里走,说不定有什么隐蔽出口藏在深处。……你认为呢?”他想了想,还是谨慎地征求了受助者的意见。

“我与你想的一样!”哈烈丝兴致高昂地说,已经一马当先走在前面。她走得又轻又快,仿佛早已对这片花园的地形了如指掌。这让卡兰希尔的心情更差了些:或许他身处中洲的时候,她就已经在这里呆过足够长的时间了。

他们结伴在花丛中穿行,很快见到许多同样滞留在此的旧灵魂们。卡兰希尔不太熟悉那些面孔,他们却好像都记得这位沙盖里安领主的模样。有几个精灵紧张地缩了缩身子,还有几个精灵露出崇敬的表情;还有精灵——不少精灵,则无言地瞪着他的脸,仿佛正在克制自己冲上前去揍他一顿的念头。

这倒无所谓,卡兰希尔只觉得好笑。看来即使在死者的国度,他与兄弟们的知名度还是相当高。

然后他忽然见到熟悉的脸。

不,倒并不是说他有多么熟识那个高大的银发精灵。他们是见过几次面,但那几次会议带给他的经验就是不如不见;只是那个银发精灵身边站着的、正带着柔和神情侍弄花草的人,即使他们已经生死相隔太长时间,他也仍然认得那位已经熟悉得不能更熟悉的亲长。

辛葛明显注意到了他与他身边的人类,眼中忽地闪过一丝极为微妙的光。那年长的精灵伸手戳了戳身边的芬威,板着脸说了些什么。卡兰希尔脚步一僵,开始思考是就此向后转马上开溜,还是干脆拔一丛荆棘当武器先干一架再说别的。而哈烈丝在他考虑时就已经走到那两个人附近,还一无所知地回过头来喊他:“卡兰希尔!你在发什么呆呢?”

 

“他俩是一对儿。”辛葛严肃地、大声地评价道,每一个字都清晰地传进卡兰希尔耳朵里,“绝对是一对儿,我看得见你那个后嗣的眼睛,那种目光只会投给恋人。”

卡兰希尔心里发出走投无路的尖叫,你不是很讨厌费诺里安吗,怎么这时反而关心起费诺里安的花边新闻来了!

或许是死后生活确实过于无聊,以至于辛葛见到他后八卦心比厌恶感更先被勾起。以多情著称的辛葛王在发掘他人的感情故事上同样天赋异禀,那高大俊朗的、卡兰希尔爷爷辈的精灵慈祥地对哈烈丝招招手,然后便自然而然地和她聊起天来。

辛葛的主要受害人连忙上前几步,免得两位年长的埃尔达抖出什么让他颜面扫地的往事来。那位在感情问题上心思格外缜密的精灵王见他落了套,马上露出一个微妙而促狭的笑容,将身边的芬威往前推了推:“芬威之孙,你祖父很高兴你有了一位次生子女相伴,正要对你们施以祝福。你这就打算走了吗?”

“……不是相伴。”卡兰希尔咬着牙根,不敢在祖父面前发作,只好硬着头皮回答,“只是……”

“只是?”芬威好奇地问。

“……”他看了一眼哈烈丝的脸,没有从上面捕捉到对自己不利的情绪。但这更让他陷入两难,出于对这姑娘的尊重,卡兰希尔觉得自己回答不出这个问题,于是只好不回答。

哈烈丝左右看看,主动开口打破这有点尴尬的气氛:“我的族人起先在他的领地定居,我也出生在那里。”

“青梅竹马。”辛葛笃定。

卡兰希尔痛苦地怒吼:“她三十五岁时我才见她第一面!”

“才三十五岁!情窦初开!”辛葛吼回去。

“我们在战场上认识的!”

“战火爱恋!”

“然后她就带着族人走了!”

“藕断丝连!”

“你这——”年轻的精灵忍无可忍地想要骂人,一转头又看见芬威正以一种微妙的、带着笑意的目光看着自己,只好硬生生把后半句吞了下去。那几个脏词在他喉咙里梗了一会儿,落下肚时简直烧得他胃疼。

倒是辛葛兴致勃勃地插话:“真正的爱都是说不出口的!我就说他们肯定是……”

“我突然想起我们还有些急事!”卡兰希尔急冲冲地打断他,推着哈烈丝往前走,离开了那两位他实在惹不起的长辈。那可怜的精灵走出一段距离,确认辛葛和芬威不会再抓到自己才回过头去,远远喊道:“我是说,反正我们都已经聚在这里,这些问题大可以日后再谈!”

 

 

“我就是因为这个才不喜欢辛达。”卡兰希尔闷闷地说,“换个人我还能骂回去,但偏偏是他和我祖父……抱歉,哈烈丝,他们并不总是这样。”放屁,他们就是老这样,当年辛葛王主编的多瑞亚斯八卦报和爱情小说都流行到奥克中间了。

不过哈烈丝的心情没有受到任何影响,那姑娘高兴地弯起眼睛,发出响亮的笑声。她笑了好一会儿才渐渐停下,抹着眼角说道:“我还从没见过你露出那种表情呢。”

精灵哼了一声。

“你拥有一个好亲族,”哈烈丝说,“否则你不会对他们如此和善。我是说,你甚至回答了他们的问题,即使你不太想回答它们。”

“我们可别再提这个了。”卡兰希尔深深叹气,“如果不是我的亲长实在太值得被爱,我也不会因为他的好朋友而为难至此。”

他们继续向前走,路过一丛星星点点的金色苦菊。这种小野花似的植物不太适合出现在花园里,但它们却并没有被铲除,而是精精神神地与那些金色向日葵和大朵的黄蔷薇们开在一起。哈烈丝没有在那些大而美的金黄色花盘旁边停留太长时间,而是稍微弯下腰去,轻轻抚摸那株长势喜人的野草。

“在我们前往塔拉斯迪尔能的路上,有许多族人困苦饥饿,无法前行。年轻人们偶尔能够猎回野兔和山羊,但更多时候大家只能靠年长者们从路边挖取野草来吃。”哈烈丝捻了捻那株野草细细的叶子,很快直起身来,边走边说:“有些人不敢吃那些东西,害怕有毒,我就在他们面前把每一棵草都咬一片叶子尝尝。如果我在两个小时后没有毒发身亡,他们就能放心食用。他们从那时便说我英勇得过了头,但我只是相信老人的经验罢了。”

卡兰希尔皱起眉头:“但如果你能听取我的建议前往北方,或者至少留在沙盖里安……”那你和你的同族就都不必吃这份苦,他想着,没有说出口。

“我们是哈拉丁人,卡兰希尔大人!”哈烈丝大笑道,“我们宁愿吃苦,流离失所、挨冻受饿,但我们决不愿意寄人篱下,被任何人统领!我仍然感激你的好意,但要是再来一次,我可还能跑到比泰格林河更远的地方去呐。”

精灵叹了口气,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的巧舌在此时完全失去了作用。哈烈丝又抬起头向不远处看,忽然兴高采烈地挥起手来。

卡兰希尔警觉地往她望着的方向看过去,发现一个金发脑袋十分碍眼地支棱在前方的花架边上。某种旷日持久的、熟悉的不快忽然再次漫上精灵心头,他刚想挡着哈烈丝赶紧从那家伙身边离开,芬罗德就已经朝着他们所在的地方露出了笑容。

那昔日王者轻快地向他们走来,露出身后正在埋头工作的另一位女性精灵——阿瑞蒂尔微微蹙着眉,正在调试手中一把短弓。

完了。卡兰希尔觉得额头青筋直跳,怎么他总是在这个地方遇到不想看见的人。

不,也或许是他不想看见的人实在太多了。

 

 

*

 

 

 

虽然卡兰希尔的处事方式实在不讨人喜欢,但芬罗德现在明显并没有追究的意思。相反,他相当友好,甚至到了让他的堂兄有点不安的地步。哈烈丝则对他更加信赖,人类快活地站在两个气氛微妙的精灵中间,就差把费艾诺之子和菲纳芬之子的手强行摁到一块儿来表示亲近了。

“这是费拉贡德王,我们的朋友!”哈烈丝沉浸在见到熟人的喜悦之中,根本没有注意到卡兰希尔的眼神。等黑发的精灵僵硬地点过头,她又转过身去向芬罗德说道:“这是卡兰希尔,曾帮助过哈拉丁人的沙盖里安领主。我想你们一定彼此认识,哈拉丁人正是因为你们才生存到现在。”

“我们倒确实是彼此认识……”卡兰希尔尴尬地移开视线,芬罗德却已经先他一步开了口:

“我们是堂兄弟,那位拿着短弓的是我们的堂妹阿瑞蒂尔。我们还在提力安时就曾经一起玩耍,直到我们都长大后也经常相聚。”

——虽然他们真正在一起玩的次数寥寥无几,卡兰希尔在心里补充,而且阿瑞蒂尔更喜欢粘着提耶科莫,他则每次都被分配去带别家的小孩。那时他经常因为嫌弃陪孩子玩太无聊而直接塞给英戈多一本书,然后自己偷偷溜号。但好吧,他们确实算是一起玩过。

更何况哈烈丝还看着他呢——内心戏相当丰富的精灵只好叹气,虚弱地点点头:“我们认识很长时间了。”

“那或许我们还有不少故事可听。”哈烈丝郑重点头,“虽然我很快就要从这里离开啦。”

芬罗德好奇地眨眨眼:“离开?你们不再留在曼督斯的殿堂了么?”

“只是找个方法把这迷路八十年的人类送出去,我自己倒免了。”卡兰希尔连忙声明,免得对方以为自己想要逃脱命运安排,虽然他确实想这么做。

“但——啊。”芬罗德忽然好像明白了什么,了然地看着哈烈丝的模样。然后他凑到卡兰希尔耳边,轻声说道:“你在追她但是没成功?”

得亏他的声音只有他们两个精灵能听见,否则卡兰希尔真的会认为这皮笑肉不笑的堂兄弟是故意来给他拆台的。黑发精灵一把把金头发那位推开,没好气地摇摇头:“这关你什么事,你这金毛鹅!”

芬罗德被劈头骂了一句,却依然心情很好似的弯起眼睛。他转身又侍弄起身边的花草,对哈烈丝说:“我见您时,您已经年近五十,却依然健康强壮。今天又见到您年轻时灵魂的模样,这身姿实在美丽又坚韧,正应该属于一位族长,一位领袖。”

“……”这家伙说话越是好听,卡兰希尔心里就越是警惕。他警觉地盯着芬罗德的嘴唇,暗下决心只要对方说出一句对他不利的话,他就马上扑上去把令人尊敬的费拉贡德王当场掐死。

“但是,”一直在默默工作的白公主忽然开口,语调满是揶揄,“您可要当心些,别和卡尼斯提尔说太多话。他学到太多语言的艺术,每次不出三句话就能和别人吵起来。”

糟糕,卡兰希尔想。他光顾着思考怎么掐死芬罗德,忘了还有个更危险的角色一直没出声。在哈烈丝面前被戳到痛脚让他有些焦躁,不禁下意识拔高声音:“我只与厌恶我且被我厌恶的人争吵,可不是毫无理智地到处攻击!”

“但你刚刚说我是金毛鹅。”芬罗德无辜地望着他的眼睛,“你果然厌恶我吗,堂兄?”

哈烈丝的眼神忽然变得担忧起来,她转头看着卡兰希尔,紧张地等待他的回答。

于是卡兰希尔只好深深吸气,又缓缓吐气,违心地、艰难地、十分不情愿地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慢慢说道:“怎么会呢,芬达拉托,你对,哈拉丁人,如此友好,我是多么,喜爱你,啊。”

 

 

直到他们与那两个折腾人的亲戚道过别、走出老长一段距离后,卡兰希尔肚子里的火还是没有消下去。他恶狠狠地跺着脚踩踏地面,将湿软的泥土想象成那个难搞的辛葛王,还有那个更难搞的堂弟。他来到曼督斯才不过短短几个小时,却觉得自己已经把这一辈子能吃的瘪全部吃过一遍了。

这让他见到芬巩时显得异常凶恶。

他们是在花园尽头见到这位至高王继任者的,那之前卡兰希尔差点以为这座花园根本没有边缘。芬巩正从一道隐蔽的小径走出来,他没有穿甲胄戎装,只是着了一身轻便的朴素长袍,头发用细细的金丝扎起。那精灵显出一种微妙的疲惫模样,正倚靠在花园的栅栏边休息。

所以事实上,芬德卡诺并没有像别人那样抓住这一人一精,反而是由卡兰希尔先去迎向他。机敏的费诺里安一眼就发现了那条小径,他没有给芬巩多说话的机会,在哈烈丝反应过来之前就奔过去制住对方手脚,压在堂兄弟耳边低声问道:“你从哪里来?我们能去往你先前所在的地方么?”

“去我来的地方?”芬巩稍微用了些力从他手中挣开,忧心忡忡地望着他,“我花了很长时间才从那里出来。”

卡兰希尔毫无耐心地翻了个白眼:“只需要告诉我那里是否能脱离这个讨人厌的花园就行,我并不为自己离开,只想送一个人类的灵魂出去。她要自由地前往世界以外,而不是留在这地方空耗时光。”

“我只怕那地方并不是……噢。”芬德卡诺的目光越过卡兰希尔肩膀,落在后面的人类身上,忽然恍然大悟似的点点头。他很快侧身让了让位置,将那条小径的入口显在另一位精灵面前。但他那出于关切和诚实的担忧并没有消去,芬巩在卡兰希尔进入小径前轻轻拉了他一下,再次询问道:“你确定要走这条路吗?”

“我们没有别的路可走。”卡兰希尔耸耸肩,意有所指地说,“而且我们也从不为自己的欲望前行。像迈提莫,或者玛卡劳瑞,我们都是只能走那条路罢了。”提耶科莫和库尔沃除外,他们两个不算。他暗暗想。

“……”芬巩微微偏过头,露出一个看不出情绪的笑容来:“我后来一直在想,如果你们能听取建议留在维林诺,或者至少不那么急着渡海过去……”

“我们是费诺里安,芬德卡诺!”卡兰希尔不开心地嚷道,“我们宁愿出奔,摒弃亲族、失去性命,但我们决不愿意忍气吞声,接受命运无常!我接受你的好意,朋友,但要是再来一次,我们仍然没有一个兄弟会在这条路上退缩。”

哈烈丝听着卡兰希尔说话,她略微愣了愣,面上露出真挚而坦诚的喜爱神色。于是卡兰希尔忽然想起不久前哈烈丝说过的那些话来,他不知不觉已经做了与那姑娘相同的事:虽然他们命运各自差别,却都选择了最困苦也最应当的那条路走。精灵猛地大彻大悟,不无愉快地想道,我确实爱她。

芬巩笑着摇摇头,不再继续坚持,转而投向另一个话题:“我可真想念迈提莫啊。”

“他现在过得不算太好,但总归还没有死掉。”卡兰希尔说着,视线已经迫不及待地落到那条路上,“我倒希望他死得早些,这对他自己有好处。”

“你说话总是如此尖锐。”

“我这叫看得透彻。”

卡兰希尔转过身去,不再与他多说话。哈烈丝已经来到精灵身侧,饶有兴味地等在旁边。那英勇的至高王沉默了一会儿,忽然上前一步,用力搂了一下卡兰希尔的肩膀又松开。他暴脾气的堂兄弟愣了愣,好一会儿才后知后觉地躲开两步:“芬德卡诺!你做什么?”

“只是觉得你或许需要。”芬巩带着笑意说,“如果你并不需要,那就当替我给迈提莫传递一个拥抱吧。”

卡兰希尔把脸皱成了一大团:“我可不会在见到他时拥抱他。”

“但他一定会来拥抱你。”好脾气的精灵说完,又向哈烈丝点头致意,“祝你们一路顺风,我的朋友。”

 

 

*

 

他们走在安静的小路上,那些花花草草随他们的前进愈发稀疏,最后只剩下一片凝着雾气的湿润土地。哈烈丝攥紧长剑,以一种保护者的姿态走在卡兰希尔前面。这让精灵感到有些局促,他几次向那坚定的背影伸出手去,却又出于种种顾虑而迟疑着缩回来。哈烈丝很快注意到了他的小动作——那姑娘在精灵又一次伸手时自然而然地将手掌向后一探,在卡兰希尔躲开前就紧紧抓住了他的指尖。

精灵愣了愣,破天荒地没有挣开。他们就这样继续向前,一个牵着另一个的手。精灵与人类走了很长时间,直到月升日落,繁星漫天,卡兰希尔忽然发现走在前面的女性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哈烈丝没有回头,但她的颈子上出现皱纹,头发里掺进白色。月光落在她正变得松弛的皮肤上,那姑娘好像完全没有察觉似的,只是轻快地引他向前。

“你能告诉我苦菊是什么味道吗,哈烈丝?”卡兰希尔忽然问道,轻轻握紧她的掌心。

坚韧的人类女性沉吟着想了想:“只是苦涩。像草药,又比草药容易咀嚼。我将它们放在水里煮,苦味会减轻一些,但仍有孩子不愿意下口。那滋味不算好受,但我们必须如此。”

“我从不知道它们也能拿来食用。”卡兰希尔低声说。

“现在你知道了。我们还做过很多事呢,你甚至不敢想我们是怎么做到的!”哈烈丝快活地说着,身形逐渐显得佝偻,脚步却依然又轻又快,“我也想问你,赫列沃恩湖畔的风景是什么样子?当你向西方远眺的时候,能见到哈拉丁人哈烈丝远行的背影吗?”

卡兰希尔笑起来:“我常向西望,却一次也没能见到你的影子。你们走得太快又太远,埃尔达的眼睛也无法得见。至于那座湖畔——不如澳阔隆迪的港口美丽,也没有提力安的城市安宁。我要供养无数子民生活,对抗魔苟斯的军队。那时一切重担都压在曾经娇生惯养的小王子身上,滋味不算好受,但我必须如此。”

“我们从不在同一个世界里,卡兰希尔大人,”哈烈丝听到了想要听到的,愉快地笑道,“但我明白我们的灵魂相同。”

“我们的灵魂相同。”精灵低声重复,“这也是为什么你出现在我身边。”

卡兰希尔忽然停下脚步,不再继续往那层雾气更深处走。他心里已经隐隐明白什么,关于辛葛微妙的眼神、芬罗德不自然的态度,以及芬巩那欲言又止的担忧模样。他说:“我们不能再往下走了。”

哈烈丝回头看他,那姑娘眼中仍然有奕奕神采,却已经白发苍苍、满面皱纹,彻底成了耄耋之年的模样。卡兰希尔从来没见过她这副样子——其实他根本没怎么见过老去的人类。但他不觉得这副模样可怕或者丑陋,只是担忧地望着她的眼睛。

卡兰希尔说:“我们其实根本没有找到出去的路,对么?”

在他说出这句话的一瞬间,他们面前的路忽然消失,隐没在一片寂静的黑暗里。一座沉默的雄伟建筑伫立在黑暗尽头,那是曼督斯的殿堂,是罪孽深重的灵魂最终的去处。而他们离开的地方同样也是殿堂一部分,只是那里的灵魂并未犯下严重罪行,正在照常生活,等待重塑形体。那座花园并不属于卡兰希尔,所以每一个熟识他的精灵都多少显得微妙。而他又是因为什么才来到这个地方,却不像凯勒巩和库茹芬那样直接前往那座牢狱殿堂?

他忽然想起自己最初到那座花园时,是纳牟将他带进盛开着花朵的圆形拱门。门的另一侧是早已等候许久的、哈烈丝的身影,她仍然年轻英武,是他记忆中最为意气风发的战士模样。

“哈烈丝。”他轻声说,“你为什么出现在我身边?”

 

 

*

 

 

“我并非哈烈丝本人。”那姑娘转过身来,带着安宁的、快活的目光看着他,回答道,“却也并非和她毫无关系。

“哈烈丝曾来到曼督斯的殿堂,但也很快离去。她向来崇尚自由,不被任何事物绊住双脚。但她却也并不是无情无义——她明白所有精灵的灵魂也将来到这里,离去时便不知不觉留下一些牵挂。”

卡兰希尔深深望向她的眼睛,只觉得喉咙干涩。某种充实的喜悦与难以自抑的悲哀一同填满了他的胸腔,他感到呼吸困难,心脏几乎要冲破肋骨跳到外面。

而哈烈丝的幻影露出笑容,继续说道:“你曾在她——我——陷入绝境时施以援手,带我看见黎明曙光。我无法给你等同的回报,便想至少能在你到来时陪伴上一阵子。只是我没有想到你的去处并非纳牟的花园,而是另一处牢狱;更没有想到你如此担忧人类的灵魂,以至于绞尽脑汁想要带她离开曼督斯的殿堂。”

“我们从没有说过爱,所以我想,你没想到的还多着呐。”卡兰希尔苦笑着说。

“但我们见到你爱的人!”那垂垂老矣的幻影高兴地说,“我们见到你爱的亲长,见到爱你的兄弟,也见到要你传递爱的那个精灵。其他地方我或许糊涂,但在爱情上我怎会没有想到呢?我的领主,没有想到的可是你呀!”

 

精灵目瞪口呆地看着人类,他后知后觉地、却清晰无比地意识到,哈烈丝已经循着自由离去,留在这里的只是她的一缕思念神识。这个幻影带着伟大的任务滞留在曼督斯的殿堂,只为陪伴他度过安宁一日,做些他们从未做过的事情,与他同享他们从未享受过的安宁。

她生时不曾陪伴过精灵一次,却愿意在死后与他同行至此。带着某种友善与亲近,甚至一些仁慈——如果说纳牟对费诺里安的灵魂多少留有些可怜的慈悲之心,那也不过是大能者给战功赫赫的次生子女特殊优待。是哈烈丝让纳牟开恩,暂时允许有罪之人与纯洁的灵魂碎片相见,让他短暂地踏过监狱以外的土地,甚至见到留在这里的昔日亲族。真正对他仁慈以待的是哈烈丝本人,并不是任何一个迈雅或者维拉。

那回忆与留恋凝聚的虚像仍然在笑,抬手拂去精灵肩上不知何时出现的落花。她凑到这惊讶的埃尔达面前,在他躲开前就已经压住他的肩头,粗糙的、干涩的唇轻轻压在卡兰希尔嘴角。她并没有像恋人那样吻他,只是用双唇触碰精灵的脸颊。卡兰希尔也安静地站着,任凭那姑娘做任何想做的事。

“真正的我已经离去,但仍有一件事需要你知道。我百年前从未向你诉说,现在我终于找到机会啦。”她贴在精灵唇边说。那白发苍苍的幻影正在变得模糊,模样却一如百年前那样因骄傲而高昂头颅,“我的大人,那时我拒绝了你的一切好意,只因为我拥有高贵自由。而你只顾着关注实在的事物,却从未问过我关于心与灵魂的问题。

“所以我只好在这里讲给你听:你要知道,即使我循着自由前行,只想离你远去,我也并非从未爱过你。”

卡兰希尔忽然睁大眼睛,他抬起头望向哈烈丝的双眼,同时从中见到无上欣喜与傲然爱意。哈拉丁人的族长无惧地回望他,又坚定地重复一遍:

“卡尼斯提尔,我并非从未爱过你!”

那声音唤着他的母名,语调嘹亮而坚定,仿佛要将这几个字刻进精灵的灵魂里。卡兰希尔怔怔点头,迟来的狂喜与哀恸同时将他击倒,让那粗鲁的、暴烈的、高傲的费诺里安也不禁要低下头去。于是旧幻影高兴地重重拥抱了他一下,精灵刚想回以拥抱,忽然感到臂弯里猛地空了下来。

那幻影似乎完成了她最后的任务,就此彻底消失不见。她最后也没有留下道别,只有一声轻笑回荡在他耳边。

精灵回过神来,他仍保持着拥抱空气的姿势,仿佛这样就能让那高贵的人类再回到他怀中似的。那囚徒好一会儿才安静地落下手臂,怅然若失地轻声喃喃:“而我现在仍爱你。”

曼督斯的殿堂里还有漫长岁月等待,无论费雅纳罗还是他的孩子们都只能孤身一人面对永恒刑期。而只有他备受某个人类偏爱,在陷入孤独前拥有了关于爱的回忆可供咂摸。它将伴他度过漫长岁月,直到一切故事都宣告结束,他也赎清杀戮罪行。卡兰希尔最后看了一眼那幻影离去的方向,忽然不自禁笑了一声。

那犯下过错又得到爱情的、过于幸运的精灵并没有停留太久。他仅仅愣怔了一小会儿,就大梦初醒般再次抬起头来。卡尼斯提尔伸了个长长的懒腰,看也不看身后美丽的花园一眼,径直向那伫立在远方的牢狱走去。

 

 

 

 



JULIUS佘

想看去曼督斯之后芬威去找辛葛,当时辛葛在坐着想露西恩,芬威拍了拍他准备叙叙旧,结果辛葛shua一下站起来两米+压迫感蹭一下上来了,芬威问他美莲这些年是不是天天给他吃金坷垃

想看去曼督斯之后芬威去找辛葛,当时辛葛在坐着想露西恩,芬威拍了拍他准备叙叙旧,结果辛葛shua一下站起来两米+压迫感蹭一下上来了,芬威问他美莲这些年是不是天天给他吃金坷垃

JULIUS佘

ooc段子

美莲眼里的贝伦和露仙

啊真是我和老公当年初遇的翻版呢,祝他们幸福。既然已经做出了选择那就希望他们能快乐地度过余生吧

庆哥眼里的贝伦和露仙

这个人类拐走了我的宝贝闺女气死我了要不是女儿逼我发誓我早就把他刀了现在我俩连在曼督斯都见不到了不行不能再说了我真的要反复去世了

美莲眼里的贝伦和露仙

啊真是我和老公当年初遇的翻版呢,祝他们幸福。既然已经做出了选择那就希望他们能快乐地度过余生吧

庆哥眼里的贝伦和露仙

这个人类拐走了我的宝贝闺女气死我了要不是女儿逼我发誓我早就把他刀了现在我俩连在曼督斯都见不到了不行不能再说了我真的要反复去世了

JULIUS佘

改图

这个衣服我真的不知道怎么画…


改图

这个衣服我真的不知道怎么画…


防露结风

多瑞亚斯中心|变奏

#学校封了,搞点隐秘王国助助兴(?)


I.辛葛/美丽安


于是白昼停止,岁月在爱情里迷失

转身间背后树木长成了森林

只臣服于掌纹、呼吸、幽深的眼睛

乐章的鼓点平静滴下。在那里

远方海洋的喧嚣将遗忘我们,

悲哀将不再来临*


*改自叶芝《白鸟》。


II.贝伦/露西恩


两颗光粒相撞生成奇迹。我们

终得以归返,穿透阴影、帷幕和荒原

命运的种子落地生根在岛屿、

与世隔绝,星辰停在手中

我们行走过的日夜都受祝福,

晨曦飘扬在额头上——

一片镜像贯穿我们幸福的心

……两捧尘灰委顿散去


III.迪奥/宁洛丝


最后的时刻临近了

我们应...

#学校封了,搞点隐秘王国助助兴(?)



I.辛葛/美丽安


于是白昼停止,岁月在爱情里迷失

转身间背后树木长成了森林

只臣服于掌纹、呼吸、幽深的眼睛

乐章的鼓点平静滴下。在那里

远方海洋的喧嚣将遗忘我们,

悲哀将不再来临*


*改自叶芝《白鸟》。



II.贝伦/露西恩


两颗光粒相撞生成奇迹。我们

终得以归返,穿透阴影、帷幕和荒原

命运的种子落地生根在岛屿、

与世隔绝,星辰停在手中

我们行走过的日夜都受祝福,

晨曦飘扬在额头上——

一片镜像贯穿我们幸福的心

……两捧尘灰委顿散去



III.迪奥/宁洛丝


最后的时刻临近了

我们应当骄傲:

没有一株白桦仓皇逃离火海

没有一支眼泪射落星辰的头冠

没有分别,没有背弃,没有……

没有一杯命运我们不曾共饮  最后

我们肩并肩坐在死亡的门槛上

安静地燃烧成河流



瑆和鹭起

人物档案·辛葛&美丽安

注意!这里国籍和诺多不一样!

辛葛

生卒年:1763—1850

国籍:俄罗斯

出生地:圣彼得堡

埃尔威.埃路斯基.辛葛(名字有魔改)

1763年出生于俄罗斯圣彼得堡,是辛葛(姓)公爵的长子。

1785年南下在欧洲游历,在伦敦结实王室旁支美丽安女士。

1787年父亲去世,和美丽安回到圣彼得堡袭承爵位。二人成婚,恩爱,但多年无子。

有父族、妻族的帮持和自身的实力,辛葛成了俄罗斯举足轻重的人物。

1802年独女露西恩诞生。

参加过所有沙俄出兵的反法同盟战争,死于沙俄与少数民族的纷争。


美丽安

生卒年:1760—1850

国籍:英国

出生地:英格兰萨里(因为不知道在哪...

注意!这里国籍和诺多不一样!

辛葛

生卒年:1763—1850

国籍:俄罗斯

出生地:圣彼得堡

埃尔威.埃路斯基.辛葛(名字有魔改)

1763年出生于俄罗斯圣彼得堡,是辛葛(姓)公爵的长子。

1785年南下在欧洲游历,在伦敦结实王室旁支美丽安女士。

1787年父亲去世,和美丽安回到圣彼得堡袭承爵位。二人成婚,恩爱,但多年无子。

有父族、妻族的帮持和自身的实力,辛葛成了俄罗斯举足轻重的人物。

1802年独女露西恩诞生。

参加过所有沙俄出兵的反法同盟战争,死于沙俄与少数民族的纷争。


美丽安

生卒年:1760—1850

国籍:英国

出生地:英格兰萨里(因为不知道在哪里看到的,萨里有英格兰的花园之称,而美丽安是罗瑞恩的迈雅)

是萨里伯爵的独女

这里的伯爵是Earl ,不是欧陆的Count,就比较古老和传统,迎合一下迈雅身份XDD

美丽与智慧并存,忠实的保王党,在政治场上游走,但是并不极端

1785年结实辛葛

1787年前往圣彼得堡与辛葛完婚,利用自己的家室和手腕为辛葛谋求地位和名望。

1802年诞下独女露西恩

1850年辛葛去世后自己郁郁寡欢而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