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辣椒

5999浏览    2810参与
小范的园子
八字眉少爷

【crossover】咖喱辣椒x师兄撞鬼 6

辣椒身亡

咖喱有了个新搭档 — 能看见鬼的阿星


似乎是注意到了咖喱的情绪,辣椒快速又简洁地带过了自己遭遇“意外”的过程。只是他怎么都没有办法忽略整个事件中隐隐透露出来的诡异。
“那根本就不是黑帮火拼,我撞见的是一场军火交易。”
“上次刀疤脸被我们一窝端了之后,平时被他们压着的小打小闹的家伙都活络了起来。‘误伤’你的那帮人也是我们一直盯着的,可是怎么都抓不到把柄。这次也是,他们推了个替死鬼出来就算完事了。”
“我怀疑有内鬼。那天晚上我觉得我看到了一个熟人。可是天太暗,离得又远,一晃眼就找不到那人了。我找得太专心以至于没听见身后的动静。”辣椒恨自己太过大意,不料却勾起了咖喱的...

辣椒身亡

咖喱有了个新搭档 — 能看见鬼的阿星


似乎是注意到了咖喱的情绪,辣椒快速又简洁地带过了自己遭遇“意外”的过程。只是他怎么都没有办法忽略整个事件中隐隐透露出来的诡异。
“那根本就不是黑帮火拼,我撞见的是一场军火交易。”
“上次刀疤脸被我们一窝端了之后,平时被他们压着的小打小闹的家伙都活络了起来。‘误伤’你的那帮人也是我们一直盯着的,可是怎么都抓不到把柄。这次也是,他们推了个替死鬼出来就算完事了。”
“我怀疑有内鬼。那天晚上我觉得我看到了一个熟人。可是天太暗,离得又远,一晃眼就找不到那人了。我找得太专心以至于没听见身后的动静。”辣椒恨自己太过大意,不料却勾起了咖喱的愧疚。
“我不应该让你一个人去冒险……”
“……”虽然辣椒不想看到咖喱难过的样子,可是他实在是太认同这句话了,以至于想不出任何可以反驳的话来安慰他。
“嗝!”打破沉默的是吃饱喝足的阿星。他放下筷子,像猫一样伸出舌头绕着油光发亮的嘴舔了一圈又一圈,然后摸出一根牙签开始剔牙。还不忘发表意见。
“味道不错,就是咸了点儿。”
“我做了三个人的菜,你竟然一口都没剩?!”

阿星被迫抱熊出街的时候在心里暗下决心,以后一定不能吃那么多。
至少要留一口!
不过咖喱是不是也太奇怪了点,辣椒又吃不了,做那么多菜干嘛?
阿星歪歪头,决定不去思考男人失去另一半,同居室友后的心情。
他还小,没有足够的经验去理解。
他和咖喱在警局演了一出见鬼的戏码,因为内容基本上都是真实的,导致当咖喱用寻常讲鬼故事的调调添油加醋吓唬人的时候,他差点按耐不住把手里的玩偶扔出去的冲动。
虽然阿星在这方面的经验很充足,可是偶尔还是会忍不住害怕。谁知道如果未了的心愿一直无法达成,辣椒会不会变成厉鬼。
他站在厕所的镜子面前,似乎看到自己的脸突然被从额头淌下的鲜血蒙住,灌进了张开的嘴巴,冲他大喊。

“要么好好抱着,要么让我自己走,不要拎着我的脚乱晃!”
底下突然传来了没好气的抱怨声,沉浸在恐怖幻想里的阿星被吓得原地起跳。手一松,一直被他倒拎着的玩具熊脑袋朝下掉在了地上。
“对不起啊大佬!别生气别生气!”阿星赶紧把熊捡起来,从脑袋到屁股使劲地拍了又拍,好像看不见的灰怎么都掸不干净似的。
辣椒努力在心里催眠自己“我是玩具我是熊不会动啊不会动”,可惜忍耐一向都不是他的专长,终于在阿星没轻没重地冲着他的脑袋连呼了三下之后,奋力挥起了软绵绵的熊爪冲对方发起了攻击。也不管自己有没有杀伤力。
阿星伸直了胳膊把熊举起与肩同高,看着它挥舞着短手短脚怎么都够他不到。
“辣椒哥,注意形象啊。”

他们离开后不久,厕所里传来了冲马桶的声音。


【小小番外】

辣椒坐在厨房窗台上看咖喱做菜,指手画脚唧唧歪歪。
“你又不能吃,能不能别那么多要求?”
“可是你变了,你以前都不放葱的。”
“我以前也放的,只是你不喜欢吃到葱所以我做好以后又挑出来了。”
“那么麻烦,直接不放不就行了。”
“做出来的菜味道不一样,试过不放,你又说不好吃。”
“你自己手艺不好,别说得好像我很难搞一样。”
“那你问阿星。阿星,你觉得辣椒难搞吗?”
阿星晃进来看看晚饭什么时候好,突然被cue,想也不想地回了一句。
“我又没搞过,怎么会知道。”

八字眉少爷

【crossover】咖喱辣椒x师兄撞鬼 5

辣椒身亡

咖喱有了个新搭档 — 能看见鬼的阿星


“你行不行啊?”
咖喱一脸怀疑地看着阿星做了几个古怪的手势,然后点燃一张符,用两根手指捏着开始在空中乱舞。
“永远都不要怀疑一个男人不行!”阿星似乎还想就“行不行”这个话题进行深入讨论,可是咒符烧得太快,眨眼间就烧到了他的手指头。
“哦操!”他吃痛得大叫一声。余下的一小片纸张被他甩了出去,在落地之前就被火焰吞噬地一干二净。
咖喱满怀期待地等待着。什么都没有发生,谁都没有出现。
“咦,没道理啊……”阿星挠着头,从客厅走到辣椒的卧室,又从辣椒卧室找到咖喱的卧室,最后回到客厅。“奇怪,辣椒不仅没在你面前显行,连鬼影都不见了。我明明是按...

辣椒身亡

咖喱有了个新搭档 — 能看见鬼的阿星


“你行不行啊?”
咖喱一脸怀疑地看着阿星做了几个古怪的手势,然后点燃一张符,用两根手指捏着开始在空中乱舞。
“永远都不要怀疑一个男人不行!”阿星似乎还想就“行不行”这个话题进行深入讨论,可是咒符烧得太快,眨眼间就烧到了他的手指头。
“哦操!”他吃痛得大叫一声。余下的一小片纸张被他甩了出去,在落地之前就被火焰吞噬地一干二净。
咖喱满怀期待地等待着。什么都没有发生,谁都没有出现。
“咦,没道理啊……”阿星挠着头,从客厅走到辣椒的卧室,又从辣椒卧室找到咖喱的卧室,最后回到客厅。“奇怪,辣椒不仅没在你面前显行,连鬼影都不见了。我明明是按阿玉爸爸说的做的呀。”难道是因为刚才被打岔不小心忘了在烧符的时候念咒?
他看到咖喱蹲在摆着玩具熊的沙发前,寂寞的背影对着他,顿时感到一阵内疚。
“咖喱哥……”阿星安慰的话还没说出口,就止住了话头。因为越过咖喱的头顶,他看到那只熊缓缓地抬起了耷拉着的脑袋,黑豆似的玻璃眼睛死死地对住了他的,短粗的胳膊举平折起撑在胳肢窝上,开始口吐芬芳。
“你这个【哗——】我警告你赶紧放我出去!【哗——】士可杀不可辱我堂堂男子绝不能这么可爱!【哗——】”
“辣椒,真的是你吗?!”咖喱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听到辣椒的粗口竟然会让他这么高兴。他顾不上眼前的画面是多么的诡异,抓起玩具熊紧紧地搂近怀里。
耳边传来咖喱闷闷的呜咽声,辣椒默默地收了声。被困在玩偶里面的感觉很奇怪,他能感到咖喱的手越收越紧,但并不会感到疼或痛。只是……
“眼泪就算了,你可不可以别把鼻涕也擦我身上?”

“你有没有觉得咖喱最近开朗了很多?”
“看来对新搭档很满意啊。”
“还别说,长得真是像。他来报道那天我还以为辣椒那臭小子为了报上次骗他的仇假死呢。”
“四眼仔以为见鬼了,竟然吓得摔了个跟头……咖喱,早啊!咦,阿星呢?”
警局众人口中的八卦对象出现了,不过只出现了一个。平时跟条小尾巴似的家伙却不见踪影。
咖喱也“咦”了一声,似乎这才注意到身后并没有人。他走到门口张望了一下,然后大长胳膊一伸,把阿星从藏身的地方揪了出来。
“哇,星星仔你几岁呀?”
“玩具熊?叔叔这里有棒棒糖,要不要啊?”
“别害羞嘛,不要把脸藏起来。”
“行了行了,你们别逗他了!”咖喱挥开围观的众人,揽过用玩偶挡脸的阿星把他带到了位子上。
“他说我们这里闹鬼,所以拿来壮胆的。”
“闹鬼?!”那么多人里面四眼仔叫得最大声。
“他说他看见辣椒,”咖喱像是害怕吵到谁一般,压低了声音。“浑身是血,像是寻仇一样在这里晃来晃去的。”
阿星抖了一下,从玩偶背后露出被惊恐撑大的眼睛,紧紧搂住怀里的熊转动着身子环顾四周。
周围的人的身子也随着咖喱的声音越压越低,到了最后都蹲在了地上。像是为了给咖喱的话增加真实感,头顶了灯管“滋滋”地明灭了好几下。
大家都在努力抖去像蛇一样缠上自己的阴森寒意,没有注意到玩具熊的眼睛在将他们的表情仔细打量。



辣椒熊长这样👇



八字眉少爷

【crossover】咖喱辣椒x师兄撞鬼 4

辣椒身亡

 咖喱有了个新搭档 — 能看见鬼的阿星


身上的重量和不自然的姿势让阿星吃痛地用没有被钳住的手猛拍地板。

“我真的能看见鬼!辣椒就在这房间里啊!”

“他说你现在穿的那条蓝色内裤是他的!咦,你们连内裤都……啊痛!不管我的事,你们喜欢就好!”

“他还说你不够意思竟然还想着让他还钱,你把他的衣服都拿去穿了就当抵债了!”

不知不觉中,咖喱已经松开了阿星的手,不过仍旧跨坐在他身上。

阿星扭动着勉强转过身,可怜兮兮哀求道:“咖喱哥,信我啦。”

“对了!让辣椒上我的身,你自己跟他谈……咦,人,啊不,鬼呢?”

刚刚还站在一旁津津有味看戏的辣椒突然没了...

辣椒身亡

 咖喱有了个新搭档 — 能看见鬼的阿星


身上的重量和不自然的姿势让阿星吃痛地用没有被钳住的手猛拍地板。

“我真的能看见鬼!辣椒就在这房间里啊!”

“他说你现在穿的那条蓝色内裤是他的!咦,你们连内裤都……啊痛!不管我的事,你们喜欢就好!”

“他还说你不够意思竟然还想着让他还钱,你把他的衣服都拿去穿了就当抵债了!”

不知不觉中,咖喱已经松开了阿星的手,不过仍旧跨坐在他身上。

阿星扭动着勉强转过身,可怜兮兮哀求道:“咖喱哥,信我啦。”

“对了!让辣椒上我的身,你自己跟他谈……咦,人,啊不,鬼呢?”

刚刚还站在一旁津津有味看戏的辣椒突然没了踪影,阿星最后在靠墙角摆放的床上找到了抱腿而坐的他。

“你干嘛跑那么远?”

“我不能晒太阳。”

“那你能上我身吗?”

“不能,你刚进来的时候我就已经试过了。”

“……那你能干些什么?”

阿星面无表情地看着辣椒慢慢地漂浮到了空中,然后又慢慢回到原位。然后转向显得有些茫然的咖喱。

“恕我直言,你的辣椒是我见过的最没用的鬼。”

辣椒横眉一竖,作势就要冲过来。不过马上被阳光烫得缩回到了阴影处。

“呵呵。”阿星见状发出了人类的嘲笑。


“辣椒喜欢含什么?”

“一开始就这么刺激?哦害,原来是子弹啊。”

“拾仔死的时候身上带着要给我们的东西,是什么?”

“请柬。”

“辣椒最拿手的菜。”

“不存在。”

得到正确答案之后,咖喱反而愣住了。

“……他,他现在在哪儿?”好像有什么东西堵住了喉咙让他说话困难。

阿星用下巴点了点被霓虹灯映得五彩斑斓的窗户。

“在那儿坐着呢。”

咖喱顺着阿星给的方向望过去,映在眼里的只有色彩浓艳的灯光,大脑却自动填补出了辣椒坐在窗沿上迎着自己的目光看过来的样子。


虽然阿星是被怀疑的那个人,可是辣椒还是有种受到盘问的不快。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竟然会需要通过这种方式来确认自己的存在。

他把视线从阿星身上移开,正好撞上咖喱投过来的目光。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咖喱看见了自己。

然而咖喱的目光最终停留的地方以非常细微的距离地偏离了他所在的位置,就像他刚刚发现自己成为游魂回到生前住处的时候,不论如何冲着对方大声呼叫都没办法让他看自己一眼。

就这么一段小到可以忽略不计的距离,是两个世界之间无法跨越的界限。

八字眉少爷

【crossover】咖喱辣椒x师兄撞鬼 3

辣椒身亡

咖喱有了个新搭档 — 能看见鬼的阿星


换做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的人,肯定不是被吓晕,就是慌不择路地抱头鼠窜了。

不过阿星毕竟不是第一次,面对这种情况他已经有经验了。

只见他眉头一拧眼睛一瞪眼一个鲤鱼打挺从行李箱里跳了出来,一个箭步冲到鬼的面前。

然后含背合掌向左歪头8度,用从下到上的视线造出可爱又真心的眼神。

“大哥怎么称呼啊?为什么不投胎啊?是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吗?要不要我帮你啊?”

辣椒看着这个顶着和自己一样的帅脸却穿着土气衬衫笑得一脸谄媚的家伙,不屑地撇了撇嘴。

奇怪,看久了好想狠狠地扇他耳光。

“这么好心?我还欠咖喱六百块钱 ,你帮...

辣椒身亡

咖喱有了个新搭档 — 能看见鬼的阿星


换做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的人,肯定不是被吓晕,就是慌不择路地抱头鼠窜了。

不过阿星毕竟不是第一次,面对这种情况他已经有经验了。

只见他眉头一拧眼睛一瞪眼一个鲤鱼打挺从行李箱里跳了出来,一个箭步冲到鬼的面前。

然后含背合掌向左歪头8度,用从下到上的视线造出可爱又真心的眼神。

“大哥怎么称呼啊?为什么不投胎啊?是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吗?要不要我帮你啊?”

辣椒看着这个顶着和自己一样的帅脸却穿着土气衬衫笑得一脸谄媚的家伙,不屑地撇了撇嘴。

奇怪,看久了好想狠狠地扇他耳光。

“这么好心?我还欠咖喱六百块钱 ,你帮我还了吧。”

“大哥您说笑了,咖喱哥怎么会记得这种小事呢。”

“记得什么?”

咖喱在外面听到说话声,走进来就看到阿星一个人对着空气自言自语。

“辣椒还欠你六百块钱。不过你肯定不想让他还了对吧?”

“想啊,我想让他亲手还给我。”我想让他回来。

辣椒听到这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飘到咖喱面前想要揪住他的衣领痛骂他没良心的,他人都没了竟然还惦记着那点钱。

可惜他碰不到他。

阿星看到辣椒突然暴怒骂骂咧咧地冲了过去,以为马上就要爆发一场人鬼大战,赶紧睁大了眼睛看好戏。

结果辣椒穿过了咖喱的身体。

而咖喱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望过来的眼神中满是震惊与怀疑。

“你怎么知道辣椒欠我钱?”

“他告诉我的。”阿星一脸无辜。

“什么时候?”

“刚刚。等等,你干什么?住手!啊,不要,痛啊!放开我!”


“你到底是什么人!”咖喱把阿星的手反剪在背后,用膝盖抵住压在地板上。

咖喱对辣椒的死一直没有实感。

耳边没有了对饭菜的挑剔,镜子面前没有了伴随着自夸的搔首弄姿,身边没有了以“你的床比较舒服”为借口硬挤过来的总是有点凉的身体。

不管是在吵闹的警局还是安静的住处,身边少了一个人,让他感觉好像活在一个有着相同布景的幻觉里。

就像辣椒那张毫无生气的脸一样不真实。

阿星的出现打破了这场幻觉,被薄雾压制的痛苦突然之间苏醒了过来。猛烈地像是要弥补它前段时间的不作为一般。

这个人不是辣椒却和辣椒长得一模一样,每一刻都提醒着他辣椒已经死了。

可他却说辣椒还在这里?!

咖喱意识到自己疯了般地想要知道那天晚上辣椒到底发生了什么。

而这个人又为什么会知道只有他们两个知道的事。

八字眉少爷

【crossover】咖喱辣椒x师兄撞鬼 2

辣椒身亡

咖喱有了个新搭档 — 能看见鬼的阿星


阿星感到很混乱。

一进这个警局就有一大堆人对他捏脸揉头上下其手。都是些男的。

而那个周组长的秘书一见到他就大叫一声晕了过去。是个女的。

他很混乱。

他不晓得引起这些骚动是因为他长得帅,还是因为他长得丑。

他个人倾向于前一种解释。


这个警局很糟糕,连个员工宿舍都没有。

不过新搭档人不错,愿意收留他。

新搭档叫咖喱。比他高,比他大。这里说的是年龄。

长得不错,技术不行。这里指的是开车技术。

“咖喱哥,开车看路别看我啊。啊啊啊啊啊小心前面!”

连续撞了两个垃圾桶一个鱼丸摊之后,阿星自告奋勇地坐上了驾...

辣椒身亡

咖喱有了个新搭档 — 能看见鬼的阿星


阿星感到很混乱。

一进这个警局就有一大堆人对他捏脸揉头上下其手。都是些男的。

而那个周组长的秘书一见到他就大叫一声晕了过去。是个女的。

他很混乱。

他不晓得引起这些骚动是因为他长得帅,还是因为他长得丑。

他个人倾向于前一种解释。


这个警局很糟糕,连个员工宿舍都没有。

不过新搭档人不错,愿意收留他。

新搭档叫咖喱。比他高,比他大。这里说的是年龄。

长得不错,技术不行。这里指的是开车技术。

“咖喱哥,开车看路别看我啊。啊啊啊啊啊小心前面!”

连续撞了两个垃圾桶一个鱼丸摊之后,阿星自告奋勇地坐上了驾驶座握住了方向盘。

生命诚可贵,一定要牢牢握在自己手中,不能被第一次见面的人葬送在愚蠢的车祸里。

抱着一信念,阿星在咖喱不间断的凝视和不断出错的指路中,终于在天黑之前抱着自己的行李来到了住处。


咖喱看着阿星抱着行李走进辣椒的房间,恍惚间以为辣椒又回家了。

他坐在床沿上,点了一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同意周组长的安排。只是看着和辣椒长得一样的脸,他就有种窒息般的痛苦。

不过,也许正是因为他们长着一模一样的脸,他才没有办法拒绝。仿佛如果他把这个人也推开,就等同于他又背叛了辣椒一遍。


房间里,行李箱的盖子大开,里面的东西撒了一地。它们的主人面墙而立,盯着上面贴的一张双人海报,喃喃自语。

“我妈明明跟我说我是独生子……”

“我妈也是啊,还说要不然早就把我扔了,哼。”

阿星被突然出现声音吓得大步向后退去,脚底打滑跌进了行李箱。

他就这么四脚朝天像躺在壳里的乌龟,动弹不得地看着海报上面的人吊儿郎当地站在自己面前。

咖喱听到动静走了进来,扫了一眼本来以为没法再乱的房间,冲不知为何躺在行李箱里的阿星叹了口气。

“你……算了,你就把这里当自己家吧。”咖喱冲那个凭空出现的人站着的地方看了一眼,目光虚浮没有着力之处,像是在看空气一般。然后走出了房间。

阿星捂着脸呜呜地哭出了声。


为什么我的搭档总是有个变成鬼的ex!

八字眉少爷

【crossover】咖喱辣椒x师兄撞鬼

辣椒身亡

咖喱有了一个新搭档 — 能看见鬼的阿星


“你那么喜欢吃软饭你就去吧!我不管你了!”

“你除了管我借钱还管过我什么?没有我你连饭都没得吃啊!”


这是咖喱和辣椒的最后一次对话。

自从上次死里逃生之后,咖喱和祖儿的关系突飞猛进,甚至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咖喱对做警察感到了厌倦,刚好祖儿要出国帮她父亲打理生意,于是邀请他一起去。

辣椒知道以后和他大吵了一架,说他贪图荣华富贵撇下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去做软饭男,说他看不起他,然后摔门而出。

那天晚上他卷入了一场黑社会火拼。

咖喱赶到医院的时候,医生已经下达了死亡通知。

演技和耐性都不是辣椒的强项...

辣椒身亡

咖喱有了一个新搭档 — 能看见鬼的阿星



“你那么喜欢吃软饭你就去吧!我不管你了!”

“你除了管我借钱还管过我什么?没有我你连饭都没得吃啊!”


这是咖喱和辣椒的最后一次对话。

自从上次死里逃生之后,咖喱和祖儿的关系突飞猛进,甚至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咖喱对做警察感到了厌倦,刚好祖儿要出国帮她父亲打理生意,于是邀请他一起去。

辣椒知道以后和他大吵了一架,说他贪图荣华富贵撇下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去做软饭男,说他看不起他,然后摔门而出。

那天晚上他卷入了一场黑社会火拼。

咖喱赶到医院的时候,医生已经下达了死亡通知。

演技和耐性都不是辣椒的强项。咖喱捏了捏他的脸,戳了戳他的肚子,告诉他他已经和海咪咪分手了。

没有反应。

咖喱在他身边坐了一个晚上,一会儿控诉他不讲义气竟然把搭档一个人留下搞得他像个未亡人,一会儿扬言要跟海咪咪生个儿子取名叫辣椒然后从小虐待他,一会儿说还欠他六百块钱没有还这个月上个月还有上上个月的房租都是他垫的。

没有反应。

“你……混蛋……”


咖喱没有跟祖儿走,也没有辞职。他成了局里的独行侠,拒绝了所有周组长指定给他的新搭档。

“咖喱,组长叫你去他的办公室。”

咖喱没有注意到同事奇怪的表情,把手里的大麻成往对方怀里一扔,推门进了周组长的办公室。

坐在周组长对面的人听到开门声,回过头来看向门口。

咖喱发现自己正在和辣椒四目相对。


阿星寻思着这肯定就是自己的新搭档,连忙起身打算做自我介绍。没想到对方握住自己伸出来的手猛得一拉,狠狠地抱住了他。

“咳,哥哥,我不好这口。”

阿星翻着白眼使劲地拍了拍咖喱的胳膊,表示自己快要踹不过气来了。

“咖喱,这位是阿星,刚刚调过来。”周组长见状不妙,连忙出声,“他还算是新人,你俩搭档,好好带带他。”

咖喱听了之后拉开两人的距离,把这个叫阿星的人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

“你真的不是辣椒?”与其说是在发问,不如说他是在提醒自己辣椒已经不在了的事实。

“我不叫辣椒,我叫阿星。”

阿星揉着被捏痛的胳膊,满怀戒备地看着一脸复杂的咖喱,缓缓退到了墙角。

萧与蝉
麻辣蟹钳真的会上瘾,越吃越想吃...

麻辣蟹钳真的会上瘾,越吃越想吃,停不下来

麻辣蟹钳真的会上瘾,越吃越想吃,停不下来

鲁尔河
小辣椒全家福,长得好快呀,太有...

小辣椒全家福,长得好快呀,太有成就感了!🌶️🌶️😍😍

小辣椒全家福,长得好快呀,太有成就感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