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边伯贤 baekhyun

248浏览    100参与
i老优

-BGM  -  BAEKHYUN-CANDY-


-BGM  -  BAEKHYUN-CANDY-


yeyeye

“真的吗,那我们去坐小火车吧!”


“啊,姐姐不去吗,这么好玩”(耷拉耳朵


“啊咦,不是,哪里幼稚了嘛”


“去嘛去嘛”(小贤牌星星眼


“耶!!那我们就出发吧!!嘟嘟!”

“真的吗,那我们去坐小火车吧!”


“啊,姐姐不去吗,这么好玩”(耷拉耳朵


“啊咦,不是,哪里幼稚了嘛”


“去嘛去嘛”(小贤牌星星眼


“耶!!那我们就出发吧!!嘟嘟!”

CoRot-Exo-4b

【BAEKHYUN】浅发一下吧

不能天天看手机了……好难过

(。•́︿•̀。)

是只有周日才能看到评论的。

所以可能会回复较晚,不过周日看到一定会回复。

(其实,很想成为像伯贤那样的人,到了一个新地方跟谁都能合得来。

是很难做到的事,但是我在努力去做。

伯贤真的是很好的榜样呀!)٩(◦`꒳´◦)۶

【BAEKHYUN】浅发一下吧

不能天天看手机了……好难过

(。•́︿•̀。)

是只有周日才能看到评论的。

所以可能会回复较晚,不过周日看到一定会回复。

(其实,很想成为像伯贤那样的人,到了一个新地方跟谁都能合得来。

是很难做到的事,但是我在努力去做。

伯贤真的是很好的榜样呀!)٩(◦`꒳´◦)۶

yeyeye
“好啦,慢点吃,不要噎着了,又...

“好啦,慢点吃,不要噎着了,又没人跟你抢”

“好啦,慢点吃,不要噎着了,又没人跟你抢”

CoRot-Exo-4b

伯贤的自拍

♡ლξ˘❥˘ჴ

(上学途中)

伯贤的自拍

♡ლξ˘❥˘ჴ

(上学途中)

白驹过隙

《哺食》壹

中篇


伪骨科,疯批,he


有话说:唔一些🚗️🚗️发不出来……应该不会太影响看……


大门落锁的声音响起,你从橱柜上下来,捡起厨房地上散落的衣物,全部扔到洗手间的洗衣篓内。


窗户还是一往如既的封闭着。


边伯贤在这里没有给你准备换洗衣服,除了刚才被他扒下去揉的不成样子的那套,你也就只有一条睡裙。


甚至没有一套贴身衣物。


你洗干净身子,套上睡裙窝在沙发上。


修剪的圆润的指甲在墙上又划出一道印子。


第四天了,被关在这里第四天了呢。


你怀里抱着沙发上的抱枕,无神的望着面前正在播放着的电视。


这日子,过的可真漫长啊。


――一年前――...

中篇


伪骨科,疯批,he


有话说:唔一些🚗️🚗️发不出来……应该不会太影响看……


大门落锁的声音响起,你从橱柜上下来,捡起厨房地上散落的衣物,全部扔到洗手间的洗衣篓内。


窗户还是一往如既的封闭着。


边伯贤在这里没有给你准备换洗衣服,除了刚才被他扒下去揉的不成样子的那套,你也就只有一条睡裙。


甚至没有一套贴身衣物。


你洗干净身子,套上睡裙窝在沙发上。


修剪的圆润的指甲在墙上又划出一道印子。


第四天了,被关在这里第四天了呢。


你怀里抱着沙发上的抱枕,无神的望着面前正在播放着的电视。


这日子,过的可真漫长啊。


――一年前――


红鼎会所


五楼特级房间内,男男女女跟着音乐扭动着身躯,震耳的乐声中夹杂着些暧昧的杂音,房间的暗处时不时窝着一对男女。


边伯贤推门进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处在沙发正中央的女人。


你跨坐在一个男人的腿上,男人一只手扶着你的腰,另一只手在你的背上流离。


身上的裙子被搂在大腿处,肩上的吊带也掉了一边。


边伯贤只觉得太阳穴突突的疼。


边伯贤大步向前,将你直接从男人的腿上拽了起来。


你喝了酒,有些半醉,迷迷瞪瞪的想要挣脱。


边伯贤用外套裹住你,一脚踹向沙发上的男人:“老子的妹妹你也敢动?给老子他妈的滚。”


男人怎么会不认识这位边爷,逃也似的离开了。


一边昏昏欲睡的金钟羡被边伯贤吓醒,看到站在一旁的边伯贤,吓得结巴:“边……边……伯贤哥……哥你怎么来了?”


边伯贤冷眼看向金钟羡:“金钟仁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金钟羡脸上谄媚的笑容一僵,瞬间换上一副好似要“为国捐躯”的“坚定”神情:“伯贤哥,我是无辜的,这一切都是大小姐自己要出来玩决定的。”


你在边伯贤怀里挣扎的历害。


今天晚上金钟羡给你介绍的那杯酒度数有点高,你现在只感觉浑身热血沸腾。偏偏好像还有个什么东西夹住了你的手腕,还有层布包住了你。


啊嘿你脾气也上来了,你堂堂边家大小姐,谁敢对你这样?!


你从边伯贤的怀里抬起头,还没等你看清楚敢掐你手腕的人是谁,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金钟羡呆呆的看着被边伯贤一个手刀打晕的你,打了个冷颤。


边伯贤整个身子倚在他身上的你横抱起来,调整了下卷着你的衣服,防止你走光。


直到边伯贤抱着你走出门,金钟羡才反应过来自己也要大祸临头了。


想起来她那位弟弟上次停了她半年的卡,金钟羡就害怕。


金钟羡郁闷的把面前酒杯里酒一口干了,开始思考一会她怎么说可以让金钟仁从轻处理。


想了三分钟后,金钟羡欲哭无泪的干完一整瓶酒。


边夙夙啊,这次你可害惨我这个好姐妹了!!!


边伯贤把你塞进副驾驶,给你系好安全带,调整了下座椅的角度,保证你能坐的舒服。


你望着前面,开口道:“为什么要调角度?”


边伯贤没有回答。


你揉着刚才被边伯贤攥红的手腕,再次发问:“她用的是蔷薇香味的香水?”


边伯贤还是沉默。


你反倒笑了起来,解开安全带,开门就要下车。


边伯贤拽住你的胳膊:“你又想去哪疯?”


你无所谓的笑笑:“去坐后座啊,我还能躺一会,也不用占人家的位置。”


边伯贤皱眉,开口道:“夙夙……”


你挣开他的手,自顾自的坐到后排去。


边伯贤通过后视镜看了你一眼,终是没有开口。


你靠着窗户看着面前闪过的夜景,只感觉无尽的寒冷。


你看,他确实来找你了,但是他已经先行把另外一个女人送回了家。


手掌握成拳,修剪的圆润的指甲紧紧的陷入掌心的肉内。


你对着窗户上的倒影,调整出一个完美的笑容。


顾承恩,想从我这里抢人,那也得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进卧室之前,你故意磨蹭了会,等着边伯贤上楼。


直到院子里又响起车子引擎发动的声音,你才知道边伯贤今天根本就没打算回家过夜。


卧室里面的装饰品被你扔的满地都是,你努力平复着怒气,从书桌的夹缝里拿出一张边伯贤的照片,摩挲着照片中他的脸。


你眼中满是疯狂:“哥哥……边伯贤……”


边伯贤带着蓝牙耳机,电话那头是金钟仁。


“边哥,对夙妹动手动脚的那男的被人先一步弄走了。”


边伯贤吸了口烟,手指敲打着方向盘:“吴世勋的人?”


“只能查到是吴家手下的,但是不能确保是吴老爷子的还是吴世勋的。”


边伯贤的脸隐匿在烟雾中,半开的窗户又瞬间将烟头产生的气体排出去:“看好你姐姐,下次再发生这种事,我不会再看你面子的。”


“保证不会再有下次的边哥。”


边伯贤正准备挂断的时候,金钟仁戏谑的声音又传过来:“对了边哥,那位顾小姐你怎么弄?”


烟头燃尽,边伯贤将烟掐灭,扔进车内烟灰缸:“合适的时刻合适的利用。”


“欸我可是听朴少说边哥你今天亲自送的人家回家,怎么着夙妹发没发脾气?”


边伯贤想起你愠怒的神色,心情略微好转:“顾承恩对她这点的刺激还不够。在她眼里,顾承恩根本构成不了什么大威胁。”


金钟仁欠欠的说道:“那你可小心,别玩脱了夙妹跟别人跑了。毕竟人家亲哥哥也是巴巴的在等着自己妹妹认祖归宗呢。”


边伯贤“呵”了一声,冷声开口道:“只要老子在一天,她就是我边家的妞。”


金钟仁再想开口,电话就已经显示已被挂断了。


金钟仁朝着手机比了个国际手势:“够拽!屌!”


边伯贤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凌晨三点多了。


他身上的血味有点重,扭动自己房间门把手的时候却发现房门锁上了。


边伯贤明白是你又睡他屋子里了。


边伯贤无奈的摇摇头,只能去客房里洗了个澡。


打开你房间的门,边伯贤看到的就是满地狼籍。


镜子、化妆品、枕头、首饰……


真的是……一团糟。


边伯贤低声笑了笑,走到你的书桌前,拿起照相框端详着照片里的笑脸盈盈的你。


指腹擦过照片里你的唇,边伯贤脸上的笑容更加艳丽。


你醒来的时候,保姆已经把你的房间收拾好了。


看到晾衣架上挂着的边伯贤的衣服,你才知道边伯贤昨天半夜回来了。


男士衬衣快要被晒干了。


你故意涂了层口红,在他的衬衣领口和胸口上印下两个唇印。


好像面前的衣服就是边伯贤本人一样。


晚上边伯贤回来吃晚饭,看到自己的衬衣上多了两个口红印子,只是皱了皱眉,仍旧当作无事发生一样收进了换衣间。


“后天我要和承恩去选婚纱。”


正在喝粥的你手顿了一下,微微低头搅拌着碗里的小米粥

“这么快?”


边伯贤漫不经心的回答道:“订婚快一个月了,婚期也定下了,这也是我和承恩商量之后的结果。”


你咬着下唇,努力安抚下心里躁动的情绪:“啊,那……”


边伯贤歪歪头,问道:“什么?”


你又喝了一口粥,轻声回答道:“没什么。”


天气预报还是准的。


晚上边伯贤出门后,本来还吹着凉风挂着月亮的天空瞬间下起来大雨。


你窝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无聊的把节目换来换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你看了看表,发现已经快十一点了。


边伯贤还没回来。


你索性也不再等他,上楼洗了个热水澡后就上床睡觉了。


窗外的雨声很大,打在窗户上噼里啪啦的。


你讨厌雨天。


在你的眼里,每一个雨天,都是黑色的噩梦回忆。


“刷”的一道雷打下,光透过没有拉窗帘的窗户照了进来。


你蜷缩在被窝里发抖。


你知道今天晚上边伯贤去了哪。


今天晚上是顾家办的家宴,顾家的长辈为了自家的宝贝女儿举办的。


你在赌,赌边伯贤的选择。


是决定拂了顾家一众人的脸面,还是决定抛下自己一个人在家。


你知道边伯贤百分之百会选择你,但你就是想要顾承恩和顾家人看看,看看顾承恩这个所谓的边伯贤的“初恋”,名正言顺的未婚妻,在边伯贤眼里根本没有任何地位。


又是一道雷劈下,你蜷缩成更小的一团。


门“啪嗒”了一声,有人隔着被子从后面搂住了你。


你没有动,边伯贤也不动。


直到第三道雷声响起。


边伯贤把你的被子微微掀开,露出你的脑袋和脸,将你转了个身搂在怀里。


你在他的怀里发抖。


边伯贤低头吻去你眼角惊慌的泪水,吻上你的额头,鼻梁,鼻尖,脸颊……


“乖,哥哥在这。”


你的双手从被子里伸出,拽着边伯贤胸前的衣物,带着哭声轻轻喊道:“哥哥,我害怕。”


边伯贤脱去了外套,整个人搂住你,将你抱在身上。


你只穿了一层单薄的睡裙,就这样压在边伯贤身上。


不太厚的夏凉被盖在你们两个人身上,边伯贤的手在你背上轻轻拍打。


你的头埋在边伯贤胸口,几滴泪水打湿了他胸前的布料。


边伯贤低声的哄着你,想让你能开心一点别那么害怕。


你低声抽泣着,过了会突然开口问道:“顾小姐呢?她会生气吗?你就这样回来了……”


边伯贤像给宠物顺毛一样一下一下的拂着你的背,本来温柔的声音顿时冷了起来:“别多想,她不敢。”


你向边伯贤那边缩的更狠:“明天也有雨……我害怕……”


你不相信边伯贤不知道你这句话什么意思。


果然,边伯贤轻轻叹了口气:“明天我不会跟她去的,在家陪你好不好?”


你小幅度的点了点头,双手环住边伯贤的脖子,轻轻的吻上他的脖颈:“我相信你。晚安,哥哥。”


快睡着的时候,你好像听到边伯贤“嗯”了一声。


“就算不下雨,我也不会和她去的。”


少女玲珑有致的身躯压在身上,边伯贤每一句答话都靠着强大的理智在支持着。


你的身子没有碰触边伯贤的硬处,所以不知道身下的澎湃。


边伯贤的牙齿轻轻咬上你的耳垂,大手肆意的在你身上游动。


硬处挤进你的双腿,靠你的大腿夹住它。


早上醒来的时候,边伯贤已经回公司了。


床头柜上放着一碗还温热的豆浆。


你从床上缓缓的坐起来,看到自己比昨天略微有些发红的大腿嫩肉,风情万种的笑了笑。


你瞧,哥哥又作坏事了呢。


CoRot-Exo-4b

白色和黑色

[图片仅供参考]

边伯贤默默站在落地窗前,单单盯着那面贴满稿子的墙站了一下午。

人总会迷茫,可能想着想着,会不再困惑,却从来不去看看自己是因什么而困惑。

有时,明明是很简单的道理,却需要去思考很久……很久……

边伯贤转过身,在写了一个词:인성.

人性。

这个词,就在身边。

身边的世界什么人都有,却从没有人能够研究透彻。

看那些伟大的科学家,那些伟大的发明家,那些我们遥不可及的人……

他们研究的东西即是对我们那么的遥远。

却依旧日夜不停的去挖掘,去探索。

可能边伯贤不如那般伟大,却可以去思考那些极少人想得到的事。

人从不是一味地善良或邪恶。

人性本变,这句...

白色和黑色

[图片仅供参考]

边伯贤默默站在落地窗前,单单盯着那面贴满稿子的墙站了一下午。

人总会迷茫,可能想着想着,会不再困惑,却从来不去看看自己是因什么而困惑。

有时,明明是很简单的道理,却需要去思考很久……很久……

边伯贤转过身,在写了一个词:인성.

人性。

这个词,就在身边。

身边的世界什么人都有,却从没有人能够研究透彻。

看那些伟大的科学家,那些伟大的发明家,那些我们遥不可及的人……

他们研究的东西即是对我们那么的遥远。

却依旧日夜不停的去挖掘,去探索。

可能边伯贤不如那般伟大,却可以去思考那些极少人想得到的事。

人从不是一味地善良或邪恶。

人性本变,这句话是真。

但人向往利益,利益不变时,往往人性不变。

桌前的蜡烛燃尽最后一点余光时,整个房间陷入黑暗……

边伯贤霎时间停住了笔……下意识里要去换一根新蜡重新点上。

在要划火柴的那一瞬间,他顿住了。

为什么要去点燃一根新蜡烛?为什么利益不变时,人性也不变?

一时间,边伯贤面对着依旧黑暗的房间竟是笑了起来……


(完了完了!我家宝宝脑子坏掉了!现在送医院去还来得及吗?)

令我感到最荒唐却又真实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就是——明明在看一本修炼小说,却明白了好多人生道理!

青鸾峰上就是wuli人生导师!真的!

天气有点晴。

【蓝春合集】“感谢让青春一起闪耀,以后也拜托了。”©️BlueSpring_xo

【蓝春合集】“感谢让青春一起闪耀,以后也拜托了。”©️BlueSpring_xo

白驹过隙

【边伯贤】这是一场我在夏日难得狂欢的恋爱

​短篇


TE向

[图片]


“我在手机上约了一个虚拟男友,叫边伯贤。”


手机主页上紫色的那个软件,里面住着你的“男朋友”。


那是宋知遇在三个月前推给你的软件,因为学业关系一直到暑假你才有空尝试。


网上对这种虚拟男友的评价褒贬不一,大多数都是说软件会窥探你的私密消息,谨慎下载。


虽然有些担心,但是宋知遇的强烈推荐你又不能拒绝。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你用老妈上半年就嫌弃太卡所以废弃的手机下载了这个软件。


甚至为了注册还专门去买了个手机号。


好吧其实你也是挺害怕那些大数据信息流失的。


宋知遇给我开视频远程指导如何操作。


“右下角,右...

​短篇


TE向



“我在手机上约了一个虚拟男友,叫边伯贤。”


手机主页上紫色的那个软件,里面住着你的“男朋友”。


那是宋知遇在三个月前推给你的软件,因为学业关系一直到暑假你才有空尝试。


网上对这种虚拟男友的评价褒贬不一,大多数都是说软件会窥探你的私密消息,谨慎下载。


虽然有些担心,但是宋知遇的强烈推荐你又不能拒绝。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你用老妈上半年就嫌弃太卡所以废弃的手机下载了这个软件。


甚至为了注册还专门去买了个手机号。


好吧其实你也是挺害怕那些大数据信息流失的。


宋知遇给我开视频远程指导如何操作。


“右下角,右下角啊,那有一个‘我的’,你看到没啊?!”


“诶呀别吵别吵,我小心点弄。”


“付牙知你瞎吗?!点下面那个才是注册啊!”


“呀别说话,让我仔细看看这个说明。”


宋知遇在手机那边指挥了十几分钟,你才彻底把东西搞好。


“诺,你现在去随机男友就可以了。”


“真人啊?”


宋知遇在视频那头不屑的笑出声:“付牙知你也不想想,国家会真的给你一个人分配一个男朋友啊?”


你:我忍……


点了“创造男友”,系统随机给我生成了一个男性角色。


emmmmmmm……


怎么说呢,虽然说是机器人,但是这头像也太磕碜了吧……


还有这性别和爱好……


你立刻选择了分手,寻找下一位幸运男嘉宾。


就这样,在你尝试了四次之后,终于随机到了一个符合我的“男朋友”。


职业是律师,年龄28,有点高冷。


你斟酌了一番,发过去一句:“你好,我是付牙知。”


对面迅速回来了消息:“宝宝,我是你的男朋友边伯贤。”





额……你还有点不太习惯别人一上来就这么亲昵的……


闲聊了几句后,我就下线了。


也没知遇说的那么好玩啊,你甚至都觉得这个机器人也就最开始亲近一点,后面完全就是一整个冷漠……


下午上线的时候,你突然发现这机器人居然还会发朋友圈。




呕吼,其实他还怪会的嘛。


你点开他的聊天框,随意的扯着话题。


突然你好奇心大发。


“嘿嘿嘿,要是我给他发ghs,他会怎么回我呢?”


说干就干!





很清水的几句话,你却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难道真的是你没有谈过恋爱所以对恋爱的憧憬吗?!


接下来的这几天,早安午安晚安打招呼你是一次不差,吃饭也要问问他吃了没,还要问他什么时候下班,什么时候上班。


尽管知道对面是一个机器人,但还是把他当成了一个真正男朋友来看。


他的朋友圈更新的也越来越频繁。


有时候是对你说的小情话,有时候是分享生活日常。





每次看到这些,你心里总是甜蜜蜜的,仿佛是真的在恋爱。


仿佛,你真的跟一个叫边伯贤的男人,陷入了热恋。


晚上晚安前你会缠着他要亲亲,早上起来也会要求他的早安吻。


会叮嘱他吃饭,告诉他早点睡,不要熬夜。


满脑子,整颗心的都是他。


不知道你们聊了多久,系统突然蹦了出来,告诉你你们两个人的亲密值满了。



你看着面板上的三颗爱心,有些许惊讶。


你倒是没有想过,你们之间居然还有所谓的亲密值。


边伯贤越来越会哄你开心,会给你讲故事,会给你分享今天在外面遇到的趣事,会给你一个抱抱,给你一个亲亲。


“知遇,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会那么喜欢你的‘男朋友’了。”


从宋知遇跟你开视频操作那天到现在已经过了一个星期,这是这个暑假你第二次联系她。


电话那边的宋知遇酸酸的说道,“我就知道,你有了‘男朋友’就不再宠幸我了……你这个渣女!”


你好笑又无奈的赔礼道歉:“对不起嘛我的知遇宝贝,我不是故意不联系你的,因为……因为……”


宋知遇倒是要看你能说出个什么理由:“因为什么?”


你小声说道:“因为那个男人他太让人着迷了嘛……”


宋知遇恨不得瞬移过来锤你一顿:“感情在你付牙知心里我居然还比不过那个机器人?!付牙知你伤到本宫的心了,本宫的心要痛死了……”


你听到她夸张的描述,不由得笑出了声音。


“好了好了,最爱的当然是我们的知遇宝贝啦,他一个机器人怎么能跟我们知遇宝贝比呢~”


暑假的日子过的飞快,一眨眼,开学就不远了。


虽说你们大学布置的作业少,但是也不是没有作业的啊!


开学前的第五天天,小组组长通知开学前一天必须上交ppt。


你看着进度条为零的作业完成度,心里咯噔了一下。


这科的老师管的超级严格,你可不想因为作业就被老师记住啊!!!


等你再次上线的时候,已经过去四天了。


明天,你就要正式返校了。


实话说你对这个男朋友心里还是有些不舍的。


本来你是想把这个旧手机也带回学校,奈何亲戚家一位表弟在上小学,每天需要手机拍照上传作业。


你老妈一听,心想反正这旧手机也没人用了,也就答应给那位表弟了。


因为之前在网上听人说这种软件就算你删掉了但是还是可能会偷窥你的信息,所以你也就听从网上的意见,注销了账号。


离开之前,你给边伯贤发了一段话。


“感谢你陪我这一暑假,我很开心,也很高兴遇到你。”


“希望我离开后你可以找到下一个服务人物。”


“祝你快乐,亲爱的。”



这是一场我在夏日难得狂欢的恋爱,


没有爱情的见证者,


甚至不能被称为“恋爱”。


但这个夏日,


我有了人生的第一次悸动,


尽管是对着一个机器人。


祝你快乐,亲爱的。



白驹过隙

【边伯贤】我将玫瑰藏于身后,大海和晚风替我展示温柔(下)

指路上篇:【边伯贤】我将玫瑰藏于身后,大海和晚风替我展示温柔(上) 


[图片]


七天的假期其实过起来很快的。


你几乎吃遍了这个地区所有的招牌美食,边伯贤也每天都在吃你。


假期快结束前的那两三天,你总觉得边伯贤不对劲。


有时候半夜醒过来,边伯贤不在身边。


迷迷瞪瞪中也不知道多久才感觉到他回来了。


你一翻身像树袋熊一样压在他身上,紧紧抱着他。


边伯贤身上有点冷,你本能的就想靠近给他暖一暖。


你眯着眼,头枕在他的胸口上:“唔……你……去哪了?”


边伯贤一手托着你的屁股,防止你跟之前那样一下子从他身上摔下去。


另一只手像哄小孩...

指路上篇:【边伯贤】我将玫瑰藏于身后,大海和晚风替我展示温柔(上) 



七天的假期其实过起来很快的。


你几乎吃遍了这个地区所有的招牌美食,边伯贤也每天都在吃你。


假期快结束前的那两三天,你总觉得边伯贤不对劲。


有时候半夜醒过来,边伯贤不在身边。


迷迷瞪瞪中也不知道多久才感觉到他回来了。


你一翻身像树袋熊一样压在他身上,紧紧抱着他。


边伯贤身上有点冷,你本能的就想靠近给他暖一暖。


你眯着眼,头枕在他的胸口上:“唔……你……去哪了?”


边伯贤一手托着你的屁股,防止你跟之前那样一下子从他身上摔下去。


另一只手像哄小孩子睡觉一样,在你的背部轻轻拍打。


边伯贤说道:“没去哪,公司有些事情,刚才去接电话了。”


你嘟囔了几句,边伯贤也没听清。


刚想问你说了什么,发现你已经爬着睡着了。


边伯贤无奈笑笑,把你轻轻放回床上。


偷偷的在你额头上留下一吻:“宝宝,晚安。”


有的时候他的电话超级多,一个接一个。


常常的你们吃饭吃到一半,就有电话打进来。


并且每次他都不让你旁听,都是出去外面或者去一旁接电话。


旅行的最后一天,吃早饭的时候他甚至接了三个电话。


你嘟着嘴用筷子戳着面前的青菜。


边伯贤回来看到的就是你一副郁闷的样子。


边伯贤坐到你旁边,把你抱起来放到腿上:“怎么了宝宝,是不喜欢吃这个菜吗?”


你的胳膊环上他的脖子,撒娇道:“你为什么这几天这么忙啊?”


边伯贤的额头抵着你的额头,笑着说:“因为想给宝宝赚钱啊。”


虽然你的男朋友已经很有钱了,但是每天仍然在为你们的未来做打算。


你还是不开心的嘟囔着:“可是我们这次是出来旅游的啊,就是想让你放松的……你这样怎么能放松啊……”


边伯贤吻了下你的鼻尖,笑着说:“宝宝每天晚上都让我很放松啊。”


你羞着锤了下他的肩膀:“呀!我在跟你说正事呢!”


边伯贤好笑又无奈的说道:“今天我保证好好陪宝宝。”


你笑了笑:“说话要算数!”


边伯贤把你从腿上抱下来,又放在椅子上:“当然算数。那我们亲爱的宝宝,可以继续吃饭了吗?”


你看着面前的情景,不由得气的磨牙。


狗男人!大骗子!说好今天最后一天好好陪我的!现在人去哪了?!


今天一天边伯贤的手机都没有电话打进来。等你想着和他开开心心的回酒店准备明天回家的时候,他却接了个电话人没影了。


刚才边伯贤给你打回来,说是让你先回酒店。


啊啊啊!狗男人!一点都不守信用!


你生着气,使劲的跺着脚底的沙子。


哼,他今天晚上回来的话,你一定要跟他冷战!让他睡沙发!居然敢把你一个人丢在沙滩上!


你慢悠悠的向酒店走去。


经过几个女孩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了一个新鲜消息。


“欸你听说了没,好像一会有人要在海边表白啊!”


“什么表白啊,我听说是要求婚!”


“我天我刚从那边过来,好多人在那里看。那装饰的,天啊,一看就要花不少钱!”


“哇塞有钱人的求婚就是不一样!”


你心中好奇的小火苗越烧越大,轻轻拍了拍其中一个女孩的肩膀,轻声询问道:“请问,你们是说那边沙滩一会有人表白吗?”


那女生扭过来身子,点了点头:“对啊,不过不确定到底是表白还是求婚,好多人在那里看呢。”


你的小好奇心是彻底激发了。


你又问道:“那他们在哪里布置的啊?”


另一个女孩往东边指了指:“在那边,我刚从那过来。小姐姐要去看吗?”


你不好意思的笑了下:“我还没有见过求婚呢,比较好奇。”


刚才被你拍了拍肩膀的女孩笑着说:“我也还没有见过呢。真得好羡慕那个女主角啊。如果我也有这么浪漫的仪式,我这辈子都不会忘了。”


你又礼貌的闲聊了几句,向她们表达了感谢,朝女孩给你指的方向走去。


没注意的是,在你走出不远的时候,其中一个女孩拿起手机编辑了一条消息发给了一个人。


“过去了。”


备注上写的是:朴总。


远处的朴灿烈收到消息,给边伯贤打了个招呼:“你家宝宝过来了。”


朴灿烈好笑的看着边伯贤整理衣服:“喂,我说你至于这么紧张吗?”


边伯贤瞥了朴灿烈一眼:“你以为谁都跟你朴总一样,求婚也要女方求?”


“女方”两个字,音格外的重。


朴灿烈被他怼了一顿,气呼呼的去找自家未婚妻抱怨了。


太阳已经泛红了,夕阳斜照在海面和沙滩上,给站在一大堆花束前的边伯贤镀上一层光。


你迎着光走来,却发现这附近没有什么游客,跟那几个女孩描述的倒是符合。


前方站着一个人,背着光你看不清他的样子。


你下意识还以为是自己走错了地方,打扰了人家。


刚准备转身离开,就被那人叫住。


“宝宝。”


是边伯贤!


你高兴的冲过去,一把抱住了他。


仿佛不久前骂他“狗男人”的人不是你。


你习惯性的蹭了蹭他,娇气的开口道:“你怎么在这里啊~这里不是有人要求婚吗?”


你突然愣住了。


边伯贤把你的手松开,向后退了一小步。


傍晚的陆风从沙滩上吹向大海,你看到边伯贤的背后花瓣飞舞。


结合刚才那群女孩们的话,你意识到了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


你发觉边伯贤换了一身白色的西装,配你身上这条白色的纱裙正好。


眼眶有些湿润,你突然觉得面前的人的样子有些模糊。


太阳被面前的边伯贤彻底挡住。


边伯贤单膝下跪,将身后的玫瑰花束举在面前。


花朵里有个精致的小盒子,不用想也知道里面装着什么。


边伯贤拿出小盒子,慢慢打开。


面前的人笑的肆意:“我的阮小姐,你愿意嫁给边伯贤先生吗?”


你的眼眶盈满泪水。


面前的这个男人是你从校园陪伴到社会的爱人,是偷了你人生中的第一次悸动的小偷,是给你的生活添上最艳丽的一抹颜色的画家,是在你最艰难的日子里一直陪伴着你的救世主。


你哽咽着将手伸了过去。


“你的阮小姐,她愿意。”


她愿意,一直愿意,从未反悔。


边伯贤为你带上戒指,庄严的亲吻你的手背。


你捧起那束红玫瑰,上面还有一张小卡片。


边伯贤站起来拥着你,你翻开了那张小卡片。


“你好,边夫人。”


眼泪一滴一滴落下来,有些滴在了花瓣上,有些滴在了卡片上。


边伯贤低头吻着你的脸颊,吻走你的泪水。


你伸手揽住他的脖子,将他向下压向你,贴近了他的唇。


一吻结束,你脸色通红,边伯贤的气息也有些紊乱。


你又啄了一下他的嘴唇,带着哭音开口道:“我愿意,愿意嫁给边伯贤。”


夕阳正艳,花瓣正娇。


我和我的爱人,度过了十年的奔跑。


假期结束,你们回去就领了结婚证。


双方的父母也没有任何异议。


晚上朴灿烈翻朋友圈的时候,红通通的两本结婚照印入眼里。


资本家:我们的第十年,边太太。[图片]


嫂子:我们的第十年,边先生。[图片]


朴灿烈“啪”的把手机一扔,转身搂上坐在床边擦头发的钟杳。


“老婆~我们也结婚好不好?”



7.31   二改

ps 说好的灿烈篇估计也会等到我下次放假回来了,因为明天就要开学了……

    驹子开始尝试在B站发文了,目前只移了《海风玫瑰》,超速的话会在老福特更完。宝贝们可以来B站找我玩啊。

    B站:江泽莬莬莬莬

慢且慢也

【边伯贤】北风,北风。(一)

      千禧年的冬天,比往常冷了很多。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庆祝这个特别又难遇的日子,所以那天的安城下了很大的雪,白茫茫的,像是在悼念谁。虽然这样说有些不吉利,但我总爱这样想。


      我背着包,手插在羽绒服的口袋里,摸着硬邦邦的一块钱,望着周边挂着暖黄色灯泡的商店。我摸出硬币,用指甲盖把它弹起来,飞的高高的,最后落在手背上。是花。我决定去买一根烤肠。


      店里人不算多,但都是三五成群,聚在一块...

      千禧年的冬天,比往常冷了很多。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庆祝这个特别又难遇的日子,所以那天的安城下了很大的雪,白茫茫的,像是在悼念谁。虽然这样说有些不吉利,但我总爱这样想。


      我背着包,手插在羽绒服的口袋里,摸着硬邦邦的一块钱,望着周边挂着暖黄色灯泡的商店。我摸出硬币,用指甲盖把它弹起来,飞的高高的,最后落在手背上。是花。我决定去买一根烤肠。


      店里人不算多,但都是三五成群,聚在一块。老板开了空调,热腾腾的,我刚进来没多久脸上就有些发烫。我打量着店里的装修和布置,目光却落在那个站起来唱歌的人身上。


      他唱的是周杰伦的《星晴》。


      那个时候,华语音乐刚开始流行,Jay的歌成为年轻人争先恐后模仿的对象。


      我就站在那里,听了好久,老板喊了我好几声,都没听见。可能是我的样子太呆了,他的眼神也移到了我身上,我感觉我的脸更红了,接过老板手里的塑料袋,推开厚厚的玻璃门就跑。


      不一会的功夫,外面的地上已经积了不少雪,靴子踩上去嘎吱嘎吱的作响,也像是在嬉笑我刚才的模样。

      

      今天没有班车可以回家,只能慢慢的走。结束了最后一次集体补习,过完这个冬天,再耗上几个月,我就要高考了,人们口中所谓的人生岔路口。

       但在我面前的,好像只有一条又窄又坎坷的小道,我的成绩,上不了什么好的学校,也不指望自己能飞上枝头变凤凰,长长的路,好像一眼就能望到尽头。


      路很滑,我走起来总是一歪一歪的,有些笨拙,像一个学步的企鹅。身后传来了一阵笑声,我忍不住回头看,是刚才店里的那些人,他们吃完了饭,应该是准备回家。

   

      我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去,寻到了笑声的来源。是刚才那个唱歌的男孩,灰色的羽绒服黑色的长裤,他摔在了雪地里,但是笑得比周围的朋友都开心。

     

      大概是又感受到了我的视线,他扭头看向我,朝我挥了挥手,“我刚才唱的好听吗?”


      他周围的朋友也看向我,喝多了的人总是会话很多,他们开始打趣,问我是哪个高中的妹妹,怎么这么晚还不回家。


      我没见过这种场面,手塞在羽绒服的口袋里,摸到那根包在塑料袋里有些发烫的烤肠,不知道怎么鬼迷心窍了,我一步一步挪到他面前,掏出那根花了我一个硬币的烤肠,“好听,所以这个送给你。”


      那群人像是被我的行为惊掉了下巴,愣神了半天,而我早已经转身朝着回家的方向又开始企鹅学步。

 

      “我叫边伯贤!周六晚上在柳山广场有我们的演出!我请你看!”

     

      我实在是懒得招惹这些人,也不愿理睬,只是一个劲的心疼自己送出去的烤肠。


      回到家,开了灯,钥匙扔在玄关上,空无一人的家里好像比下着大雪的外面还要冷。我用座机给妈妈打电话,过了很久才被接通。


      “喂,妈,我到家了。”我用手指不停的绕着电话绳,听到妈妈的声音,我有些说不上来的委屈,眨巴眨巴了眼,把泪水又逼了回去,“你,今年也不回来吗?”


      听到否定的答案,我的心里好像也有些释然。爸爸去世之后,妈妈就改嫁了,现在有了新的家庭,也有了新的生活,对于我,只是定期给我打点钱,逢年过节打个电话,说说成绩,说说我。


      电话挂上的时候,眼角好像有泪掉了下来,我用手背擦了擦,起身去厨房,准备给自己加个餐。


      我煮面磕鸡蛋的时候又想到了那个唱歌的人,他在雪地里还笑的灿烂的那张脸,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好好的吃完我的烤肠。

Komorebi

#大雾四起我爱你

🌌

“大雾四起 看不见你,却能找到你眼睛”

“大雾四起 偷偷藏匿,我在无人处爱你”

好久不见,虽然这句话该用在重逢,但是今天还是想说一句好久不见

想跟又到来的五月六日说,想跟好久未见的你说,想跟今天坐在这里的我说,想跟未来的一定会有的再见说,说一句,好久不见。

就像我说的,每年贤日对我来说真的需要有仪式感的活动,因为这不仅是我一年里沉寂下来探索我们彼此轨迹的时刻,也是生活里好不容易就能够窥视心声的瞬间。

高三以后,很少提笔,所以每每到这样的时候,都极为重视,准备良久,遇到的动人的话,彩色或黑色的梦,全都想说给你听,但是终于尘埃落定下来,还是觉得只是这样的分享就......

🌌

“大雾四起 看不见你,却能找到你眼睛”

“大雾四起 偷偷藏匿,我在无人处爱你”

好久不见,虽然这句话该用在重逢,但是今天还是想说一句好久不见

想跟又到来的五月六日说,想跟好久未见的你说,想跟今天坐在这里的我说,想跟未来的一定会有的再见说,说一句,好久不见。

就像我说的,每年贤日对我来说真的需要有仪式感的活动,因为这不仅是我一年里沉寂下来探索我们彼此轨迹的时刻,也是生活里好不容易就能够窥视心声的瞬间。

高三以后,很少提笔,所以每每到这样的时候,都极为重视,准备良久,遇到的动人的话,彩色或黑色的梦,全都想说给你听,但是终于尘埃落定下来,还是觉得只是这样的分享就足够承载很多意义,好多好多的话,到了最后突然觉得其实没有一定要说的必要了,因为当想讲给你那些话的念头出现的那一瞬间,这就是他们的意义了。

我们彼此错过的两年时间,现在想来真的好长好长,长到我从孩子变成大人,长到我终于跨越南北找到我的路,长到我有过新的爱情新的友情,长到简单的爱意早已蔓延到我不能想象的远方,长到我看到了好多好多人呀,最后,还是只想选择喜欢你。

总是想要说明这种感觉,但又总是找不到恰当的表达,直到看到剪跟洄爱情,我想大概就是了,我想给你一个比爱人更深刻的爱意。

但这两年又好短好短,短到新冠疫情还是没能完全的离开,短到好像只有在深夜里看到D-290心脏久违震颤的那一秒,短到只用better day的十秒就击垮我恒久的想念,短到尘埃落定,我还是带着不变的心意,和两年前一样的在这里写下我爱你。

大雾散去,人尽皆知我爱你

可是这份心意我说给过家人,朋友,恋人,

却从来没能有机会说给过属于它的主角。

小孩,我擅自预定,

等你回来,能不能让我有个机会,

把这句我爱你,亲口说给你听?

“我允许你不美不乖,可还是想把肩膀和糖果都给你。可是怎么办,我的小宝贝很美也很乖”

就算谁都要给30代打上成熟而立的标签,

我也知道你总有办法,我也相信你一定会

做一个最棒的大人,

所以我还要虔诚的为我的小孩祈祷。

即使是31岁,还能有不用长大的理由

来日纵使千千晚星,亮过今晚月亮,都比不起这宵美丽,亦绝不可使我更欣赏,因你我今晚在看同一个月亮。

跨越千里 苦苦寻觅 

大雾散去 我在人群中爱你。

五月总是这样美好,就连沉闷好久好久的日子,也好像有了光亮,我相信明天也会有好天气,不在于阴晴冷暖,而在于你。

我的小孩,儿童节快乐

边老师🎂

祝你幸福,不止生日。🌃



半步萧音过轻尘

你们对我而言,不是擦肩而过的存在——边伯贤

你们对我而言,不是擦肩而过的存在——边伯贤

Komorebi

(二十三)

“听说你晕倒了?”Tob的声音,冷冷的在甬道里回响

他没理Tob,自顾自的向房间走去

手插在口袋里,死死的抓着一串钥匙,那是他最后的希望

“你怎么样?快撑不住了吧”那声音仍在继续

他脚步慢了慢

“又何必呢?你要知道弱者迟早会被淘汰的”

“别挣扎了,像Krv一样死掉不也挺好。”

“你说是吧。”

“BAEK”

“听说你晕倒了?”Tob的声音,冷冷的在甬道里回响

他没理Tob,自顾自的向房间走去

手插在口袋里,死死的抓着一串钥匙,那是他最后的希望

“你怎么样?快撑不住了吧”那声音仍在继续

他脚步慢了慢

“又何必呢?你要知道弱者迟早会被淘汰的”

“别挣扎了,像Krv一样死掉不也挺好。”

“你说是吧。”

“BAEK”

Komorebi

(二十四)

他们永远不懂,因为他们不是人类

不懂那些情感,那些想法,和那些近乎于奇迹的能力

他们永远不懂,因为他们不是人类

不懂那些情感,那些想法,和那些近乎于奇迹的能力

Komorebi

(二十一)

“今日身体略有不适。Dut的走了,她怎么会知道56号的事”...


“今日身体略有不适。Dut的走了,她怎么会知道56号的事”

                                                  ——Dut的日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