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边伯贤 exo

327浏览    50参与
小狗连连看

梦见他 边伯贤×你

前文指路 

[图片]


4

恍惚的醒来,已经是七点半了。


你不慌不忙地收拾好自己,下楼买了份早饭后跨上小电驴。时值初夏,即使是早上也不可避免带上点闷热,阳光很有分量地斜照着大地,骑到半路你的脑袋上便冒出一层热气。每到这种时候你才能狠狠明白空调之父对人类的贡献,于是乎心怀感恩地一把把车把拧到底。


“爽啊……”进入办公室的瞬间你感到灵魂被冷风里里外外涤荡了一遍,整个人生仿佛得到了升华。你强忍着张开双臂当泰坦尼克号女主的欲望,一屁股坐在工位上,娴熟打开早餐和电脑。光标移动到蜘蛛纸牌的图标上,连击两下,略显漫不经心。


这才是打工人最极致的享受。


“来了?”李利...

前文指路 


4

恍惚的醒来,已经是七点半了。


你不慌不忙地收拾好自己,下楼买了份早饭后跨上小电驴。时值初夏,即使是早上也不可避免带上点闷热,阳光很有分量地斜照着大地,骑到半路你的脑袋上便冒出一层热气。每到这种时候你才能狠狠明白空调之父对人类的贡献,于是乎心怀感恩地一把把车把拧到底。


“爽啊……”进入办公室的瞬间你感到灵魂被冷风里里外外涤荡了一遍,整个人生仿佛得到了升华。你强忍着张开双臂当泰坦尼克号女主的欲望,一屁股坐在工位上,娴熟打开早餐和电脑。光标移动到蜘蛛纸牌的图标上,连击两下,略显漫不经心。


这才是打工人最极致的享受。


“来了?”李利和查乐倒水回来,等你点头后后者便坐下来开始认真工作。


纸牌是初级难度,没过多久胜利的捷报占领了小半个屏幕,86%的胜率道出你略显心酸的牌史。为了让数字更好看点,你不惜点着提示过关,虽然没什么意义,但好在胜率刷的快嘛,你小小的自尊心也跟着水涨船高。


牌神什么的,听着不要太舒爽。


又玩了几次,你觉得有点无聊,遂打开表格继续昨天的工作。漫长的一天很枯燥,屁股都坐疼了,膝盖也泛着憋屈的酸麻。你站起来揉揉眼睛,不禁感慨道:“怎么一工作就眼睛疼,写文就不疼。”


对面传来两道声音。


“你这叫懒驴上磨屎尿多。”


“说明小狗老师该更文了。”


瞧瞧,是人话吗。


你对着查乐干笑两声:“哒咩。”又转头看向李利,“是这么用的?”


“无所谓,意思对即可。”她冲你呲着牙嘎嘎乐的样子,很是欠揍。不过有些人天生爱贩剑,一天不犯都难受,跟那种撩哧大狗的小贱狗一个样。


谢谢,有被笑到。想到这里,你看向李利的眼神顿时多了点怜爱和慈祥,冲着小贱狗招招手:“走了。”


“走了乐乐。”你向查乐告别。


“拜拜姐。”


下午六点的天依旧算不上黑,跟办公室里相比,外面的热空气简直是黏在身上的。你取了车,顺便回复一下领导的微信。


报表上交,你又能心安理得躺平一个月。回家后躺在沙发上,好不容易浮起来的写作欲望又被压了下去。啊……今天的文好像还没写。


鸽了吧。


……


你迷迷糊糊地睡去,转醒后艰难地睁开眼,窗框圈着一轮悬在空中的明月。四下阒静,只有斜后方偶尔传来窸窸窣窣的摩擦声。



家里进贼了?你背后猛地升起一股热意,心脏腾腾直跳,但好奇又驱使你慢慢挪动身体,以一个略伽耶子的姿势看向身后。不过你还是太高估自己的身体柔韧度,一不小心就把沙发弄出了嘎吱嘎吱的声音。


……一不小心就着这个姿势跟身后瘫在懒人沙发上玩手机的人打了个照面。家里很昏暗,你的视角也着实奇特,于是一张发光人脸映入眼帘。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依旧是你听不懂的鸟语。


“아,깼구나(啊,你醒了)。”还是熟悉的配方。


你默默留下两道宽带泪,虽然但是,现在应该起来吗?


丢人丢到梦里去了。


“呵……呵呵。”你干笑着起身,尴尬的情绪没有蹦哒太久,很快就变成了小小的暗爽。嘿嘿,姐的地盘姐做主。小边子,你还能逃出我的手掌心吗?


你不能啦!(^з^)


即使色胆包天,你还是不敢轻举妄动。边先生恃美行凶,唬的就是你这种有贼心没贼胆的人。


那……不能亵玩,远观总行了吧。你似乎被这个自己捏造的正当的理由鼓舞,起身开了灯。屋子里亮起的一瞬间,你忽然福至心灵,脑子里响起自己曾对李利说的话。


一见到边伯贤就拿手机……


挖槽,你现在正在做梦!一旦意识到这一点,就会蓦地出现梦境和现实交织的恍惚感,但同时你也获得了对梦境的主导权。这不再是大脑为你播放的电影,而是可操作的恋 爱 小 游 戏。


嘿。


工作吧,百度翻译君!

 

 

 

小狗连连看

梦见他 边伯贤×你

[图片]


前文指路 

        “can you speak English?”你脸色有些难看地挤出这句话,自从险过四六级以后,英语对你来说已经是生命中的过客了,不到万不得已你是真不想用这招。没想到对方用同样的便秘脸色挤出两个单词:“maybe......yes?” 

        “ok......” 你突然想到网上流传虎子英语不好的梗...



前文指路 

        “can you speak English?”你脸色有些难看地挤出这句话,自从险过四六级以后,英语对你来说已经是生命中的过客了,不到万不得已你是真不想用这招。没想到对方用同样的便秘脸色挤出两个单词:“maybe......yes?” 

        “ok......” 你突然想到网上流传虎子英语不好的梗,或许……它不仅仅是个梗呢?

        你瞬间觉得世界美好了不少,抬手示意他有事说事。两个人一起丢人就不叫丢人了。

        “Emmm…” 看来他成功接收到了你的意思, “where's this?”

        “there...” 你脚点点地,“my work place.” 

        对方点点头,你又敲了敲桌子:“there...do my job.” 

        他示意自己明白了,点头道:“thank you and…take me away.” 你敢打赌,后面的词句绝对是他在嘴里滚了一圈才敢放出来的,于是放松了不少:“where do you wanna go?” 

        “Korea.” 他见你似乎没听懂的样子,补充道,“my country.” 

        你抿了抿嘴巴,心里接上他的话:送你回韩国你能以身相许吗?不过面上仍装的一本正经:“sorry...... I have no money.” 

        闻言,他轻轻叹了口气:“no one talk to me......but you can talk to me......” 

        啥意思。每一个单词拆开看都是认识的程度,怎么合一块就不明白了呢……这个办公室除了你们俩还有别人吗?

        “no one ......I mean......아무도나를거들떠보지않고,너말고。 (没人搭理我,除了你。)” 他表达不准确心里的意思,再三纠结,最终还是摆烂般的说起了母语,一串速度极快的话溜出去,让你本就听不懂韩语的情况雪上加霜。

        忽然,他又想到什么似的,指着你文档里他的名字说:“伯贤.…我是伯贤。” 一字一句的、认真的、带着点韩国味的。

       “我知道啊。”你点点头下意识回了一句,又担心他听不懂还用英语翻译了一遍,“I know.” 这种事认识他的人应该都知道吧……所以他到底想表达什么啊。你轻轻扶额,余光不经意撇到了桌子上摆放的手机,顿时灵光一闪。对啊,你怎么就笨到想不起来用翻译器啊。

        美色误人美色误人。可能是你太想在他面前表现表现了……赶紧抄起手机随便搜了个翻译器,设置成语音输入,然后举到他嘴边:“this is our ‘ translator ’and you can……” 

        这该死的感觉……你似乎又听到了闹钟响起的声音,好歹让你把杯装完吧!

不长眼的狗东西。

        片刻后你坐在床上拉长一张黑脸,旁边被锤了一拳的闹钟安静如鸡。

        ……

        “所以说啊,我下次一定用翻译器。”你狠狠咬了口牛肉干,大开大合地嚼着,“看到边伯贤我就拿手机。”

        “行。”李利突然笑得有点猥琐,“你试试能不能把他带回家。”

        “多好的机会啊。”又强调了一遍。

        “咋了姐。”查乐从你斜对面探出头。这是新来的实习生,也算是你的小粉丝,知道了你网文太太的身份后便毅然决然地跟你们混在一起。

        “咱小狗老师的灵感来了……” 还没等李利说完你便臊着脸打断她:“别乱叫我笔名……” 

        “现在知道社死了?” 她煞有其事地喝口水,把杯子推向查乐,“来,姑娘。干点实习生必做的事,帮李利姐倒点水。” 

        查乐应了声,又看向你:“小狗老师要水吗?” 你低头摆了摆手:“不用了,谢谢你。” 

        现在改笔名是不是来不及了?

        等查乐屁颠屁颠走后,你虚着眼看向李利:“欺负人家实习生的事你都干得出来啊。” 你知道李利只是开玩笑,查乐也不甚在意,但她乱透露你的笔名,还带坏小姑娘,你总得噎噎她吧。

        “哈尼,人家也是没办法嘛——每月一份报表,你做完了?” 她故意撅着嘴恶心你,“可别把你的文写进去哦。” 

        “!” 你骂了句脏话,“邹志明什么时候要?” 

“你不会还没做吧?” 对面顿了顿,“我不帮你啊。” 

        “……淦。” 

        ……

        你们单位的惯例——每月底总结并制作报表,这也几乎是你最忙的时候。然而你被梦里的边先生迷得七荤八素,一时间给忘了。加班到半夜,你迷迷糊糊睡过去,也不知道是否还能记起“见到边伯贤就拿手机” 这一点。

小狗连连看

梦见他 边伯贤×你(湘林)

[图片] 

 前文指路 


2


  他没有做造型,头发垂顺的搭在额前,电脑里的光打在他脸上,显得整个人越发生动。


  是的,生动。


  可是边伯贤出现在这里本来就是一件不太……生动的事。你下意识扫视周围,同事们什么时候出去了?这片办公区里目前只剩下了你们两个...

 

 前文指路 


2

        

  他没有做造型,头发垂顺的搭在额前,电脑里的光打在他脸上,显得整个人越发生动。

        

  是的,生动。

        

  可是边伯贤出现在这里本来就是一件不太……生动的事。你下意识扫视周围,同事们什么时候出去了?这片办公区里目前只剩下了你们两个,不等你想好措辞,缪斯便再一次开了他的金口:“BAEK HYUN……너지금나얘기하는거야?(伯贤……你在说我吗?)”

       

   什么意思,听不懂。只有一声“贝肯” 让你明白他可能在说自己。不过有一说一,他的嗓音很有辨识度,是偏甜挂的男性音色,平常说话的时候更是带着点淡淡的温柔。救命,你快要幸福得冒泡泡了。这一定是一场梦,拜托了,晚点醒吧。

       

   “当当当——”天边响起一阵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同时脑子里袭来莫名其妙的恍惚感,眼前的帅哥渐渐模糊、转暗,最后变成一片透光的黑。铃声越来越真实,最后直接在耳边炸开。你猛的睁开眼,第一件事就是掐了这个不看场面的东西。

        

  “主人我啊,可是差亿点点就能和伯贤谈恋爱了哦。”

      

    ……

      

    “什么?又梦到了?” 李利偏着头嚼嘴里的零食,因而有点含糊不清道, “你挺能耐的。”

      

      “呵呵,我那闹钟也挺能耐的。” 

        

  “呵呵,大学军训叫醒全宿舍的东西,是挺能耐的。” 

     

     “呵呵。”

      

     “呵呵。”她调侃完,又抓了一把零食给你,“你梦见他啥了,这么不甘心。” 

       

   “摸鱼。” 

       

   “啊……啊?” 

        

  “准确来讲。”你假装推了推眼睛,“是我摸鱼被他抓包了。”

     

     “行,行。” 李利乐了,朝你比了个大拇指,“你是这个。” 

      

    “然后呢,有没了?”她又问。

     

    “他看了眼我的文,之后叫了自己一声。后面又说了一句,叽里咕噜的我也听不懂。” 

     

     “没了?” 

   

     “没了。后面的你也知道。” 

    

     “狗东西。” 李利神色微妙,就差把 “扫兴”二字写在脸上。

   

       “可不是。”你云淡风轻应了句,反正说的也是闹钟。

    

      ……

     

     多亏了摸鱼梦提供的灵感,你写完昨天晚上的文后又成功开了篇新文,讲办公室恋情,男上司女下属之类的……相信今晚努努力,新文也能放进“尽量一天一个小短篇” 的合集里。

    

      ……

      

    呼——敲下最后一个字,你轻轻呼出一口气,大致检查一下,再修修改改,差不多了,点击发布。

      

    今天的小任务也完成了呢。

       

   美美地洗漱一下,睡觉。你慢慢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坐在工位上,电脑里呈着办公室文——少了结尾的办公室文。输入框的光标一闪一闪,显然是正在书写的样子。你有些狐疑,随即便发现了不对劲:这篇文不是已经发布了吗?一种可能性渐渐浮现,随着身后的声音变成事实。

     

    “당신。(是你。)”哦,是边伯贤啊,那肯定是梦。

   

    “여기가어디예요?(这里是哪?) ” 啥意思。你抬头看向他,发现他依旧是昨天的装扮,不过帅气不减,刚要开口,脑子却该死的宕机了。

     

     “……” ?

       

   这就醒了???

        

  你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什么怪梦,掐头去尾的,说连贯也不连贯,说不连贯也连贯。

        

  当然,梦有多怪,你在接下来的几天中有了深刻的理解。依旧是工位上,依旧是未完成的办公室文。只不过一次是写了一半,一次是刚开了个头,最后一次是差几个字写完。哦对,写了一半的那次,你发现边伯贤在你身后不远处躲着,只露出一个脑袋,似乎是在观察你的样子。

        

  几次下来,你有些困窘,也有些烦躁。于是在他说完一句“나좀데리고나가줄래요——(你可以带我出去吗——) ” 的鸟语之前,你制止了他。

        

  “说中文。” 顺便把剩下的几个字打上去并保存,这下应该算是写完了,前几次你都来不及补全自己的文来着。

        

  他见你有了反应,表情终于放松了不少,但下一秒他便皱着眉头说了个你尚且能懂的韩文单词: “莫?”

        

  “……”行,行。帅哥听不懂。

小狗连连看

梦见他 边伯贤×你(湘林)

 天才爱豆×国家公务员

渣文笔警告⚠️🥲

[图片]


1

        你最近开始梦到边伯贤。

        刚开始是得知他要来学校开演唱会,你欣喜若狂却因为一系列意外而错过,台子上空空荡荡,唯一可以证明他来过的痕迹是被清扫干净的落叶。

        第二次好了很多,至少你看到了初中同学身上的短袖印有他的照片。......

 天才爱豆×国家公务员

渣文笔警告⚠️🥲


1

        你最近开始梦到边伯贤。

        刚开始是得知他要来学校开演唱会,你欣喜若狂却因为一系列意外而错过,台子上空空荡荡,唯一可以证明他来过的痕迹是被清扫干净的落叶。

        第二次好了很多,至少你看到了初中同学身上的短袖印有他的照片。

        第三次,你与他同床共枕,中间隔了一段距离,忍不住撑起头看他,发现他也在盯着你,眼睛里没有丝毫温度。梦里迷迷糊糊的,也记不太清楚,好像是在和他录综艺。光线被白色窗帘滤过,恰好铺在他流畅的脸上,即使眼神冰冷,但依旧让你在第二天的工作中充满热情。

        “呜呜呜——死也无憾了。”你坐在工位上 啪嗒啪嗒地跺着脚,成功引起了对面李利的注意。她看着你一副压抑着兴奋的变态样,忍不住调侃道:“一把年纪了才开始追星,你比的过人家小姑娘吗。”

        “哎哎哎我这不算追星啊,咱只看脸不动心。”你抱臂坐好向前倾,迎着李利侧过来的脑袋,“再说了,看会帅哥不比跟相亲对象周旋舒服多了,你这周还有一个吧?”

        对方闻言,有些蔫巴的点了点了头:“也是。”看来她最近过的不大顺心,你推给她一包坚果,试图转移话题:“不过我已经连续三天梦见他了,说不定下次就能在梦里谈恋爱了嘿嘿嘿……”

        “真无语。” 李利翻了个白眼,摆出不想跟花痴交流的样子。行吧,你吐出一口气,慢慢悠悠地处理起自己的工作。

        …… 

        月亮渐垂,你期待着入睡,却一夜无梦。

        ……

        “怎么样了,跟你家伯贤结婚了没。” 李利走过来扶着你的椅背。

        “唉,别提了。” 你站起来跟她去吃饭,“人越想啥就越得不到啥。”

        “连根头发丝都没梦到。”

         相比你的有气无力,李利最近倒是有点神采飞扬——平常你才是吃饭最香的那一个。你打了份卤面,兴致缺缺地嚼吧几下,又叹了口气。

        “亲爱的,不至于吧。” 李利瞧了你一眼,顺便按着你的喜好给卤面加了点醋,“听话,别作践粮食。”然后拿起手机划拉着玩,脸上带着别别扭扭的笑。当然,你只是郁闷了些,无非少点素材少点灵感嘛,对面这姑娘的反应可比素材有趣多了。

        你饶有兴趣地盯着她: “呀~我们李利终于铁树开花了?” 她快速抬起头:“乱说什么,吃你的。”

“栗子,不要小看了一个网文太太的敏锐洞察力。你这两天跟人聊天的频率可是直线上升啊。” 你故作老成的吃了口面,眼里的戏谑怎么也压不下去。

        这口瓜,好吃。

        “是你那个相亲对象?”李利不说话,权当是默认了。

        “你不是讨厌相亲吗?”

        “聊着还行,就…先处着呗。”对方罕见地带了点羞涩。哎呀,栗子终于要迎来她的春天了,你低下头吃饭,却不可避免地想到了自己的事。

        你比李利晚一年上班,研究生毕业后又花了一年时间,考上公务员才进来的。家乡是坐落在北方的小城市,而你又有国家编制,每天清闲的不得了。因此上班没多长时间后,你便把主意打到了副业这块,给人家当起了网文写手,主攻言情。

        说来也是巧,你平常写文全靠自己想象,很少在网络上“找灵感”, 然而自从了解到边伯贤后,灵感蹭蹭往外冒,小短篇一个接一个地发布,光稿费都赚了不少。不得不说,他是你的灵感缪斯,更是财神爷。

        只不过,李利的娇羞神态让你晃神,文里写的再甜也只是你想象的产物,真正的恋爱是什么滋味,你还没怎么尝过。

        第二天早上,你迷迷糊糊地来到自己的工位,眼睛酸涩得睁不开。昨天构思新文,几乎到了后半夜才结束,期间还有李利和相亲对象在脑袋里跳来跳去,字反正没打几个,这个月的全勤是拿不了了。

        本着拿了稿费也不算亏的心理,你插上U盘,继续更文。只是…李利这家伙怎么还不来,她已经迟到了诶。

        半小时后,对面的座位上还是半个人影都没有,你向后一靠顺便活动活动肩颈,却突然听到头顶上有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이게뭐야(这是什么)?”

        一给……莫呀?

        你吓得差点从工位上弹起来,扭头一看,直接愣住了。

你的灵感缪斯,或者说财神爷……显灵了。

森啊呐

边伯贤ins👊💥🙈💕‼️

今天是怪怪的阿贤……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家人们请点赞食用

今天是怪怪的阿贤……

❤️家人们请点赞食用

森啊呐

2⃣️谈心 他答应收养我了(边伯贤✖️你 伪骨科‼️)

“小朋友,你呢?”他盯着你,你竟然害羞了

  ……

“崔芷妍。”

“那芷芷小朋友多大啦?”你用嫌弃的眼神看着他,想着哪有刚认识就叫昵称的啊……再度怀疑边伯贤是否是个好人

“15”

“所以芷芷,你昨天……为什么会在那里?你的父母呢?”

眼中充满的不是悲伤,是怒火。是从来没有被家人所尊重过的怒火

“拒绝回答。”

边伯贤却抿嘴一笑,似把你拿捏了的样子

“那既然芷芷不愿意告诉我,就只有去警察局等着爸爸妈妈来接你咯……”

边伯贤不是傻,从崔芷妍身上的伤疤和淤青就可以大概看出她经历了些什么。他这么做只是想让崔芷妍对她敞开心扉

“可是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啊?我除了知道你...

“小朋友,你呢?”他盯着你,你竟然害羞了

  ……

“崔芷妍。”

“那芷芷小朋友多大啦?”你用嫌弃的眼神看着他,想着哪有刚认识就叫昵称的啊……再度怀疑边伯贤是否是个好人

“15”

“所以芷芷,你昨天……为什么会在那里?你的父母呢?”

眼中充满的不是悲伤,是怒火。是从来没有被家人所尊重过的怒火

“拒绝回答。”

边伯贤却抿嘴一笑,似把你拿捏了的样子

“那既然芷芷不愿意告诉我,就只有去警察局等着爸爸妈妈来接你咯……”

边伯贤不是傻,从崔芷妍身上的伤疤和淤青就可以大概看出她经历了些什么。他这么做只是想让崔芷妍对她敞开心扉

“可是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啊?我除了知道你叫边伯贤其他什么都不知道……万一你是想把我卖了呢!”边伯贤看你这么“能说会道”对你是越来越喜欢了

“好,芷芷,我边伯贤,30岁了。是服装设计师,开了个小品牌privé alliance.

这个家是和我的8个兄弟一起住的……你静静地听着他霹雳吧啦讲了一堆。其实你打一开始就挺信任边伯贤的,但也是真的不想让任何人触碰到你心中的那份柔软

“芷芷,该你了。”

“我……”你躲开了边伯贤的视线,你怎么都说不出来。

“那叔叔答应我一件事,”你紧握住边伯贤的手,本来他还在思考自己是否有那么老这个问题,但看着你如此认真,还有那种充满渴望救赎的眼神,也没有多说什么“先答应好不好…”

……

“好,叔叔答应你。”边伯贤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对崔芷妍就会那么的感兴趣,而且还有无限的耐心,似乎都有为了她送命的准备

“所以,叔叔…会收养我的,吗?”这个请求并没有让边伯贤感到有多惊讶,其实他自己也想到过,只是没有想到的是这是由崔芷妍自己说出来的……

“会,我从来不会食言。”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你再也忍不住,泪水不停地往下掉。你钻进了边伯贤的怀里,哭得一抖一抖的。边伯贤抱着你,摸着你的头,好像正在安慰一只受了伤的小猫咪。

你还是有保留的告诉了边伯贤,毕竟有一些事是你不想让他知道的,这也是目前你迈出的最大一步,是你第一次向别人打开了心扉。

“叔叔这么聪明,应该也看出来了……”




❤️点赞推荐关注么么叽

㊗️点赞推荐关注的兄弟姐妹追星成功


森啊呐

1️⃣初见 他说他叫边伯贤(边伯贤✖️你 伪骨科‼️)

傍晚是美丽而平静的存在,但在日月交辉的时候,确是不平凡的了。

在远离市区的郊外,你拼命的逃跑,连傍晚吹来的寒风都比家里温暖…那你是家吗?不是的,那你是吞噬你灵魂的地狱。

你实在跑不动了,四周变得模糊起来。你倒在了一个角落里,这里似乎是一个工厂。

不久后你似乎醒了,你知道你自己坐在车上旁边有个男人路灯的光洒在他脸这样标志的轮廓上,穿着正式,真的很帅……他会是个好人吗?你也没敢吱声,又昏过去了。

次日

你醒来望着陌生的天花板,被窝里有这一种可以让你安心的木调香。你条件性反射地坐了起来。“嘶——”脑袋一阵痛。

你望了望四周,屋内的十分简洁,有一个玻璃桌,上面有一个香薰,还有一些彩笔和画纸...

傍晚是美丽而平静的存在,但在日月交辉的时候,确是不平凡的了。

在远离市区的郊外,你拼命的逃跑,连傍晚吹来的寒风都比家里温暖…那你是家吗?不是的,那你是吞噬你灵魂的地狱。

你实在跑不动了,四周变得模糊起来。你倒在了一个角落里,这里似乎是一个工厂。

不久后你似乎醒了,你知道你自己坐在车上旁边有个男人路灯的光洒在他脸这样标志的轮廓上,穿着正式,真的很帅……他会是个好人吗?你也没敢吱声,又昏过去了。

次日

你醒来望着陌生的天花板,被窝里有这一种可以让你安心的木调香。你条件性反射地坐了起来。“嘶——”脑袋一阵痛。

你望了望四周,屋内的十分简洁,有一个玻璃桌,上面有一个香薰,还有一些彩笔和画纸,旁边还有个画架,墙上除了一张梵高的星空就别无其它。

你走进洗手间,站在镜子前,才发现自己已经被好好地梳洗过一遍了,除了身上还未结疤的伤痕和陈年的旧伤,显得不是那么的干净。摔倒逃亡的画面历历在目,你一颤,回到了现实。你身上穿着一件不属于自己的T恤,香香的,是你喜欢的味道。你用清水洗了一下脸就离开了房间。

走出房间,你才发现这里其实蛮大。的有好几间房,可你唯独却被楼下的那架三角钢琴所吸引,那是你梦寐以求的东西啊……你坐在琴凳上,用不标准的手法弹奏,那是一首忧郁而温柔的曲子。这首曲子与你有魔力一般的切合感。最后一个音落下,掌声响起,你转头,是昨晚的那个男人。头发乱乱的,穿着一件卡其色的毛衣和牛仔裤,看起来和昨天完全是两种风格。

“《experience》,弹的很好听。”你离开了琴凳,看着他。

“你愿意听我弹吗?我写的歌。”

你因为没有拒绝的理由,点头答应了,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

演奏的他像是和音符融为了一体,轻快,放松,看他细长的手指,白嫩的皮肤,长像也是如此的精致,气质不凡。你不禁对他的来历产生了好奇。演奏完,你才发现你哪里是在欣赏曲子,分明就是在欣赏这个男人!

“怎么样?”他挑眉问道,似乎看出了你的不认真。

你也只好点了点头。

他向你走来,你坐在沙发上不敢动,他有一些问题想问你,这肯定是必然的。你毕竟还小,个子不高,才15岁,他只好单膝跪地地与你视线平行方便交流,你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下,他却被你这惊慌的样子给逗笑了。

“噗……小朋友说说,你叫什么?”

你盯着他又转移了,视线小声抱怨到:“不应该你先说吗(ー ー;)…”

“噗……哈哈哈哈哈哈”他又被你给逗笑了

“好啦好啦我先…”

“边伯贤”



❤️点赞推荐么么叽!!!

㊗️点赞推荐的兄弟姐妹追星成功!!!

屹紫蒸菌

别人说我无药可救 可他们没见过你

别人说我无药可救 可他们没见过你

屹紫蒸菌

希望这个冬天爱与你同在

希望这个冬天爱与你同在

屹紫蒸菌

大无语事件,咱就是说对你一整个狠狠爱住了属于是

大无语事件,咱就是说对你一整个狠狠爱住了属于是

屹紫蒸菌

真的要我混剪嘛,真的不会被帅哭嘛哈哈哈哈哈

真的要我混剪嘛,真的不会被帅哭嘛哈哈哈哈哈

屹紫蒸菌

世界很大,就像这星空一样。它不会因为一颗星星的存在而流光溢彩,也不会因为一颗星星的缺席就黯然失色

世界很大,就像这星空一样。它不会因为一颗星星的存在而流光溢彩,也不会因为一颗星星的缺席就黯然失色

屹紫蒸菌

绝绝子!边伯贤yyds!我已经说lay了!!!

绝绝子!边伯贤yyds!我已经说lay了!!!

屹紫蒸菌

感谢万有引力,将我拉向你

感谢万有引力,将我拉向你

屹紫蒸菌

但愿日子干净,抬头所见尽是温柔

但愿日子干净,抬头所见尽是温柔

屹紫蒸菌

可能混出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可能混出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