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边伯贤美颜盛世

10928浏览    885参与
楸楸早点睡

【边伯贤】十里故清欢

  /私设/匪徒上下级/前文山下梅子酒 /3.9k+/待精修/拖拖拉拉一个月匪徒完工了,下次想写警匪。/

  

  -

  果真还是沈清欢错想了,她明明应该很了解他的,边伯贤怎么可能耐得住性子真的放过她。

  

  就在她以为边伯贤真的要放她离开的时候,边伯贤像是神明降世如同现实一般狠狠扇了她一巴掌,他让人将她逼上绝境,现在她的手里就紧握着匕首,身上满是大大小小的伤口。

  

  又一次因为边伯贤受伤了。她笑的癫狂,不知是在笑谁,只觉嘲讽是昔时与她同一批训练的伙伴现在竟然因为边伯贤身边那没有用的“金牌杀手”的名号要跟她殊死搏斗。

  

  她誓死也要向边伯贤一一讨回...

  /私设/匪徒上下级/前文山下梅子酒 /3.9k+/待精修/拖拖拉拉一个月匪徒完工了,下次想写警匪。/

  

  -

  果真还是沈清欢错想了,她明明应该很了解他的,边伯贤怎么可能耐得住性子真的放过她。

  

  就在她以为边伯贤真的要放她离开的时候,边伯贤像是神明降世如同现实一般狠狠扇了她一巴掌,他让人将她逼上绝境,现在她的手里就紧握着匕首,身上满是大大小小的伤口。

  

  又一次因为边伯贤受伤了。她笑的癫狂,不知是在笑谁,只觉嘲讽是昔时与她同一批训练的伙伴现在竟然因为边伯贤身边那没有用的“金牌杀手”的名号要跟她殊死搏斗。

  

  她誓死也要向边伯贤一一讨回来。

  

  边伯贤站在窗边感到心脏猛地一抽,拿着枪的动作也一顿,他自己也道不明原因,扶着额头一脸愁容,“沈清欢,我随你去便是。”

  

  “边伯贤,你没低下头,我就不会认输。干脆同归于尽一生一世永远画地为牢好了。”

  

  也不知是边伯贤半途而废,还是因为沈清欢让他手下带回的那句同归于尽让他不得已停止了攻击,而沈清欢山林隐居的生活愈发惬意。

  

  平静的生活因为一通电话而被打破。

  

  沈清欢拿着颜料盘的动作停在原地,她看着来电尾号的六个八陷入了沉思。

  

  这么张扬的电话号码除了边伯贤也很难再有别人了,他能得知她的号码也实属易事,也就只是不知道他打来什么意思。

  

  干脆装作不认识吧。她爽快接起,她清脆的声音透过通信网掠过边伯贤的耳廓,“喂?是谁?”

  

  “是我。”

  

  “你是?”

  

  边伯贤微微挑起眉头听不出她的真假,但知道他尾号的人除了她也别无他人了。

  

  “边伯贤。”

  

  清冷的嗓音咬字清晰,也难免引起沈清欢的提防,错想他竟爽快承认身份,“找我有事?”

  

  “出来见一见吧,就当是曾经一块去出去玩了。”

  

  “好啊。”

  

  沈清欢答应之爽快,反倒是显得让边伯贤有些许的不自在了,他用手抹了一把染红的脸颊,声音还依旧沉稳冷静地说着,“我在你家楼下。”

  

  是让沈清欢有些惊奇了,她拿着手机好奇地向下探望想要一探究竟,得来的是与边伯贤的四目相接,看着彼此熟悉的面容二人都忍不住笑了出声。

  

  听着双方交织缠绵般爽朗的笑声,心情也随着情绪的转好变得雀跃。

  

  “等我,我马上就下来。”

  

  “不着急。”

  

  沈清欢着急地连鞋子都穿反了,如同当初次次边伯贤找她约会那样,她总是急不可耐地搞砸一切。

  

  为爱情所舍弃一切的痴心女人啊,现在正提起鞋后跟往脚上套,依稀望见款式是几年前的了,沈清欢好像还记得边伯贤夸它好看的情景。

  

  “这么着急干什么?”边伯贤伸手扶住冲出来的沈清欢,笑意盎然。

  

  “见你呀,小男友。”

  

  “好,想你了,小女友。”

  

  “少贫嘴。”

  

  沈清欢就是个双标女。边伯贤小声嘀咕着,幽怨的眼神委屈地看向她,忍不住拉着她的手前后摇晃,“想带阿欢出去玩嘛。”

  

  沈清欢最受不了他撒娇的模样了,不过已经是很多年以前的事情了,掰着指头数数就连出去消遣也是七年前的事了,更不用提对着她撒娇了。

  

  过得真快啊。

  

  沈清欢坐在副驾思绪飘向回忆间,突然瞥见蓦然放大的俊脸,只看见边伯贤将身子凑过来,沈清欢条件反射地拍了一下他的脸。

  

  “哎呀,好痛呀阿欢~”

  

  “凑过来干什么,快回去。”

  

  沈清欢急忙想要恢复急躁的心跳,她撇过头去不再看边伯贤,却听见他昂扬的声音。

  

  “帮你系安全带呀。”

  

  “下次多出来几次吧,这么久不出来早就变样了,明明当时这个地方还有个游乐园的,现在都被建成高楼大厦了。”

  

  沈清欢听着边伯贤小小埋怨的话语,却只感到无奈,他如此平淡的语言仿佛要带她做回普通人,可二人心中谁不清楚呢——他们生于组织,早就只能为组织而活了。

  

  “樱花?”

  “怎么突然想看樱花?”

  

  沈清欢呆呆地看着绽放朵朵花瓣的樱花树,满眼芬芳,心中所想和边伯贤的回答一一重合。

  

  “边伯贤和沈清欢第一次相见也在樱花树下。”

  

  沈清欢忍不住从心底升起的那抹苦涩,他还记得啊明明值得开心的。她佯装兜着笑意,却比哭脸还要难看,她垂下头去开口说着与表情不相符的话。

  

  “伯贤,如果你不是主上,我也不会是你的手下,是不是很幸福啊?”

  

  边伯贤抬眼,似乎也没想到她会问这些,原本翘起的嘴角此刻直直朝下,二人间的气氛莫名变得微妙甚至有些诡异。

  

  “会好的。”

  

  无力苍白的语言换来一瞬的沉默。

  

  “我该回去了。”

  

  边伯贤没有应答,只是站在原地继续看向树梢,余光却早已随着落寞远去的背影所向。回见吧,他们都这么想着,却又不约而同觉得自己到底有什么条件能够期盼对方能够再踏出下一步。

  

  少自作多情了,纽带早就被割断了。

  

  沈清欢本就不太清闲的日子自从辞掉工作后一天又一天沉寂,倒是比不过边伯贤与日俱增的忙碌。尽管她嘴上再不承认念想,也没法割舍每日路过窗台怔愣的动作。

  

  那天在窗户看见他,好像还是上一秒的事情。

  

  “顾小姐,这是吴先生托人送来的邀请函。”

  

  被门外的声音叨扰,沈清欢不经意间皱起眉头。不过出于礼貌还是将精心打造过的木门打开,拿起对方手中的信封细细端详起来。

  

  大脑飞速运转着。哦…好像是吴世勋。

  

  “知道了,谢谢。”

  

  等到沈清欢一袭白裙再次出现在边伯贤面前,已经是几天后在宴会上他和吴世勋并排的身影了。

  

  “不错,很有料啊,这么好的福气,伯贤哥。”

  

  吴世勋眼底的调侃在沈清欢不起眼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时更甚,边伯贤坐在他身旁只是笑而不语,心里却在狠狠默念着:不能当着她的面揍人。

  

  “好好欣赏美女,伯贤哥,是送给你的重逢礼物。安安还在等我,先走一步喽。”

  

  吴世勋将酒杯中仍旧冒着气泡的香槟一饮而尽,只给边伯贤留下一个洒脱挥手的背影。

  

  而这边的沈清欢还在四面八方地搜寻着吴世勋的身影,她只是看在他的面子上凑凑热闹,根本不知道有什么认识的人。

  

  目光所及,好像锁定了一个人。  

  

  

  边伯贤拿起酒杯含着笑意朝她举杯,二人远隔百米长达三分钟的对视在沈清欢的余惊度过,再反应过来时边伯贤已经拿着酒杯站在她面前了。

  

  “怎么一个人?”

  

  “有什么办法,不像边少一个响指能有一百零八个36D冲上来。”

  

  是不是错觉啊,怎么这么醋味。

  

  “没关系,我只喜欢34C的。”

  

  沈清欢刚刚饮尽的红酒一喷而出,他到底怎么知道她的胸围的!!

  

  边伯贤忍俊不禁,看着她被自己欺负的样子心底升起一抹快感。快感之余也不忘拿过旁边的纸巾仔细地为她擦拭裙子上酒红色的残留。

  

  “蠢。”

  

  边伯贤整理好裙摆,满意地看向了自己的杰作,站起身时入目的却是她裸露的肩膀,他一言不发地将外套披在她的肩上。

  

  虽然很心动,但是沈清欢只感觉被垫肩硌到了。

  

  “去聊聊。”

  

  “诶——!”沈清欢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已经被边伯贤快步拉走,算了,反正都要随了他的意。

  

  天台上沈清欢只觉凉风习习,常常拂过脸颊,盘起的长发头饰早已在奔跑途中不知落在哪个阴暗角落,黑发与夜景相融合却依旧能看见精心卷起的弧度。

  

  思绪良久,二人还没有能够开口,沈清欢任由晚风将头发拍打自己的脸上,望着明月的眼神也瞥向了身边的人。

  

  “边伯贤,我想我们之间太像一场追逐游戏了,我在逃你在追,可我已经没力气了。”

  

  “从现在开始,你已经无处可逃了,阿欢。”

  

  

  熟悉的人,熟悉的昵称,满含爱意的声音,仿佛一切即将回到原点,那十九岁的花季。男人含笑的眼眸死死盯住她,像是紧箍咒要将她紧紧箍住。

  

  “好啊,那我不躲了。”

  

  沈清欢主动地牵起边伯贤的手,他十指紧扣回应她被风吹的微凉的手掌。

  

  画地为牢,我们早应该这样的。

  

  “喂?”边伯贤轻声接起电话,是来自吴世勋的邀约。

  

  “下来一趟,门外等你。”

  

  边伯贤随意嗯了几声,看着早在怀里呼呼大睡的沈清欢笑了出来,他将她放在不远处的休息室,在额边留下一吻。

  

  沈清欢再醒来是因为电话铃声。

  

  “嫂子?”

  

  “?!”沈清欢慌乱地坐起身,胡乱拍了下脸,混沌的脑子清醒了不少,声音也正经了几分。

  “吴世勋?”

  

  “不好意思嫂子,伯贤哥喝醉了。”

  

  听出吴世勋卖笑含着歉意的语气,她揉了揉太阳穴,估计也只能是替酒精过敏的吴世勋应酬了。

  

  “我知道了,我现在下去接他。”

  

  沈清欢担心边伯贤的心快要溢出来了,她甚至嫌电梯太慢走了楼梯,走入宴会场地内时便看见焦急等待前后踱步的吴世勋。

  

  “嫂子你可算是来了!”

  

  “伯贤呢?”

  

  “在里面,我帮你吧嫂……”

  

  沈清欢朝内走入很快看见瘫在沙发上面色红润的边伯贤,嘴里还迷迷糊糊听不清喊着什么,她打断了吴世勋的话。

  

  “不用叫我嫂子了吴先生。”

  

  吴世勋还想开口就只剩下沈清欢架着边伯贤离开的身影了,他委屈巴巴地看向站在一旁调笑他的女伴,“呜呜呜呜呜安安嫂子好凶啊。”

  

  沈清欢回到方才的休息室,醒来时她就闻出这是专属于边伯贤的气息,她将他安置在还留有余温的床上。

  

  “阿欢…欢欢。”边伯贤不清楚地在念叨着。

  

  沈清欢不厌其烦地一次次回应着,“在呢,永远在呢。”

  

  “我好想给你一个家啊,阿欢,可不可以不要拒绝我…嗝。”说话之余边伯贤没忍住还打了个酒嗝,熏满的酒味充斥着房间,沐浴露的香气被冲淡,暧昧的气氛油然而生。

  

  “什么?”

  

  边伯贤提高音量,“伯贤,伯贤要给阿欢一个完整的小家!”

  


  “不会喝酒还要喝,边伯贤你是猪吗。”

  “怎么这么可爱啊。”

  

  完。

CoRot-Exo-4b

阿爸——好美捏💗

(๑• . •๑)很喜欢花曜日的造型♥️😘

阿爸——好美捏💗

(๑• . •๑)很喜欢花曜日的造型♥️😘

CoRot-Exo-4b

羽绒服帅宝😘2022.12.2(🗓-65)

(*¯︶¯*)两个月多…

羽绒服帅宝😘2022.12.2(🗓-65)

(*¯︶¯*)两个月多…

白茶与桃_EXO

别人两条杠可能是新冠阳性 ,我两条杠你得问边伯贤。

别人两条杠可能是新冠阳性 ,我两条杠你得问边伯贤。

小锦鲤
  呜呜呜果然足够好看就能驯服...

  呜呜呜果然足够好看就能驯服AI

  呜呜呜果然足够好看就能驯服AI

白茶与桃_EXO

才18岁就拥有了边伯贤这么优秀的老公,我首先要感谢我的父母,要不是他们给了我这张嘴,我也没机会在这里胡说八道 ​​​

才18岁就拥有了边伯贤这么优秀的老公,我首先要感谢我的父母,要不是他们给了我这张嘴,我也没机会在这里胡说八道 ​​​

CoRot-Exo-4b

【BBX】偶然间翻到的两张超神糊图

好喜欢ଘ(੭ˊᵕˋ)੭✩

[可以直接回礼得原图]

【BBX】偶然间翻到的两张超神糊图

好喜欢ଘ(੭ˊᵕˋ)੭✩

[可以直接回礼得原图]

CoRot-Exo-4b

修勾🤤

他真的很适合与光相融诶( ̄▽ ̄)太可爱啦

♡^▽^♡

修勾🤤

他真的很适合与光相融诶( ̄▽ ̄)太可爱啦

♡^▽^♡

词词一线影视  看置顶

  边伯贤 签名SOLO2 [Delight]


内含小卡 折叠海报 贴纸 

  边伯贤 签名SOLO2 [Delight]


内含小卡 折叠海报 贴纸 

昭昭vivi.

是会一直一直把爱丽们当女儿养的阿爸

是会叮嘱我们早点回家的哥哥

是会说只爱我们的男朋友

是永远笑起来可可爱爱的少年

是我喜欢了超级久的人❤️

  

  

是会一直一直把爱丽们当女儿养的阿爸

是会叮嘱我们早点回家的哥哥

是会说只爱我们的男朋友

是永远笑起来可可爱爱的少年

是我喜欢了超级久的人❤️

  

  

CoRot-Exo-4b

“这样捉弄别人有意思吗?”

“只限你而已。”

(孩子开始上网课啦)

“这样捉弄别人有意思吗?”

“只限你而已。”

(孩子开始上网课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