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12610浏览    401参与
渣小渣

辽辽无期

第一次写文有点垃圾,慎看。(咬手绢)

没去过辽宁,凭自己在网上查的,有些出入请指出。


“共和国长子”


辽在别人看来是极为宁静的一人,总是默默做着自己事,没有多余的话,如冰山一般不可触碰。仿佛没有什么能勾起她的心绪,触动她的眉间。


当然,一切都是在她没说话时。


“你瞅啥瞅?”

咳,错了重来。

一一一一

以前的辽是傲骨的,是张扬的。那种从骨子里所散发的华贵气息在她身上得到最好的容纳。

但是,有一天,她的骄傲和自尊被踩在脚下,从高台之上坠落,心脏被恶狠狠撕碎,像断线的风筝堪堪倒下,了无生气。血染红了衣襟,山河破碎,很多人以为她再也爬不起来了。

第一次觉得死...

第一次写文有点垃圾,慎看。(咬手绢)

没去过辽宁,凭自己在网上查的,有些出入请指出。



“共和国长子”



辽在别人看来是极为宁静的一人,总是默默做着自己事,没有多余的话,如冰山一般不可触碰。仿佛没有什么能勾起她的心绪,触动她的眉间。


当然,一切都是在她没说话时。


“你瞅啥瞅?”

咳,错了重来。

一一一一

以前的辽是傲骨的,是张扬的。那种从骨子里所散发的华贵气息在她身上得到最好的容纳。

但是,有一天,她的骄傲和自尊被踩在脚下,从高台之上坠落,心脏被恶狠狠撕碎,像断线的风筝堪堪倒下,了无生气。血染红了衣襟,山河破碎,很多人以为她再也爬不起来了。

第一次觉得死不了是多么难受的事,连呼吸都是痛苦。

保护不了人民……

那双眼瞳黯淡了。

后来伤慢慢好了,却留下了狰狞的伤疤,刺激着辽的内心。痛的麻木的心脏再也惊不起波澜,沧桑啊……


不久后,辽有了更忙的事,忙着工作,那几天,辽本就瘦的身影更瘦了,有时还要去应对旧伤复发的危险。眼下的乌青一天比一天重,家里的其他人都很担心,劝她放松一下,自然没有听。最后是黑把辽摁在床上让她休息。

辽心里知道现在是什么形势,一定要努力建设。

然后迎来了黑的二次镇压。



傲骨被硬生生折碎,辽学会隐藏自己的真实感情,对所有事淡然。


辣眼预警





原本想刻画出一个历经沧桑的形象,但自身实力不够啊……



一只那喵
@乱流 乱流老师的无冕设下的新...

@乱流 乱流老师的无冕设下的新游戏里的闽和辽(好拗口咳咳

 闽宝服装原设也是来自乱流老师

@极光收发器 辽宝的原设 有一点私心小改 真的很喜欢雷比老师画的小精灵一样的辽😢💕

@乱流 乱流老师的无冕设下的新游戏里的闽和辽(好拗口咳咳

 闽宝服装原设也是来自乱流老师

@极光收发器 辽宝的原设 有一点私心小改 真的很喜欢雷比老师画的小精灵一样的辽😢💕

卷,都给爷卷

奉天,我滴奉天。(流口水)

奉天,我滴奉天。(流口水)

蓝
肠胃炎在家整活。 手绘快乐。...

肠胃炎在家整活。

手绘快乐。

提前给大家拜年啦!

ps:不要喝过期的牛奶,不然拉肚子要喝好多好多(三千毫升)糖盐水,特别难喝,有一股泛甜的咸味

肠胃炎在家整活。

手绘快乐。

提前给大家拜年啦!

ps:不要喝过期的牛奶,不然拉肚子要喝好多好多(三千毫升)糖盐水,特别难喝,有一股泛甜的咸味

凌霜QWQ热爱辽辽
趁着还没考试,赶快画了一幅辽...

趁着还没考试,赶快画了一幅辽

网上的那些地域黑,赶快给我死绝

(╯‵□′)╯︵┴─┴

趁着还没考试,赶快画了一幅辽

网上的那些地域黑,赶快给我死绝

(╯‵□′)╯︵┴─┴

太平洋Karie
无cp向,是群里亲友所在的省份...

无cp向,是群里亲友所在的省份们(*ºัỏºั)

他们好可爱 嘿嘿……

无cp向,是群里亲友所在的省份们(*ºัỏºั)

他们好可爱 嘿嘿……

卷,都给爷卷

想说的都在预警里了。

想说的都在预警里了。

沧淮

过去的事

  这个   设定的开始 。拖了好久终于开始写了。娘塔设,国拟cp红色组,省拟cp黑琼。

这篇是讲龙江的过去,琼出场极少。

沙苏俄同体设定。

在冷圈找个床躺下了x

彩蛋是吉和辽的人设。

emm话说露西亚的娘塔到底是安娜还是安雅还是阿尼雅


         “于逆境中生长的黑龙,终有一天会飞上天空。”


        王龙江出生在一片严...

  这个   设定的开始 。拖了好久终于开始写了。娘塔设,国拟cp红色组,省拟cp黑琼。

这篇是讲龙江的过去,琼出场极少。

沙苏俄同体设定。

在冷圈找个床躺下了x

彩蛋是吉和辽的人设。

emm话说露西亚的娘塔到底是安娜还是安雅还是阿尼雅



         “于逆境中生长的黑龙,终有一天会飞上天空。”




        王龙江出生在一片严寒中。

  她小的时候和王吉生活在一起,直到唐朝中期时,她才见到了王春燕。

  时间虽然过去了很长时间,但她依然记得当时王春燕的脸,冲她伸出来的手,王春燕身后的兄弟姐妹们,以及就在王春燕身后探头的王琼。

  顺着她的目光,王春燕看了一眼王琼,温声说道,

  “琼乃家之最活泼者,汝性稍薄,既至家,可多与处。”

  

  

  她记得北方的那个人,那个人说她叫安娜。

 安娜长的可真快,不久后,就和她一样高了。王春燕看起来很喜欢这个像小熊的人,经常托王龙江带些吃食给她。

  

  安娜长的更高了,王春燕却病倒了。王龙江看着阿姐瘦骨嶙峋,手里却抓着一根烟斗的样子,心里有些难受。

  “走吧,龙江。我带你走。”安娜说。

  王龙江抬眸望向王春燕。王春燕躺在龙榻上,伸出的手颤颤巍巍,一点也不像当初伸给她的那只温暖的手。

  “我不想走。”王龙江说。

  但是安娜还是把她的一大部分土地都拿去了。签条约的那天王春燕不在,只有王龙江沉默地站在梳着辫子的官员身后,看着他们把章印在那一纸条约上。

  黎明前的黑暗笼罩了这片她从小生长的土地。

  

  

  东方的本田樱也来到了这里。王龙江对她并不太熟悉,只知道她是阿姐认的妹妹。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失去的土地是不是就能回来了?王龙江想。

  事实给了她一巴掌。本田樱在这里和安娜打了一架。本田樱看起来虽然个子矮小,但打架却很猛。王龙江不太理解为什么安娜打不过她,直到看到了本田樱身后的一列西洋人,她明白了。

  那些人,都在阿姐身上砍过一刀。而现在,她们又联合起来,要从安娜手里把她抢走。

  王春燕病好了些。王龙江曾远远地望着她,通过她捂着肚子的动作来看,王龙江知道,她们的人民正在努力保卫着她们,开始革命了。

  

  1931.9.18.东北沦陷。本田樱,正式对王春燕开始下手。

  王龙江和王吉,王辽两个妹妹呆在一起。本田樱举起武士刀,一刀一刀劈向她们。她高高在上地,踩着她的头颅,用她们的人民做惨无人道的细菌实验。王龙江的身上四处都是伤疤。不过,不管到什么时候,王龙江总是抬着她的头,用冷漠的目光注视她。

  王吉和王辽也是如此。本田樱气急了,她不让她们三个叫本来的名字,她叫她们三个伪满洲。

  伪满洲。那是一段痛苦的经历。

  安娜来看她们。这时的安娜已经是红色的了,她把那颗五角星递到王龙江手里。

  “要相信你阿姐。”安娜说。

  王龙江用手心紧紧包裹住那颗星星,三姐妹簇拥在一起,眼泪止不住的掉。

  “会的,我们一直相信阿姐。”王龙江说。

  

  

  

  而现在……王龙江看了看身旁睡的正香的王琼,叹了口气,给她盖上了衣服。

  我回来了,阿姐,小琼。

  王春燕获得了新生,东北三姐妹也回家了。

  王龙江经常能看到安娜从她这里过去去找王春燕,安娜也经常把物资一项项往这边搬。

  那时作为出名的省份,她和王京曾一起陪着王春燕去参加私人会议。她看见艾米丽跳脚要拿着棒球棍打安娜,而安娜轻轻松松用铲子挡掉棒球棍后拉过一旁的王春燕摁在怀里。

  “我有媳妇儿,你有吗?”她听见安娜说。正当王龙江目瞪口呆原来阿姐和安娜是这种关系时,安娜又一把把她拉了过来,

  “这是我们的孩子,你有吗?”

  

  

  “……”王龙江看向一旁捂着脸偷笑的王京,满脸的“救救我”。

  然后她就看到莫斯科把王京拉进了怀里。

  真的,毁灭吧。王龙江想。

  

  

  安娜又变了。她开始把王春燕当作自己的私有物,谁都不能靠近,也不能碰。当时她和艾米丽冷战的正欢,王春燕被夹在中间,进退两难。

  不过,王春燕是倔强的。两个拳头出击,“三爽炸”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安娜和王春燕的关系降至冰点的时候,安娜在王龙江的旁边驻了好多兵。

  害怕吗?王春燕曾这么问过她。王龙江只是摇了摇头,抱紧了吉辽两个妹妹。

  “我们从未怕过。”

  因为有阿姐在的地方,就是家。



       交恶期时,王春燕也曾来到龙江这边看看。看到中央大街的建筑,再转头看看她,比她矮了一头的阿姐会叹口气说,

        “你还真有点像她。”

         “不过啊,你们姐妹三个,都是我最喜欢的妹妹。”


          这种状态持续到安娜的家人们从她身边搬走。安娜头上的五角星也不见了。

          王龙江恢复了正常的生活。安娜还是会来她这里做客,每次来,王龙江都会做锅包肉给她吃。在这个喜爱咸口的省份,只有锅包肉是甜的,是专门为了安娜而做的。

         两个人相顾无言。安娜专心于吃,王龙江就在不远处坐着。

        “你恨过我吗?”安娜问。

         当然恨了,自己失去的那么多土地。王龙江在心里说到。

         不过也要感谢她,给了阿姐那么多的援助。

         “过去的事没必要再提。”王龙江淡淡地说。

          


           她的阿姐有足够的能力保护她们姊妹们,就够了。而作为共和国长女的她们三姐妹,该帮则帮,即使亏待自己也要去帮助姐妹们。

         王鄂家的疫情,王豫家的大水……虽然有很多人在骂她们,虽然赞扬她们的报道很少,虽然她们困难的时候只能互相帮助……但她们从未说过什么。

        她们从未赢过一次网络暴力,却从未输过一次民族大义。

      不管过去,现在,还是未来。

       她都始终在这里。

君刀一丘

【省拟】辽哥转性

又是一个安静和平的夜晚,辽宁此时看着一本去年的总结,​又翻开一本大册子,省的工作就是这么忙,看着看着辽宁喝了口水,之后趴在桌子上睡了,第二天,天没亮,辽宁就被吵醒了,闹铃响了,突然觉得不对劲,怎么自己有长发了

开灯一看,一个二十几岁的女孩站在镜子前,衣服还是昨天晚上穿的,呼口气自言自语“还好衣服有点大,​就是这头发……等等我变声了?”外面一阵敲门“辽哥,你这么早就起来了?才4点”

辽宁抓狂起来,自己从来都不留长发外面的还是吉林,这时门被推开,吉林愣住了开口笑着问道“你是……这衣服……辽哥!?”

“嗯,是我,阿林我……”​吉林此时心里想“好美!”然后往下移,辽宁冷冷清清,说“你往哪看呢,如...

又是一个安静和平的夜晚,辽宁此时看着一本去年的总结,​又翻开一本大册子,省的工作就是这么忙,看着看着辽宁喝了口水,之后趴在桌子上睡了,第二天,天没亮,辽宁就被吵醒了,闹铃响了,突然觉得不对劲,怎么自己有长发了

开灯一看,一个二十几岁的女孩站在镜子前,衣服还是昨天晚上穿的,呼口气自言自语“还好衣服有点大,​就是这头发……等等我变声了?”外面一阵敲门“辽哥,你这么早就起来了?才4点”

辽宁抓狂起来,自己从来都不留长发外面的还是吉林,这时门被推开,吉林愣住了开口笑着问道“你是……这衣服……辽哥!?”

“嗯,是我,阿林我……”​吉林此时心里想“好美!”然后往下移,辽宁冷冷清清,说“你往哪看呢,如果不是我你还敢看吗”辽宁露出一个眼神杀,吉林突然急了

“不敢不敢,辽哥……这跟上次你变小……”黑龙江走进来,囔囔道“你俩干啥呢,不工作了……我去…”

辽宁一脸茫然“龙江……”

“哥?你是……辽哥?吉哥……他……他”黑龙江磕巴起来“这还是上次的?莫名其妙的变了?”吉林思考了一下“哥,你有没有吃了啥或者……”

“没有”辽宁也不懂这是为什么“你们家有没有啥女孩穿的衣服”

“哈哈哈,辽哥,你信不信你变女生就一天时间”黑龙江没忍住不笑,辽宁看向桌子上的水,吉林推了推黑龙江小声的说“行了,你看你,往杯里下药了吧,你说一天就一天?走走出去”

黑龙江哈哈大笑说“哈哈,辽哥变辽姐……哎,吉哥你别推……”话没说完黑龙江就被推出去了,吉林关上门……

————————————

作者:后面你们懂!

吉:(一板砖呼过去)给老子写!

作者:好嘞(捂脸)

————————————

辽宁看着他那纤细的手和腿,随后问“你把龙江推出去干啥?”

“就他那样……辽哥……”吉林自行拉住辽宁“咋了,我不就转性了吗,又不去泰国。”

“我怀疑龙江那小崽子真下药了……”门外突然打了个喷嚏,吉林走去推开门,黑龙江搓了搓鼻子“哎,吉哥,你继续,我走……”吉林一把抓住,关门,只听门内“哎哎哎,吉哥辽哥,你俩捆我干啥……”“把他放椅子上”“真的要这样审问?”辽宁虽说转性了,但性格也温柔了“今天晚上就盯着你,哥,我要看看你如何变的”吉林捻住下巴思考……

又一个第二天

辽宁伸了个懒腰,看了下自己的身体“变回来了?阿林……”吉林趴在床上睡着,辽宁摸了摸头,看向躺在椅子上的黑龙江“都说了,看不了……”

“……”



好家伙,又水了


蓝

亲亲

看前须知

鲁辽鲁,偏辽鲁,师生恋预警


bl,注意避雷。

主要是饿疯了,

感谢刘某人的指导

“他”指辽,王东阳

“老师”指鲁,王长胥

@湛无不盛 来康康我的大腿肉香不香(勾/引)


老师……


他站起来,走到王长胥面前,低下头。


王长胥难得喝醉,众兄弟七手八脚把喝趴下的王耀抬走的时候,就已经差不多了,等着撑到人都走光了之后,这位破了记录的同志那张冷冰冰的批脸才有一点点上红。


他也醉了,与王耀和其他人不同的是,他刚坐到桌上喝了一杯就投降了,一来自己没醉明天能干正事不至于头疼,二来王长胥不至于醉得连家都找不到。


他又凑近了...

看前须知

鲁辽鲁,偏辽鲁,师生恋预警


bl,注意避雷。

主要是饿疯了,

感谢刘某人的指导

“他”指辽,王东阳

“老师”指鲁,王长胥

@湛无不盛 来康康我的大腿肉香不香(勾/引)






老师……



他站起来,走到王长胥面前,低下头。


王长胥难得喝醉,众兄弟七手八脚把喝趴下的王耀抬走的时候,就已经差不多了,等着撑到人都走光了之后,这位破了记录的同志那张冷冰冰的批脸才有一点点上红。


他也醉了,与王耀和其他人不同的是,他刚坐到桌上喝了一杯就投降了,一来自己没醉明天能干正事不至于头疼,二来王长胥不至于醉得连家都找不到。


他又凑近了些。


炽热的呼吸混杂了酒气,惹人不觉有些焦躁,醉鬼老师呼吸频率好像急一些,他便也小心翼翼地调整着,十分迷惑地跟上他的节奏。窗外大雪纷飞。

应是天仙狂醉,乱把白云揉碎

屋内气温竟升的老高。


还没多看,下面的人就毫无征兆地睁了眼。眼角发着淡淡的粉红,睫毛纤长,眼睛黑得深邃,像一块沉浸了松香的墨。

看着他,看尽他。


老师……



这一句只是无意识地叫叫,像是大型食肉动物在呼唤自己的爱/侣。


王东阳鬼迷心窍一般地伸出手指,附上他滚烫的脸颊,指腹的茧子轻擦过他的颌骨,又抚上他的唇。


柔/软得像一块水豆腐。又干/涩得令人心痒。


他觉得烟瘾又上来了。


他烟瘾不小,又因为娃娃脸的问题,有时候在校门口等王长胥的时候还会被保安抓住问班级。

久而久之,他和保安大爷莫名十分相熟。


但这不像烟瘾。


他又靠近了一下,鼻尖微微相撞,酒气和他身上独特的气息热乎乎地烘/炙着他,脸颊不自觉泛起一层酡/红,耳朵则更是滚烫。


发烧一样。


他笑了一下,得隔离。


接着,额头也贴在了一起。


呼吸交织,一切便也顺理成章了。


舌尖扫过干燥的唇部,柔/软到令人陶醉,酒香来回蹭/弄着,牙齿轻轻撕/咬着老师的唇/部,舌尖画着圈圈攻/入口腔,若即若离,纠缠不清,却又粗/鲁/残/暴地像带上了血气。


王长胥呼吸一窒,分开一点点就不自觉地向后躲去,又被他扣住了后颈。


老师……


别跑,别怕……


这次的比上一次更加粗/暴,单刀直入,舌尖抵/住喉/口,让王长胥有点犯恶心,眼角由于条件反射红了一大片,胳膊环住他的脖颈,双腿不自觉得想夹/住些什么,王东阳却整个人都卡了进来。


他不稳地喘息着,心脏跳的很急,好像一张鼓,把窗外的大雪催得更多,更大。


良久,唇舌分离,舌尖拉出一根长长的丝线,挂在红肿的唇边。


老师……。



写完了,没有后续,自割腿肉还挺爽的

求红心蓝手,求评论,不然怪无聊的

chshlc

我又来了

狠狠地喜欢了一些运动系

他真的好可爱啊草

尝试画鲁哥失败先摸个辽

我需要一个太太教我板绘▄█▀█●

我又来了

狠狠地喜欢了一些运动系

他真的好可爱啊草

尝试画鲁哥失败先摸个辽

我需要一个太太教我板绘▄█▀█●

chshlc

因为是在朝六晚十线下监禁上学画的,只想到梗,没有参考原图😥😥就这么看着吧


真的好喜欢画这俩😳

因为是在朝六晚十线下监禁上学画的,只想到梗,没有参考原图😥😥就这么看着吧


真的好喜欢画这俩😳

郁苍术

群友点的鄂、琼、浙、辽女仆装

群友点的鄂、琼、浙、辽女仆装

幻妩云裳

咱就喜欢画些帅哥美女以及像帅哥的美女

咱就喜欢画些帅哥美女以及像帅哥的美女

くちばし
“你的童年很美好吗?” (?...

“你的童年很美好吗?”

(? 你搁这画什么呢)

其实我想表达的是918事件 那时的辽还是个孩子(相信我这是女身实男) 目睹了日本侵略东北的过程 当时躲起来了没被看到 黑和吉也幸存了 他们三就一起长大(自己编的)

辽是自设

“你的童年很美好吗?”

(? 你搁这画什么呢)

其实我想表达的是918事件 那时的辽还是个孩子(相信我这是女身实男) 目睹了日本侵略东北的过程 当时躲起来了没被看到 黑和吉也幸存了 他们三就一起长大(自己编的)

辽是自设

chshlc

我画得不行但是他们好真

虚假的小年轻谈恋爱()

画完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好纯情🤔

我画得不行但是他们好真

虚假的小年轻谈恋爱()

画完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好纯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