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辽黑

6237浏览    25参与
糖醋锅包肉宣传大使

【辽黑】冷热交织

1k字🚗

bg

浴🛀室

加我qq

1k字🚗

bg

浴🛀室

加我qq

君刀一丘

[省拟]看错了地方

前段时间,辽宁看起了抗日剧,还是神剧,他看得一愣一愣的

直到妹妹大连推门进来,才缓过神来。大连看到上面的内容于是就说起来“这播是……”

“昂,手撕小日子过得不错的人。还有能从山崖下跳下来的。”​辽宁看向旁边要睡了的黑龙江

“龙江,你说要是当年我们像这样,会不会就不会……”

“什么……什么”

“呃……没什么”


大连注意到了一个地方,黑龙江的脖子上怎么被蚊子咬了。于是揉了揉眼睛“原来看错了”[其实没看错,不想说,就是被蚊子咬了]

前段时间,辽宁看起了抗日剧,还是神剧,他看得一愣一愣的

直到妹妹大连推门进来,才缓过神来。大连看到上面的内容于是就说起来“这播是……”

“昂,手撕小日子过得不错的人。还有能从山崖下跳下来的。”​辽宁看向旁边要睡了的黑龙江

“龙江,你说要是当年我们像这样,会不会就不会……”

“什么……什么”

“呃……没什么”





大连注意到了一个地方,黑龙江的脖子上怎么被蚊子咬了。于是揉了揉眼睛“原来看错了”[其实没看错,不想说,就是被蚊子咬了]

鸽子形状的雨滴

【省拟】变成小孩子了怎么办?【下】

辽吉黑,黑受向,注意避雷

下篇没什么明显的cp向

自家弟弟变小的养成×

老套的变小梗,注意避雷

沙雕向

我终于更了

写了一半不会写,只能烂尾了

【上】在这里 

…………

第二天早上

“龙江,起床了。”吉林摇了摇黑龙江的身体,黑龙江起身揉了揉眼睛,洗漱完毕后走到餐桌旁

“早饭刚做好,一起吃吧。”辽宁从厨房走了出来,黑龙江看着桌上的食物“唔…真是太麻烦你们了…”吉林揉了揉黑龙江的头“没事,这是爸爸我对儿子的爱。”

“?滚!”

终于开始吃饭了,饭后

“大哥,能不捏我了吗?”黑龙江问正在捏他的脸的辽宁,辽宁松手“不好意思,不过手感真的很好。”吉林凑过来...

辽吉黑,黑受向,注意避雷

下篇没什么明显的cp向

自家弟弟变小的养成×

老套的变小梗,注意避雷

沙雕向

我终于更了

写了一半不会写,只能烂尾了

【上】在这里 

…………

第二天早上

“龙江,起床了。”吉林摇了摇黑龙江的身体,黑龙江起身揉了揉眼睛,洗漱完毕后走到餐桌旁

“早饭刚做好,一起吃吧。”辽宁从厨房走了出来,黑龙江看着桌上的食物“唔…真是太麻烦你们了…”吉林揉了揉黑龙江的头“没事,这是爸爸我对儿子的爱。”

“?滚!”

终于开始吃饭了,饭后

“大哥,能不捏我了吗?”黑龙江问正在捏他的脸的辽宁,辽宁松手“不好意思,不过手感真的很好。”吉林凑过来“是嘛是嘛?我也捏一下!”

“…你俩故意的是不是?”黑龙江一脸笑容,笑的十分和善,估计世界上没有这么和善的笑容了

哈尔滨去黑龙江家看看,自己和黑龙江住一栋楼,为了工作方便两人住的就近,工作上有什么急事还能及时赶到,她住黑龙江家楼下,很近,因此她选择了不坐电梯走楼梯

敲了敲门,黑龙江跑去开门,结果蹦起来也够不到门把

“我来吧。”辽宁走过来帮忙开门

“辽哥!”哈尔滨打了个招呼,然后左看右看“唉?我哥呢?”

“下边呢!”黑龙江抬头看着哈尔滨

“在哪?”哈尔滨故意开玩笑,黑龙江的脸上已经出现了十字路口“你眼睛咋啦?”

“嘿嘿,哥我开个玩笑嘛。”哈尔滨笑着说,抬起手里的袋子“诺,给你买的。”吉林帮忙接过,毕竟现在的黑龙江可能拿不动

“你干啥啊?”

“也不知道你啥时候能恢复,给你买点东西囤着,省着你这样去超市比较麻烦。”

“怪麻烦你的…”

“没事儿,不麻烦,那我先走啦。”哈尔滨离开了


下午黑龙江直接趴在床上不想动,把脸埋在枕头里

“怎么了?”辽宁走进来,看他这样有些担心的问

“没啥,只想倒着。”黑龙江起身

“儿子咋啦?”吉林走了进来

“我没事,孙子。”黑龙江笑着说,紧接着又恢复刚刚的样子,瘫倒在床上“我可不想一直小孩子的样子啊…”

“不会要重新长大吧?”吉林想到了一个

“不会吧,应该会有办法的。”辽宁思考

哈尔滨又来了,拿着一个猫耳头饰“哥,戴这个试试!”

“皮痒了是不?”黑龙江黑着脸说

“你试一下嘛!”哈尔滨依然坏笑着

黑龙江感觉已经拿自己的妹妹没办法了,只好戴上,看着拿着手机的哈尔滨“拍完不许发出去啊。”

“知道啦。”

“你怎么喜欢这种东西了…”

“你猜。”

此时辽宁进来了“龙……唉?”后面的吉林也看到了

吉林默默拿出手机

“住手,别拍!”黑龙江瞬间炸毛

“生气的样子好可爱。”辽宁也拿出手机

“大哥你怎么也…你们住手啊!”黑龙江踮起脚

今天就这么过了,第二天黑龙江起来

“龙江,你…变回来了?”辽宁进屋看到了照镜子发现自己变回来的黑龙江

“嗯,是啊。”黑龙江松了口气“变回来了就好,希望以后不要发生这种事了。”

“能变回来真是太好了。”辽宁微笑着说

“变回来啦。”吉林也进来了

黑龙江点了点头“对了哥,昨天的照片——”

“你变回来了我和阿林就走啦,再见。”辽宁和吉林走了

“等会儿,你俩站住!”黑龙江追

落瓷

初遇(?)

今天瓷 爹的34个孩子齐聚北 京,当然位于我 国 华 北 平 原的东北三兄弟还没到。也就在今天俄来找瓷了还带着阿 穆 尔 州,阿 穆 尔 (简称🌚👍)不知为什么长得和小时候的黑十分相像,其它省份错把阿穆尔认成黑,此时刚到的黑十分懵,此时其它省份和比他到的早的哥哥们居然和跟他长得很像的省(省?州?)聊天,此时的瓷和俄聊的很开心并没有发现异常…

“那个吉哥辽哥那啥,我在这呢”所有省十分懵逼的看了看黑又看了看阿穆尔十分疑惑的问“为什么你们长的这么像”“你们俩才是亲兄...

今天瓷 爹的34个孩子齐聚北 京,当然位于我 国 华 北 平 原的东北三兄弟还没到。也就在今天俄来找瓷了还带着阿 穆 尔 州,阿 穆 尔 (简称🌚👍)不知为什么长得和小时候的黑十分相像,其它省份错把阿穆尔认成黑,此时刚到的黑十分懵,此时其它省份和比他到的早的哥哥们居然和跟他长得很像的省(省?州?)聊天,此时的瓷和俄聊的很开心并没有发现异常…

“那个吉哥辽哥那啥,我在这呢”所有省十分懵逼的看了看黑又看了看阿穆尔十分疑惑的问“为什么你们长的这么像”“你们俩才是亲兄弟吧?”(除辽吉)他们否定了这荒唐的观点,此时的辽吉表示这绝对不可能。

此时的阿穆尔好像看上黑了(?)一直看着黑的一举一动,当然之前阿穆尔搁着黑 龙 江见过黑那是在日 本占领华北平原之前,但黑确实不认识阿穆尔。然而这种事怎么可能瞒过吉 林辽 宁 蒙 古和云 南的眼睛,此时四人知道他们似乎多了个情 敌(?)此时的黑已经走上前问阿穆尔名字,阿穆尔也注意到黑的靠近开始脸红,好爽耿直点黑很疑惑的问是不是不舒服为什么脸红了,同时也靠的更近了,看着这张和自己一样的脸但却有着自己没有异色龙瞳和一撮白色刘海有些荒神,阿穆尔突然瞄到旁边四位恐怖的表情尤其是吉和辽的眼神似乎想杀人,才发现原来自己有一堆情敌。

鸽子形状的雨滴

【省拟/东三】朝你大胯捏一把

不会画画的我只能写jpg

辽吉黑,黑受向,玩梗,注意避雷

能接受的话,祝观看愉快

想写520的文的,还是咕了啊……

………………

吉:假烟假情假朋友假朋友

假情假意你假温柔

【黑:今晚来我家?

吉:好啊。】

把我哄到你家去半夜三更 你赶我走

【吉:为什么???】


黑:不是我想赶你走 赶你走

【黑:别闹,咱哥要回来啦】

大哥看见就动手

你又小来他又大【指身高】【吉:可你比我俩还矮】

打你就像打条狗


吉:既然我敢来你家 来你家【我不会怕他的!】

咱哥我不怕他

还不等他先动手

我就干他那几嘴巴


黑【呵】:我看你是有点傻...

不会画画的我只能写jpg

辽吉黑,黑受向,玩梗,注意避雷

能接受的话,祝观看愉快

想写520的文的,还是咕了啊……

………………

吉:假烟假情假朋友假朋友

假情假意你假温柔

【黑:今晚来我家?

吉:好啊。】

把我哄到你家去半夜三更 你赶我走

【吉:为什么???】


黑:不是我想赶你走 赶你走

【黑:别闹,咱哥要回来啦】

大哥看见就动手

你又小来他又大【指身高】【吉:可你比我俩还矮】

打你就像打条狗


吉:既然我敢来你家 来你家【我不会怕他的!】

咱哥我不怕他

还不等他先动手

我就干他那几嘴巴


黑【呵】:我看你是有点傻 有点傻

背股上门是讨打

咱家哥哥很厉害

朝你大胯捏一把


吉:【我不在乎!】你也不要把我嫌 把我嫌

我学武术有好几年

咱家大哥会劈砖

二哥我会打那太极拳【我会打太极拳哦!】


黑:大哥他是小混混 小混混

会用刀枪和剑棍

三下两下打倒你

好好收拾你一顿

黑:【我哭了T^T】

【我装的^_^】


吉:单对打来独打独 独打独

我才动手他就哭

左手揪起头发

右脚踢他 勒巴骨


黑:你敢和我大哥干 大哥干

我在旁边当裁判

哪个打赢跟哪个 

打输那个去洗碗

鸽子形状的雨滴

【省拟】辽吉黑相性五十问

别问我为啥后五十问没了,因为不给过审


是3p,注意避雷


辽→黑←吉


黑受向,注意避雷


最近有点忙,写的比较急,十分抱歉!


21~50问

1~6在这里 

7~20在这里 

后五十问一直存在便签,想看后五十问的私聊叭

………………

21.你们的关系到什么程度?

辽宁:就是兄弟呀

吉林:对呀,就是兄弟

黑龙江:是呀

沈阳:明明是该做的都做过了的那种【小声逼逼】


22.初次约会是在哪里?

辽宁:我家,大连

吉林:嗯,大连

黑龙江:对,我哥家

观众席上的大连【举手】:等一下,我怎么不知道?

辽宁:度蜜月怎么可能会让你知道...

别问我为啥后五十问没了,因为不给过审


是3p,注意避雷


辽→黑←吉


黑受向,注意避雷


最近有点忙,写的比较急,十分抱歉!


21~50问

1~6在这里 

7~20在这里 

后五十问一直存在便签,想看后五十问的私聊叭

………………

21.你们的关系到什么程度?

辽宁:就是兄弟呀

吉林:对呀,就是兄弟

黑龙江:是呀

沈阳:明明是该做的都做过了的那种【小声逼逼】


22.初次约会是在哪里?

辽宁:我家,大连

吉林:嗯,大连

黑龙江:对,我哥家

观众席上的大连【举手】:等一下,我怎么不知道?

辽宁:度蜜月怎么可能会让你知道呢?傻孩子

大连:那你们是什么时候?

辽宁:前几年啊

大连:瞒了这么久嘛?


23.那时的气氛怎么样?

辽宁:和旅游差不多那种,挺开心的

吉林:是,虽然告白的时候气氛尴尬

黑龙江:嗯


24.那时进展到何种地步?

辽宁:就是吃点儿东西看会儿海

吉林:然后一脸紧张的告了个白

黑龙江【点头】:然后告白之后又去吃了顿晚饭


25经常约会的地点是?

辽宁:也不一定

吉林:一般都是三个省的城市随机

黑龙江:一般都是这样


26.您会为对方的生日做什么准备?

辽宁:生日啊…都不过了,不过礼物的话,和第14问一样

吉林【点头】:对,一般送的都不一样,而且生日什么的,以前没记过,现在也就忘了

黑龙江:是的呢,喜欢什么就送什么咯


27.由哪一方先告白的?

黑龙江:…是我,没错。

辽宁:对,是他

吉林:喝酒壮胆,当时他的脸也挺红


28.您有多喜欢对方?

辽宁:一直都在喜欢那种

吉林:宇宙多大就有多喜欢

黑龙江:反正就是非常非常喜欢的那种


29.那么,你爱对方吗?

辽宁:爱

吉林:当然爱

黑龙江:+1


30.如果约会对方迟到一小时以上,你会怎么办?

辽宁:再等等,再等半个小时,再不来的话就打电话

吉林:一个小时也不来,估计出啥事了,电话不接就去找人了

黑龙江:对,没错


31.认为你的情敌是?

辽宁:没想过

吉林:没有情敌

黑龙江:没有呀


32.对方做什么事会让你觉得没辄?

辽宁【思考】: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

吉林:好像的确没有…

黑龙江:嗯…


33.如果对方有变心的嫌疑你会怎么做?

辽宁:这种事绝对不可能发生!

吉林:没想过,毕竟我相信他俩不会的

黑龙江:没错,绝对不会发生这种事


34.能原谅对方变心吗?

辽宁:不会发生这种事,但要是真的发生了,还没有一些原因的话,不会

吉林:真变心的话,没有什么原因绝对不会原谅的

黑龙江:同上


35.最喜欢对方身体哪部分?

齐:每一个部分都喜欢


36.对方最性///////感的表情是?

一阵沉默——

沈阳:唉?这怎么了?

长春:不会是那种表情吧?就是不会过审的那种?

哈尔滨:是我想的那样吗?

吉林:对,你们想的那样

沈阳:那没到后五十问…过吧


37.在一起时最让你感到心跳加速的事情是?

辽宁:这…

吉林:接吻的时候?

黑龙江:床上

辽宁:龙江…别那么直接就…


38.你曾向对方撒过谎吗?善于撒谎吗?

辽宁:我不是很善于撒谎,没怎么撒过

吉林:我也是,有时实在有事就撒个谎

黑龙江:虽然都是后来就暴露了…


39.什么时候觉得最幸福?

辽宁:我们在一起的时候

吉林:三个人,加上和家里其他城市在一起的时候

黑龙江:同意


40.曾经吵过架吗?

齐:吵过


41.都是些什么样子的吵架呢?

辽宁:原因挺多的,不过其实都是小事,感觉跟小孩子吵架差不多

吉林:嗯,毕竟这么多年了,总会有点儿小吵小闹

黑龙江:没错,很快就和解的那种小矛盾


42.之后如何和好呢?

辽宁:忽然想到别的话题就聊别的了,然后不吵了

吉林:或者吵着吵着就和好了

黑龙江:或者吵一会儿就不吵了


43.转世后还希望做恋人吗?

辽宁:意识体没有转世这一说啊…死了就直接化成灰飞走了,不过我们会一直做恋人的

吉林:嗯,会一直在一起的

黑龙江:反正会一直做恋人就对了


44.什么时候觉得自己被爱着呢?

辽宁:在一起,不分开就感觉是被爱着了

吉林:和39题一样,三个人不分开就好

黑龙江:不管怎么样,一直在一起就是被爱着啦


45.什么时候觉得也许他已经不爱我了?

辽宁:我没有这么觉得过

吉林:没想过

黑龙江:我也一样


46.你爱情的表达方式是?

辽宁:有很多啊,比如伤心的时候会安慰几句

吉林:也会听对方向自己抱怨一些事

黑龙江:总之表达的都很明显吧


47.有相互隐瞒的事情吗?

辽宁:有

吉林:嗯,还不少

黑龙江:对,挺多的,不想说


48.你的自卑感来源于?

辽宁:这个有点儿多了…

吉林:就…一些常见的事

黑龙江:比如经济之类的吧…


49.三人的关系是公开还是机密?

辽宁:公开啊

吉林:都答题了,您觉得?

黑龙江:公开


50.你觉得与对方的爱情是否能持续多久永远呢?

齐:当然能!

长春:这点的确一直是一致的呢

哈尔滨:快要后五十问了呢~

沈阳:啊,好期待

鸽子形状的雨滴

【省拟】辽吉黑相性五十问

别问我为啥后五十问没了,因为不给过审


是3p,注意避雷


辽→黑←吉


黑受向,注意避雷


7~20问
1~6在这里 

…………

7.对对方的第一印象是?

辽宁:第一次见阿林看起来性格方面比较要强,龙江的话,以前容易炸毛,虽然现在也是

吉林:大哥那时看起来好高傲的样子,但是又有一种莫名的温暖感,龙江…当年那个软软的小包子去哪了…

黑龙江:大哥的话,真的莫名感觉压迫欲好强,二哥的话,那时真的好温柔,现在都很温柔呢


8.喜欢对方哪一点

辽宁:都挺喜欢的

吉林:也没有讨厌的地方啊…

黑龙江:似乎的确…

沈阳:这点倒是都一样

长春:嗯…虽然有时候总是...

别问我为啥后五十问没了,因为不给过审


是3p,注意避雷


辽→黑←吉


黑受向,注意避雷


7~20问
1~6在这里 

…………

7.对对方的第一印象是?

辽宁:第一次见阿林看起来性格方面比较要强,龙江的话,以前容易炸毛,虽然现在也是

吉林:大哥那时看起来好高傲的样子,但是又有一种莫名的温暖感,龙江…当年那个软软的小包子去哪了…

黑龙江:大哥的话,真的莫名感觉压迫欲好强,二哥的话,那时真的好温柔,现在都很温柔呢


8.喜欢对方哪一点

辽宁:都挺喜欢的

吉林:也没有讨厌的地方啊…

黑龙江:似乎的确…

沈阳:这点倒是都一样

长春:嗯…虽然有时候总是吵吵闹闹的…

哈尔滨:是的呢

那么9也可以跳过啦~


10.你觉得自己和对方相处的好吗?

辽宁:我觉得挺好的

吉林:我也觉得,跟他俩在一起还挺开心的

黑龙江:是的


11.您怎么称呼对方?

辽宁:吉的称呼,我叫他阿林,黑我叫他龙江,也会叫他们的全名,不过很少

吉林:辽我叫他哥或者辽哥,黑我叫他龙江或者很少叫的黑龙江

黑龙江:辽的话,大哥或辽哥,吉,叫他二哥或者吉林


12.希望对方怎么称呼你?

辽宁:这种称呼挺好的

吉林:我也觉得挺好

黑龙江:同意


13.如果以动物比喻对方你觉得对方是?

辽宁:阿林类似于狼吧,龙江的话,熊

吉林:大哥感觉像老虎一样,龙江的确很像熊

辽宁:所以为什么是老虎?

吉林:看起来温柔,其实您生气起来真的容易炸毛

沈阳:一爪子让你上天的生物哪里看起来温柔啊…

长春:可是辽哥的确挺像老虎,虽然温柔是真的…我哥也是,挺像狼的…

黑龙江:大哥像老虎没错,二哥像狼


14.如果要送对方礼物你会选择?

辽宁:就他们送喜欢的东西呀,比如一些东北的特产什么的

吉林:或者也会买一些别的省的特产来送

黑龙江:当然也有时就一起旅游然后想买啥谁请客啥的

长春:回答的会不会直接了些?

哈尔滨:毕竟这仨人每年都会互相送一两次东西,送的也不一样

沈阳:的确


15.自己想要什么礼物?

辽宁:我吗?不想要什么礼物,三个人能一直在一起就行

吉林【点头】:的确,太重要的东西倒是不需要的

黑龙江:和那两个人一样啦!


16.对对方有哪里不满吗?一般是什么事情?

辽宁:阿林和龙江都挺好的,就…有时候因为他俩吵架会不小心忘了厨房还有饭,因此一吵架就是我看着厨房…

吉林:行,下次等饭做完了再吵

黑龙江:对!

辽宁:阿这…你们给我乖乖吃完饭然后再慢慢吵!

吉林:我没啥对大哥不满的,感觉都挺好的,龙江啊…我哪里都不满

黑龙江:啊哈哈,我一样~

辽宁:…消停会儿


17.您的癖好是?

齐声:想看那俩人女装!

辽吉黑:???

沈阳:你们仨…?

长春:我居然一直都不知道…

哈尔滨:我去???

辽宁:不是,别带坏孩子!

黑龙江:大哥,你是这种想法吗?

吉林:你们原来???

场面混乱,休息——

十分钟后——


18.对方的癖好是?

沈阳:主持人,这个可以跳过了

长春:可以看上面的题了

哈尔滨:同意,这三位都说过了


19.对方的毛病是?

辽宁:锅包肉不加番茄酱这事儿吧…

黑龙江:锅包肉加番茄酱这事儿吧…

吉林:锅包肉竟然放番茄酱这事儿吧…

辽宁:明明放番茄酱才好吃…

吉林:我不觉得…

黑龙江:真的能吃吗…

辽宁:能啊…


20.您做什么事情会让对方不快?

辽宁:锅包肉私自放番茄酱…

吉林:吐槽龙江矮,吐槽大哥锅包肉这个过不去的事儿的时候…

黑龙江:有时候忽然暴躁炸毛的时候…

鸽子形状的雨滴

【省拟】辽吉黑相性五十问

别问我为啥后五十问没了,因为不给过审

是3p,注意避雷

辽→黑←吉

黑受向,注意避雷

先写前六问好了,我懒【不是】

第一次写,欢迎提意见

………………

1.请问你的名字是?

辽宁:辽宁

吉林:吉林

黑龙江:黑龙江


2.你的年龄是?

吉林:好像忘了…

辽宁:我也有些不记得了…

黑龙江:我也是呢…


观众席:

哈尔滨:哥你老年痴呆了吗?

黑龙江:鬼!

沈阳:说起来,年龄大了似乎就不想记年龄了呢

长春:阿,我也是啊


3.您的性别是?

辽宁:男

吉林:男的

黑龙江:爷们儿


4 请问您的性格是?

辽宁:应该是比较温柔吧?

吉林:...

别问我为啥后五十问没了,因为不给过审

是3p,注意避雷

辽→黑←吉

黑受向,注意避雷

先写前六问好了,我懒【不是】

第一次写,欢迎提意见

………………

1.请问你的名字是?

辽宁:辽宁

吉林:吉林

黑龙江:黑龙江


2.你的年龄是?

吉林:好像忘了…

辽宁:我也有些不记得了…

黑龙江:我也是呢…


观众席:

哈尔滨:哥你老年痴呆了吗?

黑龙江:鬼!

沈阳:说起来,年龄大了似乎就不想记年龄了呢

长春:阿,我也是啊


3.您的性别是?

辽宁:男

吉林:男的

黑龙江:爷们儿


4 请问您的性格是?

辽宁:应该是比较温柔吧?

吉林:有点儿面瘫,但其实面对熟人话也挺多的

黑龙江:我啊…的确比较暴躁


5.对方的性格呢?

见上面


6.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辽宁:遇到他们两个的时候是在阿林家,龙江和阿林那时的关系还很好,在我面前有说有笑的,现在就…

吉林:没办法,儿子大了嘛

黑龙江:?儿子别闹,来,爹抱抱你

吉林:去一边去。

辽宁【无奈微笑】:先答题吧

吉林:哦,我和我哥第一次见面和大哥说的一样,龙江的话,那时也是在我家,冰天雪地里捡到了这个小兔崽子

黑龙江:我的话,遇到大哥是在二哥家,二哥嘛…当时是在唐朝,刚出生就在冰天雪地里瞎跑,快冻死了,然后被他带走了

吉林:我现在特别后悔

黑龙江:真巧我也后悔被你带走了呢~

辽宁:又吵起来了是吗?【扶额】

沈阳:真是经常吵架呢…大哥总是很无奈啊

长春:你和哈尔滨天天吵架的时候我也很无奈

哈尔滨:如果他能吃锅包肉不加番茄酱的话,我就不吵架了…

沈阳:那明明很好吃!

长春:又吵起来了呢…

鸽子形状的雨滴

【省拟/黑中心】变成小孩子了怎么办?【上】

是沙雕向


是非常老套的变小梗,注意避雷


不要带脑子看我写的东西


cp很乱,可能还有一些拉郎配,注意避雷


关于小黑变小怎么养这件事×


我私设黑家城拟里面,地级市市拟中哈尔滨和牡丹江和佳木斯是女孩子,其余都是男孩子


想了想还是打了吉黑和辽黑的tag

【下】在这里 

………………

于是,今天的会议室内

大庆抿了一口桌上的茶“滨姐,你这么急找我们有什么事吗?”

“我要说的事,你们可千万别害怕。”哈尔滨说

“我们是意识体,我们不会怕,你请说。”绥化手里拿着文件

“我刚刚去咱哥家送文件的时候,发现咱哥变小了!”哈尔滨说

“哪儿变小了...

是沙雕向


是非常老套的变小梗,注意避雷


不要带脑子看我写的东西


cp很乱,可能还有一些拉郎配,注意避雷


关于小黑变小怎么养这件事×


我私设黑家城拟里面,地级市市拟中哈尔滨和牡丹江和佳木斯是女孩子,其余都是男孩子


想了想还是打了吉黑和辽黑的tag

【下】在这里 

………………

于是,今天的会议室内

大庆抿了一口桌上的茶“滨姐,你这么急找我们有什么事吗?”

“我要说的事,你们可千万别害怕。”哈尔滨说

“我们是意识体,我们不会怕,你请说。”绥化手里拿着文件

“我刚刚去咱哥家送文件的时候,发现咱哥变小了!”哈尔滨说

“哪儿变小了?”齐齐哈尔问,黑河开口“…你有问题。”

“咳咳,滨姐,你继续。”鹤岗说,哈尔滨拿出一张照片,大家凑了过来

牡丹江:“这、这是咱哥?”

鸡西:“变小的样子好可爱…”

佳木斯:“我还以为变小这种事在现实不可能有…”

哈尔滨回答“不知道,不过还好,变小后记忆没变成小孩子,他想开个会,但我有点担心就让他待在家里我来处理了。”过了一会,继续说“所以,现在咋办?”

“把吉哥和辽哥先叫来?”牡丹江提出一个方法

伊春思考了一下“倒也可以…”

七台河喝了一口水“可是,不会太麻烦人家吗?”哈尔滨思考了几秒然后开口道“早晚会被发现吧…多几个人能想想办法…”

“那就只能这样子了。”大家思考后有了这个想法

于是几日后,黑龙江看着吉林和辽宁

“大哥二哥?”黑龙江抬头看着他们,吉林捏下巴思考了一阵“所以,怎么回事?”

哈尔滨回答“不知道,我和其他人开会也没有想到是怎么回事…”

辽宁看着黑龙江,然后看向哈尔滨“这里交给我们吧,你去休息吧。”

“好的,”哈尔滨点了一下头“需要我帮忙的话,随时叫我。”

“嗯。”哈尔滨离开后,辽宁看着吉林和黑龙江

吉林:“来,叫声哥哥。”

黑龙江:“不叫。”

吉林:“也不知道是谁小时候天天跟在我身后哥哥哥哥的叫。”

黑龙江一脸笑容:“滚哦~”

“咳,那个…”辽宁刚要说话,吉林继续说“来,看你变成小孩子了,我们回忆一下过往,小时候吧,刚形成意识体的时候,你摔倒了就喊哥哥,站在高处下不来了你喊哥哥……”

“你闭嘴啊!”黑龙江的脸都红了,辽宁拍了拍吉林的肩“好了,都别闹了。”然后继续说“龙江,你还记得变小之前发生了什么吗?”

黑龙江摇了摇头“没有,一觉醒来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吉:“一直这样下去也不行,要赶紧想想怎么样才能变回去呢…”

辽吉黑:“嗯…”

夕暮昏晚.

【辽黑|省拟】未定

私设省拟,辽黑专场。

时间错乱。


梗概:——“唯愿君心似我心,不负相思意。”

——————————

-

“哥,耀哥是不要咱们了吗?”他的声音里有泣血的痛苦和绝望。

但更多的是死一样的平静。

向来和他对着干的王吉也瞬时红了眼睛,不顾浑身的伤抱住奄奄一息在血泊中的王辽。

后面的王黑不动声色的擦掉脸上的血污,上前抱住自己的两个弟弟。

“不会的,只要咱仨还在,耀哥就不会不要咱。”

他轻轻安抚道。

-

“辽哥儿,疼不疼?”王黑轻轻抚着王辽遍布肩膀的伤,单薄的背上蜿蜒着虬龙啃噬的痕迹,格外狰狞。

王辽咬了咬牙:“本田菊这个王八羔子敢动老子的人,我………!嘶——哥,你轻点……”...

私设省拟,辽黑专场。

时间错乱。


梗概:——“唯愿君心似我心,不负相思意。”

——————————

-

“哥,耀哥是不要咱们了吗?”他的声音里有泣血的痛苦和绝望。

但更多的是死一样的平静。

向来和他对着干的王吉也瞬时红了眼睛,不顾浑身的伤抱住奄奄一息在血泊中的王辽。

后面的王黑不动声色的擦掉脸上的血污,上前抱住自己的两个弟弟。

“不会的,只要咱仨还在,耀哥就不会不要咱。”

他轻轻安抚道。

-

“辽哥儿,疼不疼?”王黑轻轻抚着王辽遍布肩膀的伤,单薄的背上蜿蜒着虬龙啃噬的痕迹,格外狰狞。

王辽咬了咬牙:“本田菊这个王八羔子敢动老子的人,我………!嘶——哥,你轻点……”他情绪太过激动牵动了伤口痛呼出声。

王黑好看的眉眼也带了几分忧愁放轻了手上的动作:“莫急,会好的。”

-

王黑从来没告诉过他两个弟弟自己身上瘆人的疤是怎么来的,无论他们怎么问。

他比任何人都要恨本田菊甚至于甚过王苏,可他从来没有一次表现出来。

那是人体实验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

是数万子民的愤怒。

-

是夜,不知为何王黑总感觉疲惫,总是嗜睡。

他想是自己年纪大了,却渐渐明白。

他家的人,越来越少了。

-

王辽有不理解的句子从来不会问王鲁,他会跨过一整个吉林省去问中国极北的王黑。

没有为什么,只是想再多看看这个人。

他在那边,总是孤孤单单一个人,满天的冰雪压满了枝头半年也见不得一点绿意。

“这回懂了吗?”

王辽失神,无论他看了这个人多少次,他还是会失神。

王黑太美了,是那种雪天里狂野绽放洋洋洒洒的孤梅,凌霜傲雪,又清清冷冷温温柔柔,他墨紫色的眼睛总是深邃又柔软,他一瞥一动眼角朱红也随之怒放。

王辽仓促的应着。

王黑轻轻的笑了,冷又沉的嗓音一下一下敲着王辽的心。

“辽哥儿,都说了,要好好听的。”

-

王黑稍稍喘了一下,强忍下即将出口的呻吟,还是尽职尽责道:“辽哥儿,这回会了吗?”

王辽得偿所愿的环住他白皙瘦弱的肩膀,用一只手搂住他纤细的腰肢,在他耳垂处咬了咬恶趣味般吹了口气,看着王黑的耳朵彻底红了起来,浑身微颤才慢悠悠开口:

“唯愿我心似君心,不负相思意。”

王辽扣住了王黑的手,轻轻吻上了眼角的艳色。

-

没有人知道他们在一起了,就连王吉也不知道。

他们照例去喝酒,照例看王辽王吉互骂干架,照例让王黑劝架,照例醉到某座山上或跑丢,也照例让王蒙把他们拾掇回来。

只是他们会在夜深人静的晚上交换一个温热醉意的吻。

就和平常一样。

-

那天雪下的很大也很冷,动得王吉都嘶哈叫唤,王辽哆哆嗦嗦跑到黑龙江顶着满头的雪去找他的爱人。

王黑给他扑下了肩上的雪,披了件大衣。

“干啥来了?这这么冷的。”

王辽将藏在手中的字条递过去,脸上洋溢着笑容。

王黑看过去,墨紫色的眼里是之前从未有过的光,他修长的手指将字条折起来。

“辽哥儿,你给我这条是啥意思?”

他凛冽透彻的嗓音里带着自己未曾察觉的笑意。

-

“错了,是‘唯愿君心似我心,不负相思意’。”

“辽哥儿你啊,总是记不住。小吉要是听见了,肯定会打你的。”

王辽不以为然扑在王黑身上,类似于撒娇道:“可我有你呀。”

“你啊。”

他无奈摸着王辽毛茸茸的脑袋。

-

也罢,对也好,错也好,总归是你,也只是你。

又有什么区别呢?


-END


在某次喝酒后,王吉终于发现了辽黑之间的不对劲,差点将手中的眼镜掰断。

“王辽你个小兔崽子胆肥了是不是连哥你都敢动?!!”王吉再也没有平常在王耀面前的稳重模样,拿着鸡毛掸子,追着王辽四处乱窜。


————————

好耶!就当更新了吧,放假才会更观影体,就先写个小短文吧。就当看个乐呵哈哈哈。

求评求评求评。。。

占合集了哈,不打aphtag了,感觉没太大关系。

蒋云霄

董道重昏

@寒山拥炉 

是烟的oc,最大的恶人受的苦难都很惊才绝艳。

学会了很多很多。


  【其一】

  

  晏子方其人有种悲悯的明澈。

  

  这人能在快步走向大楼时突然停下,笔直结实的小腿小树一样坚韧有力,有一只全速奔跑的小狗“噌”地撞在这棵小树上,才几个月大就变得干裂的树皮似的脸上露出扭曲的惊惶。金晃晃的夕阳镀它一层金边,也只是给丑陋贴上一层完全自珍的昂贵金箔。

  

  不幸这脆弱的血肉之躯并没有撞得头破血流,反因皮囊的肮脏给这棵树留下了一点伤害————被一只小狗撞到了裤角,洗得发白的牛仔裤上便添了赤黑色的一指泥,好在真的只有一指,也仅仅是长度而非厚度,末尾的...

@寒山拥炉 

是烟的oc,最大的恶人受的苦难都很惊才绝艳。

学会了很多很多。


  【其一】

  

  晏子方其人有种悲悯的明澈。

  

  这人能在快步走向大楼时突然停下,笔直结实的小腿小树一样坚韧有力,有一只全速奔跑的小狗“噌”地撞在这棵小树上,才几个月大就变得干裂的树皮似的脸上露出扭曲的惊惶。金晃晃的夕阳镀它一层金边,也只是给丑陋贴上一层完全自珍的昂贵金箔。

  

  不幸这脆弱的血肉之躯并没有撞得头破血流,反因皮囊的肮脏给这棵树留下了一点伤害————被一只小狗撞到了裤角,洗得发白的牛仔裤上便添了赤黑色的一指泥,好在真的只有一指,也仅仅是长度而非厚度,末尾的那点痕迹在很有点破旧的裤子上沙哑地唱歌。

  

  值得欣慰的是没有第二个人能听见那哑且低的歌声,可这不过就是个白色皮囊的肮脏小畜生,如何值得让晏子方的眼神由沉静柔软到一塌糊涂?怎么可以弯下腰,轻柔地用那畜牲听不懂的语言去安慰,用那双满怀怜爱的、失而复得的手去爱抚?简直像拈起龙虎山藏书阁里黄脆的长卷,那是除了最尊贵的小师祖外谁都碰不得的珍宝。

  

  温皓记得那是何其珍贵的东西。或者,他第一眼看时尚未觉得如何珍贵,只是晏子方第一次嘱咐他:轻一些,这比我的性命还要珍贵。

  

  他的眼神严厉而郑重,瞳孔里有沉重的黑色藤蔓,丝丝缕缕地缠绕着坚韧的哀愁,寂寞如一间新屋,使用的旧砖早从赤红转为苍黑。

  

  那时温皓盯着晏子方的眼睛一言不发,试图用自己的目光把对方钉死在原处。

  

  梅琅师兄死去的头几年,他的确是什么都看不到了。仇恨,去路,通通看不见,天地之大,梅琅连一点灵魂的粉墨都没有资格留下。

  

  后来他一根金针刃破天人之障,于医道独上嵯峨,生与死之间的万壑崖壁陡然崩溃一丈,化作细碎的光点轰然坠地摔作万道金光。生死于他突然变成了可以僭越的一条线,时至那日,至亲至爱离去的哀伤才算真正找上他。

  

  万丈岂止万丈,暴雨骤临心原,激起一阵阵灼烈而清纯的草木和泥土的气味,让他想起曾一同与梅琅最后度过的夏天,师兄沉沉地昏睡在他腿上,被截断的手腕针一样垂落下来。温皓在心满意足中痛如刀绞,那时候这个年轻偏激的大夫已生有绝色的容貌,那样的容貌却不及他眼中神采明亮。他用眼神抚摸病人的脉搏和手腕,用望闻问切不动声色地肢解每一只手递到他面前的皮肉与骨骼,背过去的手握着病意深沉的银光。

  

  可是梅琅温柔和善地说,你不能这样逼我。

  

  他的师兄一点一点地把头垂下去,声音还是像水一样平静,说出来的每个字都是往他死穴去的钉子。

  

  “师弟,你不能要得这么多。”

  

  一瞬间的夏天过后,温皓听见一群雨燕出来高歌,把天地都叫喊得苍凉,然后不要命地飞向碧蓝天空。

  

  这么多年了,他才第一次看见,深色的青的山绿的水,夜晚满地都亮起月光,这些明亮的水雾又把深衬浅,在这深深浅浅里心原终于得到了一阵喘息。

  

  或者这地方本就荒芜但不衰败,有些东西,在他忧郁的时候镇静地站在那,在他暂时忘却忧郁的时候镇静地站在那。

  

  它们没日没夜地站在那,从他认识师兄一直到师兄死去还没有终止,没有这般凄惨回忆的人不会相信,真心爱着的死人是回忆不起来的。

  

  那竟是回忆不起来的。

  

  运作的脏腑难免生病,活着的人终有一死。温皓对梅琅说过要放下。

  

  他发了誓的,跪在病重的师兄榻前。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还有谁比行医之人更该明白这些道理?梅琅要他放下,这是自然,无可挽回的事就得放下,不必反复告诉自己师兄已经死了,真正死了的消息是不需要被反复加固的。

  

  要是医者能自医该有多好。

  

      其余部分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请走WP隹役牙早。

白鹤鹤鹤鹤鹤鹤

p1云南和贵州

贵州设定来源:烛鱼@插着蜡烛的鱼 

p2 辽宁和黑龙江

辽黑设定来源:阿夜@阿夜 


大概是给省市们套了应援用的校服。可以理解为南北高校干架比赛

p1云南和贵州

贵州设定来源:烛鱼@插着蜡烛的鱼 

p2 辽宁和黑龙江

辽黑设定来源:阿夜@阿夜 


大概是给省市们套了应援用的校服。可以理解为南北高校干架比赛

九厌

【辽黑】一件往事

#为了更好的分清他们(其实是因为懒得想名字了)就直接用地名(现代)了,有的时候很会用缩写,当然为什么黑龙江没有缩写……因为还是黑龙江感觉比较帅,吉林是因为……地理没学好……(靠)

#本人没有任何地方歧视的意思,文章大部分都是虚构的,包括:沈是个小孩子,等(私设过多,懒得写了)

#时间线是军阀时期,刚重视教育

#我历史很差的,出了错误轻点骂,谢谢


当时还处于奉系军阀时期呢,上层很重视教育这一方面,但是……

“你讲那些文词……咱们也听不懂啊……”当时上层给他们仨开这个会议的时候,有人突然就说了那么一句,这还了得?那上层见他们三个以为会议因为这一句话就结束了,望着他们三个离去的背影,高...

#为了更好的分清他们(其实是因为懒得想名字了)就直接用地名(现代)了,有的时候很会用缩写,当然为什么黑龙江没有缩写……因为还是黑龙江感觉比较帅,吉林是因为……地理没学好……(靠)

#本人没有任何地方歧视的意思,文章大部分都是虚构的,包括:沈是个小孩子,等(私设过多,懒得写了)

#时间线是军阀时期,刚重视教育

#我历史很差的,出了错误轻点骂,谢谢


当时还处于奉系军阀时期呢,上层很重视教育这一方面,但是……

“你讲那些文词……咱们也听不懂啊……”当时上层给他们仨开这个会议的时候,有人突然就说了那么一句,这还了得?那上层见他们三个以为会议因为这一句话就结束了,望着他们三个离去的背影,高层看向了前来收拾资料的沈阳,那时的小孩子瞟了一眼那位高层。

当然,你别看那还是个小孩子,这小子可聪明着呢,因为那三位,当时识字都有些困难。还没等高层去找那孩子呢……他就自己把书准备好交上去了……于是,自那天开始,他们三个就开始了背书的里程。真是可喜可贺。

“啥?背书?那东西打仗又用不上……“被叫到“教室”里的那三位,黑龙江当时是那样说的,这不是不能理解,因为边关地区的战事特别多,为了及时应对突如其来的战争,他大部分时间都在想如何才能把侵略者赶跑。

“书这个东西还是要背的,你们也不想想,你们除了自己的名字以外,还会写什么?”教书的先生这句话倒是激怒了一点黑龙江,谁说他们只会写自己的名字啊!

这家伙就是在嘚瑟!

“我们可不止会写自己的名字,”当时还叫奉天的辽抬眼望着那位老先生,眸子里的冷冽着实让那位老先生打了个寒颤,“我们自家的市的名字,我们也会写。”他说完,把夹着一张纸条的书递给了黑龙江,可惜当时黑龙江没看懂,那张纸条就被当成垃圾烧火了。

“教室”里这下子,静的出奇,外面小孩子嬉戏的笑声从窗户传了进来,他们似乎因为抓到了一只蜻蜓而开心着。

“行了行了,赶紧讲吧,讲完还要回家带孩子呢。”吉林不耐烦地翻开了自己面前的书,然后,又合上了。

别问,问就是没看懂。

作为助教的沈,当场汗颜,他扶着自己的额头沉默不语。这三位,他可管不了,也不知上层怎么想的,这样长春来都可以啊,虽说那是个姑娘,至少能管住他们。就这,他要是管了,回去不被打,皇姑屯都能冒青烟了。

幸好,辽对教育还是挺重视的,至少……至少他有沈这个当时像游戏外挂一样的东西,没事的时候还能去问一下,加上家里还算太平,学习的时间也比较多。沈原以为要跟锦州好好劝劝家里这位大人,结果没想到,辽自己已经开始背书了。

而黑龙江那边的情况……因为那边的事情属实有些多,并没有多少时间去背书,而且……他睡觉的时间真的太少了,这也导致他上课的时候,经常听着听着就睡过去了,而且被吵醒的话还会生气,据沈所说,当时只有辽愿意去提供叫醒服务。而且……辽是唯一一个叫醒黑龙江之后不被打的,但是一般情况下黑龙江会睡到下课,除非教书的先生生气了。

据吉林说,当时黑龙江的笔记大部分都是辽帮忙记的,而且字迹工整跟他自己平时写的字完全不同!更让他感到气愤的事情是,辽经常会去给黑龙江补课,一次也没有带上他。

呵,说好的好兄弟一起走,结果被迫吃了好几年的狗粮,■的。几年的兄弟情终究还是错付了✘

这还不算完,他们三个学习一段时间之后也迎来了阶段性测试,卷子是上层那些人出的,题很简单,而且基本上都是书上的原话。至于这场考试不及格的惩罚,就是被关起来背书,背不会不给饭吃的。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场考试,黑吉辽三位,全军覆没呢。这件事情,连沈当时都被惊到了,因为他在考试的前一天他还给辽进行了一次模拟考试,分数在优秀的线上。

黑龙江是考试的时候睡过去了,等辽卷子答到一半的时候才发现,而且叫不醒的那种。也不是不能理解,考试的前一天晚上他还去军队里站岗呢,来考试的时候,只睡了一个小时。

吉林他,是背下来了,但是错别字有点多,也被带去背书了。

“所以,你是为了陪黑龙江才改了试卷吧。”沈清冷的声音伴随着烧饼的香味飘到辽那边去了,辽也瞒不过这小子,只能乖乖点头。沈微微摇头,把自己带的那些烧饼都给了辽,因为守门的换班了他才有机会来送东西,现在必须走了。

静谧的的书房里,吉林“用一种好兄弟一起分享”的眼神望着辽,可辽却绕过他,将食物交给了正在认真背书的黑龙江。

“你不吃吗?”

“不饿,你吃吧。”

简短的对话结束,房间重归静谧,得这不就明摆着告诉吉林等黑龙江吃完了才有他的份吗,然而吉林已经饱了。

在书房里背书的日子,黑龙江难得睡够了那么几次,基本每天晚上都抱着辽睡觉。

之后……之后的事情就有些记不清了……

阿夜
给点辽黑饭饭,秋梨膏 【】被饿...

给点辽黑饭饭,秋梨膏

【】被饿死

给点辽黑饭饭,秋梨膏

【】被饿死

不会起名的安筒子

【东三】黑辽黑/命劫

  我流省拟,王北龙=黑/龙/江/省拟人

  虽然标题写着黑辽黑但其实是正剧向

  史向,虐


​“也许,这就是我们的命吧。”


王北龙一向不信命,只因他从小在冰天雪地的蛮荒之地摸爬滚打那些年吸取的教训。面对经常有的天灾人祸,再求神拜佛也无法拯救他的族人们的命运,这种事发生得多了,也就心死了。


神从来没有眷顾过这片极寒之地。


王北龙内心极向往南方的温暖,却不得不与长达半年的冬天相伴。只因他是这片土地的化身,就算再贫瘠荒凉,也是他的身体,是他的归宿。


据说他不是这片土地唯一的化身,至少曾经不是。...

  我流省拟,王北龙=黑/龙/江/省拟人

  虽然标题写着黑辽黑但其实是正剧向

  史向,虐





​“也许,这就是我们的命吧。”


王北龙一向不信命,只因他从小在冰天雪地的蛮荒之地摸爬滚打那些年吸取的教训。面对经常有的天灾人祸,再求神拜佛也无法拯救他的族人们的命运,这种事发生得多了,也就心死了。


神从来没有眷顾过这片极寒之地。


王北龙内心极向往南方的温暖,却不得不与长达半年的冬天相伴。只因他是这片土地的化身,就算再贫瘠荒凉,也是他的身体,是他的归宿。


据说他不是这片土地唯一的化身,至少曾经不是。然而这片脆弱的土地实在无法承担能存在千年的文明,曾经的化身们个个逃脱不了消逝的命运,就如同一开始带他长大的名叫金的男人。


这就是我的命啊。这是他的金爷爷最爱说的一句话。记忆里的那个男人曾经代表着王北龙最大的憧憬和噩梦,他杀戮果断,挥舞着亮银锤金雀斧冲锋在前,杀到尽兴了双眼会变得赤红,如同一头走投无路的野狼。


直到最后金被当着王北龙的面被蒙/古斩下头颅,那双不甘的血红眼睛依然直勾勾地盯着飘雪的天空。


时隔那么久王北龙也忘了那时的他的感受,只记得那一年的冬天格外的冷,他帮金爷爷合上双眼,深一只脚浅一只脚背着他行走在白色的大地上,想为他寻得上好的棺椁。他只觉得这片土地是真的很冷,雪水渗入他的寒衣草鞋肆意摄取着他身上的温度,直让他从脚板冷到了心里。


也是在那时,他遇到了他一生最重要的两个人。


辽发现了躺在雪地上不省人事的他,只一眼辽就确定了,他就是那理论上存在却一直素未谋面的,自己的弟弟。


在遇到辽之前,王北龙心里一直没有所谓“大海”的概念。直到有一天辽带着他和吉前去觐见王耀,他才有机会进去辽阳行省的地界,看到了传说中的渤溟。海水是皎洁无比的蔚蓝色,天是澄如明镜的浅蓝色,偶尔微风只吹起了绝细绝细的千万个粼粼的小皱纹,更使照晒于初夏之太阳光之下的金光灿烂的水面显得温秀可喜。海是那么的温润宽广,和他身边的辽一样,直教他甘愿沉迷,沦陷其中。


后来他也曾拥有过一片海域,但欣赏时却再也没有过像那时那样强烈的感受。从那时他就知道了,最美的风景是人,只要是和那人呆在一块儿,便是暴风雪也别有一番趣味。


多情自古伤离别。王北龙想,许是自己太傻,才会自以为和辽大哥在一起的时间会延至永远。一纸条约,尚且青涩的少年便被反剪着手,被沙/俄士兵强行押到了斯捷潘的面前。那天王北龙没敢回头看一眼自己的辽大哥——他浑身浴血,倒在了自己身后不远处。挣脱手上的缚绳很简单,但他没敢那么做。实力相差过于悬殊,他深知此时此刻做什么都于事无补。正因如此,沙/俄的士兵们不怕他逃。


他不敢回头看辽,他怕他一个激动就会挣脱绳子跑到他的身边,他怕辽会因此再次受到斯捷潘的伤害。


在随沙/俄的部队离开黑龙江的地界时,他听到了辽声嘶力竭的哭喊。许是老天爷也看不过去了一般,这片北境之地下起了千年不变的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


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这么冷的冬天了。


温暖终归成了虚假的温暖,大海终归成了不属于他的大海,就连土地也成了不属于他的土地。万事万物终将逝去,唯有寒冷和大雪亘古不变。神又一次背弃了他。


这就是他的命运,而他早已无力反抗。

封酒_YsRn

跨年(即兴短文)

王黑是哥哥,王辽是弟弟

十二月的最后一天必定热闹的,商场里人来人往,大家都在为这一年的最后一天而庆祝,将这一年的烦心事都随着祝贺而消逝。

王辽现在孤身一人在商场里晃悠,看着身边过去的一对一对的情侣,夫妻亦或是共同游玩的亲属,只觉得心里闷极了。

他开始后悔并且极度的想打死上一分钟的自己。

他怕,他怕王黑不来,将他丢在这热闹,洋溢着欢笑而又寂寞冷清的商场里。

他走出商场,站在台阶上,望着车站,想要看到那个人得身影,哪怕那个人的脸上有着异样的表情。

「王辽!」

王黑的声音传入他的耳朵里,他有点不想在这儿了,他开始害怕王黑的表情。

「王辽!!我!同!意!了!」

王辽惊喜的看着急匆匆跑...

王黑是哥哥,王辽是弟弟

十二月的最后一天必定热闹的,商场里人来人往,大家都在为这一年的最后一天而庆祝,将这一年的烦心事都随着祝贺而消逝。

王辽现在孤身一人在商场里晃悠,看着身边过去的一对一对的情侣,夫妻亦或是共同游玩的亲属,只觉得心里闷极了。

他开始后悔并且极度的想打死上一分钟的自己。

他怕,他怕王黑不来,将他丢在这热闹,洋溢着欢笑而又寂寞冷清的商场里。

他走出商场,站在台阶上,望着车站,想要看到那个人得身影,哪怕那个人的脸上有着异样的表情。

「王辽!」

王黑的声音传入他的耳朵里,他有点不想在这儿了,他开始害怕王黑的表情。

「王辽!!我!同!意!了!」

王辽惊喜的看着急匆匆跑过来的王黑,他敢发誓,这是他在这一年最激动的时刻。

「真是的,想向我告白还不敢说,偷摸的跑到商场里,你是想吓死你哥我吗!?」

王黑抱怨的声音在他面前响起,他抱住了他面前这个让他魂牵梦绕的人。

「你,你别哭啊!」

王辽抱住了他,将脸埋在王黑的肩膀上,小声的哭了。

「我,我以为你不回来了。」

「不会的,无论怎么样,我都回来找你的。」

王黑将王辽的眼泪擦了擦,牵起他的手,说,走吧,我亲爱的小男友。

十指相扣。

北疆

摸了 @寒山拥炉 辽黑文里一直很喜欢的一个画面
贤惠(不是)黑哥补衣服(其实我就是馋黑色头发的哥哥)
关于诗词回忆的情节:
he请走p2看温柔哥哥悉心教导人
be请走p3看山头霸王物理回想法

摸了 @寒山拥炉 辽黑文里一直很喜欢的一个画面
贤惠(不是)黑哥补衣服(其实我就是馋黑色头发的哥哥)
关于诗词回忆的情节:
he请走p2看温柔哥哥悉心教导人
be请走p3看山头霸王物理回想法

北疆

来自两个臭弟弟的视角
(重庆实惨)

来自两个臭弟弟的视角
(重庆实惨)

照照照!

飞鸟【辽黑】

飞鸟症paro




辽倒在了地上,血悄悄地染红了地面,一只白色的飞鸟顺着窗边的阳光飞了出去,不知道去了哪里。



黑觉得自己遇到了一只傻鸟,每天早上都会飞到自己的窗前,叼来一朵天女花。

“啾——”第一天遇到这鸟的时候,黑还没睡醒就被一声清脆的鸟鸣声吵醒了,迷迷糊糊地看向窗外,只见到一只白色的大鸟嘴里叼着一支小小的花,一双豆大的水汪汪的盯着黑。

盯着那鸟看了一会儿,黑从床上走下来,轻轻地打开了窗户,那鸟便将嘴里的花放在了窗前,然后跳来跳去地表达自己的欣喜。

黑觉得他有点傻,居然不怕人,伸出手将那朵花捡起拿在手上看了看,是一朵新鲜的花,上面还带着露水。

“给我的?”黑问道,然后他就听到那鸟啾啾了两声,眨着...

飞鸟症paro




辽倒在了地上,血悄悄地染红了地面,一只白色的飞鸟顺着窗边的阳光飞了出去,不知道去了哪里。



黑觉得自己遇到了一只傻鸟,每天早上都会飞到自己的窗前,叼来一朵天女花。

“啾——”第一天遇到这鸟的时候,黑还没睡醒就被一声清脆的鸟鸣声吵醒了,迷迷糊糊地看向窗外,只见到一只白色的大鸟嘴里叼着一支小小的花,一双豆大的水汪汪的盯着黑。

盯着那鸟看了一会儿,黑从床上走下来,轻轻地打开了窗户,那鸟便将嘴里的花放在了窗前,然后跳来跳去地表达自己的欣喜。

黑觉得他有点傻,居然不怕人,伸出手将那朵花捡起拿在手上看了看,是一朵新鲜的花,上面还带着露水。

“给我的?”黑问道,然后他就听到那鸟啾啾了两声,眨着他真诚的小眼睛看着他。

黑伸手摸了摸那鸟的头,目送着那鸟离开。

看着手里的天女花,他忽然想起了那个温柔的人。



黑觉得自己被那只傻鸟缠上了,连续一周的时间里,他每一天都能看到那鸟飞到窗前,照例送给他一支新鲜的天女花。

“喂,你不会是稀罕爷,所以在给爷表白吧?”黑对那只大白鸟说,说完又觉得自己有些幼稚,一只鸟怎么可能听得懂他的话?

大白鸟将花放到了黑的手心里,然后便直勾勾地看着黑,扑扇了几下翅膀,就在黑以为他要像往常一样飞走的时候,他却又落回了原处,四处跳了两下,他再一次展翅,啄了一下黑的脸,然后呼地展翅离开。

黑的大脑当机了几秒钟,忽然蹦出了一个奇怪的想法“如果告诉一只鸟人兽是不可能的”。紧接着就是“为什么爷会觉得那只鸟有点撩?”

呆愣愣的看着手里的天女花,黑突然发现自己已有一周没有看到辽了。



“吉,你觉得人鸟相恋的可能性有多大?”第十五天,黑终于忍不住问了吉这样一个问题。

正在喝水的吉被这个问题噎了一下,咳嗽了半天才睁大眼睛看着黑,用一种奇怪的语气问:“你说什么?”

“我说,人鸟恋。”黑又重复了一边。

吉的表情越发复杂,几口把水喝完之后才慢悠悠地问了一句:“黑,不会你说的是你自己吧?”

“不可能!爷就算再饥渴也不会去找一只鸟!”黑说的有些激动。

“我就是开个玩笑,不要有这么大反应啊,黑。”吉露出了一个坏笑,看着黑越来越红【气的】的耳根,干咳了一声,一本正经地对他说,“恋爱自由啊,不过嘛,人鸟我看是成不了,也就比百分之零大了一个芝麻粒那么大的概率吧。”

黑垂眸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于是保持沉默。

“不过很奇怪啊,我们得有半个月没有见到辽了吧,他去哪了呢?”吉问道。

黑的脑海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闪过了那只白色的大鸟,还有那些天女花



黑觉得大白鸟来到频率似乎有些低了,自从第二十三天以后,他已经有两天没见到那只傻鸟了。

有些不习惯,黑在床上翻来覆去,他觉得自己有些失眠了。

黑觉得自己为了一只鸟而失眠实在是不值得,于是又把头埋在了枕头里,只可惜就是睡不着。

忽然听到了什么东西敲打窗户的声音,黑从床上鲤鱼打滚一样地爬起来,看到那只白色的鸟后,他又一次打开窗户,窗外微凉的空气刺激着黑迷迷糊糊的神经,在他看到窗边的景色的时候更是直接清醒了,只见窗边用天女花摆成了一颗心形的图案,而那只大白鸟将一颗红豆放在了心形的中间。

黑不知道自己此刻是什么样的心情,他不知道自己是应该为那只鸟再一次回来感到高兴,还是该为这只鸟的执着感到悲哀。

“那个……”黑觉得嗓子有点不太舒服,“傻鸟,你应该主动人鸟是不可能的吧……”

那只白鸟的眼睛似乎暗淡了下去。

“所以……”黑觉得自己可能说不下去,于是关上了窗户,不再去看那只白鸟。

躺到了床上,忽然又一阵心烦意乱,他尽力让自己不再去想,却总是控制不了自己。



“黑,你还记得你之前说的那个人鸟恋吗?”第二天一早,吉忽然提起了这个话题。

“咋了?”黑的精神不是很好,淡淡地问了一句。

“我听说了一个病症,说起来也奇怪,据说一个人自杀之后,灵魂会化成白鸟,来到暗恋的人的身边,一个月之后,如果暗恋的人认出了他,他就能复活为人,如果暗恋的人没有认出他的话,他就会真正的死亡,”吉说着忍不住摇了摇头,一副心疼的样子,“唉,不得不说,这还真和一场赌博似的,输了的代价可真……喂!黑,你要去哪!?”

黑在听到吉的话的时候,忽然失去了理智,他知道那只白色的鸟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辽,那个傻子!竟然……竟然!

黑不知道是在生辽的气还是自己的气,他冲出了家门,找遍了整个城市,却仍然没有找到辽的身影,那个傻子,真的变成了一只白鸟,一只傻里傻气的向他示爱的白鸟!

而他在昨天拒绝了他,今天已经是第二十八天了!

辽,他又能去哪里?黑看着夕阳西下,心里茫然地想着。



黑仍然没有找到辽,精神上的痛苦让他成功的失了眠,翻来覆去地在床上打滚,看着外面的天空由黑色变成了白色,太阳已经升起了,而今天是最后一天……

忽然听到翅膀拍打的声音,黑抬起头,透过窗子看向外面,那一抹白色的影子出现在了窗外。

他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打开了窗子,连鞋都来不及穿。

那只白色的鸟嘴里依然叼着那新鲜的天女花。

“辽,我认出你了!”黑说完,那白色的鸟消失在了窗边,紧接着一个温暖的怀抱从身后传来。

“是啊,你认出我了,我赌赢了哦。”温和而带有笑意的声音从身后响起,黑忽然觉得眼眶有点酸。


后记

“哈?所以你们真的在一起了?”吉看着向他摊牌的辽黑,觉得自己的三观有点受到冲击。

辽点了点头,黑也是一副坚定的样子。

“别指望我给你们红包!我告诉你们!九块钱自己出,我就负责给你们弄一顿酒席!艹!”吉愤愤地说道,“你们以为我会棒打鸳鸯?靠!在你们眼里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