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达尔文游戏

14513浏览    61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7-11 06:58
火页

冬季第十一周男性女性角色大排名!

原推:

https://twitter.com/AniTrendz/status/1245689941692051457?s=19

https://twitter.com/AniTrendz/status/1244965164555759617?s=19


不知道有没有人发过??想表达一下自己本命连续霸榜的激动!!

冬季第十一周男性女性角色大排名!

原推:

https://twitter.com/AniTrendz/status/1245689941692051457?s=19

https://twitter.com/AniTrendz/status/1244965164555759617?s=19


不知道有没有人发过??想表达一下自己本命连续霸榜的激动!!

戈戈咕咕机
是宗太和小水! 他们太香了呜呜...

是宗太和小水!

他们太香了呜呜呜呜

是宗太和小水!

他们太香了呜呜呜呜

🌙月见山

【达尔文游戏】小水的第一战〔活下去〕

#是宗太和小水


#熊猫君反复被虐,对不起对不起

————————————


“宗太!!!”

又一次从噩梦中惊醒。


不知道是多少次了,小水无数次地陷入自己的梦境。

梦里是哥哥宗太的模样。


“宗太……”

月光下,小水绝望地抽泣着,不知道是多少次梦见宗太了。

每一次,明明就要触碰到你,可是就会突然想起这是梦,是假的呀……


宗太,小水好想你啊……


许久,抽泣声渐渐停止了。小水挣扎着坐了起来,迎着惨白的月光,颤抖着拿出了手机。

“同学们说过的…..可以向D游戏许愿,我、我要试试……”

她不住地发抖,脸上尽...


#是宗太和小水


#熊猫君反复被虐,对不起对不起

————————————


“宗太!!!”

又一次从噩梦中惊醒。

 

不知道是多少次了,小水无数次地陷入自己的梦境。

梦里是哥哥宗太的模样。

 

“宗太……”

月光下,小水绝望地抽泣着,不知道是多少次梦见宗太了。

每一次,明明就要触碰到你,可是就会突然想起这是梦,是假的呀……

 

宗太,小水好想你啊……

 

许久,抽泣声渐渐停止了。小水挣扎着坐了起来,迎着惨白的月光,颤抖着拿出了手机。

“同学们说过的…..可以向D游戏许愿,我、我要试试……”

她不住地发抖,脸上尽是模糊的泪痕,眼神里充满了惧怕,却还是缓慢地打开了手机上的一个软件,瞬间,触目惊心的蛇形图案直直地刺着她哭肿的眼睛。

 

小水沉默地看着屏幕,忽然把手机慢慢地放下,

转过身子面向月亮,合什于胸,虔诚地低着头,哽咽着低语道,

“如果可以,我、我的的愿望是……让、让宗太回来!!”

 

说完,她咬牙转过头,泪眼模糊地按下游戏开始键。

 

小水跌坐在冰冷的地上,捂着自己的脖子,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

手机被扔在一旁,屏幕上刺眼地显示着‘距离游戏开始还有01:00:00’

 

00:59:59

00:59:58

……

 

小水愈发感到沉重,眼皮耷拉着,纤细的肩膀剧烈抖动着,冰冷的泪水缀在睫毛上不住地颤抖。

“好、好冷啊……”

她环抱住自己,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伸出手想拿起手机,全身却没有一丝力气,身体仿佛不受控制似的,轰然倒下。

 

 

“什么啊……我不是死了吗?!!”

很久,倒在地上的那副身体忽然动了一下,眼睛逐渐睁了开来。

身体的主人似乎不太熟悉妹妹的身体,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沉默了许久。

 

 “小水那个笨蛋……”

宗太忽然捏紧了拳头,胸口轻微地起伏着。怕被人看见似的,他飞速抹掉眼角隐约的泪水,心疼地看着这幅身体,小声地呢喃道。

 

他曾经了解过D游戏。

手机上刺眼的光芒以及机械的滴答声,宗太甚至可以想象得到那个笨蛋被虚拟蛇咬中之后绝望的样子……

闭上眼。

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活下去……

 

宗太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习惯性地两手插兜,目光看向手机。

“第一次对战吗?那我们可不能输。”

 

 

00:00:00

【游戏开始】

【孪生双子  VS   熊猫君】

 

宗太已经恢复过来,斜倚在门边,看着站在角落里笑容诡异的熊猫君心不在焉地笑了一下。

“不妙不妙,果然是熊猫君啊。”

 

熊猫君手握的刀泛着尖锐的光芒,每向宗太这边走一步,似乎便会多重叠一丝恐惧。

宗太的手仍然插在兜里,却多了一把锋利的圆规,

只要那个熊猫混蛋一靠近……

 

来了!!!

熊猫君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举起刀毫不犹豫地刺去。

宗太灵巧地往旁边跨了一步,迅速到了身后熊猫君因为自己的头套而看不到的死角,

他快乐地笑了一声,举起圆规马上就要插下去。

 

“不妙!”

忽然,宗太的另一只手猛地抓住了握着圆规的手腕,死死地不让圆规落下去。

趁这个空隙,熊猫君已经恼怒成羞地回过头来,异能【隐身】同时开启,宗太顿时感觉到了压迫感,脸上轻松的表情凝固了一瞬间。

“糟糕,竟然看不见了……”

宗太感到大事不妙,扔下来圆规直接往卫生间里跑去。

 

 

“嘶……大哥哥不愧是新人杀手,下手真狠啊。”

此时,卫生间,宗太靠在门上,胸口剧烈地起伏着,他紧紧地捂着自己的肩膀,指缝间渗出猩红的血来。刚刚在逃跑过程中肩膀被熊猫君开了一个血口子,甚至可以隐约地看见血肉中的骨头。

“真是大意了啊,吓我一跳……哎?我怎么哭了?”

眼睛不受控制地流出眼泪来,而脑中忽然响起小水的抽泣声。

 

小水逐渐清醒过来,意识暂时回到了身体里,剧烈的疼痛感突突地刺着她的太阳穴,

这一切都是真的吗……

 

[那、那个,你真的、真的是宗太吗?!]

小水不敢相信哥哥真的回来了,甚至顾不上身体狰狞的伤口,犹豫了一会,紧张地在手机上敲出一行字。

如果真的是宗太的话,他一定会知道的!

意识短暂地脱离了一会,恢复后手机上已经留下了宗太的话,

[是我!小水,听着,现在我们在进行D游戏,必须把外面那个熊猫混蛋弄死我们才能活下去,知道吗?!]

[可、可是杀人是不好的……]

小水还没有缓过来,虽然之前听说过D游戏是必须要杀人的。她再一次控制不住泪眼模糊,一想到自己必须靠杀人才能活下去,身体便止不住地颤抖。

[傻瓜!我们要活下去啊!]

宗太咬着牙,强行把身体夺过来。

 

脑子好乱。

小水绝望的哭声,熊猫君充满恐惧的脚步声,还有剧烈的痛感,宗太的脑子里几乎要成为一团乱麻。

 

许久,

“砰”地一声,门被撞开了。

熊猫君走进来,警惕地环视着这个小小的卫生间,

宗太站在角落里,冷冷地看着他,脸上不再有之前那总玩闹的笑容,

 

“喂,你把我妹妹弄哭了……”

 

熊猫君非常短暂地愣了一下,显然是被宗太的神色惊讶住了,眼前的小孩小学还没毕业吧……

宗太的眼睛猛地睁大了一些,就是现在!

“小水!!”

 

 “宗太,我知道了……”

小水极力掩饰着恐惧,肩膀仍因为剧痛颤抖着,腿一直在发软,脸上全是未干的泪痕,脑子却是清醒的,

她握紧了手,异能发动。

 “【永不枯竭的水瓶】——”

 

卫生间的花洒、水龙头瞬间喷射出无数水花。

熊猫君顿时被浸湿,同时已经抓起刀冲了过来。

 

“宗太,交给你了……”

 

“【永不开启的冰窖】!!”

一阵水结成冰的声音,熊猫君顿时被冰冻在原地,他挣扎着想要逃脱,却发现自己根本动弹不得。

面颊上全是泪痕的宗太双手插兜,慢慢地一步步走来,

止步于熊猫的面前,用力地把头套扯开,宗太冷笑着抬起头,

“真不愧是著名的新人杀手,如果不速战速决的话,还不知道会被怎么样呢。不好意思啊大哥哥,让我解决了你吧!”

说着,宗太抓着的冰刺已经逼近了熊猫君的眼睛,冰冷锋利的寒气直冲冲地打在他的眼珠上。

 

“宗太!不要!”

他的手再次停下了,冰刺在熊猫君的眼珠上不住颤抖着。

宗太稍微皱了一下眉,咬咬牙,

“小水……不要再这样了……!!”

宗太挣扎着,反复地想要把冰刺插下去,却总是在最后一刻被小水阻止。

 

 

[宗太,我、我们一定要……杀人么?!]

 

[蠢货!你想死掉吗?!!]

[这可是D游戏啊!]

 

[可是!]

[我还是觉得不可以杀人啊……]


[他不死,死的就是我们啊!]

[我可以死,但是小水你必须要活下去!]

 

[可是,我……]

[我知道了。]

 

宗太凝视着小水留下的几个字,肩膀抖动着。

那个笨蛋一点都不让人省心。

 

他转过头,默默地看向毫无意识的熊猫君,

“算你走运啊…大哥哥…”

说着,宗太给熊猫君的身体内外都洒上了水,双手缓慢地伸开,发动异能——

随着“叮”的一声脆响,无数冰霜贯穿熊猫君的身体内外,瞬间冻死过去。

宗太转过头,噘着嘴小声地嘟囔道,

“我可没有把你的眼睛挖掉或者刺穿你的脑袋……”

 

【游戏结束】

【玩家 孪生双子 胜利!】

 

宗太安静地看着熊猫君被几何方块分解掉,随后心不在焉地操纵着身体往床上去,

就让那个笨蛋醒来后认为这一切都是梦吧……

 

 

黎明破晓,阳光透过窗户安静地照射在小水泪痕未干的脸上,

“宗太,我、我杀人了……”

小水轻声地呢喃道,瘦弱的手紧紧地揪着被子,

 

“蠢东西!你才没有杀人,杀人的是我!”

宗太的声音在脑中响起,

 

“我还是不行啊……”

 

“蠢货!不要放弃!”

“给我活下去啊!”

 

靠着杀人活下去么……

对不起,宗太,

我还是做不到啊。



但是,我会努力想办法活下去的,

和你一起。

薄荷糖味燒雞翅

达尔文游戏里面宗太的临摹结束了

超级喜欢宗太

我觉得我可以去开个美黑院

第一张是原图

以我这个耐心我也懒得细化空白很多线条也不流畅

有些阴影什么的画完发现没有加

但是我懒

最后

还是

( ͡° ͜ʖ ͡°)✧


达尔文游戏里面宗太的临摹结束了

超级喜欢宗太

我觉得我可以去开个美黑院

第一张是原图

以我这个耐心我也懒得细化空白很多线条也不流畅

有些阴影什么的画完发现没有加

但是我懒

最后

还是

( ͡° ͜ʖ ͡°)✧


樱狂

宗太!

这孩子太可了

我又掉入了冷圈(っω-`。)

p1描改,p2动画原图,p3名场面片段的一个场景(冰墙就是参照这个的)

宗太!

这孩子太可了

我又掉入了冷圈(っω-`。)

p1描改,p2动画原图,p3名场面片段的一个场景(冰墙就是参照这个的)

野生五更
女主好强我好爱【对不起我把女主...

女主好强我好爱【对不起我把女主画丑了】

女主好强我好爱【对不起我把女主画丑了】

樱狂
能看到就是缘分~ 想看宗太和小...

能看到就是缘分~

想看宗太和小翠同框

嗯......自己画!

能看到就是缘分~

想看宗太和小翠同框

嗯......自己画!

叶竼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宗太贼帅

都是一些截图|•'-'•)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宗太贼帅

都是一些截图|•'-'•)و✧

淼饮咖啡茶酒_不定期上线

相隔许久,总算有时间把这画赶完出来了,比较习惯用画板画画了,也找到好用的笔。以后有时间再画喜欢的与想画的画~

p.s. 

本人是个冷门画手~兴趣太多,不固定一个喜欢的兴趣与类型,画画也是,咯呵呵呵呵~


相隔许久,总算有时间把这画赶完出来了,比较习惯用画板画画了,也找到好用的笔。以后有时间再画喜欢的与想画的画~

p.s. 

本人是个冷门画手~兴趣太多,不固定一个喜欢的兴趣与类型,画画也是,咯呵呵呵呵~


跳坑专业户の林蜗牛al

【宗太と私】《隔壁的少年》情人节篇1

  ■昨晚的突发奇想,慎点!!!满足私心的!!!

  ■第一人称自述。(第一次写,不太会不太会)

  ■本篇设定是邻居熊孩子宗太与高中生的我。

  ■这个“我”的性格几乎是按照这个写文的傻X性格来定的,草。

  ■这篇是情人节设定!过了我也要写!

  ■不会出现除了动漫角色名之外的人物。

  ■ooc警告

  ■不喜勿喷!

  

 

  —

  明天就是情人节了,在高中里,这种节日可热闹了,班上的同学们都在议论着这个话题,不出意外的话,最受欢迎的几个男生女生都会收到很多巧克力吧。

  邻座的朋友一脸兴致地转过头来看向我,我心下一咯噔,就知道她要问什么了。

  “...

  ■昨晚的突发奇想,慎点!!!满足私心的!!!

  ■第一人称自述。(第一次写,不太会不太会)

  ■本篇设定是邻居熊孩子宗太与高中生的我。

  ■这个“我”的性格几乎是按照这个写文的傻X性格来定的,草。

  ■这篇是情人节设定!过了我也要写!

  ■不会出现除了动漫角色名之外的人物。

  ■ooc警告

  ■不喜勿喷!

  

 

  —

  明天就是情人节了,在高中里,这种节日可热闹了,班上的同学们都在议论着这个话题,不出意外的话,最受欢迎的几个男生女生都会收到很多巧克力吧。

  邻座的朋友一脸兴致地转过头来看向我,我心下一咯噔,就知道她要问什么了。

  “诶,你有要送巧克力的对象吗?”

  看着对方眼底的戏谑,我可就明白了这家伙在明知故问。

  我在心底思考了一会,想到的第一个答案居然是隔壁家经常闯我房间的臭小鬼?好像我接触的异性也就只有他了,不行不行不行,换一个的话……我是个宅女啊,现实中的人基本上没注意过啊!!!

  于是我默默地开口:“……貌似,没有呢。”

  朋友也知道我会这么说,虽然顿时兴致缺缺,但却很快调整了回来,又道:“那你就做义理巧克力给我呗,我也想试试你做的咋样!”

  ……你这个有对象的人,不怕那家伙把我摁在地上打?

  心里虽然这么说着,但面对她的一脸期待,我无奈点头:“好,给你做,不过现在做还来得及吗,明天都情人节了。”

  “来得及来得及,回头看我给你发的教程视频!而且我也是今天才开始做的!”

  “……”

  朋友的男朋友君,你挺住啊。

  —放学后。

  整理好笔记本,我一抬头就看见朋友的笑脸。

  她招呼着我一起去买材料,我摸摸钱包,放心地答应了。

  幸好老妈出门前给了多点的生活费,要不然连这些东西都买不到了。

  “便利店人真多啊啊……”朋友面如死灰地看着拥挤的便利店。

  我汗颜,赞成地点头。

  这离学校不远的便利店果然被占满了。

  我想着也不能让朋友白期待了,于是说道:“我们去远一点的便利店吧。”

  她叹了口气,“行吧,不过要花时间打车诶,你的门禁没问题吧?”

  “没事,我爸妈前几天因为情人节而去旅行了。”零花钱变多的真实原因,泪目。

  “哈哈哈好惨,走了走了,上车!”

  直到下了公交车,我才想起那间便利店离臭小鬼的学校很近啊,但是一看到朋友兴奋的脸,我也不好说要换地方。

  希望不要碰到臭小鬼就好!

  进到了便利店里,却被这些小个子们惊到了。

  原来小学生也过情人节吗???

  怎么还有女孩子带男孩子进来一起挑巧克力的啊!

  ……是我落后了吗?

  倒是朋友一个劲地说着好可爱好可爱。

  不和你计较。(微笑.jpg)

  挑材料的过程伴随着她的骚扰,要不我还是在巧克力里下毒吧。

  材料基本上挑好了,却在包装上犯难了,到底是选很多人选择的粉色,还是按照自己的喜好来选蓝色呢?

  犯难。

  一旁的朋友早就抓了粉色的包装纸了,又继续看着那帮小孩子们的购物,就像是妈妈看小孩一样。

  没救了。

  还没叹口气,她却突然大叫一声:“快看!”

  然后扯着我的衣服拼命摇晃。

  我赶紧制止了她的摇晃,“什么啊,这么激动。”

  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就看到了一众小女孩围着同一个人。

  ……?

  那人好像是隔壁小鬼?

  宗太一脸的不耐烦,显然是被那些女孩们拉进来的。

  受欢迎真可怜(?)

  啊,对上视线了。

  青蓝色的眸子直直地看了过来,毫不避讳地。

  他突然就朝这边走了过来,还带着一帮女孩子,她们的眼神看得我心里有点慌慌的。

  “你在这里做什么。”

  是清润的少年嗓音。

  虽然拽拽的。

  我不明所以,“我在买东西啊。”

  然后收到了一个你是傻*吗的眼神,宗太又问道:“为什么买这些东西?”

  问为什么,除了做巧克力送人,还能做什么。

  一旁的朋友却抢先一步开了口:“我们是来买做巧克力的材料,这不明天就要情人节了嘛。”虽然这厮对情人节不感兴趣。

  我总觉得她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不过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至少她愿意替我说话,那我也没什么好计较了。

  见宗太的目光从朋友身上移到了我身上,我忙不迭开了口:“啊,只是给她做义理巧克力而已,你看我一个死宅,哪里来喜欢的……”

  人字还没说出口,我就看到他突然沉下来的脸色,顿住了话语。

  不过,安静没有持续很久,站在他旁边的小女孩开口了:“宗太,我们一起去挑巧克力吧。”

  宗太睨了她一眼,回绝了:“我走了。”

  然后自顾自地离开了。

  ???

  留下了一群不明白他离开原因的孩子,我也不明白可我不是孩子。

  小女孩们报团讨论了一下,决定自己挑巧克力,又跑远了。

  然后朋友冷不丁来了一句:“真好啊,纯洁的友情,还可以一起给喜欢男孩子挑礼物。”

  ……的确挺好的。

  可你捂着嘴笑啥呢。

  朋友一把勾住我的脖子,凑了过来:“哎,我觉得刚刚那个孩子喜欢你啊。”

  啥?

  我慌张的要开口,却突然被口水呛到了,一个劲地咳嗽了起来。

  她顺了顺着我的背,又刺激了我一句:“女人的第六感可准了。”

  我去你*的第六感!

  “别瞎说,差这么多岁,老牛吃嫩草异想天开呢。”

  “哈哈哈谁吃谁还不一定呢。”

  “ghs?”

  “嘿嘿。”

  我白了她一眼,随手抓了几个包装袋就拉着朋友结账去了。

  所以为什么那臭小鬼在便利店门口?还拽拽地靠在栏杆上,草,怪帅的。

  朋友拿手肘撞了我一下,我唔了一声,往前踏了一步。

  宗太抬眸看了过来,直起了身子往这边走了过来,“慢死了。”

  “……”

  朋友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突然之间就和我say goodbye了。

  ???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我捂着脸,今天该出现多少个问号啊。

  情人节灾难吗。

  还没叹口气,就被宗太拉上了公交车。

  他的身高正好在我的胸口前,手劲也大,我一个踉跄地被他拉上了车,然后把那个拉我上来然后自顾自坐下的臭小鬼一起付了车钱。

  虽然司机看到他直接进去的表情真的挺滑稽的。

  我扶着杆子,摇摇晃晃地走到他身边坐下,大大地呼了一口气,总算可以休息会了。

  虽然对朋友的那一番话还是有些在意,可我却不认为会是那样的。

  余光瞄了一眼宗太。

  他正撑着脸靠在车窗边,青蓝色的眸子映出街边的景物,头发有些炸毛,如果忽略身上散发着的低气压,还是很可爱的嘛。

  我抱着购物袋,有些不习惯这种安静,想了想,又问道:“小水呢?怎么没和你在一起?”

  宗太这才开口说了一句:“她回家了。”

  我哦了一声,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好清点一下购物袋里的东西齐不齐了。

  不过小水回家就好,还以为的宗太把她扔下了,那么可爱的女孩子要好好保护才对!

  宗太的眸子微转, 看向正在看购物的某人,眸底含着不知名的情绪。

  以至于下车后走在路上也没吭一声。

  我对这安静感到迷茫。

  只在进家门的前一刻和他道了别,虽然感到疑惑,但我还得做正事呢。

  打开手机就看见了朋友发来的视频,下边还在叽叽喳喳地八卦,我叹气,回了个表情包就拿着购物袋进了厨房。

  晚饭吃的是便利店买来的饭团,虽然是咬在嘴里,然后一边布置着材料。

  我的手工活还是挺好的,很快捣弄清楚了这个教程,就开始动工了。

  半个小时后。

  好了好了,就等他自然冷却就大功告成了!

  我满意地看着填满巧克力的模具,发了条讯息给朋友,向她宣告这个好事。

  不过做了这么多,除了送几个关系好的朋友外,也给隔壁的小水也送一个吧,宗太的话……也不知道他喜不喜欢巧克力,干脆也送一个好了。

  这么个方法,我就觉可以,在这段时间里还可以去洗个澡。

  

  

  自己配个图

  

  

  

  

  (蜗牛:我在写什么?我不知道?啊?我写了东西吗?这是啥?这么垃圾的文一看就知道是我写的,呜呜呜呜呜我是菜,我是屑)

🌙月见山

【达尔文游戏】一个当全涉谷停电时只有铃音的分析室还能超级制冷的故事

是主角团D游戏外的日常生活,因为没有游戏中那么紧张所以全员沙雕了起来(狗头保命🙆


强行凑了一下龙司&小水,雪兰&龙(真的真的微量,放心食用


灵感来源于漫画62话,龙司和小水到分析室前的剧情和漫画基本一致。


私设一堆,看过且过🙇

---------------------


“那个,珠华小姐,是我……”

小水站在珠华的房间前,小心翼翼地敲了敲门,

……

没有回应。


是盛夏,乌鸦们最近难得很闲,那个变态的GM暂时没有弄出来什么奇怪的活动。

风很燥热,是让人饥渴难耐的天气。


小水乖巧地站在房门...



是主角团D游戏外的日常生活,因为没有游戏中那么紧张所以全员沙雕了起来(狗头保命🙆


强行凑了一下龙司&小水,雪兰&龙(真的真的微量,放心食用


灵感来源于漫画62话,龙司和小水到分析室前的剧情和漫画基本一致。


私设一堆,看过且过🙇

---------------------

 

“那个,珠华小姐,是我……”

小水站在珠华的房间前,小心翼翼地敲了敲门,

……

没有回应。

 

是盛夏,乌鸦们最近难得很闲,那个变态的GM暂时没有弄出来什么奇怪的活动。

风很燥热,是让人饥渴难耐的天气。

 

小水乖巧地站在房门前,风撩起她的短发,脸上有着隐约的汗珠,

她耐心地等了一会,一边听着房间里的动静。

 

[“嗯/哈 /…/啊/…/轻/点…”]

 

“.…..!!”

 

房间里传来断断续续的喘息声。

 

“珠…珠华小姐!?”

小水有些不敢相信,试探性地提高了一点声音,一只手手局促不安地缩着,另一只手手小心地敲着门。

 

“小水还是那么磨磨蹭蹭的,直接进去不就好了。”

宗太不满的声音在脑中响起,

一听这声音就知道小姐姐在和大哥哥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了啦,小水真笨。

 

“不、不行的宗太!珠华小姐可能是有什么事…….”

 

等等,刚才珠华小姐是不是把要先生带进房间里了……?

小水不可思议地眨了眨眼睛,正在敲门的手突然停在半空中,脸蛋涨的通红。

 

当年小水仅仅十一岁。


“怎么了小水?你也找珠华有事吗?”

正当小水愣在原地不知所措时,龙司的声音从她身后响起。

小水猛地转过身,两只手撑在龙司同样被汗浸湿的腰上,红着脸推开他。

 

龙司回头看着自己腰间那双纤细的手,懵逼了一下,

“喂喂…!怎么了?!”

龙司看着小水红着脸晕乎乎的表情还有摇摇晃晃的步调,莫名觉得很可爱。(?)

“路都走不稳,不是珠华欺负你了吧?!?”

“不、不是的!珠华小姐在里、里面……现在无论如何也不能打扰她…!”

小水低着头,脑袋晕乎乎的,一想起刚才的声音整个人就像蒸汽机一样红到冒烟。

是天气太热了吗……


“可是士明让我找她的说……”

龙司一边被小水莫名其妙地推着往前走,一边噘着嘴嘟囔着要回去,

“不、不行不行!……对了!天气这、这么热,我们先去铃音小姐那里降一下温吧!!珠华小姐一、一会也会来的!”

小水晕乎乎的,说话也磕磕巴巴,只顾着推走龙司,

“不过珠、珠华小姐没有在里面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也、也没有发出奇奇怪怪的、的声音,要先生也没、没有和珠华小姐一起到房间里去……”

小水一边走,一边小小声地跟龙司狡辩着。

 

龙司听着房间里传来隐隐约约的声音,好像明白了什么。

回过头仔细看一下小水红扑扑的脸蛋,

小水小学还没有毕业吧……现在连小学生都知道这些了吗…….

 

话说小要和珠华都还是高中生吧……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精力旺盛。

 

【分析室】

难得的休息日,铃音可以在分析室里默默地写一会作业。

在全涉谷停电时在自带超级空调的分析室里写作业真是悠闲啊……

 

空调很凉爽,旁边是小水小姐不久前送的冰沙,(准确来说应该是宗太先生做的)。还有雪兰小姐之前送过来的普洱茶,很好闻。

 

美中不足,

她的旁边是嗷嗷乱叫的犬饲。

 

半小时前,

被揍得鼻青脸肿的犬饲摸进来找要,准备把他揪到雪兰那里也接受一下爱的教育。

然而他找遍了整个血盟大厦,还是没看见要的身影,甚至只遇见了一脸不明所以也在找人的小水。

 

“啊啊啊啊烦死了——”

·鼻青脸肿而且满头大汗而且气喘吁吁·郁闷地蹲在走廊上。

 

恰巧路过要去分析室的铃音默默地暼了他一眼,

犬饲小朋友看到希望似的,一把跳起来感动地抓住铃音的手,

“铃音姐姐,救救孩子!”

 

于是,铃音默默地把犬饲带到了分析室,让他自己看着监控找要。

“血盟里每一个角落(大概)都有监控,包括卫生间,是可以找到要先生的。”

铃音想了想,稍微分析一下半小时前珠华和要奇奇怪怪的举动,好像知道了什么东西来。

“不过最好先不要去找要先生,他有事……”

 

没等她说完,犬饲已经兴致勃勃地盯上了屏幕,

并且乐此不疲地盯了半个小时。

 

 

“……!!救、救救我…..”

犬饲忽然倒在了沙发上,夸张地捂着胸口,眼睛不停地眨巴着,

“日!眼睛都要瞎了我还没找到要那个混蛋!雪兰会打死我的!”


铃音默默地抬起头,暼了他一眼,

“犬饲先生,其实珠华小姐的房间是没有监控的。上次有安装上去,但是不久被珠华小姐破坏掉了。”

铃音看着犬饲懵逼的表情,耐心地补充道,

“你没有找到要先生,小水小姐也没找到珠华小姐,而现在唯一没有找过的地方是珠华小姐的房间,可以推测他们大概率是在珠华小姐的房间里。”

犬饲眼睛一亮,从沙发上跳起来,

“珠华房间对吧!?小要等着我来了!!”

 

铃音稍微怀疑了一下自己的表述能力,

“是我没说清楚吗,很明显要先生和珠华小姐现在是不能打扰的……”

“不对,我说的非常清楚,可能是犬饲先生太蠢了…….”

 

犬饲一脸激动地拉开分析室的门,然后措不及防地和刚到的龙司duang的一下撞到了一起。

旁边的小水看着这个场景有一点点怪异,悄咪咪地把龙司拉开,然后把懵逼的犬饲送到铃音那里。

 

铃音冷静地安抚好炸毛的两人。

然后默默地把作业收起来,

果然不行,作业写不了了。

 

“小水小姐,龙司先生,你们来做什么?”

“那、那个,不好意思,外面有一点点太热了,我和龙司先生是来避、避暑的……”

铃音稍微挑了一下眉,

避、避暑?

小水被铃音稍稍不可思议的表情吓到了,误认为铃音看出来什么蹊跷来,

“那个!我和龙司先生刚刚没有路过珠华小姐的房间!也没、没有听见什么奇奇怪怪的声音!真、真的!没有骗人!”

旁边看着小水狡辩的龙司沉默了一下。

异能什么的忽略掉就好了对吧。

 

铃音歪了歪头,

珠华小姐和要先生声音果然有点大了,按理来说每个房间的隔音效果应该很好……

 

犬饲一脸懵逼地看另外三人,龙司把他扒到一边小声地解释了一下。

傻乎乎的犬饲同学终于恍然大悟,

随后他就沉默了。

好像被无缘无故塞了一嘴狗粮??

 

于是,就有了四个人沉默地排排坐在沙发上避暑的场景(?),气氛无比微妙。

 

 

许久,

刘雪兰一手托着红酒杯,微笑着走进来,

只见面无表情的四人默默地看了她一眼。

脸上有隐约的汗珠,面色红润,后腰处的衣服已经被汗浸湿,紧贴在纤细的腰上。

看您热的,

果然还是来蹭空调的吧。

 

“那个——我老公呢?”

刘雪兰摆摆手,和大家并排坐下来,看着犬饲随口问了一句。

犬饲顿时汗毛直立,磕磕巴巴地狡辩道,

“啊……那个…..就是….小要啊…..嗯…..就是就是…..有事…..对、对没错…..小要有事,急事…..”

 

刘雪兰没有回答,淡淡地抿了一口手上的红酒,然后暼了犬饲一眼,

犬饲被吓得不轻,一把抱住旁边的龙司,大呼“救救孩子我不想死”。

龙司鄙视地看了他一眼,无情地把他的手臂扒开,自己默默地往角落的小水那边靠了过去。

 

“啊啊,其实我都知道了啦,士明告诉我了。现在年轻人就是精力旺盛啊。”

雪兰难得没有威胁犬饲,抱起手舒服地翘着腿靠在沙发背上,

果然,分析室的空调就是给力。

 

犬饲瑟瑟发抖地躲在铃音身后,铃音冷静地安抚好他,然后抬头看了一眼刘雪兰。

“雪兰小姐……”

“哦哦,那个谁啊,我也感觉到了。”雪兰随口答应了一声。

 

她咕噜一口把剩下的红酒喝完,

“别躲躲藏藏的,学学我老公还能光明正大偷情,是吧,龙。”

 

“哎呀,不小心被发现了。”

龙快乐地从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走出来,在众人一脸不可思议的注视下,极其自然地坐到刘雪兰的旁边。

他随手抹了抹脸上的汗珠,薅了薅长发,把紧贴在自己脸上的几撮发丝顺好。顺便脱下西装外套,调整了一个姿势,舒服地和雪兰靠在一起。

“人家也是刚到的嘛,就是在隔壁房间坐了一会。”


雪兰没回答,微微一挑眉,

“哦哦,也没什么事,我就是来找雪兰你耍的啦,毕竟刚来日本嘛。”

 

“你在异世界的时候和犬饲待了多久?学了这么多骚话?”

“没有没有,承让啦。”                      

“其实是铃音小姐这里的制冷太给力了,我们那边不小心停电了啊哈。”

 

犬饲蹲在一边敢怒不敢言。

我没有说骚话!没有!才没有!

铃音警惕地拽着崽子们往旁边挪了一点。

 

【走廊】

珠华挽着要的手臂,两人说说笑笑地往铃音的分析室走去。

“小要果然是第一次吧…….有一点点疼哦……”

“珠华不也是吗,我现在腰还酸着……”

 

铃音其实大老远就听见了两人的声音,

她站起来,默默地打开门,

行吧,等一下就带珠华小姐和要先生去枫姐那里学习一下两性知识。

铃音回头看了一眼里面沉默的另外五个人,

我们走了之后,应该不会出什么岔子吧……

 

 

两人来到门口,铃音悄悄地拉住了珠华。

“怎么啦小铃?”

铃音郑重地托住珠华的手,

“以珠华小姐你的身体强度,和要先生是没有问题的……有带措施吧?”

珠华愣住了,回想了一下当时的场景,

“哎呀呀……好像没有哦。”

 

珠华心不在焉地摆摆手,接着晃进了凉爽的分析室。

留下铃音风中凌乱。

 

【半分钟前的分析室】

珠华被叫走了,要 做贼似的摸进分析室里。

一进门,他就感到一种微妙的气息,尴尬地转过头,

是在沙发上排排坐面无表情地盯着他的五个人。

 

“哈,哈,哈,大家早上好啊……”

要挠挠头,面对五人的迷之凝视僵硬地摆了摆手,

 

“那个,现、现在是下午……”

小水悄咪咪地提醒了一句。

 

空气安静了几秒,

龙司带着小水悄悄地出去了,

犬饲莫名觉得自己现在必须离开修罗场,甚至使用异能【韦驮天足】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跑了出去。

 

分析室里只剩下一脸尴尬的要,莫名恐怖的雪兰、兴致勃勃看戏的龙还有刚进来的珠华。

 

“我说啊老公,我还等着你给我生孩子呢,怎么?当初我看在老公你还未成年的份上没强要了你,现在可好了?”

雪兰淡淡地暼了一眼两人。

“那个……”

“什么啦你个混蛋女人!小要才不是你老公!”

要刚张开口,珠华已经气势汹汹地冲到雪兰面前,

“要不是我现在还疼着,你已经死无全尸了!”

 

“哟哟哟,真凶狠。”

雪兰笑眯眯地看着珠华背后的要,

“嗯?老公你不阻止一下吗?我这种小弱鸡可是要死无全尸咯。”

 

倒是龙往刘雪兰那里凑了一点,想了想,然后又默默地退回去看戏,

要尴尬地摸一下头,乖巧地把骂骂咧咧的珠华哄回去,

一边朝雪兰敬畏地鞠了一个躬,

“雪兰老师您不是弱鸡,真的……”

 

要和珠华被反应过来的铃音拉去做两性教育了。

 

 

【两个小时后的分析室】

铃音带着珠华和要刚从枫姐那里回来。

她把两人哄回去,打算去分析室看看有没有出什么事。

 

“喂喂,我说,大家大多作为成年人为什么会玩这种过年躲在被窝里玩的游戏啊!?”

“啊,不、不好意思,我以为大家会喜欢的……”

“龙司先生,请不要输了就怨别人好吧?”

“才没有……耶!!我结婚了!快祝福我!”*

(*这里的结婚指游戏角色结婚。)

“珠华和要君走了真是舒服,都说了不要派狗粮啦他们就是不听……喂喂!到我掷骰子啦!”

 

分析室里传来奇奇怪怪的声音,铃音皱了皱眉,犹豫了一下,推开门,

不亦乐乎一片狼藉。

 

除了她,珠华和要,几乎她所有认识的人都挤在分析室里。


龙司和犬饲带头激动地坐在地上玩小水带来的大富翁,

 

一边刘雪兰和龙独自霸占了沙发,两人并排坐在一起愉快地碰杯喝酒。

 

利克、木莲和冬冬好奇地看着电脑屏幕上犬饲推荐的光之美少女。

 

玉兔作治和伊野凛默默地霸占了空调周围的位置,舒服地吹着风。

 

小水甚至把宗太叫出来,贴心地给每个人造了一块冰。

 

西朗组的兄妹快乐地朝她挥挥手,

“铃酱!回来啦!?你家空调真的给力!贼爽!”

 

铃音的太阳穴突突地跳动着。

满屋子的汗臭......

分析室绝对不能要了。

 

她看向了自己挂在门后的狙击枪,

心想着就算是狙击枪但是也可以近距离杀人的对吧。

 

哦,要先生吩咐过绝对不可以杀人…..

绝对不可以杀人……

不可以杀人……

可以杀人……

杀人。


今天又是核平的一天呢。


—————————————


【冷知识】

宗太其实并不是每个比他大的人都会叫‘大哥哥大姐姐’,漫画里,宗太管珠华那样年轻又好看的叫‘小姐姐’,管龙司那样的叫‘老兄’。

颓

宗太真的太可了,我可以!!(疯狂尖叫)

宗太真的太可了,我可以!!(疯狂尖叫)

氢的氕氘氚

重发一遍。。。


因为没料到水彩干了之后和没干的时候色差那么大


(第一张是干的)


画不出宗太万分之一的帅气(哭)


强烈安利达尔文游戏,真的超好看!!!


献丑了~

重发一遍。。。


因为没料到水彩干了之后和没干的时候色差那么大


(第一张是干的)


画不出宗太万分之一的帅气(哭)


强烈安利达尔文游戏,真的超好看!!!


献丑了~

跳坑专业户の林蜗牛al

【宗太と私】《隔壁的少年》情人节篇2

  ■突发奇想,慎点!!!

  ■第一人称自述。(第一次写,不太会不太会)

  ■这个“我”的性格几乎是按照这个写文的傻X性格来定的,草。

  ■不会出现除了动漫角色名之外的人物。

  ■ooc警告

  ■不喜勿喷!

  

  

  —

  我换上平时的宽松睡裙,高高兴兴地哼着歌,走到厨房看巧克力的状况。

  已经成型的差不多了,不过还得等等吧。

  我拿起桌上的手机,蜷缩着双腿坐到了沙发上,按期给爸妈发我回到家了的信息,然后点进拼命发消息过来的朋友聊天框,十分无奈地回了她一个表情包。

  她说来说去不过就是说自己分析了宗太的一言一行,然后得出结论宗太喜欢我balabala...

  ■突发奇想,慎点!!!

  ■第一人称自述。(第一次写,不太会不太会)

  ■这个“我”的性格几乎是按照这个写文的傻X性格来定的,草。

  ■不会出现除了动漫角色名之外的人物。

  ■ooc警告

  ■不喜勿喷!

  

  

  —

  我换上平时的宽松睡裙,高高兴兴地哼着歌,走到厨房看巧克力的状况。

  已经成型的差不多了,不过还得等等吧。

  我拿起桌上的手机,蜷缩着双腿坐到了沙发上,按期给爸妈发我回到家了的信息,然后点进拼命发消息过来的朋友聊天框,十分无奈地回了她一个表情包。

  她说来说去不过就是说自己分析了宗太的一言一行,然后得出结论宗太喜欢我balabala的,仿佛一个没谈过恋爱的人。

  ……虽然我也没有。

  她没有回信息,多半是去洗澡了,我也愉快地玩游戏去了。

  然后这个我以为去洗澡的朋友突然一个电话滑了出来。

  饶了我吧!

  我哀叹,但还是点了接听键。

  刚点进去,她突然喊了出来:“我的巧克力废了啊!!!”

  我自觉地把手机移远了点,然后说道:“怎么个废法?会毒死人?”

  “你大*的,”这么说着,她打开了摄像头,拍到了那碗里的巧克力浆。

  我寻思这看起来也不错啊,“看起来……没什么问题?”

  她拿起一旁装着白色颗粒物的玻璃瓶子,往摄像头这里凑了凑,“我刚刚,我刚刚想吃点糖来着,没想到我给放了盐进去!然后这巧克力浆也是咸咸的啊!”

  “……”我扶额,“重新做吧,我怕你毒死你的男朋友君了,我也怕你毒死我。”

  朋友无奈的说了声好,关了摄像头,手机被啪嗒地一声放在桌上,又说道:“哦对了,我打电话给你可不是只为了这件事呢。”

  “嗯?”我应了一声,把电话框缩小,又继续肝游戏了,今天新池开了,我可得好好肝点资源来。

  “我给你发的信息你肯定没仔细看吧。”

  “那可不。”

  “你要是仔细看的话,就知道我说得有多么头头是道了!我简直就是福尔摩斯二世好吧!”

  “自信过头了你。”

  “哼,今天那孩子脸色一沉的时候你不也注意到了?”

  “那孩子平时就都是这样的啊。”

  “No no no,他是在你说没有喜欢的人都时候黑脸的好吧。”

  “就你事多,做巧克力去。”

  “哈哈哈,怎么,突然害羞了?”

  “……”

  我承认那个小细节我有注意到,但是我一直不觉得相差这么多岁还会有那样的感情,毕竟孩子一般都不会喜欢比他们大的人吧。

  我一边听她哼着歌做巧克力的声音,一边思考着,但却没有想到一个能让我信服的说法。

  我他*的被迷惑了吧。

  把这些想法甩出脑袋,我又继续专心地肝关卡了。

  正想着困难关好难刷的时候,朋友突然又来了一句:“他是不是回家路上都没有和你说过一句话?”

  我手一抖,点进了简单关里。

  草!这个关卡我都刷了四回了啊!

  然而这个怒火被朋友的话浇灭了,默默地开口:“如你所言,福尔摩斯二世。”

  “哈哈哈,那不就对了,那孩子准喜欢你!不会错的!”

  “滚你*的。”

  朋友在电话后笑出了鹅叫声,然后说着要去洗澡了便挂了电话。

  我看着游戏主界面又思考了起来,又没有得到能信服的说法,索性退出了游戏,往贴吧去了。

  嗯……小学生会不会喜欢,高中生,发表!

  回复很快就来了:

  L1情感大沙雕:楼主是小学生还是高中生啊?

  L2开心就好:我觉得是高中生,小学生一般不会喜欢咱们贴吧的。

  L3小轱辘:小学也该进入青春期了吧,喜欢一个人是很正常的事,不分年龄性别,只是灵魂的相吸罢了。

  L4咚咚锵:赞同楼上。

  L5哗啦:赞同+1。

  ……

  陆陆续续刷了很多+1,我叹气,这点道理我也懂啊,算了,还是去看看巧克力好了没吧。

  模具是朋友推荐的海洋生物模具,都是些鱼啊贝壳啊什么的,挺可爱的。

  包装袋包装袋……

  我把购物袋倒过来,倒出了那些包装袋。

  等等,为什么在一众蓝色里混了一个青色在里边???

  我拿着这个青色感到疑惑,然后想了想今天挑包装袋的时候好像是急急忙忙抓了几个就走来着。

  啊啊都怪那个家伙!

  算了,买都买了,找个有缘人送了好了。

  我很干脆地一起包了巧克力,然后放进了冰箱里。

  走出厨房,关上客厅灯后,习惯地开了小灯,才进到自己的房间里走到小阳台上。

  晚风轻扫脸颊,很舒服。

  本来是要给这个阳台装上护栏的,可被我拒绝了,因为我就想着可以像现在这样吹吹风什么的,很舒服。

  直到隔壁搬来了一户人家,这阳台又刚好连结在一起,于是那臭小鬼就老爬过来闯我房间,可恶!

  我打开手机,刷着微博的资讯,好像最近又有新番了,嗯……这海报还挺精致,不知道剧情怎么样。

  “姐姐——”

  正刷着网友评论的我突然被吓了一跳,头猛地抬了起来,看向声源处。

  宗太正坐在这阳台连结处,双手撑在两旁,灯光照在他头上,落下一片阴暗,看不清他的脸色,但这不是重点。

  “宗太?!这样太危险了,快下来!”我赶紧把手机塞进兜里,连忙走过去站到他面前,双手也不知道该往哪放,只好焦急地搭在他两侧的石壁上。

  凑近后,他的表情就看得稍微清楚了些,只不过他坐在高处,我得仰着头才能看向到他的脸。

  还是一如既往好看的瞳色。

  宗太没有回复我的话,眸底却有一丝戏谑,他正低着头看我,似乎很满意这样的高度。

  我皱着眉,只想让他赶紧下来,尽管这里是四楼,但这也很危险啊,怎么不说话呢。

  我只好问他:“不下来吗?”

  他突然抬起了手,捧住我的脸,使劲往里挤着,眼底的戏谑已经不打算掩盖了,连嘴角都勾了起来。

  我*你*的,给我松手啊!还有你那一脸欠打的表情是要怎样啊!

  疼得我啊。

  然后他总算开口了:“姐姐,你这样子很好拿捏诶。”

  已经被捏了好吧!!!

  似乎是读懂了我的心理,他才不往里挤压了,反而捏着我的脸蛋不松手。

  我不明所以,但当务之急是让他赶紧下来:“好了你别玩了,快下来。”

  宗太不满地摇摇头。

  “……怎样你才下来嘛。”

  




  【发疯环节】

  我瞎想的房子构图

  

  

  

  

  (蜗牛:我爱宗太!!!这些个心理活动几乎代入的都是我的,真是不好意思啊hhh)

?

p1宗太p2小水


支持约稿

如图q版大头3r/个

企鹅号2994095346

后面几行过几天删

p1宗太p2小水


支持约稿

如图q版大头3r/个

企鹅号2994095346

后面几行过几天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