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达尔维拉

16.4万浏览    929参与
花栗鼠
《你来了,指挥使》 阿指第一人...

《你来了,指挥使》


阿指第一人称,都是我的翅膀~

盾叔的服饰来自敌敌


《你来了,指挥使》


阿指第一人称,都是我的翅膀~

盾叔的服饰来自敌敌



喊 麦 明 成 祖

占tag致歉 达尔维拉光栅透扇6r50成团

占tag致歉 达尔维拉光栅透扇6r50成团

所以是CarryFlag

金鱼 天使

(滤镜蛮好看的所以叠了。点头)

金鱼 天使

(滤镜蛮好看的所以叠了。点头)

咸鱼猫

达尔生日快乐~!

本图又名

《关于自己是个拖延症导致原定的河图根本画不完于是跑去素描本上摸了个狂草堪堪凑个河图这件事》

把原定的河图放最后了,,甚至还是草图,,鞭策一下自己赶紧把它完成不然又要拖好久,,

达尔生日快乐~!

本图又名

《关于自己是个拖延症导致原定的河图根本画不完于是跑去素描本上摸了个狂草堪堪凑个河图这件事》

把原定的河图放最后了,,甚至还是草图,,鞭策一下自己赶紧把它完成不然又要拖好久,,

.

【达尔维拉x女指挥使】 此岸彼岸

观前tips:

个人喜好写的,有部分私设

如果可以接受就 ↓

                                            ...

观前tips:

个人喜好写的,有部分私设

如果可以接受就 ↓

                                             


"达尔维拉……"

"又怎么了?"​

"你喜欢海边吗?"​

达尔维拉很无奈地望了我一眼,又转头看向夕阳余晖下无边无际的海面。

温和的阳光投射在海面上,随着波浪起伏,白色的碎片在晃荡。

达尔维拉想了片刻才告诉我,他​并不在乎。

"是吗,我挺喜欢的。"​

有两只海鸟振翅起飞,我在那个时候能够清晰地听见它们翅膀拍打水面的声音​,几声鸣叫,和海潮撞上岸边的声音。

                         TASOGARE

"达尔维拉听说过黄昏的故事吗?"​

那个时候我感受到我说出口的那点微弱的声音被巨大的浪花裹挟着带回海里了,但是不等达尔维拉回答,我就用手指向面前看不见尽头的海,继续说道。

 KATAWARE*

​"黄昏之时就是阴阳交界之时,据说那个时候能够看见平时看不见的东西。"

达尔维拉没有回答​。

"此时  就是  彼时。"​

不知不觉吹来的风停了,我只能放下手揉了揉干涩的眼睛。阿撒兹勒又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发着令人不快的怪笑: "指挥使如果总是说这种奇奇怪怪的话,小达尔也会感到很为难的。"​

"你回去。"​

黑影在笑声中消失了,夕阳也在我们沿着海边巡查的路上渐渐消散。

​暗青色的傍晚下,我最终站在一开始巡逻的地方和达尔维拉告别。

"达尔维拉,明天见。"​

海潮的声音越来越大了,好像要盖住我的声音。

"你是不是有什么想说的。"​他问。

如果向着交界都市的海的​对岸眺望,什么也看不到。我很喜欢海,落日中的海很温暖,所有的事物在温暖的光辉中都是温暖的。

如果看不到尽头的话一定没有尽头吧。

我还是什么也没说出口,所以我说。

"怎么会呢,达尔维拉,明天见。"​

浮动的海面,海岸,我听到,巨大的声音。​

在海的对岸发出的巨大声音。​



                                                       

感谢观看!

*KATAWARE:彼乃谁之时

黄昏之时参考了《你的名字》中讲过的。

.

感谢你陪伴了我五年时光,从我的11岁至16岁。

达尔维拉,生日快乐。

祝你永远幸福。

                2022.4.1


ps最后面那张是朋友给的

感谢你陪伴了我五年时光,从我的11岁至16岁。

达尔维拉,生日快乐。

祝你永远幸福。

                2022.4.1



ps最后面那张是朋友给的

折光织冥蜮浮影

若能与你同行

20220401达尔维拉生贺

达男指,微梦向

第四个生日,很荣幸与你共度


工作日。

指挥使最近的日程排得很满。无论外勤还是文书都明显超过原来的工作量,每日除了东奔西跑做人形电池,就是在办公室翻各种各样的文件与消息。熟识的工作人员都惊讶于年轻人忽然的积极,早出晚归不说,就连工作间隙的休憩时间,也不见他安静旁听同事聊天时温和的笑意。

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里见茜在监控系统上特意辟了个小窗去看他的动向,越看越觉不可思议。在终端上敲敲打打了许久发出的状似不经意的关心,回应也只是敷衍的开脱。

看来我平常留下的印象真是太差啦。他对着监控不熟练地摆个鬼脸。就算是这样,茜也不用每天都盯着我啊。...

20220401达尔维拉生贺

达男指,微梦向

第四个生日,很荣幸与你共度


工作日。

指挥使最近的日程排得很满。无论外勤还是文书都明显超过原来的工作量,每日除了东奔西跑做人形电池,就是在办公室翻各种各样的文件与消息。熟识的工作人员都惊讶于年轻人忽然的积极,早出晚归不说,就连工作间隙的休憩时间,也不见他安静旁听同事聊天时温和的笑意。

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里见茜在监控系统上特意辟了个小窗去看他的动向,越看越觉不可思议。在终端上敲敲打打了许久发出的状似不经意的关心,回应也只是敷衍的开脱。

看来我平常留下的印象真是太差啦。他对着监控不熟练地摆个鬼脸。就算是这样,茜也不用每天都盯着我啊。我有在好好努力的。

什么时候这么不解人意了。监控员愤愤把画面丢到远处,半刻后又拖回视野里。

但能时时以温柔透明的心境去与所有人同悲喜,这样的少年反过来也一样容易被读懂所思。

一天里不知第几次在档案室见了送回工作内容的指挥使,安托涅瓦乘着方舟近前来,思索时身形如逐流的鱼略有浮沉。她自然能看出他心不在焉,偷得这一瞬闲暇便立在档案柜前发愣。

于是临近下班时间,樱花般轻盈的女性敲响了指挥使办公室虚掩的门。

少年仍旧在那里,将视线从电脑屏幕上移来,带着稍显倦意的神色。

“这么晚了还在工作吗?”

“嗯..想把今天的内容完成嘛。”

见安托涅瓦凑上来,指挥使有点忙乱地关掉计划表,回头时正对上她怀疑的注视。

“最近的安排都没有给我看吧?”安托涅瓦俯身过来微笑着,指挥使却读出小小的压迫感,“总不会是偷偷接了危险的委托?”

听到这种推断,指挥使反倒松了口气的模样。“怎么可能啦..我的追求可是平平淡淡地做咸鱼呢。”

“真的吗?”安托涅瓦相信他的话,只是问不出缠绕他的心事,“那就这样蒙混过关啦,不过……”

她轻点指挥使的额头。

“不可以一直超负荷运转哦。好好休息也一样重要。”

屋内灯光微不可查地暗了一瞬,金发的影守沉默地于暗影中离去了。该说的话由神使代为说出,或许比自己更有说服力吧。

由此,他也并未听到指挥使数日来心神不定赶工的原因。

“知道啦,不用太担心我,不过..”

趁恰当话题的时机,他犹豫了一刻。

“安托涅瓦,我想请一天假。”


怎样才能让某人意识到存在的意义?越接近终端上标记的日子,这个问题就越频繁地出现在指挥使心里。怎样才能清晰地传达,一直以来想要说的话..

入夜,他坐在床边,思路杂乱的日程打开又按灭。关于他的生日,指挥使其实想了很多方式,又自己一个个否决掉。

他说不清自己在担心什么——每次看向达尔维拉时那无悲无喜的面具,每次察觉淡金的眸子不着痕迹地移开,每次耳边回响恶魔的窃笑……每一次,每一次都好似在提醒他,“你并没有走进他的生活”。

……。

他正对着床头柜的棋盘兀自出神,熟悉的声音于模糊的黑暗中响起,以致指挥使一时觉得那来自想象。

“这么晚了,在发什么呆。”

如果一直以来都是自己一厢情愿的刻意安排呢?

“啊,达尔维拉..”

如果他依然拒绝感情,只想做听从命令的工具呢?

“在想后几天的安排啦...”

青年沉默地近前来,轻轻抽走指挥使手里的终端。指挥使猛一惊,慌乱地伸手要夺。

好在他并没有看,只是把终端放在一边。

“一定要加班的话,据说早起比晚睡要好。”达尔维拉的声音也好似融在黑夜里,“你最近..”

他忽然收住声音,把剩下的话吞回去。指挥使注视着他,又看不清他的表情。

“..早点休息。我回去了。”

是又如何呢?

“等、等一下!”

就算不被留意也想说出的话,就算无疾而终也想做的努力——

“达尔维拉,我想抽一天四处转转……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

“..什么时候?”

“4月1日。……”

脱口而出的日期。你的生日。

不过按以前的经验来看,立刻就会被“没兴趣”之类的答话否决掉吧。

“嗯,如果不想去的话也——”

“……没必要。”

年轻人脸上的表情如何,影守自然是看得分明。他也意识到这话多有歧义,只努力让声音显得没有忙乱。

“我是说,没必要这样小心翼翼。”他斟酌了一下用词,“我会去的。

“胡思乱想会失眠。现在躺下,睡觉。”

丢下表情犹疑欲言又止的指挥使,达尔维拉照常隐入黑暗,看着他确实躺下来才准备离开。

指挥使未曾言明的想法,他又何尝不知。每次他投来遮掩不住的热切目光,每次费尽心思选择的表达方式,每次思考良久才敢接近的步子……多少次都给他真切拥有的错觉。

但他看到的又不止如此。

他见战场上纵览全局自如指挥的少年,身影如光耀眼;他见伙伴之间中笑意如暖雾的聆听者,从不吝惜助援。中央庭年轻的指挥使在他的注视中一点点成长,要以空白的稚弱的身躯背负整个城市的未来。

他在逃不开的黑暗里,在光芒背后的阴影里与恶魔为伴,——“那救赎不是为你备下”。

可若是取巧地将自己的行动解释为不愿扫了他的兴,私自将中央庭指挥使划为己有的罪责,是否便能消去几分?

至于自己究竟想要什么,他仍旧不愿承认。


特意保证了前一晚的睡眠,这天指挥使起得很早。

提前和中央庭打好招呼,指挥使毅然决然把终端关机,打算今天实实在在做个自由人。

想了想又打开了。

尽管巡查时候总忍不住三番五次去确认,他知道达尔维拉答应了就一定会来。待到见面的那一刻,心中不知来由的担忧也会消弭于无形吧。

指挥使穿惯了制服,翻遍衣柜才找到没穿过几次的休闲装。达尔维拉少有的对他着装的评价是“尽量别穿深色”,他偷偷留意了几回高校学园同龄的学生,但不知为何,买来的一身衣服搭配起来还是像制服。

指挥使本打算比约定时间提前一些下楼,没想到对方比自己来的更早。瞥见清晨阳光下金发青年时,他忍不住泛起不好意思的笑意,加快步子奔上前去。

影守伫立在早春的风里,柔顺的长发拂向一侧。他见少年来时有一瞬恍惚,似乎世界万物本该如此,第一次也是第无数次。

某一刻,他们不再是指挥使和神器使,也不是救世主与堕天使。他们只是相约出游的两个年轻人,一人正值生辰,一人决意要为他创造最好的记忆。


他们将从此处出发,一路漫行穿过整个城市。

他们将行过东方的古街,穿梭于由不同原因熟识的街巷。

他们将走入繁华的城区,如此处居住的无数人那样消磨闲暇。

他们将经过白日的侧城,猜度再过半日将有多少灯盏亮起。

他们将远望海中的孤岛,各自忆起不算遥远的往事。

他们将踏足灰色的旧城,沉默中思索相同或不同的事。

最后他们将止步钢铁的港湾,恰好见到红日落入浪涛,远处华灯初上。

他们难得有如此机会。

或许他们会路遇相熟的朋友,或许会悄悄避过无言的故人。

或许路闻黑门不可置之不理,或许碰上困难主动提供帮助。

或许指挥使会驻足树木毛茸茸的新叶前,或许达尔维拉会示意绿化带中闪过的野猫双眼。

饮料小吃顺手买了双份,打算坐车却没带零钱。不想被市民认出身份,掩护下赶快跑路要紧。

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见到新鲜事被分散了注意,再想不起原来的话题。

或是心意相通的沉默里,沉重的议题与欲言又止的回忆交杂成一时的出神。


指挥使的本意,只是和他一起看看这座自己守护许久的城市,他们本该拥有的生活。

和他一起不去思考那么多、承受那么多,至少就这一天过得轻松一些。而后在恰当的时间,说出在脑海里存留许久的话。


达尔维拉,我爱着这座城市、爱着生活于此的每个生灵。所以我选择与你同行这一程。

就算,这是我单方面强硬的安排,也希望与我同路的人是你。

你看,其实,我并不知道怎样才算一个合格的生日。

尽管我听说了很多,自己却并没有经历过。况且,我不也知道你愿意庆贺什么。

我可能猜不到你以前的生日是何种情形,这次如果我不在,你又打算怎样度过。

如果再早一点,再早一点遇到你的话……会有什么不同吗?

可是就算你再怎样逃避,再怎样封闭自己,我仍然希望你能听到。

认识你之后我才意识到,一个人的生日为什么值得庆祝。或许是为了经过的一岁与自己的成长,或许是为了一个聚集亲友的恰当理由。

但更重要的是,我想借此告诉你,我有多么感激你的诞生,多么珍视与你的相遇。

你不是工具、不是恶魔,你是我最重要的人,是我用此生的努力想要留住的恩赐。

因为有你存在,我会感谢这个世界。

无论如何,今天是你的生日啊。

一点点也好,希望能给你带来快乐。『若能与你同行』

工作日。

指挥使最近的日程排得很满。无论外勤还是文书都明显超过原来的工作量,每日除了东奔西跑做人形电池,就是在办公室翻各种各样的文件与消息。熟识的工作人员都惊讶于年轻人忽然的积极,早出晚归不说,就连工作间隙的休憩时间,也不见他安静旁听同事聊天时温和的笑意。

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里见茜在监控系统上特意辟了个小窗去看他的动向,越看越觉不可思议。在终端上敲敲打打了许久发出的状似不经意的关心,回应也只是敷衍的开脱。

看来我平常留下的印象真是太差啦。他对着监控不熟练地摆个鬼脸。就算是这样,茜也不用每天都盯着我啊。我有在好好努力的。

什么时候这么不解人意了。监控员愤愤把画面丢到远处,半刻后又拖回视野里。

但能时时以温柔透明的心境去与所有人同悲喜,这样的少年反过来也一样容易被读懂所思。

一天里不知第几次在档案室见了送回工作内容的指挥使,安托涅瓦乘着方舟近前来,思索时身形如逐流的鱼略有浮沉。她自然能看出他心不在焉,偷得这一瞬闲暇便立在档案柜前发愣。

于是临近下班时间,樱花般轻盈的女性敲响了指挥使办公室虚掩的门。

少年仍旧在那里,将视线从电脑屏幕上移来,带着稍显倦意的神色。

“这么晚了还在工作吗?”

“嗯..想把今天的内容完成嘛。”

见安托涅瓦凑上来,指挥使有点忙乱地关掉计划表,回头时正对上她怀疑的注视。

“最近的安排都没有给我看吧?”安托涅瓦俯身过来微笑着,指挥使却读出小小的压迫感,“总不会是偷偷接了危险的委托?”

听到这种推断,指挥使反倒松了口气的模样。“怎么可能啦..我的追求可是平平淡淡地做咸鱼呢。”

“真的吗?”安托涅瓦相信他的话,只是问不出缠绕他的心事,“那就这样蒙混过关啦,不过……”

她轻点指挥使的额头。

“不可以一直超负荷运转哦。好好休息也一样重要。”

屋内灯光微不可查地暗了一瞬,金发的影守沉默地于暗影中离去了。该说的话由神使代为说出,或许比自己更有说服力吧。

由此,他也并未听到指挥使数日来心神不定赶工的原因。

“知道啦,不用太担心我,不过..”

趁恰当话题的时机,他犹豫了一刻。

“安托涅瓦,我想请一天假。”


怎样才能让某人意识到存在的意义?越接近终端上标记的日子,这个问题就越频繁地出现在指挥使心里。怎样才能清晰地传达,一直以来想要说的话..

入夜,他坐在床边,思路杂乱的日程打开又按灭。关于他的生日,指挥使其实想了很多方式,又自己一个个否决掉。

他说不清自己在担心什么——每次看向达尔维拉时那无悲无喜的面具,每次察觉淡金的眸子不着痕迹地移开,每次耳边回响恶魔的窃笑……每一次,每一次都好似在提醒他,“你并没有走进他的生活”。

……。

他正对着床头柜的棋盘兀自出神,熟悉的声音于模糊的黑暗中响起,以致指挥使一时觉得那来自想象。

“这么晚了,在发什么呆。”

如果一直以来都是自己一厢情愿的刻意安排呢?

“啊,达尔维拉..”

如果他依然拒绝感情,只想做听从命令的工具呢?

“在想后几天的安排啦...”

青年沉默地近前来,轻轻抽走指挥使手里的终端。指挥使猛一惊,慌乱地伸手要夺。

好在他并没有看,只是把终端放在一边。

“一定要加班的话,据说早起比晚睡要好。”达尔维拉的声音也好似融在黑夜里,“你最近..”

他忽然收住声音,把剩下的话吞回去。指挥使注视着他,又看不清他的表情。

“..早点休息。我回去了。”

是又如何呢?

“等、等一下!”

就算不被留意也想说出的话,就算无疾而终也想做的努力——

“达尔维拉,我想抽一天四处转转……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

“..什么时候?”

“4月1日。……”

脱口而出的日期。你的生日。

不过按以前的经验来看,立刻就会被“没兴趣”之类的答话否决掉吧。

“嗯,如果不想去的话也——”

“……没必要。”

年轻人脸上的表情如何,影守自然是看得分明。他也意识到这话多有歧义,只努力让声音显得没有忙乱。

“我是说,没必要这样小心翼翼。”他斟酌了一下用词,“我会去的。

“胡思乱想会失眠。现在躺下,睡觉。”

丢下表情犹疑欲言又止的指挥使,达尔维拉照常隐入黑暗,看着他确实躺下来才准备离开。

指挥使未曾言明的想法,他又何尝不知。每次他投来遮掩不住的热切目光,每次费尽心思选择的表达方式,每次思考良久才敢接近的步子……多少次都给他真切拥有的错觉。

但他看到的又不止如此。

他见战场上纵览全局自如指挥的少年,身影如光耀眼;他见伙伴之间中笑意如暖雾的聆听者,从不吝惜助援。中央庭年轻的指挥使在他的注视中一点点成长,要以空白的稚弱的身躯背负整个城市的未来。

他在逃不开的黑暗里,在光芒背后的阴影里与恶魔为伴,——“那救赎不是为你备下”。

可若是取巧地将自己的行动解释为不愿扫了他的兴,私自将中央庭指挥使划为己有的罪责,是否便能消去几分?

至于自己究竟想要什么,他仍旧不愿承认。


特意保证了前一晚的睡眠,这天指挥使起得很早。

提前和中央庭打好招呼,指挥使毅然决然把终端关机,打算今天实实在在做个自由人。

想了想又打开了。

尽管巡查时候总忍不住三番五次去确认,他知道达尔维拉答应了就一定会来。待到见面的那一刻,心中不知来由的担忧也会消弭于无形吧。

指挥使穿惯了制服,翻遍衣柜才找到没穿过几次的休闲装。达尔维拉少有的对他着装的评价是“尽量别穿深色”,他偷偷留意了几回高校学园同龄的学生,但不知为何,买来的一身衣服搭配起来还是像制服。

指挥使本打算比约定时间提前一些下楼,没想到对方比自己来的更早。瞥见清晨阳光下金发青年时,他忍不住泛起不好意思的笑意,加快步子奔上前去。

影守伫立在早春的风里,柔顺的长发拂向一侧。他见少年来时有一瞬恍惚,似乎世界万物本该如此,第一次也是第无数次。

某一刻,他们不再是指挥使和神器使,也不是救世主与堕天使。他们只是相约出游的两个年轻人,一人正值生辰,一人决意要为他创造最好的记忆。


他们将从此处出发,一路漫行穿过整个城市。

他们将行过东方的古街,穿梭于由不同原因熟识的街巷。

他们将走入繁华的城区,如此处居住的无数人那样消磨闲暇。

他们将经过白日的侧城,猜度再过半日将有多少灯盏亮起。

他们将远望海中的孤岛,各自忆起不算遥远的往事。

他们将踏足灰色的旧城,沉默中思索相同或不同的事。

最后他们将止步钢铁的港湾,恰好见到红日落入浪涛,远处华灯初上。

他们难得有如此机会。

或许他们会路遇相熟的朋友,或许会悄悄避过无言的故人。

或许路闻黑门不可置之不理,或许碰上困难主动提供帮助。

或许指挥使会驻足树木毛茸茸的新叶前,或许达尔维拉会示意绿化带中闪过的野猫双眼。

饮料小吃顺手买了双份,打算坐车却没带零钱。不想被市民认出身份,掩护下赶快跑路要紧。

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见到新鲜事被分散了注意,再想不起原来的话题。

或是心意相通的沉默里,沉重的议题与欲言又止的回忆交杂成一时的出神。


指挥使的本意,只是和他一起看看这座自己守护许久的城市,他们本该拥有的生活。

和他一起不去思考那么多、承受那么多,至少就这一天过得轻松一些。而后在恰当的时间,说出在脑海里存留许久的话。


达尔维拉,我爱着这座城市、爱着生活于此的每个生灵。所以我选择与你同行这一程。

就算,这是我单方面强硬的安排,也希望与我同路的人是你。

你看,其实,我并不知道怎样才算一个合格的生日。

尽管我听说了很多,自己却并没有经历过。况且,我不也知道你愿意庆贺什么。

我可能猜不到你以前的生日是何种情形,这次如果我不在,你又打算怎样度过。

如果再早一点,再早一点遇到你的话……会有什么不同吗?

可是就算你再怎样逃避,再怎样封闭自己,我仍然希望你能听到。

认识你之后我才意识到,一个人的生日为什么值得庆祝。或许是为了经过的一岁与自己的成长,或许是为了一个聚集亲友的恰当理由。

但更重要的是,我想借此告诉你,我有多么感激你的诞生,多么珍视与你的相遇。

你不是工具、不是恶魔,你是我最重要的人,是我用此生的努力想要留住的恩赐。

因为有你存在,我会感谢这个世界。

无论如何,今天是你的生日啊。

一点点也好,希望能给你带来快乐。

所以是CarryFlag
(这人刚回坑 泪。第一次给你过...

(这人刚回坑 泪。第一次给你过生日,也不知道写什么好呃呃……总之就是祝达尔维拉生日快乐!!

(滤镜比我会画画系列)

是桔梗花

(这人刚回坑 泪。第一次给你过生日,也不知道写什么好呃呃……总之就是祝达尔维拉生日快乐!!

(滤镜比我会画画系列)

是桔梗花

折霞拾汐

【达指】松鼠之约

2022达尔维拉生贺

(/ω\)是写的第4篇达维的生贺了。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七日之都;指挥使性别没有指定,第三人称用“他”指代。


(一)

 指挥使最近养了一只小松鼠。原因无他,无非是花火大会上准备送给达尔维拉的小松鼠被他退回来了。这天,被放养的小松鼠如今乖巧地捧着食物啃着,指挥使乖巧地盯着小松鼠。神奇的安静气氛弥漫于指挥使的房间,一大一小就这样懒洋洋地在餐桌上相互盯着对方。

  “小家伙啊,你知道吗,你其实有个帅气的主人哦。他有着非常帅气的羊角面具,而且有着非常炫酷的能力哦。当然,你的主人的颜值真的很高哦。”指挥使一遍挠着松鼠的小肚子一边说着,...

2022达尔维拉生贺

(/ω\)是写的第4篇达维的生贺了。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七日之都;指挥使性别没有指定,第三人称用“他”指代。


(一)

 指挥使最近养了一只小松鼠。原因无他,无非是花火大会上准备送给达尔维拉的小松鼠被他退回来了。这天,被放养的小松鼠如今乖巧地捧着食物啃着,指挥使乖巧地盯着小松鼠。神奇的安静气氛弥漫于指挥使的房间,一大一小就这样懒洋洋地在餐桌上相互盯着对方。

  “小家伙啊,你知道吗,你其实有个帅气的主人哦。他有着非常帅气的羊角面具,而且有着非常炫酷的能力哦。当然,你的主人的颜值真的很高哦。”指挥使一遍挠着松鼠的小肚子一边说着,“可惜的是,你主人不想养你哦。要知道这种做法是要受到唾弃的。不过放心吧,我会谴责不要我们两个的那个无良影守的。”

 小松鼠又在食盒里掏出一颗松子。

 半开玩笑的指挥使眉间流露出的还是失望。他想过达尔维拉不会接受这份礼物,但是真实发生的时候内心确实没有预想那般坚强。失望还是其他情绪,说实话指挥使本人也弄不清楚。他和达尔维拉的关系会因为一只小松鼠而改变吗?他那未宣之于口的爱意真的可以靠一只松鼠传递到吗?一切皆是未知。他不懂宗教,因而不理解伊斯卡里奥为何如此疯狂;他不懂信仰,于是不知道如何安慰达尔维拉。自己是达尔维拉的光吗?自己能给达尔维拉什么呢?他为信徒告解,只是随心所欲。因为赛斯说过:“神明不想要自己的信徒被自己局限。所以怎么解释都是可以的啦。不过不要把这番话给伊斯卡里奥说啊。”自己的爱意若是太过炽热,那么自己可以收敛;要是自己的爱意不够真诚,自己愿意去证明——那份属于达尔维拉独有的心动。可惜对方最近一直躲着自己,实在是没时间去了解事情。

 指挥使一面挠着小松鼠,一边重复着其实不存在的“始乱终弃”。

 小家伙似乎是听懂了指挥使的话,捧着松子认真啃食的小脑袋抬了起来,脸上露出懵逼的表情。“?”问号就此在小松鼠的脑袋上出现。小松鼠明白什么呢?它只是抢走一位影守的面具、啃坏了指挥使送给某位影守的音乐盒的盖子而已。才不知道自己有个什么始乱终弃的主人呢。

 指挥使挠着毛茸茸的手在指挥使看到小松鼠如此的表情后停了下来。他忍俊不禁。此刻的小家伙还保持着懵逼的状态,就差说出:“发生什么事了?×N”

 “哈哈哈哈哈,你那什么表情。让我拍个照……”指挥使掏出终端,很迅速地抢在松鼠恢复原样前抓拍了一张足够可爱地松鼠写真。零食堆里笑得前仰后翻的指挥使很快就接收到了小松鼠鄙夷的眼神。小家伙也不管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享用完自己的大餐后自觉地跑进了指挥使制作的小屋里。指挥使一面挽留小松鼠,一面止不住地笑。毕竟指挥使并不知道自己去年熬夜制作的音乐盒惨遭松鼠的毒爪。目送着小松鼠进入小房子后,指挥使起身收拾着自己的桌子。也多亏了小松鼠的气氛活跃,指挥使暂时忘记了那些搅动心绪的烦恼。

 散乱的桌面上放着不久前才处理完的文书报告、市民来信、巡查报告……文字工作虽说比起和异界怪物战斗来说要好得多,但毕竟是需要精力处理的。如果不全身心投入的话,很快就会用尽自己的所有注意力。嗯,为什么指挥使有如此的想法?让我们把视线投向桌子的另外一边——堆着零食以及安收集来的不少漫画、安托涅瓦给的一系列文学和指挥使相关的书籍、从亚修那借来的小说……凡是与工作不相关的东西,这张桌子上应有尽有。在这种散乱的桌面上,必有非常重要的邀请函,或是重要的通知。

 “尊敬的指挥使阁下,您好。”指挥使翻出一封还没来得及拆封的信件,“感谢中央庭以及您的帮助,多亏了指挥使危急时刻的援助,我们才幸免遇难……”指挥使读着信件。这是一封来自中央城区一家不怎么大的餐厅老板的感谢信,因为信封是圣星教会分发的那种指定信封,一度让指挥使以为这是赛斯偷懒丢在他办公室的东西。要不是这次仔细收拾桌子,指挥使怕是不会读到这封诚恳的感谢信。

 “希望指挥使阁下带着您的朋友或者神器使光临本店,接受我们的报答。时间定于今日18:00……”指挥使读着信,心想着没向晏华请假说什么也不可能去吧……

 “已经获得晏华先生的准许,希望指挥使不要推辞。(^_^)”

 Σ(っ°Д°;)っ←指挥使此刻的表情。

 “不妙啊,不妙啊!”指挥使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打扰到了小松鼠的休息。此刻离约定时间虽说还有几个小时,但是指挥使不知道带谁去往那个餐馆。感谢信里写得清清楚楚,就是想请指挥使和神器使吃个饭。普通居民可没有黄金伞或者卢森资本那样阔绰,那两位女士感谢自己起来,都可以让自己体验高达驾驶。再说了,普通居民不可能造高达!所以不能辜负他们的新人以及伤他们的心。毕竟市民们也挺友好的。受到他们关照的指挥使想要回报这份温暖。

 不过很受欢迎的指挥使陷入了选人的思考风波。指挥使和大部分神器使关系都不错,也就表示所有人对于指挥使来说都是同等的。既然没有待遇差别,就很难选出自己想要的最佳答案。带白和夜去?不行,猫猫今天在白夜馆;带安?不行,安今天在安托涅瓦那汇报工作;晏华和安托涅瓦既然批准了自己的假期那么今天肯定是没空的;奥露西娅今天有新戏要拍摄;幽桐似乎是在演奏会做准备;甚至随叫随到的彼安汀今天也出差了!

 “不愧是愚人节。”指挥使关上了自己的手账,“来吧,最后一个选项,也是理所当然的选择——”


(二)

 大家好,我是一只松鼠。我叫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听得懂人类说话。厉害吧,我也这么觉得。某一天,我和我的青梅竹马(指:没那种东西啊喂!)在森林里散步的时候,我注意到了一个可疑的面具人正在和他的恋人散步。我感受到笨蛋情侣必定留下不少食物后,偷偷跟在他们身后。就在伟大的我专注于跟踪的时候,我眼前突然一黑。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我被关在了笼子里。笼子里的生活也不是那么不好,但我得想办法逃出去。于是我顺从得执行着愚蠢人类的命令,寻找着逃跑的机会。要是让我的青梅竹马知道我失踪后,不仅我的威严不在,她的性命也不保。情况危急下,我装疯卖傻,成为一只傻松鼠……以上全是我根据新主人看的某部动画改编的,英俊潇洒的我并没有青梅竹马。总而言之,我不是那种会被食物收买的傻松鼠。我的主人其实不是现在这个冥思苦想的人,而是那个可疑面具人。面具人的饲养手法可算是一流,在他的一顿操作下,我可是摆脱了对黑色的恐惧。毕竟谁也不想在被套在黑色塑料里的吧。而且他准备的吃的也很不错,是我绝对可以认可的主人。

 面具人喜欢对着我说话,这一点和现在这个叫做指挥使的家伙一样。他不会向我说些什么日常琐事,只是会对我说些人类认知范围里的叫做“哲学”的问题。像什么“信仰”啊,“救赎”之类的。不过很奇怪啊,这些问题不该直接去问指挥使吗,他给予信徒指引的时候,比他身边那个一直笑嘻嘻的神官要好多了。我一个松鼠,能给他什么答案呢?他旁边那个一直“噗噗噗”笑着的黑色塑料袋,啊,不,恶魔,也是够烦人的。叫做什么……阿撒兹勒!对,阿撒兹勒。那家伙聒噪得很,比夏天书上爬着的蝉还要多嘴。要不是身为弱小无助的松鼠不能给它来个正义铁拳,我早就动手了。那个黑色塑料袋还扬言要吃了我!这能忍吗?不能忍吧!那猜猜面具人干了什么?他居然决定把我交给现在这个指挥使!他说我太过弱小,不可能在他那活下去。可我已经在那生活了三个多月了!他要把我赶走!于是当晚我就划花了他的面具,还啃了他挺珍惜的音乐盒。(那个音乐盒确实挺好看的。在这短暂的三个月里,我有幸听过那盒子里的音乐。不得不说,品味不错。)

 被带到这个指挥使所在的地方后,我的饮食生活水平直线下降。不过与此相反的是,我的住宿条件变得不错了。那个不错的小房子就是我目前的住所。怎么样,厉害吧!这个东西可是在我的注视下完成的哦。是那个指挥使熬夜制作的。当然也有人帮忙啦,那个白色的兽。嗯?没有兽?怎么可能啦,那个红衣服的,出差回来就带着一大堆食物过来的。他看我的眼神就不对劲,那天晚上知道我是来自那个面具人屋里的时候,七个脑袋就一直盯着我。SANCHECK?在说什么啦你,那家伙可不在乎我这种生物啦。他活得可自在了。

 兽的爱意并不普通。现在的指挥使还是不知道的为好。

 谁知道这里是不是幻境呢?

说回指挥使吧。他似乎挺喜欢那个面具人的。面具人可能也知道这份感情,所以每次和指挥使见面的时候总是会错开时间。比如送我来这里的时候、送那封邀请函的时候,以及现在这种指挥使纠结的时候。何必呢,面具人。我是不懂你口中的“救赎”啊,“信仰”什么的,但是这片大地上的所有人都有爱的权利,都有追求幸福的自由。没人有人是罪无可赦的;没有人是完美无瑕的。毕竟世界不可能完美。算了,我就只是一只听得懂人类讲话、看了点那位叫作安托涅瓦的女士送来的哲学书籍的弱小小松鼠罢了,我能知道什么呢?


(三)

 达尔维拉后悔答应帮钟函谷送东西给指挥使了。今天原本是他难得的假期,希罗舍得放人就已经是奇迹;指挥使没有缠着他更是想象不到的。他本来拥有完美的个人时间,用来思考自己是不是该像自己的私心妥协。但钟函谷的一通电话打乱了他的计划。

 “小达尔哟,麻烦你把指挥使昨天忘在万葬亭的书带过去哦。我被雯梓拉去看摊,没时间呢。”钟函谷如此说到。

 处于对雯梓的愧疚,最近的达尔维拉最低限度地帮着古街地众人完成着日常任务。所以达尔维拉也没拒绝这个请求。于是当他将所谓的书放在正对着手账发呆的指挥使面前时,他猛然发现,那本“书”,其实是指挥使的日记。而风拂过正好打开的那一页,正好写着几个大字,抒发着指挥使自己对于达尔维拉的爱意。正在发呆的指挥使没有感受到周围幻力浓度的上升,也没察觉到自己最为熟悉的影守的气息。

 他没有拒绝过指挥使的爱意,从来没有。他只是逃避。逃避自己的懦弱;逃避自己的欲望。指挥使无疑是那束他渴求的光:不会追问自己的罪过、不会询问自己的过往;只会让自己思考未来。

 神明?不,没有人会是他的神明,他的信仰早已没有任何作用。

 他的救赎就是直视自己的罪过、跨过那道狰狞的伤口。虽然需要时间,但是达尔维拉相信,只要指挥使在,自己总会得到救赎。

 答案就在他眼前。可他不敢。

 太过炽热的爱意终会将他人灼烧。指挥使的表达方式比起同龄人来说,太过直接。那种仿佛经历过无数生死,看透了生命的本质的洒脱,很难不让达尔维拉产生危机感——那份爱意他会轻易失去。他的懦弱可能过于奇怪,而铸造这一切的,又是那个狰狞的过去。他还是害怕失去。但如果指挥使给他一个承诺,他将不会畏惧。

 今日的圣堂有为他而唱响的祷告吗?

 阿撒兹勒准备闹出点动静来让各自陷入沉默的两人惊醒,不过达尔维拉的终端铃声倒是省去了阿撒兹勒的时间。

 指挥使一脸惊讶地盯着面前的达尔维拉。此刻的指挥使正在给达尔维拉打电话。刚拨通的电话被立刻挂断。达尔维拉手里的日记被指挥使一把夺取。指挥使看着略微脸红的指挥使陷入沉默。两人尴尬的气氛盖过了前一分钟还存在的和睦。阿撒兹勒沙哑的笑声充斥着整个房间:

 “不直率的小达尔可是会被人唾弃的哦!”恶魔幸灾乐祸。

 达尔维拉将阿撒兹勒塞进了黑暗。他一言不发,帮忙收拾着刚收拾了一半就被主人放弃的桌子。达尔维拉发现桌子上还留着熟悉的大福菜谱。而一旁的手账上,4月1日被一个大圈圈住。达尔维拉的一切指挥使都记在心里。他的爱意已经超过了指挥使自己的意识范围。或许那是沉积已久的情感宣泄;或许那是盲目的,但是爱意产生的那一刻是灿烂的。

 那么达尔维拉自己真的忍心去扼杀那朵早已繁盛的爱意之花吗?他不忍心。正如他早已陷入自己对于指挥使的在意之中。不似泥潭,但如炼狱——对懦弱且不直率的自己的考验。

 达尔维拉不敢看向指挥使,他怕那份关心和慌乱会被指挥使察觉。

 指挥使不敢看向达尔维拉,因为他怕那份爱会灼伤达尔维拉。

 “达尔维拉,可以回答我一个问题吗?”指挥使左思右想,抱着一个想法——失败就放弃,向一直一言不发的影守问道。

 当然。

 达尔维拉在内心如此说到。但他只是点点头。

 

 “现在的我,能够帮到你吗?现在的我,还能站在你的身边吗?”

 “……当然。”

 

 泪水在指挥使眼眶里打转。梦魇般的问题被解答了。而自己还能与达尔维拉并肩,自己还被需要。

 那个答案指挥使已经明白。

 那个承诺达尔维拉已经得到。


(四)

中央城区某个餐馆。

指挥使拉着达尔维拉点了两碗拉面。说实话,达尔维拉不是很喜欢拉面。但是架不住指挥使的百般请求,而自己也想知道到底这家的拉面是不是一流,指挥使是不是受骗了。他现在倒是不想馆伪装过的奥露西娅和爱缪莎。她们俩就算能骗过指挥使,也不能骗过达尔维拉自己。黑色的面具被达尔维拉揭下,清秀的脸庞、分明的线条……或许明天高校学院内的画室就会有达尔维拉的画像出现。指挥使在等待拉面的时候,翻开了自己的手账,非常郑重地读着:

“今日,为庆祝影守、我的神器使、今天才回应我表白的男友、三个月都躲着我的胆小鬼——达尔维拉先生的生日,我,中央庭的指挥使,决定请达尔维拉先生一顿拉面。拉面虽小,但我的情谊深。当事人怎么想?”

“……”达尔维拉毫无表情,“这顿是老板请的,而且你不会不知道我其实对拉面不感兴趣。”

“惩罚!这就是你敷衍我三个月的惩罚!”指挥使喝了一口可乐说着。理直气壮。

“哎……”达尔维拉不知道如何评价此刻闹腾的指挥使。


(五)

不过一旁围观的爱缪莎和奥露西娅倒是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

“不知道恋人小姐准备如何向希罗报道呢?”爱缪莎喝了一口可乐。老板不知为何就是不给她红酒。

“嗯?姐姐我当然是如实禀报啦~”奥露西娅摇着手里的红酒杯。倒映着奥露西娅满意的杯子此刻充满香醇的红酒。

这俩人当然是来看指挥使和达尔维拉关系如何发展的。背后的人可想而知。安托涅瓦表示要是影守不负责的话,自己不介意给他一点颜色瞧瞧;希罗则表示不要祸水东引就行。晏华则表示:还是任务不够多。

不过大家都是希望指挥使有个美好未来啦,所以三人此刻在会议室里“和谐”讨论中。


(六)

大家好,我是一只松鼠。我的主人们同居了!这真是个大新闻……可恶,黑色塑料袋你给我等着!!放下我的食物!我可是功臣!!


END


Dorothy

【2022.04.01】

达尔维拉生日快乐!

跨过一切忧虑、不甘和痛苦吧!


碎碎念:不知不觉已经是第四次给达尔宝庆祝生日了,这次准备了量很足的小条漫,希望大家看得愉快!果然画漫画还是很难啊……分镜奇奇怪怪,台词意义不明,场景几乎没有,好想重画……但是比起去年已经有进步了!至少比去年画得更多嘿嘿。其他的问题,就交给明年的我来解决吧(如果明年还会准备生贺漫画的话)总之祝我最喜欢的达尔维拉生日快乐啦!


【2022.04.01】

达尔维拉生日快乐!

跨过一切忧虑、不甘和痛苦吧!


碎碎念:不知不觉已经是第四次给达尔宝庆祝生日了,这次准备了量很足的小条漫,希望大家看得愉快!果然画漫画还是很难啊……分镜奇奇怪怪,台词意义不明,场景几乎没有,好想重画……但是比起去年已经有进步了!至少比去年画得更多嘿嘿。其他的问题,就交给明年的我来解决吧(如果明年还会准备生贺漫画的话)总之祝我最喜欢的达尔维拉生日快乐啦!


Dorothy

负责了八日晨光企划内达尔维拉的立绘。以及不戴面具的版本😣💖

负责了八日晨光企划内达尔维拉的立绘。以及不戴面具的版本😣💖

柠檬味金鱼精

p1:我画不完,我真的画不完,只能后期乱怼完事,救命啊救救孩子——


p2:警惕喜欢迷幻艺术的指挥使/please


p3:摸了,反正画不完[喂]


[其实本来想私下交给……的结果社恐阻止了我……救命啊……]

p1:我画不完,我真的画不完,只能后期乱怼完事,救命啊救救孩子——


p2:警惕喜欢迷幻艺术的指挥使/please


p3:摸了,反正画不完[喂]


[其实本来想私下交给……的结果社恐阻止了我……救命啊……]

Volta叶沉西_
如果你能像天空那样倾斜下来 如...

如果你能像天空那样倾斜下来

如果你能站在最远的礁石上

如果你能像天空那样倾斜下来

如果你能站在最远的礁石上

柠檬味金鱼精
[-人生总是这么痛苦吗?还是只...

[-人生总是这么痛苦吗?还是只有小时候是这样?

-总是如此。


——《这个杀手不太冷》]

[-人生总是这么痛苦吗?还是只有小时候是这样?

-总是如此。


——《这个杀手不太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