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达州

6857浏览    7336参与
弱受本色

《虚伪的真实》文案

         救赎,是绝望之人对希望最后的渴求。

         我从来都不相信所谓的救赎或是希望,在我看来那不过是他们自欺欺人的可笑谎言罢了。

        若是真的存在救赎,那么这个世界上又怎么会有这么多人自杀自残?

        哪怕是我...

         救赎,是绝望之人对希望最后的渴求。

         我从来都不相信所谓的救赎或是希望,在我看来那不过是他们自欺欺人的可笑谎言罢了。

        若是真的存在救赎,那么这个世界上又怎么会有这么多人自杀自残?

        哪怕是我所深爱的他也不能给我救赎,他是我的挚爱,是我的神明,但他也只能给我慰籍,让我暂时忘掉痛苦。

        是的,没有人可以得到救赎的,没有人。

        (再次声明,这篇文章很狗血,真的很狗血,狗血到渣作者自己都看不下去)


弱受本色

前言

        大家好,我叫阿若,是一名患有抑郁症的初三党,目前正在休学治疗。第一次在老福特上面发表文章,心情很紧张,希望大家多多关照。

         我的文笔不是很好,欢迎大家积极指正。发表的文章也许都是有点发泄情绪的黑暗文(也可能会有耽美原创文或同人文,阿若是腐女,哈哈哈),大家要是喜欢就看吧,不喜欢我也可以理解。...


        大家好,我叫阿若,是一名患有抑郁症的初三党,目前正在休学治疗。第一次在老福特上面发表文章,心情很紧张,希望大家多多关照。

         我的文笔不是很好,欢迎大家积极指正。发表的文章也许都是有点发泄情绪的黑暗文(也可能会有耽美原创文或同人文,阿若是腐女,哈哈哈),大家要是喜欢就看吧,不喜欢我也可以理解。

          我的更新速度也会很慢,如果有喜欢我的文章的人可以催我一下,我会尽量满足大家的要求的。

         要说的暂且就只有这些了,接下来我会发第一篇文章的文案,可能会弃,不过我会尽量坚持下去的,谢谢大家!!!

       

      

Answer.Z

今天发现,我不努力,就会被嫁出去换钱。倒也没有很伤心,心里凉而已。

今天发现,我不努力,就会被嫁出去换钱。倒也没有很伤心,心里凉而已。

晗泪
进群叭!看我为你们还弄了个护眼...

进群叭!看我为你们还弄了个护眼模式呐!宠我一下嘛!

进群叭!看我为你们还弄了个护眼模式呐!宠我一下嘛!

荷塘月色

烑落月

500年后。月庭,一位蓝衣白发的人站在屋檐下望着满池的荷花。仿佛在想什么?他回想起500年前在月天门禁地的一个悬崖边。想起被自己亲手打下去的一个人,他的徒弟——千烑“师父”月天人大惊。猛然转过头去,但一入眼帘的却不是他,而是他的二弟子拾七“师父,您又想起师兄了,500年了,师兄一点儿消息也没有,当初……” 十七说到这里立马闭嘴了。“月天人,不好了,莲归山的封印有异……”一名弟子说,月天人眉间紧锁“什么?”月天人来到莲归山望着被毁坏的阵法,心中一颤“月天人,这阵法被毁黑曜逃出,意下如何?”领头的正是四长老万辰净“意下如何?还能如何?追喽!”大家放眼望去,望见一个紫瞳黑发和一个身穿水镜宗...

500年后。月庭,一位蓝衣白发的人站在屋檐下望着满池的荷花。仿佛在想什么?他回想起500年前在月天门禁地的一个悬崖边。想起被自己亲手打下去的一个人,他的徒弟——千烑“师父”月天人大惊。猛然转过头去,但一入眼帘的却不是他,而是他的二弟子拾七“师父,您又想起师兄了,500年了,师兄一点儿消息也没有,当初……” 十七说到这里立马闭嘴了。“月天人,不好了,莲归山的封印有异……”一名弟子说,月天人眉间紧锁“什么?”月天人来到莲归山望着被毁坏的阵法,心中一颤“月天人,这阵法被毁黑曜逃出,意下如何?”领头的正是四长老万辰净“意下如何?还能如何?追喽!”大家放眼望去,望见一个紫瞳黑发和一个身穿水镜宗宗服的人。,大家望见那个紫瞳黑发的少年。大吃一惊,甚至还有人叫出“千烑!”那位少年被喊蒙了。连忙解释道“哎哎!我不是你们口中的那个千烑,我叫顾安,离月阁弟子。”说完顾安又向月天人行了一礼“顾安见过月天人,多谢月天人一直守护着这个天下。守护我的家乡。”尘独月望着眼前这个少年。不禁想起了,他——就这样,僵局一直维持了一炷香的时间。最后天南星实在看不下去了说“喂,我好歹也帮了你,你怎么不谢谢我呀?”此话已出,镜宗宗主北冥直接一拳挥过去“人家月天人是天人,你能比吗?”“不是师父.这小子对谁都是彬彬有礼,文文静静。却唯独对我没点儿分寸跟千烑那小子独出一辙。”,“因为师尊说过对你这小子不用太大的拘束。”顾安笑道说。“你师尊是谁?”在一旁听不下去的十七终于问到,“我师尊……离月阁阁主啊!”“何名?”“名字啊?对不起啊,月天人,阁中有规矩,我们不得向任何人告知阁主之名。”顾安带着歉意说道。忽然顾安看到站在月天人身旁的十七。“嗯?你就是月天人的嫡传弟子?看起来也不比我大多少嘛。喂,你是几魂修者?”“九魂”十七答到。“嗯……九魂?也不算弱。只是……我为什么感觉到你身上有一股很像我师尊的灵力呢?这到底又是为什么呢?”“你师尊可否是千烑”月天人终于发话了。“月天人不是我不告诉你,是因为我真不能说,我要是说了师尊会罚死我的,所以我不能说。”话音刚落,一只银蝶便飞到了顾安手中,“嗯?师尊”“顾安,修者据地后山。”“各位,我师尊找我,我先走啦!”说完便施展轻功离开了。尘独月一直望着背影。默默地说了一句“千烑,是你吗?”天南星打破了尴尬“月天人,顾安刚才所说的一切,还请月天人勿要入心,一个人死了便是死了,不可能重生。就算刚刚那人真是千烑,也许也只是酷似他的人罢了。”“星儿,你和那位离月阁弟子如何相识?”北冥宗主发话了。“我与他在山下相识。相同,我见到他时第一眼也把他认成了他。可他说他不是千烑,后来我也试过。顾安除了长相和千烑相似,性格完全不同。”月天人听完这话以后,挥手示意他们都下去了。大家示意便退下了。尘独月自望着天空,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儿。                  修者据地后山。一位身穿白衣手持灵剑的男子。腰间一枚月佩。身边倒着许多魔物。但他身上却一滴血都没有,一尘不染。“师尊 ”顾安向这位男子行礼。“嗯,莲归山可有异样。”“不出师尊所料,封印的确被毁……”“哦,是吗?”,“归月,我要你在这一个月同其他修者一起。 共同抵抗魔族,一个礼拜以后我定回来找你。”那名男子向顾安说道。“是,弟子明白。师尊……弟子有一事不明。师尊说过,我是您用一部分灵力所造之人。可为何我与您生的如此像?今日徒儿到修者据地之时。有不少修者将我认成了您。甚至还包括月天人……”“归月你是我用灵力所造之人样貌自与我相似。他人把你认错也实属正常。无论如何不到关键不可告知我的名字。”那你男子用着带有一点命令的语气。“是徒儿明白。”说完那名男子便施轻功离开了。在树后那位白发男子,轻轻一笑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本篇完。



荷塘月色

烑落月

不喜勿喷

不喜勿喷

ybydmt827196954

人脸

文/白云


老是在暗暗地下定决心

过好每一天

可现实给我的却是

在无为中虚度着宝贵的时间

多像那一只孤独的船,

盼望着远航,却老是静静地搁浅

失意的人在说,举步维艰

得志的人在说,人定胜天

幻想着,期待着

天鹅肉会不会掉在我的眼前

在匆匆的旅途中东奔西跑

在满满的酒桌前烂醉胡言

说好了不爱金钱,粗茶淡饭

可一分一厘你都看得很重,想得很远

吃饱了,喝足了,还是不能解馋

说好了不​近美色,事业为先

可花里花哨的裙摆总是触动了你的情弦

说好了孝敬父母,鼎力奉献

没尽半点孝道,反倒啃老啃到你白发斑斑

说好了远离权贵,平平淡淡

为了升迁,想尽了法子,耗...

人脸

文/白云


老是在暗暗地下定决心

过好每一天

可现实给我的却是

在无为中虚度着宝贵的时间

多像那一只孤独的船,

盼望着远航,却老是静静地搁浅

失意的人在说,举步维艰

得志的人在说,人定胜天

幻想着,期待着

天鹅肉会不会掉在我的眼前

在匆匆的旅途中东奔西跑

在满满的酒桌前烂醉胡言

说好了不爱金钱,粗茶淡饭

可一分一厘你都看得很重,想得很远

吃饱了,喝足了,还是不能解馋

说好了不​近美色,事业为先

可花里花哨的裙摆总是触动了你的情弦

说好了孝敬父母,鼎力奉献

没尽半点孝道,反倒啃老啃到你白发斑斑

说好了远离权贵,平平淡淡

为了升迁,想尽了法子,耗光了家产

谁不想做一个圣人,道德的典范

告诉你,我也想,我也赞,

我也无法完美地实现

哪一次都不是真实的自己

哪一次都在把丑陋遮掩,露出美的那面

你一直在装,一直在骗,

一直在口是心非地畅谈

在污浊的世界里​不要细审

哪一张都不是人模人样的脸​

兔兔的栗子【高三掉线中勿催】

今晚被作文折磨到头秃,现在还没有憋出来,小兔子还要不要更?

今晚被作文折磨到头秃,现在还没有憋出来,小兔子还要不要更?

天使常在

[all金]娱乐圈设定一你的心!!!(5)

第五章


“老大,我们快到了。”青莲微微地挑了一下眉。


不远处的确有个像迷宫一样的地方,但被装饰的不太真实。而周围则围着许多粉丝。这么晚了也不肯散去,可见他们的人气之高了        


金抬起头,边走边观望,随着距离的拉近,直到眼前出现迷宫之星这四个字                 


迷宫之...

第五章




“老大,我们快到了。”青莲微微地挑了一下眉。



不远处的确有个像迷宫一样的地方,但被装饰的不太真实。而周围则围着许多粉丝。这么晚了也不肯散去,可见他们的人气之高了        





金抬起头,边走边观望,随着距离的拉近,直到眼前出现迷宫之星这四个字                 




迷宫之星,好像在哪里听过……






“啊!”


四周突然响起了尖叫声,其震撼力非同寻常。一群人都往大门内挤,迷宫之星顿时变得喧闹了起来。


金感到十分疑惑,不明所以的被他们挤了进去,而一旁的青莲也一样,只不过看她的神情,是被吓傻了?





“滴!宿主,主线人物已登场,请您尽快完成攻略任务                 

主线人物:神近耀;身份:影帝

同时觉醒人物:金;身份:反派boss”




“这……”




“宿主,这会是您最后的任务,请在不受反派干扰条件下攻略最终角色;顺便提醒您,不能逃避反派,这是您提升好感的契机。”





青莲冷笑道:“呵,这可真是物是人非……”


对吧,神近耀?










所谓的电灯泡,就是无论什么时候都得发光吧             

没错这就是秋。




秋无趣的耸了耸肩,拿起一包薯片默默的吃了起来。

成员们没有一个人专心于游戏,他们各有各的心思,分别在迷宫里漫无目的地走着,可以说氛围好极了。




话说,你们不去做任务吗?




“导演,这天亮都拍不完吧?”林担忧的问道。

一旁的导演咬了下嘴,看来只好这样了                     





秋拿着解题答案和通关密码,心里驰过万匹草泥马,还带这样的吗?




总之秋赢得了最后的胜利







在迷宫之星大门靠后的位置摆着一些漂亮的花束,都围绕着一个类似于颁奖的台子。


F4和秋在尖叫声中缓缓地走了过来。




当他们走上台子后,一位蓝色头发,戴着黑色口罩的青年便走了上来,手上捧着奖品。

定晴一看,这不是我们有名的影帝大人神经耀吗?





粉丝又尖叫了起来,开始试图往前冲,保安都不免吃力了起来。

一位金发少年兴奋的往前挤,边挥手边大声的叫道:“姐姐!”





秋有些激动,但又不能太做作,便朝着金使了个眼神,手上也做了点动作,意思是:别过来


动作不大,但金明白。他朝着秋笑了一下,蔚蓝色的眼睛一动一动的,看到了无不心动。






蓝发少年也随着目光看去,眼瞳突然缩小。



金,是你吗……







“滴!警告,警告!宿主千万不能被前世的记忆干扰……”




“我知道,一直都是           





知道……










“耀,你为什么不能相信我!”记忆中的那个少年哭着对他喊到。心脏被刺穿,血和泪水混在一起,已经看不清人的模样。然后微笑着说,





“我明明那么喜欢你……”











清依付终生

吞海

1.    “行行重行行,与君生别离;相去万余里,各在天一涯……道路阻且长,会面安可知?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

    “万里天涯艰难险阻,谁知道分别后要多久才能见面?”他听见过去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一字一句悠长平缓:“只有飞鸟能一路向南,越过那遥远的千山万水,找到自己的枝巢。……”

2.如果世界能静止在这一刻就好了,他想。

3.“我愿意陪你逛游乐园直到八十岁,排队坐过山车所有人都主动让我俩先上,我俩不上他们都不好意思上为止。你呢?”

4.两道噗通噗通的心跳,随着墙上滴答作响的挂钟渐渐融化成一体,吴雩...

1.    “行行重行行,与君生别离;相去万余里,各在天一涯……道路阻且长,会面安可知?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

    “万里天涯艰难险阻,谁知道分别后要多久才能见面?”他听见过去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一字一句悠长平缓:“只有飞鸟能一路向南,越过那遥远的千山万水,找到自己的枝巢。……”

2.如果世界能静止在这一刻就好了,他想。

3.“我愿意陪你逛游乐园直到八十岁,排队坐过山车所有人都主动让我俩先上,我俩不上他们都不好意思上为止。你呢?”

4.两道噗通噗通的心跳,随着墙上滴答作响的挂钟渐渐融化成一体,吴雩在那温暖的臂弯间闭上眼睛。

5.上瘾会导致软弱,使人沉溺,无端增添许多忧虑与惶恐。

但那情意也会让人平白生出无尽的勇气,无穷的决心,以及虔诚又悲壮的孤注一掷。

6.不管发生什么都要活下去,活下去才有一切,活下去才能报仇!

7.“因为上瘾会导致软弱,使人沉溺,会动摇本来一定要完成某个使命的决心。人一生能专注去做的事有限,很多时候不能两全,我不想到最终不得不做选择的时候,才让自己后悔。”

8.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9.只解千山唤行客,谁知身是未归魂

10.“……我来把你拉回去……”

“我说过我会从那个地狱里把你拉回去!”

11.“但没关系,”他几乎无声地道,“我还是爱你。”

尽管我们都有一些秘密隐瞒彼此,我还是爱你

我会独自向着长夜,去寻找那湮没在岁月背后的正义与公平。

12.只要你一直不回头,就不会有人知道这地底埋葬了一个叫阿归的名字和一具叫解行的尸体。只要你永远往前走,就可以带着我的灵魂穿过死亡和地狱,回归万里之外遥远故土——

你的名字永刻地底,我的灵魂向死而生。

总有一天我们都将得到永远的光明和自由。

13.我会千里迢迢,披星戴月地赶来带你走。

这一次换成我来保护你。

14.你看这天光终于吞海而起破云而出

15.秦川宛如一个感情骗子,骗走了步重华作为一个人民警察的二百斤悲痛欲绝和五百斤感激涕零,然后站起来拍拍屁股就跑了。

16.兄弟联手抓毒贩,兄弟感情靠秦川

17.“老天保佑我,这辈子千万别再遇见内坑爹的画师了”

18.从那时起他永远都不会忘记,是素不相识的战友用尸骨铺平了自己爬出地狱的路,是刻骨铭心的血仇压在肩上,督促着他在这人世间继续前行。

19.风吹过初春的草地,发出悉悉索索声,仿佛无数轻声笑语逶迤而去。吴雩站在那里,唇角边笑容渐渐消失,怔怔看着石碑上那张曾经与自己十分相似的笑脸,许久半跪下身,把额头抵在了照片上,深深地、彻底地吐出一口颤抖的气。

20.春回大地,天空阔远。吴雩睁开眼睛站起身,与步重华并肩而立,阳光穿过斑斓树影映在他们脚下,石碑上英姿勃发的解行、制服挺拔的张博明、以及成排或清晰或泛黄的照片和名字,凝固着无数段战火纷飞的岁月和永垂不朽的传说,与他们静默对视。

21.“如果有一天我死了,就把咱俩的骨灰混一混,让人一道撒水里吧。等春雨过后万物萌发,漫山遍野的新生命欣欣向荣,那些向死而生的英魂都会相聚在天上,与我们重新相逢。”

22.“恶鬼是不能爬出地狱里变成人的,恶鬼用了恶鬼用了九年的时间才明白了这个道理。”

23.人类用沙想捏出梦里通天塔,为贪念不惜代价

24.“里面那个是我的人,死在火里是我愿意的,叫殉情。”

25.如果吞噬村庄的烈焰熄灭,满目疮痍的大地还原,一切阴差阳错在未发生前便涣然冰释,不为人知的英灵于千山万水之外魂归故里——

或者假如,时间就静止在这一刻,永不向前。

26.远方的津海市在黑夜中沉睡,第一缕天光破晓,映亮了高楼大厦与千家万户,映在他们彼此对视的瞳孔中。

“你准备好了吗?”步重华低声道。

吴雩神智昏沉而半梦半醒,怔怔地望着他,衰弱到极致的心跳一点点从胸腔里复苏,许久终于将涣散的视线移到他们紧扣的十指上,那天生向下的唇角微微浮现出一丝笑意:

“你要带我回家吗?”

“不,我不用带你。”步重华温柔地回答,“你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家。”

27.窗外,第一缕天光正从地平线上亮起,一寸寸映亮华北平原,驱散了黎明前最后的黑暗。

英灵如同长风万里,掠过山涧与长河,越过青翠的重岩叠嶂和巍峨的中缅界碑,飞向魂牵梦萦的故土;抢救室担架上,吴雩缓缓睁开眼睛,听见抢救室外如潮的欢呼和痛哭声。

归来的灵魂在这一刻回到了家乡。

28.所有离乱、动荡、奴役、罪恶,所有白|粉凝聚的财富和血泪浇铸的尸骨,都在滚滚硝烟中化为飞灰,缓缓飘落在中缅边境两千一百八十六公里广阔的土地上。

历史悄然覆盖红土,漫山遍野的枝头发出了新芽。

长风呼啸奔向天际,将写满了痛苦、绝望、悲欢离合与累累传奇的岁月远远抛在身后。步重华右手环着吴雩重伤虚弱的身体,左手拉着他,两人的对戒硌着彼此的指骨,微微地闪着光。

29.“……我发誓爱步重华直到永远,不论生病或健康、富有或贫穷、逆境或顺境、快乐或忧愁……”

每一个字都像是利刃捅进心脏,再血淋淋地拔|出来,步重华咽喉痉挛着发不出声音。

“我将爱护他、珍惜他、忠于他……”

吴雩戴着戒指的手与步重华紧紧相交,紧握对方指骨的凸起,甚至到发痛的地步。

“接受他作为我一生的伴侣,互相扶持,互相拥有……”吴雩竭尽全力想看清面前琥珀色的眼睛,吃力地道:“直到永远。”

30.他确实已经看不清了,否则他会看到步重华眼底汹涌而出的泪水,一滴滴掉进他们身下的水里,然而声音却还是那么温柔而稳定,听不出丝毫哽咽:“你也是我一生的伴侣,直到永远。”

31.步重华一步步踩着震荡的地面,到最后他几乎是在死命地拉着吴雩往前拖,前方渐渐渗透出光芒,地道外枪炮震天,爆炸掀起的硝烟和尘土掩盖了天穹。

“我要让你和解行都亲眼看到所有缺憾填平、夙愿成真,那些付出过血汗的人都如愿以偿……”他的声音艰难喘息,头顶震动越来越剧烈,却无法阻挡那颤抖的一字字传进吴雩脑海:“我要让地狱里的花从此开在地面上。”

32.如果你没有这么好

就不会冒着生命危险蹚水过来,也不会被困在这里面临这十死无生的绝境。这样当我奔赴另一个世界时,就能至少安心一点了

33.“为了你我真是火里来水里去,上天入地无所不能,这辈子问心无愧了。”

34.这世上的事情一旦有了虚假的开始,结局就注定不得善终,你我当不当真其实都无关紧要。

25.谎言重复一千次也还是谎言,所以故事永远都只是故事。

36.精悍警力一批接着一批,从升降机迅速降入深不见底的大地岩层,仿佛前方不是诡谲险恶的深井和手持强火力的毒贩,而是义无反顾的光明与未来。

37.吴雩,你有一大半心魔都缘于对自己的变态苛求,你总是在质问自己为什么不能跑快一点、更快一点、救下更多的人、挽回更不可收拾的局面……但实际上再厉害的卧底也只是卧底。所以十三年前的画师身后必须有解行、林炡、张博明、胡良安,有一整个特情组随时调动边防武警冲锋陷阵;十三年后的你身后必须有我,有宋局和专案组协调技侦、网侦、整个特警大队和森林消防来做后援。

38.“其实我只是想在那之前再拉一拉你的手。”步重华跪在吴雩身前,把鼻腔埋在他头发里,沙哑地微笑起来:“只要再握一下你的手,那个世界再黑再远,我都敢出发。”

39.二十多年后,地狱火海般的制毒工厂里,步重华那沾满黑泥血痂的手竭力抬起,抚过吴雩侧颊,留下一抹滚热的血迹。

40.我会跟你死在一起吗?

你能感觉到自己不是孤身一人走向死亡的,你会回头看见我陪在奈何桥上吗?

41.“人不是活一辈子, 不是活几年几个月或几天,是活那么几个瞬间……”

“我活着的很多瞬间都与你有关。”

“看, 今天能和你站在一起聊这些,其实我很高兴。”

42.“每当想起那个画面,我整个大脑都会因为恐惧和激动而开始发抖。从来没有人让我那么逼近死亡,同时让我那么强烈地感觉到自己活着,像这尘世上每一个蝼蚁般平庸的凡人。”

43.他怎能走得那么平静,他知不知道自己是去送死?为什么每一克毒品背后的贪欲,都要用那么多年轻滚热的心血甚至生命去填平?

44.从那天晚上起我就一直追着你的脚印往前跑,像是不断追逐火种,一刻也不敢停。

我追了二十年,才终于追上你。

不管再危险我都会来接你,你梦里都叫我了,我怎么能不来?

45.时间仿佛一曲悠长的挽歌,从呼啸的寒风中刮向茫茫山林,消失在苍茫渺远的天际

46.每一条后路都为自己想到了,永远不把自己放到死胡同里

47.“你们没人会注意到,吴雩内心是非常分裂的,表面上特别想活着,潜意识却又无时不刻思考着死。解行曾经用生命给过他唯一的光,所以他一直克制不了,想追着那束光去另一个世界与解行重逢。”步重华眼眶发红,每个字都颤栗而喑哑:“但他已经忘记了更多年以前,他曾经分给过我一把火种,我也想追着那火种把他带回来。除了我没人能把他带回到这个世界里来。”

48.因为希望太殷切,反而不敢说出口,怕一切都如镜中花水中月,只要轻轻触碰真相,便会如泡影般破碎得干干净净

49.“是我一直在追逐你……”

“你带着火种一路往前走,一路不停也不回头,是我在后面拼命地追逐你……”

“……只要你肯停下脚步等我几天,我一定能活着回来,来接你回咱俩的家……”

50.“我不需要被世人瞩目,”步重华轻声说:“我只想活着回来,带你一起回家……”

51.“人生就是不断向故友告别,再不断与新人相见的过程。我们经历的每个人、每件事、每一次喜悦与伤痛,都是成就我们本身的一部分,放下并不代表遗忘,更不意味失去。那些半途而散的遗憾和无可奈何的错失,都会在将来某个注定的时间点等待着你我,等待与我们再次相见。”

52.解行是完美的,解行眼睛里是灿烂的光明和信仰。

而他瞳孔深处只有阴霾、残忍、畏惧,以及无边无际的血灰色苍穹。

53.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

54.人生就像抛硬币,在硬币落地之前,正面或背面的几率都是相等的,谁也不知道自己将迎来命运女神的笑脸,还是死神干净利落的镰刀。

55.千万片晶莹剔透的雪花在风中盘旋,每一片都映出战火纷飞的岁月和陈旧泛黄的远景,映出无数个哭泣的、奔跑的、劳作的、挣扎的自己。吴雩在纷纷扬扬的大雪中闭上眼睛,他看见远方村头一个孩童幼小的身影,孤零零等待着,瞳孔中倒映出无边血色苍穹——

56.    “我有一个孩子,今年七岁大,叫做阿行,不如以后就叫你阿归吧!”

    “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就是在安逸太平的人世间吹着微风、唱着歌,开开心心回家的意思。”

    “阿归,有一天我会带你去到没有罂粟花开的国土,你可以和阿行一起上学念书,一起开开心心地回家!”

    “没有罂粟花开的国土,”他心里喃喃地道。


57.    因为吴雩在他眼前。

    在这严冬深夜,裹着满怀寒风,于千里外来到了他触手可及的怀抱前。

58.夫千金之珠,必在九重之渊,而骊龙颔下。想要夺取这深渊九重之下的稀世明珠,就得趁着恶龙憩息短暂的机会,冒着粉身碎骨的危险从其颔下偷取,此为探骊得珠。

59.诚然有些凝视深渊过久的人会难以避免成为深渊,但在现实中,绝大多数人会因此而更加渴望光明,吴雩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60.“王子爱上公主是因为她是公主,王子爱上灰姑娘是因为她美。”孟昭把手电往天花板上一扫,仔细辨认半空中被钢丝吊着的各种塑料残肢断臂:“任何人生下来都值得被爱,但如果你什么都没有,就不会有人选你来爱。当新娘是个很棒的梦想,可是你现在连这梦想的入场券都没拿到呢。”


清依付终生

轻狂

1.轻狂一场,无悔青春。

2.在你面前,我才是我自己。

3.“没有什么早恋不早恋,恋就是恋,不分早晚。”

4.“我有一个秘密,我以为我永远都不会告诉你,寇忱,我喜欢你”

5.“你拍我干嘛!你没有嘴啊!”

“你要介意我用嘴碰你一下也是可以的”

6.“我很喜欢你,不是天天挂在嘴边的那种喜欢。是放在心里,想都不敢想的喜欢。”

7.希望我们的友谊,不畏时间,无谓距离。

8.装腔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9.既要今朝醉,也要万年长。

10.“青春是我,我最出色,杨帆起航,谁也别拦我”

11.“爱妃”

“妃你大爷”

“妃大爷”

12.你一句话,无论什么事,我都为你赴汤蹈火。

13...

1.轻狂一场,无悔青春。

2.在你面前,我才是我自己。

3.“没有什么早恋不早恋,恋就是恋,不分早晚。”

4.“我有一个秘密,我以为我永远都不会告诉你,寇忱,我喜欢你”

5.“你拍我干嘛!你没有嘴啊!”

“你要介意我用嘴碰你一下也是可以的”

6.“我很喜欢你,不是天天挂在嘴边的那种喜欢。是放在心里,想都不敢想的喜欢。”

7.希望我们的友谊,不畏时间,无谓距离。

8.装腔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9.既要今朝醉,也要万年长。

10.“青春是我,我最出色,杨帆起航,谁也别拦我”

11.“爱妃”

“妃你大爷”

“妃大爷”

12.你一句话,无论什么事,我都为你赴汤蹈火。

13.十七八的朋友是不一样的,跟二十七八,三十七八都不一样,过了几年,就再也交不到这样戳粹的朋友了。

14.“你要不要脸?”

“要那玩意干嘛,又不能吃。”

15.有时候他也会觉得,那些不想上的课,那些头疼的考试,那些喜欢或者不喜欢的老师,那些记得名字不记得名字,记得住脸记不住脸的同学,其实都还挺有意思的,毕竟这是他们成年之前最后的校园记忆,就像想在。

16.寒冷的大年三十儿夜里,四处弥漫着老北风也吹不散的硝烟,每一扇窗户里都热气腾腾,四处都能听见巨大的鞭炮声,却看不到一个人,寂寞和热闹不断纠缠……

突然有一个人出现在你面前,穿着拉风的皮衣长革靴,哆里哆嗦的骑着辆哈雷,仿佛一个二傻子似的冲你一笑,说,惊不惊喜?

当然惊喜啊!简直惊喜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17.“寇忱第一!哥哥爱你!”

18.“我一直都很喜欢你啊,我有一个跟你一样的秘密啊,然然”

19.一群以前熟悉或不熟悉,但起码都相互认识的人,在这一瞬间突然因为一句很找事的“找事儿”之后,集体荣誉感就这么油然而生了。

20.我不知道会喜欢你多久,也许会很久吧,但只要我还喜欢你,你就不能变。拉勾,霍然。

21.嗓了子哑一路往下,火热的烫得人放松下来,烧掉最后一点空虚。

22.旅游不光是目的地那一点地方,还包括路途的风景。

23.是我知道你可以,我也相信你能。

24.从很久很久以前经过,我是很多很多风景的过客。

25.“他觉得父母总在指点江山,你看我打下来的这片江山多么棒,你得按着我这套来打,你这这不对那那不对,他跟我说,我能不能打下江山来先不说,但我看他们这江山打得也不怎么样。”

26.白天他还是很勇敢的。 

野外没有鬼,白天没有鬼。 

鬼都在晚上不开灯的小黑屋里。

27.大家看上去都很冷酷。 因为新的班名而产生的,莫名其妙的,新的归属感。

28.“最重要的是自己不要放弃自己,你只要不放弃自己,总会碰到同样不会放弃你的人,也许是一个老师,也许是一个朋友。”

29.你就活在你认为和你觉得里,你觉得我不应该这样,你认为我不会那样,如果我这样那样了,就差劲了。

30.寇忱这个人,霍然有时候形容不上来,霸气、暴躁、幼稚、浪漫。而他每次都会被寇忱带着往他的路上一路狂奔。不知道是寇忱太有吸引力,还是他太不坚定。

总之他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仿佛一个相信童话的小朋友,乐此不疲。

31.哭一场来不及的幻想,烟雨在落花上刻满了伤。今夜月光照得有一点亮,催着孤独和我共诉哀肠。笑一场莫须有的反抗,纸伞在风中不断的飘荡。曾经我们一起坚定的方向,伴着吟唱越走越荒凉。

32.总有些人会在夜里清醒着总是无法入眠

总有些故事在无人提及的时刻沉默不语

过去的岁月像流走的水消失的不漏痕迹

而你却固执地站在岸旁想抓住那些时光

过去的事总会过去在空气里散去

离开的人总是在路上在昨天里消失

年少的人终究会老去像失去生命的树

幸运的是你曾任性过而我们的结局一样

33.你说的话让所有人觉得你年少轻狂

你爱的人让全世界不理解那又何妨

你过的生活总是不愿意向理想妥协

而你在笑你眼神只有自信和张扬

34.霍然就这点好,嘴虽然欠,但是不太记仇,事儿一过就忘了,下回想起来不定什么时候。

35“BLOOM   OF   YOUTH”


不左右

及格的亲人

我们留着同样的血液

我们是世界上唯一的互相牵绊

我们筑起围墙一致排外

我们共享爱意理所应当

我们留着同样的血液

我们是世界上唯一的互相牵绊

我们筑起围墙一致排外

我们共享爱意理所应当


阿凡
久了不发,感觉掉粉了,虽然就几...

久了不发,感觉掉粉了,虽然就几个粉丝😂😂😂😂😂

久了不发,感觉掉粉了,虽然就几个粉丝😂😂😂😂😂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