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达达利亚

1477.9万浏览    81719参与
碳酸Ca-

  一不小心暴露自己的文化沙漠了!.jpg

  

  代入玩家性格有,ooc有,画风崩坏有

——————————————  

  和亲友连麦一起刷材料的时候被亲友摁着学拼音…好尴尬呜呜…感觉初中那会儿学的东西全就饭吃了………

  一不小心暴露自己的文化沙漠了!.jpg

  

  代入玩家性格有,ooc有,画风崩坏有

——————————————  

  和亲友连麦一起刷材料的时候被亲友摁着学拼音…好尴尬呜呜…感觉初中那会儿学的东西全就饭吃了………

SMlight
  散兵表示鸭鸭晚上不要睡得太...

  散兵表示鸭鸭晚上不要睡得太死

  散兵表示鸭鸭晚上不要睡得太死

uyyjgsqqwj
  元神本籽   QQ 149...

  元神本籽

  QQ 1494612434

  元神本籽

  QQ 1494612434

嗷嗷日出

当你和宿敌相处时他突然(一)

达达利亚


身后袭来的利箭被蓝色水刃精准劈开,橘黄发色的青年笑嘻嘻地靠在你身后,“小姐,这个时候可不能分心啊。”

你抿了抿唇,看向达达利亚,“多谢。”


达达利亚朝你微微一笑,挥舞着蓝色水刃,势如破竹,瞬间就使得你们突破重围。


你抽出利剑,“..达达利亚?”


青年仿佛听不见你的呼喊,只是一个劲地用水刃肆虐着早已失去气息的敌人。


鲜血如同水墨般点在青年白皙的脸庞,给他无高光的深蓝色眸子染上疯狂,转头看向你的时候多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你忍不住后退一步,却被地上突然冒出的东西拌倒在地,脚腕立刻肿了起来。

该死的,这死人哪来的?!


罪魁祸首慢条斯理地...


达达利亚


身后袭来的利箭被蓝色水刃精准劈开,橘黄发色的青年笑嘻嘻地靠在你身后,“小姐,这个时候可不能分心啊。”

你抿了抿唇,看向达达利亚,“多谢。”


达达利亚朝你微微一笑,挥舞着蓝色水刃,势如破竹,瞬间就使得你们突破重围。


你抽出利剑,“..达达利亚?”


青年仿佛听不见你的呼喊,只是一个劲地用水刃肆虐着早已失去气息的敌人。


鲜血如同水墨般点在青年白皙的脸庞,给他无高光的深蓝色眸子染上疯狂,转头看向你的时候多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你忍不住后退一步,却被地上突然冒出的东西拌倒在地,脚腕立刻肿了起来。

该死的,这死人哪来的?!


罪魁祸首慢条斯理地擦拭着手上沾染的污浊,泛着不正常红晕的脸上带着捕食成功的愉悦和兴奋,一步一步朝你走来。


“小姐是没有力气了吗?那接下来该如何是好?”

青年居高临下地欣赏着你奋力挣扎的样子,语气故作苦恼。


“达达利亚你离我远点。”你拿着利剑威胁着他。


虽然早就知道他比你厉害得多,但是亲眼看见你锻造的十分坚硬的利剑在他的手里一寸一寸化成碎末,飘散在空中,内心还是十分胆寒。


“滚开。”你刚转身便被身后的青年轻松扛起。


达达利亚暗示性地拍了拍你的腰部,“小姐,我劝你还是留些力气罢,我身下的家伙可是贪吃的很。”


“等等,你不会是要在这里..不行..”


他把你放到一辆报废的车上,欺身而上。



“小姐的身体可真是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啊。”


一句慨叹伴随着突如其来的滚烫,直直刺激着你的脑部神经。


要逃跑的身体被扣住强制翻了个身,你们十指相扣,随着车辆的震动而抖动。


“小姐,我说过的吧,要留点力气。”

skephalo不结婚不改名
  是达达公子x空x钟离先生...

  是达达公子x空x钟离先生

  空是总受,想求的加丘

  是达达公子x空x钟离先生

  空是总受,想求的加丘

哇哇哇哇

  感觉这个顺序好有感觉诶

  感觉这个顺序好有感觉诶

랑아살기만하자^-^

  继上次《只有满命绫人才能娶走我的满命托马》,这次是只有满命鸭鸭才能娶走我的满命阿离。

  

  胡桃复刻池入坑的人终于等到了

  

  (还有一对cp某一位死活不满,你说是吧迪卢克?凯亚都满了很久了你没满不觉得离谱吗?我倒要看看是羽枭先达成这个连续剧的第三集,还是妙知先冲上来上演第三集。裂开 jpg.)

  继上次《只有满命绫人才能娶走我的满命托马》,这次是只有满命鸭鸭才能娶走我的满命阿离。

  

  胡桃复刻池入坑的人终于等到了

  

  (还有一对cp某一位死活不满,你说是吧迪卢克?凯亚都满了很久了你没满不觉得离谱吗?我倒要看看是羽枭先达成这个连续剧的第三集,还是妙知先冲上来上演第三集。裂开 jpg.)

君菌cd

仙灵之庭

#妹是个金发墨瞳的人,很敏感,很爱把事情藏在心底

#刀

#达达利亚ⅹ你

#妹有点呆但是个死变态,算是个毒舌,可能会有点心狠手辣毕竟千年来很寂寞

#妹的年龄是个未知数,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实力也一样,毕竟原初的,设定上就连天理也只能对她降下神罚才能压制住

#你=仙灵≠荧or空

#可能会ooc


  古时,有一处无人之庭,那里是唯一仙灵的家园,那名仙灵少女睁开双眼便看见一位白发女子浮在空中,女子称自己为【天理】她为仙灵降下神谕。

   “仙灵啊,我祝福你的高歌能带来生机,但凡是应有代价。你的心脏就是大地,此世只为大地,尘世跳动,你的...

#妹是个金发墨瞳的人,很敏感,很爱把事情藏在心底

#刀

#达达利亚ⅹ你

#妹有点呆但是个死变态,算是个毒舌,可能会有点心狠手辣毕竟千年来很寂寞

#妹的年龄是个未知数,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实力也一样,毕竟原初的,设定上就连天理也只能对她降下神罚才能压制住

#你=仙灵≠荧or空

#可能会ooc


  古时,有一处无人之庭,那里是唯一仙灵的家园,那名仙灵少女睁开双眼便看见一位白发女子浮在空中,女子称自己为【天理】她为仙灵降下神谕。

   “仙灵啊,我祝福你的高歌能带来生机,但凡是应有代价。你的心脏就是大地,此世只为大地,尘世跳动,你的【心】不为人而跳动,这是你我的【契约】。若违反,你将会是一具空壳......”说是神谕,不如说是【神罚】。“我是能换个平安的种子”是她唯一的工作,她没有【心】,她的【心】是一颗种子

    这千百万年来有无数仙灵诞生,无数具空壳落入【提瓦特】。

提瓦特?

仙灵不知道

但她知道,提瓦特一定是一片美丽的大陆

最后只剩下原初的仙灵在守着一方天地

一切转折只是一位男子的突然闯入,打破平静

迟来的初遇

仙灵赤脚行走于草地,感受大地的炽热,走兽趴在草地上等待着仙灵的抚摸,鸟儿停在枝杈上高歌。此时狼群像发疯似的奔向某一处,血腥味弥漫

仙灵寻着味道看见浑身是血的男人躺在草地上

摇曳的花草被血色染红,他橙色的发上全是鲜血

仙灵看着伤势很重的人眼睛亮了起来,这千年来,她从未见过一个活人,对于此时此刻的她来说是无比兴奋的


身为仙灵的你利用自己千百年来未用的力量轻而易举的救活了他,眼下只等他醒了


陌生人

陌生的男人睁开双眼,便看见一双墨色的瞳孔

他一惊,想用水刃来抵挡开来,但他自己却动也动不了只能束手无策

“你,是谁?为何来此?为何名?属所国?”你冷漠的声音散开,周围的鸟兽一惊,便四散开来

男子被这四连问一蒙便知眼前就为女子对他而言并无任何有害

“那你是谁?”

“我叫,娜伊莎,所属仙灵之庭,原初仙灵”

男子被你的身份吓到,神灵他都见过,就连神灵还用着他的钱,而如今眼前的大人物他确实没见过,很快他冷静下来,深渊的眸子重新盯着你

“我叫达达利亚,愚人众执行官第十一席代号【公子】,至冬国人冰之女皇的下属”他威严的说出了这句话但首先得忽略掉他躺在地上还为一个人不,仙灵压的起不来

“不,你在说谎,你叫阿贾克斯”你一语就戳破了他的“谎言″但你的心思并不在这,而是那所谓的冰之女皇

“冰之女皇是谁?”你把那位叫做阿贾克斯的男子拎了起来

阿贾克斯并不意外,毕竟一个未出仙灵之庭千年的仙灵不知道外面的事情很正常,他一一讲了起来

“冰之女皇是如今的七神之一”

“七神,是天理做的吧,他选了七位执政者,哦,应该是【维系者】选的”阿贾克斯惊呆了,他并不知道天理是谁,维系者又是谁,一个未知万物的仙灵,竟能知道这些

他盯着少女白皙的皮肤,渐渐幻化出水刃,

他一刀下来却被轻轻挡住

凶兽在怒吼,狼群也在虎视眈眈的盯着他,在黑暗的背后的一群他从未见过的魔兽再把他当成晚餐

但他却又一次震惊了,眼前瘦小的你竟能亲手挡住他的攻击,他越发兴奋了,你提醒到

“你杀不死我,也伤不了我,注意点吧,时机未道你还出不去,杀了我你可就真的出不去了~”你玩味的盯着少年拉着他的手走向你的屋子


林中小屋

你的屋子位于森林的中间,那里阳光很好,能听见小鸟婉转的歌唱,溪水的奔流,那是你与曾经的友人所创造的

阿贾克斯看着林中小屋皱了皱眉,低下头盯着你,你并不知道,你推开房门里面的区域极为空旷

那里简直像是一整个至冬宫般大

你熟练地坐在小凳上翻开一本书籍,勾勾手指示意阿贾克斯过来

‘她要干什么?不会要作掉我吧?呵,真有趣这人...不可信’他做好准备走到你身边,望向书面,他瞪大双眼

书面上赫然出现他的弟弟托克在和东妮娅冰钓的画面,看到这里你解释

“这本书籍记录了世间种种,契约,命运和出生哦,对了关于爱情也刻写在了这上面,你看那个托克就是你弟弟吧...”说到这阿贾克斯才知道你为什么从外出过天地却知道外面的种种

咕噜~

两人一时陷入了尴尬,还是阿贾克斯率先发出的声

“仙灵大...人,那个我先去...捕点猎...”显然他对大人这个字貌似很尴尬

“不用,叫我娜伊莎既可,或像你叫别人那样称我为『小姐』,但~你不用捕猎” 说完你手一挥桌面上便出现佳肴,你示意他坐下吃饭,他很乖,很听你的话(其实是身份压制)再饱餐一顿后你给他准备房间,你把曾经友人的房间借住给了他

“感激不尽!大...人,不...小姐”他双手和十对你表示感谢,你挥了挥手

“我有个愿望,不知当讲不当讲”

“可以!讲吧,小姐!”他兴奋的听着你的愿望

“下一次的时间点是在一个月后,我一直都没有办法出去,希望你能带我出去,我想看看......提瓦特...”你笑了笑便往自己的房间走

“今晚好梦,先生”你笑了笑边关上门 ,你不知道的是对方的脸红了,心在狂跳

迟来的机会

你说的下个月会来一次机会,但那机会并不顺利,你与阿贾克斯来到山顶,漩涡便在此开启

他盯着那巨大的漩涡并没有显露出恐惧,而是更加兴奋,他不知道漩涡里有多大的危险,但这种危险才是他所向往的

“帮我”

你发话了,说完便拉着阿贾克斯的手,被女性拉手他从未如此失态过,他总是和各种女性打交道,女士、雷莹……心 都未曾跳过,但这次是例外

你放出了自己的血,在看见你手臂流血的刹那阿贾克斯慌了,他想拦住你,但他连身子都不能动,开始能看见你的血一点点滴到地上,你开始碎碎念便把手抬到空中,对着漩涡写了不知道什么字漩涡开始扩大同时吸力也更强了,阿贾克斯显然有些站不住

“先生...抓好我的手”趁阿贾克斯没有听懂这句话一便腾空而起跳向旋涡,你用自己的力量扶好了阿贾克斯你们飞在旋涡之中

空间开始扭曲,你们急速下垂力量开始慢慢消失你们掉了下去

“初来”提瓦特

你们重重摔到了地上,刚抬眼边看见满地狼藉,无数个岩枪在地上砸出大洞,断臂,尸体都在身边你们并肩站着,阿贾克斯开口疑问?

“这里不是提瓦特?怎么会变成这样”

 你接下来的一段话打破了他的幻想,只见你翻开书籍原本和蔼的画面变得恐怖血腥起来

——三千五百年前,此是魔神战争之刻

“这里正是提瓦特,但是,魔神战争”听到战争两字,阿贾克斯变得兴奋起来

“争斗?!”他的眼睛亮了起来‘啪’地一声,你对他的头狠狠一拍提醒到

“魔神战争不是儿戏,你又没参加过,那时你们的冰之女皇都没成立呢,我真想把你的脑袋撬开看看里面装了什么东西”你嘲笑到,身份的压制,他不得反抗

你和他边走边聊,聊的是什么?今后提瓦特的点点滴滴,魔神战争的注意事项,反正什么都说

此时两个岩枪框框砸了过来,阿贾克斯先一步跳开了,而反应迟钝的你盯的那两个岩枪砸过来

“小姐!”阿贾克斯率先发声,但下一幕他便看见了你挡住了两个岩枪,并把他们轻轻的放在地上,为什么轻轻的?哦,因为太重会砸个大窟窿

一抬头看清那人的样貌,同时阿贾克斯也惊呆了

“钟...钟离先...”你上前一步捂住他的嘴提醒到

“你被吓坏了吗,被吓傻了?要不帮你敲敲,那人是摩拉克斯,不是钟离,是全,盛,时,期的摩拉克斯啊”你表示等一下要帮他治理一下脑子,回过头摩拉克斯早已向你们走近

摩拉克斯盯着你,冷冷的开口“你是谁”

你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

“哎呀,年轻人不要这么生气吗,面对我这个老太婆框框砸两枪,打人之前要先确定一下身份,要是伤及无辜可就完了呢”你如此豪迈的语言吓呆了你对面的甘雨和众仙人,你问我魈在干嘛,哦,我看到了 ,他在对准仙灵做示范,准备投一次最快最准的枪

众人不解帝居为什么不动?帝君也在懵b,眼前这个少女看上去很瘦弱,但她拍下来的却是最疼的,并且读懂了她脸上的威胁,风被刺破,和璞鸢向她的头驶来,然后甘雨便看着你稳稳的接住了,然后“送”给了魈

“摩拉克斯大人的下属貌似还管教不好...”你冷冷的说着便松开了放在他肩膀上的手,在放下的一刹那,摩拉克斯才感到了松懈

你转头看见阿贾克斯说“达达利亚,走吧”你叫出了他的代号,毕竟保险起见

“且慢,您是哪位魔神?”甘雨及众仙人出口

你笑了笑回答到

“在下并未魔神”

“那您是普通人?但普通人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力气把我困住”摩拉克斯盯着你,犀利的眼神像是能把你刺穿

“不,在下名为娜伊莎,所属第一王座【天理】大人的下属,原初仙灵现居仙灵之庭,恰逢漩涡开启之日与友人来提瓦特 ,但途中漩涡空间扭曲才来此”你的一番话始众人愣住,和达达利亚第一次见你的身份一样震惊,本来对你有丝疑惑,但这次也不得不相信,毕竟你能让帝君都不能动,更不用说摩拉克斯他本人了

摩拉克斯知道天理这一人物,算得上是他的上司吧,更何况原初仙灵这种力量强悍的生物竟活在这世上,但仔细一想漩涡空间扭曲,时间倒退,那么他们生活在【未来】

仙人们也注意到这一点

“仙灵大人,这么说你们那里的时间线是未来?”首先开口的是留云借风真君,你不紧不慢的回答

“不错,放心未来的璃月国泰民安,摩拉克斯也已经稳居岩神之位,但只可惜...帝也未逃离磨损,陨落了”你故作悲哀的回答,但无一时刻都在给摩拉克斯使眼色,摩拉克斯也不瞎当然看见你的暗示,他读懂了‘放心,璃月好着呢,你并没有陨落一直在尘世闲游’达达利亚看着你给摩拉克斯使眼色,有种想上去揍摩拉克斯一顿的想法,但他压制下来了

“帝君大人怎么会...!” 魈一脸怒气的看着你,也只能摊摊手表示:我很无辜,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在陈述事实。摩拉克斯拦下了他

“魈,磨损是必不可少的,在这千百年中我不能一直护着璃月民众,有时候也需要人自己的力量”摩拉克斯安抚了魈,更想请你和达达利亚安住在他们的乐土,这种好事当然占了下来

一路上达达利亚一直不说话,你明显感觉到达达利亚在生气,但你不明白

鸭头吃醋,鸭头生气,鸭头不说

最终的错过

自由流向的风吹起你的金发,发丝飘起,又落下,晚霞映照着你的半边脸你温柔地笑着,墨色的瞳孔倒映着的寂寞,深渊也随之消失,留下的只有一片笑意

达达利亚望着你,不由的脸红

好美,这是他只能想到的词,大脑一片空白,要是涂上颜色加上照片, 那么大脑只有你与他的点点滴滴

他有一瞬间的想法,你像是一个珍宝,只属于他的珍宝,他想像藏一跟羽毛一样把你偷偷藏起来,不让任何人发现,只属于他。他摇了摇头,把这些想法抛之脑后,他很清楚你与他的身份,他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执行官,而你却是一个强大的仙灵,你与自已从未有过可能



你又何尝不是

他强建地体魄,1米8高的身高,会说又能打,声音直戳着自己

晚霞照着他发笑的脸旁,深渊的眸子像是重新泛起光茫,他的眸子不知倒映着是谁的身影,你有一种错觉

想手刃了那个倒映在达达利亚眸子里的那个家伙

每当这个想法冒出,你总会把它拍掉,自己的身份高贵,两人身份悬殊,从未有过可能,从未有过在一起的可能,况且

你身上的【枷锁】

在遇到达达利亚之前你总是觉得天理再说废话,自己的身份高贵,怎么会向凡人动心

但遇到达达利亚之后你无时无刻都想解开这枷锁,但那枷锁是什么?是契约,一个无法回转的契约,你多想让自己让穿梭时间的能力,回到【创生】的那一天,但一切都晚了

食言者当受食岩之罚

即使身份再高贵,也不能不重视契约

你一直压制着自己的心,不让他冲破枷锁,但越是压制就越想冲破


你们像是沉浸于深渊的人

你们享受黑暗

但有一天,一束光明从你们的身边照了下来

那束光明便是对方

你们很怕失去对方

害怕说出自己的想法,会连朋友都做不了

就这样无限制的循环

一直下去,一直下去

不往前一步,就会失去她,得不到他

你们都是这样想的

但现实不如人意,你们一句话都没说

光明一直照着深渊,但不像以前那般强烈,深渊回绝了光明

光明也尝试回避深渊

在一起?不可能的

你们都视自己为深渊之物

都视对方为光明,为黎明

想伸手抓住那遥不可及的光明到最后却只是缩下了手,光明,不可玷污

谁都没有迈出那一步

最终

终是错过了

隐忍

既达达利亚发现了自己的心意,便对你回避

你也一样

甘雨也来劝过你

“大人......”她坐在你的对面,握着你的手

“叫我娜伊莎就行”你盯着她,她开始滔滔不绝的讲

“大......娜伊莎!既然你喜欢他为何不说出口?”你听着她的话愣了愣,笑着摸摸她的头说出了契约


当你说完契约之时对上了甘雨震惊的瞳孔,甘雨蹭的站了起来难以置信的说“契,契约!怪不得呢,要不我跟他说一下”你拉着甘雨坐在石凳上,笑着

“呵呵,不用”

“小甘雨,你我同为长命之人,应该都懂得生命这一概念,像我们这些人生命很长,他们呢的上是我们生命的过客,我们会遗忘他。但达达利亚那些人就不一样了,他们的生命只有一辈子,会老会死而我们不一样啊,我们有着长命百岁,不变容颜。达达利亚的一生很短暂他不能只为我而停留,他应该托付给最好的人,能相伴一生的人”听完你的话,甘雨沉默了,这些她当然都懂,但她只能服你,契约在身她也不好打破

甘雨离开了,你坐在石凳上发呆,你望着晴朗的天空感叹着“貌似,我和阿贾克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也是这种天气”



达达利亚那里也是一样,魈来劝过他

“达达利亚,既然你心悦于她,为何不告诉她”魈抱胸靠着门,盯着达达利亚

只见他笑着说“身份悬殊啊,我不过是女皇手下的一个小小的执行官,而她呢,身份比女皇还要特殊,我的生命短暂,对她而言不过一瞬。这从哪看都没有可能吧”他自嘲的笑着

魈无奈只能xin走,报告给各位真君

听到两方消息的真君都无奈,唯独留云借风真君很生气她直接表示想把两人的脑袋敲开,再把心里的想法一股脑全到出来

为了让你们两个相遇留云借风真君是想尽了办法,数个想法都给你们两个抛走,借着她当场拿着棍子想找你们,但都被拦了下来

最终她想出了个鬼点子

借对方的名义,邀对方出来

对方还真出来了,你排列了无数次的对话达达利亚也是

但千言万语只化成了“嗨,有事吗”谁都没有迈向一步

听到答案的留云借风真君听说把一处山地当做发泄点,砸了个大窟窿,当事的两人很疑惑

就这样在一次次的隐忍中平安无事了

灾难

这天,你想单独找达达利亚聊聊,来到达达利亚的住处却发现他并不在家,你问了众仙人,就连岩王帝君也问了,马克修斯,璃月民众,你差不多都问了个遍,但都没有他的综影

你表示这辈子都没有那么慌张过

一天

两天

三天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你消耗了自己很大的力量,需要时间补充

在众仙人的劝说下你才同意休息,在休息没几天便有不知名的强大魔神开始攻击璃月,你也做好了准备,在大战当天你看见了达达利亚,他的瞳孔里没有了光,举起双刃对准魔物,随时准备进攻

在这之前你去问了达达利亚,他说他变强了

他说他去了深渊,重新领教了他的师傅,你问他为什么?他笑着说“我得不断变强了,成为强大的执行官”然后才有能力保护你。最后那句话他没有说出口

大战打响

有你这位强大的仙灵保护,击拜那个魔神成为了很简单的事情,但

战争很残酷啊,断臂残骸布满脚下

一个巨大,凶狠的魔物倒下,背后是好几个,甚至十几个千岩军的尸体

一个个千岩军的尸体倒下,一个个魔物逐渐变少,最终寥寥无几,只剩魔神

但那魔神也极为阴险狡诈,在死之前

他选择了自爆

最大的冲击波对于这些仙人与魔神来说只是等一等就行了,但对于普通人来说是致命的

你用自身的力量化作屏障,挡住了那些余波,但还有不少的千岩军被波及到

这是你第一次战斗,也是最后一次

战争结束了,我们胜利了,不

我们输了

许多千岩军倒下了,他们成了烈士

他们不是千岩军

他们可能是一个即将成为父亲的人

可能是一个丈夫

可能是一个母亲用生命所保护的孩子

可能会有一个弟弟妹妹在等着他回家讲他保家卫国的故事

我们赢了,但又输了

我们赢得了这场战争

输掉了同伴,家人,以及爱人


你穿过尸体,不停地寻找着达达利亚

回应你的

是他早已伤痕累累的身体,还有心跳是他唯一活着的标志

你看着他,哭了,唯二流了眼泪

第一次是友人成为空壳

第二次是为了他

你输了,食言者当受食岩之法,你违背了与天理的契约,你抱着达达利亚,解开了枷锁

“帝君”

“我知道你很难过...但这是必不可少的”帝君听着你的话不经急躁起来

“杀了我”

“你说什么!”帝君他听懂了,他也明白了,你违背了契约,你动心了

“我的心是种子”

“我将重启这个世界”

“让他回到自己所属的时代”

“食言者当受食岩之法,我将领罚,战友”帝君一愣,这是你第一次叫他战友,也是最后一次了,身为岩王帝君,他也不能违背契约,最终他背过身,对,你下达了处决,众仙心知肚明

帝君死过两个战友,皆是女子

第一个尘之魔神归钟,死于战争之中

第二个原初仙灵,因为被违背契约死在自己的手中

也不知道他要愧疚多少时间

你好,再见,后是长眠

你死于违背契约

在最后一直说了一句话

“这次是真的再见了,阿贾克斯,我的先生”



——————————————完结


本文6600+字

第一次写这么多,草稿是在摸鱼的时候的

有彩蛋

君菌cd

不喜勿喷

是从半次元搬运到老福特的

都是自己的号




  

耜三千
  为什么摸鱼是因为学校电脑断...

  为什么摸鱼是因为学校电脑断网了,甚至只能用手机拍笑死

  为什么摸鱼是因为学校电脑断网了,甚至只能用手机拍笑死

卜日十

【原乙】🍬挑战

●温迪/万叶/魈/达达利亚

OOC有

●小短打!先赞后看🥰

失踪人口回归!👉👈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巴巴托斯


果不其然,你跟他提起的时候他立马就答应了,甚至看上去比你还要期待


"遮住了吗,我吃了哦。"


"唔……等等等下!糖……"你手里还拿着棒棒糖,巴巴托斯猝不及防的亲上了你,唇齿与糖果碰撞,但他并没有因此退开,口腔无法同时含住他与糖果,你被迫张开嘴迎合他。


…………


"诶嘿,梅子酒味的。"


万叶


你特地挑了个容易猜的口味,......

●温迪/万叶/魈/达达利亚

OOC有

●小短打!先赞后看🥰

失踪人口回归!👉👈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巴巴托斯



果不其然,你跟他提起的时候他立马就答应了,甚至看上去比你还要期待



"遮住了吗,我吃了哦。"



"唔……等等等下!糖……"你手里还拿着棒棒糖,巴巴托斯猝不及防的亲上了你,唇齿与糖果碰撞,但他并没有因此退开,口腔无法同时含住他与糖果,你被迫张开嘴迎合他。


…………


"诶嘿,梅子酒味的。"




万叶




你特地挑了个容易猜的口味,还仔仔细细的让糖果在嘴唇上滚了一圈。


"……可以再来一遍吗。"


"苹果味的?"你看着手里紫色的糖果包装沉默……


"…再给你一次机会哦。"亲了这么久也猜不出来吗?你困惑的想着


…………



"别装了你就是想亲多几次吧!我嘴巴都红了你看我嘴巴都成什么样了!!!"你看着他无辜的表情怒骂。


"被小姐猜到了吗?"被拆穿的他也没有丝毫羞愧之心,反倒是理直气壮了起来,白团子又把你按住亲吻,迷迷糊糊间仿佛能尝到芝麻味,原来是个芝麻馅的汤圆






在某些不为人知的特殊手段下,你成功让他跟你玩这种情趣小游戏的,坐在你身旁的仙人表情较平时更为严肃,仔细看还有点拘谨


…………


明明吃着吃着被按在沙发上亲的人是你,为何反倒是他的脸红成这样。



糖果在唇齿间交换,最终的归宿还是在仙人那处,魈咬碎了糖果咽下,身体又覆上来邀你一同品尝。


…………


一大袋糖果消失大半,你看着满地狼籍只有一个想法


"仙人会蛀牙吗?"





达达利亚




"只是个小游戏吗?小姐的目的恐怕不单纯吧,不过,我和小姐是一样的。"



刚开始还是在认真的猜糖果,两局过后达达利亚和你都把糖果抛诸脑后。



深吻的感觉不太好受,仿佛整个人都要被他拆吞入腹。他松开揽着你的手,抱起你走向卧室时把阻挡视线的黑布摘下,蒙住了你的双眼。



"小姐,天黑请闭眼。"


为什么屏蔽原乙tag还有代入解

上课摸鱼(达荧预警

最后一p是自设!!

上课摸鱼(达荧预警

最后一p是自设!!

绝兄今天也是那么污
#原神# #约稿# 达达利亚x...

#原神# #约稿# 达达利亚x梦女oc,情头胸像,仿画风,进行一个砖的搬~

#原神# #约稿# 达达利亚x梦女oc,情头胸像,仿画风,进行一个砖的搬~

离辞不爱鸽子

当你手拿魔杖穿越到原神(四四)

  身体连续的异样让我不得不反复思考最近出现的许多相关的现象,莫名的熟悉感,奇怪的被监视感,愚人众的新势力种种始终都在不停提醒我,一切似乎都像我猜想的那样发展,尽管竭力避免,但仍然要做好最坏的准备。

不过当下最重要的还是解决眼前送仙典仪,此时钟离先生已经与七七洽谈完毕,见我并无异样后,才缓慢开口说道:“永生香的事情已经不用操心了,七七小朋友说:“只要我们帮他找到椰羊,她就以永生香作为交换。”

“椰羊?钟离先生可听说过这种动物?”空率先发问,看来就是见多识广的空也没有见过这种动物呀,我在心里暗自腹诽道。

“抱歉,但我确实没有听说过这种动物”钟离先生说罢,把目光投向了我“离辞呢?”

“抱歉......

  身体连续的异样让我不得不反复思考最近出现的许多相关的现象,莫名的熟悉感,奇怪的被监视感,愚人众的新势力种种始终都在不停提醒我,一切似乎都像我猜想的那样发展,尽管竭力避免,但仍然要做好最坏的准备。

不过当下最重要的还是解决眼前送仙典仪,此时钟离先生已经与七七洽谈完毕,见我并无异样后,才缓慢开口说道:“永生香的事情已经不用操心了,七七小朋友说:“只要我们帮他找到椰羊,她就以永生香作为交换。”

“椰羊?钟离先生可听说过这种动物?”空率先发问,看来就是见多识广的空也没有见过这种动物呀,我在心里暗自腹诽道。

“抱歉,但我确实没有听说过这种动物”钟离先生说罢,把目光投向了我“离辞呢?”

“抱歉,我听说过绵羊,山羊,喜羊羊,就是没有听说过椰羊。”我也很遗憾的摇了摇头。

“这样啊,那我们不如去归终机旁看看?”钟离先生沉默了一会儿开口“归终机具有望远的功能,也许能提供一些线索。”

“那就走吧。”


等到了归终机旁后,我们才发现由于年久失修,归终机连望远功能都做不到。

“那麻烦空可以去旁边战备室找点零件过来吗?”钟离淡然地对空说,我明白他是想把空支开,毕竟岩王帝君也不会喜欢现在事情发展已经脱离自己掌控范围,他会保证给璃月一个安全的未来,而随着我的异样现在变数太多了。

我看着空远去,待到终于看不见空身影了,缓缓开口,声音比平时低了很多,“摩拉克斯,你尽管放心,无论如何,我们的契约都会正常进行,就算最后会是同道殊途的结局,哪怕付出一切。”

钟离见离辞已经这样说了,也不好继续开口,只是沉寂,好在空也回来了“怎么这么沉默?”

我打着哈哈,“没有没有,刚刚钟离先生给我科普了归终机的使用原理,我在思考中呢。”

钟离先生三下五除二地修好了归终机,只是经过一番搜寻后,除了正常的几堆丘丘人,盗宝团,甚至可以看见高处的群玉阁影子笼罩在璃月,却仍然没有发现椰羊的影子。

等到我查看时,仍然没有发现外来物种入侵的现象,却意外发现几片火红色羽毛。

“看来确实是猜想的那样,来者不善。”

“空,对不起。”

我喃喃自语道,声音飘散在空中,带着丝丝苦涩。

“这是最好的方法,为我,为你,为我们。”


等到终于回到了璃月港,在路上当余光瞟到愚人众时,我装作不经意地提起来“感觉最近物价都在上涨了不少,买小吃都要买不起了。”

派蒙也附和道“是啊是啊,听说是因为黄金屋停止生产摩拉,感觉饭都要吃不起了。”

“可能是因为岩王帝君的仙祖法蜕被储存在那里吧。”钟离也开口,

“那神之心岂不也在…”空小声说,

“嘘”我戳了下空的腰,“小心隔墙有耳。”

“愚人众,你们可一定要听见啊,不要白费了我一番苦心。”


尽管无功而返,最后得知椰奶确实让人啼笑皆非。但我还是忍不住吐槽“钟离先生,你是真的没有金钱观吗?真不知道公子怎么每次都能为你买单,他又不是幸福账单。”

话虽这样说,公子又当了一次冤大头。。。


顶着公子揶揄的笑声,我们置办完永生香,刚好到晚上。空,钟离我们三人并肩走出不卜庐时,我却突然开口,你们先去三碗不过港等我,我有东西忘拿了,说着,我便幻影移形,顺便施了个隐身咒。


与此同时。另一边。

公子走到一处僻静地“藏在暗处的你有没有发现什么呢?”

“…黄金屋…”

“很好,这种消息得来真是不费功夫。我可是提醒过你们的,须知璃月古谚语,隔墙有耳。”


我从暗处现身,勾起嘴角“真是可惜,须知古谚,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彩蛋是离辞戳空腰时的心里活动

  

  

  

  就是这两个男人让我现在才发出来(从现在起,我的名字叫做这个国家)


emotion*香樟

 你要杀了我吗朋友(龙脸 

 你要杀了我吗朋友(龙脸 

月亮弯弯

【all原神空】向对象袒露自己是双性的秘密(一)

  

  最近好喜欢双性,因为可以*****

  双性空哥,嘿嘿

  人物ooc归我

  含钟离/达达利亚

  

正文开始

  

  空一开始就知道自己与别人不同。

  

  他是个双性人。这世上只有妹妹知道这个秘密。

  

  很早之前的时候,空会因为自己的身份而自卑,因为没有男人像他一样,腿缝中间还有朵粉嫩的花。

  

  在提瓦特旅行的途中,他有了自己的恋人,甚至已经和恋人约定好了,找到妹妹后就一起继续旅行。

  

  虽然空很爱自己的恋人,但是除了亲吻和牵手,他始终不敢做到最后一步。恋人也很理解他,只当他是害羞和没准备好。空只是害怕被恋人发现这畸形的身体...

  

  最近好喜欢双性,因为可以*****

  双性空哥,嘿嘿

  人物ooc归我

  含钟离/达达利亚

  

正文开始

  

  空一开始就知道自己与别人不同。

  

  他是个双性人。这世上只有妹妹知道这个秘密。

  

  很早之前的时候,空会因为自己的身份而自卑,因为没有男人像他一样,腿缝中间还有朵粉嫩的花。

  

  在提瓦特旅行的途中,他有了自己的恋人,甚至已经和恋人约定好了,找到妹妹后就一起继续旅行。

  

  虽然空很爱自己的恋人,但是除了亲吻和牵手,他始终不敢做到最后一步。恋人也很理解他,只当他是害羞和没准备好。空只是害怕被恋人发现这畸形的身体而被讨厌罢了,因为大家都不是这样的,只有自己这样,所以自己是个【异类】。

  

  即使是心大的派蒙也发现了空最近老是皱着眉,似乎为了什么而烦恼,不过她一如既往地鼓励着空:“别垂头丧气嘛!打起精神来。”空无奈的笑了笑,“派蒙,你说,要是他发现我和别人不一样怎么办?”派蒙自然知道【他】是空的恋人,有些疑惑,“可是你们是恋人啊,恋人之间就是会相互理解包容的嘛。而且,空,你哪里和别人不一样啊!除了矮……”派蒙立马捂住嘴。空苦笑了声,也没继续这个话题。

  

  但是他决定还是要向恋人袒露这个秘密。

  

  他会怎样看待我呢?空心里有些忐忑。

  

钟离

  

  钟离确实有些惊讶,原来空是这样的身份么?

  

  空悄悄地打量着钟离的神色,发现对方脸上的惊讶之色并未褪去,“先、先生,我……”空张了张嘴,还是把问题问出来了,“你会讨厌这样的我吗?”

  

  黄玉般的眼眸闪了闪,钟离眉头舒展开来,原来恋人竟是在纠结这个问题。“并不会讨厌。”钟离顿了顿,继续道,“只是有些惊讶,我原以为你不愿与我亲近,是没有想好把自己交给我。”空摇了摇脑袋,“不是的……我只是觉得自己……和别人不一样。”

  

  钟离了然,原来空的心结在这。

  

  “其实我也与常人不一样。”

  

  空抬头,“先生…?”

  

  “你知道吗?空,龙有两根。”钟离淡然道,仿佛说的不是自己一样。

  

  空脸色突然热了起来,“啊,我,我不知道。两……?真的……?”他有些无措地去看钟离,却见对方正抿着嘴笑着看向自己。

  

  “要看看吗?”

  

  …………

  

  龙真的有两根。

  

  空盯着天花板,意识有些涣散,他的小花里含了一根,后面也含了一根。他已经没有精力去思考其他的事了,只是被钟离填的满满当当。

  

  “如何?”钟离亲了亲爱人眼角流出的泪痕,见空既不回答自己,也没有什么反应,于是他有些恶劣的往更深处去。

  

  “唔!先生……”声音哑的不像话,不过,空意识渐渐回笼,双手环住了钟离的脖子,“先生,我爱你。”

  

  “吾亦如此。”

  

  

达达利亚

  

  “哈哈,伙伴,我知道了。”达达利亚故作轻松道,如果忽略他那好奇又炙热的目光的话。

  

  “是真的……我……”空低头拨弄自己的手指甲,咬了咬唇,继续说道,“如果你介意……我……”

  

  话还没说完,唇就被堵上。

  

  达达利亚的睫毛很密,一双蓝眼睛好像会说话,空很喜欢恋人的眼睛,总觉得像个漩涡,会把自己吸进去一样。

  

  “你是与我并肩的伙伴,也是要与我一起旅行的恋人,我怎么会介意?”达达利亚将人揽入怀中,“不过说起来,我还没见过呢,可以给我看看吗?”

  

  空反复确认达达利亚脸上没有厌恶的神色,却还是有些不安,“可是,我觉得那里……”达达利亚心疼地吻了吻恋人的额头,“不管你是什么样的,我也都爱你,刚刚我也只是好奇一说。”

  

  说真的,达达利亚在得知爱人的秘密后,他恨不得就把人拆骨入腹,可是这样会吓到他的小宝贝的。

  

  空想了想,从恋人怀里钻出,在达达利亚过于火热的目光下,将裤子褪去。

  

  娇嫩的小花也许是因为恋人露骨的视线,也许是因为暴露在微冷的空气中,有些瑟缩。

  

  达达利亚抬起空的右腿,仔细观察那朵小花,用手指按了按,“唔,空,你知道将它展现给我,意味着什么吗?”

  

  都是成年人,空怎会不知达达利亚的心思,再说,他从袒露秘密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做好了准备。空红着脸,声音有些抖,“是你的话,我愿意的。”

  

  达达利亚的眼神变了,像一只饿狼一样扑了上去,“会让你舒服的,伙伴。”

  


無名没有名

发发,借物都在阿b,其实我渲染都大同小异()

发发,借物都在阿b,其实我渲染都大同小异()

转世成为钟离的神之眼

真的超喜欢一些疯批鸭子和神性钟离,我直接香爆。

话说,为什么你们衣服这么难画,为什么我不会上色啊啊【碎碎念】

p2是有小角角的先生,p3我觉得适合开🚗,截图给我闺蜜看,总有一天我要画你俩涩图,这样就不用在为衣服而苦恼了

真的超喜欢一些疯批鸭子和神性钟离,我直接香爆。

话说,为什么你们衣服这么难画,为什么我不会上色啊啊【碎碎念】

p2是有小角角的先生,p3我觉得适合开🚗,截图给我闺蜜看,总有一天我要画你俩涩图,这样就不用在为衣服而苦恼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