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迈克辛

541浏览    26参与
好大一坨丸墨墨

自制一些辛老师的无脑迷妹滤镜图

他实在太娇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占tag致歉——

自制一些辛老师的无脑迷妹滤镜图

他实在太娇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占tag致歉——

严明是非

【Arox我】Carol 2

    欢迎收看舌尖上的沃尔图里,带您探秘家族三大元老之一为何深夜偷吃并大呼真香(bushi)。


   第三人称预警,沙雕预警,这一章科普了一下私设,抱歉因为复习咕咕了好几天,明早考试祝我成功。



(二)


    Aro从床上坐起来,轻轻抹掉嘴唇上沾染的鲜血。他失控了,少有的情况。这几天家族事务繁忙,他一直没来得及进食,当然,...



  

    欢迎收看舌尖上的沃尔图里,带您探秘家族三大元老之一为何深夜偷吃并大呼真香(bushi)。

    

   第三人称预警,沙雕预警,这一章科普了一下私设,抱歉因为复习咕咕了好几天,明早考试祝我成功。


 




(二)


 

 



    Aro从床上坐起来,轻轻抹掉嘴唇上沾染的鲜血。他失控了,少有的情况。这几天家族事务繁忙,他一直没来得及进食,当然,对于一个吸血鬼来说饿上几天也不是大问题。


 

 

 

 

 

    下午Heidi跟往常一样带来了甜点,同样是游客,同样来自世界各地,不得不赞叹七月份真的是个好时节,食物丰富种类繁多,男女老少应有尽有,人类在忙完了工作后总会休息一些时日。聪明的Heidi早就找到了规律,这次她带来的更多的是年轻的男女,不过不乏有些老年人参杂其中,毕竟失踪人口可不能只是固定在某些年龄段。她对于引诱人的数量也加以控制,来确保安全。Heidi非常有自信,沃尔图里精于此道。

 

 

 


 

     她蹬着高跟鞋,看上去热情洋溢地把一群受到引诱的人类领进大厅,三位元老已经坐在椅子上等着了,旁边还站着其他侍卫。Aro从椅子上站起来,笑着朝Heidi走去:“My dear ,你的效率真是越来越高了。”Heidi有些骄傲的抬起下巴,她顺从地站到一旁走到那群侍卫中垂首静静等待。

 

 

 


     Aro慢慢从每个呆滞的游客面前走过去,Marcus和Caius前一天已经进过食,对此全无兴趣,所以这些人随便他挑选,剩下的就交给沃尔图里忠诚的卫士们解决。他闭着眼细细嗅闻着每个人的气息,突然,他闻到一种不同寻常的味道。饥渴被被无限放大,由他冰凉的胃部窜上大脑,无处不在地尖叫着呼喊出进食的欲望。Aro猛地转过头,顺着那独特的味道走到一个人类面前。他微微低下头凑近她的颈侧,想要确定是否是她引起了自身的反应。可只是一瞬,尖牙便不可遏制地伸了出来。他攥紧拳头,压下内心的狂喜和渴望,转身露出夸张友好的微笑示意Heidi过来:“亲爱的,你能帮我把这个女性先送到我房间里吗,我突然想起还有一些事务没有处理完,必须要去扫个尾。”

 

 

 

 

     Heidi点点头,她乐意效劳。年轻女子面无表情地跟在她后面朝着元老的卧室走去,Aro又喊住了她:“别忘了让她好好睡上一会儿。”“Sure ,Master .”

 

 

 

 



      Aro心满意足地坐回到自己装饰华丽的椅子上摆摆手,卫士们迫不及待地冲上去,瞬间,空气中弥漫起浓郁的血腥味。

 

 

      “Aro……”Marcus沧桑的声音响起,他平时不怎么说话,此刻缓慢地把身子偏转了一个小小角度:“你找到了。”

       

      “Oh,Marcus,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的眼睛。”Aro抿起嘴唇,红色的眼中闪着异彩,“很不容易,但我需要去验证真伪。”

 

 

 

 



 

 

     趁着在典籍室里的闲暇空当,Aro靠在椅子背上又一次想到之前在某本古老书籍中读到的事情。书上说,每个吸血鬼都会有专属于自己的“歌者”,这种人类的血对吸血鬼具有更大的吸引力,并且他们对于某个吸血鬼来说可是算得上极端的诱惑。举个例子,Aro这么些年来见过的唯一的“歌者”就是Bella,而恰巧她遇上了自己的最佳人选(或者说最佳鬼选)Edward,他们的契合度接近完美,Bella的转化也极其成功。简而言之就是一把钥匙开一把锁的关系。最令他振奋的是,“歌者们”有很大几率拥有Bella一样的异能,对吸血鬼的能力免疫。

 

 


 

     尽管从前他也听说过很多次这种说法,但总是无法相信,Bella可能是个巧合。直到自己亲身感受到堪称恐怖的冲动,他这才隐约信了。遇到“专属歌者”机率有多小呢?Aro听说过有些疯狂的流浪吸血鬼找了几千年也没碰上他们的treasure,“歌者”的血液在传说中被比作吸血鬼的毒药,只属于那一个吸血鬼的毒药。那些可怜的享乐主义者便一路追寻,不惜冒着被发现被猎杀的代价大肆捕杀人类,沃尔图里甚至亲自惩罚过过于嚣张的团体。他们就如同惨败的蝴蝶想在冰封的峡谷里找出一朵鲜花饱腹,广泛撒网的战术完全不可行,归根究底这就是个小概率事件,小到连蚊子振翅都能把它吹走。

 

 

 


     可能是想在永生里寻找一些刺激?Aro不能理解这种做法,他从不追寻虚无缥缈的东西,他更喜欢将现实牢牢攥在手心,获得实质性好处。他没想过自己会碰上自己的“歌者”,更不会想到还是在一个平凡午后,混杂在一群良莠不齐的甜点里,真正的金钥匙吟唱起惑人的颂歌,无意识呼唤心底掩藏的渴望灼烧成燎原大火。他不追寻,不代表他不接受,毕竟是每个吸血鬼都无法抵挡的诱惑。当时,他有些惊喜竟然有这样的幸运,可下一刻便完全冷静下来,他不会就这样轻易认定,这不是件小事,他需要百分百的确认。

 

 

 

 

 

 

 


     午夜十二点,摆钟低沉地响,Aro站起来吹灭蜡烛,关上灯,然后才离开房间。他的生活习惯很好,随手关灯从不浪费电,沃尔图里的钱又不是大风刮来的。他从容走回自己房间,心中充满了对他亲爱的“歌者”姑娘的无比期待,不,也许不是,一切都不好说。

 

 


     Aro面带微笑打开房门,乍一眼他竟没看见人影,片刻,他瞧见了地上抱头蹲着的年轻女子。

 

 

 


     ???

 

 


 

     他的笑容僵硬在脸上,真的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判断失误,不过他还是成功让这姑娘站了起来。礼貌的自我介绍必不可少,而人类慌张却依旧理智的态度让他稍稍有了一点满意。

 

 

 

     Aro拉住了她,将双手掌心覆着她的手,很好,他什么都没看见。

 

 


     这进一步印证了她的身份。

 

 

 

 


     就在这时,人类抽回手后退了几步,Aro又一次嗅到了那种无与伦比的诱惑,他猛然想起'自己已经好几天没进食,此刻则是个既能证实传言,又能填饱肚子的好机会。

 

 

     于是他拽住人类把她压到床上,弹出尖牙还未等她反应过来便一口咬上她的颈侧。Aro没有忘记分寸,他很小心的咬得浅了些,不至于让她成为一次性食品。

 

 





     鲜血的美妙滋味瞬间在口腔弥漫,带着恰到好处的36.7摄氏度滑进食道进入胃里。Aro微眯起眼睛,他从未品尝过这般鲜美的血液,完完全全合他的口味,质地浓稠味道却不过分浓郁,血脂适中,没有很腻的反胃感。

 



 

     人类已经昏过去了,Aro明白自己必须马上停止吸血,他没吃饱但也不能再吃下去。只好缩回尖牙坐起来,见人类脖子上还有残留的血迹没忍住又弯下腰舔了个干净。

 

 

 

     怎么越吃越饿?Aro终于明白为何那些流浪吸血鬼疯狂寻找歌者,也明白了为什么Edward如此喜欢Bella。

 

 

 

 

 

 

     请问行走的米其林餐厅谁不爱呢。

 

 

 

 

 

 

      最后,人类脖子上一点残留的血液都不剩了,就连咬出的两个血洞也都干干净净,只是咬痕没有血迹。Aro坐直了身子,略带遗憾地轻轻咂了咂嘴,突然他忆起很久之前自己抓到门口接待的人类秘书小姐上班时间玩手机,上面一张来自东方网友上传的图片似乎能很好的描述如今的心情。

 

 



 

 

 

 

 

 



      “This woman 's taste is damn sweet .(这女人的味道竟该死的甜美。)”

 

  




TBC.






严明是非
【Arox我】Carol 第二...

【Arox我】Carol


第二章预告



又名舌尖上的沃尔图里【bushi】

第三人称预警,开头有点沙雕。明天,明天定不会鸽!!



我一定更新!

【Arox我】Carol


第二章预告



又名舌尖上的沃尔图里【bushi】




第三人称预警,开头有点沙雕。明天,明天定不会鸽!!




我一定更新!

严明是非

【Arox我】Carol

这是一篇迅速摸鱼的无脑爽文,背景不深究,考究党勿入。主线第一人称,偶尔第三人称,可能会突然沙雕,提前预警。

 

嫖Aro就行了。


   据说每个吸血鬼都有属于自己的“歌者”。


 

   (一)

 

  

 

      ...



 

这是一篇迅速摸鱼的无脑爽文,背景不深究,考究党勿入。主线第一人称,偶尔第三人称,可能会突然沙雕,提前预警。

 

嫖Aro就行了。

 

 

 

 

 


 

   据说每个吸血鬼都有属于自己的“歌者”。

 

 

 

 

 

 

   (一)

 

  

 

      我的记忆仍停留在午后在沃特拉的广场上举着手机四处拍照的快乐时刻,一睁眼就发现自己身处于完全陌生的房间,身下的毛皮地毯扎得脸痒。刚想动弹,铺天盖地的眩晕瞬间袭来,只好慢慢撑着胳膊坐起,试图梳理一下混乱的思绪。

 

 

      不得不说这个房间实在是过于诡异。

 

 

      厚重的窗帘没有拉上,不甚明亮的月色透过窗子幽幽照进来落在身上。我坐在地上环顾四周,屋子中世纪的装饰风格仿佛照搬了某些老电影电影,而暗色的壁纸床幔交织成实体化的压抑。华丽繁复,但一切都让人不舒服。

 

 

 


      我站起来,脑中尽是被黑恶势力绑架后的悲惨下场,下意识想拿手机百度一下正确的逃生姿势,在地上摸索好一阵子才发现自己全部家当消失得干干净净。这下凉了,我站在原地绝望地想。门就在不远处,可腿就像灌了铅似的抬不动。不是被吓呆了也不是不想走,而是无数部电影中的炮灰用血淋淋的例子告诉你,不作死就不会死,谁知道外面有什么等着呢,还不如待一会儿以不变应万变。

 

   

      抬起手,腕上的夜光手表赫然显示此时正值午夜时分。距离我来到弗洛伦萨已经过去了十个小时。太惨了吧,旅游景点都没逛完就被搞到这个地方。说实话,如果不那么床上用品的颜色不那么黑暗,这里完全堪比五星级酒店套房,可惜屋子的主人似乎偏好哥特,生怕别人不能从周围环境推断自己即将遭遇不测。

 

 



      昏迷了整整八小时的滋味不怎么样,我选择坐回地毯上拨弄着上面的毛默默等待。我自认没有得罪人,更不可能无意中参与过什么黑帮活动。一个游客刚到景点两小时就被当地黑社会强行掳走,这绝对是个火爆网络的好话题,可惜身处意大利,并没有热心网友帮我跟踪调查。眼下唯一的办法只有等待,我祈祷进来的不要是完全懒得理人的冷血打手,如果不能活着,好歹也要让自己死得明明白白。二十四孝好青年莫名得罪黑势力究竟为哪般。

 

 

 

 

 

      就在我第三遍修改方才脑内构思的遗嘱时,门开了。我赶紧站起来,然后双手抱头蹲下。

 

 

      “What are you doing ,my dear .” 我使劲儿把头埋到胸口,听见鞋跟踩在木质地板上的响动,那人在我跟前停下,之后便是丝绒般的声音从头顶轻轻流泻到耳边。

 

 


      “把头抬起来。”那个声音说。我只好放下手,小心翼翼抬起头,正撞上一双眼饶有兴趣地盯着我。我眨眨眼睛,这人的轮廓好像才从黑暗里慢慢显形,先是高挺的鼻子,略带笑意的唇,紧接着是白的过分的脸被垂着的长发衬着,显得非常精致。我不确定他的头发到底是黑色还是棕色,毕竟不开灯在月光下也看不真切。他站在原地就这么打量我好半天,见我依旧保持蹲姿不由轻声说:“My dear ,我认为你可以站起来。”

 


 

      既然他都发话了,想必是觉得我构不成什么威胁。我站起来看着他,这人一身剪裁得当的黑色西装,胸前的项链挂坠即便在黑暗里也熠熠生辉,显然是身份的象征。

 

 

 

 

   大佬无疑。

 

 

 

 

     于是我比遇见冷漠打手之外似乎多了一条活路,也有很大几率死得更惨。

 

  

  “您好。”鉴于我短暂人生里从没遇见过这种等级的大哥,我只能鞠躬,十分干巴巴地打了个招呼。

 

  

     “Ah .”那人伸手托了一下我的胳膊,只是轻轻触碰了一下,透骨的凉意便如同滑溜溜的蛇类无事衣服的阻隔直接盘绕上肌肤。我打了个寒战,瞬间冒了一后背的冷汗。

 

 

      他察觉到了我的反应,双手合十靠近唇边露出一个微笑,语气温和却有意无意透着高高在上的傲慢:“My name is Aro ."

 

 

      “您好,Aro .”我有些搞不清这人的态度,按理说温和有礼容易让人放松,可我的神经却紧紧绷着,第六感不断发出警告,这些轻声细语极大可能性都是假象,越是这样的人越是危险,而他的气质简直令人毛骨悚然,我不得不谨慎再谨慎:“请问——”


 

 

       “Hush—”他打断了我的话:“What 's your name ,young lady .”

 

    

       "Um ,my name is lorelei ."这次我只敢回答,憋了一肚子困惑也没有胆子再多问什么,生怕他一个不高兴叫人把我拖出去直接爆头。

 

 


      男人保持着诡异的微笑缓缓走过来:“Lorelei ,such a good name .”说着,他冲我伸出手,眼中透漏出的绝不是善意:“Would you please ……”

 

      这下我真的搞不明白他的意图,忍着心底强烈的不安慢慢抬起手想放到他手上。谁曾想我还没来的及放上去他便一把抓住了我的手,然后另一只手也覆上来,力气简直大的出奇。我禁不住挣动了一下,可是下一秒切实的冰凉由他掌心渗透至我的血脉,惊得我浑身僵硬。

 



 

      他不是正常人。恐惧至极的大脑艰难运算出了这个结果,我僵硬地保持被扯住的怪异的姿势,呆滞地望着他惨白的脸,视线逐渐移向他的双眼。就在他松开我手的前一秒钟,靠着不尽人意的月光,我看见了他瞳孔的颜色。

 

 

 


 

      那是货真价实的血红,上面还蒙着层朦胧的薄膜。

 

 

 

  

      他到底是什么东西?白得近乎透明的皮肤,低于常人的体温以及红色瞳孔这些特征在我心里已经彻底把他划离了人类的范畴,容不得我细想,自称为Aro的生物便小声快速地吐出个单词:“Interesting .”

 

    

      我感觉自己濒临崩溃,双手狠狠攥住衣角往后退了一步。谁料到这个小小的举动怎么就触动到了他,他抬起头瞪大眼睛盯着我,电光火石之间我便被掐住脖子狠狠按在床上。

 

 

 

 

 




 

   直到尖牙刺破肌肤,剧痛争先恐后迸发开来,我才彻底认识到,这个Aro就是常人认知中不可能存于现代社会的吸血鬼。

 

 

 

   不断失血导致的眩晕强势将我包裹,沉重的眼皮终于支撑不住,渐渐缓慢合上。

 

 




 

 TBC.

   

 

  

 

 


Zoe
这图,看一次笑一次。一美迈克辛...

这图,看一次笑一次。一美迈克辛小胖三个男人为魔力鸟争风吃醋,真是够了!

一美:我爱穆里尼奥!

迈克:哼,他在圣诞节给我发短信了呢!

小胖:他发你啥?是不是“别发短信烦我?”2333

这图,看一次笑一次。一美迈克辛小胖三个男人为魔力鸟争风吃醋,真是够了!

一美:我爱穆里尼奥!

迈克:哼,他在圣诞节给我发短信了呢!

小胖:他发你啥?是不是“别发短信烦我?”2333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