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还有

1149浏览    108参与
哟,我家住海边啊

不知道什么标题

我们看新闻,看的是内容,是国内外发生了什么事,这才是新闻的主角。而不是一大串各级领导的名字和职位。

我们看新闻,看的是内容,是国内外发生了什么事,这才是新闻的主角。而不是一大串各级领导的名字和职位。

汐云慧雪不是玛丽苏

是给@米立米立 的生贺。

说自己都不记得生日的时候把我惊到了(=゚Д゚=),那就没人给你过生日了呀!!虽然生日已经过了但是我可以补(你在搞笑吗)!!衣服画错了请自动忽略!!


对了忘说了,P2是因为不敢画老师的pa也不知道老师喜欢什么pa所以才选了自己没画过的学pa_(:з」∠)_


很草很有问题因为我很屑dbq。

是给@米立米立 的生贺。

说自己都不记得生日的时候把我惊到了(=゚Д゚=),那就没人给你过生日了呀!!虽然生日已经过了但是我可以补(你在搞笑吗)!!衣服画错了请自动忽略!!


对了忘说了,P2是因为不敢画老师的pa也不知道老师喜欢什么pa所以才选了自己没画过的学pa_(:з」∠)_


很草很有问题因为我很屑dbq。

Wake

假如。还有。来生。

      他是一个心如皎月,身如冬日暖阳的一个人,他身上有一种特别的光芒,照耀着别人,我们结为夫妻,他把这种光芒反射给我。...


      他是一个心如皎月,身如冬日暖阳的一个人,他身上有一种特别的光芒,照耀着别人,我们结为夫妻,他把这种光芒反射给我。

                                                 ——三毛

小朋友不归ψ(`∇´)ψ

朝俞虐(我瞎说的)文【一】

记住了!极为OOC!!!

以下内容皆为我良心制作(瞎bb)

    冰冷的手术室里,是忙碌的人影。

他们竭尽全力,从死神手中抢人。

手术室中冷冰冰的空气逐渐燥热起来。

几个小时过去了,一声金属质感的轻响,染了血的剪刀镊子被放在一旁的铁盘中,刀把上还留着微微的热度。

四周一片黑暗,只剩一片没有温度的苍白灯光打在病床上那具已毫无生气的身体上。

主治医师望了一眼床边的机器,那根曾在显示屏上不断有力地跳跃起伏的线被死神拉直,手术失败,死神胜利……


躺在病床上的谢俞清醒过来,他起身坐在床边,发现自己已经死了,留下一副冰冷的躯壳静静地在血泊之中没了温...

记住了!极为OOC!!!

以下内容皆为我良心制作(瞎bb)

    冰冷的手术室里,是忙碌的人影。

他们竭尽全力,从死神手中抢人。

手术室中冷冰冰的空气逐渐燥热起来。

几个小时过去了,一声金属质感的轻响,染了血的剪刀镊子被放在一旁的铁盘中,刀把上还留着微微的热度。

四周一片黑暗,只剩一片没有温度的苍白灯光打在病床上那具已毫无生气的身体上。

主治医师望了一眼床边的机器,那根曾在显示屏上不断有力地跳跃起伏的线被死神拉直,手术失败,死神胜利……


躺在病床上的谢俞清醒过来,他起身坐在床边,发现自己已经死了,留下一副冰冷的躯壳静静地在血泊之中没了温度。

看着自己现在作为一个精神体的空洞的“身体”,自嘲了一下:
“之前都是别人在这里,现在反而轮到我了。”


听老师说过这首诗的后面两句,最近看到了整首诗,不禁感叹自己才疏学浅……


等我后面的故事啊!

桑杨沙

哈哈哈哈设计了一些签名,出本或者其他要用的时候用得着吧。我不是画画的哈,只是随便涂一涂。


『桑鸭&安鸽的签名』


第一张是我的:桑杨沙(samyasa)🦢不过有个写的是tacillion.


第二张是给我老婆的:@Anglia (本来发给安鸽的还有只沙雕乌鸦XDDD,但我太懒就不拿出来了...)


私用签名不可抱图!(大家就当无聊娱乐随便看看就好了ahhhh)❌


哈哈哈哈设计了一些签名,出本或者其他要用的时候用得着吧。我不是画画的哈,只是随便涂一涂。



『桑鸭&安鸽的签名』


第一张是我的:桑杨沙(samyasa)🦢不过有个写的是tacillion.


第二张是给我老婆的:@Anglia (本来发给安鸽的还有只沙雕乌鸦XDDD,但我太懒就不拿出来了...)



私用签名不可抱图!(大家就当无聊娱乐随便看看就好了ahhhh)❌




流晶凝焱

国境四方(2)

雷卡pa      

这章非常意识流

黑体字是歌词

依旧是听歌床上产物

依旧没什么剧情,只写感觉

这是前篇:我是链接 

OK?


正文:


我捧着孤勇一腔

饰演你隐秘而危险的欲望

我等待着

被你禁锢永恒的饲养

0

“大哥。”我下意识地抬起头,回答他的话。

天色渐渐地暗了下去,照在大哥头上的金色阳光变成了金红色。

大哥背对着光,在落日的余晖下形成一个剪影。

我的目光从大哥的发丝转移到了他的脸上,光线让他的脸有些模糊不清。

而他深紫色的眼睛却从黑暗中射出光来,像黑暗中藏匿的捕食者,神秘而...

雷卡pa      

这章非常意识流

黑体字是歌词

依旧是听歌床上产物

依旧没什么剧情,只写感觉

这是前篇:我是链接 

OK?



正文:


我捧着孤勇一腔

饰演你隐秘而危险的欲望

我等待着

被你禁锢永恒的饲养

0

“大哥。”我下意识地抬起头,回答他的话。

天色渐渐地暗了下去,照在大哥头上的金色阳光变成了金红色。

大哥背对着光,在落日的余晖下形成一个剪影。

我的目光从大哥的发丝转移到了他的脸上,光线让他的脸有些模糊不清。

而他深紫色的眼睛却从黑暗中射出光来,像黑暗中藏匿的捕食者,神秘而危险,却又让人忍不住靠近。

1

那双紫色的深渊暗暗涌动,我竟然忍不住地向深渊靠近

我小心地靠近一点

再靠近一点

我知道这深渊是危险的捕食者,他会吞噬一切,包括靠近的我。

我知道

但我还是义无反顾地靠近,我不怕被吞噬

因为

我被他所拯救了,我也甘愿被他吞噬。

2

让我成为你的一部分,让我成为你万千星河中的一颗星尘,让我成为你遥远航线中的一海里,或是在你错综复杂的棋盘上,成为你的一枚棋子。

“只要是大哥想要的,我都会想尽办法去帮他掌控在手中。”

虽然我不知道你追求的自由是什么。

自由,这个词是我没有资格去理解的,这对我来说太过奢侈。

我可以感受到你想要与我分享这份自由,可这份自由对我来说太过沉重,沉重到我甚至无法从你手中接下它。

对不起,

大哥

它对我来说太沉重了

3

“卡米尔,你还是不明白,不过,算了。”

那次,你轻轻地跟我说。

我还是不明白吗?

但是,我想我永远也无法明白了吧。

你的思想,你的情感,你的征程,你所追求的目标,这些我都不明白,也不配明白。

作为被你拯救的灵魂,我所能做的,只是追随,只是等待。

4

我在进行着一场豪赌,我把我作为赌注。

我把我,压给了你

我想我已经离不开你了,大哥。

对不起,

你追求自由,而我,却把自己禁锢在了你这里,但我没有办法,我只能如此任性。

因为我活着的价值

就是你

我的大哥

5

“卡米尔,你今天状态不太好,是右臂的伤复发了吗?”大哥迎着晚风走来。

“不,大哥,”我忙把眼神移开,看向了手中的光屏“我的手没事。”

其实天一凉,我的右臂就会隐隐作痛,但疼痛这种事,我早就麻木了。在厄流区时受的伤,远比这样要疼得多。这种事,根本不用麻烦大哥,忍一忍就过去了。

大哥却走的更近了:“卡米尔,有问题就要说,不要自己扛,难道,你信不过你大哥?”

大哥声音上扬,我相信他知道我的手恢复得不好了,果然,我是瞒不过大哥的。





————————————

又是很短的一更,求原谅

这章我写的很纠结,不知道有没有写出那种感觉

《国境四方》超好听!!!

每天一遍:雷卡是真的!





今天弱小可爱但能吃的我能拥有评论吗?

翻到这里的小可爱求评论!

什么都可以,我会回的!

(没有评论也求个红心呗)

小小声:我为雷卡加热度我骄傲





史莱姆哒
不想努力了 憋问,问就是眼睛被...

不想努力了

憋问,问就是眼睛被机器人吃了XD 

不想努力了

憋问,问就是眼睛被机器人吃了XD 

泡椒泡泡椒

三十几岁的帕缇夏

完了,更爱了

三十几岁的帕缇夏

完了,更爱了


猛春叼烟

(多cp)空桑少主日记

德符/锅鹄/我鹄/佛笋/…

随便写写,没啥意思

1

水边传来口琴声,走近去听又没有声音了——吹口琴的人被他哥摁树上​亲,我的空桑食魂果然有问题。

2

蟹黄汤包这孩子为什么天天在床上睡觉​,羡慕。

3

看见恶魔锅包肉对鹄羹这样那样,我也想!竟然让我​悬崖吊臂,该死,空桑少主绝不认输!

4​

为什么小笋给我准备新衣服福公不高兴了,还把人带去房间,疑似听见床摇的声音。​

5

八仙还没有来空桑,诗老师叶子都落了。

6​

想养熊猫,火锅说我的学历不够。

7

​今天给龙须酥绑了双马尾,我有罪,罪孽深重。

8

不应该给糖葫芦看小说,他现在总觉得莲华将军是吸血鬼。


​(下面是其他人的字迹)

看来悬崖吊臂还是太轻了。

如果你认真完成作业,也许...

德符/锅鹄/我鹄/佛笋/…

随便写写,没啥意思

1

水边传来口琴声,走近去听又没有声音了——吹口琴的人被他哥摁树上​亲,我的空桑食魂果然有问题。

2

蟹黄汤包这孩子为什么天天在床上睡觉​,羡慕。

3

看见恶魔锅包肉对鹄羹这样那样,我也想!竟然让我​悬崖吊臂,该死,空桑少主绝不认输!

4​

为什么小笋给我准备新衣服福公不高兴了,还把人带去房间,疑似听见床摇的声音。​

5

八仙还没有来空桑,诗老师叶子都落了。

6​

想养熊猫,火锅说我的学历不够。

7

​今天给龙须酥绑了双马尾,我有罪,罪孽深重。

8

不应该给糖葫芦看小说,他现在总觉得莲华将军是吸血鬼。


​(下面是其他人的字迹)

看来悬崖吊臂还是太轻了。

如果你认真完成作业,也许我不会掉叶子。​

哼,睡觉了。

​双马尾……是何物?


绿色的萝卜叫绿萝
用hsj的给某位大佬的星辰!...

用hsj的给某位大佬的星辰!

金发毁辽

是5分钟的吖,萌新见谅qwq

用hsj的给某位大佬的星辰!

金发毁辽

是5分钟的吖,萌新见谅qwq

星芒ALEXTIN

无脑小段子【看的时候不要带脑子】

克利切:“伊索卡尔,帮我拿下工具箱,谢谢。”

卡尔:【冷漠但结巴】……我还有事,抱……抱歉。

约瑟夫:“卡尔……可以帮我够一下电话亭吗?”

卡尔:“【风驰电掣】我的荣幸,先生。”

诺顿:“最近风太大了,有点儿感冒。【吸鼻涕】”

卡尔:“……多喝开水。”

约瑟夫:“卡尔……哈秋!【打喷嚏】”

卡尔:“先生您看看您怎么这么不小心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算了您别说话了赶紧去床上躺着我给您端热水你还要吃点什么吗不行您不能吃辛辣的只能吃清淡的您赶紧躺床上不要管了都交给我吧。”

艾玛:“卡尔先生——能帮我拆个椅吗?

伊索:“……【看着艾玛肌肉满满的胳膊不语】”

艾玛:“可...

克利切:“伊索卡尔,帮我拿下工具箱,谢谢。”

卡尔:【冷漠但结巴】……我还有事,抱……抱歉。

约瑟夫:“卡尔……可以帮我够一下电话亭吗?”

卡尔:“【风驰电掣】我的荣幸,先生。”

诺顿:“最近风太大了,有点儿感冒。【吸鼻涕】”

卡尔:“……多喝开水。”

约瑟夫:“卡尔……哈秋!【打喷嚏】”

卡尔:“先生您看看您怎么这么不小心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算了您别说话了赶紧去床上躺着我给您端热水你还要吃点什么吗不行您不能吃辛辣的只能吃清淡的您赶紧躺床上不要管了都交给我吧。”

艾玛:“卡尔先生——能帮我拆个椅吗?

伊索:“……【看着艾玛肌肉满满的胳膊不语】”

艾玛:“可以吗?伊索先生?”

伊莱:“……他昨天用橄榄球的时候撞到了胳膊,干不了重活。”

艾玛:“是这样的吗?抱歉!”

伊索:“……【告辞】”

远处的约瑟夫闪现撞墙了。

卡尔一个钢铁冲刺冲到对方身边。

约瑟夫:“【老眼昏花】……唔呃……”

卡尔轻叹了一口气,二话不说,直接以杰克标准抱人姿势将约瑟夫横抱起来。

卡尔:“【耐心】先生,我带你到那边休息。(我真该给先生配副老花镜了)”

艾玛:“……看样子卡尔先生的胳膊已经没事了呢……”

伊莱:“【汗颜】大概是吧……”

庄园一周年。所有的监管者和求生者齐聚一堂,开办了一个大型的联欢晚会。

就在节目已经演完,主持人准备谢幕的时候,卡尔醉醺醺地跑到台子上面,对着全部的监管者和求生者用平生最大的声音喊道:

“今天……!我要为我最……亲爱的约瑟夫先生!献上一首象征爱情的……!歌曲!!!”

在场的所有人目光重又聚焦到台子上,虎躯为之一振。

只见他左手猛地扯下口罩,右手猛地一撩拨刘海。

深吸一口气,抄起箱子里的一个笔刷,卡尔开始了他平生以来第一次恐怕也会是唯一一次的壮丽激昂的演唱。

“也曾随心所欲潇洒做顽固——也曾剖还金丹陈情太辛苦——”

“汉皇重色思倾国——御宇多年求不得——”

“梦和光——尘与土——刀剑乱舞——”

“我已经爱上你——渴望着在一起——”

“锦绣织缎裹素腰啊——半掩半开纤媚笑——”

他动情的演唱着,声泪俱下。

台下的各位身体和心灵一起跟着颤抖。

刚刚有事而离席的约瑟夫一返回会场就看到了如此惊为天人的操作。

众人一看约瑟夫来了,都用那种复杂而又掺着求救的眼神看着他。

“ ……我是谁?我在哪?卡尔在干什么?他们又要干什么?我现在何去何从?我该怎么办?”

年仅六十的约老爷子停止了思考。

更为要命的是,台上蹦哒的那人看见了一脸懵逼的约瑟夫,激动万分地冲下台来。

“如果有一个人你注定要爱上他——如果有个地方你注定要把它变成家——答应好吗——不要变卦——爱~爱~爱~爱着他——”

约瑟夫承认当喝断片的卡尔牵着自己的手。如此动情地唱道的时候,他脑中那根冷静的弦绷——断了。

“约……约瑟夫先生!!您愿意接受我爱的誓言……和我签订爱的契约吗?”

看着满脸写着兴奋的卡尔,约瑟夫不忍拒绝却又不知如何开口。好在k歌小王子卡尔在说完这句话后就径直向前倒去,倒在了约瑟夫的肩上,呼呼大睡。

约瑟夫愣怔了一下,身体禁不住地颤抖起来,他满脸羞红,大口喘着粗气,从牙缝里对着不省人事的卡尔挤出一句话。

“卡尔……你……”


“……太重了……”

……

好不容易把卡尔拖回了他的房间。约瑟夫觉得他的哮喘都要发作了。

“这家伙……怎么会搞成这样呢?喝不了这么多,为什么还要硬喝呢?”约瑟夫坐在卡尔身边,用手揉着卡尔凌乱的头发,如此想到。

这时,原本不省人事的卡尔突然微微睁开了双眼。

“约……瑟夫,我……想听你唱歌……”

约瑟夫又是一愣征。

“那好吧,但是……卡尔要乖乖的哦。”愣了不到一秒,约瑟夫重又绽放出笑容。

“……”卡尔不作声,但是脸上还带着醉意的微笑证明他已懂得。

”……你的指尖轻柔♪ 抚摸过我所有♪ 风浪冲撞出的丑陋疮口♪ 你眼中有春与秋♪ 胜过我见过爱过♪ 的一切山川与河流♪……”

他磁性的嗓音甜美又温柔,好像是在轻轻诉说一首动人的诗,清清浅浅的月光透过窗帘洒在他身上,月光下的他宛如一尊天使的雕像。

一曲终,卡尔已经进入梦乡,约瑟夫静静地端详着他的睡颜,随后在他额头上落下浅浅一吻。

“晚安,你说的我会好好考虑的,我的卡尔。”

【我的温柔只会为你驻足。】

轻轻关上门,没走几步的约瑟夫撞见了匆匆赶来的瑟维和克利切,他们俩似乎有话要对约瑟夫说,眼神却又有些躲闪。

“哦,卡尔现在已经睡着了,有什么事情你们明天再找他吧。”约瑟夫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淡。

“……约瑟夫先生。真的很抱歉……今天是我们——”瑟维满脸歉意地开口却被克利切打断。克利切深吸一口气,用他从未有过的真诚的语调对约瑟夫说:

“我很抱歉……约瑟夫先生,今天是我害卡尔喝多的。”

约瑟夫的脸色由冷漠逐渐变得严肃,他不打断,示意克利切继续说下去。

“……我原本只是想跟卡尔开个玩笑,因为他看起来不善于和我们相处,迄今为止,我们唯一已知的就是卡尔对您的感情。所以今天我跟他说,如果他能够将两瓶果酒一口气喝完就能充分证明……对您的感情……”

克利切的声音越来越小,头也越来越低,约瑟夫虽然不很了解克利切这个人,但从园丁小姐和艾米丽小姐的谈话中,他得知克利切本性不坏,只是他有时对待问题的手段和方法不太容易让人认同就是了。劝卡尔喝酒这件事情看来也并非他一人所为,敢于替朋友担责,这也能证明他并不是有意的,他想必也认识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了。

约瑟夫做了个深呼吸。

“……好了,”约瑟夫看着垂下头的两人,尽量把声调放得平稳:“……我明白了。”

“你要注意凡事不要做的太过火了,这样可能会伤害到他人,也可能会伤害到你自己,克利切。这件事情我原谅你,但是不代表卡尔会原谅你。”

“……不过我想,他应该会接受你的道歉。”

约瑟夫看到两人同时抬起了头。

“……今天太晚了,先回去睡吧,明天你们再跟卡尔说。”约瑟夫背过身去,作势要离开。

“哦……嗯,谢谢约瑟夫先生。”

约瑟夫正打算离去,背后又传了两人悄悄交谈的声音。

“……不过我没想到卡尔的酒量竟然那么差……”

“……他对约瑟夫也可真是……喝酒时拦都拦不住……”

“……总之下次不要做这么过分的事了,克利切……还有谢谢你……”

约瑟夫又轻轻叹了一口气。

他走向了后花园。

满院的花的馨香,勾起了他几份尘封已久的回忆。

“克劳德哥哥……!我……我想听你唱歌……”

“那好吧,但是约瑟夫要乖乖的哦。”

虽然只是普通的安眠曲,但是哥哥温柔的眼神,磁性的声音,却让约瑟夫觉得那首歌里包含着太多太多干净而又深厚的情感。

“约瑟夫不要怕,我可是你的哥哥呀,哥哥会永远保护你的。”

“哥哥就是那个能不顾一切替你挡下风雨的那个人,能安安静静陪你走过苦痛的那个人。”

“哥哥的使命啊,就是把你安全地交到能够保护你你也想守护他的那个人的手中。”

“看到你幸福了,哥哥……才会幸福呀。”

“……谢谢你,克劳德哥哥。”约瑟夫抬起头,迎接他的是长此以往一直默默守护着他的,干净的月光。

“所幸,我已经找到那个人了。”

第二天的卡尔:???我做了什么哇你们不要围过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快远离我我有社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克利切和瑟维是吧?我永,远,不,会,原谅你们。













我不会画画
看完#2了,我飞了 我被尊飞了...

看完#2了,我飞了

我被尊飞了

凉的头发摸半天没搞透

看完#2了,我飞了

我被尊飞了

凉的头发摸半天没搞透

双目害虫

这里爬梯子,

槽点大概三点吧。

第一个是朴灿烈坐在沙发前面,

吴世勋很自然的走过去,

把腿翘在了灿烈肩膀上。

这个动作,

其实不能用单纯的亲近度来看,

因为朋友也会这样做,

没什么嘛。

这个动作如果看,

你得用三个点来看,

才能看出特别之处。

第一,

这个地方的镜头,

是从门外向里拍的,

人员的进出,

也是通过快放呈现,

所以这个时段,

应该是一个,

人员接近可以自由活动的时间。

第二,

当Xiumin进来的时候,

吴世勋腿就立刻放下来了,

并且他还下意识的看了旁边,

要是没猜错,

那边应该就是摄影组。

他为什么会有这个反应呢?

全场在Xiumin...

这里爬梯子,

槽点大概三点吧。




第一个是朴灿烈坐在沙发前面,

吴世勋很自然的走过去,

把腿翘在了灿烈肩膀上。




这个动作,

其实不能用单纯的亲近度来看,

因为朋友也会这样做,

没什么嘛。

这个动作如果看,

你得用三个点来看,

才能看出特别之处。




第一,

这个地方的镜头,

是从门外向里拍的,

人员的进出,

也是通过快放呈现,

所以这个时段,

应该是一个,

人员接近可以自由活动的时间。





第二,

当Xiumin进来的时候,

吴世勋腿就立刻放下来了,

并且他还下意识的看了旁边,

要是没猜错,

那边应该就是摄影组。

他为什么会有这个反应呢?






全场在Xiumin没来时,

只有Xiumin和伯贤两个人没到场,

可是实际上,

还在院子里的应该只有Xiumin一个。

因为后面Chen突然想起了什么,

然后起身走到镜头外了,

等他回来时是和伯贤一起回来的,

所以他很有可能是看人都到齐了,

去叫伯贤过来开拍。

可是他走的方向,

并不是落地窗那边,

所以伯贤之前,

应该在二楼的可能性更大,

而不是在院子里。

当Xiumin进来时,

也就相当于全员差不多归位了,

吴世勋应该也知道快要开始录制,

所以把脚放了下来。

所以,

这应该是下意识的,

对将要进行拍摄的一个反应。






因此,

这个动作可能就是,

吴世勋在相对放松的状态下,

所展现的自然行为,

并且,

他还介意拍摄时被拍到。

(监控一直都在,

我说他介意被拍到,

是指介意,

所以才说他在放松状态下做的行为,

你总不能24小时神经过敏吧)






第三,

其实如果是他和suho这样,

伯贤这样还不会奇怪,

可问题是,

他和灿烈距离控制的太不自然了,

所以这样的反差,

只能让人觉得,

一个是刻意一个是无心。

两个人私底下得关系,

应该是相当亲近,

可是在镜头前却不太想表现出来。






另外有两处地方,

都在朴灿烈身上。

第一,

当他们开始接歌时,

大家都很积极,

等大家差不多都把手架上去了,

世勋才很懒散的搭上来,

唱了一句歌,

朴灿烈当时好像在发呆似的,

顺口就压了他尾音。

这时Kai说我唱过了,

灿烈才指向世勋,

接话到:这样就淘汰了。




朴灿烈是胜负欲很强的人,

这个游戏如果他想获胜,

他应该很专注,

可是对于吴世勋的举动,

他反而没很强的辨别率,

并且他顺口压了世勋尾音,

自己都没反应过来,

完全能说明,

他过度的关注吴世勋的行为,

他对吴世勋的关注度是超过游戏本身的。





第二,

Kai中途突然喊了一声,

然后说坐在灿烈旁边感觉会受伤,

这时灿烈应该是被突然的声音惊到了,

他突然侧身去拿手机,

然后把手机从沙发上拿到了地上,

这个动作,

本身应该并无意义,

什么叫无意义,

就是说他改变手机的位置,

并没有什么直接的起因,

所以这应该只是个单纯的,

遮掩式的举动。

就和你对着一桌菜发呆,

突然有个人来了,

你可能就突然起身,

摆摆盘啊动动筷啊什么的,

其实你并没有盯着菜看,

也并不是真的想整理菜品。

就类似于这种情况。





这里要说的,

是他转身的方向,

他很自然的往世勋那个方向转了,

可是明明是另一个方向的Kai,

发出了声音,

人在自然情况应该向声源看才对,

可是他却往吴世勋方向转了,

还突然做了转移手机的动作。





所以这很有可能是,

他过度把注意力,

放在了吴世勋身上,

神经还挺紧张。

所以才会被Kai吓到,

并且朝他关注的方位,

做出了顺其自然的无意义动作。

美玉生瑕

[被偏爱的有恃无恐] 续 奇迹

咕咕~

下周正式考核,本周光荣咕咕!(/▽\)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你以为这是新更新的文,新填的坑吗?

其实全是骗你的啦!

恭喜你!被骗了!

难道你没发现这次完全没打乙女的tag吗?

我就是想故意骗骗你们啊~

(●` 艸 ´)

咳咳,嗯,言归正传。

我保证就皮这么一小下,等考核结束后,我就填被偏爱的坑。

保证下次新文一定是关于被偏爱的!

所以就请原谅我这回的任性吧。

(′▽`〃)

估计大家也快考试了吧?

无论是考过的还是没考的,都祝你们马到成功,旗开得胜!

啊,顺便在这里想对我的高数老师(男,四十左右)说一句。

(我知道你听不到,你听到我还不敢说了呢)

“老师啊,你说下课的样子”

“真美~”

(*´艸`*)...

咕咕~

下周正式考核,本周光荣咕咕!(/▽\)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你以为这是新更新的文,新填的坑吗?

其实全是骗你的啦!

恭喜你!被骗了!

难道你没发现这次完全没打乙女的tag吗?

我就是想故意骗骗你们啊~

(●` 艸 ´)

咳咳,嗯,言归正传。

我保证就皮这么一小下,等考核结束后,我就填被偏爱的坑。

保证下次新文一定是关于被偏爱的!

所以就请原谅我这回的任性吧。

(′▽`〃)

估计大家也快考试了吧?

无论是考过的还是没考的,都祝你们马到成功,旗开得胜!

啊,顺便在这里想对我的高数老师(男,四十左右)说一句。

(我知道你听不到,你听到我还不敢说了呢)

“老师啊,你说下课的样子”

“真美~”

(*´艸`*)(*´艸`*)(*´艸`*)


颖紫小麦的博客

真诚的鸣谢每一位好友(颖紫小麦)

      真诚的鸣谢每一位好友,茫茫人海,走进我的空间,荣幸之至,感恩,感谢,语言虽苍白无力,但还是要说,空间互动,开心每时每刻,聊聊你我,疏解烦恼压力。


      真诚的鸣谢每一位好友,茫茫人海,走进我的空间,荣幸之至,感恩,感谢,语言虽苍白无力,但还是要说,空间互动,开心每时每刻,聊聊你我,疏解烦恼压力。

 

木子千一被静如扣jiojio
⚠️👴的新置顶!⚠️(有内味...

⚠️👴的新置顶!⚠️(有内味儿了)

这个是匿名提问箱!欢迎指出我的不足!点这里就可以开始骂了 

感谢您点进我的主页!!这儿是木子!!真的不是木子千!!🌿那个一不是破折号!!!!(大声bb)

置顶是全lof最大泳池,欢迎来游泳🏊🏻

感谢每一颗红心和蓝手!打赏会获得土拨鼠木子(真的会到你私信叫哦

锵锵锵锵重头戏!!

下列人员出来挨亲!!!!!!!!


十年挚爱💕💕💕😭😭😭她拉我入的lof,没她就没我@忱朔_ 


py对象👏,坐火箭🚀画画还能顺便飙车🚓的神仙@萝卜 


铁❤️血❤️静❤️如❤️在❤️线❤️咕❤️咕❤️@...

⚠️👴的新置顶!⚠️(有内味儿了)

这个是匿名提问箱!欢迎指出我的不足!点这里就可以开始骂了 

感谢您点进我的主页!!这儿是木子!!真的不是木子千!!🌿那个一不是破折号!!!!(大声bb)

置顶是全lof最大泳池,欢迎来游泳🏊🏻

感谢每一颗红心和蓝手!打赏会获得土拨鼠木子(真的会到你私信叫哦

锵锵锵锵重头戏!!

下列人员出来挨亲!!!!!!!!


十年挚爱💕💕💕😭😭😭她拉我入的lof,没她就没我@忱朔_ 


py对象👏,坐火箭🚀画画还能顺便飙车🚓的神仙@萝卜 


铁❤️血❤️静❤️如❤️在❤️线❤️咕❤️咕❤️@静如不想上网课 


最 爱 的 仙 贝 给 最 好 的 搅 👮👮

📣↘↘~~~~~~~~~~~ @训唔饱 


饿 到 自 割 腿 肉 的 裘 杰 工 具 人🌿@昏 睡 红 茶 噔 噔 咚 


当 代 带 文 豪,只搞亿🔞点黄@無时时时时时 


最鸽不过奈gg~(咏唱)我也不知道又肝又鸽是怎么做到的🌿@夜久优奈 


peach精🍑🍑🍑,花花和卡卡不可得兼(因为都是我的)@璐咕咕养老中心 


带 梗 王👯,无梗不知无梗不晓,和她聊梗超愉♂快@茶茶叉猹猹 


无人区世界前200的变态🌿@预备学科 


以上人员是底线!!!!谁碰我龙谁的那种!!!!💢💢💢


吃的所有cp都无雷点,什么坑都在只不过你可能不知道🐮🍺

木子唯一的群:661360520加我一起搬砖(x) 

企鹅号:3341422486(长期约稿)

wx:17780589378

欢迎来找我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