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还魂

1750浏览    67参与
芭芭拉小魔仙

【薛晓】我是薛洋2

我快期末考了,而且还生病了,学校封闭管理,治病比较麻烦,下周一复查才能出结果,保守估计到7月10日之前应该是不会更了,见谅。

是夜。

  “若不是道长送来了这阴虎符,我还不知道哪出去寻呢。”声音从门口处传来,声音里满是愉悦。

  “是你,薛洋!”晓星尘最不希望的事情发生了。

  “道长,我不是说了吗,可别忘了我啊,咱们走着瞧。”薛洋每次说这句话都时候都笑得十分灿烂。

  “你想干什么?”晓星尘以为二人身体互换也是薛洋的手笔冷冷道。

  “你说呢?”薛洋逼近晓星尘,这是晓星尘第一次直视...

我快期末考了,而且还生病了,学校封闭管理,治病比较麻烦,下周一复查才能出结果,保守估计到7月10日之前应该是不会更了,见谅。

是夜。

  “若不是道长送来了这阴虎符,我还不知道哪出去寻呢。”声音从门口处传来,声音里满是愉悦。

  “是你,薛洋!”晓星尘最不希望的事情发生了。

  “道长,我不是说了吗,可别忘了我啊,咱们走着瞧。”薛洋每次说这句话都时候都笑得十分灿烂。

  “你想干什么?”晓星尘以为二人身体互换也是薛洋的手笔冷冷道。

  “你说呢?”薛洋逼近晓星尘,这是晓星尘第一次直视薛洋的眼睛,一片漆黑,一点光亮都透不出来,明明是自己的眼睛,却让他感到陌生。

  “无论你想干什么,我都会阻止你!”晓星尘就这么望进薛洋的眼底,这双原本淬满恶意的眼睛,此时分外明亮。

  薛洋嘴角的弧度更大,恶意一笑:“我,拭目以待。”说完薛洋便离开了屋子。

  薛洋并不知道为什么明明降灾和阴虎符已经到手的情况下,他还去专程看了晓星尘,但是他知道,自己是真的想屠了白雪观。

  天空雾蒙蒙的,仔细看去全是细细密密的颗粒,雾中站着一个人,剑尖滴下一滴血。散在雾中的是尸毒粉,站着的自然是薛洋了。就在刚才,他杀死了白雪观的最后一个人,在宋岚面前。

  “宋道长,感觉如何?”薛洋走到宋岚面前,晚饭时他便给宋岚下了药,此刻他一下都动弹不得。

  “你到底是谁!”宋岚目眦欲裂,他知道晓星尘断不会干下这种事情,咬牙道。

  “我是谁?我自然是……薛洋了。”就在晓星尘三字到口边时,他终究是改成了自己的名字,虽然他并不知道是为什么。

  “薛洋!”宋岚想要起身,结果正像之前想要阻拦薛洋一样,徒劳无功而已,只能直直的盯着薛洋,那眼神想要把薛洋碎尸万段。

  “就是这眼神,真叫人厌恶!”话音刚落薛洋便弄瞎了宋岚的眼睛。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宋岚就这样生生疼晕了过去。

  “薛洋!”

  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薛洋回头,是晓星尘。

  “道长啊道长,我可是很爱惜你的身体的,你怎么一点儿都不爱惜我得身体。”晓星尘强行挣脱束缚,伤口遍布,连走过的地方,也留下了淅淅沥沥的血迹。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晓星尘连声音都带着颤抖。

  薛洋觉得晓星尘这个问题问的太可笑了,他向来是个泼皮流氓,别人断他一指,他便要灭他满门的人,他居然问他为什么,但薛洋还是好心的回答了:“道长啊道长,你若是不多管闲事,咱俩之间一点儿纠葛都没有,可是偏偏是你多管闲事,我不是说过吗,咱们啊,走着瞧。”

  “你要报仇找我啊,关白雪观什么事!关宋子琛什么事!”晓星尘捡起身旁的剑,挽了个剑花向薛洋攻来。

  “因为,我是薛洋啊。”晓星尘此刻身上有伤,又是使用着薛洋的身体,手上拿着的也不是霜华,剑法并不比从前,薛洋轻易躲过,笑着道。

  可是,晓星尘此刻的目的并不是要杀死薛洋,而是夺回霜华,很显然,他成功了。

  晓星尘手握霜华,霜华从未像现在这么明亮,好似在应和晓星尘的悲怒,发出声声剑鸣。

  剑尖一挑,便向薛洋杀去。

  晓星尘存了与他同归于尽的想法,招招致命同样也不要命,几次缠斗下来,二人都添了不少伤口。阴虎符上也沾了薛洋的血。

  还不待歇了几息,晓星尘便再次杀来,薛洋侧身一躲,霜华从腰间擦过。“咚”阴虎符掉落,正好落在了地下,落在了晓星尘面前。

  正如之前所说,晓星尘浑身伤口不少,就在刚才,几滴滴血落在了阴虎符上。霎时间,阴虎符红光大盛,薛洋冲上前来想要夺回阴虎符却与晓星尘一同卷入红光之中。

芭芭拉小魔仙

【薛晓】我是薛洋1

写文全靠看心情,不慌不忙,不急不躁,有心情来两笔。这个不会很长(大概)

  薛洋无所事事的走在路上,随意寻了个摊子坐下。摊主手脚麻利,不一会儿就端来一碗热腾腾的汤圆。

  薛洋一条腿蜷在长凳上,手里的勺子在碗里敲的叮当响。他方才刚从陌生的地方醒来,还被换了身白衣,怎么看都觉得讽刺,无甚胃口,没吃几个站起来便要走。

  “哎,这位客官,您还没有付钱呢。”摊主见他没付钱忙道。

  薛洋本就烦躁,听到摊主的话顺势掀了摊子,咧嘴一笑:“老子吃饭从来不花钱。”

  “你,你怎的如此蛮横!”摊主没...

写文全靠看心情,不慌不忙,不急不躁,有心情来两笔。这个不会很长(大概)

  薛洋无所事事的走在路上,随意寻了个摊子坐下。摊主手脚麻利,不一会儿就端来一碗热腾腾的汤圆。

  薛洋一条腿蜷在长凳上,手里的勺子在碗里敲的叮当响。他方才刚从陌生的地方醒来,还被换了身白衣,怎么看都觉得讽刺,无甚胃口,没吃几个站起来便要走。

  “哎,这位客官,您还没有付钱呢。”摊主见他没付钱忙道。

  薛洋本就烦躁,听到摊主的话顺势掀了摊子,咧嘴一笑:“老子吃饭从来不花钱。”

  “你,你怎的如此蛮横!”摊主没想到他不仅不给钱还掀了摊子气个半死。

  薛洋嘴角的弧度咧的更开,上去便是一脚,正待再补一脚时,一记拂尘甩来,缠住了他的脚,还未抬头,只听一声冷呵:“星尘!你怎的与那薛洋一般行径!”

  薛洋抬头便要骂,听到来人的声音顿时一凝,这声音除了宋子琛还能是谁,“星尘?”莫不是他此刻正在晓星尘的身体里?若是晓星尘作恶不知你是否还会拿他当朋友?恶意在薛洋心里蔓延开来。,面上愧疚道: “只是心中烦闷,无意波及旁人。”

  宋子琛心下有疑,但看那模样,神情,分明就是晓星尘,只能生硬的说了句:“以后莫在如此。”

  薛洋违心的向摊主到了歉,还给了摊主一笔赔偿金,大抵是想到花的是晓星尘的钱,出手十分阔绰。

  晓星尘和宋子琛志同道合,每日各方游走,除祟,无事便静坐一处,薛洋却和他们大相径庭,整日闲不下来,或许是他真的想看看宋子琛是否还能把作恶的晓星尘当做朋友,亦或是另有缘由,此时倒是把晓星尘学了个十足的像。

  “薛洋从牢里逃出去了。”宋子声音透着冷意。

  这时薛洋才想起,这时候他还在牢里锁着呢,如果他此刻在晓星尘身体里,那他身体里的是谁呢。晓星尘。这是薛洋活了十五年头一次觉得老天爷很好,他真的很想看看这对好友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忽然间草丛里传来了稀稀松松的声音,倒不是什么强大的邪祟,只是个猫妖罢了,薛洋霜华出鞘,几招,猫妖便丧命于剑下。看那几招分明是晓星尘的招式。他不知自己为何会晓星尘的招式,只是庆幸这些招式使得宋子琛愈加相信他便是晓星尘。

  “这几日走尸渐少,我们回白雪观吧。”宋子琛见他无恙,心下一松,“歇息几日,我们再去寻薛洋。”

  薛洋嗜甜,平时总会随身带一些糖果,可是晓星尘不带,在回白雪观的路上,寻了个糖摊子,捻起一颗扔进了嘴里,不甜,本想掀了摊子,想到此刻自己是晓星尘,硬生生忍住了。

  晓星尘买糖并不奇怪,宋岚只是在一旁等着,见他不买,便一起回了白雪观。

  这一回不要紧,却生生的把二人吓了一跳,不是见了鬼,而是人,薛洋。正确的来说应该是披着薛洋壳子的晓星尘。

  薛洋没想到晓星尘能傻成这样,如果说别人傻的冒气,那么晓星尘估计已经傻的不冒气了,居然顶着自己的壳子跑到了白雪观。

  “薛洋!”宋岚生怕他为非作歹,足尖一点,飞身过去,“你竟然还敢来白雪观!”

  “宋道长!子琛,是你吗?”晓星尘惊喜道。

  薛洋敢说这辈子他都没想到自己的脸会做出这么个表情,简直他妈的笑得像个傻子。

  当然宋子琛也没想到薛洋会露出这么个表情,一股恶寒从心底升起,声音更冷了几分:“你想做什么!”

  晓星尘似是反应过来此时他在薛洋的身体里,忙道:“子琛,是我,晓星尘。”

  宋子琛并不是傻子,见他此刻这么说,也确实不像往日薛洋的行径,心下存疑。

  “子琛,薛洋生性狡诈,小心有诈。”薛洋学着晓星尘的口吻,“此刻诸多疑惑,先将他捆起来,明日送到金麟台去。”

  此时晓星尘才注意到薛洋,他不知道此刻眼前的是他自己还是薛洋。他希望不是后者。

  宋岚也难做决断,只得先捆了面前这人。

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沉与过往而无终·壹

沙雕/ooc/私设如山/渣渣文笔/原创同人/穿越梗

  • 蓝思追有小时后记忆

  • 时间线:魏无羡被围剿,死后第十年

  • 禁转载,禁接梗,融梗(指的是花海、原创人物以及天冥帝和鬼气)

2020.5.19起稿~2020.5.25完稿(共6天)

—————————————————————————————————————————

自夷陵老祖身亡十年时,百家齐聚金麟台,以庆魔道祖师十年为由欢庆,酒肉嘉肴数不胜数。宴后,诸家主欲告别散场,不想,机缘就此到来。


兰陵金氏唯一嫡系,金凌少宗主与姑苏蓝氏小双璧蓝思追、蓝景仪,以及欧阳氏少宗主欧阳子真,四人道别之时现奇异之景,落英缤纷...

沙雕/ooc/私设如山/渣渣文笔/原创同人/穿越梗

  • 蓝思追有小时后记忆

  • 时间线:魏无羡被围剿,死后第十年

  • 禁转载,禁接梗,融梗(指的是花海、原创人物以及天冥帝和鬼气)

2020.5.19起稿~2020.5.25完稿(共6天)

—————————————————————————————————————————

自夷陵老祖身亡十年时,百家齐聚金麟台,以庆魔道祖师十年为由欢庆,酒肉嘉肴数不胜数。宴后,诸家主欲告别散场,不想,机缘就此到来。

 

兰陵金氏唯一嫡系,金凌少宗主与姑苏蓝氏小双璧蓝思追、蓝景仪,以及欧阳氏少宗主欧阳子真,四人道别之时现奇异之景,落英缤纷与金麟台。众人妄捉,却无法触之,待此时,一牡丹及双兰花从天而降,微带光亮,众人望而不可及,牡丹自然而落于金氏金如兰之间,兰花分落于蓝氏小双璧之间,忽来,光明如昼,三人原地失踪,独留欧阳子真一人花中凌乱,不想三人失踪前,牡丹一瓣片落在落于欧阳子真之裳,随之欧阳子真原地失踪。

 

不多时,众人醒神慌乱寻找四人,未果。多位家住齐喝:“此事定为夷陵老祖老祖所为!”

 

想必,夷陵老祖定无知之曰:“吾为花神而吾不知?何时为之???”

 

 ~~~~~嗖,我穿!~~~~~


此时……草长莺飞爱的人正在路上……?

 

咳咳,不好意思,调错频道了……

 

此时烈日炎炎,一群少男少女站在平地上,只有一人在台阶上大声嚷壤:“缴剑,都给我缴剑!快去!谁要是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天空中划过惨叫声,所有人都满脸惊悚的抬起头。

 

众嫡系子弟:这里是不夜天城,还是尖叫天城?

 

温晁:父亲何时研究出了能在天上飞的尖叫鸡?

 

温总:老子他妈不研究尖叫鸡!

 

刚刚好,像学过坐标系似的,一道金色的身影,直直朝温晁刚刚仰起,那油腻的脸砸去。

 

“啊啊啊啊啊啊——!!!”

 

尖叫声更甚,后面连着两束白影一块砸向了温晁,全场笑声,一片温晁的脸被气红了。

 

“什么人这么恶心啊!在猪肝上画这么丑的脸!”爽朗的声音,在广场上不断地产生回音……

 

场下又是爆笑声。

 

蓝景仪刚吐槽完,后面的笑声把蓝景仪惊得一抖,这一抖压在他身上,还没缓过来的蓝思追被抖了下来,蓝景仪下意识的起身扶蓝思追,却一不小心脚又蹬到了那“猪肝”,“猪肝”惨叫一声,又把蓝景仪吓得一哆嗦,连带最先落地,头昏脑胀的金凌一起滚下来。

 

修仙之人的视力本就比普通人好上几倍,这一闹的时间,都看清三人身上的家服,但又不确定,像是改进过的。

 

温晁立起身子大喊:“温逐流把他们给……啊!”

 

又一影子从天上冲下来。

 

清醒过来的三人连忙把欧阳子真拉过来。

 

四人紧张的靠在一起。

 

刚才那个人喊什么?温逐流??!那人不是温家的吗?而且不早就死了吗?

 

在看四中的环境以及某些穿着烈焰红袍的人,是温家错不了,可是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岐山温氏啊!?

 

四人齐齐从囊中取出剑。

 

欧阳子真的剑叫做“念箐”,没有任何意义,只是下意识的心中浮出这两个字,蓝景仪的剑叫“独乐”,而蓝思追和金凌的剑,让台下金、江两氏原地犯蒙。

 

随便和岁华!!?


——————————————————————————————————

emmmm……又是一个

这一篇草稿已经完结了,我只要码码字发上来就好了,应该不会弃坑了……

我是住校的,住校不能带手机,所以我的更新时间无法确定,什么时候放假就什么时候码什么时候发。

等着吧!我一定要冲100f!

凤子衿

【长顾/ABO】听说他们都还魂了!(一)

 ※新文新脑洞新的扯淡开始了。 


  ※大概就是意难平吧,反正只要是杀破狼原著里死的,基本上把他从坟里挖出来了。 


  ※忽略那个道长,他他他就是我吹出来的。   


  ※乾元=Alpha 


  中庸=Bate 


  坤泽=Omega


  ——正文——   


  「老侯爷和长公主诈尸了!」


  老侯爷和长公主一生戎马倥偬,死后终于算是清净了一番,但是他们...

 ※新文新脑洞新的扯淡开始了。 

 

  ※大概就是意难平吧,反正只要是杀破狼原著里死的,基本上把他从坟里挖出来了。 

 

  ※忽略那个道长,他他他就是我吹出来的。   

 

  ※乾元=Alpha 

 

  中庸=Bate 

 

  坤泽=Omega

 

  ——正文——   

 

  「老侯爷和长公主诈尸了!」

 

  老侯爷和长公主一生戎马倥偬,死后终于算是清净了一番,但是他们可能都没想到,他们死后有些人都不太想他们安生,非要挖了他们的坟让他们上侯府扮演一出“诈尸”。 

 

  “老侯爷?长公主?” 

 

  老侯爷同长公主在幽冥界游山玩水,还没享受够这二人世界,就听一声叫唤。 

 

  顾慎皱眉,什么东西这么不长眼,打扰他和殿下。 

 

  这个时候,从一旁的阴林里走出一个人来——是的没错,这是个人,活的,也不知道怎么混进幽冥界的。 

 

  “你是何人?”长公主寻思着开口问。 

 

  那人从阴影中走了出来,这是一个一袭青衣道袍的年轻道士,长得倒是眉清目秀,双眼灿若星辰,仿佛包罗了万象,看一眼就能透彻人心。 

 

  礼貌地笑着介绍:“我是阴阳界执掌阴阳门的守门人,你们可以叫我凤子衿,嗐,名字不重要,主要是地府出了点问题,把一些已死之人的阳寿多添了好多,你们现在得跟着我会阳间了。” 

 

  “添了多久?”顾慎问,他是不太想回去的。 

 

  毕竟阳间有个活牲口兔崽子,尽给他添麻烦。 

 

  也不知道那小子娶妻了没?祸害了哪家姑娘。 

 

  “呃……我也是刚刚接到通知,不太清楚添了多少阳寿,反正跟着我走吧,哦对了,你们即将去的阳间可能和以前的不太一样,边走边说吧。” 

 

  “什么意思?”长公主插嘴问。 

 

  “就是,这个世界的走向和曾经的基本一致,但是这个世界分了三个性别,乾元,中庸,坤泽……”道长花了一些时间,耐心的给这两位解释什么是乾元,中庸,坤泽。 

 

  半晌,老侯爷和长公主也差不多了解了,这个时候三人也刚好走到一扇古朴的大门前,道士推开门,门外是一片白光。 

 

  “因为这个通知下的有些匆忙,所以给你们的性别都是中庸,这是地府给你们的批准,一会进阳间可能还有一个守着门的,出示一下就好了,就送到这里了,还有什么问题吗?”青衣道长在门前停驻,问。 

 

  “最后一个问题,我家小十六什么性别?”长公主又问。 

 

  “……坤泽”道长沉默了一下,默默说。 

 

  他目送着老侯爷和长公主的身影渐渐消失。 

 

  也不知道他们听到了没。 

 

  青衣道长起身去全幽冥界的找被添阳寿的“幸运人”了。

 

 

  阳间,此时正是大梁太始二年。 

 

   

  “王伯,长庚说他今天回侯府吗?”天边泛起红晕,太阳偏西了,顾昀在外面招摇过市了一圈,进了侯府的大门便问。 

 

  “大体是要回来的吧……”王伯也不确定道。 

 

  结果到了掌灯时候,顾昀没等到当今陛下,他家小长庚,倒是把他作古多年的爹娘盼回来了。 

 

  “侯侯侯侯爷!”顾昀盼星星盼月亮地等长庚回来一道用膳,然后就听侯府家将霍郸急匆匆跑上来,不顾行礼就嚷道。  

 

  “吵吵什么?有话说。”  顾昀没等到长庚,不悦的皱眉问。 

 

  “刚刚刚才侯府来了一对夫妇,自称是侯爷,侯爷您的父母……”霍郸憋了好久,终于憋出一句。 

 

  顾昀挑眉,心道这年头还有敢冒充他那便宜爹娘的傻子,还跑到侯府来认亲了? 

 

  “和他们说,冒名顶替老侯爷和长公主,当心皇上知道了砍头。”顾昀不以为意道。 

 

  “可是……末将觉得来人真的非常像……”霍郸犹豫道。 

 

  侯府的将军统领霍郸曾经跟着老侯爷顾慎在战场上出生入死,尽管老侯爷与长公主故去多年,侯爷的相貌他还是记得分明,倒不太至于认错,不过嘛,当今人才辈出,不乏有如曹春花那般易容术了得的,认错了也情有可原。 

 

  左右没事,顾昀权当是出去等长庚了,对霍郸道:“带路,去见见。” 

 

  结果刚刚到了侯府门前,门一打开见了府门前见了人顾昀就头也不回的又跑进侯府了,还顺带着“嗙”的一声顺手关大门。

 

  被忘在门外的霍郸:“???”什么情况?  

 

  府门前的顾慎夫妇:“……”臭小子,看着他们就跑! 

 

  刚刚下车准备进侯府的太始帝:“……”怎么,子熹是看他会来的晚了,不欢迎他了么。 

 

  府门外余下四人,面面相觑。 

 关上门的顾昀大松一口气,他并非是不欢迎长庚,他甚至没看到长庚。 

 

  他刚刚和府门外冒充老侯爷的傻子顾慎打了个照面,就条件反射跑了。 

 

  本来想看看是哪个傻子冒充他爹的,没想到这个傻子还就是顾慎。 

 

  顾昀刚刚想说一句“缺钱找户部,缺粮找户部,缺心眼找太医。”结果硬生生被他卡在了喉咙里。 

 

  父子之间总是有些莫名其妙的感应。他顾昀不至于瞎到认不出他那个便宜爹,更别说他那个便宜娘,不是他吹牛,她娘生的是真叫好看,配他爹都亏了,旁人易容也仿不出来。 

 

  “二位是……” 长庚下了马车,见了一旁的俩人,出于礼貌问了句。 

 

  结果就听顾慎没好气道:“我是姓顾的他爹!”  

 

  姓顾的,还在侯府门前叫,有八成是老侯爷诈尸。 

 

  那么在他跟前这位貌美如花的女子。 

 

  八成是顾昀的母亲武帝的长女了。 

  长庚:“……”好像碰上媳妇他爹娘了怎么办。 

 

  长庚缓了缓心神,朝霍郸使了个眼色,上前扣了扣侯府大门,轻声道:“子熹,是我,开门啊?还是说我这么晚回来你生我气了?” 

 

  里面的顾昀听了长庚的声音,悄悄打开了一条小缝,往外撇了眼,见了长庚火速把人拉了进去。 

 

  然而也只是把长庚拉了进去。 

 

  再次被遗忘在角落的霍统领:“……”天地还有没有良心啦! 

 

  顾慎夫妇:“……”该死,臭小子。 

 

  顾慎吸了口气,朝霍郸问:“霍郸,刚刚那个,是谁?子熹,是那臭小子的字?” 

 

  “侯侯侯爷?真的是你?”霍郸面露惊色,但还是回道,“刚刚进去的那个是当今圣上,子熹确实是小侯爷的表字。” 

 

  “嗯……”顾慎盯着侯府的大门看了看,沉默了好一会。 

 

  他儿子宁愿放个狗皇帝进去,也不高兴,或者说不敢开门放他们进去。 

 

  老侯爷一生戎马倥偬,也没怎么好好关系过这个儿子,等打完了仗,想去关心关心这个儿子的时候却已经身死道消,现如今他们有幸“诈尸”一回,想想和儿子的关心如此这般,心里倒是有些不是滋味了。 

 

  然而老侯爷到底不是什么读书人温文尔雅想这想那,没多久他就做了个决定——翻墙。 

 

  既然顾昀那臭小子不给他们开门,他们还不能翻墙进去吗? 

于是乎老侯爷和长公主以及霍统领,生平第一次偷偷摸摸翻进了自己院落。 

 

  顾昀同长庚讲了事情大概,长庚直言还是叫他们进来的好,干等在门口也不是个事,难不成还叫人看笑话? 

 

  然而等顾昀开了门打算放他爹娘进来的时候,门外却没了他们的踪影。 

 

  “嚯,”顾昀感叹,“得,老家伙准是翻墙去了,走吧,回去了。” 

 

  “那……”长庚还是有些犹豫,但不等他开口他便已经被顾昀拉走。 

 

  顾昀在某方面还是比较清楚老侯爷的行事作风的,果不其然,等他们来到侯府正厅的时候老侯爷和长公主已经先入为主的做到了堂上。 

 

  哦不对,他俩本来就是主人…… 

 

  顾昀一见了老侯爷和长公主就自动在旁边当着壁画,独留长庚与其寒暄。 

 

  等长庚叙述完,老侯爷和长公主这才知道了如今形势,顾慎略一点头,以示明白,倒是长公主稍微敏感了些,又问长庚:“既然你是这当今圣上,为何叫小十六‘义父’?” 

 

  长庚这才想起刚才的讲述遗忘了这茬,连忙补充道:“我少时在雁回,幸蒙义父照顾,因为那时候当地的习俗我认了子熹为义父,后来到了京城元和帝便将我过继给了义父,这称呼便一直没改过。” 

 

  长公主沉下脸点了点头,又道:“时候不早了,侯府不开饭吗?” 

 

  “早备下了,这会该是凉了,也没你们的份,让下人重做份多的吧。”这会当壁画的顾昀倒是开了口,但显然一句话就把顾慎夫妇气的不清。 

 

  “你……臭小子!”顾慎骂。 

 

  长公主却不为所动,叫来刚刚知晓事情的王伯再去布置晚饭,又道,“我去厨房看看,你们聊。” 

 

  然而房里的人除了长庚以外一听这句话均是变了脸色。 

 

  无奈,当年长公主在时,常喜欢往厨房去……但往往能……炸一个厨房再回来。 

 

  顾昀拼命朝长庚使眼色,示意他赶紧跟过去看着,长庚会意,也跟着去了厨房。 

 

  这下房里便只剩下了父子俩大眼瞪大眼。 

 

  怪尴尬的还。 

 

  “咳咳,”老侯爷咳嗽两声,发话问,“听说你是个坤泽?” 

 

  顾昀:“???” 

 

  见顾昀一脸疑惑,顾慎也纳闷,干脆和顾昀说了之前那青衣道人的话,顾昀这才有些了然。 

 

  “之前听说有男子莫名其妙怀孕一事乍一听还以为是哪家姑娘女扮男装,后来听闻陈姑娘说,这世间的男男女女怕是在器官是有了 微妙的变化,很有可能在男女的基础上又多了其他性别,本以为尽是耸人听闻的无稽之谈,如今看来倒有几分真来……”顾昀沉吟良久回答。 

 

  “陈姑娘?是何人?太原府陈家的?”老侯爷可能是在地下high太久了,完全跟不上阳间的社会发展。 

 

  “陈轻絮,是当代圣手,太原府陈家如今的家主。”顾昀解释。 

 

  “原是如此……” 

 

  这厢俩父子渐渐谈开了,那厢长庚同长公主也聊了起来。 

 

  厨房里 

 

  “你就是当今太始帝了,怎么也不见你端着皇帝架子?还来臣子府上?也不怕世人诟病吗?”长公主一连串问题抛给了长庚。 

 

  长庚淡笑,手下动作不停,回答道:“在外我是万人敬仰的太始帝,但在侯府我不过是义父养子罢了,何须端着那累人的架子,再着我只是个‘代皇帝’罢了,皇宫不是我住处,这里才是,世人有何可诟病的?” 

 

  长公主挑眉,又为难道:“刚刚进府那会听闻你还有处雁亲王府,为何住这而不去王府?” 

 

  长庚手下动作稍一停顿,似是在思考如何去回答,良久才豁出去了道:“我喜欢住在侯府,子熹没有赶我出去,我,我就可以一直住着。” 

 

  话到这份上了,长公主也不是什么傻子,粲然一笑道:“我见小十六一直叫你长庚,小名是叫长庚吧,我看不如这样,也别长公主长长公主短的了,唤我声‘岳母’如何?或者你更喜欢‘娘’这个称呼?” 

 

  长庚愣住了,他忽然觉得,刚刚那几句盘问像极了一个挑女婿刺的母亲。 

 

  “这……”长庚略微迟疑,叫道,“娘。” 

 

  “诶,长庚可比我家那小十六乖多了。”长公主心花怒放,笑意更深。 

 

  笑话,她儿子给她拐了个皇帝回来当夫婿,她可不就是多了个皇帝儿子吗?这便宜谁占了谁高兴。 

 

  再着她看着这是个强大的乾元,也配得上她家小十六了。 

 

  于是乎等到饭菜上桌的时候,就见了这么一副其乐融融的景象。 

 

  哦不对,只是长庚和长公主之间的其乐融融。 

 

 

  长庚:“娘你多吃些这菜。” 

 

  长公主:“诶好。”  

 

  顾昀:“……”怎么在厨房晃了会我娘怎么变成你娘了?你不仅要日你老父亲,你难道还要抢你老父亲的亲娘? 

 

  顾慎:“……”我老婆被这狗皇帝骗得团团转,都不理我,想打,但是听说这狗皇帝是我未来儿婿。。。 

 

  两人一致认为,这该死的太始帝该打。 

 

  (啊嘞啦你们要的还魂向,希望你们喜欢嗷,以后会慢慢复活一些人,反派和正派都有,触你雷点就提前道声抱歉)


荷花池

今天又有人跟我谈到了还魂这个文。我觉得我有必要说一下,我对它的钟爱不是毫无原因的。

这个文里除了人物是假的,其余信息都是真的。它里面提到的精神控制手段是可实现的,是有心理学理论基础的,别怀疑,翻译的时候我正在学心理学相关知识。而里面提到的那种电击抹除记忆的方式也是可实现的,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我不懂脑外科,翻译的时候我查了一下资料,了解了脑突触修剪这个东西是什么,而就在我翻译完这个文一周后,新闻联播里就报道了这种记忆抹除法在小白鼠身上试验成功了。没错,就是文中的那个灼烧脑突触的方法。文中所提出的逃亡路线也是有历史渊源的,里面所提到的那些原创事件和人物也是有历史事件作为基础的,不是子虚乌有。...

今天又有人跟我谈到了还魂这个文。我觉得我有必要说一下,我对它的钟爱不是毫无原因的。

这个文里除了人物是假的,其余信息都是真的。它里面提到的精神控制手段是可实现的,是有心理学理论基础的,别怀疑,翻译的时候我正在学心理学相关知识。而里面提到的那种电击抹除记忆的方式也是可实现的,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我不懂脑外科,翻译的时候我查了一下资料,了解了脑突触修剪这个东西是什么,而就在我翻译完这个文一周后,新闻联播里就报道了这种记忆抹除法在小白鼠身上试验成功了。没错,就是文中的那个灼烧脑突触的方法。文中所提出的逃亡路线也是有历史渊源的,里面所提到的那些原创事件和人物也是有历史事件作为基础的,不是子虚乌有。

作者是把原电影中所有缺乏解释的空白做了合理化填补,缝起了所有的口子,然后得出了最符合现实的结论,即如果一个战俘真的经过了那些折磨和改造之后最终会变成什么样子。

我一向喜欢说还魂真实,那是因为它真的现实。

相比之下,队三才像幻想。

如果有兴趣,可以在冰棍汇论坛或AO3 上阅读这篇文章和它的续集。

荷花池
这是备份的僵尸号,反馈找原作者

荷花池:

【Stucky】【漫画】摘自《还魂》第九章 (第一回) 


画手@关爱PTSD中毒症候群


原文地址:

荷花池:

【Stucky】【漫画】摘自《还魂》第九章 (第一回) 


画手@关爱PTSD中毒症候群


原文地址:

一文

离开很久 今日还魂 莫嫌弃
因为我今后想没事儿发点照片儿
毕竟是全村的希望 爱您
靴靴

离开很久 今日还魂 莫嫌弃
因为我今后想没事儿发点照片儿
毕竟是全村的希望 爱您
靴靴

荷花池

这首歌就是《还魂》里刚恢复记忆时的巴基心理的真实写照啊,充满愤怒挫败崩溃和绝望,想爱又觉得自己不配,于是想恨,但又恨不了……


SlipKnot - Snuff


Bury all your secrets in my skin

Come away with innocence, and leave me with my sins

The air around me still feels like a cage

And love is just a camouflage for what resembles rage again…


So if you love me, let...

这首歌就是《还魂》里刚恢复记忆时的巴基心理的真实写照啊,充满愤怒挫败崩溃和绝望,想爱又觉得自己不配,于是想恨,但又恨不了……


SlipKnot - Snuff


Bury all your secrets in my skin

Come away with innocence, and leave me with my sins

The air around me still feels like a cage

And love is just a camouflage for what resembles rage again…


So if you love me, let me go.

And run away before I know.

My heart is just too dark to care.

I can't destroy what isn't there.

Deliver me into my Fate

If I'm alone I cannot hate

I don't deserve to have you…

My smile was taken long ago

If I can change I hope I never know


I still press your letters to my lips

And cherish them in parts of me that savor every kiss

I couldn't face a life without your light

But all of that was ripped apart… when you refused to fight

So save your breath, I will not hear.

I think I made it very clear.

You couldn't hate enough to love.

Is that supposed to be enough?

I only wish you weren't my friend.

Then I could hurt you in the end.

I never claimed to be a Saint…

My own was banished long ago

It took the Death of Hope to let you go


So Break Yourself Against My Stones

And Spit Your Pity In My Soul

You Never Needed Any Help

You Sold Me Out To Save Yourself

And I Won't Listen To Your Shame

You Ran Away - You're All The Same

Angels Lie To Keep Control…

My Love Was Punished Long Ago

If You Still Care, Don't Ever Let Me Know

If you still care, don't ever let me know…


荷花池

【唠唠叨叨】关于翻译

今天到论坛里看一眼,发现有人留言说重刷《还魂》,觉得很欣慰,觉得自己当初翻译时花得心思和下的功夫值得了,没有辜负这篇故事,没有辜负当初的那份激情。

很多时候翻译下功夫,是因为对故事,故事里的情感的向往和热爱(起码我是这样的)于是便想将自己阅读原文时所体验到的美好与动人,用中文去表达、去传递,希望更多的人也有机会体验到自己阅读时所体验到文字之美和作者通过遣词造句所想传达的情感,然后便希望读者会像自己一样爱上文字,爱上故事,爱上文字与故事背后所蕴含的那些美丽。

但有的时候,常想,这样的转换传达是否有意义,因为并不总是你爱上这故事,传达了这故事,别人就能通过你的传达也同样会体验到你阅读时所体验到...

今天到论坛里看一眼,发现有人留言说重刷《还魂》,觉得很欣慰,觉得自己当初翻译时花得心思和下的功夫值得了,没有辜负这篇故事,没有辜负当初的那份激情。

很多时候翻译下功夫,是因为对故事,故事里的情感的向往和热爱(起码我是这样的)于是便想将自己阅读原文时所体验到的美好与动人,用中文去表达、去传递,希望更多的人也有机会体验到自己阅读时所体验到文字之美和作者通过遣词造句所想传达的情感,然后便希望读者会像自己一样爱上文字,爱上故事,爱上文字与故事背后所蕴含的那些美丽。

但有的时候,常想,这样的转换传达是否有意义,因为并不总是你爱上这故事,传达了这故事,别人就能通过你的传达也同样会体验到你阅读时所体验到快感。于是便会倦怠,觉得自己这是强人所难,是无意义的寻觅。

但不论是孤芳自赏、独自钟情,或是万众瞩目、一呼百应,也总会成为过往。当回头看时,不管有没有寻找到同路之人,过程总是愉悦的(我翻译每一篇我挑选的文章时,都是愉悦的。当然了,让我体验不到阅读快感的文章我也不会翻译。)会收获很多经历和感情,也不算白费,也是有收获的。

其实,翻译同人在我感觉,就像是一场恋爱,寻觅,邂逅,发现,坠入情网,百般欣赏,精心装扮,希望得到世人的赞许,最终牵手。结局总是要不断寻找,也许最终找不到,找到了也可能有时好,有时坏,但好的,甜的,总是多的。也许结果并不如自己的预期,但,回头看时,觉得不后悔,不遗憾,那便是值得的。

因为,你爱过,便不会有遗憾。

荷花池

还魂漫画 第二集 草稿 “老司机巴恩斯” 画手,@关爱PTSD中毒症候群 

还魂漫画 第二集 草稿 “老司机巴恩斯” 画手,@关爱PTSD中毒症候群 

荷花池

【Stucky】【漫画】摘自《还魂》第九章 (第一回) 


画手@关爱PTSD中毒症候群


原文地址:

【Stucky】【漫画】摘自《还魂》第九章 (第一回) 


画手@关爱PTSD中毒症候群


原文地址:

荷花池

画手 @关爱PTSD中毒症候群 在B站直播画Stucky同人图。大家来围观啊!

http://live.bilibili.com/2558760

画手 @关爱PTSD中毒症候群 在B站直播画Stucky同人图。大家来围观啊!

http://live.bilibili.com/2558760

荷花池
【Stucky】【译文】《还魂...

【Stucky】【译文】《还魂》小说漫画本 人物内插03 (瑜伽巴基~)画手@关爱PTSD中毒症候群  


The true soldier fights not because he hates what is in front of him, but because he loves what is behind him.

——G.K. Chesterton


【作者授权】 【试读地址】


【Stucky】【译文】《还魂》小说漫画本 人物内插03 (瑜伽巴基~)画手@关爱PTSD中毒症候群  


The true soldier fights not because he hates what is in front of him, but because he loves what is behind him.

——G.K. Chesterton


【作者授权】 【试读地址】


荷花池
【Stucky】【译文】《还魂...

【Stucky】【译文】《还魂》小说漫画本 人物内插01(局部)画手@关爱PTSD中毒症候群  


The true soldier fights not because he hates what is in front of him, but because he loves what is behind him.

——G.K. Chesterton


【作者授权】 【试读地址】

【Stucky】【译文】《还魂》小说漫画本 人物内插01(局部)画手@关爱PTSD中毒症候群  


The true soldier fights not because he hates what is in front of him, but because he loves what is behind him.

——G.K. Chesterton


【作者授权】 【试读地址】

荷花池
【Stucky】【译文】《还魂...

【Stucky】【译文】《还魂》 小说漫画本 章节插图(草图01)

画手: @关爱PTSD中毒症候群  

【场景说明】火车上巴基与史蒂夫的吻。

作者授权】 【试读地址】


【Stucky】【译文】《还魂》 小说漫画本 章节插图(草图01)

画手: @关爱PTSD中毒症候群  

【场景说明】火车上巴基与史蒂夫的吻。

作者授权】 【试读地址】


荷花池

【翻译】【Stucky】还魂 (完)

原作: 美国队长2
作者: stele3

翻译:Cindyfxx

封面&封底: @关爱PTSD中毒症候群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36380


The true soldier fights not because he hates what is in front of him, but because he loves what is behind him. 

——G.K. Chesterton


第一章 ...

【翻译】【Stucky】还魂 (完)

原作: 美国队长2
作者: stele3

翻译:Cindyfxx

封面&封底: @关爱PTSD中毒症候群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36380

 

The true soldier fights not because he hates what is in front of him, but because he loves what is behind him. 

——G.K. Chesterton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尾声

 

番外1 《认知重校》

 
 
 


 
 
 


甜竹叶青酒

承欢【1】

  我死了。

  我深刻的意识到这个事实。

  此刻,我站在我的尸体旁,她被一辆失去控制的大卡车所撞,血液不断从她身上各处汨汨流出。 

  我触碰不到我的尸体。

  四周围站着很多吃惊的人们,他们对我的遭遇是同情过多,还是在欣赏猎奇?

  我看着人们勘察现场,抬走我的尸体,看着人群散去,环卫工人清理痕迹。然后我真正的意识到:我死了。

  夜晚的灯光亮起了,可是却再也照不出我的身影。我茫然四顾,没有人或什么东西来接我,我想爸妈一定很伤心...

  我死了。

  我深刻的意识到这个事实。

  此刻,我站在我的尸体旁,她被一辆失去控制的大卡车所撞,血液不断从她身上各处汨汨流出。 

  我触碰不到我的尸体。

  四周围站着很多吃惊的人们,他们对我的遭遇是同情过多,还是在欣赏猎奇?

  我看着人们勘察现场,抬走我的尸体,看着人群散去,环卫工人清理痕迹。然后我真正的意识到:我死了。

  夜晚的灯光亮起了,可是却再也照不出我的身影。我茫然四顾,没有人或什么东西来接我,我想爸妈一定很伤心,我总是令他们伤心。我想起了我的朋友们,同学们,他们也会为我伤心,不过不是长久的。还有他,他会怎么样呢?他曾经那么喜欢我,可是他后来有女朋友了……我喜欢他吗?

  我不知道。我,似乎缺乏去爱一个人的情感,我可以去喜欢一个人,去依赖一个人,可是我无法去爱他。他是那么独特地一个存在,我活着是因为他,我们答应彼此会好好活下去,可是我现在死了。还有她,她更早先一步于我死去,在更青春如花季一般的年纪。

“我会好好活下去的。”

“我会好好活下去的。” 

  都是他的错吧……我自私地想,明明说着爱我的……为什么我不能去表达我的欣喜与爱意呢?明明是我一个人的……

“希望可以和你一直走下去。”【朋友圈配图,他和女朋友】

  我突然感到一阵寒意,然后我看到了来接我的人。

  “你怎么会在这?” 白衣服的人皱着眉头问。我不禁哑然失笑,什么嘛,我已经死了啊。

  “是真人的转世……只怕是被妄言小鬼夺了寿命。是我们的过失,还请真人随我们前来。”黑衣服的人作了一揖,沉稳地说。

  真人是什么?妄言小鬼?他们好像认识我?我心中充满疑惑,却也只是浑浑噩噩跟着他们飘荡,进入一家医院,来到一位病人床前。

  是个少年,我未曾见过他,却感觉分外熟悉。

  “还请真人原谅我们的过失,使您误投入女子躯体,丧失记忆。现将转世真身奉还,万事皆在此身。”那黑白两人深深鞠躬,然后,我便坠入无边黑暗。



【过渡的第一章,真人转世误投女儿身,本体肉身被人鸠占鹊巢,地府在人间制造一场意外将真人换了回来,但是真人身为女儿时的情意却扭曲。】

荷花池
【Stucky】【译文】《还魂...

【Stucky】【译文】《还魂》 小说漫画本 章节插图(草图05)画手 @关爱PTSD中毒症候群  

【场景说明】第五章 - 童话之都布拉格,史蒂夫捧着亲手从巴基身上拆下来的金属手臂(巴基视角)。

【详细印调】【作者授权】 【试读地址】


【Stucky】【译文】《还魂》 小说漫画本 章节插图(草图05)画手 @关爱PTSD中毒症候群  

【场景说明】第五章 - 童话之都布拉格,史蒂夫捧着亲手从巴基身上拆下来的金属手臂(巴基视角)。

【详细印调】【作者授权】 【试读地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