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这不是我认识的世界

1194浏览    68参与
我想放假

[综]这不是我认识的世界 番外

人物极度ooc,请慎重考虑是否阅读此文。渣文笔预警。逻辑已经被蠢作者吃了。


后记①     我英番外


雄英高中是一所以培养对抗犯罪份子的英雄为目的而创设的高等教育机构,相泽消太已经在这里任职英雄科老师多年了。

  他认为“毫无希望的人,随时都可以舍弃,让学生追逐无法实现的梦想,是世上最残酷的暴行。”所以曾将一个年级的学生全部开除学籍,尽管这样的做法很残酷。①

  但他从来没有想过,他会在做出这样“酷刑”的下一年就迎来一位同样追逐无法实现梦想的学生——爆豪胜己。

  客...

人物极度ooc,请慎重考虑是否阅读此文。渣文笔预警。逻辑已经被蠢作者吃了。


后记①     我英番外


雄英高中是一所以培养对抗犯罪份子的英雄为目的而创设的高等教育机构,相泽消太已经在这里任职英雄科老师多年了。

  他认为“毫无希望的人,随时都可以舍弃,让学生追逐无法实现的梦想,是世上最残酷的暴行。”所以曾将一个年级的学生全部开除学籍,尽管这样的做法很残酷。①

  但他从来没有想过,他会在做出这样“酷刑”的下一年就迎来一位同样追逐无法实现梦想的学生——爆豪胜己。

  客观来说,爆豪胜己如果顺利成长的话,他会像所有人艳羡的那般顺理成章的考入雄英高中的英雄科,然后再在那里顺利的毕业,接着再按部就班的解决委托,最后作为一位英雄扬名社会。或许他最终会如他小时候的梦想那般成为超越欧尔麦特的超级英雄,也有可能不会。

  但可惜的是,这一切都只是假设。

  尽管爆豪胜己拥有绿谷出久自小便渴望不已的强大个性、轰焦冻内心曾经渴求过的美满家庭,但却败在了他没有顺利成长。在他即将考入雄英高中的一年以前,他便在火焰中丧生了,在最美好的年华消逝,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痛心不已。

  

  虽然相泽消太讨厌无理由的浪费时间,而事实上他也确实拒绝过爆豪胜己入学雄英,但这一坚持却在一次次的观察中化为粉碎。

  爆豪胜己与其他同期生不同,在失踪的一年里他已然成为了一块打磨雕饰好的完成品。除了个人行为有些正邪不分外,可以说他作为一个雄英学生无可挑剔,不、应该是说他哪怕是作为一个职业英雄也无可挑剔。

  但相泽消太很清楚,爆豪胜己自己也很清楚,他是不可能成为职业英雄的。爆豪胜己想要的仅仅只是成为某个人的英雄,他不在意社会的混乱、也不在意他人的生死,因为他是Avenger,憎恨是他的本能,杀戮是他的习惯。

  但就是这么一个人,让相泽消太放弃了自己一贯的作风。

  他和这里的黑暗势力并没有关系,就让他再作为一个普通的学生继续生活吧,他留在这里的时间也不多了。相泽消太这样告诉自己,然后替他隐瞒他的异常,撤下了原本应该上报的报告。

  

  偶尔相泽消太看到爆豪胜己训练时,也会不由自主地想起他们在usj遭遇敌联盟袭击后经历的梦境,奶金发的少年也曾一无所有,他拥有的只要被圣杯反转后赠予的不熄的怨恨与愤怒,他是火焰造就的Avenger,但也是这么一个看似十恶不赦的Avenger陪着迦勒底的御主完成了解决人理烧却的伟业。

  他早就已经是一位英雄了。有那么不经意的一瞬间,相泽消太认可了爆豪胜己。

  

  ——

  在林间合宿的时候,相泽消太见到了那位迦勒底的御主,他知道爆豪胜己的身份终究是隐瞒不下去了。

  而事实也确实是这样。

  神野之战后,不只雄英高中的教师们,连A班的学生们也都知道了爆豪胜己的身份,早已逝去、但因缘而被召唤得以现世的英灵。

  分别的那一天,相泽消太没有和学生们去见爆豪胜己他们,去了也只是徒增悲伤而已。

  后来随着一步步深入调查all for one的罪行。相泽消太才更进一步的了解到爆豪胜己Avenger外的一面,但与此同时他也悲哀的发现他曾经的学生对世界的憎恨与愤怒可能不全是来自圣杯的反转。

  all for one曾经绑架过十几个与爆豪胜己一样拥有强大个性的十三、四岁的学生用于实验。十三、四岁的少年少女们已经进入个性成长的发展阶段,但那个岁数的学生还在读初中,还没进入英雄培养的学校正式锻炼个性以及使用个性,危险性小、而且也没有小孩子失踪那样受到公众关注。简直是绑架的最优人选。

  不只相泽消太,很多认识爆豪胜己的知情的职业英雄也在想如果当时再关注当年的失踪案件,在悲剧发生前拯救他们,那那些失踪的学生们是不是就不会走向那条末路?

  可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

  那些孩子的死亡,可以说职业英雄们都是帮凶。

  一年前关押失踪学生的实验室的大火是all for one放的,为的是将已经失去价值的他们毁尸灭迹。为了掩盖这场火灾,他引开了欧尔麦特,避免其他职业英雄捣乱,甚至在市区同时放了一把火制造恐慌。

  就这样,消防队、职业英雄们分身乏术,自然不会去关注位于荒僻郊区的火灾——反正那里荒无人烟,树木稀疏,不会有人伤亡的,等市区的火灭了再去吧。这样想当然的想法就直接让十几个学生丧命火场。

  唯一在火灾的存活下来的爆豪胜己也在等不来英雄的绝望与怨恨中纵火自杀。

  ——“我确实没想到你们如同我设想的那般行动,哪怕你们中有一个人愿意去那个郊区看一眼,或许他们也就不会死了。唉,真是可惜啊,如果他们顺利长大,可能会成为社会的栋梁也说不定。”

  被关押的all for one对着他们讥讽的笑了。

  ——“说起来爆豪胜己确实是一位意志坚定的人呢,只可惜实验没有摧毁他的职英梦,却毁在你们(职业英雄)的疏忽中,还真是相当讽刺呢。”

  ——“真是让我看到了一出好戏啊。”

  

***

  相泽消太知道迦勒底的御主给爆豪胜己的父母留下了一枚通讯器。

  他从未想过,他有一天会用到这枚通讯器,这是异世界的产物,现在也是爆豪夫妇的财产。

  职英协会希望能通过这枚通讯器获取异世界的帮助,以用来壮大正义的力量压制黑暗势力。

  而这也意味着要剥夺爆豪夫妇与其孩子的联络权利,而且这样的举动很可能会使迦勒底的人一怒之下切断联络,这就得不偿失了。

  最后还是在雄英高中和欧尔麦特的介入下,说服了职英协会在征得爆豪夫妇的同意下将通讯器用于雄英英雄科学子的特别训练中。

  ——“如果这枚通讯器能够帮到你们,只是偶尔征用,我们不会有什么怨言。但是我们希望那样的悲剧不要再出现了。”

  爆豪胜己的母亲爆豪光己在知道事情的真相和雄英高中的希望后如是说道。

  当时在场的人都明白“那样的悲剧”指的是那场让她失去唯一孩子的事故。

  ——“没有一个母亲能够忍受失去自己孩子的痛苦,我不希望还有其他母亲承受这样的痛苦。”

  

***

  通讯器第一次在雄英高中投入使用的时候,职英教师们都默不作声的让一年A班先行使用,只因这是爆豪胜己曾经就读过的班级。

  通讯器接通时,整个一年A班都在屏息以待。

  ——“呀!你的通讯器响了,小胜。”

  通讯器里传来一道声音,但通讯器投影的屏幕还是黑的。

  显然通讯器的另一端还未接受投影请求。

  大约过了几秒,投影才显现出那边的影像。

  此时,A班的同学都激动的嚎叫起来,“噢噢噢噢噢噢,是爆豪!!!!!”

  “真的是爆豪,太棒了!!”

  “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爆豪!!!”

  “呜呜呜,是小胜!我好开心啊呜呜呜……”

  其中嚎得最大声的当属爆豪派阀的几位。

  只可惜因为他们嚎得太大声,影像里的爆豪胜己直接皱眉按下了他手中通讯器的某个按钮。

  “你怎么直接切断声音了,你不打算和他们叙叙旧了?”之前提醒爆豪胜己通讯器响了的那个声音再次传来。

  “不用。”爆豪胜己让通讯器能够拍摄到自己,就让它飞到一旁不再管它了,“反正只要他们能看到和能听到就行了,我听不听也无所谓,而且他们很吵。”

  听到爆豪胜己无情的话,A班整个都焉了下来。

  “怎么可以这样说我们,爆豪真是太过分了。”

  “就是就是!”

  “太过分了!”

  “……”

  “安静!”最后,还是实在听不下去的相泽消太让他们强行闭嘴,“这节课是让你们观摩学习的,如果你们自认为已经不需要学习的话,那么这节课就直接取消吧。”

  话里话外满满的都是威胁。

  A班的同学也都不得不压抑住自己激动兴奋的心情,闭嘴仔细观看投影。

  ——“根据合作里面你们的要求是要给学生提供模拟对战的信息,以充实学生对敌的信息量。”爆豪胜己一边走,一边拿着台词纸照本宣科地读。

   ——“但由于迦勒底的核心技术不能展示给你们,所以以后你们的观摩学习都只会在模拟对战室进行。”

  ——“虽然我不认为你们那边会出现这里的敌人,但既然你们那边稀奇古怪的要求了,而且立香他们也莫名其妙的答应了,那么我会展示给你们看怎么对付各种类型的敌人。”

  模拟对战室,顾名思义就是模拟各种环境以及敌人来让你练手的地方。

  ——“真是的,烦死了。”

  ——“也不知道这有什么好互助学习的。”

  爆豪胜己一边一脸不情不愿的嘟嘟嚷嚷着,另一边却又老老实实的走进模拟对战室。

  真是名副其实的超凶超听话。

  看到这里A班有些与爆豪胜己(单方面)相熟的同学已经忍俊不禁,真让人怀念啊,爆豪同学。

  

  看着自己的学生一个个眼睛亮闪闪的注视着投影里身着黑铠、拿着刺剑挥舞着火焰退敌的少年。相泽消太突然想到,或许这样也不错,他们都在成长,在未来的某一天他们都会成为让人心生敬佩的英雄。




——

作者有话说:

注:①摘自百度百科,有修改。

这篇番外大部分都是相泽老师的视角,前面一大部分是相泽老师的心理变化过程,虽然类似,但还是有不同的,也算是借相泽老师的口将一些正文没有写到的东西补上。

关于通讯器是私设,私心还是给a班一个好的的结局吧,让他们能一起成长。

关于我英还有一篇番外(有小天使点的咔酱回到原著的番外),看我什么时候灵感突发把它写出来?

我想放假

[综]这不是我认识的世界057

人物极度ooc,请慎重考虑是否阅读此文。渣文笔预警。逻辑已经被蠢作者吃了。


家教 057


 当藤丸立香走在回家的路上的时候,他终于明白了间桐慎二为什么要劝他最好快点回家了。

  他藏在墙角,尽可能的缩小自己的存在感,但习惯了正面对战的他仅仅只学会了assassin们隐匿技巧的皮毛,不一会就被外面的里世界大佬们发现了。

  “那边藏着的小鬼不出来的话,死了也没关系吧?嘻嘻嘻。”自称王子的金发少年手腕一转,原本还在他手上的小刀便向墙角的阴影处飞去。

  自知自己暴露了的藤丸立香只好侧身躲过了向他飞...

人物极度ooc,请慎重考虑是否阅读此文。渣文笔预警。逻辑已经被蠢作者吃了。


家教 057



 当藤丸立香走在回家的路上的时候,他终于明白了间桐慎二为什么要劝他最好快点回家了。

  他藏在墙角,尽可能的缩小自己的存在感,但习惯了正面对战的他仅仅只学会了assassin们隐匿技巧的皮毛,不一会就被外面的里世界大佬们发现了。

  “那边藏着的小鬼不出来的话,死了也没关系吧?嘻嘻嘻。”自称王子的金发少年手腕一转,原本还在他手上的小刀便向墙角的阴影处飞去。

  自知自己暴露了的藤丸立香只好侧身躲过了向他飞来的小刀,从墙角处走出来。

  藤丸立香现在就是很后悔,后悔没有听从间桐慎二的话早点回家,不然也不会遇上彭格列十世的两位继承人及他们各自的守护者的对峙。

  不过,藤丸立香很清楚自己是被算计了,在他现身时他看到沢田纲吉的家庭教师、那位世界第一的杀手——里包恩的嘴角上扬了几度,一副计谋得逞的模样。看来他今天的行程是被人安排好了,现在回家偶遇他们也是,这一切都是为了将他牵扯到彭格列的十代继承人的争夺中,逼他站队。

  藤丸立香明白自己是真的只是恰巧遇到他们,但彭格列的暗杀部队巴利安的人可不会那样想,真是平常的路人又如何?沾满鲜血的他们自然不会介意手上再多一条性命。

  他(里包恩)早就猜到自己一定会选择沢田纲吉的。藤丸立香在内心叹了口气,认命的向小纲吉他们走去,真不愧是老谋深算的世界第一杀手呢,就为了给他的徒弟再加上一层保险。

  


  见藤丸立香从墙角出来的时候,小纲吉整个人都不好了,他语无伦次的想要不想让解释:“那个藤丸君,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们只是在玩黑手党游戏,对面的那些人是扮演黑手党的,看他们扮演的多像……呜……”

  小纲吉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他自己也编不下去了。

  整个场面异常的安静,其实小纲吉不是不知道藤丸立香出现在这里的异常,彭格列十世的两位继承人的会面肯定不会出现其他杂疑人等,藤丸立香出现在这里自然有他的可疑之处。但自小就怯弱善良的他还是不忍将藤丸立香牵扯进彭格列的腥风血雨中,因为他明白藤丸同学可能会因此而受伤的。

  藤丸立香是谁?是跟10年后的沢田纲吉签订契约并成功与之十羁绊的能人!对沢田纲吉的了解不说十成十,十之八九也是有的,更何况是还没学会将自己的想法隐藏起来的小纲吉。藤丸立香要读懂这位十年前的沢田纲吉心中的顾虑简直不要太简单了。

 “没关系的,纲吉君。我是支持你的,你会赢得胜利的。”藤丸立香一句话就直接将自己和小纲吉的队伍绑定在一起了。

  “……”小纲吉欲哭无泪,我不是这个意思啊,藤丸君。

  


  “喂——!!!”对面巴利安的作战队长——斯库瓦罗·斯贝尔比似乎很不耐烦小纲吉他们这群小鬼的磨磨唧唧,“居然敢骗我,你们这些垃圾。拿着雨之戒的家伙是哪一个!”

   认出眼前的说话的作战队长是之前在商业街袭击他们的人,山本武也迎面而上说道,“是我。”

  看到是山本武,斯库瓦罗不屑道,“什么?是你啊。只要三秒,我三秒就能把你剁成粉碎。”

  听到这话,小纲吉又被吓到双手抱头,“不好,完了完了。”内心满是对自己和守护者们危险处境的担忧和恐惧。

 不过在斯库瓦罗的语音挑衅进化成武力挑衅前,巴利安的boss、彭格列九世的儿子——XANXUS阻止了。 当然XANXUS阻止的理由并没有那么友好,他只是想亲自动手处理掉他眼前的眼中钉肉中刺——沢田纲吉而已。

  “等等,到此为止了,从现在开始就由我来做仲裁了。”一个飞来的铁锄正插在XANXUS的身前,打断了他的动作。

  彭格列的二把手沢田家光带着彭格列九世的赦令登场了。


——

  站在一旁的藤丸立香听着里包恩和沢田家光对小纲吉他们科普着彭格列的指环和九世的赦令、死炎印,他内心的想法却只有一个:

  开始了——

  彭格列的指环争夺战。他终于可以得到他的从者沢田纲吉的消息了。

我想放假

[综]这不是我认识的世界056

人物极度ooc,请慎重考虑是否阅读此文。渣文笔预警。逻辑已经被蠢作者吃了。


056  家教  


“master,你该起床了,再拖下去你就要迟到了。”


  清晨,白兰的声音在藤丸立香听来相当的刺耳。

  从从者的梦境中醒来的藤丸立香幽怨地看着白兰,差一点,差一点他就可以知道那个拥有转换感情的女孩的目的了,为什么要在这么关键的时候叫醒他!!!

  白兰不解的回望。

  被好奇心折磨得心痒痒的藤丸立香欲言又止又欲又止。...

人物极度ooc,请慎重考虑是否阅读此文。渣文笔预警。逻辑已经被蠢作者吃了。


056  家教  


“master,你该起床了,再拖下去你就要迟到了。”

   

  清晨,白兰的声音在藤丸立香听来相当的刺耳。

  从从者的梦境中醒来的藤丸立香幽怨地看着白兰,差一点,差一点他就可以知道那个拥有转换感情的女孩的目的了,为什么要在这么关键的时候叫醒他!!!

  白兰不解的回望。

  被好奇心折磨得心痒痒的藤丸立香欲言又止又欲又止。

  看到藤丸立香的表情如此丰富,白兰也猜到了一些东西,“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吧,不用顾虑太多,master。”

  “真的吗?那我就直说了。”

  说实话藤丸立香并不是追根究底的人,但这次白兰的梦境真的给予了他太多的疑惑了,先不说突然出现在白兰梦境里的间桐同学,就说那个态度怪异的优尼小姐就已经让人很在意了。而且那个引起彭格列守护者叛变的女孩也不能忽视,那次守护者叛变,藤丸立香觉得不像沢田纲吉在梦境里说的那般简单。

   藤丸立香:“我梦到了白兰的过去。”

  白兰了然地点头:“嗯。”

  “见到了小时候的白兰,不得不说白兰小时候真的很可爱!”藤丸立香决定还是先夸赞一波白兰,让自己不要太过显露出把白兰当工具人的意图。

  可惜马屁拍到了马腿上,白兰毫无所动甚至还有些想笑:“嗯,所以呢?”

  夸赞攻击miss后,藤丸立香只好直接进入正题:“还有就是那个彭格列守护者叛变的后续是?”

  “原来你是梦到了这个啊。”白兰意味深长地说道。

  然而就在藤丸立香以为白兰会吐露那次事件背后的故事时,白兰竟然想含糊其辞的蒙混过关!

  “那次事件还能有什么后续?不就是‘从那个女孩口中得知了其能力和来历后做好防范,以防类似事件再次发生’这样而已吗?”

  藤丸立香:………………

  “你觉得我会信吗?”

  白兰:“但这的确是那次事件的后续。”

  “但这也太简略了。”

   两人一度沉默。

   最终白兰叹了一口气,说道:“那个女孩是来自异世界,准确来说是来自比我的世界更高维度一点的世界,据说在她的世界里我的世界是一本漫画。作为读者,她知道一些我的世界所发生的事情,比如沢田纲吉在成为彭格列十世前发生一系列事件。”

   “经过对比,我们发现她所说的黑曜战、与巴利安的指环争夺战、与西蒙家族密切相关的继承战以及阿尔克巴雷诺换代的彩虹战都是真实发生过的。当然由于这是事情都是十年前发生的,我们也不确定这是否是那个女孩事先编好的理由,在被审讯时用来混绕视听。”

  “但她提到了一件未曾发生的事件,那便是由密鲁菲欧雷发起的未来战。”

  “很遗憾的是未来战被证实了,在平行世界它确实发生了,告知我们这件事的是优尼。”

  “在那之后我们也不得不采取防御手段来阻止像这类未经允许就闯进来的异世界访客以及未来战的发生。”

   “这就是那次事件的后续了。”

 


  ——

  放学后。

   留到最后的藤丸立香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回想着白兰的话。

  匪夷所思。最终他只能这样总结。

  看来所谓的异世界访客也未必像曜晨他们那般友善呢。藤丸立香想着便叹息一声。

  “嗯?藤丸君看上去好像很苦恼,有什么是我可以帮上忙的吗?”藤丸立香的同桌间桐慎二听到叹息声后热心的问道。

  “没事,不麻烦间桐同学了,只不过是对功课有些苦手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藤丸立香连连摆手,回绝了间桐慎二的好意。

  间桐慎二看了一眼天色,“啊,已经这个时间了,我就先去见我的朋友了。藤丸君最好也快点回家吧,不然可能会被耽搁很久的。”

  嗯?什么意思?为什么会被耽搁很久?

我想放假

[综]这不是我认识的世界055

人物极度ooc,请慎重考虑是否阅读此文。渣文笔预警。逻辑已经被蠢作者吃了。


055   家教


“你刚才在说什么?”白兰这才正视沢田纲吉来这里的目的。

而说出惊天事情的正主反而一派轻松,沢田纲吉对白兰笑道,“不过不用担心,事情已经解决了。”

听到这话,白兰倒是愣了一下,没想到事情还有反转。

“那个女孩有点太小看我和守护者的羁绊了,她刚开始替换记忆的时候就被狱寺君他们察觉了。”沢田纲吉向不知道当时情况的白兰解说道,“当时情况还真是危险啊,差点就要发生一场家族叛乱了,还好是有惊无险。”

白兰继续埋头处理工作,“纲吉君,下次说话请不要大喘气。”

“哈哈哈,吓到白兰了吗?”

“是的,...

人物极度ooc,请慎重考虑是否阅读此文。渣文笔预警。逻辑已经被蠢作者吃了。


055   家教


“你刚才在说什么?”白兰这才正视沢田纲吉来这里的目的。

而说出惊天事情的正主反而一派轻松,沢田纲吉对白兰笑道,“不过不用担心,事情已经解决了。”

听到这话,白兰倒是愣了一下,没想到事情还有反转。

“那个女孩有点太小看我和守护者的羁绊了,她刚开始替换记忆的时候就被狱寺君他们察觉了。”沢田纲吉向不知道当时情况的白兰解说道,“当时情况还真是危险啊,差点就要发生一场家族叛乱了,还好是有惊无险。”

白兰继续埋头处理工作,“纲吉君,下次说话请不要大喘气。”

“哈哈哈,吓到白兰了吗?”

“是的,我被吓到了。”白兰从善如流地回答,他已经大致猜到这位彭格列的十代目来这里的目的了,于是他顺势问道:“那么那个女孩怎么样了?”

“已经被彭格列控制起来了,但我们不敢派人接近她,她的能力太邪乎了,意志力差点的有可能就被她控制。”沢田纲吉头疼的揉了揉额角,“保险起见,我们一直没派人审问她,只是把她单独关在牢房里。但这样下去也是不行的——”

“所以?”

“所以能请你帮个忙吗?”

“我没空,你可以去找优尼。”白兰回绝道。

沢田纲吉:“………………”我还没说要你帮什么忙呢!!!

沢田纲吉没有理会白兰的拒绝,他继续说道:“那个女孩是凭空出现的,彭格列没有查到有关她的任何信息,我们怀疑她来自平行宇宙,或者是其他世界。所以我想掌握横向时间轴的玛雷指环或许可以帮助我们——”

“我明白了。”白兰开口打断了沢田纲吉的话,他在沢田纲吉说到“其他世界”的时候就已经停下手上的工作,“如果事情是按照你说的这种情况,那么我和优尼去也没用。”

“诶?你们也不行吗?难道要去找伽卡菲斯?”沢田纲吉垂下眼帘,那这回麻烦可真是大了。

“不用。”白兰从办公桌上离开,“我带你去找能解决这件事的人。”

于是沢田纲吉便跟着白兰来到了密鲁菲奥雷的后院。

在那里,名为优尼的绿发少女在和另外两人喝着下午茶。

“下午好,老师、优尼。茶话会可以再加两个人吗?”白兰问道。

陪同优尼喝茶的两人可有可无地颔首,不知道是不是沢田纲吉的错觉,他发现一向与白兰关系亲厚的优尼僵硬了一瞬,随即又恢复到以往的状态,亲切温柔地

点头,“当然可以了,白兰、纲先生。”

沢田纲吉:“那么打扰了。”


——

而一路跟着白兰和沢田纲吉两人来到庭院的藤丸立香,则细心地发现了一点猫腻,当白兰就坐的时候,特意在梦境前面出现过的玛蒙旁边坐下,像是有意避开优尼。

而优尼在白兰没有在她身边坐下时好像还松了口气。

这是怎么回事?


藤丸立香知道优尼,虽然这位密鲁菲奥雷的二把手并没有被召唤到迦勒底,但通过沢田纲吉和白兰的对话,他多多少少还是了解到这位小姐的。

而根据沢田纲吉和白兰透露的信息,优尼应该跟白兰的关系相当的亲厚友好,为什么在这里却截然不同?而且看上去优尼小姐还相当提防白兰,而白兰好似也不是毫无察觉。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还有——

藤丸立香看向在玛蒙旁边坐着的人——身穿棕色校服的海藻头,为什么间桐同学也会在这里?


我想放假

[综]这不是我认识的世界(网王卷试阅)

人物极度ooc,请慎重考虑是否阅读此文。渣文笔预警。逻辑已经被蠢作者吃了。

是好久以前写好的网王卷试阅(正文会有所修改)

须久那仁不喜欢人类,人心是他见过最复杂的东西。

但哪怕他再讨厌人类,作为半妖的他今天也依然被阴阳师的爷爷逼去上学。并且还要隐藏好自己的身份,当一个友好易相处、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须久那仁背上网球袋搭电车前往他已经就读了两年多的立海大附属中学。

立海大附中,一所历史悠久、学风良好的名校。

但尽管如此,须久那仁依旧不喜欢这里。与喜欢学习无关,仅仅只是他不喜欢人类罢了。

“仁王君,早上好。”同班的同学向他打招呼。

“早上好,北条同学。”须久那仁也笑着回道。

仁王...

人物极度ooc,请慎重考虑是否阅读此文。渣文笔预警。逻辑已经被蠢作者吃了。

是好久以前写好的网王卷试阅(正文会有所修改)

须久那仁不喜欢人类,人心是他见过最复杂的东西。

但哪怕他再讨厌人类,作为半妖的他今天也依然被阴阳师的爷爷逼去上学。并且还要隐藏好自己的身份,当一个友好易相处、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须久那仁背上网球袋搭电车前往他已经就读了两年多的立海大附属中学。

立海大附中,一所历史悠久、学风良好的名校。

但尽管如此,须久那仁依旧不喜欢这里。与喜欢学习无关,仅仅只是他不喜欢人类罢了。

“仁王君,早上好。”同班的同学向他打招呼。

“早上好,北条同学。”须久那仁也笑着回道。

仁王雅治,这是须久那仁在学校使用的假名,他将“仁王雅治”包装成一个喜欢网球、高双商、有点恶趣味的学生。

没有谁会将仁王雅治这样善于人际交往的人和不喜与人交往、独来独往的须久那家的嫡系子弟须久那仁联系在一起。

他早已经决定了,等爷爷回归旧土、世上再无人可约束他时,他就隐居山林,离人类远远的,最好再也不要接触。

毕竟人类总是那样的狡猾贪婪,令妖厌恶。

走进立海大附中,仁王雅治就已经察觉到暗处有一缕妖气若有若无的浮现。

这股妖气已经出现大约一个星期了。

前几天还能隐藏得算隐蔽,今天就已经无心隐藏了。

仁王雅治猜想,那个妖怪恐怕是强弩之末,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若要问原因的话,大概是因为那个妖怪就站在他的旁边。他能感觉到她比之前几日虚弱了不少。

仁王雅治打开放室内鞋的柜子,他有意压低声音说道:“金城桑,如果想要活命的话,最后还是离幸村君远点吧。”

站在他旁边的女生惊诧的瞪大双眼,她转过头看向正在换室内鞋的白发少年。

“他们已经察觉到什么了。”仁王雅治提醒道。

金城美代子,妖怪附体的女生的名字。

金城美代子知道“他们”指的是除妖师,那个叫“幸村精市”的少年的家人已经委托除妖师查看少年身边的异常。

“可是……”金城美代子轻咬下唇,她早已下定决心,可仁王雅治并没有给她把话说完的机会。

她听到与她擦肩而过的仁王雅治的低声询问:“为了一个人类值得吗?”

金城美代子无奈的笑了笑,那有什么值不值得的,这条命本来就是他救的,她只是个弱小的妖怪,连隐藏妖气都隐藏不好,想要报救命之恩,除了这样做,她还能为他做些什么?

——
仁王雅治托着头看向窗外,窗外的天空如明镜般澄净,可人心却不如它那般干净明亮。

凭借着半妖强大的神识,他已经感觉到了几股灵力进入了立海大附中。

除妖师们已经来了,而且还是他最讨厌的的场一族的除妖师。

带头的除妖师是他熟悉且厌恶的的场静司。

烦躁、不耐。

为什么人类总是这样,明明那个妖怪什么坏事都没做,可他们却总是喜欢把事情向最坏的方向想。

而最可笑的是,那个妖怪可能没有因为救幸村精市而死,却反倒可能被幸村家找来的除妖师给灭掉了。也不知道他们是要救他们的儿子,还是要害他们的儿子。

“哼,还真是可笑呢。”仁王雅治不屑地轻笑道。

已经到放学的时间了,仁王雅治收拾好东西就去参加网球部的部活。

仁王雅治不料他紧赶慢赶,还是让他在去网球部的路上遇上了他讨厌的人――的场静司。

“我本来还觉得奇怪,为什么立海大附中的校园竟然如此干净,原来是因为有须久那君在啊。”的场静司对迎面走来的仁王雅治说道。

仁王雅治皱了皱眉,旋即又展开了他一贯伪装好了的笑容,“这位先生你是认错人了吗?我可不姓须久那阿,噗哩~”

“是吗?可能是我认错了吧,抱歉。”的场静司顺着仁王雅治的话往下说。

“这样啊,我还有部活,就不打扰先生了。”仁王雅治说道,也不管这样礼不礼貌。

的场家的除妖师们似乎对他这样的做法颇有微词,但仁王雅治不屑地冷笑,哼,有意见又怎样?他们又能拿他怎么样吗?

好在,的场静司也不是什么傻子,毕竟仁王雅治背后还有个须久那家,“算了,我们走吧。”

“当家?”的场一族的除妖师疑惑了,“我们不是还没查出什么吗?”

“不用查了,立海大附中有他在,哪怕这真的有什么妖物,量它也掀不出什么风浪。”的场静司笑道,“毕竟他好歹也是须久那家的传人啊。”

再怎么不喜人类,他也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他们陷入危险。






――

注:仁王雅治不是英灵,不是从者,只是一只可可爱爱的、不喜欢人类的半妖。信我他会真香的,毕竟有夏目嘛,而且他已经真香过一次了。(小声bb)

大概明天或后天会更新家教卷正文,是今年的最后一更(如果没有更新,当我没说)。

下星期我就要军训了,军训完就要期末考,在放寒假前都没有时间更新了。

我想放假

[综]这不是我认识的世界 番外

人物极度ooc,请慎重考虑是否阅读此文。渣文笔预警。逻辑已经被蠢作者吃了。


迟来的万圣节番外


阅读此篇须知:1.须久那仁:本文私设,网球王子中仁王雅治为厌恶人类的半妖,真名为须久那仁。详情可见晋江第35章(即033)的作者有话说,那里放了网王卷第一章的试读。

2.这篇的时间点为正文故事开始之前,大概是废狗1.0的万圣节的亚种特异点。

3.番外可能没有后续。


在很小的时候,须久那仁就知道自己和其他人不一样。其他人脑袋上没有狐耳,脸颊旁没有鲜红的妖纹,屁股上也没有毛茸茸的尾巴。

偶尔他也会听到路过的大人们用...

人物极度ooc,请慎重考虑是否阅读此文。渣文笔预警。逻辑已经被蠢作者吃了。

 

迟来的万圣节番外

 

阅读此篇须知:1.须久那仁:本文私设,网球王子中仁王雅治为厌恶人类的半妖,真名为须久那仁。详情可见晋江第35章(即033)的作者有话说,那里放了网王卷第一章的试读。

2.这篇的时间点为正文故事开始之前,大概是废狗1.0的万圣节的亚种特异点。

3.番外可能没有后续。

 

 

 

在很小的时候,须久那仁就知道自己和其他人不一样。其他人脑袋上没有狐耳,脸颊旁没有鲜红的妖纹,屁股上也没有毛茸茸的尾巴。

偶尔他也会听到路过的大人们用轻蔑的眼神地看着他,语气鄙夷地说:“半妖。”“邪物。”“污秽。”

 他没有父母。

 因为作为阴阳师的父亲与作为狐妖的母亲――他们的之间的恋情过于惊世骇俗,不被人们接受,乃至于被其他阴阳师们追杀至死。

 他没有朋友。

因为他是半妖,不被世人认可接纳的人与妖血脉混合的怪物。与他同宗同族的同龄人都被警告不要接近他;至于外族的人,就更没有机会接近他了。

 孤独与寂寞,是他早已习惯的东西。

 只是偶尔,他也会向往宅院的蓝天与白云,但那注定是他接触不到的自由。

 “爷爷,那样的世界是真的存在的吗?”须久那仁问道。

 他的爷爷——这个世上唯一在乎他的人,慈祥地摸了摸他的头,问:“是怎样的世界?”

 “就像童话里描绘的那样:杏仁糖片的屋顶,烤猪肉卷的烟囱,蜜糖红枣糕的床,水晶虾饺的枕头,雨下的是葡萄干,雪下的是棒棒糖,天上的云是棉花糖。①”须久那仁向往的说道。

会有吗?已到不惑之年的须久那当家不知道,或许真的存在着这样的世界吧,这样犹如童话般的美好的世界,只是现世之人看不见罢了。

 老人怜爱地拍了拍须久那仁的肩,回答道:“存在的,如果是仁的话,或许它会向你敞开大门接纳你的。”

 已经活了半个世纪的老人又怎会不知道怀中小孩的心思?妖,素是早慧之物。哪怕仁身上的狐妖血脉被稀释过,但聪慧如他,恐怕早已知道自己与旁人的不同。

 哎。老人叹了口气,仁看似向往童话般美好的世界,实是向往人类不能前往的虚幻世界。

世人的偏见,终究还是阻碍了人与妖的和平共处。

——

“存在的,如果是仁的话,或许它会向你敞开大门接纳你的。”

 爷爷的话还在须久那仁的意识里飘转,幽幽转醒的须久那仁疑惑地看着周遭的环境。

 映入眼中的是玩偶,各式各样、数不清的玩偶摆满了房间的各个角落。

 ——以及坐在主位上的小孩和站在小孩旁边和小孩面容一样的黑发少年。

 与须久那仁一般大的小孩,不,或许比他还要更小一点。

 那个小孩正满心欢喜地盯着他,那目光里面没有恶意,有的只是探究,像是看到心仪的玩具般的探究与新奇。

这样的目光更让须久那仁感到毛骨悚然,乃至于他身后的尾巴的毛更炸开了些。

“原来故事里的妖怪是真的存在的。”小孩开心的说道。

须久那仁惊疑不定地看着他,可是眼睛明明是一眨不眨地死死盯着,那个小孩还是在他的眼前消失了。

而下一瞬耳朵上传来的触感更是让须久那仁僵硬在原地,那个小孩在捏他的耳朵!!

“啊,这个感觉,是真的。这个真的是狐妖的耳朵呀。”小孩的手从他的耳朵上放了下来,“呐,你的耳朵可以给我吗?我也想制作一个拥有狐耳的人偶。”

“呀!这个尾巴也不错!尾巴也可以给我吗?”小孩的手转向了须久那仁毛茸茸的尾巴。

“???”听到小孩口中不得了的话,须久那仁急忙抱住自己的尾巴跳到一边远离这个恐怖的家伙。

“不行!!!”源自妖狐血脉里的直觉疯狂的预示他,绝对要拒绝,态度坚决的拒绝,不然那个小孩一定会将他的耳朵和尾巴活剥下来的。

而在他说出“不”时,他身旁的人形玩偶都在同一时间站了起来,向他走去,“不可原谅,不可原谅,竟然拒绝‘父亲大人’,不可原谅……”

 听到须久那仁的拒绝,罪魁祸首倒是无所谓地将这个血腥的念头抛之脑后,好像提出要耳朵尾巴的人不是他一样,“这样啊,那真遗憾。”

小孩的话像是暂停键,在他的话音落下时,那些人偶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我的名字叫观月初。”小孩纯粹的紫瞳看着须久那仁,“你的名字是什么?”

须久那仁警惕地看着他,‘名字是最短的咒’这是阴阳两界常识。

“仁,”须久那仁思索了片刻还是咽下了自己的姓氏,“仁王雅治,这是我的名字。”

感觉到缔结契约的不完整,观月初也没有说什么,作为这座玩偶之城除他之外唯一的活物,而且还是受他召唤而来的人(或妖?),他对须久那仁还是很宽容的,毕竟他也不是什么恶魔嘛?

“那么我就叫你‘仁酱’吧?要一起玩吗?”观月初再次向须久那仁笑容灿烂地发出邀请。

“……”不能再拒绝了,感受到一直默不作声的黑发少年散发的森然寒意,须久那仁只能点头。

闻言,观月初的笑容愈加的灿烂,“那太好了,欢迎来到我的世界。”

“你的世界?”

“嗯嗯,我的世界。”观月初极其自然地牵起须久那仁的手,将他带到窗户旁,他指了指窗外,“看!”

须久那仁看向窗外,棉花糖的白云,糖果屋,饼干车……所有的一切就像童话书里描绘的那样。

“你饿了吗?”观月初问道。

须久那仁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那里确实有点瘪了下去。

没有得到回答的观月初,也不大在意,或者他也没有询问须久那仁意愿的意思,“问”只是个流程,“答案”是什么都不会改变他接下来的行动。

观月初直接掰下窗户边框的一角直接塞到须久那仁的嘴里,“好吃吗?”

“嗯?”须久那仁嚼了嚼口中的窗框,“!”

须久那仁双眼放光地看着窗户,“是巧克力!”

恍然间,须久那仁又想起了爷爷对他说的那句话,“存在的,如果是仁的话,或许它会向你敞开大门接纳你的。”

这里就是那个世界吗?没有人类存在的、只存在与童话里的世界。

观月初摸了摸须久那仁那因为兴奋而上下抖动的狐耳,“真可爱。”得想个办法拿过来,他的玩偶装备上这对狐耳也会这么活泼吗?或者将他永远留下来陪小初,好像也不错?

须久那仁看似懵懂的看向观月初,还没有放弃吗?

忽然,正在撸狐的观月初停了下来,他看向遥远边际,“要玩游戏吗?仁酱?”

“又有两个大哥哥大姐姐②来陪我们玩游戏了。”观月初的笑容纯真得让人发颤。

“什么游戏?”

“Trick or treat.(不给糖就捣蛋)”

①来自爱情公寓林宛瑜的理想,内容有删改。

②指咕哒和学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