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这什么有毒的复读机群

47浏览    6参与
松下客

【邻居组】镜

  #春节五天乐#最后一天

  祝大家在新的一年中一帆风顺,吉祥如意 。

       【乱写一气然后发文了事.JPG】

  ―――――――――――――――

  ——在许多神话故事中,镜子总是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传播着复杂而神秘的信息。

  ·

  “王子殿下,我为您寻回了遗失的宝物。”

  进献宝物的人略带一丝得意的掀开幕布,露出托盘中古朴的镜子,在听说王子喜爱的古镜遗失后,他特意找了一位见过那面镜子的侍卫仔细描述出模样造型,让工匠打造,直至确认一模一样后才敢呈上来。这次他一定能够在...

  #春节五天乐#最后一天

  祝大家在新的一年中一帆风顺,吉祥如意 。

       【乱写一气然后发文了事.JPG】

  ―――――――――――――――

  ——在许多神话故事中,镜子总是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传播着复杂而神秘的信息。

  ·

  “王子殿下,我为您寻回了遗失的宝物。”

  进献宝物的人略带一丝得意的掀开幕布,露出托盘中古朴的镜子,在听说王子喜爱的古镜遗失后,他特意找了一位见过那面镜子的侍卫仔细描述出模样造型,让工匠打造,直至确认一模一样后才敢呈上来。这次他一定能够在王子面前露脸,得到王子的青睐。

  “哦?”Loki坐在上首百无聊赖,听到进献人的话才稍微提了些兴致,随着他的话看向那面镜子。

  椭圆形,周边是黄金雕花,整面镜子十分华贵,倒真的是一模一样。

  “周边的雕花不错……”Loki有些挑剔的、漫不经心的道,“……可惜、假的就是假的。”

  还没等Loki把话说完,进献人就已经面无血色的趴在了地上,冒出来的冷汗已经打湿他的后背衣衫。

  他完了。

  整个童话大陆谁不知道,阿斯加德王国的二王子殿下备受国王与王后的宠爱,王储也对其爱护有加,那真的是要星星不给月亮,而他现在得罪了王子殿下……

  “殿下……”进献人嗫嚅着想说些什么,话还没说出口,旁边的侍卫就上前把他拖下去了。

  Loki看着进献人的狼狈,站起来掸了掸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轻嗤了声:“蠢货。”

  仿得的确不错,可那面镜子不久前被寻回,现在正好好的挂在他卧室墙上,而且,一面与你相契合的魔法镜是那么好找的吗?一眼就可以认出来。

  “Stephen……”Loki脚步轻快的走进卧室,愉悦的说:“I'm back。”

  “小王子遇见什么开心的事了吗?”墙上挂的那面镜子里突然浮现出一个人脸,微笑着看着Loki。

  Stephen是这面魔法镜的镜灵,陪伴着Loki从幼年成长到青年,见到过Loki各种模样,悲伤、开心、撒娇,他们早已亲如一体,密不可分。

  他是他的骨中骨,肉中肉,那样愉快的笑容是他愿意倾尽所有来守护的。

  “不过一个蠢货罢了,能逗的本王开心也算他的荣幸……”Lok看似随意实则目的明确的走到镜面前坐下,翘起腿,手指在扶手一下一下的敲着,嫌弃道,“……瞧瞧你这身衣裳,换都不带换的,身后一个大红披风是什么意思?跟我待在一起这么久,一丁点儿品味都没学到?”

  他随即又看向镜子周围的装饰,“这些黄金雕花都氧化了,看看那些红白斑……明天就让工匠来来给你重新打磨一下,顺便换个造型。”

  Stephen含笑看着小王子,明明上个月才新换了一次,而且黄金氧化速度的又哪有这么快。他也不戳破,只是转移了话题。

  “最近还做梦?”

  “嗯……”Loki伸手拿了颗葡萄往自己嘴里送,“……还是老样子。”

  桥、漫天飞沙、无法扑灭的火焰、久久盘旋的乌鸦。

  还有那温柔的呼唤。

  It is time for you to wake up。

  那些梦中的呼唤是如此具有吸引,让人忍不住一梦不醒。

  “小王子,我问你一个问题……”Stephen低头瞧着拇指上的指环,“如果是你,是选择虚假的真实还是真实的虚假?”

  再不醒来,将会永远留在这个世界。

  “是真是假又那有这么重要?与其清醒而痛苦的活着,在虚假的美好中与你所珍爱的人度过漫长岁月又有什么不好?”Loki挑眉反问。

  如果这是场梦,那么我愿意永不醒来。

  “Stephen,留下来吧。”Loki立起身来,伸手,向镜中的Stephen发出邀请。

   ·

  庄周梦胡蝶,胡蝶为庄周。


岁暮有松筠

【法师组】Stephen和他的灵魂

#春节五天乐活动#第四天 

祝大家新春大吉~

王尔德的《渔夫和他的灵魂》au

有Lady Loki出没✓

全文6k+,走起——

————————————————

        01人鱼

  Stephen Strange是是小镇里最厉害的渔夫,他在金色的阳光洒满大地的时候出发,在银色的月光倒映在海面前归来,他的渔网总是沉甸甸,他卖的鱼总是有市无价,他的脸上鲜少有笑容,他觉得这一切都太过简单,只有在抓住新的品种的鱼的时候,他才会露出微笑。

  小镇的姑娘们被他迷地七荤八...

#春节五天乐活动#第四天 

祝大家新春大吉~

王尔德的《渔夫和他的灵魂》au

有Lady Loki出没✓

全文6k+,走起——

————————————————

        01人鱼

  Stephen Strange是是小镇里最厉害的渔夫,他在金色的阳光洒满大地的时候出发,在银色的月光倒映在海面前归来,他的渔网总是沉甸甸,他卖的鱼总是有市无价,他的脸上鲜少有笑容,他觉得这一切都太过简单,只有在抓住新的品种的鱼的时候,他才会露出微笑。

  小镇的姑娘们被他迷地七荤八素,她们穿上鱼鳞做的衣服,用海带和贝壳装饰自己,偷偷钻进Stephen的渔网里,渴望窥见Stephen的笑容。

  但Stephen不为所动,他曾在暴风雨下的汹涌浪涛中见过一只墨绿的鱼尾,月光拼命从厚重的云层中撕扯出缝隙,也要化作银丝映到那鱼尾上,为其添一抹亮色——那必然属于世界上最美的鱼,Stephen坚信。

  时间本应继续平静地流逝,但在一个夏天,命运的轨迹悄悄拐了个弯。

  Stephen已经三天没有抓到鱼了!

  小镇上的人十分惶恐,他们大量囤积食物,把房子修得更加坚固,甚至有的人想要逃离。

  “我们触怒了海神!”

  人们惊恐地叫喊着。

  教堂的神父组织人们将鱼献祭给上帝。

  “上帝会保佑你们!”

  他在胸口一遍遍画十字,虔诚地跪在上帝的神像前,祈祷着。

  但Stephen还是一如既往地出海,他的技术一如既往地优秀,他的眼睛一如既往地闪耀,他浑身发热,并且坚信自己今天一定能捉到什么不一样的。

  果然,这天他在拉渔网的时候,感觉到渔网分外沉重。

  “我捉到了所有的鱼吗?还是我的渔网里有只怪物?”他心想。

  他拉啊啦,终于把渔网拉上了岸,但那里既没有鱼,也没有怪物,只有一只沉睡的美人鱼。

  他的尾巴是墨绿色的,闪着莹莹的光,他的皮肤是雪白的,渔网在上面勒出网状的红痕,他的耳朵是珍珠银色的,长长尖尖带着薄膜,他的头发像是深色的优雅的海藻,他的嘴唇像是最红艳的美丽的珊瑚。

  Stephen只一眼就被他迷住了。

  “这是上帝多么美的造物啊!”

  Stephen为人鱼松开渔网,把他抱进怀里,迷恋地看着他精致的五官,就在他想要用手去摸一摸他的时候,人鱼醒了。

  Loki愤怒地甩着尾巴,想要把这个大胆的人类拍进水里,但他惊恐地发现,他浑身变得无力,甚至发热,他立刻意识到,他曾经遗失的鲛珠在这个人身体里。

  “放开我!你这个蝼蚁!”他海鸥似地喊着,“我是国王的二王子,我掌管着海底数不清的权柄!”

  Stephen把他抱得更紧了,人鱼雪白的皮肤泛起绯红。

  “你会唱歌吗?据说人鱼的歌声非常美妙。为我唱一首歌吧。”

  Loki开始唱了起来,人鱼的歌声具有蛊惑人心的力量,他要让这个人把他的鲛珠还给他。

  Loki唱起了海底王国的风貌,他唱起了巍峨的建筑,他唱起了盛大的宴会,他唱起了丰富的藏书,他唱起了绚丽的宝藏。

  Stephen沉醉于其中,但他的眼底始终是清明的。

  Loki收住了歌喉,鲛珠对人鱼天生的吸引力让他忍不住贴近蝼蚁的皮肤,他涨红了脸,觉得羞耻而愤怒。

  “我完成了你的要求!快放开我!”

  Stephen看着为了听人鱼唱歌而浮上来的鱼们若有所思。

  “我可以放你走。”Stephen说,“但每天晚上当我召唤你的时候,你要出现为我和我的鱼唱歌。”

  Loki耻辱地答应了,如果再待下去他怕自己会为了鲛珠做出出格的事情。

  Stephen松开了紧紧搂着他的胳膊,把他放回到大海,Loki墨绿的鱼尾一闪而过,他消失在层层的海浪里。

  从那以后的每天晚上,Stephen都会站在岸边召唤人鱼,这时Loki便会从海水中冒出来,为他唱歌。

  各种各样的鱼类浮在海面上,海豚在他周围跳跃,海鸥在天空中应和,Stephen沉醉地听着他描绘海底的千千万万,悦耳的歌声在这里飘荡。

  但Loki很快戛然而止,他冲Stephen笑了笑,又消失在海面下。

  Stephen抓走了他需要的鱼,心底却有些怅然若失,一首歌的时间实在太过短暂,他想要拥有更多。

  Loki每天都会为Stephen唱歌,但他再没有像第一天那样,让Stephen接近过他,他总是离Stephen远远的,在唱完歌以后朝他笑,然后甩甩尾巴,没入鱼群中。

  Stephen渐渐忘了他的网,也忘了他的鱼,他不满足于现在的生活了,他的眼睛里只能看到人鱼,他想要再摸摸他。

  这天Loki又如约来到岸边,他一唱完,Stephen就叫住了他。

  “美丽的人鱼,我可以有幸得知你的名字吗?”

  “Loki。”

  “Loki,Loki,Loki……”Stephen看着只剩下个水花的海面,念着人鱼的名字,心里止不住的高兴。

  “Loki,Loki,Loki,美丽的人鱼,我要和你永远在一起。”他心想。

  第二天Loki来的时候,Stephen兴奋地叫喊着他的名字,“Loki,我最亲爱的Loki,我爱你!我愿意跟随你到海面下,只要你愿意接纳我,愿意永远地为我唱歌,我便会把我的心都奉献给你。”

  Stephen期待地看向Loki,但他只是摇摇头,说:“你有一个人类的灵魂,但人鱼没有灵魂,因此我不能爱你。”

  这天Loki没有唱歌,他忧伤地垂下头,他也没有向Stephen笑,他很快就游回了海底的宫殿。

  Stephen颓丧地坐在自己的渔船上。

  他没有心情再捕鱼了。

  他想了很久,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我要送给Loki一个灵魂,没有灵魂的人是不完整的,只要人鱼拥有了灵魂,他就能和我在一起了。”

  他想把自己的想法告诉Loki,但第二天他在岸边呼唤了一整个晚上,Loki也没有出现。

  “不!为什么!他要抛弃我了吗!”

  他绝望地喊叫,一条鱼也没有带回去。

  小镇又开始变得惶恐,人们奔走相告,绝望地喊叫:“Stephen又没有捉到鱼!海神要降下惩罚了!”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Loki都没有再出现,Stephen也没有心情再去抓鱼。

  小镇变得杂乱而空荡,有一半的人害怕海神的惩罚,连夜搬移了他们的家乡,剩下的一半舍不得他们的家乡,囤积了足够多的物资,紧闭房门,静待惩罚的来临。

  Stephen坐在岸边想了一整夜,他想:“我有一个灵魂,但是我看不见它,也摸不着它,我不知道这个灵魂有什么用,我不需要它,只要我把我的灵魂送走,我就可以去海底找我的人鱼。”

  Stephen越想越觉得这个方法可行,他激动地向着海边大喊:“我要把我的灵魂送走,这样我就能永远和你在一起了!”

  在夜与黎明的交界,Loki从海水里冒出了头,他的脸上带着羞涩的红晕,他的眼睛像是最闪耀的星星。

  Stephen高兴地向他张开了双臂,表达心意:“这样你就可以带我领略你曾经唱过的美好的东西,我就可以日日夜夜地向你展示我的爱意。我们可以共同生活在海底,永远在一起。”

  Loki十分高兴,他笑了,把脸藏在手里。

  “我如何才能送走我的灵魂呢?”

  “我不知道。”Loki从指缝中露出脸,“但总会有人帮助你。”

  他游回了海底。

  








  02神父

  Stephen离开海滩后,便马不停蹄地赶向神父的家。

  神父的大院子乱糟糟的,鱼的腥气弥漫在他的花园的上空,数不清的海物花朵似地挂在枝头。

  神父穿着素白的大袍子来为他开门,他眉头紧锁,愁苦涂抹在他鬓角的白发里。

  “请坐吧,要一起用餐吗?”

  桌子上摆着还未动过的土豆、麦片和黄油。

  “不,谢谢。”

  Stephen没有什么胃口,他满脑子他的人鱼,多巴胺掌控了他的身体,空荡荡的肚子也抑制不了他的亢奋。

  “神父,”他对神父说。“我爱上了一条人鱼。我想要送走我的灵魂,那样他就能爱我了。请您告诉我,我怎样才能送走我的灵魂?”

  “你疯了吗?!”神父惊愕到手抖,碰掉了桌子上的刀叉。“灵魂是人类最珍贵的东西!非常、非常珍贵!忘掉人鱼吧。海里的人类堕落了,善与恶对他们来说是一样的。在天堂里没有他们的位置。只有拥有灵魂的人类才能上天堂。”

  Stephen伤心地垂下头,藏起了他含着泪的眼睛,他说:“天堂和地狱对我来说没有差别,我不在意死后的世界,我只想和我的人鱼永远活在当下。我爱他,就像爱着我的未来,我的一切。”

  “帮帮我,神父!你是个难得的聪明人,你一定会有办法的!”

  “走开!走开!”神父喊叫着,胡乱把Stephen轰出了他的家,没叫他看清他的脸,他只是一个劲地说,“你堕落了!你堕落了!”

  神父撵走Stephen,关上了门。

  







  03商人

  Stephen走在街道上,他看见了稀疏的聚集在一起的商人,他们正在大声争吵些什么,小镇里除了他们,再没有别人发出声音了。

  stephen走近了他们,他想问问他们,要不要买他的灵魂。

  商人们在听到他的请求后,发出了大笑。

  “我的朋友,你的灵魂对我们没有任何用处,它一文不值!我们更爱你的鱼。”

  “可惜你很久都没抓到鱼了,所以我们打算离开这里。”

  “你还有什么珍奇的品种没有卖吗?我愿意出三倍的价格买下它,毕竟以后不会再有像你那么出色的渔夫了。”

  “或者你愿意把自己卖给我作奴隶吗?”一个拇指上戴着祖母绿戒指的商人突然伸出手,摸了摸Stephen的脸,又拍了拍他的胸膛。“多么完美的身体啊!瞧瞧他这艺术感的脸蛋,漂亮的眼睛!我敢打赌,如果给他穿上皮衣,套上项圈,一定会有很多老爷小姐为他一掷千金。”

  Stephen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转头就走,商人们在他身后发出大笑,笑声大得惊走了海鸥。

  可他没走多远,那个商人就追上了他。

  “你想要割裂你和你的灵魂吗?我知道怎样才能做到。我可是最聪明的商人。”商人得意洋洋地说,“可你能为这个消息付出什么呢?”

  “我可以给你我的金币,我的渔网,我的渔船,我的房子,我所有的一切。”

  “可那并不足以打动我。我是最富有的商人,你的金币不足我的万千分之一。”

  “那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把你卖给那些大人物们,这将会带给我比财富更重要的东西。”

  “你在痴心妄想,我只属于我的人鱼。”

  Stephen愤怒地揍了商人一拳。他的嘴角裂开,流出了血。

  Stephen走远了,商人擦掉血,向他的背影喊着:“去找山洞里的女巫吧!她会告诉你怎么做的!现在你的屋子和金币都是我的了!”

  

  






  04女巫

  Stephen来到了女巫的山洞,他向女巫请求帮助。

  “我想请你帮我一件事,商人告诉我你能做到。”

  女巫穿着墨绿色的丝绸长裙走到Stephen面前,绸缎勾勒出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她的皮肤在昏暗的山洞里,白得像是皎洁的月光。

  她扬着天鹅似的脖颈,打量着Stephen。

  “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你送走我的灵魂。”

  女巫惊叫了一声,她美艳的脸上满是惊异。

  “Stephen啊,Stephen,”她害怕地往后踏了一步,“送走灵魂是非常可怕的。”

  “我的灵魂对我来说不重要。”Stephen毫不在意地笑了,“我看不见它,我摸不着它,我不需要它。”

  “你能给我什么?”女巫问。她美丽的宝石绿色的眼睛注视着Stephen。

  “我的金币和房子给了商人,我的心给了我的人鱼,我没有什么可以给你的,我只有我不需要的灵魂。”

  “但我不想要你的灵魂。”

  “可我已经没有别的什么东西了。”Stephen十分难过。

  女巫触摸上Stephen的头发,她的手指又细又白,就像是上好的美玉。

  “吻我一下吧。”

  Stephen一下子拉开了和她的距离。

  女巫以手掩面,咯咯地笑着,打趣地看着Stephen。

  “那和我跳一支舞吧。”

  “就仅仅只是跳舞?”Stephen问。

  “就仅仅只是跳舞。”她笑着回答。

  “就在今夜。”她向Stephen走去,抚上他的胸膛,凑到他耳边说话,“当圆月高挂,我会在山顶的树下等你。”

  “等你来了,我们就可以一起跳舞。” 

  女巫咯咯地笑着,化作了黑色的乌鸦,飞向了高空,她的羽毛飘下来,落到了Stephen的头发上。

  “好的,就只是一场舞而已。”Stephen心想,“这对我来说这是一点小的代价。”

  他摘下了羽毛,等着夜晚的来临。

  一轮圆月盛在枝杈上,Stephen来到了山顶,等在树下。

  午夜的时候,天空飞过了成群的乌鸦,它们像是浓重的乌云,盖住了月光。

  年轻貌美的女巫降落在Stephen面前,她穿着露背的银色开叉长裙,漂亮的蝴蝶骨振翅欲飞,她抹着深绿色的口脂,披着黑色的长发,扭着纤细的腰肢。

  乌鸦们又呜啦啦地飞走了,这里只有他们两个。

  她向Stephen走来,把他拉入月光里,他们在月光下里跳舞。

  风吹起了女巫的裙摆,她露出了白嫩的大腿,她拉着Stephen的手转圈,一圈又一圈。

  她的头发扫到了Stephen的脸上,她欢乐地笑着,向Stephen喊:“快些,再快些!”

  现在一切都开始转圈了,Stephen感觉女巫的手烫得像是烙铁,他也开始浑身发烫。

  他害怕地松开了女巫的手,他察觉到了空气中的邪恶。

  女巫大笑着,整个人都缠到了Stephen身上,她近得像是要吻上Stephen的嘴唇。

  Stephen抓住了女巫的胳膊,把它们反绞到她背后,女巫痛呼一声,她的眼睛里含着泪花。

  “放开我,”女巫低头啜泣着,她的长发挡住了她的脸。

  “不。”Stephen回答。“告诉我秘密。”

  “什么秘密?”女巫说。她像一只野猫那样搏斗,试图挣脱,但Stephen的胳膊紧紧箍着她。

  “你知道的。”Stephen眼疾手快地掐着她的脖子,没有让她变成乌鸦飞走。“信守你的承诺。”

  “如你所愿。”她说。

  她给了Stephen一把精致的小刀。

  “这个怎么用?”Stephen松开了女巫。

  女巫揉着自己被抓痛的胳膊,小声吸气。

  “每个人类都有影子。这个影子不仅是身体的影子,还是灵魂的主体。背对着月亮,站在海岸边的岩石上,切开你倒映在海水中的影子,这样你就能送走你的灵魂了。”

  “向我保证你说的都是真的。”

  “是真的。”女巫露出了微笑。“我从不骗人。”

  “但是你只能这么做一次。”

  








  05灵魂

  Stephen站到了海岸边,背对着月亮。

  他的灵魂在他的身体里尖叫:“求求你不要赶我走!我们是一体的!不要相信女巫的话!”

  Loki从海面上露出来,他微笑着鼓励Stephen。

  Stephen闭上眼睛,他的手在抖。

  “我不需要你。”他对他的灵魂说,“你离开吧,去哪里都好,只要不来打扰我们,我要和我的爱人永远在一起。”

  Stephen拿出了女巫给他的小刀。

  “那把你的心给我吧,让我把你的心也带走。”灵魂挣扎着。

  “我的心是属于我的人鱼的,我要拿我的心来爱他。”

  “把你的心给我!不然你会后悔的!”

  灵魂变得狰狞,Stephen举起了刀。

  “求求你了!可怜可怜我吧!难道我不能拥有爱人的权利吗?”

  灵魂可怜兮兮地祈求着。

  “可我的心只有一颗,它完完全全属于Loki。”

  Stephen落下了刀,他裁掉了他的影子,灵魂从他的影子里升起来,站在他的对面,他们像是在照镜子。

  “你走吧。”Stephen对他的灵魂说,“Loki已经在等我了。”

  Stephen的灵魂痛苦地跪在地上,哀求Stephen:“请不要抛弃我!我不能跟随你到海底,那里没有灵魂可以容身,你能每年都来看看我吗?就在这里。”

  “好吧。”Stephen答应了。

  他跳到了海水里,Loki已经在等他了,他们开心地拥抱在一起,在月光下接吻。

  人身鱼尾的生物簇拥着他们,吹响了号角,明亮的声音传遍了整个海洋,海豚从海水中跳跃起来,海鸟在他们头顶盘旋着歌唱,所有的海洋生物都在祝福着他们。

  他们潜到海底下去了,Loki要带Stephen看看他宫殿。

  在他们都走后,Stephen的灵魂坐在Stephen把他割开的那块岩石上,望着圆圆的明月。

  月光照在他体内的半颗墨绿色的圆珠上,他半透明的身体逐渐变得凝实。

  当他能够触摸到岩石上的苔藓的时候,他站起来,走向了远方。


TBC.

————————————————

暂时性结局,会有后续~


催更露克bot

并不明显的ghs警告

活动作春节五天乐第三天

大家出门记得戴口罩❤❤

并不明显的ghs警告

活动作春节五天乐第三天

大家出门记得戴口罩❤❤

含树君

【法师组】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

法师组

春节五天乐活动  第二天

※攻受无差,推荐自动代入

※严重严重严重严重严重ooc

※全文4.7k  内容概括一下就是  基追奇。

※极度傻白甜【这次是真的】


※※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是一个哲学命题,强调万事万物的运动。这里取其通俗喻义,即不能重蹈覆辙。


※我很菜,真的。没什么我要的感觉。


1. 

斯蒂芬现在有些紧张。 

阿斯加德人的夜晚和白昼一样明亮,夜色混合着灯红酒绿倒影他的眼里,他端着酒杯,不知何去何从,四周混合着男女高高低低的笑声,觥筹交错,金杯相碰。 

斯蒂芬站...

法师组

春节五天乐活动  第二天

※攻受无差,推荐自动代入

※严重严重严重严重严重ooc

※全文4.7k  内容概括一下就是  基追奇。

※极度傻白甜【这次是真的】


※※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是一个哲学命题,强调万事万物的运动。这里取其通俗喻义,即不能重蹈覆辙。


※我很菜,真的。没什么我要的感觉。


1. 

斯蒂芬现在有些紧张。 

阿斯加德人的夜晚和白昼一样明亮,夜色混合着灯红酒绿倒影他的眼里,他端着酒杯,不知何去何从,四周混合着男女高高低低的笑声,觥筹交错,金杯相碰。 

斯蒂芬站在宴会厅外的花园里,一边是宴饮欢乐,一边是轻风草木。星光和风抚摸着自己的耳朵,眼前的鲜花欲绽未绽。 

他在这里找到了一处微妙的平衡。 

他不喜欢那杯浓到甜腻的果汁,所以将它放在周围的大理石台上。斗篷从肩膀上飞开,去追一只花丛里莹蓝的蝴蝶。 

抛开别的不说,阿斯加德的景色真如Thor说的那般宜人。 

“美吗?”一个清澈的声音浅浅响起。 

斯特兰奇回首,是阿斯加德二王子。 

相较于他的兄长,他的穿着显得含蓄高雅而不失华丽,手中的金边酒杯摇晃着向自己靠近,随后也被放在了那块大理石台上。 

“Loki.”他直接以名称呼他。 

“Doctor Strange.”斯蒂芬既回避着,又情不自禁去打量他。 

洛基感受到他的目光,抬眼问到,“你说,你要借用彩虹桥对么?” 

“正是。”他不太自然地点点头。 

/他们暧昧过一阵子。/ 

当然只是一阵子,这在他们漫长又宏大的生命里什么也算不上,也不曾被其他人了解。 

他们结识得草率,分别也仓促,一次不见就是五年。对于斯蒂芬来说倒是印象深刻。 

因为那是他短暂几十年的人生里第一次主动追求某个人,也是第一次,被人拒绝。 

洛基拒绝了自己,他敢说那是彬彬有礼地,甚至是温柔的,一个眼神,里面塞满了难以言说的情绪,尴尬,婉拒。 

所以他明白洛基是对他没感觉。 

连旧情都算不上,更无复燃的可能了,Stephen。 

人不可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会把那种暧昧当真的人都是青少年。 

况且,这是尊严问题。 

奇异博士想着,注视着对方的眼睛。 

如果是五年前,他可以肆意地心动,思绪和念头不由自主地飘向他,心脏震颤,血液翻滚。 

但现在他否认对那种美丽和幻想的痴迷,是一阵前所未有的平静蔓延着包裹了他。 

“去哪儿?” 

“华纳海姆。”斯蒂芬愣了许久才答到。 

“你大可详细些跟我说。但别告诉Thor我在这里,”洛基举起两只酒杯并递与他,看样子把人类暂时地出神当作了回避。“我好不容易才” 

斯特兰奇接过酒杯与之相碰,伴随着一声清脆,他们出于礼貌各自小啜了一口。 

果汁带着异国的甜和香,让胸腔里一阵温烫。斯特兰奇现在倒觉得这果汁没那么讨厌了,禁不住多喝了些。 

洛基倒是立马放下了酒杯。斯蒂芬看他的眼睛闪着翠色的光,像夏夜的萤火虫忽明忽灭,就想起不知道飞哪儿去的红斗篷。 

“我的目的是去那儿的森林里寻找一种药……”斯蒂芬说。 

洛基似乎欲言又止,却也饶有兴趣地听着。 

金碧辉煌的宫殿和沉静悠扬的夜色里,一种微妙的平衡。 

斯蒂芬觉得自己的脉搏加速,血液上涌,内心却从未如此宁静,像这里没有冬日的夏夜。 

———————— 

斯蒂芬醒来是在客房里,床头的花瓶里插了朵卡萨布兰卡,是后花园里的。他揉着酸痛的眼睛想到。 

斗篷正漂浮在床边。 

时辰还早,斯蒂芬又仔细捋了捋思路。昨晚他逃开宴会,在花园里遇到了洛基……聊着聊着,斯蒂芬就忘记自己是怎么回来的了。 

究竟是果汁里掺杂了酒精,还是夜色醉人,斯蒂芬也不清楚,只不过他不该和洛基走那么近的。 

奇异博士稍作休整,打算去找Thor,却得到了侍女的传话,边境北方有使节来访,作为国王Thor已经无暇招待中庭客人…… 

奇异博士刚想摆手说只要能用彩虹桥,剩下的可以靠自己。 

“亲王会来接待您的,斯特兰奇先生。” 

又是洛基,斯蒂芬扶了扶额头。他看见洛基在大殿一角等自己,神色平静。按斯蒂芬对他的了解,平静=不耐烦。 

“是这样的,我不用骑马…对,我会飞,没事…谢谢。”谢绝了侍女安排坐骑的提议,斯特兰奇只好清空了自己乱七八糟的想法,走到洛基身边。 

2. 

这一切都尽早结束最好。 

不知道是因为昨晚的交谈还是其他原因,洛基冷漠的疏离感让斯特兰奇有些不自在,尤其是经过彩虹桥时,斯蒂芬能感受到洛基以一种平淡的目光上下剖析着自己。 

挑衅危险又带着俏皮,你一边提防他,一边又不由自主地把注意力圈锁在他身上。你分不清他是想来攻击你,打败你,掠夺你的自尊,还是想索求更多别的。 

关于洛基的神经从那时候到现在都是紧绷的。 

—— 

“就到这儿吧,接下来我会自己处理。”斯特兰奇简直巴不得洛基离开,“多谢亲王的不辞辛苦,走好不送。” 

洛基唤出匕首攥在手里,“我也要去寻些魔法材料,顺路。” 

在陌生的环境里斯蒂芬不敢轻易使用法术,尤其这座森林的魔力场十分强大。但洛基似乎并不是第一次来。他好像熟门熟路地总是走在最前面,颇为自在地把匕首柄在手心转了个圆舞曲舞步。每当斯蒂芬想跟上他,他就加快步子走的更远。 

终于,当他们第三回遇见同一个岔路口时,斯特兰奇终于忍不住发问,“我们,是不是迷路了?” 

“是啊。”洛基满不在意地说。“不过我知道我们的目的地都至少要穿过这片树林。” 

斯特兰奇叹了口气,“那该怎么办,九界第一法师?” 

“多试几次,这座森林是不断变化的,只要你选择的路保持不变,出口就会自动撞到鞋尖上。” 

果不其然,相同的转角处,十几分钟就能看见那边出现了一条河。河边的植物因为吸纳了肥沃的魔法能量而张牙舞爪着。 

洛基望向河对岸以示意奇异博士。 

斯蒂芬没做出回应,直接把精力放在尝试割断那根带着倒刺的枯藤。 

—— 

沿着河边生长着不少菌类魔法生物,只不过每次他拔起一根就会连带出一窝小型蝎子或毒虫。 

洛基还在河边,斯蒂芬老远看见他,却不像是在行动。 

“Loki,你怎么了?”斯特兰奇朝远处喊。 

洛基抬头,有些像受惊的野生动物。他靠近后才看见他手臂上一条细长的伤痕,从肘部延伸到手腕,隐隐约约还能看见其中暗色的血肉。 

象征着治愈魔法的白光从手心溢出,还好是物理层面的伤害,斯蒂芬松了口气。 

伤倒是完全愈合了,看痕迹应该是某种魔法植物的所作所为。“看来九界第一法师也会被这所伤,嗯?”斯蒂芬说着调笑的话,却不由自主地关心他。 

组织细胞一点点修复重生填补伤口,坚实的肌肉恢复的很快。洛基本想抽回手,却只是被地球法师给扯住了,被迫接受了这份好意,嘴上倒是毫不留情地回击,“我可不稀罕人类低等的法术,二流法师。” 洛基撇撇头,“要不是这治愈魔法一旦被强行打断,反而会造成更大的伤害……” 

斯特兰奇似乎经常为别人疗伤。 

谁叫车祸和天赋赐予他这份慈悲情怀呢。他连洛基这样狡猾的反派都救,连洛基这样最会伪装的欺诈之神都救。斯特兰奇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 

“你的手没事了?” 

“我说了我只是被藤蔓割伤了。” 

“伤口那么深,我看那藤蔓比你的近战匕首锋利多了。” 

“那是因为你没品尝过它的凶狠。” 

………… 

斯特兰奇在心里叹了口气。对话,触碰,治疗,斯蒂芬明明想阻止自己靠近他。他残忍地没有道别,在彩虹桥降临时改道走回了中庭,而洛基也似乎不为所动。 

圣所里,王还在循环着碧昂丝。 

斯蒂芬舒心,看样子这并不能改变自己的生活轨迹。 

3. 

奇异博士知道自己想错了 

洛基无处不在。 

他似乎时常到访圣所,有时他只是来问个咒语,或者索取魔法原料。 

斯蒂芬就说:“堂堂九界第一,连这也不知道?” 

“大名鼎鼎的邪神连这也找不到?” 

此后洛基的借口就变成了“我发现你们的法书上写错了那一条咒语”或者“Thor又扰乱了阿斯加德哪处的魔力场”。 

他倒是善于把责任转嫁到别人身上。斯蒂芬评价道。 

并且洛基还没忘记那些无聊的小把戏,比如在斯蒂芬读书的时候忽然翻一页,把书重重地合起来,非得引得奇异博士忍无可忍地抬头给他一个生气的眼神只会才消停。 

他有时想去无门酒吧放松,可是洛基永远坐在吧台尽头倒数第二个位子等他。 

洛基会漫不经心地凑过来,给他点上第二杯。 

如果斯蒂芬饮尽了,他就点第三杯,第四杯。 

“我不喝了。”斯蒂芬拒绝到。 

洛基就自己喝掉,一小口一小口地抿,还扯着他的斗篷不让他走。 

斯蒂芬只好说:“你喝醉了,Loki。” 

洛基就放下酒杯,说,“没有啊——”他眯着眼向他笑,四周灯红酒绿都闪烁着。 

斯蒂芬没怎么喝酒,却能听洛基唠叨很多不知所云的话。 

“这五年我是去了隔壁星系的……”洛基迷迷糊糊地说。 

“你醉了,洛基,”斯蒂芬把想推开他伏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却被扣的更紧。“不然你怎么脸都红了,嗯?” 

“不是因为喝酒。”洛基把目光闪烁开来,瞟着远处其他的客人。 

斯蒂芬只觉得心里一阵酸酸痒痒的,耳朵里轰鸣声不断。 

“因为体温太高了…”洛基嘴角咧开着笑,捏了一下耳尖。 

“你可是来自约顿海姆,冰霜之地,体温怎么会高?”斯蒂芬摸了一下他的额头,这个温度应该还算不上发烧…… 

洛基又喝了一口酒。 

他要是去黑暗维度执行任务,洛基总能在他处理完一切之后悄悄出现,然后精准地抓住他虚弱的瞬间。 

“别扶我…我没事,真的,洛基,放手。”全身的肌肉都疲惫不堪,精神力也亟待恢复,斯蒂芬只能尝试扒开洛基扶在自己腰上的手。 

他识相地放开了,然后搭上了自己的肩。 

“……我要回去休息了。”斯蒂芬无奈地说。 

“我送你回去。” 

斯蒂芬讨厌洛基嬉皮笑脸的样子,这样他就没理由拒绝他。 

“滚出我的卧室…现在。”斯蒂芬一边打坐一边揉着太阳穴。 

洛基则像没听见似的在一旁逗逗小蝙蝠。 

良久,斯蒂芬才说,“你以后别去黑暗维度。” 

“怕我跟南瓜头勾结起来?”洛基的声音细如蚊呐。 

“……那边很危险。” 

他听见他的呼吸。 

—— 

这一切都变得过头了。 

“他在追求你,斯特兰奇。”好朋友王如是告诉他。 

“我知道,但这是尊严问题。” 

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他也不能两次喜欢上同一个人。 

“一切事总有契机,斯特兰奇。不管你做出何种选择,你得抓住契机。正如你说,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所以机会也是唯一的。” 

4. 

还是同样的桥段上演,但这次斯蒂芬也不明白他撞见了哪个契机。 

他结束了眼前的一切,却罕见地出了纰漏,藏在暗处的攻击袭来。而剩下他能看见的就是洛基一向笑盈盈的眼睛一下子就被痛苦占据了。 

洛基保护了他。斯蒂芬冲过去的时候只有这个认知。 

他松松地靠着他,像是一根被抽去了茎干的苇草一般脆弱不定。 

“洛基?”斯特兰奇探过身子去看他的眼睛。 

“醒醒,Loki,”斯蒂芬拔高了分贝去唤他,只听见他的喉咙里发出几声粗沉艰涩的喘息。斯蒂芬念了句咒语,洛基却径直咳出口鲜血。 

伤者的手指尖不自主地攥紧了斗篷,斯蒂芬下意识地去握他的手,像是要拉住一个溺水者。 

黏黏的,还夹杂着其他毒液。 

洁癖让斯蒂芬想擦掉,洛基却偏偏不肯放开了。 

“冷……”他的话语像是梦呓,颤动的眼睑微开着。 

“你还会怕冷,嗯?”斯蒂芬一边调动法力检查他的情况,一边凑近了问他,以挽留他的意识。 

他攥得更紧了,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单词,“温暖让我保持清醒。”斯蒂芬猜测这与他的种族向往寒冷相关。越是不适宜的,陌生的条件,越能激起生物的警戒反应。 

他体内的循环速度严重下降,斯蒂芬尝试生火来升温,但洛基还是说冷。斯蒂芬又添了些叶子,拔了些草,洛基仍说冷,但嗓音已经清澈很多。 

“你还能移动吗?”斯蒂芬用干哑的声音问到。 

洛基便尝试了,随后像棵苇草般倒在他怀里。 

哦,他怀里。 

斯蒂芬没空想这些,洛基却死死贴着他,洛基的身体越来越凉。 

“让我保持清醒…咳咳,”洛基的嗓子中仿佛哽住什么。 

按理说仍然是以物理伤害为主,斯蒂芬把手放在他身上,洛基的手指扣着自己的。 

“洛基,放开我,我会给你疗伤。”他倒是依言松开。 

治愈术将伤口缝合填补,却不能缓解疼痛,洛基紧皱着眉头不言。 

一种独特的宁静袭击了他,好像这个场景曾经出现在梦里,森林喧闹地咆哮着,但他们听不见了。 

斯蒂芬问他,“疼吗?” 

洛基倚着他作深呼吸,双手冰凉地发颤,又轻声在火光中笑起来,“比起曾经,现在不算什么。”他胸腔里的震动传递到斯蒂芬心中。 

斯蒂芬又问他,还冷吗。 

洛基的脸颊恢复着血色,“你就不能让我多抱会儿?” 

斯蒂芬也没推开他,“你能不能,别像流氓一样。” 

洛基抬起头,发现斯蒂芬闭着眼。他小心翼翼地抵上他的额头,呼吸依偎在一起。 

“那……我该怎么优雅地追你?” 

“天,洛基……” 

“我在这…”洛基小心翼翼地去碰他的嘴唇。 

斯蒂芬闪躲着,却用他酸软的手臂揽住洛基的颈。解释,承诺,婉拒,推辞,他都想出口,却又不知道如何出口。 

他说不会两次都爱上他,其实从来都没忘记过。 

“人不会两次踏进同一条河,Loki,但是我就是没法否定,我爱你。” 

洛基强硬地吻住他的嘴唇,牵动带起身上不自然的疼痛。斯蒂芬将他按倒在草地上,主动吻上去。洛基笑了。 

“我不能两次被同一个人拒绝。”他是这么说的,至于可爱的涨红的脸和飞速的脉搏都融和在恋人的回忆里。 

End. 

结尾后的话:

这篇改来改去,我直接删掉了一个大设定结果还是被我写到4.7k…实在是感谢你能够看完。

and有一篇以前的文被pb了不是车还是刀所以我不打算重发了就酱通知一下下( ˙-˙=͟͟͞͞)】

我越来越不会写有剧情的东西了【……】

再次谢谢你看完…

新年快乐,记得在特殊时期保护好自己,我爱你们(´∀`)♡

催更露克bot

春节五天乐活动第一天

春节快乐!!!

紧急赶稿十分粗糙,有参考

是活动,望不嫌弃155555551

春节五天乐活动第一天

春节快乐!!!

紧急赶稿十分粗糙,有参考

是活动,望不嫌弃155555551

岁暮有松筠

春节五天乐活动来啦!

[图片]

春节,在古时是新年伊始,是一年岁首。

畴昔通家好,相知无间然。

续明催画烛,守岁接长筵。

旧曲梅花唱,新正柏酒传。

天涯比邻里,欢喜庆年年。

值此阖家团圆之际,

这什么有毒的复读机群携#春节五天乐#活动,

祝大家新的一年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初一:

《啃》

                       ——露克太太今天更新《弄臣...



春节,在古时是新年伊始,是一年岁首。

畴昔通家好,相知无间然。

续明催画烛,守岁接长筵。

旧曲梅花唱,新正柏酒传。

天涯比邻里,欢喜庆年年。

值此阖家团圆之际,

这什么有毒的复读机群携#春节五天乐#活动,

祝大家新的一年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初一:

《啃》

                       ——露克太太今天更新《弄臣》和《时间管理局》了吗

初二:

《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                 

                       ——含树君

初三:

《rua》

                       ——露克太太今天更新《弄臣》和《时间管理局》了吗


初四:

《Stephen和他的灵魂》

                      ——岁暮有松筠

初五:

《镜》

                      ——松下客




——这什么有毒的复读机群(781614960)敬上

(诗歌为孟浩然的《岁除夜会乐城张少府宅》,改了结尾两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