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这是你点的渣受吗

1379浏览    13参与
周同学

这是你点的渣受吗.10.5

这里是一个对这篇文的吐槽:)


第11条截自评论,刚好写这个的时候看见啦


——


1.

黄少天:哈哈哈哈哈我比队长强,我觉得我快把他掰弯了!

喻文州:少天,你能滚吗?

黄少天:队长,地铺舒服吗?

喻文州:……(自言自语)最近怎么突然好想吃秋葵呢。

黄少天:?!


2.

张佳乐:爷从第一个位面追到第二个,就给我这待遇?刚见面就结束?人干事???

孙哲平:你挖墙脚你还有理了还

黄少天:你挖墙脚你还有理了还


3.

喻文州:哦,那至少我没被绿

黄少天:呵呵

叶修:雪峰哥我衬衫呢?

吴雪峰:啊,在我这

喻文州:……


4.

黄少天:我觉得第二个位面...

这里是一个对这篇文的吐槽:)


第11条截自评论,刚好写这个的时候看见啦


——


1.

黄少天:哈哈哈哈哈我比队长强,我觉得我快把他掰弯了!

喻文州:少天,你能滚吗?

黄少天:队长,地铺舒服吗?

喻文州:……(自言自语)最近怎么突然好想吃秋葵呢。

黄少天:?!


2.

张佳乐:爷从第一个位面追到第二个,就给我这待遇?刚见面就结束?人干事???

孙哲平:你挖墙脚你还有理了还

黄少天:你挖墙脚你还有理了还


3.

喻文州:哦,那至少我没被绿

黄少天:呵呵

叶修:雪峰哥我衬衫呢?

吴雪峰:啊,在我这

喻文州:……


4.

黄少天:我觉得第二个位面就已经跑偏了,虐渣根本不存在好不好(骄傲

喻文州:?

叶修:哦,是我太善良


5.

叶修:啥玩意儿?弱攻是什么东西?——噗咳咳(呕血

叶修:行了行了我知道了,别折腾哥了,哥胃疼


6.

黄少天:叶修你别浪费我给你买的西瓜汁行不行

叶修:好的


7.

周泽楷:……

江波涛:……是我们不配——算了,估计我出场也就给队长当助攻(泪

周泽楷:……

王杰希:周泽楷别看了,你下个位面当主角,我现在连个盼头都没有:)


8.

惩罚卷:叶修你是直男吗?

叶修:是啊。

惩罚卷:哦,那你怎么肏着人小周呢?

叶修:?!!

周泽楷:///////


9.

郝珊:少天我喜欢你

黄少天:哦,关我屁事

郝珊:那我喜欢叶修

黄少天:你他妈有病吧!给我滚!滚得越远越好!!

郝珊:叶修我喜欢你

叶修:嗯

黄少天:??!你嗯什么啊?!?


10.

他有一种奇妙的预感,也许摆脱系统的时机快要到来了。(×)

他有一种奇妙的预感,也许摆脱作者的时机快要到来了。(√)


11.

读者:惩罚位面也不虐我叶的,对吧,是吧,是这样吧Q_Q

叶修:我被虐得可惨了(擦眼泪)

周泽楷:嗯嗯

惩罚卷:……?轻轻地打出一个问号


叶修可能会被虐,但是读者可能会看笑。



12.

Z:喻总读者们都觉得你被虐很好看,很好笑

喻文州:……是,是嘛

叶修:油菜花不好看吗?

喻文州:好看!

叶修:油菜花不好吃吗?

喻文州:好吃!

张佳乐:还真就实用啊,臭逼铁直男


Z:评论都在夸叶修好聪明呢

叶修:嗯,我同意

喻文州:我,我也同意

叶修:还有说送西蓝花/仙人掌/南瓜花/菊花的,你觉得如何?

喻文州:我觉得很好,那你下次送我

张佳乐:妈的我也要……等下菊花是什么鬼


13.

替补:啊,叶修前辈……!!

中锋:这是我的电话号码。可以给我打电话吗?见不到你的时候我想听到你

组织后卫:前、前辈,可以一起吃个饭……

进攻后卫:叶修前辈去我家吃饭吧!我介绍我爸爸妈妈给你认识呀

前锋1:叶修前辈,我很喜欢你

黄少天(前锋2):???你们是畜生吗


14.

Z:这篇文好狗血

读者:让我看看,嗯嗯,对啊真的狗血,好垃圾。而且居然连车都没有,叶哥他就不配拥有性生活吗,这渣作者简直乐色啊我凑!

Z:……这,这是我写的OTZ

读者:……啊


15.

叶修:导演我觉得下一个位面的剧本不行,这个会被屏的

Z: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LOF审核:你觉得什么?

Z:我,我没觉得什么呀哈哈哈




——


一支黑粉:嗯?我文怎么点不进去了……bug吗??



周同学

【叶all】这是你点的渣受吗.10

光速(?结束第二位面。

终于能写第三个世界了

手机lof现在不能空行排版了,我TM🙃

——

  

叶修、孙哲平、楼冠宁以及黄少天在医院里四个人形成了十分微妙的对峙局面。


至于为什么场景突然从火锅店变成了医院,则是要说到叶修完全忘记了自己身上还带着病弱这么一个属性。


“你胃不好还来吃火锅?”黄少天的声音里带着隐怒,凌厉的眼神扫过他身旁的孙哲平和楼冠宁。他带着责怪的口吻对他说他有胃病怎么还去吃火锅的时候,叶修的表情和旁边的两人一样的奇怪。


“是,是吗……”叶修弱弱的声音马上被肚子传来的隐隐绞痛掐灭了,他不得不搁了筷子腾出一只手来按住自己的胃部,“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光速(?结束第二位面。

终于能写第三个世界了

手机lof现在不能空行排版了,我TM🙃

——

  

叶修、孙哲平、楼冠宁以及黄少天在医院里四个人形成了十分微妙的对峙局面。


至于为什么场景突然从火锅店变成了医院,则是要说到叶修完全忘记了自己身上还带着病弱这么一个属性。


“你胃不好还来吃火锅?”黄少天的声音里带着隐怒,凌厉的眼神扫过他身旁的孙哲平和楼冠宁。他带着责怪的口吻对他说他有胃病怎么还去吃火锅的时候,叶修的表情和旁边的两人一样的奇怪。


“是,是吗……”叶修弱弱的声音马上被肚子传来的隐隐绞痛掐灭了,他不得不搁了筷子腾出一只手来按住自己的胃部,“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理作用,黄少天没说之前他还没怎么觉得。真的好痛啊……叶修脸上的表情不太维持的住了,脸色变得煞白。


“我送你去医院。”黄少天不由分说地过来拉住他的手臂,被他忽视的孙哲平脸色很臭,但是现在显然不是起争执的时候。


叶修抬起头来看面前的黄少天,他脸上的焦急和担忧不似作假,叶修的眼神却穿过他落到了他身后不远处的那一桌。


几个女生还有另外几个小时前才见过的换了衣服的大学生,个个张望着眼睛看着他们这边。其中有个女孩子脸色很不好看——他是黄少天名义上的女朋友。


叶修轻轻皱了皱眉头,有一半是因为胃痛,另一半却是因为黄少天的难缠。明明是跟同学一起来庆祝篮球赛的胜利,怎么就跑到他这桌来了呢。


“不是跟你说的很清楚了吗...”叶修轻声说,因为疼痛,他的声音都有些显得飘渺。


黄少天去搀扶他的动作僵了一下。然而不过一秒,他就继续若无其事拽着叶修把他扶到了自己的身上。


叶修看着黄少天,被动地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孙哲平在另一边扶他。


“我去外面提车。”有些尴尬但是这时候也不好多说些什么的楼冠宁主动道。


叶修的喘气声呼在黄少天的耳边,他轻轻喊了句:“黄少天……”


耳根处有些酥麻。黄少天现在最怕他直呼姓名,又要对自己说些什么伤人的话来。


“你先闭嘴好吗,我现在很生气。”黄少天闷着头小声地说。


他很生气?


“……”叶修简直要为他的无理取闹翻一个白眼了,但是他现在已经无力去想那些别的了。


“你生你妈批的气呢?”一直沉默的孙哲平总算忍不住爆发了,他压低声音咬牙切齿地绕过叶修冲着黄少天骂了句。


“不是你带他来吃火锅的?呵,你连他有胃病都不知道,蠢货。”压着火气的黄少天立马反唇相讥,怨气像是找到了一个突破口。


你们不要再吵啦!叶修很想把这句狗血的台词喊出口。


然而这个胃痛已经折磨着他说不出什么话来了。幸亏两人还顾忌着他,没再继续吵下去。


于是乎主角们就这样出现在了医院里。




叶修蔫了吧唧地躺在病床上输液,脸色白得像初下的新雪。


孙哲平和黄少天两个大男人一左一右的守在他的床前,刚刚楼冠宁一步三回头,依依不舍地愣是被孙哲平打发走了。


剩下一个更讨人厌的打发不走的黄少天。


“急性胃炎,还有感冒。”黄少天这样沉凝的神色,叶修好像从来没有看见过,即使只是轻轻的说话也像在问责。


“……啧,”脾气更加暴躁的孙哲平伸出一只手握住叶修的手腕,皓白的肌肤下,青紫的血管清晰可见,“三伏六月也能感冒,老子真是佩服你。”


“……”被责怪的叶修说不出什么话来。


【请达成剧情结局。】沉静良久的系统突然出声了,这下却是推翻了之前发布的所有任务。


叶修忽略了旁边的两个任务人物,闭上眼睛开始思考。


从第二个世界开始,系统任务就变得宽松许多。


不,与其说是宽松,倒不如说变得奇怪了起来,任务发布的频率越来越长,系统对他的钳制也变弱了许多。仿佛像是为了维持剧情发展而苟延残喘着。


他有一种奇妙的预感,也许摆脱系统的时机快要到来了。


比起上个世界的漫长追求,这次的任务世界他到来不过几个小时罢了。


是因为自己一开始就向黄少天提出了分手导致的偏差太大,还是说其实系统也能看得出他的不耐烦和抗拒呢?比起性向,原则问题才是叶修的底线。


目光放回眼前,达成剧情结局,怎么看都是最终任务了。


叶修开始仔细回想原著的结局。


——叶修和黄少天重归于好,而在叶修身上栽了个跟头的孙哲平则继续做他的浪荡公子,以找茬来威胁叶修不让自己被他肏过的事情暴露。


大致就是如此。


叶修整理了下思绪,睁开眼睛:“我们谈一谈。”


黄少天嘴唇动了动,没说出什么。


孙哲平看了眼他们,虽然心有不甘,还是知情识趣地出去了。


一番沉默的对视之下,还是黄少天先按捺不住开了口。


“为什么要...分手?”


“原因你自己不是很清楚吗?”


“但是,但是我们之前明明说好了的……你知道我跟她根本就没什么。”


“少天,我不瞎。”叶修堪称平静地看着他,这种姿态让黄少天感到恐慌,“我看得出来她喜欢你。”


“她喜不喜欢我,跟我有关系吗?我只在乎你啊。”黄少天实在有些慌了,急切地剖白自己。


“……”叶修沉默了,要达成剧情结局,说明他还得跟黄少天“重归于好”,但是这种任性的话语还是让他感到真实的恼火。


——别人喜欢你与否,当然与你没关系。但是你的女朋友呢?


叶修深吸一口气,忍无可忍地说:“那你在不在乎我,也跟我没关系。”


黄少天被叶修这句话说得像被雷劈了一样,当场愣在了原地,傻乎乎地看着他,样子茫然又委屈,像只被遗弃的小奶狗。


“出去吧。”叶修冲着病房外扬了扬头,黄少天转头一望,看见门上玻璃外他女朋友那张忧伤的脸。


“我...”他想说自己不出去的。


“少天!”郝珊就像是快要哭出来了一样,她拍了拍玻璃,梨花带泪的脸蛋上带着显而易见的委屈。


黄少天僵住了,死死地盯着她梗咽的样子。


“出去。”叶修平静地说。


“……”黄少天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转身走出病房。




“烦死人了,给老子滚远点。”叶修听到孙哲平这样对谁说着,下一秒他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另一个男人。


那个男人看见躺在病床上的他,立马瞪大了眼睛,冲过来握住他的手,笑得一脸明媚:“你好,我是张佳乐。”


叶修有点懵:“你好,我是叶修。”怎么想他现在跟张佳乐都应该从未见过吧?


“名字真好听。”张佳乐更加笑得一脸春光灿烂。


孙哲平比叶修更懵,一秒钟反应过来的他立马上前拉开张佳乐,咬牙切齿:“你干什么呢?”


“我干什么啦?”张佳乐一脸无辜。


这个时候黄少天走进来了,孙哲平一头的火,他看了一眼黄少天,怒极反笑地拽着张佳乐:“你跟我出来。”


创造出双人空间的黄少天坐在叶修床边。


“又进来干什么?不是已经跟你说清楚了吗?”叶修显得有点不耐烦。


黄少天心里闷痛,表情却很严肃:“我跟她说清楚了。”


“……”这下倒是叶修有些惊讶了,他甚至还在为自己将要滞留在这个世界做心理建设呢。


建设还没成功,当然可能也成功不了。


黄少天的直白和妥协让他看到了完成任务的希望:“那……”


“是郝珊看出来我们的关系,她主动说做我女朋友可以帮我们隐瞒……我拒绝了,然后她就威胁我,说不同意的话就把我们的事情都宣扬出去。”


黄少天的声音有些低,后边是抑制不住的情感和委屈,隐隐带着哭腔:“我真的不介意的,不介意让别人都知道我们的关系……我也不怕退学,我只是担心你接受不了,也担心那个女人会说你的坏话。”


叶修冷酷的表情终于有些松动,原来黄少天是被威胁的吗?


“黄少天……”


“我现在想清楚了。能跟你在一起的话,别人要说就都说我,是我死缠烂打……”


你没必要——


“……”黄少天努力地瞪着眼睛,不让眼泪流出来,“除了我,还有谁会这么照顾你?知道你有胃病,谁知道你怕冷呢?”


“你……”闭嘴闭嘴闭嘴——


“你这么弱,动不动就上医院了,除了我谁受得了你呢……”


“我……真的……”他说着说着,终于忍不住伏在叶修病床上哭了起来,哭得一抽一抽的。


“……白痴。”被他哭着抱住小腿的叶修忍不住骂了一句。



……真的是白痴。



——


——我真的很喜欢你,所以别丢下我。




【判定完成,任务完成度:77% 第二位面通关失败】


【即将进入惩罚位面。】



周同学

【叶all】这是你点的渣受吗.9

距离这篇文的上次更新居然快两个月了(痛定思痛)


剧情明显变快的话,请谅解我的耐性。


艰难地窝在寝室被子里码字,今天的更新得益于某位亲的催更!


——


楼冠宁载着叶修一路到达目的地,火锅店的规模很大,还专门有小型的酒吧分区,售卖各种饮料。


“要不要先喝点东西,等孙总过来?”楼冠宁善解人意地提议着,同时不忘在心里补充道:当然不等也没关系,我们可以先开始吃,最好是等孙哲平过来的时候就只需要他付钱了。


“好啊。”叶修和孙哲平都不知道楼冠宁这么快就已经“叛变”,他随口答应,率先在喝东西的吧台找个位置坐下来。


“喝点什么?我请你吧。”楼冠宁连忙跟上坐下,嘴上殷勤而不...

距离这篇文的上次更新居然快两个月了(痛定思痛)


剧情明显变快的话,请谅解我的耐性。


艰难地窝在寝室被子里码字,今天的更新得益于某位亲的催更!


——


楼冠宁载着叶修一路到达目的地,火锅店的规模很大,还专门有小型的酒吧分区,售卖各种饮料。


“要不要先喝点东西,等孙总过来?”楼冠宁善解人意地提议着,同时不忘在心里补充道:当然不等也没关系,我们可以先开始吃,最好是等孙哲平过来的时候就只需要他付钱了。


“好啊。”叶修和孙哲平都不知道楼冠宁这么快就已经“叛变”,他随口答应,率先在喝东西的吧台找个位置坐下来。


“喝点什么?我请你吧。”楼冠宁连忙跟上坐下,嘴上殷勤而不显刻意地说着,眼神却不由自主地游移在叶修交叠在一起的双腿上。


修长笔直,还露出一小截白皙的脚脖子,实在好看的紧。


“你请我?那多不好意思啊。”


叶修这个在穿书之前都不知道脆皮鸭为何物,比钢筋还直的钢铁直男哪里想得到另一个“直男”在偷瞄他的腿呢。


他嘴上那么说着,手却十分诚实地翻开了饮品单,“那我要杯奶茶吧。”


“……好。”楼冠宁艰难地把视线从叶修身上离开,他不知道怎么回事,觉得叶修是越看越顺眼、越看越好看。


奇怪了,他以前会这么随便地对人有好感吗?


甚至偷偷摸摸考虑起从孙哲平那把叶修撬过来的可能性。


孙哲平知道了怕是当场和他拼命。


什么商业伙伴不伙伴的,不存在。


亲自从服务员手上接过奶茶递给叶修,又拿了根吸管为他插上,楼冠宁的动作实在熟稔亲昵。


叶修嘬着吸管盯他,脑子里一闪而过的是一个可怕的想法:这个世界的楼冠宁,不会也喜欢男人吧?


不怪他自恋,平时看上去正正经经斯斯文文的喻文州都能不管不顾地搞强吻了,能不让人草木皆兵吗?


楼冠宁见叶修一直盯着自己,眼神直白又透彻,偏偏没啥表情,倒像是单纯盯着这边发呆一样。


即便如此还是让人吃不消啊,他情不自禁地微微弯眼笑了笑,对着叶修笑完才觉得自己方才笑得真有些憨。


巧的是叶修也跟他一样想法, “小楼还是这么憨憨的,不至于不至于。”介于平时楼冠宁天天跟叶修左一个“大神”又一个“大神”喊着,他倒是习惯了这股殷勤劲,再说这剧情里也没咋扯到小楼。


嗯……不至于不至于。


奶茶都嘬完了还没见孙哲平过来,两人先去点了单。叶修百无聊赖地用吸管瞄准着杯子里剩了十几颗下来的珍珠,试图把它们戳起来吃掉。


楼冠宁左手右手端了好几个盘子过来,身后还跟着两个服务员,一个同样端菜布菜,另一个帮他们点火。


散发着热气和香气的巨大鸳鸯锅嵌在桌子里,浮起鲜红的辣油和浓稠的鲜汤都让人胃口大开。


叶修帮忙把分量很足的羊肉卷和肥牛卷下进去,还有什么鸭肠、鹅肠、爆浆肉丸之类的也好,什么油麦菜、包菜、面条,都咕咚咕咚往下放,大部分扔进了辣锅。


不知道是楼冠宁滤镜太厚还是怎么的,他总觉得叶修眼睛亮晶晶的,目不转睛地盯着那鸳鸯锅,好像很久很久没吃过火锅一样。


楼冠宁也不想提醒叶修说先下这个先下那个什么的了,反正有自己在他旁边帮他处理。


叶修只要负责吃就好了嘛。


到两人开始动筷子,孙哲平总算是姗姗来迟,他看到楼冠宁坐在叶修身边,皱了下眉,见叶修正吃得开心,也不好说啥,就一屁股坐到叶修另一边去了。


楼冠宁见他脸色,也不好意思主动打招呼,三人间有种微妙的尴尬,叶修倒是吃的很开心,满嘴是油。


直男当然不知道修罗场是什么东西了,开玩笑,叶修就更不知道了。


“好吃吗?下次还来?”还没吃完孙哲平就开始问叶修,这是某种想宣示主权的行为。占据先机在商场上和情场上都尤其重要。


“嗯,”叶修正叼着一片肥厚的牛肉卷,三下两下嚼了下肚,才砸吧砸吧润的发光的嘴唇,回答说,“好吃,奶茶也好喝。”


他摇摇旁边只剩下珍珠的奶茶,笑眯眯地戳开塑料包装,把又黑又黏的珍珠倒进孙哲平面前的碗里。不怀好意。


“是吗?”孙哲平却笑笑直接又拿了双筷子把珍珠稳稳夹了吃掉,味道倒没尝出什么新奇来,“你给我的确实不错。”但是撩骚是必须要有的。


叶修面不改色地接着消灭楼冠宁夹过来的肉丸,“啊,小楼给我买的。你要喜欢可以再点一杯。”


对于这个剧情里指定的“渣”之一,叶修丝毫不吝于给他一点儿口头打击,面对剧情里对“自己”偷鸡不成蚀把米,还恼羞成怒让人找原主茬的孙哲平,楼冠宁当然是更优选择的盟友。


“不必。”原本兴致勃勃嚼吧着叶修倒过来的珍珠的孙哲平果然脸一下子就臭了,黑得可以跟锅底媲美,此时正在反思自己的司机和自己的对象趁着自己不在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关系。


楼冠宁轻咳了一声来掩饰自己看到孙哲平在叶修面前吃瘪而差点溢出喉咙的笑。


火锅店里本来就热闹,不知怎的又传来了一阵喧哗声。


“要不要换包厢里去?”楼冠宁问叶修。


“不用。”叶修正吃着呢,哪那么麻烦。


“叶修?真的是你?!”


结果没过几秒,那喧哗的源头就自个跑到他们这桌来了,叶修的手臂还抬在空中,夹着的面条萎靡不顿地掉落滑入碗里。


他一脸木然地抬起头,跟一脸惊喜的黄少天对视。


“又是他?”左边的孙哲平扭头看叶修。


“他是谁?”右边的楼冠宁也扭头看叶修。


“呃,要不还是到包厢里吃吧……”叶修放下筷子,顶着三人如炬的视线颇具压力地打了个嗝。


直男叶修在此刻忽然感受到了一种奇异地具有压迫感的气场,如果苏沐橙在的话,她会笑吟吟地告诉他这叫修罗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