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这cp怎么打?

32浏览    2参与
有钱才是真

*一点点薛仁贵和李治小甜饼

*年龄差真好,想看李治撒娇。(实际上并没有撒娇)

*现代设定

*交往前提


李治喜欢向亲近的人撒娇。

不过那是小时候的事了,长大之后就不怎么爱向人撒娇了。

不过性格却是一点没变。

反而有点变本加厉的意味。


李治垂下眼睑,不在意的嗯了一声。轻飘飘的回应面前的人的话。然后捧起茶吹了口气,喝了一小口。

薛仁贵捧着热茶,实际上他从进屋和李治交谈开始,并没有花费多长时间,这茶刚刚泡好,还有些烫手,杯子不隔温,他只好不停的转动着被子,以免过热的温度伤到自己。

薛仁贵不是很喜欢喝茶,所以只是端着,并没有喝。

该说的、该转述的,他都按要求完成了。一时间不...

*一点点薛仁贵和李治小甜饼

*年龄差真好,想看李治撒娇。(实际上并没有撒娇)

*现代设定

*交往前提


李治喜欢向亲近的人撒娇。

不过那是小时候的事了,长大之后就不怎么爱向人撒娇了。

不过性格却是一点没变。

反而有点变本加厉的意味。


李治垂下眼睑,不在意的嗯了一声。轻飘飘的回应面前的人的话。然后捧起茶吹了口气,喝了一小口。

薛仁贵捧着热茶,实际上他从进屋和李治交谈开始,并没有花费多长时间,这茶刚刚泡好,还有些烫手,杯子不隔温,他只好不停的转动着被子,以免过热的温度伤到自己。

薛仁贵不是很喜欢喝茶,所以只是端着,并没有喝。

该说的、该转述的,他都按要求完成了。一时间不知道要做些什么。

薛仁贵是被安排来照顾李治的。实际上李治并不需要照顾,他比同龄人要独立许多。不过是家里人关心则乱而已。

薛仁贵想了想,既然事情处理完了,不如告辞好了。

但他不知道如何开口。平时都是李治自动找话题话里藏话让他走的。薛仁贵觉得屋子里的气氛莫名微妙起来,便喝了口茶水。

李治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问:“你今天急着走吗?”

薛仁贵眨眨眼睛,然后暗自思量这句话。

这种时候,要说是,还是不是呢?

李治是很少留人的。

李治看他困惑的模样,不悦的啧了一声,不大不小,刚刚好让人听得见。

薛仁贵郁闷了,自己哪里惹他不高兴了。

那么,到底要回答什么?

“不急。”他犹豫了片刻,试探的问。

李治轻轻哼了一声,眉眼间的不满便迅速消失了。他捧着茶又喝了小半口。

见李治不生气了,薛仁贵在心里叹了口气。

这位还真的是喜怒无常的性格。好在平时还知道收敛,至少外人面前乖巧的不行。

薛仁贵莫名有种道破真相的感觉。

“这个点了,要不我去做饭吧?”薛仁贵放下手中的杯子,做饭不算什么难事,他多多少少会一点,但不太能指望味道,勉强能吃。但好歹比外卖强多了。

别指望李治平时会做饭,从小到大养尊处优的小少爷,独立自主是一回事,但家务活从来不干。本质上李治还是挺爱享受的人,能花钱解决就绝对不自己干。

李治靠在沙发上,点点头:“嗯。”

薛仁贵忍不住上手揉了揉李治的头发,他是顺毛,又爱干净,头发保养得很好,软乎乎的。

李治瞪了他一眼,他是不喜欢别人动他头顶的。薛仁贵见好就收,转身进了厨房。

所幸零点工挺负责,至少知道把冰箱填满。李治已经打电话给她说今天不必来了,便靠在沙发上听厨房传来的声音。

一个人住多多少少有点无趣啊……

李治晃了晃腿,慢吞吞的站起来,晃悠悠的走到厨房,然后在确保不会打扰到薛仁贵的情况下揽住对方的腰。

“怎么了?”薛仁贵正好把菜做完,熄了火之后用铲子往盘子里放菜,李治用脑袋轻轻撞了薛仁贵几下。

薛仁贵问:“饿了?”

李治答:“嗯。”

“那你端出去吃吧。”

“好。”

李治把菜端走了,过了会薛仁贵端着东西出来了。

李治用筷子夹着菜往嘴里送,看见薛仁贵出来,撇撇嘴道:“不好吃。”

你每次都这么说……

“好。我会努力的。”他笑道。

两个人的晚餐倒是吃的很快,李治吃饱了就瘫在沙发上,薛仁贵洗完碗,就坐到了沙发上。李治给他让了位,拿着遥控器调了台。

两个人不怎么聊天,薛仁贵早习惯了,还能自娱自乐的玩手机。

“这么晚了啊……”李治突然开口。

“那我今晚住这了,你不介意吧?”

李治只是点点头,同意了。

他当然不会介意,虽然两个人关系寡淡了些,但确确实实是恋人。

不过没多少人知道而已。

薛仁贵在很久以前帮过李世民的忙,于是被李世民看中,给小少爷李治当了保镖。李治待人还是不错的,两个人相处起来并不麻烦,小时候的李治虽然知道与人疏远,但乖巧懂事还是挺招人喜欢的。

而薛仁贵恰巧救过李治一条命,久而久之潜移默化……反正就在一起了。

薛仁贵想起来也奇怪,问过一次,李治耸耸肩表示:“救命之恩,以身相许咯。”

好吧。

薛仁贵有些无语这个理由,不过想想对方也没必要骗自己。于是就这样处下来了。

薛仁贵有生物钟,习惯早睡,于是拎着寄放在李治屋里许久的衣服去洗了个澡。他之前偶尔也有留宿过,所以留过几件衣服在这。

待李治洗完澡出来,薛仁贵早就躺在床上睡着了。李治往他身上一扑,这分量不小,薛仁贵自然醒了。

“怎么了?”薛仁贵伸手把人扒拉到怀里,李治挣扎几下,没挣扎开,就不动了。不安分的用手去摸薛仁贵的腰侧。薛仁贵之前是部队的,后来退休了,但还是习惯健身。李治摸着薛仁贵的腹肌,有些嫉妒的戳了戳。

“别闹。”

薛仁贵反击一样摸了摸李治的腰。

腰不是他的敏感带,却是李治的。

李治哼哼几声,上前亲了他一口。

薛仁贵困的难受,生物钟被打乱可不舒服。他也亲了他一下,然后用被子把两个人盖得严严实实。

“睡吧…明天早起。”

李治看了一下对方眼底的黑眼圈,还是顺从的往他怀里拱了拱。

然后亲了亲他的额头:“晚安。”

睡着了。

哈库拉玛塔塔

???????????????????????????????????????????????????????????????????????????????说米迦对优真爱,我信!小优对米迦我就???????????这对比我心里发慌。??????????????????????


???????????????????????????????????????????????????????????????????????????????说米迦对优真爱,我信!小优对米迦我就???????????这对比我心里发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