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834浏览    72参与
接顺风车以后

00后的kei

2019年11月22日,晚上八点四十分。

为了找老同学,跑到华强北九方的我刚停好车,才知道他要加班。

含着泪想回去福田中心城找点好吃的安抚一下自己被鸽的心灵。

循例还是要打开顺风车,找找有缘人。啊?居然真的有!有一个人要去皇岗村!太顺了吧!果断接了!

在他定的起点位置,我等了差不多十分钟他才出现,还吃着苹果很悠哉的样子,真的气啊。

我承认我还是太年轻了,生气要对人的,被他俊俏的外表消了气就开聊起来。

“你这么早回皇岗村?今天周五不出去玩吗?”,我问。

“我,不是回家啊!我不住在皇岗村!我是去剪头发!”,他回答。

“啊?这样的咩?那家发型师很厉害的吗?”,我又问。

“不是啊!只...

2019年11月22日,晚上八点四十分。

为了找老同学,跑到华强北九方的我刚停好车,才知道他要加班。

含着泪想回去福田中心城找点好吃的安抚一下自己被鸽的心灵。

循例还是要打开顺风车,找找有缘人。啊?居然真的有!有一个人要去皇岗村!太顺了吧!果断接了!

在他定的起点位置,我等了差不多十分钟他才出现,还吃着苹果很悠哉的样子,真的气啊。

我承认我还是太年轻了,生气要对人的,被他俊俏的外表消了气就开聊起来。

“你这么早回皇岗村?今天周五不出去玩吗?”,我问。

“我,不是回家啊!我不住在皇岗村!我是去剪头发!”,他回答。

“啊?这样的咩?那家发型师很厉害的吗?”,我又问。

“不是啊!只是习惯了!他们就两个人剪的头发,我觉得手艺很好,之前他们是在罗湖那边开的,然后因为拆迁的缘故搬到了皇岗,我就跟着过来了。”,他说。

我对他的“习惯”两个字深深地敲问了灵魂。

也奇怪,不知道为何会想到了你。不!不可以!我要停止再去想你!你已是过去式,而我必须往前翻开新的篇章,我要想的是给下一个她更好的开始。

“我刚一上车,我就想说,你听的歌,我都听过”,他突然又说。

我车里的歌都是老歌了,曾经的金曲热播,好听的我都收录在了我的TF卡中。

“这不是很正常吗。都是好听的歌。”,我说。

“我很喜欢听老歌,我还曾想过若能选择,想要出生在80后那个时代,感受一下那时的香港乐坛。”,他说。

从他的外表打量来看,只不过是个小孩子,灵魂里却住着一个成熟的老人(虽然我不知道个中原因,也许正是这样,我才会对他产生了兴趣吧),他的话里我感到了一种时代认同感。

“你应该是00后吧,00后这么念旧的吗?”,我问。

“是的。我还有写信的习惯,写给远方的朋友,写完的信是要投到街边邮筒的那种。由于时代的变迁,找邮筒有时找起来很麻烦,找到了又怕没有人来开箱送信。寄去英国的信,三页纸的信贴满了整个邮封,时效差不多三十天,而且丢信率也很高。但我还是坚持这么做。”,他说。


(他其中一封寄去英国的信,看上去,这一封并没有三页纸,也不是在大陆寄出的,香港寄出的信丢信率就低很多,而且时效是7天。他跟我说过。)

晚上九点零五分,到了他要到的目的地,跟他再见后,时间也到,晚餐是注定吃不了了,我要飞去接她下班了。

这短短的半小时交流,还在路上的我,一路上都在沉思着:

“一个00后做着车马时代的传讯方式,听着80年代热爱的金曲和迷恋曾经的偶像,

别人都在享受着这个年纪的时光,而他却在用最奢侈的方式来生活。我真羡慕他。

写一封可能收不到的信是一种心里话还是真心话?你的故事主角是谁?我们现在的生活是不是都生病了?能轻易联系的人却不是那种曾经牵挂和等待的人,为什么?“




如果你认同人是有需要做梦,等到远处你为我写那一封。

一直相信,所以给你一直写信。

糯米骨
新颜料到了,心血来潮爽一把

新颜料到了,心血来潮爽一把

新颜料到了,心血来潮爽一把

韶书柒月

[罗浮生x章远]1874(1)

穿越设定来自《夜旅人》,强推这本书!

标题来自《1874》by陈奕迅

ooc预警

本人坑品很差,所以对后续不要太期待 。◕‿◕。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章远第一次见到罗浮生是在一个深夜。

11点左右的大街上已没有行人,路灯还亮着,昏黄的灯光将人的影子拖得很长,营造出了一种浪漫而又暧昧的氛围。

而这些是章远无暇顾及的,他的胃里翻山倒海地疼,又要拼命抑制住想吐的冲动,头疼欲裂,几乎没有力气站住。摸索着扶住路旁的一根灯柱子,终于无法控制地吐了出来,没有恶心的食物残渣,只有刚灌下去的几斤烧酒和几缕血丝。

他的工作室刚刚成立,还属于一穷二白的创业阶段,到处为做的游戏拉赞助,四处碰壁之余只有一家公司说要考虑一...

穿越设定来自《夜旅人》,强推这本书!

标题来自《1874》by陈奕迅

ooc预警

本人坑品很差,所以对后续不要太期待 。◕‿◕。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章远第一次见到罗浮生是在一个深夜。

11点左右的大街上已没有行人,路灯还亮着,昏黄的灯光将人的影子拖得很长,营造出了一种浪漫而又暧昧的氛围。

而这些是章远无暇顾及的,他的胃里翻山倒海地疼,又要拼命抑制住想吐的冲动,头疼欲裂,几乎没有力气站住。摸索着扶住路旁的一根灯柱子,终于无法控制地吐了出来,没有恶心的食物残渣,只有刚灌下去的几斤烧酒和几缕血丝。

他的工作室刚刚成立,还属于一穷二白的创业阶段,到处为做的游戏拉赞助,四处碰壁之余只有一家公司说要考虑一下,便邀了这顿饭局。章远单枪匹马地赴了这鸿门宴,被不知多少人灌了多少酒后,终于是陪着微笑签下了合同。强撑着与赞助商告别后终于坚持不住了,跌跌撞撞往家赶。

一阵呕吐完了之后,章远从口袋里抽出手机,又放下。

这么晚了,还是不要打扰别人了吧。

然而又实在难受极了,他脱了力,缓缓地抱着肚子蹲下了,头深深地埋进臂弯里。

直到手机里传出一个低沉的“喂”,章远才反应过来。

凑近一看,原来是不小心打了公寓里的座机。

但为什么会有人接?他的公寓进贼了?还是一个有胆子接电话的贼?这人偷东西前都不调查一下的吗?就他这小破屋还有人偷。

太玄幻了吧!

“你是谁?”章远找回了一点意识,声音有些虚弱地问。

“你是章远吗?”那人没有回答,反问道。

“嗯。可你是谁?为什么在我家?”

“你在哪?”仍是一句斩钉截铁的问句。

章远实在搞不清状况,但仍乖乖地报出了自己的地址。

“呆那别动,等我。”

“哦。”

章远觉得自己可能已经在发烧了,他刚刚为什么向在他家的不明身份人物报出了自己的位置?并且那人还要过来?他还真的在这等着?

也许是那声“等我”太过笃定和温柔,让他这只在风浪中挣扎的小舟好像有了一点坚实的依靠。

他愿为这个“好像”付出代价。

脸上有些湿,章远才发现,他不知不觉地哭了。

等待的时间没有很长,没过几分钟,章远就看见了从不远处匆匆前来的人影,路灯并不那么清晰的光映在他脸上。

他有一双好看的眼睛。

怎么形容呢?

仿佛今夜不见的漫天星辰都藏在他眼中。

无限缱绻,无限浪漫。

“虽然现在不是个好时机,不过,我叫罗浮生,浮生若梦的浮生。”

“嗯。”

“回家吗?扶你?”

“好。”


不是柠檬吖~DYS❤

17年无意之中认识了你
才明白人间冷暖
你的笑是春雨,滋润心田
你的泪是利剑,刺透心灵
你的名字是咒语,猛然一下
看见了一辈子❤
愿  角儿演遍中国所以的剧院
愿  孟鹤堂永远站在舞台上
愿  孟祥辉永远快乐幸福
还有那一句

“生日快乐”

17年无意之中认识了你
才明白人间冷暖
你的笑是春雨,滋润心田
你的泪是利剑,刺透心灵
你的名字是咒语,猛然一下
看见了一辈子❤
愿  角儿演遍中国所以的剧院
愿  孟鹤堂永远站在舞台上
愿  孟祥辉永远快乐幸福
还有那一句

“生日快乐”

海水
什么也不想说‘除夕’

  
什么也不想说
‘除夕’
  

  
什么也不想说
‘除夕’
  

凋零的花儿

凹凸第三季都出了,花花的粮还会远吗?

好久不登了,改天产产雷安粮吧

好久不登了,改天产产雷安粮吧

海水

    
只可想起,不可想念
  

    
只可想起,不可想念
  

,
没有第二个了。这就是美丽吧,遥...

没有第二个了。这就是美丽吧,遥不可及的。

没有第二个了。这就是美丽吧,遥不可及的。

总会有猫的

扎心了。。。

扎心了。。。

Akiu

2017.10.11.记

散乱的心情像废弃的垃圾一样破败不堪,这副模样怕是多看两眼都会令人生厌。而最厌恶这副皮囊的人是我。
迷茫迷茫迷茫
觉得自己很无用,失望与无助并行着。别人一两句简单的话语就可以直击心脏,一双双异样的目光让人不住的闪躲,是的你在害怕,所以逃避。
又是在安静又温顺的雨夜里,黑暗处也许有着许多可怕的爪牙,却也要双手环保住自己,安抚那颗不安的心,心里念叨着,不怕不怕,像一个孩子一样躲在自己的怀抱里。是的,很多次这样的夜里,你都是自己环保住自己,安抚那颗不安的心,像位长者一样安抚着自己。
忘记了很久没有登陆的账号,上面零零散散记载着关于我和Z的过往。是的,Z又回来了,既然忘却了那就忘却吧,那些不开心的过往,一切又重...

散乱的心情像废弃的垃圾一样破败不堪,这副模样怕是多看两眼都会令人生厌。而最厌恶这副皮囊的人是我。
迷茫迷茫迷茫
觉得自己很无用,失望与无助并行着。别人一两句简单的话语就可以直击心脏,一双双异样的目光让人不住的闪躲,是的你在害怕,所以逃避。
又是在安静又温顺的雨夜里,黑暗处也许有着许多可怕的爪牙,却也要双手环保住自己,安抚那颗不安的心,心里念叨着,不怕不怕,像一个孩子一样躲在自己的怀抱里。是的,很多次这样的夜里,你都是自己环保住自己,安抚那颗不安的心,像位长者一样安抚着自己。
忘记了很久没有登陆的账号,上面零零散散记载着关于我和Z的过往。是的,Z又回来了,既然忘却了那就忘却吧,那些不开心的过往,一切又重新开始。跌荡又起伏的心呀,你别害怕,一次又一次的低谷,趴下了我们重新站起来,一切重头再来。别怕好吗?
不要总是失眠,不要总是叹息,不要害怕麻烦,也别害怕挫折,相信他,相信你,你要很努力很努力。擦擦眼泪别哭了好吗?
嗯哪。

普兰

怎么去习惯“习惯”这个事物呢?

怎么去习惯“习惯”这个事物呢?

就像我们下班后彼此陪着走回家里,一起吃饭、聊天、各自回去睡眠;就像我这一周在孟家里住着,两个人一起生活,有人说话的感觉是挺好的;即使时间很短,但是温暖总是令人想要靠近延长的;

怎么都改变不了今天是黑色的一天,感染着整个八月、整个2017年都蔓延成了黑色。早上时为了尽快回家想尽了办法,又想晚些告诉,各种途径找寻归途。下午时竟然恍惚了,想着可能是个梦呢,因为太不真实了,可心情太沉重,怎么解决和安慰?

怎么让小孩子在有大人全心全意的庇护下接受霹雳,至少有人陪伴,有人承接孩童的眼泪,我心疼可怜。晚一天,晚一天放假!

怎样从北京回到家里?怎样从新疆回到家里?痛苦从...

怎么去习惯“习惯”这个事物呢?

就像我们下班后彼此陪着走回家里,一起吃饭、聊天、各自回去睡眠;就像我这一周在孟家里住着,两个人一起生活,有人说话的感觉是挺好的;即使时间很短,但是温暖总是令人想要靠近延长的;

怎么都改变不了今天是黑色的一天,感染着整个八月、整个2017年都蔓延成了黑色。早上时为了尽快回家想尽了办法,又想晚些告诉,各种途径找寻归途。下午时竟然恍惚了,想着可能是个梦呢,因为太不真实了,可心情太沉重,怎么解决和安慰?

怎么让小孩子在有大人全心全意的庇护下接受霹雳,至少有人陪伴,有人承接孩童的眼泪,我心疼可怜。晚一天,晚一天放假!

怎样从北京回到家里?怎样从新疆回到家里?痛苦从出发持续到到达,怎么办?为什么?为什么?怎么会这样?

小刺猬,你不会听我说,我现在连述说的身份都没有,许多这样独自承受的时刻,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越来越远了。痛苦,为着亲情和这无常的人生

我刚刚下过地铁,我哥在等高铁进站,今天没人在地铁站等我一起回去,一起吃饭,一起说话,我不知道去哪里睡觉,既不想一个人待着,给孟说起又总是不合适,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而现在,我要走路回去

我很难过

2017.09.29     19:32


星星的名片

由于大气湍流的作用,这些点源(恒星离我们实在太遥远,它们看起来都变成了一个个小点,被称作“点源”)发出的光经过大气层时,发生了很多次折射,光线在不同时刻所走的路线都不一样,不同时刻到达我们眼睛的光线不一样多,星星看起来忽明忽暗,就像是在对我们眨眼睛。

——不能给屌丝知道的大牌闪购:
http://bananafather.com

由于大气湍流的作用,这些点源(恒星离我们实在太遥远,它们看起来都变成了一个个小点,被称作“点源”)发出的光经过大气层时,发生了很多次折射,光线在不同时刻所走的路线都不一样,不同时刻到达我们眼睛的光线不一样多,星星看起来忽明忽暗,就像是在对我们眨眼睛。

——不能给屌丝知道的大牌闪购:
http://bananafather.com

星星的名片
地平线附近的星星比头顶的星星闪...

地平线附近的星星比头顶的星星闪烁更明显,因为光线在大气层中走得更远,折射更强。

——女神最怕屌丝知道的时尚闪购:
http://bananafather.com

地平线附近的星星比头顶的星星闪烁更明显,因为光线在大气层中走得更远,折射更强。

——女神最怕屌丝知道的时尚闪购:
http://bananafather.com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