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远尘

15.3万浏览    1426参与
2U ~264
出翠集3本,占tag抱歉 回血...

出翠集3本,占tag抱歉

回血出本本


出翠集3本,占tag抱歉

回血出本本


知阮zhi

未等

安逸尘不明白,为什么他的一生,是由谎言组成的。他睁着眼,看着桃花,任鲜血染红一寸一寸,夺走他的意识。

老人家总说,一个人,在临死前,会记起一切。无论是失去的记忆,还是前世今生。

他看着盛开着的桃花,苦笑。原来,兜兜转转,他还是回到了起点。

过去的苏苏谷。

现在的魔王岭。

时间,让它成了物是人非。

他闭上了眼睛,妄图将一切摒除。可是,那一道阳光,带来了故人。

他感受得到。有人扶起了他。有人想要救他。但是,逆天而为,本就违背天意。

安逸尘叹了口气,睁开眼,伸手,握住来人的手腕,阻止他继续为自己耗费灵力。眼睛澄澈如蛟珠晶莹剔透。“何必呢?”他说。

来人一身蓝衫,白玉冠,青玉簪。一身...

安逸尘不明白,为什么他的一生,是由谎言组成的。他睁着眼,看着桃花,任鲜血染红一寸一寸,夺走他的意识。

老人家总说,一个人,在临死前,会记起一切。无论是失去的记忆,还是前世今生。

他看着盛开着的桃花,苦笑。原来,兜兜转转,他还是回到了起点。

过去的苏苏谷。

现在的魔王岭。

时间,让它成了物是人非。

他闭上了眼睛,妄图将一切摒除。可是,那一道阳光,带来了故人。

他感受得到。有人扶起了他。有人想要救他。但是,逆天而为,本就违背天意。

安逸尘叹了口气,睁开眼,伸手,握住来人的手腕,阻止他继续为自己耗费灵力。眼睛澄澈如蛟珠晶莹剔透。“何必呢?”他说。

来人一身蓝衫,白玉冠,青玉簪。一身脱世的气息。沉默不语。

“霄河,你带我去见见他好吗?”

霄河看着躺在自己怀里的男子。双眼干净。他还记得,他第一次见到陵越,不过是十几岁的孩子。他陪着他,看着他,一点一点长大,仙途顺利,却偏偏难逃宿命执念,百岁而逝。如今,他沉睡于剑千年,再次醒来,面对的,却是生离死别。

安逸尘。安逸而出尘。

文世倾。文雅而倾世。

上天给了他一个又一个美好的名字,却未给他一个美好的人生。

一身功德丧失。霄河注视着安逸尘的眼睛,试图从中找到一点后悔。可是没有。他看到的,依旧是千年前那个痴儿。他依旧没有后悔把一身功德给了百里屠苏,助他重生。而百里屠苏,在他有生之年,没有回到天墉城。他娶亲了。娶的,是幽都的灵女。金童玉女。仗剑天涯。徒留陵越一人,等待故人归来。霄河感受到安逸尘握上自己的手越来越紧,说道:“你可知今日是什么日子?”

“当然。”安逸尘扬起微笑,“今天,是我的妹妹跟我的好兄弟成亲的日子。”是安乐颜与宁致远成亲的日子。

“可是霄河,我想见见他。我想看着他幸福。”

霄河静静地看着,良久,他轻轻应了一声“好”。

宁府。

霄河扶着安逸尘隐身在角落,扣着他的命脉。

红鸾嫁衣,大喜临门。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喜气洋洋的。一声声道喜落在安逸尘的耳里,激起他满满的苦涩。他看着宁致远欣喜的拉着红绫,带着他爱的人走向大厅;他看着宁致远对安乐颜诉说真相,听着他说永远等待的话。心口一紧,一口鲜血喷出。他记得,无论是百里屠苏,还是宁致远,从未对他说过这样的话。他倚着身后的剑灵,吐出一口浊气。“霄河,真的对不起,让你有这么一个无用的主人。”

剑灵一生只有一个主人。而他,终是辜负了这一把灵剑。

安逸尘没有看到,身后揽着他的人,不是那一袭蓝衣的霄河。

那人,南疆绛红色的服饰,眉间一抹朱砂。头倚在安逸尘的脖颈,落了泪。

上天对生死极为公平。却也有例外。比如,百里屠苏。

当他看着风晴雪死去,他不明白,同为女娲族人,为何他还活着?他求见了女娲娘娘,得到的,不过是一句“莫想”。直到,乌蒙灵谷,彼时还是韩云溪的他,见到了一位蓝衣仙人,知晓了所有的故事。昆仑山。天墉城。等待他的,只是史书上的缄默,后山上的一座墓碑。他在后山等了一百年,终于寻了方法,为求不死不灭,投身焚寂,化作剑灵。千年后,桃花林,再见师兄,却只敢以霄河之面相见。他怕,他怕师兄怨他恨他,不愿见他。

是啊。怨恨。好多人怨恨他。兰生、芙蕖、霄河……

他想张口,告诉安逸尘,他不是无用的人。他一直是他最完美的师兄。可是,他不能。他能做的,只是继续为安逸尘输送灵力,只求,再多留他一会儿。

“霄河,你说,屠苏什么时候回来?”

“应该永远也不会回来了。都不会回来了。屠苏、致远。”

“霄河,我好累,好痛,好冷。”安逸尘轻轻的喃喃。

身后,百里屠苏更加用力地收紧了手臂。紧紧拥抱着安逸尘。

抬眼,安逸尘望着天空,那一轮红日,温暖的,真的,很舒服。

“太阳,好温暖。”

命脉停止。

百里屠苏愣愣地,将安逸尘转过身来。

他已经,闭上了那一双不染红尘的眼。

再也,睁不开了。

他伸手,为安逸尘换去一身鲜血的衣服,自言自语“没关系的师兄。屠苏已经超脱六界。屠苏可以一直等着你,永远。”

他抱起渐渐失去温度的安逸尘,朝远方而去。

魔王岭一时灵气尽褪,百物凋零。

桃花镇上,所有人,都看到了。有一个长得跟宁致远一模一样的人,抱着他们的安大夫离开。

“逸尘君!”小雅惠子想要靠近,却被凛冽的剑气震伤在地。

那个人,回眸间。宁致远看到了一样的脸,可那双眼睛,却很冷。

百里屠苏瞥了眼宁致远,转而看向安秋声,说道:“师兄不喜欢我杀人。”

一震。安秋声明白,安逸尘的死,跟他逃不了干系。只是,这个人的眼神,让他恐惧。

百里屠苏环视周围所有的人,看了眼越加明亮的太阳,低吟咒语,消失于天际。

宁致远一身喜服,站在原地,他想,他应该,再也不会见到安逸尘了吧。

或许,是永远。

桃花还在纷飞。然,落了雪。


知阮zhi

【远尘】三寸雪

依旧是杏花纷飞的时候。
安逸尘习惯了捧着一本医书坐在长长的花廊中,手边放一杯桃花汁熬煮的热茶,一个人安安静静地,挥霍一天的时间。
他总是在想,如果自己当初不曾回到魔王岭,会不会好受许多?但答案,却总在一开始便被否定。这里,四季开遍桃花的地方,是他刻在灵魂中的那个少年一株株栽下的;这里,有着那个少年美好的记忆。
那个少年,丹心一点。
每年的一天,他总会下厨煮一碗鸡丝粥,挑着烛光,端坐着一夜,临近天明时,混着昨夜的寒意喝下。
每年的月圆,他总会坐在小竹屋后建起的那座无字碑空墓的旁边,就这么倚着,一夜无眠。等第二天,穿着沾湿了晚露和晨露的衣衫回去。
那个小竹屋前,种满了一大片君影草。
带着前世记忆重生的他,已渐渐...

依旧是杏花纷飞的时候。
安逸尘习惯了捧着一本医书坐在长长的花廊中,手边放一杯桃花汁熬煮的热茶,一个人安安静静地,挥霍一天的时间。
他总是在想,如果自己当初不曾回到魔王岭,会不会好受许多?但答案,却总在一开始便被否定。这里,四季开遍桃花的地方,是他刻在灵魂中的那个少年一株株栽下的;这里,有着那个少年美好的记忆。
那个少年,丹心一点。
每年的一天,他总会下厨煮一碗鸡丝粥,挑着烛光,端坐着一夜,临近天明时,混着昨夜的寒意喝下。
每年的月圆,他总会坐在小竹屋后建起的那座无字碑空墓的旁边,就这么倚着,一夜无眠。等第二天,穿着沾湿了晚露和晨露的衣衫回去。
那个小竹屋前,种满了一大片君影草。
带着前世记忆重生的他,已渐渐分不清时辰的流逝。
在杏花镇的一个小溪谷中。
那一天,窗外的君影草开得异常美丽。安逸尘躺在榻上,看外面杜鹃飞来,安然合眼,嘴角带着一抹浅笑。风,袭过,伶仃了白玉铃铛。
桃花镇内,跌落的蝶恋花,香沁引蝶。
空中,重明青鸾缠绵。
嬉笑的宁府小小姐。
雪,染白了岭,染白了花,也染白不知谁的发。

宁致远静静地看着一朵又一朵凋落下来的桃花,不知为何,眼角落下了泪。他轻轻的触碰,这一滴泪,是热的,又是冷的。

霜雪满了他的发,宛若一生。


旻宁

归零

第二章


清晨,安逸尘打扮好,对着镜子理了理领带,喷了一款香奈儿香水,对自己满意的点了点头。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虽然不是约会,但也要打扮好自己,给宁佩珊的哥哥留一个好印象。


星巴克门口真的是个好地方,和心上人待在那,一坐就是好多个小时。


宁佩珊看着安逸尘衣冠楚楚的样子嘲笑他,店内嬉笑声和服务员的欢迎光临构成了一首曲子,咖啡的香味让人沉醉。


而他一身黑色,顶着不与这世间欢乐所相符的气质,推门而入。


真的,安逸尘默默地在心中舔颜,他就像那隐世的谪仙,没有一丝烟火气。这是小安同学对他的第一印象,高冷。


宁致远坐在安逸尘对面,对他微笑着伸出手:”你好,我是佩珊...

第二章


清晨,安逸尘打扮好,对着镜子理了理领带,喷了一款香奈儿香水,对自己满意的点了点头。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虽然不是约会,但也要打扮好自己,给宁佩珊的哥哥留一个好印象。


星巴克门口真的是个好地方,和心上人待在那,一坐就是好多个小时。


宁佩珊看着安逸尘衣冠楚楚的样子嘲笑他,店内嬉笑声和服务员的欢迎光临构成了一首曲子,咖啡的香味让人沉醉。


而他一身黑色,顶着不与这世间欢乐所相符的气质,推门而入。


真的,安逸尘默默地在心中舔颜,他就像那隐世的谪仙,没有一丝烟火气。这是小安同学对他的第一印象,高冷。


宁致远坐在安逸尘对面,对他微笑着伸出手:”你好,我是佩珊的哥哥,我叫宁致远。“


安逸尘微笑的脸出现一丝裂缝,他受宠若惊地站起,与宁致远握了手:”在下安逸尘,医学院宋教授学生。久闻宁学长大名。“


宁致远满不在乎地怂肩,不置可否笑笑:”原来是宋亭教授的得意门生,医学院小王子。宋教授经常吹他有个学生有很大造就,长得不错嘛,怪不得你刚入学时我们届的女生都往医学院跑。“


宁致远用眼神将安逸尘从头到尾扫描了一遍,心中给安逸尘打了个满分,和安逸尘交流,更觉得相见恨晚。


两人初次交流很短,宁致远先起身,与安逸尘握了手,便拽着宁佩珊走了。


安逸尘朝他的背影挥手,继续品尝他那杯已经温热的咖啡,心满意足的微笑。


原来当年自己心里的男神已经这么优秀了,回去一定要找宁佩珊要他的手机号码。


···················································································另一边


宁致远揪着宁佩珊的耳朵,将她拽回了公寓。虽然宁氏集团本部不在x市,但因为家里的两个孩子都选择在x大学习,所以就在这个买了一间学区房,虽然宁爸宁妈说平等对待,但佩珊的房间明显比他哥的大一倍,里面还有单独的衣帽试衣间。


明明是沙发,却让宁致远坐出了谈判桌的感觉,这让宁佩珊十分不舒服,她别扭的动了动,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弱弱地出声:”哥,怎么了,干嘛这么生气。“


意识到自己的表情太过可怕,他扯了嘴角,挤出个冷笑。”哼,宁佩珊,你现在行了啊,居然敢找人来敷衍我啊。“


见事情败露,宁佩珊立刻整个人趴在地上,抱住她哥的脚,假装伤心的大哭;”哥,你咋发现的啊?我错了,哥啊,救救我吧,我不想去相亲。千万别把我还没有男朋友的事告诉老妈啊,不然我就死定了。


”行啊,你说,你要给我什么好处。“  ”哥,我看 你不是挺欣赏安大哥嘛,我把他微信给你怎么样?“


宁致远不语,绕过她,直接回屋,屋里的企划案可以给他带来触手可及的东西,比没良心的妹妹好看多了。


宁佩珊从魔爪中逃出来,连忙将安逸尘的手机号码以及微信号给他哥发了过去,并补充说明了安逸尘还是贵族的现状。他哥从小到大没谈过恋爱,也不知以后嫂子是男是女,要是他两成了,也是喜事一件,总比他以后抱着计划书和文件过一辈子要好。


想到这儿,宁佩珊一抖,看到手机上新发来的信息。


是安逸尘。


佩珊,今日我和你哥哥相谈甚欢,特别是他对生物基因有所见解,你把他的手机和微信号给我,我还有一些问题想与他继续讨论。


宁佩珊嘴角一勾,这件事似乎越来越有意思了呢。




························································································································


安利b站樱旧太太视频:当草粉遇上草黑,so good。对于蜜蜂来说真是爽歪歪了,内容极度舒适。

旻宁

归零

远尘


第一章

x大医学院第二实验室。


清脆的吧嗒一声,多出来的消毒水气味让安逸尘皱眉,还没回头就听到教授抓狂的抱怨:”你们这些新手不能稳重一些吗?动不动就打碎或弄倒试管,这样很耽误实验进程。看看看看,全都毁了,一朝回到解放前啦!“


白色消毒水上黄色的研究对象静静地流淌,安逸尘的心在滴血,在哭泣:”劳资辛辛苦苦两天才完成的研究成果,就这么毁了,啊啊啊啊!“


教授看着安逸尘幽怨的眼神,想起自己已经叫他连续工作三天了,于心不忍的清了清嗓子,郑重的宣布:”这样吧,逸尘也已经很累了,回去休息吧!刘子光留下来,整理材料,张枫停记录档案,剩下的人都回去吧,等我通知后再来。“...


远尘


第一章

x大医学院第二实验室。


清脆的吧嗒一声,多出来的消毒水气味让安逸尘皱眉,还没回头就听到教授抓狂的抱怨:”你们这些新手不能稳重一些吗?动不动就打碎或弄倒试管,这样很耽误实验进程。看看看看,全都毁了,一朝回到解放前啦!“


白色消毒水上黄色的研究对象静静地流淌,安逸尘的心在滴血,在哭泣:”劳资辛辛苦苦两天才完成的研究成果,就这么毁了,啊啊啊啊!“


教授看着安逸尘幽怨的眼神,想起自己已经叫他连续工作三天了,于心不忍的清了清嗓子,郑重的宣布:”这样吧,逸尘也已经很累了,回去休息吧!刘子光留下来,整理材料,张枫停记录档案,剩下的人都回去吧,等我通知后再来。“


安逸尘脱下实验穿的白大褂,放到他专属的柜子里,拿出手机,伸了个懒腰心里思索着如何处理这来之不易的休假。


刚出科研楼,安逸尘的电话就响了。


"安逸尘,江湖救急。"宁佩珊在那头咆哮,安逸尘将手机拿远了,才开口问:“怎么啦怎么啦?”


安逸尘今年大三,是z大医学院的招牌,宁佩珊是他的学妹,大二。


”逸尘啊,帮帮忙吧,我家里派老哥来视察,我老妈下旨,如果我没有男朋友,她就安排我相亲!‘’


安逸尘左手拿着包,看到出租车,就把手机放在脖子上夹着,伸手招车,问:”所以找我干嘛?“


对面一脸兴奋:”所以你明天就假扮我男朋友,作为好处,请你吃顿饭。“


”那我们可说好了,就只帮你这一次,我明天就只负责与你哥见一面,其他事情我不管。“


”那行,我下午把时间地点发给你,明天早上我去找你。“


宁佩珊听到关车门和安逸尘与司机的交流,开口问:”你怎么回家了,你们宋老头肯放你出来啦?“


”别提啦,我前几天刚研究出来的成果,被一个新手打破了,当时老宋那叫一个气啊!不跟你聊了,拜拜。“


回到家,声控灯自动亮起,桌上没有热腾腾的饭菜,耳边也没有爱人的迎接,大房子很大,但只有一个人住,就会很空,就像自己的心。


安逸尘站在镜前,望着自己自嘲般,难道自己这是渴望谈恋爱了?


也没到春天呀。


都怪宁佩珊老在自己耳边念叨什么谈恋爱。


安逸尘确认的点了点头,没错就是这样。



····································································································································

春天:春天是交配的季节,要求偶的。


今天我们徐天徐律师已经上线了,激动,开心,搓手。

折花入酒

【远尘】我有一百个彩虹屁要对你吹

宁致远中了个诅咒,要对明天第一个跑来跟自己说话的人吹够整整一百个彩虹屁才能解除。

锅是他妹妹的。宁佩珊暗恋文家那小子未果,不知道从哪求来一个符烧了混在牛奶里,据说喝了它就能让心上人对自己说上一百句肺腑之言。过程暂且不表,我们只要知道结果中招的人是偷吃妹妹零食偷喝妹妹牛奶的惯犯宁致远就好。

第二天宁致远脖子上挂着他连夜写好的"不要跟我说话"的木牌牌出门了。一路上引来无数行人侧目,但还真的没有人上赶着来跟他说话,宁致远不禁有些得意。

一路走到学校门口,宁致远笑不出来了。今天校门口戴着袖章负责检查仪容仪表和校牌校服的是安若欢和小雅惠子,怎么刚刚好就是熟人!

完了完了,宁致...

宁致远中了个诅咒,要对明天第一个跑来跟自己说话的人吹够整整一百个彩虹屁才能解除。

锅是他妹妹的。宁佩珊暗恋文家那小子未果,不知道从哪求来一个符烧了混在牛奶里,据说喝了它就能让心上人对自己说上一百句肺腑之言。过程暂且不表,我们只要知道结果中招的人是偷吃妹妹零食偷喝妹妹牛奶的惯犯宁致远就好。

第二天宁致远脖子上挂着他连夜写好的"不要跟我说话"的木牌牌出门了。一路上引来无数行人侧目,但还真的没有人上赶着来跟他说话,宁致远不禁有些得意。

一路走到学校门口,宁致远笑不出来了。今天校门口戴着袖章负责检查仪容仪表和校牌校服的是安若欢和小雅惠子,怎么刚刚好就是熟人!

完了完了,宁致远焦头烂额地想,一般人看见这个牌子会识趣地绕开他,可安若欢是一般人吗?这丫头看见这牌子肯定跟他反着干,本来没话说都要编话说了。不行不行,宁致远想着,把牌子往身后一拨。

要不先下手为强算了。宁致远看了看小雅惠子,惠子今天也是一如既往地得体大方,再说她比安若欢温柔多了,就算被自己追着吹彩虹屁估计也不会暴起。越想越觉得有道理,宁致远一拍手,恶向胆边生,脚已经往小雅惠子那边拐了。

不过天有不测风云,变化总比计划快。几乎是他往前走的同时,就见安若欢跟小雅惠子眼睛齐齐一亮,对着他身后喊了一句"哥/逸尘君"!

宁致远扭头一看,安逸尘正把自行车停好锁上,听到后也对她们俩挥挥手。

安逸尘锁完车往前走几步也看到了宁致远,却没看到他转到脖子后头去的那块牌子,于是跟他打了一个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招呼:早,致远。

宁致远点点头,想对他也说声早,结果一张嘴就不受控制了:早啊逸尘君。今天逸尘君的帅气也在营业呢~

安逸尘:……

宁致远:……

我靠靠靠靠靠靠!宁致远差点把舌头咬断:他只知道要吹够一百句彩虹屁,没想到是张嘴必出彩虹屁啊!



宁致远话很多,这个特点有利有弊。利是他可以很快吹完一百个彩虹屁,弊是安逸尘天天被吹得头大还云里雾里。好吧,这不是宁致远的弊,是安逸尘的。

安逸尘笑一下,宁致远就说:天好热,想在逸尘君的酒窝里游泳。

安逸尘不笑了,宁致远又说:不笑的时候怎么也在自体发光呢?

安逸尘早上出门忘记戴隐形眼镜,十米开外人畜不分,走得急了还结结实实地撞到了墙。宁致远赶来后唰地一下扯开外套:请先生不要撞南墙,来撞我的胸膛!

安逸尘蹬个自行车,宁致远在后面大喊:这蹬自行车的大长腿是真实存在的吗?

安逸尘去买文具的路上被人发传单"游泳健身了解一下",宁致远在老后头就开始干嚎:安逸尘,你去学游泳吧,这样我们就能永浴爱河了!

安逸尘坐宁致远前桌,上英语课时宁致远在后面像个多动症儿童一样乱扑腾,两只脚经常撞到安逸尘的椅子腿。下课的时候安逸尘很和善地劝告他不要再扑腾了,宁致远两手托腮作祖国的花朵状:你知道为什么我这么好动吗? 因为我每一刻都在为你心动。

所以被这个诅咒折磨得怀疑人生的人不是宁致远,是安逸尘。



到第四天的时候宁致远已经完全接受了这个设定。但是很快他就沮丧地发现,由于自己话太多且太爱粘着安逸尘,这一百次彩虹屁他吹着吹着居然已经吹完了,甚至自己还倒贴了十几次进去。通俗来讲,到后面诅咒已经解开,宁大少爷属于自发输出彩虹屁。

安逸尘顶着额头上的大包约谈宁致远。虽然宁致远时常犯二,但他最近的言行已经超越了犯二并开始向二百五发展了,作为好友他不得不来关心一下。

宁致远面对他的疑问显得非常纠结,非常痛苦,非常无助。他苦着脸开口:是这样,安逸尘,我中了个诅咒。

安逸尘当然非常震惊,宁致远又说:诅咒我一整天之内不能跟任何人说话,谁要是和我说话了,我就得对他吹一辈子彩虹屁。

那我岂不是害了你?安逸尘回想了下,似乎那天还真的只有自己开口跟宁致远搭话了,不由得有些懊悔。

宁致远连忙安慰他:没事的没事的,就当练口才了。

安若欢跟宁佩珊躲在不远处的柱子后面偷听,听到这里不约而同翻了个白眼,在心里默默将话痨宁致远这句"练口才"载入年度放屁语录中。

宁致远把桌上的茶杯推开,说:那安逸尘,我要开始吹今天的份了。

安逸尘连忙也坐得更直了,双眼直视他,说,你吹吧我听着。

宁致远一手握拳,凑到嘴边做样子地咳了两下,正色道:我真心觉得安逸尘在发光,也是真心喜欢他的。

不吃辣的玺子(诈尸版)

度春风 第一章中

两年后





今天是整个魔王岭的大日子,宁家的少爷结婚了!





并不是说结婚对魔王岭来说是大事,而是他们没有想到一向游手好闲只会惹祸的宁家少爷竟然能结婚,还是和一个被整个魔王岭都尊敬的男人——安逸尘。





再说安逸尘,据说他是秋先生的义子,又是文家的大少爷,如今又成了宁家的大少奶奶,魔王岭最有声望的三个人家都被他占了。也是因为他,斗了多年的宁家和文家竟也握手言好了。不过这都不算什么,最传奇的是安逸尘凭一己之力挽救了一个被瘟疫荼毒的村子,又成了所有人心中仅次于秋先生的医者。





如今这样两个人结合,说不吃惊都是假的。不过人们心中更多的是祝福。...




两年后





今天是整个魔王岭的大日子,宁家的少爷结婚了!





并不是说结婚对魔王岭来说是大事,而是他们没有想到一向游手好闲只会惹祸的宁家少爷竟然能结婚,还是和一个被整个魔王岭都尊敬的男人——安逸尘。





再说安逸尘,据说他是秋先生的义子,又是文家的大少爷,如今又成了宁家的大少奶奶,魔王岭最有声望的三个人家都被他占了。也是因为他,斗了多年的宁家和文家竟也握手言好了。不过这都不算什么,最传奇的是安逸尘凭一己之力挽救了一个被瘟疫荼毒的村子,又成了所有人心中仅次于秋先生的医者。





如今这样两个人结合,说不吃惊都是假的。不过人们心中更多的是祝福。





太阳将将升起时,喜庆的气氛就充斥着整个魔王岭。风,安静地吹着。





此时此刻,安逸尘一个人坐在屋里,听着门外的喧嚣,恍如隔世。





“逸尘,准备好了吗?”





宁致远推开房门,便看见正在发呆的安逸尘。他的逸尘永远都是那么温柔,却又那么惊艳。宁致远坐在安逸尘的身边,握住他的手。





“致远,我觉得这一切就像是梦一样。”安逸尘回握住宁致远的手。





“怎么会这么想?”





“一开始我没有名字,没有家人,没有记忆,我的心里总是空荡荡的。后来,有了义父,有了乐颜妹妹,有了文家爹娘,是他们给了我家。”





“那我呢?”其实,宁致远听到安逸尘说这些是心疼的,他不想让那么美好的逸尘一直深陷在痛苦中,而同时,宁致远也相信,自己能够带给安逸尘幸福。





“最重要的,就是你了。”安逸尘看向宁致远的眼神逐渐温柔,笑容更加迷人。“是你,一直陪在我身边,让我相信自己,让我懂得感恩和去爱别人,让我真真正正地,成为安逸尘。”





宁致远有一刻地愣神。这样的情话安逸尘从来都不会说的,这是第一次。也许听起来很普通,但是从安逸尘的嘴里说出来,就是最动人的。宁致远看着安逸尘的脸庞,渐渐靠近,想要占有那双唇。





“哥!安大哥!时辰到了!”





两个人的距离突然分开。





宁佩珊这丫头来的真是时候。宁致远咬牙切齿地想着。





安逸尘笑出了声。宁致远这副慌乱的样子他怎么都看不够。





恋爱中的人果然是傻子,他们都要结婚了,竟然还不好意思。





宁佩珊一推开门就感受到了那样的气氛。





宁致远迅速从慌乱中回过神来。





“叫什么安大哥呀!叫嫂子!”





“致远!”听到“嫂子”这两个字,安逸尘瞬间红了脸。





“我当然知道安大哥是我嫂子,”宁佩珊给了宁致远一个白眼,“我就是不知道你是上辈子修了什么福气,竟然能娶到安大哥。”听着宁佩珊的话,安逸尘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宁致远看见安逸尘那害羞的模样心中狂喜,可表面上又不能表现出来,要不然安逸尘能打死自己。





“快走吧!爹和秋先生都在前厅呢!”





宁佩珊一手拉着一个,走出了房间。




魔王岭外,一个身穿红色长衫,满身是伤的人正在慢慢靠近。当他进入魔王岭的那一刻,安逸尘正在慢慢消失。




不吃辣的玺子(诈尸版)

度春风 第一章上

幽暗的地牢里,仿佛阳光才是毒药。





“启山君,再给你一次机会归降于大日本帝国,我将许你荣华富贵!”田中一郎看着被束缚在木架上伤痕累累的张启山,眼睛渐渐眯起。血,并没有让张启山变得肮脏或可怕,而是一种摄人心魂的美。





张启山似乎已经习以为常,连头都不抬起。





“启山君,鄙人不介意与你在多耗上几天。”田中一郎将眼神落至张启山的脖颈与若隐若现的锁骨,转身又离开了。





已经七天了。在终日不见太阳的地牢里,张启山每天看着换班的士兵计算着时间。也是日本人太看得起他张启山了,派人时时刻刻看着他。现在,正是两班士兵交接之时。这几天的老实让这些看他的士兵放下警惕。...

幽暗的地牢里,仿佛阳光才是毒药。





“启山君,再给你一次机会归降于大日本帝国,我将许你荣华富贵!”田中一郎看着被束缚在木架上伤痕累累的张启山,眼睛渐渐眯起。血,并没有让张启山变得肮脏或可怕,而是一种摄人心魂的美。





张启山似乎已经习以为常,连头都不抬起。





“启山君,鄙人不介意与你在多耗上几天。”田中一郎将眼神落至张启山的脖颈与若隐若现的锁骨,转身又离开了。





已经七天了。在终日不见太阳的地牢里,张启山每天看着换班的士兵计算着时间。也是日本人太看得起他张启山了,派人时时刻刻看着他。现在,正是两班士兵交接之时。这几天的老实让这些看他的士兵放下警惕。于是,张启山计划着逃跑。他的兄弟,他的百姓,他一刻也放不下。



“副官,还没找到佛爷的踪迹吗?”天还是蒙蒙亮,二月红就敲开了门,一身的露水透露出了他的疲劳,不难看出他这一夜都在外面奔波。





“二爷,属下无能,只知道佛爷被日本人抓去了,但仍不知在何处。”张副官低着头不敢多说什么。





“张副官,如果找不到佛爷,我就让你偿命。”二月红的眼神就像弯刀,恨不得把张副官的肉割下。现在已经七天了,二月红知道佛爷不见了的时候已经过去五天了,他从来不敢想佛爷竟会被人绑走。“若不是你和老八之前对佛爷……佛爷又怎么会躲不过日本人的追击?”





张副官此时像罪人一般低着头。他知道,是自己的色欲熏心害了佛爷,他宁愿自己千刀万剐。



张启山沿着山路一直向上,他的体力早已达到极限。





“追!”日本人顺着血迹一路追踪。





此时的张启山到了悬崖,已是无路可走,后面又不断地传来日本人的脚步声。





看着深不见底的悬崖,张启山心一横,“我张启山就全是粉身碎骨也不会落到你们日本人的手里!”没有多余的犹豫,张启山纵身一跃,消失的无影无踪。





“小霸王,你给我站住!”乐颜顶着一头野花追着幸灾乐祸的宁致远。





“臭丫头,本少爷是好心,怕你嫁不出去,想给你打扮一下吗?”宁致远一脸无辜,却又掩饰不住那恶作剧得逞的开心。





“你才嫁不出去呢!”乐颜听了一阵脸红,生怕她对宁致远的那一点心意被发现。





“有本事你来追我啊!”宁致远说完撒腿就跑。刚跑不几步,就发现河边躺着一个人。





“小霸王,你倒是跑啊!你…”乐颜很快便追上了,刚想教训宁致远,却被宁致远一根手指止住了话语。





“嘘!”宁致远向左右看了看,走近那人。





乐颜正被宁致远撩得心怦怦直跳,才看到河边躺着个人。





宁致远蹲下仔细看了看。那人周身都是血,一身破烂的军装已被血浸透。宁致远晃了晃眼前之人,心里不住的疑虑。





“醒醒!”





好像是感觉到了摇晃,他缓缓睁开眼睛,宁致远模糊的身影在眼前晃动。





当他睁开眼睛那一刻,宁致远的这一生就被注定了。





那人张开嘴想说些什么,却又晕了过去。





“哎哎哎!你怎么又晕过去了。”看着那人苍白的脸和身上的血,宁致远也不顾他到底是谁了,决心要救他。“臭丫头,快来帮忙,我们去找你爹。”宁致远本有洁癖,如今却不顾张启山身上的血迹,背起他就跑。



“你说什么?佛爷,跳,跳崖了!”二月红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张副官。





“是,我们抓了一队下山的日本人,他们亲眼所见,佛爷他,跳崖了。”





张副官握紧拳头,指甲深陷在肉里,一滴滴血滴在地板上。





“不可能!这不可能!”二月红此时像痴呆了一般,走的每一步都无比艰难。“不会的,佛爷一向命大,不会就这么丢了命的,崖下呢?崖下找了吗?”





“已经派人去找了,八爷也,也跟着去了。”





“崖下…我也去…我…噗!”二月红捂着胸口,一口鲜血吐了出来,随后眼前一黑,向前倒去。





“二爷!”



“秋先生,那个人怎么样了?”宁致远看见安秋生从屋里出来连忙上前。





“他身上有许多鞭伤,头受到重击,腿上还有枪伤,又失血过多,而且又多日没进食了…”





“哎呀!秋先生,你就说到底能不能救活吧!”宁致远亟不可待地问。





“你个臭小子,老夫还能有救不活的人?”安秋生脑袋一扬,“他不过是要昏迷一会儿而已。也不知道你从哪儿弄回来的,还一身军装,你…”安秋生还没说完,宁致远就跑进了屋子里。





“嘿,你个臭小子!”





宁致远走到床边看到那人时楞了一下。此时的他已经被换了件干净的衣服,脸和身上没有血迹,刘海软软地趴在额头上,精致的五官丝毫没有因脸色的苍白失去美感。宁致远惊讶到自己竟然救了一个这么…呃…好看…对!好看的人。





正在想用什么词来形容眼前之人的样貌的宁致远直到床上的人动了一下才醒过来。





那人慢慢地睁开眼睛,满眼的迷茫看着宁致远,不久才说话,“你,是谁啊?”





刚刚还被他的的眼神弄的有些不自在,听到这人终于说话了,赶紧回答。“我叫宁致远,我可是救了你的命啊!”宁致远一脸自豪地说。





“宁致远。”那人重复了一遍,“救命恩人?”他还是一脸的迷茫。





“对啊!那你叫什么啊?”宁致远急于知道这人的名字。





“我,我”张启山大脑一片空白,“我是谁?”





“靠!你别耍我!你不会是失忆了吧?”




于河
好想开新坑。简单来说就是宁致远...

好想开新坑。
简单来说就是宁致远x安逸尘的现代故事。
考虑是双重生或者是全新的两人故事。
谁来拯救下我这个纠结症?
或者有想看哪种的🍌

好想开新坑。
简单来说就是宁致远x安逸尘的现代故事。
考虑是双重生或者是全新的两人故事。
谁来拯救下我这个纠结症?
或者有想看哪种的🍌

苏婉容

猫猫生日快乐

[图片]
首先,猫猫生日快乐啦o>_<o

嘿嘿,其实这图原图起码是现在四五倍

做图时候就萌生很多脑洞

小伙们如果喜欢的话,可以参与看图说梗的互动【一定要HE】

我将从评论中选出一个小可爱的评论

或是写出来

或者是邮寄小礼物答谢

年末加班,确实很忙

但是我答应的事情不会忘

还有特别感谢猫猫的小礼物

猫猫记得年前也给我个梗哦

我爱峰霆

再战五百年!


首先,猫猫生日快乐啦o>_<o

嘿嘿,其实这图原图起码是现在四五倍

做图时候就萌生很多脑洞

小伙们如果喜欢的话,可以参与看图说梗的互动【一定要HE】

我将从评论中选出一个小可爱的评论

或是写出来

或者是邮寄小礼物答谢

年末加班,确实很忙

但是我答应的事情不会忘

还有特别感谢猫猫的小礼物

猫猫记得年前也给我个梗哦

我爱峰霆

再战五百年!

yamatamami

我TM瞬间炸成烟花……图源来自微博Xaptain-L小呆(侵删)

我TM瞬间炸成烟花……图源来自微博Xaptain-L小呆(侵删)

西柚冰茶

求文~~~

内容好像是姗姗生子假死..逸尘知道..但是小霸王不知道..把妹妹的尸体带了回家..逸尘带着药箱赶来施救..完了想走.被小霸王压在桌子上强了..逼问他对自己的感情..结尾好像是姗姗早醒了..从头偷看到尾


找了很久都没找回来..求问哪位亲记得这篇文的名字么???

内容好像是姗姗生子假死..逸尘知道..但是小霸王不知道..把妹妹的尸体带了回家..逸尘带着药箱赶来施救..完了想走.被小霸王压在桌子上强了..逼问他对自己的感情..结尾好像是姗姗早醒了..从头偷看到尾


找了很久都没找回来..求问哪位亲记得这篇文的名字么???

水亦渐凉

【远尘】香本无罪(十七)

Chapter 17  巧退娶亲

安逸尘见无法推辞,只好先答应了下来。这亲他肯定不能成,只能回去以后再想办法了。
  
“看来这姑娘还挺有本事嘛,不过回去以后佩珊可就不安分了。”
  
“那安大哥肯定也会失望吧?毕竟是他告诉宁小姐会赢的。”
 
“放心吧,本姑娘才不是那种恩将仇报的人呢。”宁佩珊从后面拍了拍二人的肩膀。
  
“哇,你吓死我了!从哪里冒出来的?”宁致远惊魂未定地转过身。
  
“这点儿惊吓就能把你给你吓死?谁信啊?哎,安大夫呢?”
  
“不知道,安大哥刚才就不见了。应该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吧,不然怎么会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走了。”
  
“哎台上那姑娘好像已经离开了,那我们也先回去吧。”...

Chapter 17  巧退娶亲

安逸尘见无法推辞,只好先答应了下来。这亲他肯定不能成,只能回去以后再想办法了。
  
“看来这姑娘还挺有本事嘛,不过回去以后佩珊可就不安分了。”
  
“那安大哥肯定也会失望吧?毕竟是他告诉宁小姐会赢的。”
 
“放心吧,本姑娘才不是那种恩将仇报的人呢。”宁佩珊从后面拍了拍二人的肩膀。
  
“哇,你吓死我了!从哪里冒出来的?”宁致远惊魂未定地转过身。
  
“这点儿惊吓就能把你给你吓死?谁信啊?哎,安大夫呢?”
  
“不知道,安大哥刚才就不见了。应该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吧,不然怎么会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走了。”
  
“哎台上那姑娘好像已经离开了,那我们也先回去吧。”
  
“嗯,走吧。”
  
文府大厅内。
  
“爹,这亲我一定要成吗?”
  
“是啊,那姑娘本就长得漂亮,再加上拥有这么惊人的嗅觉和调香天赋,得媳如此,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我没有什么不满意的,可我看那姑娘好像并不愿意嫁给我,比完赛后就匆匆离开了。”
  
“这你就放心吧,我已经问过她父亲了,两天之后就会答复。”
  
“可……”
  
“轩儿,现在宁家正在和我们竞争万国香会的主办权,那姑娘的天赋是爹平生仅见,只要她嫁于你,那么那些老家伙们肯定会做出选择,这样的话我们文家拿到主办权就十拿九稳了。”
  
“这……”
  
“好了,我和你娘还要商量一下两天后上门提亲之事,你就先回去吧。”
  
“……是。”
  
桃花林内。
  
“爹,这亲……”
 
“我知道,我本来目的就不是这个娶亲,只是不能让宁佩珊夺得第一。我已经和文靖昌说过了,两天之后就会给他一个答复,到时候再想办法把来提亲的人打发走就行了。”
  
“那就好了。”
  
“还有,逸尘,你现在先回去宁府看看他们的情况,两天之后你必须换好衣服再回来。”
  
“知道了。”
  
安逸尘知道,当初是乐颜必须要嫁入文府,而后爹让自己去追求乐颜来阻止她嫁入文府。可这次情况不一样,不是乐颜要嫁而是自己要嫁。那他找谁来做挡箭牌啊?
  
对了,致远,他可以去找致远。本来就是要让宁佩珊赢的,现在他肯定也希望自己能拒绝这门亲事。只要他能帮助自己在两天之后成功退亲,那么宁佩珊就有希望嫁入文府了。
  
想到这里,安逸尘赶紧整理好身上的衣服,匆忙向宁府跑去。
  
宁府大门前。
  
“哎这位姑娘,你找谁?”
  
“我找宁少爷。”
  
“好,待我去通报,姑娘稍等。”
  
宁府花园凉亭。
  
“少爷,外面来了一位姑娘,说是来找你的。”
  
“找我的?是谁啊?”
  
“不知道。”
  
“那我出去看看。”
  
……
  
“哟,这不是夺冠的那位姑娘吗?来找我有何贵干呐?”
  
“宁少爷,我知道那位和我比试的十号姑娘是你妹妹,我来找你,就是为了文府娶亲之事。”
  
“哦?这位姑娘,看来你并不想嫁入文府啊?”
  
“是的。我朋友告诉我,你妹妹倾心于文二少爷,我本不想干扰,可碍于家父才参加了后面的比赛。”
  
“这样啊,那你想让我如何做?”
  
“两天之后文府会去我家听准信,到时候你便出现说你倾心于我,然后家父再一点头,文府肯定不会为难于我。”
  
“那姑娘你……”
  
“我倒没什么,过几天我就要离开这里,也算是帮朋友一个忙吧。只要我成功退亲,你妹妹就有希望了。”
  
“谢谢。”
  
“无事,那这样我就先走了,两天后别忘了来我家。”
  
“好。慢走啊!”
  
这姑娘人挺不错嘛,不过看起来怎么有些熟悉呢?有点像……逸尘?不对不对,肯定是我眼花了,这怎么可能?
  
不过在这姑娘出现之前好像逸尘就不见了,难道真的是?
  
走远了的安逸尘赶紧把身上的衣服给换下来,悄悄地把衣服藏好。两天后的下午惠子应该就会来到这边,得送她一份大礼才行啊。除了那款蝶恋花,还有之前自己调的蚀骨筵,具有和活骨筵相反的功能,让花草枯萎的奇效。
  
等去和惠子见完面,就该去见仁羿了。三年寿命给就给,等到以后要救人的时候,或许就不止三年寿命了。
  
得赶紧回宁府,在最后一场比赛无故离开肯定会让他们着急,回去又得好好解释一番了。
  
“安大哥,你在这里啊?”
  
“乐……乐颜,你不是和致远在一起吗?怎么会来这?”
  
“刚刚比赛结束后我就没和他一起走了,来这些地方想看看你在不在。”
  
“哦,刚才临时有事就没和你们打招呼,那我们就先回宁府吧。”
  
“好,走吧。”
  
宁府大厅内。
  
“逸尘,佩珊没有赢。”
  
“是吗?”
  
“在你离开之后出现了一位姑娘,她的嗅觉和调香技术远在佩珊之上,调的香还被文老爷夸赞了一番。”
  
“那佩珊小姐嫁入文府之事……”
  “这倒不用担心,那姑娘在你回来之前已经找过我了,说她并不想嫁入文府,让我在两天之后帮她一个忙。”
  
“那就好了。”
  
两天之后。
  
安逸尘早早地换好衣服后就出了宁府大门,急赶慢赶地回到了家。
  
“爹,我回来了。”
  
“逸尘,提亲的人一会儿就来,你都准备好了吗?”
  
“放心吧爹,都准备好了。待会儿还有一个人要来,他答应会帮我,到时候他说什么您点头就是了。”
  
“行。”
  
“哎呀,让姑娘和令尊久等了。”
  
“阿尘,这位是王媒婆。”
  “哎哟喂,这阿尘姑娘长得可真是漂亮,难怪文老爷让我来提亲呢。”
  
“不瞒你说,我家阿尘参赛只是冲着闻香去的,并没有想过嫁人。”
  
“可文老爷是真心喜欢阿尘姑娘,想让她嫁给文二少爷。”
  
“王妈妈,我其实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实在是抱歉。”
  
“阿尘姑娘,这……”
  
“哎,你怎么在这里啊?我都找了你老半天了。哟,这不是王媒婆吗?”
  
刚到这里的宁致远走了过来。
  
“宁少爷?难道这阿尘姑娘所喜欢的人是你?”
  
“对啊,我也喜欢阿尘好久了。”
  
“那这样的话,我就先走了。”
  
“哎王媒婆,等一下,我还有些事情想跟你说一说。”安逸尘想起自己先前准备好的话还没说,赶紧跑出门拦下了正要回去的王媒婆。
  
“阿尘姑娘,你还有什么事?”
  
“是这样的,麻烦你回去替我向文老爷道个歉,发生这种事确实是我的不对。还有,和我比赛的那位十号姑娘也确实挺不错的,你帮我向文老爷推荐一下她,让他考虑考虑那位姑娘。”
  
“行,那我就先走了。”
  
说完这些,安逸尘便转身回去,里面还有人等着他的解释。

我家四宝

峰霆推送群

想看峰霆文的可以加这个群号,里面有几百篇,552990536,初心

想看峰霆文的可以加这个群号,里面有几百篇,552990536,初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