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连岚

22990浏览    58参与
一溪云

【连岚】交织

神明连x小山风

感觉有点冷,便自己做饭,不是很好吃,就看个乐吧。


山风一路走向森林深处,几天的鏖战让他精疲力尽,他的刀也早已被狼妖的血浸润,但是他还不能停下来,他不保证那些狼妖是否死绝,他的眼中满是仇恨、愤懑和不甘。

不知走到了哪里,突然出现了一条石阶,似乎是刚刚建成的,顺着石阶一路看上去,一个鲜红的鸟居赫然在目,然后是一个华丽的神社,周围静悄悄地,似乎今天还没有人来过。

微风渐起,神社里传来风铃的声响,阳光洒落在石阶上,似乎是一种指引。

山风被眼前这个景象吸引住了,不由得踏上石阶,一步一步上去,神社的气息确实令人安心,他几天没有合眼了,困意袭来,他看向迅风,它看上去...

神明连x小山风

感觉有点冷,便自己做饭,不是很好吃,就看个乐吧。

 

山风一路走向森林深处,几天的鏖战让他精疲力尽,他的刀也早已被狼妖的血浸润,但是他还不能停下来,他不保证那些狼妖是否死绝,他的眼中满是仇恨、愤懑和不甘。

不知走到了哪里,突然出现了一条石阶,似乎是刚刚建成的,顺着石阶一路看上去,一个鲜红的鸟居赫然在目,然后是一个华丽的神社,周围静悄悄地,似乎今天还没有人来过。

微风渐起,神社里传来风铃的声响,阳光洒落在石阶上,似乎是一种指引。

山风被眼前这个景象吸引住了,不由得踏上石阶,一步一步上去,神社的气息确实令人安心,他几天没有合眼了,困意袭来,他看向迅风,它看上去也耷拉着个脑袋,困困的。

“那就睡一会吧。”

山风靠在鸟居上,闭上了眼睛。迅风也停在他的肩上。

这一切,都被那个神社的神明看在眼里。

他是由人们的愿望而诞生的神明,看惯了人们在神社前的祈福祷告,倒是没看见过有人直接靠在鸟居上睡着的。

若是自己的神社可以是子民的栖息之地,也是极好。他心想。

他刚想靠近那个少年,给那个少年带来一阵暖风时,少年的刀先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你是谁?”

“我是这里的神明,你可以看见我?”

“嘁,我不信神。你最好老实交代。我的刀不长眼睛。”

“那请你自便。”神明当然不会害怕眼前之人的利刃,但是眼神交汇之际,他看到了眼前这个人的孤独和仇恨,当然也有疲惫。

终究是山风太累了,神明趁他不注意,放出了一个风符,山风握着刀的手受到了风符的控制不住地晃动,直到再也握不住刀。

神明身后的龙一跃而起,咬住了刀。迅风跟上去,眼前的龙对它来说是庞然大物,束手无策。

“你干什么!”山风见此状,怒火渐起。

“你不信神就罢了,只是看到你累了,让你休息一会。并且,我看得出来,你很悲伤。”

“别废话!你把刀还我!”

神明没有理睬眼前之人的话,继续说:“你的悲伤,你自己不知道罢了,我看到的,是你的仇恨。你也很孤独,身边应该就一个猫头鹰吧。这点或许我们很相似,我只不过是住在这里的孤独神明而已,只有这条龙一直陪在我的身边。”

仇恨...他确实要报仇。他孤独吗?他一直是独来独往的。

神明看到眼前之人思索了起来,便觉得自己的话起了作用,“你说你不信神,那你便不把我当神好了,只是当作一个同道中人,把你的悲伤倾吐出来。”神明示意,让龙把刀还给那个少年,少年接过刀,看着它,它布满着狼妖的血,山风花了好久才冲洗掉这些肮脏的液体。

“我...不配成为王,也不配拥有伙伴。即使我为他们复仇,把狼妖全杀了,他们也不会再回来了。”山风指了指肩上的兽皮,“这是首领才能拥有的兽皮,我现在拥有了,但却没有可以保护和负责的人了。”

“你说你是神明,那你可以复活他们吗?”山风低下头,似乎是一种祈求,也是一种期待。

“死生之事,我无法干涉。我只能尽我的职责,为我的子民带来柔和的风和适宜的天气。如果超出我的职责,我便会受到惩罚,失去神力,甚至神格。”

“哼,你们神还真是高傲啊。”

“与其说是高傲,不如说是无能为力。但是,如果我的子民真的遇到了什么灾难,就算失去神力我也在所不惜。我想,和你现在坚定地复仇是一样的吧。”

山风看着眼前的神明认真的神情,笑了出来。

“怎么了?”

“我在想,或许你和我都是那种一意孤行的人。”

“只要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就可以。”

“因为害怕离别和死亡,所以我装作没有同伴的样子。可一旦真的失去了,我才想起来要守护他们。”

“这是成为王的必经之路,我没有预知的能力,但是我相信,你会找到你要守护之人,你要守护之物。”

山风把刀收入刀鞘,对着眼前的神明笑了笑。

“谢了啊。”随后准备转身离开。

“等一下。”神明手中幻化出一枚风符,递给山风,“这张风符会助你一臂之力。”

“那我就收下了,你有名字吗?”

“我叫连,是这里的风神。”

山风看着连,耳畔传来一阵清风,疲惫的身躯舒服了许多。

 

End.

 

 

策划你什么时候加强娃娃鱼
OHHHHHHHHHH!OHH...

OHHHHHHHHHH!OHHHHHHHHHHHHHHHH!

同框!同款了救命我要死了呜啊啊啊啊啊啊突发恶疾谢谢官方😭😭😭😭🤤🤤🤤🤤

OHHHHHHHHHH!OHHHHHHHHHHHHHHHH!

同框!同款了救命我要死了呜啊啊啊啊啊啊突发恶疾谢谢官方😭😭😭😭🤤🤤🤤🤤

对愁眠
我的cp是真的....

我的cp是真的....

我的cp是真的....

正向悖论

做了点很草的饭,连岚和岚薰 都有也可以都没有,我胆子大我都打上了吃到啥算啥吧!起因大概是和亲友聊到连大概是那种放假愿意宅家的隐藏爷爷属性

就当我是年内发的!

做了点很草的饭,连岚和岚薰 都有也可以都没有,我胆子大我都打上了吃到啥算啥吧!起因大概是和亲友聊到连大概是那种放假愿意宅家的隐藏爷爷属性

就当我是年内发的!

对愁眠

连岚 礼物

雷者自避 人物tag已删


我忘不了连岚 我嗑的第一对非拉郎 网易你坏事做尽 请给我的cp一个好点的结局 就算是分别有个好结局也行 不要拖着啥也不写


人类很喜欢过生日。

在第无数次从晴明手里借到去山上采点稀奇的花果当作生日礼物送给别人的时候山风感叹。

他不太记得自己生日是什么时候,薰虽然以前是人类但是被自己捡到的时候也失忆了,虫师在茧里沉睡了太久,古笼火熬大夜也没有时间观念,就更别说不知何时随着人类信仰诞生的一目连了。

于是过上了安稳日子的山风突发奇想,问这次任务的委托者讨要了几颗人类世界的糖,寻思着过几天就是自己...

雷者自避 人物tag已删


我忘不了连岚 我嗑的第一对非拉郎 网易你坏事做尽 请给我的cp一个好点的结局 就算是分别有个好结局也行 不要拖着啥也不写



人类很喜欢过生日。

在第无数次从晴明手里借到去山上采点稀奇的花果当作生日礼物送给别人的时候山风感叹。

他不太记得自己生日是什么时候,薰虽然以前是人类但是被自己捡到的时候也失忆了,虫师在茧里沉睡了太久,古笼火熬大夜也没有时间观念,就更别说不知何时随着人类信仰诞生的一目连了。

于是过上了安稳日子的山风突发奇想,问这次任务的委托者讨要了几颗人类世界的糖,寻思着过几天就是自己捡到薰的日子,可以送给她,小孩子肯定更喜欢这些礼物一些。


他回到山洞的时候几个妖怪正在火堆旁边围坐了一圈,似乎是在听一目连讲故事。很少跟他们一起行动的小鹿男这回也没有缺席,注意到山风回来了,拍了拍旁边的空地示意他可以坐在自己旁边。

故事讲到了一目连寒冷的雪夜去给小男孩折一枝梅花的部分,山风大概知道,自那之后一目连的神力越来越弱,故事大概到这里就结束了,以他没有力量去看那个小男孩后来怎么样了作为结尾。

薰在温暖的环境里有些昏昏欲睡,怕火堆把糖给烤化了山风干脆五颗糖一人给了一颗,表示下次会从京都给薰带些更好的礼物。

我能有礼物吗?

一目连笑着问,本来可能只有揶揄的语气让山风听出了几分寂寞,惊得他表示如果一目连想要的话也可以给他带几份。不知道两人平平淡淡谈过一段时间恋爱的古笼火和小鹿男起哄自己也想要,被虫师一人给了一扑棱。

于是今天的故事就这样结束了,薰趴在山风腿上要睡不睡被山风拎去溪边刷牙,无暇顾及其他几个人都是什么时候走的。夜深了,伴着恼人的青蛙叫声,山风忽然会想起他和一目连到底为什么会在一起过。


在一起和分手都是对方提的。八雷山之行过后回七角山一起巡山善后的路上,一目连忽然说有时候也想可以一直一直保护他;过了两三个梅花怒放的季节过后,他又说觉得情侣的这个身份对于风神和森林之王来说似乎并没有什么必要,总之是太过平淡了一些。

前几日在离岛帮忙安保的时候他听过那些形形色色的男男女女,嘴里大多都是情啊爱的,声色场合也不少发生因为这些事而爆发的争吵。

山风不太明白人类的情感到底寄托于什么。相比起妖怪来说人类百年的寿命也太过于短暂,却要把相当一部分的时间花在为情爱而苦恼上。虫师说哪有真正没有过矛盾的情侣,他想着自己和一目连在一起的时候也没有过矛盾,最后也因为太平淡失去了这层关系。

再深入的问题对山风来说过于复杂了,今天的任务虽然简单但在路上奔波的时间实在太长,想不出答案的山风给薰掖了一下被子,也陷入了沉睡。


再接到来自京都的委托没过几天,由于一目连拒绝接受几位阴阳师以外的委托,小鹿男又有些抗拒区人多的地方,发往七角山的委托最后都是由山风接下了。

——竟然是陪藤原道纲和紧那罗去夜市逛街,山风看到委托内容都想直接退回,可道纲开出的条件实在是不错,还能报销他在夜市上买的所有东西。

于是,热爱闹腾的脱线女神连着钱包被道纲不由分说地塞给了山风,他自己则要去一个什么地方开阴阳师会议。

紧那罗并不需要保护,山风仅仅是陪着她逛街听她说话就可以了。他掂了掂藤原道纲留下的钱包,就算这女神再能花钱应该也能给自己留下一部分买礼物。

挤进了人群的女神像脱缰的野马,拽着山风一会儿这个糖葫芦很好看,一会儿那个首饰亮闪闪的特别喜欢。

路上山风也看好了几个不错的礼物,一包包装精美的金平糖可以送给薰,如果送首饰的话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弄丢了,不如送一些吃的东西;虫师更偏爱亮闪闪的饰品,参考了紧那罗的意见下选择了一个有银色点缀的布发箍;古笼火倒是不知道送些什么好,山风纠结半分钟选定了一捆可以点燃闪烁火星的烟花棒,一个妖怪守神社无聊的时候可以把星星短暂地留在眼前;小鹿男的礼物有些过于容易了,山风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有马蹄铁卖的地方——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收。

于是最开始答应的一目连的礼物却怎么也选不出来,山风眼看夜市都要收摊了,终于求助着望向早已逛够了的紧那罗。


想要送给谁呢?

紧那罗凑近了问,数了一下他已经选好了的礼物。

一目连。

山风挑挑拣拣面前各种墨品,却怎么也觉得不符合一目连的气质。

那我可给不了你意见。

紧那罗笑了,说,喜欢的人的礼物还是自己挑着送比较好,不要被别人的意见影响了。

回到七角山,山风把礼物都给薰,嘱咐她第二天分别把礼物都要送给谁,自己独自一人又离开了山洞。


深夜,一目连在神社里用水和树枝练习着不久前在晴明寮中看见的书法。

“庭下如积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横…

他听见有人从后门溜了进来,山风抱着几根插得乱七八糟的树枝,大概辨认了一下是桂花和竹子。

“紧那罗说礼物要自己想,我就想虽然你以前经常给别人送花,但是好像没有人给你送过,我就摘了一些正在开的桂花枝条……别这样看着我,我只是摘了几条末端而已。竹子是路上看见的,觉得很像你。”

山风有些语无伦次地说完,后知后觉想到自己送给别人的礼物好像都要值钱一些,不禁开始担心收到礼物的人不喜欢,把头又低了些。

他听见一声轻笑,一目连接过他的那一堆不太漂亮的枝条,找了个瓶子装点水插了个花。

“我前几日接到源氏家主的委托去帮忙训练……正好也要到了一份不错的礼物回赠你。”

山风抬头,看见一目连在角落里翻找出两把刀,大概是他以前弄坏了的那两把,是他师父给他的,海国决战的时候磨损太严重被他连同他的过去不知丢在了哪里。已经修好了,上面还有几条风符的印记。

“我的生日是腊月二十四,到时候我想要梅花。”山风很少听一目连提出要求,脑袋兴奋着也就胡乱答应了,“以前说要保护你的话可能太过自信,不过如果你想,我可以一直陪着你。”


-end


生日是我乱编的退坑好久也不记得有没有设定过了



正向悖论

做了一点点连岚饭……我好菜……

是皮肤刚出那阵就想着了的脑洞

做了一点点连岚饭……我好菜……

是皮肤刚出那阵就想着了的脑洞

对愁眠

冥神眷属连&人鱼人混血岚

*岚薰逆年龄差注意 薰是姐姐与连同龄 连岚窗户纸时期

*什么名词设定不科学都是因为我瞎写的没仔细想过


京都近来又流传起了人鱼肉的传闻,一目连照常去茶馆喝茶聊天的时候偶然听见隔壁桌子在讨论人鱼的事情。

无非是八百比丘尼的传说,吃了人鱼肉便能长生不老。可这种传言一夜之间再次兴起,让一目连有些忍不住好奇问了问那些热衷于此的阿姨们。

“听说有位大人昨天发了通告,重金悬赏最近出现在京都的人鱼后裔。可是啊,大伙都传说——人鱼一族早就在十五年前被幕府军赶尽杀绝了……”看起来最年长的那位女性兴奋地回答一目连,像是要向不认识的人炫耀所有他可能不...

冥神眷属连&人鱼人混血岚

*岚薰逆年龄差注意 薰是姐姐与连同龄 连岚窗户纸时期

*什么名词设定不科学都是因为我瞎写的没仔细想过


京都近来又流传起了人鱼肉的传闻,一目连照常去茶馆喝茶聊天的时候偶然听见隔壁桌子在讨论人鱼的事情。

无非是八百比丘尼的传说,吃了人鱼肉便能长生不老。可这种传言一夜之间再次兴起,让一目连有些忍不住好奇问了问那些热衷于此的阿姨们。

“听说有位大人昨天发了通告,重金悬赏最近出现在京都的人鱼后裔。可是啊,大伙都传说——人鱼一族早就在十五年前被幕府军赶尽杀绝了……”看起来最年长的那位女性兴奋地回答一目连,像是要向不认识的人炫耀所有他可能不知道的情报,“通告上写着,人鱼的眼睛是会发光的金色,其他倒是什么也没说。”

接下来的话一目连并没有听进去,按他了解的民间传闻是一条人鱼的血只能让一个人获得永生,所以十几年前高层才疯狂地捕杀人鱼。性格温和的人鱼并不会反抗人类,直接导致了最后海里再也见不到人鱼了。

“你说永生的传说是真的吗?”一目连鞠躬向那群女人道谢,离开茶馆后对着趴在自己肩膀上的黑猫发问。

“人鱼的血肉只有在其自愿奉献的情况下才能给予人类长久的寿命,但并不隔绝非自然状态下的危险。事实上并没有吃了人鱼肉的人能活过人类自然寿命的限度。”黑猫挠了挠自己的下巴,尽可能客观地回答。“但是我这里只有死亡的记录,所以并不知道是否有一直未过世的人鱼肉食用者。关于自愿奉献的传说,也是从别人那里……”

黑猫猛然闭上嘴喵了两声,一目连抬头才看见薰和山风站在不远处的水果店买东西。

薰手上拿着很多水果,山风一脸不情愿地帮她提着东西,凑近还能听见薰絮絮叨叨地教导山风不能只吃肉、要多吃蔬菜水果。

一目连尽量假装自然地打了个招呼,薰向他点点头,山风则盯着他肩膀上的黑猫发呆。

“想摸吗?”一目连抱起猫,摇了摇猫的前足模仿招财猫的动作,山风则猛然回过神来,以摸了猫要洗手、他们等下还要去买菜为缘由拒绝了一目连撸猫的邀请。薰却无所谓地用力摸了两下猫的头,便催着山风离开了。

回到家中黑猫才变回原来的样子,一团黑雾披着完全遮住头部的斗篷,背上背着鸟头杖,干脆地躺在地上。

“你喜欢刚刚那个小男孩?”哈迪斯打开电视,不经意地问了一句,然后就听见厨房里传来锅铲掉落的声音,“好的,我知道了。”

一目连盘腿坐到哈迪斯旁边,揪着黑雾里不知道哪里是脸的冥神,有些不流畅地说:“我同意你跟着我不是让你对我身边的人发表意见的。”

“可是我刚刚并没有发表意见。”哈迪斯无所谓地耸耸肩,一目连可以想象到黑雾里神明本来的脸上应该是一副贱笑的表情,郁闷地扔下他继续去厨房里准备午饭。“那个小男孩成年了吗?”

一目连吓得差点把自己手指切掉:“去年就成年了,只是看起来显得年纪小。”

哈迪斯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不过一目连在厨房里忙,并没有看见。


隔天早晨,一目连被室外震天响的鞭炮声吵醒,他打开窗户看见聚集的人群,中间是一辆囚车,里面坐着一个金色眼睛的人。

一目连迅速洗漱完跑到楼下,正好京都府的大人物站在人群中间准备开始演讲。

“人鱼灭绝……获得永生……”

“今日,我便将抓到的这只世上最后的人鱼与大家分享,愿京都的大家都能长生不老!”

人群沸腾了,一目连被吵的脑仁疼。

他揉着太阳穴从人群里挤出来,那位大人拿着刀对着那条“人鱼”。

“那个不是人鱼。”化形为黑猫的哈迪斯突然在他耳边开口,“人鱼的气味很特别,我在他身上闻不到那种味道。”

一目连还没反应过来黑猫刚刚说了什么,一个人突然扑到了他怀里。

“?????山风?怎么了?”

“听我说。”山风的声音通过胸腔传到他的大脑,黑猫的听觉很灵敏,并不需要额外传达,“囚车里那个人并不是人鱼,京都府估计是想用虚假的永生来获取支持率……十五年前他们灭绝了人鱼,现在却想用人鱼来重新拿到民意。”

薰冲进了人群之中,踢掉大人物手上的刀,护着囚车中间的人:“请各位冷静一下!为了传说中的永生,你们就要分食一个不知道是不是人鱼的无辜个体吗!”

民众并没有冷静下来,显然对永生的激情已经超越了人性的压制。薰直接打晕了没带着护卫的大人物,将囚车中间的人护在身后尽量远离人群。

山风在说什么一目连已经被吵得根本听不懂了,倒是哈迪斯摆出了一副严肃的样子,黑猫叉着双手蹲在一目连的肩上。

“所以你打算怎么办?”黑猫问他。

山风沉默片刻,在一目连右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然后也冲进了人群里。

他抓住了里面那个人的手让他站起来,薰退到一边防止有人武力阻止山风。

“很抱歉让各位失望了,现在这里这位并不是人鱼,纯血种的人鱼早已在十五年前的灾难中灭绝了。”山风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这样说各位可能还不相信……我就是人鱼最后的后裔,但并不属于纯血种,我的母亲被人类父亲利用,向京都府暴露了人鱼的聚居地……若大家仍旧不相信,这便是证据。”

山风深吸一口气,闭上了眼睛。再睁开时,金色的眼瞳发出了夺目的光芒。

“……人鱼的血脉证明不是金色的眼睛,而是由金色逸散出的光。”

人群霎时间安静了下来,山风松开囚车里人的手,准备离开之时,钻心的痛苦蔓延了全身。

他蜷缩着倒在地上,被薰扶了起来,一目连向哈迪斯请求了力量准备应付偷袭的人。

“我亲爱的儿子。”从马车上走下了一个人,应当也是京都府的高层,“你真是和你的母亲一样天真。”

一目连跑到山风身边查看他的情况,原本光滑的皮肤上开始出现鱼鳞的痕迹——

有一个白发的人忽然出现带走了山风,薰并没有阻止,一目连沉默地站在原形化的哈迪斯身边,看着山风的父亲得意地离开。

“这是我仅此一次的请求。”一目连轻声向哈迪斯说,“请带走那个人的生命。”

“知道了。”哈迪斯的鸟头杖化为了收割生命的镰刀,“选个没人的时候再做吧。”


一目连从薰的口中终于得知了真相。

山风是她十岁的时候在路边捡到的孩子,正好就是人鱼灭绝的那一年。出于同情和责任她一直保护着山风,直到人鱼的传言再次传出她才得知山风便是最后的人鱼血脉。

一直以来他不摸一目连的黑猫的理由是人鱼接触了黑暗的力量便会走向死亡,山风一直都知道一目连肩头上的猫就是冥神。

得知山风就是人鱼的血脉之后他们去找了魔法师晴明,若是出现意外,晴明能保证山风至少不会那么快死掉。

“山风能察觉哈迪斯的存在,为何还去触碰囚车里那个人?”一目连问,最后也只能得到那个人力量的浓度还不足以被山风发现的答案。

“人鱼接触到哪怕一丝一毫的黑暗都会迅速流失自己的生命…..更何况是山风这种混血,对黑暗的感知并不强。”

一周后,一目连跟着薰去晴明的地下工坊探望山风,他看见曾经喜欢缠着自己的孩子此时安静地悬浮在玻璃水缸里,鱼鳞已经完全掩饰不住了,口鼻连接着呼吸管,身上插着好几根维持基本生命活动的输液管。

山风的腿——或许现在该说是尾巴,只能模糊地看出腿的形状,已经开始出现大片的血泡和溃烂,晴明愧疚地表示人鱼的生命他已经尽了最大努力只能维持在这种流逝速度。薰拍了拍晴明的肩膀,一目连可以感受到她的悲伤,一向为了自己的弟弟坚强着的姐姐还在忍着不掉下眼泪,但是所有人都对此无能为力。

“你能让山风不要死吗?”一目连轻声地问身边漂浮着的哈迪斯,“有些事情,我想要亲口回应他。”

“虽然我只负责带走生命……

“但并非不可一试。”

黑暗的魔力尝试与一目连融为一体,他向薰和晴明请求进入水缸的允许,两人都默许之后,一目连深吸一口气跳了进去。

他艰难地在水下睁开眼睛,看见没有一丝生命气息的紧闭双眼的山风。

他伸出手想要触碰他,却发现他的脸颊也开始出现了溃烂的痕迹。

现实真是一点都不浪漫。一目连想,童话里的人鱼死去都是化为泡沫,可是现实中的人鱼却要以这么丑陋的方式死去,他们明明最喜欢美丽的事物。

隔着氧气面罩,一目连送回了在几天前他就该回给山风的亲吻,他张开着双臂,却不敢触碰到山风。

“以冥神的名义,请求引导失去灵魂之人的回归……”一目连和冥神的声音同时响起,他感觉到自己全身都失去了力气,身上不同的地方裂开了许多伤口,鲜红的血液包裹着水中的两个人,薰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一目连记得,他失去意识前看到的最后一个画面,是山风的眼睛带来了光芒。


找回意识不知道是多久以后,一目连醒来只觉得全身都疼,刚想开口问山风的情况,便看到对方坐在自己床边。

“…我睡了多久?”一目连总有种沧海桑田的感觉,哈迪斯不在自己的身边,山风也就像一开始自己认识的是一个普通人那样。

“其实也就一个小时。”薰赶在山风之前无情地吐槽,“不要搞得好像苦情剧一样。哈迪斯去取那个人渣老爸的项上人头了。”

一目连终于能够伸手摸了摸山风的脸,忽然发现山风的眼睛不再是闪亮的金色了。

“唔,用掉了一些人鱼的特殊能力,眼睛已经不会发光了,让你失望了。”山风不满地拍开一目连的手,走去给他倒了一杯水,“今晚来我家吃饭吗?反正薰的菜买了很多。”

“我没同意!”薰立马反对,“还有为什么不叫姐!知不知道尊敬一点!”

山风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一目连总之还是在他们吃了一顿相当丰盛的晚饭,回家时看到了一只霸占着他的床睡着的黑猫。

他疲惫地对着无人的房间笑了一下,直接累到在床上抱着他的猫,也进入了睡眠。



-end







意思就是山风用人鱼血脉仅有的一个永生机会换了连的命,两个人都不能永生了(做个普通人吧

呜呜写得好烂对不起 感谢看到这里的每一位

酸梅糖很好吃
如果有人问我为啥嗑岚连连岚的话...

如果有人问我为啥嗑岚连连岚的话。。。👁️_👁️


如果有人问我为啥嗑岚连连岚的话。。。👁️_👁️


不会画画

在我摸清楚到底怎么上色之前就这样吧(…

我太菜了JPG

在我摸清楚到底怎么上色之前就这样吧(…

我太菜了JPG

不会画画
再水一点点进度,高考完就把它画...

再水一点点进度,高考完就把它画完

但是不一定会上色

因为我不会


再水一点点进度,高考完就把它画完

但是不一定会上色

因为我不会


不会画画

缓慢爬来再放一点儿童画.JPG

缓慢爬来再放一点儿童画.JPG

不会画画

个人觉得草稿比线稿好看所以再放一放(。)不知道为什么全部拍成横屏了......

将就将就看看吧JPG

个人觉得草稿比线稿好看所以再放一放(。)不知道为什么全部拍成横屏了......

将就将就看看吧JPG

不会画画

嗨米娜桑儿童节快乐

儿童画选手正好赶上儿童节

给大家发一些硌牙的小糖果

嗨米娜桑儿童节快乐

儿童画选手正好赶上儿童节

给大家发一些硌牙的小糖果

对愁眠

风起原野 08

好久没更了(逃


一目连消化信息的速度很快,他迅速接受了自己在公司里当社畜的十几年记忆全都是被建御雷重制过的虚假影像,并且催促着山风先开启林风对三人五分钟的隐蔽效果。

“风符有五张,考虑到仅有受到致命伤害时符咒才生效,内容里也没写在此之前使用会不会导致失效,总之先每个人带着一张。”一目连给山风和松风一人一张符,松风观察着道满在庭院内漫无目的地寻找,判断他目前并不想对山风动真格的,“山风,人型武器相对你这种智能构造有什么具体区别?”

“人型武器可以自主思考,但是不能反抗制造者的命令。”山风掰着指头在数据库里迅速搜索,“隐藏方面是一样的很难被普通人发现,但是因为人型武器长时间处于休眠期,所...

好久没更了(逃


一目连消化信息的速度很快,他迅速接受了自己在公司里当社畜的十几年记忆全都是被建御雷重制过的虚假影像,并且催促着山风先开启林风对三人五分钟的隐蔽效果。

“风符有五张,考虑到仅有受到致命伤害时符咒才生效,内容里也没写在此之前使用会不会导致失效,总之先每个人带着一张。”一目连给山风和松风一人一张符,松风观察着道满在庭院内漫无目的地寻找,判断他目前并不想对山风动真格的,“山风,人型武器相对你这种智能构造有什么具体区别?”

“人型武器可以自主思考,但是不能反抗制造者的命令。”山风掰着指头在数据库里迅速搜索,“隐藏方面是一样的很难被普通人发现,但是因为人型武器长时间处于休眠期,所以日常消耗也比智能构造要小,威力更大。”

“你把山风定义为智能构造其实也不太准确,山风是综合两种构造的特点制作的近乎完美的机器人。”松风尝试联系外出巡逻的风信,见缝插针地补充两句。

山风的最高权限并没有因骚乱而被关闭,一目连猜测是因为今天早上的事件是突发的,所以幕后黑手们来不及把山风的控制权限关掉,发现这一点之后山风果断地关闭了黑幕边界的警戒系统。

“这边的反对派高层只剩道满一个,我们为什么要怕他?”还有三分钟,一目连看着在花园中散步的道满问。

松风难以置信地看着一目连:“那你觉得山风为什么不直接收拾他?因为我们中战斗力最强的山风被设定限制了不能对黑幕高层进行攻击行为,而我们两个不是道满的对手!”

“既然如此他们怎么会怀疑是山风杀了南区的支配者?”一目连皱眉,马上又找到了理由。

山风接进网络处理黑幕建筑内的损害情况,只说了欲加之罪四个字,一目连和松风便都沉默了。

即使是夏天,早上六点的温度也不太高,山风的温度循环控制系统被枪伤弄得出现了问题,他闭着眼睛思考,无意识地往温度正常的一目连蹭了过去,风信暂时联系不上,他们能做的事情就只有在一分钟冷却时间之前跑到比较远的地方等待下一个五分钟。



一天前。

松风看见风信站在山风的房间门口,两个人脸色都不太好,在小声讨论些什么。

风信:“你真的能确定一目连就是黑幕找了很久的一号机吗?没有能源他怎么在外面跑三年?”

山风接入监控系统实时用两人的权限删除录像,拿出日记翻到后面的系统设计部分,指着进食系统设计说:“你之前没感到奇怪吗?充电就行的能源系统,为什么要特地做一个进食消化系统?如果这个的设计真的只是为了师傅的仿真追求,那未免太费事伤神了一些。”

“相信我,风信。”山风信誓旦旦的拍了拍胸口,“你现在马上去东区,把一目连的那些组织成员都带过来....明早十点前一定要回来,一定。”


-tbc



不会画画
给岚绑好好绷带。 你怎么不给自...

给岚绑好好绷带。

你怎么不给自己也好好绑一下啊风神大人

给岚绑好好绷带。

你怎么不给自己也好好绑一下啊风神大人

不会画画

虽然只是忙里偷闲抽空摸出来的一些小摸鱼...

但我真的好希望连岚连可以支棱起来啊!!!!!!(鬼哭狼嚎)

虽然只是忙里偷闲抽空摸出来的一些小摸鱼...

但我真的好希望连岚连可以支棱起来啊!!!!!!(鬼哭狼嚎)

幕仙

是风动

一目连×山风

(题目是因为写的时候放到这首歌啊哈哈)

七角山好兄弟我嗑了

他俩太好了(笑成岚黑)

开始ooc

幼儿园水平文笔(躺)


    净化完云外镜碎片后八雷山的事件就告一段落了。山风靠在树上,望着天空。他不善于表达情感,但其实是个重情义的人。

「每次都保护不好对自己来说重要的人」

    一阵微风吹来,拂动了发梢。

    “在想什么呢?”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连...

一目连×山风

(题目是因为写的时候放到这首歌啊哈哈)

七角山好兄弟我嗑了

他俩太好了(笑成岚黑)

开始ooc

幼儿园水平文笔(躺)



    净化完云外镜碎片后八雷山的事件就告一段落了。山风靠在树上,望着天空。他不善于表达情感,但其实是个重情义的人。

「每次都保护不好对自己来说重要的人」

    一阵微风吹来,拂动了发梢。

    “在想什么呢?”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连,没什么。”山风回过头,棕色的长发随风飘动。

    “还在想八雷山发生的事呢?”一目连在他身旁坐下,微笑着看着他。

    山风低下了头,“……嗯。”

    “连,你说,我……是不是很没用。”

    “不是……”

    “我保护不好身边的人,松风,薰,大家……都是我的错……对不起……”少年修长的手指用力地抓着自己的衣服。

      一目连根本插不进话,眼前的人只是一味地责怪自己。

     “都是我,带来了灾祸……对不起……”

     “……你这家伙,好好听人说话啊!”一目连抓住了山风的手,将他按到了树上。

    少年的眼中闪过一丝惊慌。

    “你才不是什么灾祸,也不是无用之人。”一目连恢复了平常温柔的语气,“正是因为有你在,七角山才安定,是你守护了这里,保护了我们。”

     “在我最迷茫的时候,也是你让我看到了光啊。”一目连松开了手。

     “……谢谢。”山风小声地说道。

     一目连微笑着,转身欲离开。突然间被人从身后抱住了。

    “连……你不会离开我的……对吧。我不想再失去对我来说重要的人了……”

    “嗯,我会一直陪着你的。”一目连轻轻地抓住了少年的手,“无论发生什么,我都在你身后。”

     微风拂过,吹起了漫天繁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